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月同人】異世蜜月六日遊.二 (伊那)

 章之二 度蜜月,錢──不能少
 
  那爾西覺得意識一直處於清晰與朦朧之間的狀態,那種載浮載沉的感覺不會令人不適但也不會舒服到哪裡去,因為身體的主控權好像被奪走那般,無法控制也沒辦法掙扎與回應。
 
  漸漸的,原先碧藍色的光輝逐漸被白光取代,照理合該刺眼的白光卻柔和地包覆住他,隨著時間愈久眼皮也愈重,最後,終於閉上雙眼隨著流光飄流到與之連結的另一端。
 
 
 
  ◆
 
 
  「那爾西,醒醒!」
 
  緩緩張開迷濛的眼,映入眼簾的是帶點灰垢的天花板,那爾西先是不解自己身在何處,接著才憶起剛剛呼喚自己的聲音似乎是伊耶的。
 
  而聲音的源頭……
 
  那爾西將朝上的臉往下一看,發現自己正壓在伊耶的身上,而伊耶則壓在面部朝下的范統身上,想當然爾,最下面的那個人已經奄奄一息了。
 
  急忙撐起身體想要翻身離開,卻不小心踩到自己的披風接著狼狽的再次倒回去,那爾西已經不敢面對發出悶哼聲的伊耶及叫不出聲音的范統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這次那爾西沒再急著動作,而是先將勾住腳的披風解開,然後以滾動的方式從最上層翻到一旁。
 
  在站起來後,伸手拉起伊耶和一臉蒼白的范統。
 
  「范統,你還好嗎?」
 
  難得歉疚的那爾西看著范統一邊揉著腰一邊試著直起身體的動作。
 
  「……,我覺得我快要下地獄了。」
 
  「呃……我很抱歉。」雖然聽不太懂范統要表達的意思,但感覺應該是很痛沒錯,所以那爾西再次道了個歉。
 
  「哈哈,沒關係不用道,我找個塗一下就會舒服多的。」
 
  ……藥嗎?
 
  見范統行動雖然遲緩但不礙事後,那爾西便和伊耶一起在這不大的房子進行探險。
 
  剛剛他們醒來的地方根據范統的說法是他家的客廳,然後范統前去翻找藥膏的地方聽說是倉庫,站在長廊上視線一逕到底,整個家的架構一目了然。
 
  「真小。」
 
  這是伊耶對他們未來六天即將暫住的地方所給予的評語。
 
  那爾西倒是不在意房子有多大,他比較在意的是所有家具,不管認識也好不認識也罷,上頭都覆蓋了一層灰塵。
 
  「真髒。」
 
  互視一眼,兩人決定無視彼此無禮的發言。
 
  「天花板挺矮的,這點還不錯。」
 
  「嗯……至少沙發有蓋上防塵布,掀起來還能坐。」
 
  再次互視一眼,這次不用讀出對方眼中的意思他們都覺得自己有一點失禮。
 
  只是有一點而已。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住宅已經被兩位客人從頭批評到腳,范統取了一套被塑膠袋裝著的衣服及褲子來到大廳,尷尬的對著兩人說道。
 
  「呃,那爾西,這套衣服給你穿,放心,這是的,我只有在買的時候試穿過次而已。」
   
  花了十幾秒解讀范統的話後,那爾西遂伸手接過並且禮貌的道謝。
 
  「謝謝。」
 
  拿著衣服走向范統手指的房間進行更衣,那爾西再次輕道了聲謝便一邊走去房間一邊打量手上這套奇特的衣服。
 
  待那爾西進到房間進行更衣,范統才將視線移到正在研究電視搖控器的伊耶,帶點不知所措的道:「很抱歉,我家沒有比較適合你的衣服,等會我再帶你出去。」
 
  不對!什麼是帶矮子出去賣啦,詛咒打算轉行當人口販子嗎?這個人賣不得啊!
 
