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月同人】異世蜜月六日遊.三 (伊那)

 

章之三 賺錢除了賣技藝,色相也挺好賺




隔天一早,范統在鬧鐘響起震耳欲聾的噪音前便已先行清醒並且關掉。


掀開薄被動手摺疊整齊放在床尾後,范統無聲的下了床,早晨沁涼的低溫讓他微微一陣顫抖,原先還有點泛睡的神智也在腳底觸到磁磚的冰涼下清醒。


昨天到家享用那爾西親自下廚的餐點後,范統到現在依舊還記得存留於唇齒間飯菜遺留的美味香氣,他並不挑食,只要別像公家糧食那麼難以下嚥,基本上吃什麼都不挑,不過話說回來,公家糧食那麼難吃,他還不是為了省錢天天在吃?


思及此,范統不得再次感慨那爾西果然是暉侍的親弟弟,都有一雙巧手。


那爾西雖然不像暉侍還會搞些擺盤花樣,但煮起來的飯菜色香味俱全,連聽說會挑食的伊耶都讚不絕口,讓范統心情複雜之餘,也有些期待之後幾天是不是可以不用吃那些垃圾食物。


只是當他提到有泡麵這種食物的時候,那兩個人眼底興起的好奇,也讓范統知道這種期待只是一種空想。


走到客房貼近門扉偷聽了裡頭的動靜,范統一邊告訴自己這不是在偷聽只是關心他們是否還在睡的行為,一邊卻又認為做這種事的自己很失禮。


昨天收拾完碗盤,和那爾西他們又聊了一下他就跑去睡了,似乎沒聽到什麼不該聽到的聲音。


還是因為他睡死了,其實有呢?


該不該警告他們一下這邊的隔音設備很差,不要太開放免得隔壁鄰居跑來抗議?


就在客房前出了神的范統在意識到自己的思緒愈來愈偏移之後,連忙搖頭收斂心神,並在心中向伊耶和那爾西道歉,自己的思考太過猥褻等云。


放輕腳步離開客房的門前後,范統來到洗手間進行梳洗清潔,一面思考等會出門替他們買完早餐之後就要出門擺攤。


拿起毛巾擦乾臉上的水珠,范統反射性看向鏡子時,沒任何心理準備的他瞬間被出現在鏡子反射的人影給嚇到魂飛魄散。


呀,嚇死我了,那爾西你怎麼出現在我身,不吭一聲的我以為大白天見了!」


迅速回身,表情仍有些驚魂未定的范統掛上哭笑不得的表情,苦笑對上仍有些睡意朦朧的那爾西,覺得今天一大早就受到這種驚嚇不是什麼好兆頭。


「見神?」早上起來腦袋還沒開始運作的那爾西只是喃喃重複了范統的話,沒多想什麼也覺得應該不是什麼重要的話,那爾西僅隨性說了句「抱歉」之後,就走到洗手台前放水,並將臉巾丟下去清洗。


疑似無奈苦笑的笑容並沒有因為那爾西的道歉而緩解,反而有逐漸加深的趨勢,范統輕嘆一口氣,暗忖自己方才沒有在客房前停留太久。


不然下場大概不是被嚇到這麼簡單。


早上起來顯然尚未經過打理的那爾西身著一件寬大的白色襯衫,可能是為了睡眠上的舒適,那件衣服的鈕扣只扣了中間兩顆,骨感的鎖骨若隱若現,平坦結實的腹部也在幾個細小動作顯露出來。


范統見此,實在很想告訴那爾西在伊耶面前最好不要穿這樣,免得被伊耶吃乾抹淨,不過想了想,覺得會被白眼並且冷嘲自己多管閒事之後,范統決定打消了念頭,於是開口,準備告訴那爾西他接下來的行程。


怎奈,才起了個頭,卻因為看到不該看的而將話卡在喉嚨裡頭。


哦哦哦哦,果然還是有吧?果然還是有做嗎!


