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8671

    累積人氣

  • 7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自由の樂園 「序」 (傑拉爾♥艾爾莎)



  副標: 不再放你一個人 


馬格諾里亞-妖精尾巴公會內

一如既往的,公會裡面仍就喧鬧,無不是拿起桌椅就往對方的腦袋K下去,就是嚷

嚷著找人對決,一如既往的…一如既往的…

 

至從結束天狼島S級的升等訓練以及和七眷屬的大戰後,公會又恢復了過去的

「和諧」。

納茲成功的進升為S級魔導士,破壞力也相對的進升成S級,評議會發放下來的通知

悔過單…相對的亦是有增無減…

此時,魔法評議會再度派遣青蛙使者送來了一疊「公文」。



馬卡羅夫顫著手接過去,內心正不斷的哀泣著。

該死的納茲…瞧…那厚厚的一疊都是你的「豐功偉業」啊!…

我還是早些退休好了…正當馬卡羅夫忙著自怨自艾的時候,青蛙使者朝妖精女王-

艾爾莎那投去了分不清情緒的一眼,後道:「馬卡羅夫會長,雖然您將七眷屬擊退

並抓取立了大功,但這可不代表評議會可以包容您每次出任務便將其地夷為平地啊

!評議會的大人們很是不高興呢!希望您在悔過書上可以給一個令人滿意的交」。


青蛙使者壓著嗓音,嘎嘎的聲音令人聽了極為不舒服,更何況牠說話的速度還是異

常緩慢。

「是是,老夫明白」擦了擦汗,馬卡羅夫已經不知第幾次的咒罵納茲了。

正當馬卡羅夫與青蛙使者「相談甚歡」之時,艾爾莎終於注意到了評議會派來的青

蛙。





評議會的…是嗎?

傑拉爾…他…還好嗎?

烏璐緹雅明明已經交給評議會了,為什麼仍就沒有傑拉爾的消息?

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是…傑拉爾已經被…

不!不可能!評議會不可能一點消息也沒透露出來,更何況是讓他們顏面盡失的傑

拉爾,不可能在一聲不響下就處決傑拉爾……

但…為什麼沒任何消息…一年了,已經一年了啊…!

難道是烏璐緹雅不打算認罪?發現傑拉爾失憶便打算將所有的錯歸在他身上?!

愈想愈不安,艾爾莎緊握著雙拳,咬緊牙關,冷汗涔涔流出。

「答應過的啊…我答應過他的啊!」我會陪著他,不會再放他一個人,可是當時…我

卻放他離開自責的淚水在眼眶打轉,艾爾莎忍住至從傑拉爾被評議會帶走後,不知

第幾次的淚水。


在一旁的露西與格雷也注意到了坐在吧檯前艾爾莎的異樣,紛紛投去擔憂的目光,

但艾爾莎卻像是陷入自責泥沼般,渾然不覺露西與格雷的關心。

「艾爾莎…又在想傑拉爾了吧!」

無精打采的趴在桌面上,金黃髮色的少女-露西對一旁赤裸著上半身的男子道。

「嗯…」黑髮又打著赤膊的男子-格雷,也充滿憂心的望著艾爾莎,只不過眼裡還

有一抹
難以察覺的痛苦。

「原本以為把烏璐緹雅交給評議會後,評議會自然就會審判傑拉爾無罪,但至今已

經1年多了
,仍就沒消息也難怪艾爾莎會這般失落」露西瞥向仍低潮哀傷的艾爾莎

一眼後,又道:「我們想得
果然太簡單了,烏璐緹雅在知道傑拉爾失去記憶後,怎

麼還可能承認一切都是她主導的嘛…」


「那傢伙,真的有那麼難以忘懷嗎?明明就還有我…我們」不再看艾爾莎,格雷拉

回目光,望著面
前的汽泡飲。

「格雷…」

在與七眷屬的戰役結束後,格雷便突然的向艾爾莎表白,可能是歷經生死的瞬間,

格雷覺得更該把
握當下,而不是去眷戀已經回不來的傑拉爾。

但是,在他向艾爾莎告白後,艾爾莎卻告訴他,此生此世,她只當格雷是伙伴,就

像對納茲那樣,
不像與傑拉爾般,有著一份心疼一份自責以及一份愛意。

縱使艾爾莎清楚的說明白,格雷還是無法放下對艾爾莎的情感。

他不明白那個傢伙到底有那裡值得艾爾莎為他這樣等待,雖然他是被控制被洗腦,

但他確實做出了
傷害艾爾莎的事情,不能因為那些原因,就想要擺脫那些陰影,更

別說是讓如此美好的艾爾莎一直
等他!