  「……賣?喔,你是說帶我去買啊,謝了。」
 
  伊耶的紫眸盯著范統整個呈現半放棄狀況的面容,在憶起眼前的人有反話的毛病後才意會他的意思。
 
  難得的,伊耶沒有開口諷刺范統那張嘴。
 
  「說實在的,你到底為什麼也要跟著過來啊?」
 
  伊耶說這話並沒有什麼惡意,雖然聽在范統的耳裡充滿了挑釁的感覺,但想到伊耶向來有話直話,不想他來早就在一開始就先言明了,不會等到現在才問,因此范統為自己做了下心理建設後就開口回答。
 
  「其中一個原因是你們來回必須有個可以被阿噗所接受的媒介,所以這人選非我不可,再來讓你們來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存六天還要帶回他們指定的東西怎麼想都不可能,所以這是第二個原因,要我來當嚮導。」
 
  正當范統暗自慶幸這一長串話沒有反話時,一直很認真在聽范統講話的伊耶頓時露出一副難以理解的表情。
 
  「這句話……沒有反話?」
 
  「對,!」加強頷首肯定的動作,范統感動的從伊耶恍然大悟的神情中明白他總算理解自己的話了。
 
  哦,糟糕。
 
  他突然想到,接下來這六天他必須跟不太熟的兩人相處在同一個屋簷下,但這還不算什麼,真正嚴重的是因為不熟的關係他們也很少和自己說話,更甚者這兩個人對自己還存有一些偏見,所以翻譯上會造成不少麻煩啊!而且最悲劇的是他還不能不開口,因為他必須跟他們講解這個世界的規則!
 
  想到這,范統驀地悲從中來。
 
  「我好了,這衣服是這樣穿沒錯吧?」
 
  打開房門從裡頭走出,那爾西一面動手撫平衣服上的皺摺,一面因為沒有過多繁雜的飾品而感到有些不習慣。
 
  而聽到那爾西的聲音才趕忙回過神的范統在快速打量一遍之後,也給了那爾西一個肯定的回覆:「不對,這樣穿沒錯。」
 
  點點頭,那爾西在心中再次嘀咕這個世界的衣服款式很簡單。
 
  「沒想到你穿這樣還不錯看嘛,回去幻世可以帶給幾件回去。」
 
  雖然剛開始看到范統拿出衣服的時候有些不以為然,但看到那爾西換上的模樣後,伊耶也逐漸改觀了。
 
  比想像中好看很多。
 
  聽到伊耶的話那爾西頷首之外沒說什麼,顯然也覺得這個提議可行。
 
  而聽到稱讚卻沒有做出比較羞窘的反應,大概還是得歸究於和修葉蘭同樣血緣產生的自信吧。
 
  或者,該說是自戀?
 
  至於范統,看到那爾西的模樣除了多一項『幻世的人穿這邊的衣服其實也不錯看』的體悟,也只有暗自哀傷人家衣架子穿什麼都好看的感慨了。
 
  那套衣服是去大型批發店以半價的優惠買回來的啊!能穿出這種活像模特兒的感覺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
 
  是人吧,絕對是人有問題吧!
 
  「那現在?」
 
  「嗯?喔,你們有什麼想法嗎?」
 
  聽到那爾西的問句才趕忙回神,范統以笑容掩飾自己的分心。
 
  「沒有,你安排就行了。」
 
  搖搖頭表示沒有意見,那爾西覺得身處異世,臨時要他提出什麼想法或是想做什麼事情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
 
  范統也想到了這點,於是點點頭,將剛剛對伊耶說的提議告訴那爾西。
 
  「帶伊耶去買衣服嗎?好吧,那我在這裡等你們。」
 
  「你不跟我們一起去?」
 
  范統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從研究搖控器轉移到電視的伊耶便已早一步詢問。
 
  「我想先熟悉一下這裡,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嗎,范統?」
 
  前面那句是回答伊耶,後面那句話則是對著范統說,那爾西將目光停留在范統的身上。
 
  「咦?」
 
  驚訝那爾西會主動開口詢問的范統,一面覺得有些驚魂未定,一面又說服自己是因為那爾西教養好的關係,所以才沒給他什麼臉色看,因此在快速調適心情之後,范統也開口解說。
 
  「其實只要大概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就沒問題,這世界的東西基本上都很危險,我先帶你們簡單了解一下比較常用的物品好了。」
 
  拿起剛剛被伊耶研究了一陣子的搖控器,范統對著電視的螢幕按下開關,瞬間出現的畫面著實讓伊耶及那爾西受到了不少驚嚇。
 
  在本子上寫了『電視』兩個字,接著指向電視,范統將正確的名詞告訴他們後才開口解釋功用。
 
  「電視有分好幾個頻道,你們可以藉由這些英文進行轉台的動作。」簡單的試範一次,范統將搖控器遞給伊耶讓他們去嘗試。
 
  「裡面的人是怎麼一回事?」
 
  正巧停在新聞台,那爾西便讓伊耶停止轉台的動作,手指著螢幕困惑的提出問題。
 
  「那些都是影像,我用的你們可能聽不懂,等等告訴你們怎樣可以速了解這世界的詞彙。」罵個屁啊,詛咒你是老媽子上身嗎?感覺活像媽媽在教訓冥頑不靈的口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眼神呈現死狀的范統回過神發現伊耶和那爾西臉上沒有任何不悅跡象後,才提振了精神準備帶他們參觀家裡。
 
  頷首同意,那爾西和伊耶跟在范統的身後來到了他的房間。
 
  「這是我的房間,很奢華,不要太在意。」
 
  奢華個屁,是簡陋,簡陋好嗎!
 