「范統?」對於范統只叫了自己的名字卻沒有後續的行為,那爾西俊眉微蹙,口氣沒有太大起伏的喚了眼前不知為何瞠大雙眼,像是受到驚嚇的人。


那爾西,你的頸邊有好多草莓,快點遮好,嗚哦哦哦──


沒辦法直言表達心中震撼的范統只能在心中對著自己無限迴響,明知沒向本人確認就直接斷言的行為很不道德,但范統還是無法克制這種宛如驚濤駭浪向他襲捲而來的震驚感。


暉侍,你沒來是正確的,不然一大早就看到這種畫面你的玻璃心一定會碎滿地的!


「范統!」


還在心中仿效孟克吶喊的范統終於在那爾西帶有不悅的叫喚聲回神,當下目光飄移,不知該往哪擺的他只能乾笑幾聲,打馬虎眼的搪塞過去。


「啊哈哈哈,對不起謝謝故意分心了,我是要跟你說等等我要回家一趟幫你們買早餐,你們先在外面等我,然後用完晚餐之後,我就要出門擺攤了。」


縱然瞧出范統笑容之後似乎隱瞞了什麼事情沒講,那爾西還是沒再繼續追問,只是更加聚攏的眉頭顯示了他的不以為然。


不過,該有的禮貌他還是有。


「麻煩你了。擺攤的事……需不需要我們幫忙?」


「不用了啦,你們在家裡考慮要去哪就行了,我傍晚大概就會出去。」


讓那爾西和伊耶幫忙顧鐵口直斷的攤位?


范統連想都不敢想就直接一口婉拒。


雖然生意可能會因此變得好一些,但他范統可不屑做這種事……其實是沒膽子要伊耶和那爾西犧牲色相替他招攬客人,畢竟他一向不會和錢過不去,唉。


也是隨口問問的那爾西沒再多說什麼,頷了下首之後就回過頭繼續進行清潔洗漱的動作。


過了半晌,將洗漱工具沖洗完畢歸回原位,準備離開衛生間時,裸著上身的伊耶一手捂著嘴打著哈欠,一手在看見那爾西時,對著他揮了揮算是打招呼。


「早。」側身讓伊耶進入不大的衛生間後,那爾西本想直接離開去客廳等范統的早餐,但想一想,還是決定靠在門邊等伊耶梳洗完畢,就著這難得清閒的早晨小聊一下。


水聲嘩啦響起,伊耶將臉整個浸入水中再抬起,伸手耙了下頭髮後便將滴著水珠的頭髮往後撥攏,姿態愜意的彷彿這裡是他最熟悉的宅邸。


昨天已經大致明白這些與幻世不同的日常用品該怎麼使用的伊耶用得極為熟練,讓原本在門邊等著看好戲的那爾西有些悻悻然。


嘖,學得挺快的嘛。


昨天伊耶對這世界的東西都抱持著意興闌珊的態度,讓那爾西一直以為伊耶可能會在之後這幾天露出難得一見的窘態,但沒想到,伊耶沒興趣歸沒興趣,該聽該懂的,他似乎一樣也不缺。


從鏡面的反射中看到緊盯自己的那爾西,伊耶刷牙的動作微頓,在將口中的泡沫吐掉之後,扯動嘴角,一抹淡笑便綻放在他的唇邊。


「怎麼,看我看呆了嗎?那爾西。」沒有回首仍是維持著面向鏡子的動作,伊耶滿意地見到鏡裡的那爾西倒映臉上浮出了不易察覺的紅暈。


而被伊耶發現自己的小動作後,那爾西反射性的撇首不吭聲,但想到自己這行為好像是默認了伊耶提到的『看他看呆』之後,骨子裡不服輸的性格又跑出來了,扭首看著鏡中同樣反射出的伊耶,那爾西哼聲道:「你想太多了。」


呵。


聽聞那細不可辯的低笑聲,那爾西先是不滿的擰起眉頭,接著發現洗臉台前伊耶的身影不知何時瞬移到自己面前時,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但仍躲不過伊耶霸道湊上來的細吻。


如蜻蜓點水般,不帶情慾,單純的好像情竇初開的親吻。


「你……」捂著唇,那爾西說不出話來。


他不知道該氣伊耶大白天的竟敢明目張膽調戲他,還是該氣自己竟然一時怔了神,覺得剛剛那個吻短的讓人可惜?!


