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9229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自由の樂園 「第三章」 (傑拉爾♥艾爾莎)

  副標:我們還是伙伴



被艾爾莎拉至醫務室後,傑拉爾靜靜的坐在床沿,讓艾爾莎替自己上藥。

「吶…他們說的話,不要太在意」艾爾莎將臉垂下,突然插出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溫和的手輕柔的將艾爾莎的豔紅秀髮撈至耳紅,果然看見艾爾莎精緻的臉蛋出現了

一抹紅霞。

「什麼話?」不知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傑拉爾把玩著艾爾莎的紅髮,就像小時候

總愛逗弄她的髮。

懷疑的抬起頭,艾爾莎想從傑拉爾的眼裡瞧出他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無奈,那清

澈的雙眼直視著她,別說是看出什麼了,被他這樣瞧著,她可以感覺臉上的肌膚更

熱了。

「嗯…他…他們…嗯…就是…剛剛他們…嗯,說的那個…」支支唔唔,艾爾莎不知道

該怎麼說。

「嗯?那個是哪個?」飽含笑意的口吻,傑拉爾笑著回問。

「就是那個嘛…」聽到傑拉爾充滿笑意的聲音,艾爾莎更窘了,現在她知道他懂

了,真壞!

想著想著,艾爾莎就朝傑拉爾揮出一拳,打在他受傷的臂上。

「唉…」呵呵…艾爾莎跟小時候比起來更可愛更堅強…也更暴力了,暗自加上一句。

「妳是說會長說的,把妳交給我的事嗎?」享受著艾爾莎沾了藥膏冰涼的手在自己

的傷口上塗抹著的溫柔,一陣陣已經遺忘很久的陽光溫柔再度回到曾經一再被染黑

的心窩。

「嗯…」瞧了傑拉爾一眼後,又將臉垂了下去,艾爾莎只有在傑拉爾面前才會表現

的如此有女人味,如此的嬌羞。

「我是…真的很想要保護妳,像小時候那樣,依靠著我,也默默地在後面支持著

我」伸手抬起艾爾莎的臉龐,傑拉爾認真而真誠的對著艾爾莎說。

「傑拉爾…」眼角流下淚水,艾爾莎感覺得到他的真誠,感覺得到小時候那個樂觀

積極善良的傑拉爾又回來了,那個自己如此深愛如此在乎的他,點點頭,艾爾莎伸

手抱住了傑拉爾。

「很多事情已經無回挽回了,但我想拿妳給我的這個新生命去為這世界做些什麼,

為了西…為了大家…被我傷害過的人」回擁著艾爾莎,心中的黑洞正一點一滴的被

淨化著,他的靈魂得到了救贖,在艾爾莎的身上,妖精尾巴各位的身上,他瞧見了

名為希望與溫暖的寶物。

「我會陪著你的…」緊緊擁著傑拉爾,因為他一席話而更感動心酸的艾爾莎,沒注

意到傑拉爾提到了"小時候"以及那個"西"字。

「謝謝你…艾爾莎…」吻著她的紅髮,傑拉爾的眼眶也跟著濕潤了起來。

「休息一下吧!我回宿舍梳洗一下,晚點再過來商量你要住到哪裡。」讓傑拉爾躺

回床上,艾爾莎依依不捨的摸了摸他臉上的紅色印紋。

「嗯,我等妳」輕握住她的手,傑拉爾投給她一抹安心的微笑。

「嗯!」語畢收回手,艾爾莎便朝門口走去,趕著回宿舍梳洗再過來。

艾爾莎離去的背影,傑拉爾眷戀的看著,直到那抹豔紅身影消息至看不見後,傑拉