  「……嗯。」不知道該回答什麼的那爾西和伊耶。
 
  不,你們不用勉強自己回覆一個無言的單音節,他都明白的!
 
  對剛剛的反話覺得有夠羞恥的范統趕緊移步至電腦面前,進行開機的動作打算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而伊耶和那爾西果真也如願被轉移了注意力。
 
  一樣像之前先在紙上寫了『電腦』兩字,范統這次還多寫了開機、操作方法的方式,並且讓他們各試了一次,才打開網頁。
 
  在范統鍵入搜尋的關鍵字時,那爾西也發現范統打的字是東方城的文字。
 
  「這個世界的文字和夜止的一樣?」
 
  對於這意外的發現,那爾西覺得心情有點複雜。
 
  「不一樣,不過有些一樣。」雖然前面被顛倒過來,但不影響解讀,范統也沒有再進行修正。
 
  對於漸漸開始習慣那爾西和伊耶未來可能投以鄙視目光的可能性,范統想自己經過這場磨練回到幻世後,一定可以成大器。
 
  好吧,他是在自欺欺人沒錯。
 
  「在這個欄位打上你們要搜尋的字詞後,就會跳出相關的資料,你們可以從這邊快速了解這個世界的資訊。」將范統打在記事本的文字一字不漏的唸出,那爾西一邊頷首一邊用揶揄的眼神看向伊耶。
 
  先是不解那爾西的行為,接著將目光移向伊耶時看到他皺緊眉頭范統才恍然大悟。
 
  矮子對東方城的文字好像沒有深入研究,聽說沒問題,但看好像有點吃力。
 
  「反正你知道就好。」
 
  對於那爾西的揶揄眼神,伊耶以理直氣壯的態度掩蓋自己的困窘。
 
 嗚哦,閃光出現了,你們尊重一下他這個主人好嗎!他還沒做好被閃光閃瞎的覺悟啊!
 
  范統在心中慘叫,面上仍不動聲色,想來自己也沒那個勇氣說給他們知道。
 
  接下來又耗掉一個多小時為兩人介紹家裡所有家俱及電器用品與其操作方式,范統才進了房間換上這個世界的衣服並給伊耶一件他平常穿的外套以遮蓋一身奇異的裝扮。
 
  對於這件過大的衣服伊耶雖然面露不悅卻還是乖乖穿上,畢竟他也不想一出去就被人用奇怪的眼神打量。
 
  如果可以直接砍人,他倒是不介意那點眼神。
 
  讀出伊耶真正的想法,范統再次心驚,並且開口要求伊耶把隨身佩劍留在家裡,免得被帶去警局以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給拘留,那就真的完蛋了。
 
  看著送自己和伊耶到玄關處的那爾西,范統不放心的再次強調:「那爾西,我沒有鑰匙,所以按電鈴,如果電鈴響你千萬開門,否則會很麻煩。」
 
  混蛋詛咒,把不該反的全反了是怎樣!如果他家被闖空門,他、他……也不能做什麼,嗚嗚嗚。
 
  「嗯,我知道,我不會開門的。」剛剛有瞥到范統帶了一串鑰匙,那爾西當然不會傻到聽不出那是反話,因此認真的回答。
 
  只是嘴角,還是因為那被惡搞過的反話而壓抑不住的微微揚起。
 
  很開心嘛。
 
  對於自己能夠見到這稀有的笑容,范統只能摸摸鼻子當作沒發現,但心情也意外輕鬆了起來。
  
  接下來的日子,應該會很不賴吧?
 
 
  ◆
 
 
  和伊耶一同搭電梯下樓,范統先是慶幸沒遇到鄰居,接著才對伊耶解釋這整棟大樓的架構,說明除了他家之外還有其它住戶。
 
  雖然花了一點時間才說到伊耶明白,但沒被伊耶指著鼻頭臭罵的范統還是在驚愕之餘有點受寵若驚。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來到這邊後這兩個人好像輕鬆了不少,是因為換了個環境身邊又沒有認識的人,所以可以暫時忘掉一些背在身上的包袱嗎?
 