「早安吻。」壞笑悄然浮現在伊耶的嘴邊,彷彿知道戀人現在在糾結什麼一樣,他抬臂環上那爾西的頸子,將他的臉往下勾後,磁性的嗓音低啞道:「乖,晚上再滿足你。」


「什……!」


一道身影從眼前急速掠過,臉瞬間爆紅的那爾西來不急表達任何意見,只能眼睜睜看著二度調戲自己的人,放聲大笑的從眼前消失。





坐在沙發上翻閱過期雜誌的那爾西在伊耶穿上無袖襯衫出來時,心情已經從羞窘中回歸平靜,將范統剛剛匆匆出現又慌忙離開擱置下的早餐取出一份遞給伊耶後,那爾西順便告訴伊耶范統出去擺攤賺錢的事。


「擺什麼攤?」狐疑地打量起那爾西遞給自己的『大烹堡』,伊耶的心思顯然不在聊天上面,而是在眼前這詭異的食品上。


大烹堡,這啥鬼?能吃嗎?從哪裡吃?


「算命……吧。」睇了一眼面露遲疑的伊耶,那爾西取出自己的大烹堡後,稍微用手指戳了一下研究這些外觀造型古怪的東西是否為食材後,就張開嘴,小小的啃了一口。


原先面無表情,對食物抱著不大期望的那爾西在細細咀嚼品嚐之下,精亮的藍瞳光芒一閃,朝著伊耶點點頭,覺得不太夠似的,又開口道:「不錯吃。」


聽到那爾西那明顯高揚的嗓音,明白這食物獲得那爾西高評價之後,伊耶也咬了一口,然後──默契地對視一眼,紛紛埋頭享用起手中的早餐。


看來被歸類為這世界不太營養的食物,在這來至幻世的兩人身上,獲得一致好評。





范統在將早餐交給那爾西並簡單說明那是什麼食物之後,就收拾好擺攤用的道具,和那爾西表示有事以通訊器聯絡後就離開了家裡。


說到大烹堡,其實范統也不確定那爾西他們到底喜不喜歡吃,只是圖個方便省事,希望他們不會察覺自己的偷懶。


這麼想著的范統似乎小看了那兩位從幻世來的人,對各項新鮮事物的吸收接受程度。


一面架著攤位一面分神想著無關緊要的事情,范統對擺攤的工作熟稔到他可以一心二用,但這並不代表他就可以不出任何差錯。


鐵桌的螺絲沒有拴緊就鬆開手,下場就是被突然拗折的桌子給夾到小指,痛到范統不顧面子哀呼了一聲,吸引了周圍不少路人。


其中,還包括了一位意想不到的熟人。


「咦?這不是范統嗎!」


抬首眼中含著淚光的范統甩著手看向來人,在對方驚訝的目光下,范統的反應也同樣的驚詫。


「小綠?!」


「什麼小綠啊……啊,都忘了你被詛咒這件事,還想說這麼沒禮貌一定要給你牽幾個爛桃花的說……」最後幾句含在嘴裡沒說說出來,在范統疑惑打探的目光下打著哈哈轉移話題。


「范統你跑哪去了啊,找你參加同學會都找不到人。」


看小紅打定主意要和自己聊聊,范統摸摸鼻子覺得今天大概不適合擺攤後就開始將組裝到一半的桌子重新拆掉,一邊回答小紅的問題。


「我離開幻世啦。」


「哦──」拉長尾音,突然像想到什麼的小紅立刻抓住范統的領子,像怕他又突然消失似的口氣不容拒絕的道:「竟然你現在回來了,那在同學會前不許回去啊!」


掃了眼將視線停留在自己和小紅身上的路人,范統在路人的眼中看到『最近世界真是變了,男人都能被揪領子』時,欲哭無淚。


「這我說的算啊……謝師宴什麼時候要開啊?」