爾才拉回目光,淡淡的看向外面的晚霞「跟妳的髮色一樣啊…艾爾莎,有些事容我

先瞞著妳,等時機到了,我會毫無保留的全告訴妳的」帶著些許的歉疚,傑拉爾緩

緩的閉起雙眼,不是現在…容我還沒準備好…艾爾莎。


 艾爾莎回女子宿舍後,便拿了一套純白的繞頸洋裝進到浴室梳洗,嘴裡還愉快的啍

著歌,心情看起來有多輕鬆就有多輕鬆,看來傑拉爾的歸來讓艾爾莎的心情再度回

到從前,不,應該是說更好了。

快速的梳洗完畢,艾爾莎抽了一條髮帶將長髮束成馬尾後,便又離開了宿舍。

在前去公會的路上突然想到可以去買點水果帶去給傑拉爾吃,愈想愈覺得這辦法可

行,於是便腳跟一轉,往大街走去,挑了幾顆色澤鮮美的蘋果,艾爾莎愉悅的付完

帳後,抬起頭發現天色以晚,雲又積得又厚又濃,便喃喃唸道:「快下雨了的樣

子,還是趕快去公會吧!」


踏著有些匆忙的腳步,艾爾莎在快到公會的門口遇見了格雷,有些無措的看著格

雷,艾爾莎面對他之前對自己的告白仍有些無措,現在傑拉爾回來了,自己更不可

能接受他…更何況一直以來她一直把格雷當自己的伙伴或是弟弟啊…

「格雷…」

「艾爾莎,我有話要跟妳說,可以跟我來一下嗎?」走向艾爾莎,天空陰陰的,看

不清格雷的表清。

「嗯…」

跟著格雷一起走到公會後的院子,靠在那棵跟著妖尾走過幾十年的大樹,艾爾莎靜

靜地等著格雷開口。

「艾爾莎,妳…喜歡他嗎?還是只是像伙伴那樣…不忍看他一個人墜落地獄深淵,

所以才…拒絕我?」握緊拳,格雷希望是後者,自嘲地想著,雖然根本不可能…

「格雷…我…是喜歡傑拉爾的,從小時候開始,從他第一次擋在我面前保護我,不…

應該說,打從見到第一眼,他為我取了"史卡雷特"之後,我的心就留在他身上了,

在樂園之塔遇見了被心魔附身的傑拉爾我比誰都還要憤怒…但也比誰都還要心疼難

受,我不敢相信以前如此善良、熱情的傑拉爾會變成如此憤世嫉俗,那麼邪惡,但

是即使是那樣的他,我還是想陪著他,將他拉離邪惡的深淵,如果不成…我便與他

一同墜落地獄」

想起當時在樂園之塔,一心想與傑拉爾去的心情,艾爾莎不禁有點心痛…還好…傑

拉爾回來了,是她熟悉的傑拉爾。

「原來…當時妳是抱著這種心態去找傑拉爾的…」咬緊牙關,格雷的心像被利刃劃

過淌著血…痛著。

「那我呢?妳當我是什麼呢?」格雷難掩激動的問道。

「格雷…抱歉…我…從來沒愛過你,我對你的喜歡…只是對伙伴對弟弟般的喜歡,看

到你或是納茲受傷,我會很憤怒,很痛苦,但不是那種心愛的人被傷害或是無法救

心愛的人那種痛苦…而是自責的、內疚的,無法保護同伴的痛苦,這是不一樣的,

我分得很清楚…」不再躲避格雷的目光,艾爾莎抬起頭面對這他,既而淡淡一哂。

她不該給格雷太多的希望與等待,她喜歡傑拉爾、愛憐傑拉爾,如果不說清楚,對

雙方都是一種傷害!

「伙伴…弟弟…」原來一直以為自己都把艾爾莎對自己的關心當做是喜歡、愛的表

現,如今看起來才發現自己是在自欺欺人「那個傢伙,有能力保護妳吧!」

「我相信傑拉爾,但是…我不會只讓他保護我,我也會保護著他!不管是身心,我

們會彼此攜手走過!」

艾爾莎像在起誓般的說著,她和傑拉爾錯過太多,她放開傑拉爾的手太多次,自己

不像是他們認定般的堅強,總是懦弱的躲在鎧甲裡,再來任由自責侵蝕著自己。

現在,傑拉爾回來了,不管是怎麼的他,這次她不會丟下他的!