  「喂,范統,我們現在要去哪?」
 
  「我要先去錢,不然身上的錢大概辦法把該採買的東西買足。」
 
  抽出修葉蘭出發前交給自己的紙條,范統覺得自己的存款宛如長了翅膀般,一去不復返。
 
  回去之後,可不可以從他們那邊兌換幻世的貨幣啊?
 
  「你說領錢?」
 
  這次伊耶只花了一秒的時間就把反話翻譯過來,只是他的眉頭並沒有因此鬆開反而像是想到什麼因而聚攏得更加緊密。
 
  「對啊。」
 
  「我和那爾西在這邊的開銷回去幻世後我會換成相同的金額給你,在這邊要吃你的花你的還真彆扭。」
   
  原來他是在糾結這件事啊!豁然開朗的范統再次因為伊耶釋出的善意感到驚訝,雖然不是多友善就是了,但和之前相比這是大大的奇蹟啊!
 
  「其實也沒什麼關係啦,反正之待在這裡,留著錢不花也沒什麼用。」
 
  話雖然這麼說,但在花錢的時候還是會心痛就是了。
 
  「我不喜歡欠人。」
 
  悶悶的說完這句話後,伊耶便加快腳步往前走去。
 
  無奈一笑,范統快步追上。
 
  「喂,等等啊,你知道銀行在哪裡嗎!」
 
  頓住腳步,伊耶惡狠狠的回過頭瞪向范統,口氣欠佳的道:「當然不知道!」
 
  跑到伊耶的身邊,范統無奈地接下伊耶射過來的利眸,只能苦哈哈的指著馬路另一端的銀行道:「我們必須過馬路。」
 
  和伊耶並肩來到斑馬線等待綠燈亮起,范統趁空檔打量了一下周遭的路人。
 
  剛剛伊耶有一段時間心浮氣躁,大概是旁人的眼神吧。
 
  雖然不是不好的眼神,而是帶有疑惑、好奇及打探的目光,但一直被注視著說真的還真是不舒服,真難為伊耶能夠忍下來,想到這,范統也覺得自己剛剛被瞪了一眼其實不算什麼。
 
  進到銀行提領了一筆不算小的金額,范統帶著伊耶到公車站牌等待到百貨公司的接駁車,一邊說明他們現在要做什麼,一邊回答伊耶提出的問題。
 
  等接駁車來到,兩人便跟著人群魚貫入車。
 
  范統暗自慶幸車內沒有多少人,至少他們坐下之後,還有幾個單獨的空位。
 
  「這是你們這世界的交通工具?」
 
  伊耶將臉貼上窗戶看著窗外不斷轉換的景象,原本就看不出年齡的面容此時因多了好奇而顯得平易靜人。
 
  范統也注意到了這點,因此面露稍許訝異,直到伊耶不耐的轉頭瞪向他後,范統才發現自己居然想到出神,而且出神的對象還是這個耐心欠佳的鬼牌劍衛。
 
  連忙頷首回應伊耶的問題,范統接著注意到窗外的景色已到他們接下來的目的地。
 
  「啊啊啊,站了站了,快下車。」
 
  伸手按壓下車鈴之後快步向前奔去,在確定伊耶跟在自己身後,范統才掏出零錢放進零錢箱內招呼伊耶下車。
 
  「過站了嗎?所以要往回走?」伊耶挑眉望著筆直向前走去的范統,不解剛剛喊出過站的那個人為什麼不是往反方向走回去。
 
  「嗯?喔,不是啦,剛剛那是正常話,這站不對。」
 
  指了指眼前的百貨公司,見到伊耶先是皺眉緊接豁然開朗的模樣,范統了解伊耶明白自己在說什麼,於是放心的進入百貨公司準備採買。
   
  「把接下來會用到的日常品及暉侍交代的東西買一買好了……
 
  攤開暉侍交給自己的紙條,范統在進行哪些商品可以在這裡直接購買的同時,也用眼角的餘光注意伊耶的行為舉止。
 
  從進來開始,伊耶就沒有停止探究好奇的目光,只要能碰或能拿的東西,他皆會把玩一次,接著努力解讀上頭的意思。
 
  微微一笑,范統沒有打擾伊耶冒險似的動作,只有在他發現自己等待的行為時,才緩慢的移動腳步。
 
  這種經驗,若處在幻世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吧。
 
  可能是身在熟悉的環境,范統覺得自己比在幻世時還來得自在,也更容易接受本身和其他人的差距,能夠自在的和伊耶溝通。
 
  在幻世,他可能連想都不曾想過,自己會和伊耶或那爾西四處逛街吧。
   
  「我先帶你去裝店,採買完再看看有什麼沒用的東西也一起回家吧!」
 
  頷首,伊耶這次解讀的異常快速,有可能是真的理解,也有可能是……根本聽不進范統說的話,注意力完全被其它物品吸引走。
 
  依范統多年來的看人經驗,絕對是後者!
 
