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9229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自由の樂園 「第六章下」 (傑拉爾♥艾爾莎)

 副標:溫暖的家,真好!(下)


待艾爾莎從女生宿舍回來後,傑拉爾和艾爾莎便一同去冊子上寫的住址。

出租的屋子是在就偏遠寧靜的地方,但連絡人的住址卻是在離妖尾公會有一點距離

的鬧趣附近,那附近全是一般民眾(不會魔法)的聚集處,商販吆喝著,採買著精打

細算著,這種熱鬧是在魔法世界中很難見到的樸實。

「這附近,我還是第一次來」艾爾莎跟傑拉爾一樣,一邊好奇的觀望四周,一邊找

著那本冊子上說的地址。

「很…樸實的地方,讓人很舒服」傑拉爾看著從身邊跑過,追跑著的小孩子們,嘴

角扯出一抹很淡很淡的笑容,笑容中藏著不與外人道的心酸。

自己小時候…好像沒有這麼快樂過吧…

就在他們即將離開市集,進入住宅區時,一聲哀呼吸引了艾爾莎和傑拉爾的注意。

原來是剛剛從傑拉爾身邊經過,正在奔跑玩鬧的小孩們中,有一名小女孩不小心摔

了一跤,正坐在地上低泣著。

傑拉爾和艾爾莎走進那名小女孩後,傑拉爾蹲下來在小女孩的面前,輕聲的關心問

著「摔到哪裡了呢?」看著小女孩,雖然她的髮色是棕色,但是就是讓他想起了小

時候的艾爾莎。

常常哭泣,卻又堅強的矛盾。

艾爾莎站在一旁摸了摸小女孩的頭,也柔聲道「站得起來嗎?」小女孩和自己小時

候的模樣有一瞬間突然合在一起,自己小時候…也常常哭泣啊!那時的傑拉爾就像

現在溫柔的安慰著自己。

搖了搖頭,小女孩一邊掉著淚水,卻又不肯哭出聲的惹人憐模樣,讓傑拉爾笑容更

加柔和了「很痛吧!我看一下傷口」紅紅的腫了一塊,上面滲雜著些許血水,雖不

是很嚴重,但也夠疼了。

「怎樣?傑拉爾」詢問勘查傷勢的傑拉爾,艾爾莎也同傑拉爾一起蹲下來。

「不是很嚴重,但那瘀腫可能要好一些日子才會消。」一道淺藍色的小魔法陣出現

在傑拉爾的右手後,傑拉爾輕輕的撫上小女孩的腳「我先幫她止疼,剩下的包紮要

讓他家人來了」

發現一道認真的目光,傑拉爾偏頭看見艾爾莎一臉認真又笑意盎然的模樣瞅著自

己,不自覺得臉上燥熱了起來「怎麼…這樣看我」

笑了笑,艾爾莎說「你比小時候更溫柔了,現在的你,體貼的讓人感到莫名的幸

福。」

「是…是嗎?」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傑拉爾轉過頭繼續為小女孩止疼,只見小女

孩漸漸不掉淚,還好奇的看著魔法陣。

「我們帶她回家,好嗎?」傑拉爾問艾爾莎,反正問屋子的事不急,倒是這小女孩

的事他比較關心。

「好,體貼的傑拉爾」逗趣的道,艾爾莎起身站了起來,道「小妹妹,妳家住哪

裡?我們送妳回家」

好奇的目光收回,小女孩改用一臉崇拜的小臉看著傑拉爾「我家在前面」小小的指

頭指著不遠處,小女孩又道「大哥哥和大姊姊是魔法師嗎?好厲害!小翎長大也要

當魔法師!」

又摸了摸小女孩的頭,艾爾莎笑道「我們是魔導士,不是魔法師唷!」只見小女孩

認真的點了點頭後,又道「小翎長大要當和大姊姊一樣漂亮的魔導士,嫁給和大哥

哥一樣溫柔帥氣的魔導士」

愣了一下,艾爾莎看了一眼羞窘的傑拉爾,揶揄道「你的魅力挺大的嘛!傑拉爾哥

哥」特意加重哥哥兩字。

「別鬧了,艾爾莎」有些不知所措的面對艾爾莎的揶揄,傑拉爾揹起小女孩道「走

吧!先帶小妹妹回家」

「嗯!」不再逗傑拉爾,艾爾莎悄悄的走進傑拉爾,與他並肩而行。