站起身,格雷走到艾爾莎的旁邊坐下,輕嘆了一口氣

「艾爾莎,別再等了,傑拉爾就算真的被判處死刑或無期徒刑,這都是他應得的,

傑拉爾自己也很清楚,不然當時就不會毫無掙扎的跟評議會的人走了,那是他的選

擇,妳應該支持他。」


「不…不該是這樣的,什麼才是應得的?什麼才是對的?傑拉爾根本不會做那些事

啊!若不是被洗腦,依傑拉爾那善良積極的個性是絕對不會做那泯滅人性的

事情!」艾爾莎哽咽地說,想起在樂園之塔時,曾經一再對自己伸出援手,一再鼓

勵自己、保護自己的傑拉爾,艾爾莎的心更痛了。


「他失去記憶後,又回復到當初我熟悉的傑拉爾,眼神那麼純淨無垢,那麼的替人

著想,這樣 的他,何罪之有?!」


「但這仍不然抹滅他做了傷害妳的事,不能抹滅他傷害同伴、殺了西蒙啊!」格雷

難掩激動的對艾爾莎道。


「是的,他是做了那些無法挽回的事,但他有的是心,純潔無垢、想彌補的心

啊!」


頓了一下後,艾爾莎哽咽也道「我答應過他的…我明明答應他要陪他一起去面對,

即使他的心靈又再度被染黑,我還是不會放棄他的啊!」


再度想起剛失憶、一心想求死的傑拉爾,對自己所說的話,艾爾莎忍了多時的淚水

終於潰堤。


妳一定很恨我吧!我的存在一直以為總是束縛著妳,但憎恨只會給自己帶來痛苦、

帶來傷害,只要
我死了,妳的心便自由了,妳的哀傷、痛苦、憎恨,都由我帶走

吧……


「艾爾莎…」無話可說…格雷有些自嘲地笑著,艾爾莎對傑拉爾的情感是如此刻骨

銘心,如此令旁
人心酸…這樣的感情,自己還有機會介入嗎?


不再說話,艾爾莎只是一個人默默地品嚐心酸,流著淚水。

起身走回露西旁邊的坐位,格雷拿著吸管輕攪著飲料,過了一下子才對露西說:

「不如我們去劫獄吧!不把傑拉爾帶回艾爾莎身邊,妖精女王就一輩子掙不開枷

鎖,活在痛苦中,與其痛苦著,不如做些什麼」格雷垂下眼,眼裡盡是決心。

「咦?!就…就我們?」露西吃驚的看向格雷,很無措地說「我…們行嗎?」 拜

託!我很弱啊~!

「再找納茲和哈比,四個人,夠了!」

「四…四個人…?!」哈比也算一個人嗎?!露西臉上出現三條黑線「我們還是別

那麼輕舉妄動,最近評議會好像老愛找我們的麻煩,這事不小,萬一牽連到公

會…」


「……」格雷不語,似乎也想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你們在談些什麼啊!?神神祕祕」櫻髮色少年-納茲坐到露西的旁邊,一隻水藍