 
  ◆
 
 
  領著伊耶來到五樓販售男性商品的樓層已經是半小時之後的事,這時的范統手上已經提了大包小包的戰利品,裡頭多半是日常用品以及一些暉侍雖沒寫,但感覺他們會感興趣的東西。
 
  對此,范統只覺得心在隨著金錢流失時,也跟淌血。
 
  回去一定報銷請款,不能請就不給,絕不!
 
  隨著心中感覺不怎麼堅定的誓言落下,范統也挑了一家價格尚可但品質不錯的專櫃進入,面對招待店員親切的迎接與詢問,范統只以眼神瞥了一眼伊耶,接著指了指他的衣服。
 
  先是眨了眨眼,接著揚起專業的親切笑容,服務員開口確認:「是替這位男士挑衣服嗎?」
 
  用力頷首,范統在心裡給這位銷售員一個讚!
 
  除了她看懂自己的意思外,美麗的笑容……不對,專業且細心的態度也意識到伊耶絕對不像外表那麼稚嫰年輕,反應的速度讓范統對此店面好感度大幅提升。
 
  當銷售員搭配了四套服飾讓伊耶進室衣間進行更換的同時,范統也請銷售員再為自己挑個四套,打算買給和自己身形差不多的那爾西穿。
 
  「喂,范統,這樣如何?」
 
  聽到伊耶的叫喚聲,范統下意識的回頭,接著就進入悲從中來的狀態了。
 
  哦哦哦,連矮子都能把衣服穿得那麼好看到底有沒有天理?他原本還以為帶矮子來這邊買的衣服大概不會太適合他,但結果是──完全的適合。
 
  反觀自己,范統見銷售員遞給自己的衣服雖然樣式、質料及裁切都是上等,但……果然還是有差吧,雖然說人要衣裝佛要金裝,但果然還是不可能一樣吧!
 
  哈哈哈,他深覺在心中比較接著發現不如人的自己蠢死了。
 
  「啊……好看啊,這四套都買吧。」
 
  悲哀的思緒已經讓詛咒決定不再刺激自己了嗎!范統無言的想著。
 
  「不是反話?」
 
  「。」
 
  點點頭,這句話即使被反過來,瞧他結帳的動作伊耶也猜到了原本的意思,故沒多說什麼只到更衣室內將原本的衣服換回來。
 
  之後,當范統帶著伊耶將整棟百貨公司逛上一遍,準備返宅時,習慣會記帳的他決定默默地收回對那服務銷售員的讚了。
 
  日常用品、幾件3C產品以及拍賣特惠的零食加總起來都沒伊耶或那爾西的四套衣服加總來得貴!
 
  可惡,被當肥羊宰了嗚嗚!
 
 
  ◆
 
 
  帶著伊耶滿載而歸後,范統在打開門的當下震驚了。
 
  這是誰家?這絕對不是他家,他家才沒那麼乾淨!
 
  在心中默默叨唸並且無意間重傷自己後,范統才發覺這麼做的自己很愚蠢。
 
  「進錯屋子了嗎?」
 
  跟在後頭進來的伊耶也表示困惑,因為眼前的景象和他們出門前的落差實在太大。
 
  玄關可能還看不出來,但一眼望去,那原先沾了上了不少污垢及塵灰此時潔白到有些刺眼的瓷磚、積了灰塵此刻卻顯現出原本該有色彩的儲物櫃,這前後的落差讓兩人遲遲呆站在玄關處,不知如何反應。
 
  直到……穿著圍裙、戴著口罩,手持拖把等清潔用品的那爾西前來迎接。
 
  哦,原來是那爾西打掃的嗎?
 
  兩人先是恍然大悟接著在準備釋懷的當下,發現另一件更加震驚的事。
   
  「那爾西,你、你在做什麼啊啊啊啊!」
 
  手一鬆,提著的袋子頓時落地,任由裡頭的物品東翻西滾,范統一臉蒼白地指著那爾西。
 
  那爾西變家庭主夫了嗎?他們出門的這段期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沒做什麼啊,只是打掃了一下……私自動你家的東西真抱歉。」以為范統是在意自己私自翻動了他家的物品,那爾西開口道了聲抱歉。
 
  「不,這關係啦……我只是很驚你竟然在打掃……
 
  雖然曾聽暉侍說過自己的弟弟也很擅長家政類的工作,但當時他只是左耳進右耳出,只當暉侍這個弟奴在炫耀自己的寶貝弟弟而沒有放在心上,如今親眼證實暉侍沒有打誑語,范統並沒有因此感到開心。
 
  你們兄弟倆是怎麼一回事,叫他們這些男人和女人情何以堪啊!
   