「我懂了…」眨了眨眼,陰暗從格雷的臉上散去,他抬起頭,眼眶有些濕潤,但嘴

角卻是釋懷、祝福的微笑「傑拉爾沒有妳在身邊,可能會再度回到邪惡的深淵,同

樣的,當他離開妳,妳的心想必也無法完整,雖然不想承認,但妳和他就像是注定

好的一樣…必須互相扶持,從對方身上找到歸屬。」

接著淡淡的一哂「雖然還是有點無法釋懷…但是我想通了…愛就是要讓心愛的人快

樂…總有一天,我應該也可以找到這樣的一個人…放下對妳的感情。」

「格雷…」感動的一笑,艾爾莎很抱歉傷了格雷,但是對於傑拉爾自己更無法割

捨,只能感謝的道「謝謝你…我們還是伙伴的!」

「嗯,是啊!我們還是伙伴」拉大了笑容,裡頭有一絲的釋然與祝福,接著轉過

頭,對著公會二樓,那個椅靠在窗邊的男子大喊「傑拉爾,你真是個幸運的傢伙!

你要好好的待艾爾莎,別再讓她哭泣,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窗邊的男子-傑拉

爾緩緩從陰影處走出,嘴角勾出一抹允諾、堅定的微笑「我真的很幸運…我絕對,

絕對不會讓艾爾莎哭泣的」傑拉爾深情的看著艾爾莎,眼裡有抹激動的愛意、堅定

的情意,以及更多的謝意…感謝上蒼將艾爾莎如此美好的女子送到他的身邊!

「傑…傑拉爾!?」他都聽到了?臉瞬間佈滿潮紅,艾爾莎不知所措的看著地上,

羞窘的不知如何是好。

剛剛…自己說的話算是告白了吧?天啊…為什麼傑拉爾會聽到…以後…以後她要拿什

麼臉去面對他啊?!

看著艾爾莎從未顯露出的小女人一面,格雷有些許驚訝,艾爾莎她…真的只有在傑

拉爾面前不一樣啊!

「快去找傑拉爾吧!妳不是要削蘋果給他吃?」指了指艾爾莎掛在手上的袋子,格

雷好心的提醒她。

「喔…嗯!我先走了,格雷」投給格雷一抹溫和的笑意,艾爾莎舉步朝公會內二樓

的醫務室跑去,等艾爾莎消失在樓梯間後,格雷才又抬頭,對窗邊的傑拉爾用唇語

道:「好好待她」。

頜了頜首,傑拉爾一手放在左胸上,如同起誓般的回以唇語:「我會的!」



又瞧了一眼傑拉爾,格雷背過身舉起右手揮了揮後,便離開公會的院子,獨自一個

人到有彩色之櫻之稱的地方休憩,這時的櫻花沒有長出任何花蕊,蕭瑟的令人心

傷,但在格雷的眼裡,這裡卻有種令人心情放鬆沉澱的感覺。

突然「啪」的一聲,一滴雨打在格雷的臉上。

仰起頭,原本的綿綿小雨變成傾盆大雨,格雷瞬間便被雨給淋濕。

「下雨了啊…」仰起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起了茱比亞,記得那個在加入妖睛尾

巴之前,從來沒看過晴天的雨女。「怎麼想起了她呢…」頓了一下,格雷不敢相信

剛剛自己才想到的人,此時竟然就站在不遠處靜靜地看著自己、守著自己。

突然許多畫面從腦海裡飛過,一幕幕都是茱比亞守在自己身邊的不遠處,時而關心

的望著自己,時而擔憂的凝視著自己,他突然意識到,茱比亞從加入公會後,好像

一直都守在自己的身邊。

「茱比亞,妳怎麼在這裡」很自然的,問話從嘴裡就這麼吐出。

「格…格雷大人…茱比亞…擔心你」像是很驚訝格雷會發生自己,茱比亞露出了一抹

驚喜又靦腆的笑意。

從格雷離開居住的地方後,茱比亞就一直擔心的跟著他,默默地守在他身邊,就像

往常一樣,自然,她也聽到了格雷與艾爾莎說的話,心裡半喜半憂,一方面是歡喜

格雷終於放下對艾爾莎的感情,一方面又是憂心格雷其實只是故作輕鬆。

「擔心我,為什麼?」

瞧著茱比亞靦腆又有些羞怪的笑意,格雷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心口有點熱熱的,

很溫暖。

「茱比亞…剛剛都有聽到了,所以…很擔心格雷大人」握緊雨傘,茱比亞緊張的

道。「茱比亞不是故意偷聽的…只是關心…茱比亞只是關心你…」

「為什麼要關心我?茱比亞,為什麼?」走向前,格雷勉強從滂沱大雨中,看著自

己從沒認真瞧過,卻仍默默的一直守護著自己的茱比亞。

「茱比亞…茱比亞…」邊講邊後退,看著格雷愈來愈靠近自己,茱比亞的臉愈來愈

熱「因為…因為…茱比亞…格雷大人別再靠近了!」

愣了一下,看著茱比亞異常紅潤的臉蛋,格雷不知道為什麼心情愉悅,想捉弄她的

心油然而生「為什麼不能靠近?」

當然是因為茱比亞會害羞啊!