色的貓順勢飛了過來,趴在露西的頭上」


「有一腿!」捲著舌說話,有一雙水汪汪大眼的藍貓-哈比捂著嘴笑道。

「你別亂說話!」唬一下站了起來,露西抓著哈比用力搖晃,「被納茲誤會,小心

我巴飛你!」


「嗚…嗚…」哈比難受的搖著頭,哀叫著「納…納茲,露…露西暴…走…了,救

命!」


「吶!」輕握住露西的手,將哈比從魔手解救出來,納茲咧著嘴笑道「哈比只是開

開玩笑,我很清楚啦!別激動」


「啍!」不情願的把頭撇一邊,露西嘟起嘴。

「噯!納茲,露西很容易故障又很容易暴怒,我好擔心你喔!」才剛從死門關晃一

圈回來的哈比,不知死活的又繼續吐嘈。


「哈~~比~~」黑著臉,頭頂上似乎是冒出黑煙來著。

「噯~!」拍拍翅膀,哈比趕緊逃離危險地區。

「格雷,你跟露西剛剛到底在說什麼啊!?」納茲將話題拉了回來。

「我們打算去救傑拉爾」格雷淡淡的說,彷彿這次是在談論天氣般的輕鬆。

「救傑拉爾?好!為了艾爾莎是吧!我燃燒起來了!」心動不如馬上行動,納茲邁

開腿,準備來去大鬧一場。

「等一下!」還沒跑出去,便被露西給抓了回來「你上次出任務將謾爾多雅毀了將

近一半,現在會長正被罵著,如果在捅出著摟子,公會恐怕會被解散的!」

嘶……納茲的熱血一下就被現實的話語給澆滅了。

「可是…這樣放著艾爾莎…」納茲咕噥著

「你們不用擔心我」不知何時走到納茲等人後面的艾爾莎,面露感激的笑著看著他

們「只是情緒一時低潮罷了,我沒事的,可能最近任務太少,才會亂想」拍拍他們

的肩膀,艾爾莎裝著一臉不在乎。

「艾爾莎…」格雷輕喚著,他看得出來在那眼裡,有一抹不易察覺的哀傷。


「好了好了,會長最近事情已經夠多了,別再因為我個人的私事來給大家添麻煩,

若造成大家以及公會的損傷,我的心會很難過的!」微微的笑了笑,艾爾莎的笑尤

如春風般沐人。

「艾爾莎,妳真的還可以吧?」難得心細的納茲有些擔憂的看著艾爾莎

「沒問題的」艾爾莎微垂著頭後,又抬起來笑了笑「對了,露西,妳這個月的房租

繳了嗎?」

「啊!?房租!!!」慘叫了一聲,露西想起最近因為事情繁多,又被評議會盯得

很緊,倒至她很少出去出任務, 結果儲蓄已經快要用罄了!

「對啊!露西,上次我原本要帶妳去執行任務的,可是妳卻推說有事,現在妳有錢

繳嗎?」納茲也驚覺事情的嚴重性,如果沒有露西的房子 = 不能闖空房 = 不能練

身體!

「呃……沒有」露西尷尬的笑了笑,馬上飛奔到公佈欄前找尋可接的任務

「竟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找個任務馬上去執行吧!」格雷提議道,一方面是能賺

取露西的租金,一方面是藉由任務讓艾爾莎暫時忘記傑拉爾。

「我沒有意見」艾爾莎聳了聳肩

「好!那就這麼決定了!我燃燒起來了!」納茲再度熱血的吶喊,衝去公佈欄前與

露西一同找尋可行的任務。

「這有什麼好燃燒的,你這個笨蛋火焰男」看見艾爾莎的笑容讓格雷心情放鬆不

少, 吐嘈的心情再度湧上。

「你有意見嗎?你這悶燒冰塊男」納茲不甘勢弱的衝到格雷面前,兩個人再度大打

出手。

見伙伴的笑容,讓艾爾莎的心情輕鬆不少,原本抑鬱的心情逐漸開朗,輕勾起唇,

艾爾莎轉身準備行李。



此時,青蛙使者和馬卡羅夫終於停止長談,馬卡羅夫正鬆了一口氣之餘,青蛙使者

卻又啟口:「對了,有個人必須請您監控一、兩年,這是評議會給妖精尾巴的任

務!」語畢,青蛙使者對一直守在外面的同伴彈了彈指,另一隻青蛙使者便帶著一

名穿著鐵灰色斗篷的人進入。

「在這一、兩年若無對評議會以及整個魔法世界做出任何危害之事,他就自由了,

到時他要到哪裡便是他的自由了。」

「是的」不過奇怪為什麼是我們妖尾呢?馬卡羅夫暗忖。

「評議會對您的公會有信心,所以才將此任務交予給您,另一方面也是他自己選擇

的,所以,馬卡羅夫會長,不要讓評議會的各位大人失望了」青蛙將那名男子的魔

法手銬解掉後,便往大門走去,「告辭了。」

妖精尾巴的眾人全被剛剛青蛙使者的一席話搞得好奇心連連,包括原先要準備出任

務的艾爾莎等人。

「他是誰啊?!評議會該不會是美其名是要我們監控他,實則是他來監控我們的

吧!?」卡娜抱著酒桶,對著那身著斗蓬的男子投下評語。

「他的魔力,很強大。」一直默默不開口的拉格薩斯靠著牆角,一雙利眼審視著男

子。


「魔力很強?快,來跟我打一場吧!」納茲一聽拉格薩斯的話,便衝到男子的面前

丟下挑戰書。


「男子漢!!」艾爾夫曼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插出一句不相關的話。

正當大家對那名身著斗蓬的男子好奇不以的時候,獨獨艾爾莎感覺到那魔力帶給自

己的異常熟悉…



-序 完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