  點點頭表示理解,那爾西將被范統扔在地上的袋子提起放到客廳後,困惑地瞥了一眼臉色多變的范統,雖然好奇但基於禮貌他還是沒問出口,僅解釋道:「我大概已經把你家裡的東西都摸熟了一遍,想說趁著這個空檔來驗證一下理解的是否正確。」
 
  哦,果然是暉侍的弟弟嗎?理解及適應能力都超強的有沒有,他自己都不知道清潔道具放哪啊,而、而且就算跟那爾西已經在暉侍的幫忙下相處不再尷尬,但讓僅限於點頭之交的朋友整理家裡還是那個糾結啊!
 
  不理會陷入無限糾結的范統,伊耶在錯愕之後揚起的是打趣笑容。
 
  「適應能力挺好的嘛。」
 
  分神瞟了一眼伊耶,那爾西沒多說什麼只是聳聳肩,看來對自己的適應能力的確有信心。
 
  笑容往壞笑發展,伊耶接著續道。
 
  「果然娶你是個正確的主意,你說是吧,親愛的那爾西。」
 
  「……
 
  不,不要,你們不要直接在這裡放閃,他還沒從剛剛的震驚中恢復啊!
 
  看到那爾西微紅了臉接著瞪向伊耶的畫面,范統在心理高喊的同時,也覺得自己該隨身攜帶一副墨鏡了。
 
 
  ◆
 
 
  將衣服及日常用品各自分配給伊耶及那爾西後,范統花了一點時間為他們說明這個世界的生活與作息,直到兩人點頭不再發問之後,才領著他們去那爾西稍早清理乾淨的客房內。
 
  「這是主臥房,你們住這裡沒問題吧?我會把電腦從房間內搬出去,這樣大家要用的時候也比較方便。」
 
  對於主人把臥房讓給客人住的宣言,范統基本上已經不想再解釋了。
 
  反正解釋也只是解釋給自己聽,他已經累了,唉。
 
  搖首表示沒問題後,那爾西別開了眼,有些彆扭的道:「范統這幾天麻煩你了,當初看你似乎不願意回來……
 
  「這回事啦,客氣,反正也很久沒回來了,就盡情玩樂一番吧!」
 
  伸手捂嘴回過身,那爾西背對范統的身子正微微顫抖著,顯然是正在忍笑,而伊耶一直以來都對他沒什麼好臉色的面容,在今天破天荒的和顏悅色了一整天,然後,在他準備回點什麼話時,對著他道……
   