走到一間住宅前,看了看門號,艾爾莎驚訝的發現小女孩的家竟然就是他們要找租

屋主人的地方。傑拉爾似乎也發現了,先是把小女孩放了下來後,才敲了敲門。

門打開後是一位年邁的老奶奶,先是疑惑的看了看傑拉爾後,才看到站在他身後的

孫女。

「小翎啊!妳怎麼跑回來了?不是和小颺他們在玩嗎?還有…你們是?」看了看艾

爾莎和傑拉爾,老奶奶不是很能理解的問道。

「奶奶,大哥哥和大姊姊是送我回來的,因為剛剛在玩的時候不小心跌倒了,是大

哥哥揹小翎回來的唷!」

指了指受傷的腳,小女孩天真的笑著。

「受傷了啊?!」趕緊蹲下來看,發現傷口發著淡淡幾乎看不見的藍光,先是疑惑

後來想通才道「你們是魔導士啊?小翎的傷是你們處理的吧?謝謝你們了」

「也不算處理,只是先幫她止痛…畢竟治癒魔法不是我在行的」有些不好意思被稱

讚,過去壞事做多了,現在一直被感謝,反而有些不習慣。

「我們也是順便來問問租屋的事,老奶奶您是不是有要出租的房子?」艾爾莎順道

問起。

「是啊!」點了點頭,老奶奶將門拉開後往後退了一步後道「謝謝你們送小翎回

來,租屋的事進來說吧!」

進屋後,待兩個人坐定後,老奶奶問了個毫不相關的問題「你們是夫妻還是情侶

啊?」

兩個先是一愣後,傑拉爾將目光拉至天花板思考如何回答,而艾爾莎則是滿臉通

紅,支支唔唔的說:

「應該…應該…」該說什麼好呢?說自己和傑拉爾現在只是戀人?不行,太害羞

了!還是說現在兩人是現在進行式…老太太恐怕聽不懂…還是…還是說老人以結婚為

前提在交往?!啊啊啊~~她跟傑拉爾沒想過這件事啊!!就…自然的在一起…自然

的關心對方、喜歡對方啊…

「我跟艾爾莎…算是戀人吧!她答應會陪在我身邊,我也答應她會守護著她…不離

不棄,結婚這問題還滿遙遠的,我跟艾爾莎還沒討論過」從容不迫的回答,雖然回

答算是鎮定,但從漸漸泛紅的臉和不停飄移的眼光來看,傑拉爾其實很害羞。

「是嗎是嗎…」老奶奶兀自點了點頭後,才道

「你們想租的那間房子啊…是我的兒子和他的妻子原先要住的」

看著艾爾莎和傑拉爾兩人相互珍視的模樣,老奶奶進入了回憶的光圈裡,緩緩的回

憶道:

「我的兒子和媳婦都是魔導士,在同一個公會裡認識後便組在一起出任務,我兒子

的個性很開朗、活潑卻也挺衝動的,常常和那時還只是同伴的妻子吵架。我那媳婦

的個性說溫和其實也沒多溫和,但是卻是很細心、包容的一個好女人…」

直到有一天,男子對這個魔法世界感到灰心,覺得光與黑的定位太過虛無,只要是

習得黑魔法便被認定為黑魔導士,被列入「壞人」,然而那些頂著正派魔導士,自

認是代表「光明」的人卻私下做些不流苟當,只要一被發現,便推說對方是想誣陷

自己,而有這些證據的…通常都是被人認定為「黑暗」的魔導士,想當然耳,那些

希望自己被認定為「好人」的傢伙,絕對會信從「光明」派的人所說的,於是…世

界愈來愈黑暗,光明的人可以明證言順的將過錯推給黑暗,黑暗則愈來愈憤世嫉

俗…

男子想離開正規公會,因為那些自許為正義的人士的行為讓他無法苟同,而曾經救

了自己一命的恩人正是黑暗公會的人,為此,他與女子相吵了好幾次,最後…男子

不告而別。

女子故然傷心,但也冷靜的想了整整兩年,用自己的雙眼去看這世界的光與黑,用

自己的耳去聽別人如何談論,最後又自己的心去判定所謂的善與惡。

後來女子的和男子所屬的公會被破壞,男子得知便趕了回來,而女子在這個時候也

瞭解到了真正的光與暗,因為公會會遭人破壞完全是因為正規公會的會長私下做得

一些壞事終於全被揪了出來,暗黑公會才會得到評議會的默許,不然…正規公會被

破壞,評議會怎可能不插手?