原本以為自己是在心裡講著,在看到格雷驚訝又充滿笑意的表情時,茱比亞才驚覺

剛剛心裡的話其實已經說出口了。

「茱比亞,告訴我,為什麼?」格雷不知道在期待著什麼,只是看著茱比亞愈來愈

羞怯的紅臉,想著茱比亞默默地為自己付出的一切,心,就好暖。

「因為…茱比亞……茱比亞…」深吸了好幾口氣,那句話曾經試了好幾次,都沒有一

次成功說出口,如今,他等著,無論如何,就算被拒絕,她也要說!「因為茱比

亞…喜…喜…喜歡格雷大人!」羞怯的垂下眼,茱比亞不敢快格雷的表情。

「我早該發現的啊…」不等茱比亞反應,格雷將茱比亞擁入自己的懷裡。

這個女子跟自己一樣,一直默默地守著對方,即使明知對方恐怕從不在乎自己,卻

仍無怨無悔的待在某處,靜靜地,不求回報,可是…自己跟茱比亞比起來幸福多

了,他守著艾爾莎,茱比亞卻守著自己,而她呢?獨自品嚐心酸…

「格…格雷大人?」好…好溫暖的懷怉…期待多久了呢?打從一開始見到格雷大人的

時候就開始期待了吧…

「對不起,茱比亞」擁緊懷裡珍惜自己的人兒,格雷心窩溫暖滿益。

對…對不起?!意思不就是…自己被拒絕了嗎?!「沒關係的…沒關係的…格雷大

人…」說好不哭的,但是淚水卻像是無法止住般不停流出「茱比亞沒關係的,只要

能默默地守護著格雷大人…就算…就算格雷大人仍就喜歡著艾爾莎小姐…茱比亞…沒

關係的!」

「…?」低頭看著哭得梨花帶淚的女子,這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喜極而泣的淚水,

倒像是被拒絕,心碎的淚水?

等等…她剛剛提到艾爾莎…該不會是誤會了什麼吧…想到著,格雷無奈的笑了一下,

看來…自己沒說清楚啊!

「茱比亞…我說的對不起…是一直沒發現妳的愛、妳的默默付出付出,而不是拒絕

妳啊!」溫柔的撫著茱比亞水藍色的頭髮,淡淡一哂「妳不是已經聽到我對艾爾莎

及傑拉爾說的話了嗎?我祝福他們也釋懷了,怎還能對她念念不忘?」

「格雷大人…?」

抬起濕潤的小臉,紅紅的雙眼充滿無助以及少少的期待,她抱著期待的問「那…格

霤大人的意思是…?」

「我想…我們可以試著在一起看看,妳的溫柔付出、貼心陪伴我都感受到了,只是

我對艾爾莎的感情還沒完全放下,這樣的我,妳還願意接受,試試看嗎?」

「願意,只要有任何機會,哪怕會很渺小,茱比亞都願意!」用力回抱著格雷,茱

比亞只覺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

滂沱的雨勢絲毫不曾減弱,但是相擁的兩人內心卻是晴朗,他找到和自己一樣痴心

等待的人,未來,也會是晴朗無雲吧!抬起頭,格雷先是瞪大雙眼,接著笑了出來

輕喚了茱比亞「茱比亞,瞧那裡,雨天也不全然是壞事啊!」

茱比亞依然轉頭,只見突然變小的雨勢藉由路燈的折射出現了一道彩虹「好美…」 

就像那一道彩虹般,在失落、絕望的盡頭後,會出現另一道名為希望、驚喜的門。

其實…雨天偶爾蠻也不錯嘛!



 

-第三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