  「那之後的行程就交給你啦,范統。」
 
  還真是不客氣啊,矮子。
 
 
  ◆
 
 
  和表示要去處理一下私人事情的范統暫時道別,沒有什麼事處理的伊耶和那爾西互視了一眼之後決定待在家裡上網找尋一些資料以便了解這個世界。
 
  雙雙在寢室內換上這世界的衣服,那爾西便先一步離開寢室到客廳做開機的動作。
 
  「我不學應該沒差吧?」
 
  趴在椅背上,伊耶一臉不敢恭維的表情看著操作熟稔的那爾西將電腦打開、開啟網頁、鍵入關鍵字。
 
  學得還真快。
 
  轉頭瞥了一眼伊耶,那爾西眉頭微挑好奇地問道:「你不會好奇?」
 
  就目前看來,他對范統這世界的物品都還算得上滿意,如果真要引進幻世他樂見其成,尤其是電腦,多摸幾次之後他發現這台看起來有點笨重的工具挺好用的。
 
  「會是會,可是很麻煩,而且之後回去還不是沒用。」
 
  敬謝不敏擺了擺手,伊耶雖然覺得這東西有趣看起來好像還挺實用的,但一方面是要現在學會有點麻煩,另一方面是覺得學會了之後到幻世也沒什麼用。
 
  簡單來說,本來就沒什麼耐心的伊耶不想花時間及心力坐在這邊慢慢摸索。
 
  「修葉蘭出發前有跟我說,如果技術上許可,他想把這些東西利用幻世的技術與原料複製出相似品。」
 
  雖然很多原理不同,但剛剛趁范統及伊耶出門的那段時間搜尋了一下相關知識的那爾西,還是找到一些類似、並可用幻世的魔法技術替代的方法。
 
  如果月退願意接手公文一段時間讓他和修葉蘭研究一下,搞不好真的可行。
 
  而這些物品也會為幻世帶來新的革命。
 
  那爾西覺得自己想將東西帶回幻世的動機居然是想要藉此填補國庫的損失,默默感到有些絕望。
 
  「是嗎?」
 
  聽到那爾西貌似有興趣參與將這世界的東西複製移轉到幻世的計畫,伊耶依然顯得意興闌珊。
 
  瞧出伊耶眼裡的興致缺缺與不以為然,那爾西沉默了下,語帶挑釁的道:「你真的不學?還是鬼牌劍衛怕學不起來所以才不想學?」
 
  「少瞧不起人了,誰會怕這個啊,老子這就學給你看!」
 
  明知道那爾西只是在挑釁自己,他大可不必順著他的意思走,但被戀人看不起的伊耶還是無法吞下這口氣。
 
  怒氣沖沖地搶過那爾西的鍵盤,伊耶用一指神功一字一字緩慢的鍵入。
 
  聽見悶笑聲,伊耶瞪了一眼那爾西之後,才不悅的開口:「心情很好嘛。」
 
  他後悔了,這工具真不是普通難用,上面的字千奇百怪就算了,為什麼還那麼多種啊!
 
往旁邊坐了點讓伊耶也坐下比較方便打字,那爾西唇角微揚凝視著伊耶認真又懊惱的面容,表情忽然有些飄忽不定。
 
  「心情好嗎?是啊……離開了聖西羅宮,離開了熟悉的環境,我覺得這種感覺很自在也舒服,即便短暫。」
 
  聽見那爾西的語氣和剛才大相逕庭,伊耶停下打字的動作轉首看向那爾西,果然見到了有點熟悉又有點陌生表情。
 
  熟悉,是因為剛和那爾西認識時,他總會露出這種帶點茫然卻又刻意隱忍的無謂神情;陌生,則是因為和那爾西相戀後,眼前的人已經很少再露出這種表情。
 
  如今,到了范統的世界,那爾西心中潛藏的不安與渴望又再次被勾起。
 
  「……我也可以帶你去別處走走。」
 
  伸手撫上那爾西的頰,伊耶對上那爾西的藍眸,堅定的道。
 
  他說過了,只要那爾西願意,他可以帶他走。
 
  知道伊耶指的是幻世的別處,那爾西露出有點壓抑的苦笑。
 
  「先不管我恐怕抽不出那種時間,擺在書房的那些公文也讓我無法心安理得的出去玩,因為這是我欠恩格萊爾的。」
 
  阻止伊耶開口,那爾西續道:「能和你到范統的世界過上幾天,我已經很滿足了,謝謝你伊耶,你願意陪我過來這已經足夠了,還有,不要再繼續縱容我了,我怕我會更加無法控制自己。」
 
  「你真的是……
 
  眉間形成一個川字,伊耶想說什麼最後還是放棄般閉上了嘴。
 
  他其實不介意縱容那爾西的,任性也好、依賴也罷,他都能接受,在決定無限期延長這段感情,堅決怎樣也不放手的時候,他就已經有所覺悟了。
 
  「難得有這種放鬆的日子就別提其它掃興的事吧。」
 
  伸了個懶腰轉移話題,那爾西以手托顎看著螢幕上不斷浮現的資訊。
 
  「嗯。」
 
  也跟著將注意力移回電腦,伊耶抓起滑鼠點進其中一個網頁的連結,凝視片刻發現不是自己要找的東西後,又再尋找返回上一頁的按鍵上花上一段時間。
 
  看著伊耶重複做著以上動作,那爾西嘴角的弧度再次緩緩拉大,似乎很享受伊耶明明已經到爆炸邊緣卻又不得不忍下的神情。
 
  而他,從來就不是什麼好人,落井下石這種事雖不常做但他不介意偶爾做上一回。
 
  於是那爾西不再壓抑到嘴的笑容,打趣的開口。
 
  「所以,伊耶你到底找到什麼地方比較好玩了沒?」
 
  一聽那爾西帶點惡意的問話伊耶頓時惱了。
   
  「閉嘴,有耐性點,沒看到我正在努力嗎!」
 
  「被沒耐心的人叫有耐性點,這種感覺還真奇特。」
 
  「那爾西!」
 
  伊耶覺得自己的情緒一直被那爾西牽著走,雖然感覺不壞而且也使自己更接近那爾西一點,但當下還是會鬱悶啊!
 