女子後來和男子深談,告訴他自己也終於懂了,所謂的"光"是代表不吝嗇的分享、

貢獻與幫助,而所謂的"暗"則是默默的協助、不爭也不特別為自己辯解什麼,最後

答成協議,互相包容體諒的兩人決定不再讓如此瞭解自己、懂自己、接受彼此的人

離開自己身邊,於是便在1個月後結為連理,而在一年後兩人生下了愛的結晶,男

子便決定該是退出魔導士的世界,過著平凡日子的時候了,便向公會申請離開,而

也答應再出最後的一次任務,只是沒想到,幸運的青鳥沒有眷顧到他們,他們在那

次的任務丟了性命。

「而那個愛的結晶便是小翎,那間房子是他們打算一回來便搬去住的…但是現在什

麼也沒了,留著也是傷感,所以所幸把它出租出去了。」老奶奶道出讓自己最為傷

感的回憶,而艾爾莎和傑拉爾則是靜靜的聽著,不曾打斷,直到結束後,兩人才發

現彼此不知何時緊握住對方的雙手。

「我在你們的身上看到了我兒子和我媳婦的身影,覺得有感而發,才會向你們說了

那麼多,你們別嫌我這老太婆太長舌啊!」

「不會的,我們聽了後都很感動,也讓我們想到了我們自己…」絲毫不在意的笑了

笑,艾爾莎看了傑拉爾一眼後道「其實…傑拉爾也是黑暗的魔導師,曾經他也迷失

過自己、憎恨過這個世界,但是…」充滿著愛意的回看著傑拉爾「他現在回來了,

回到最出的傑拉爾,善良、勇敢、替人著想,眼神那麼的無垢,對人是那麼的體

貼,雖然他身為暗之魔導士,卻也比一些正規的公會人士好多了」彼此相望一笑,

纏綿的眼神盡在雙方眼底,一切盡在不言中。

「那是多虧了艾爾莎的包容與不放棄我的愛,我才能走到這裡,她是我活下去的動

力…我的生命」眷戀的說著,傑拉爾滿足的嘆息,他們都還活著,所以要跟珍惜著

彼此啊…「但是有些黑暗公會的人真的是…黑暗的魔法力量過於強大,很容易一不

小心就迷失自己,如果沒有強大的意志力,是很難控制住的」傑拉爾又道。

老奶奶聽完後也驚訝他們彼此竟也有一段心酸且刻骨銘心的過去,看他們眼波交

纏、凝視著對方的眼神,可想得知他們經歷了多少風浪「你們能一路攜手走過來著

實不容易啊…好!我喜歡你們,那棟房子就10萬J租你們吧!」

兩人先是一驚後,便向老奶奶道謝,而老奶奶則揮揮手,不在意的說「我其實只是

在等待有緣人而已,如果不是你們的故事感動了我,我也不會那麼輕鬆租給你們的

呢!」

點了點頭,兩人還是再道一次謝後,老奶奶便將鑰匙交給了傑拉爾後輕聲道「好好

守護你珍愛的女人」然後再走到艾爾莎旁拍了拍她的手道「他是個好男人,雖然走

過錯路,但有什麼比回過頭彌補過失還要難能可貴呢?妳要好好的陪伴著他,支撐

著他啊!」等兩人都點了點頭,然後再像起誓般的望著對方的雙眼後,老奶才又

說「有
空多來這裡玩啊!」

「謝謝您,老奶奶」傑拉爾頜了頷首,道謝。老奶奶的一席話給了他很大的震撼,

光與黑啊…跟"你"說的挺像的呢!

老奶奶在門口揮著手,在夕陽的沐浴下,兩人相偎的身影看起來那麼登對…那麼讓

人感到溫暖。

緊握彼此的手,心窩是珍惜彼此的心,這次在如同艾爾莎豔紅的晚霞下,是倍受祝

福與珍愛對方的兩人。


 