不動聲色的抓住小紅的手,范統小心翼翼將她的手指一根一根扳開,怎知,到了最後一隻的時候,小紅卻倏地收緊了手再次揪住他的領子讓他前功盡棄。


「不管,你不去就是不給我面子,我可是這次合聚同學會的召集人,人太少的話不只丟我的臉也讓我們的系沒面子!兩天後,你不來給我試試看。」惡狠狠的語氣配上氣勢逼人的模樣,范統覺得自己今天不該出門。


同學會被逼著去已經夠悲慘了,那個同學會居然還是系與系的合聚!范統感覺胃整個糾結起來,也不知道是早餐吃的過於匆促,還是被突如其來的意外害的。


們系不受其它系歡迎不是一年兩年的事,辦合聚是討吃嗎!」是討苦吃,討喜吃是什麼東西,范統無言的在心中吐槽自己的反話。


「我的系就是你的系,啊……喔,你那是反話對吧?」先是面色不善的瞇起眼,接著看到范統如波浪鼓般拼命搖頭後,再次想起反話的事,嘴上仍是得理不饒人的道:「你那反話真是致命傷啊,我都替你的姻緣擔心了范統。」


竟然妳都知道我的嘴巴很有問題妳還讓我去參加合聚的同學會不是更丟人面子嗎!一連串嘶吼在內心狂速飆過,范統吶喊歸吶喊,還是沒膽子說給小紅聽。


「剛剛說到哪了?哦,辦合聚當然是要讓其它系的傢伙看到我們現在也是事業有成,看那群瞧不起我們系的傢伙還有什麼話好說!」


看著小紅義憤填膺的模樣,范統下意識地瞧了下自己,完全看不出自己哪裡能和『事業有成』四字搭上關係。


「總之說好了啊,這是地址。」將聚會店家的名牌給范統,看了腕表一眼的小紅在發現時間不早了之後就像范統揮手道別,離開前還不忘再威脅一次:「記住要來啊,不然──」比了個剪斷紅線的動作,在看到范統無奈還是勉強頷首的動作後,才滿意地離開。


無語問蒼天的抬首看著萬里無雲的藍天,范統覺得打從回到現世後,好像沒有一件事是順利的。


沒心情擺攤的范統將東西收拾好後,決定四處晃一下再回家──畢竟他都和那爾西說要去擺攤算命了,現在連正午都還沒到自己就溜回家,就算家裡那兩人沒說什麼,范統自己都會覺得不好意思。





另一邊,享用完早餐並自覺將餐桌收拾完畢的伊耶倆人,則暫時陷入了無所事事的狀態。


雖然已經決定回幻世再將這邊的一切開銷換算成那邊的金額還給范統,但什麼都不做就等著別人給予的感覺還是讓伊耶有點煩躁。


反觀那爾西,他的煩惱則和伊耶不太相同。


他只是鬱悶,鬱悶不管在幻世或在現世,他好像都得為錢憂愁。


聽起來很俗,但卻是他不得不正視的問題。


和伊耶相視一眼,兩人在彼此眼中見到不同原因而起的無奈後,同一時間嘆了口氣。


「找點事做吧?看看那台電腦有什麼東西能打發時間的東?」


伊耶率先從鬱悶中恢復過來,他起身將問句拋給那爾西,在對方微不可見的頷了首後,優先走向放有電腦的房間動手開機。


拉了張擱在一旁的木椅坐在伊耶身邊,那爾西沒好氣地看向已經在操作的伊耶,問:「你要做什麼?你確定你行?」


聽到第一個問題原先正準備回答的伊耶,在聽到後面那個擺明在懷疑他能力的問話,表示這絕對不能忍!


是男人都不會喜歡被質疑行不行,尤其問話的人還是自己的愛人!


儘管是在問非「性」福相關的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