  瞅了一眼那爾西,對於他那已經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的好心情,伊耶只能再次摸摸鼻子,無奈卻又心甘情願的吞下那爾西的揶揄了。
 
  又過了半晌,伊耶和那爾西就這麼同坐在一張椅子上研究電腦上的資訊,完全忘記范統離開前叮囑的『電腦使用30分鐘要休息個23分鐘』。
 
  「我說這地圖也長得太奇葩了吧?上面這些煩人的色線是怎麼一回事,完全看不懂,搜尋前往路線,為什麼還要搭捷運,捷運是什麼鬼!難道沒有傳送陣嗎!」
 
  翻閱著不知從哪搜出來的地圖,那爾西的眉頭比以往發現經費不足時還皺的緊,一面比對上頭註明的解釋一面和圖上的色線核對,那爾西深覺頭痛的老毛病又要犯了。
 
  「這世界大概沒有魔法傳送陣這個東西……
 
  依他看來,這世界所有動能全是倚賴所謂的天然資源與人為技術,就算啟動電腦等電器用品的原理『電』和他們那邊的雷系魔法相近,但他們卻不是靠自身來發動的。
 
  所以,傳送陣這種東西還是想想就好。
 
  「這邊應該是一座山沒錯,但為什麼這條路線可以直接穿過去?有什麼特殊辦法嗎?」
 
指著地圖上類似三角型的符合連結而成的脈絡,那爾西也陷入無限糾結中。
 
  「我大概知道了,他們這邊沒有魔法陣也沒有馬車那些東西,有的只有看起來不太可靠的『公車』,大概是靠那東西移動吧,范統今天帶我搭過。」
 
  「那啥?」
 
  「……交通工具的一種?」
 
  遭到那爾西毫不掩飾的鄙視白眼,伊耶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頓時跳起來惱怒的大吼:「我又沒問范統,怎麼會知道啊!」
 
  默默收回白眼,那爾西也知道在這邊和伊耶吵這個很無聊,尤其是自己也不一定會開口問范統的情況下。
 
  「我放棄了,這種東西就算理解表面沒有親眼看見還是無法想像,比起看這種死知識我還寧可回去翻譯范統的反話。」
 
  離開椅子站起身做了幾個簡單的拉筋動作,那爾西走到飲水機旁取出剛買的塑膠杯為兩人倒了杯溫開水後,將紫色的杯子遞給了伊耶,而他自己則拿藍色的。
 
  「那現在呢?」
 
  沒有反對那爾西的提議,伊耶也覺得一直看電腦不如去面對范統的反話還比較快活。
 
  至少人罵了有反應,他的心情會比較好一點,但電腦罵了他不僅得不到反應,搞不好還會更加鬱悶。
 
  因為那爾西可能會用『你有問題嗎?』的表情白眼他。
 
  靜默了少頃,那爾西嘴角綻放出一抹令伊耶有點頭皮發麻卻又不會反感的笑容,笑問伊耶。
  
  「伊耶,你肚子餓了嗎?」
 
 
  ◆
 
 
  傍晚,范統帶著身心俱疲的狼狽模樣歸宅,他一面為自己不斷長翅膀離去的鈔票哀悼,一面開始認真思考,自己的存款恐怕不夠養活他們三個人外加幻世那群人所需的開銷。
 
  將伊耶和那爾西單獨留在家裡范統其實有點擔心,但想想那兩個人都不是什麼會讓自己吃虧的傢伙范統也就釋懷了。
 
  該擔心的反而是那些不長眼惹到他們的人吧?
 
  手持到便利商店及公所等地繳費的收據,范統心想這世界果然比幻世麻煩的多,至少幻世不用擔心沒繳水電費就會被斷電斷水。
 
  話說回來,延宕那麼久沒繳其實不繳應該也沒什麼關係?只是就怕他的衰運會突然發作,這麼久沒被斷電斷水,他一回來使用就被斷了!
 
  對啦,他是不擔心沒水電能用,但他在意伊耶和那爾西得知沒水沒電的主因竟然是他沒繳錢才被斷之後,所露出的鄙視神情啊!
 
  在他們心中的形象最近好像有挽回一點點,他可不希望因為一時的疏忽又被打回原點了。
 
  伸手按下電梯的按鈕,范統決定明天開店賺錢,順便去討回以前借大學同學的錢──雖然當時借他們錢的時候,他完全沒想過要討回來就是了,至於那爾西他們就放生一天讓他們在附近逛逛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