傑拉爾租屋處 
 

艾爾莎和傑拉爾手拉著手慢步的走向不遠處的房子,淺海沙的油漆在夕陽的照耀下

顯得迷濛有種淡淡的幸福感,走近門後,傑拉爾拿出老奶奶交給自己的鑰匙打開了

房門,裡頭雖然沒人居住有一段時日,但是大理石地板、原木桌椅以及其它檜木傢

俱還是被擦拭的很乾淨,看得出來老奶奶對這房子的注重。

繼續往前走著,大廳、浴室、廚房全都煥然一新,屋子的整體設調全是溫柔的天藍

組成的,讓人心情不自覺得放鬆、抒壓。


最後來到了主臥房,打開房門,裡頭是一間充滿大自然木香氣息的房間,溫暖的晚

霞從玻璃窗射了進來,照射在放在兩人身上,艾爾莎先起步走了進去,摸了摸同樣

為淺海沙的床被,柔暖的羽絨被觸感讓人愛不釋手,搭配著大自然的氣息,讓人有
種飄飄然、想睡的感覺。

傑拉爾則走到了書桌及書櫃旁,愛不釋手的摸著原木做成的書桌,由這一切的裝

潢、溫暖的色調及用心舒適的安排,傑拉爾感覺得到原先要入住的那一對夫妻,由

衷的替他們感到惋惜。

「租到這間房子,很幸運呢!」果然跟傑拉爾有同樣想法,艾爾莎坐到床上輕聲道

「更覺得10萬J太便宜了」

「住在這裡,可以感覺到很幸福的感覺,好像只要住在這裡,就能得到幸福。」傑

拉爾坐到艾爾莎身旁,伸手輕擁住艾爾莎。

「是呢!」艾爾莎抬起頭,看向已深深烙印在心裡的男子「傑拉爾,現在你幸福

嗎?」靠近他,感受他溫暖的體溫及令人放鬆的自然體香。

「很幸福」淡淡的笑開,傑拉爾擁緊了艾爾莎說道「這家主人無法實現的幸福,讓

我們實現吧…」緩緩低下頭,傑拉爾的唇緩緩的靠近她的…

「嗯…」紅暈在臉上散開,閉起眼,準備迎接傑拉爾的吻…正當情意綿綿的粉紅色

氛圍環繞住這對戀人時,彼此的唇在相繼時…

「碰!」的聲響頓時響起,粉紅色的泡泡瞬間破滅,駭的兩人瞬間彈開,一同往門

口看去,只見露西和茱比亞害羞尷尬的不知如何是好;納茲與格雷一臉專注、期待

的看著接下來的發展,絲毫不覺破壞了什麼。

「你…你們怎麼來了!?」傑拉爾錯愕的看著這群不速之客,表情不知該如何表

達,是該被看到「壞事」的羞窘還是,還是被破壞「好事」的不悅?!

「想說先過來看看,搞不好你們已經談妥打算一起去吃晚餐…結果就…」露西不好

意思的說,早知道會打壞人家的好事,就別提議來了。

「你們繼續啊!當我們不在就好」納茲揶揄道。

「納、茲!!」迅速出現在納茲面前,揍了他好幾拳才說「進人房門,不知該敲門

的嗎!!」艾爾莎臉上的紅潤,不知是羞還是怒。

「你們進露西的房子也沒敲門啊…」納茲還有話說,但在看到艾爾莎揮舞的拳頭時

又趕緊改口道「下次一定會記得!」

「啍!還有下次?!」又要揍一拳過去,一想到以後跟傑拉爾的好事常常被這群傢

伙打斷,艾爾莎就很無言。

「呃…沒有了…」躲著艾爾莎的拳頭,納茲拉著露西的手跑出了房門。

而露西則大喊「為什麼我也要跟著跑啊?!」餘音回蕩…

「呃…我想…我們也先出去了」茱比亞拉了拉在一旁看好戲的格雷,輕輕地對艾爾

莎和傑拉爾說「我們先回公會,等等再一起去吃晚餐吧!」不給格雷抗議,茱比亞

第一次忤逆格雷,同樣地拉著格雷跑出了房門。

默默相覷一眼,傑拉爾和艾爾莎相視無晁一笑「他們還真是…搬出來好像沒有比較

好呢!」艾爾莎搖著頭。

「沒關係的,這樣挺溫暖熱鬧的,只要不要常被打斷的話…」也不說清楚,傑拉爾

笑著說。

紅著臉,艾爾莎若有似無的點了點頭,沒有反駁傑拉爾的話。

「現在…應該沒有人會再來了吧…」

夕陽灑落在兩人身上,相疊的唇、緊緊的擁抱再度為這曾經失去幸福的屋子,增添

了新的幸福…




- 第六章 (下)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