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由の樂園 「第八章」 (傑拉爾♥艾爾莎)


 副標:頭一次出的公會任務!

馬格諾利亞火車站


傑拉爾一行人離開公會後直奔到火車站,準備馬上動身前往歐尼
斯,卻在列車的

站臺前發現
納茲苦著臉站在那邊,又一臉哀淒的表情直嘆的氣。

「怎麼了嗎?納茲。」傑拉爾向前拍了拍納茲,不明白為什麼剛剛納茲還是一尾活

龍的樣子,不到片刻卻垂頭喪棄的模樣,一點也不像他所知道的納茲。

「納茲他怕交通工具。」艾爾莎來到了傑拉爾旁邊,一臉好笑的看著納茲「需不需

要我幫忙?」

「不用了…」垂頭喪棄…雖然暈眩的感覺令人不舒服,但被艾爾莎揍一拳昏倒顯得

更無言,況且有時他們聊得太開心還會將自己遺忘在列車上啊…

「啊啊啊!要去歐尼巴斯就要搭列車,不搭列車的話…」某火龍抓狂。


此時,列車進站了,納茲等人還在猶豫該不該上車…

「不然納茲,我帶你飛過去好了!」哈比說完便張開了翅膀對著納茲說。「不然溫

蒂不在,也沒辦法對你用魔法」哈比搖搖頭,無可奈何的說著。

「沒關係的!我還是跟大家一起搭列車好了」舉起大拇指,納茲一臉視死如歸的模

樣「走吧!」語畢便先行的踏上列車,選了個可以六個人坐的位置。


「不要太逞強啊!」露西不太看好的說,實在很不想吐嘈,但是這個點太明顯了

啊!

列車行駛中……


果然…露西一臉"我就說吧"的表情看著一臉難受的納茲,搖著頭連吐嘈都懶了。

「納茲先生沒事吧?」茱比亞看著納茲一臉不舒服的趴在窗邊,有些擔憂的問著格

雷「沒辦法幫他嗎?」

「不用管他了」格雷瞅了納茲一眼,涼涼的說道「反正下車後他就又活起來了。」

「不然,你還是給艾爾莎揍一拳好了」哈比摀著嘴,一臉笑的燦爛地挨在納茲旁邊

笑道。

「閉…唔…閉…閉嘴…唔唔…」捂著嘴,納茲難受到連吼人的力氣都沒有了。

「原來剛剛艾爾莎說的方法是指…」看了艾爾莎一眼,往下低頭看著似乎很想幫納

茲"解脫"的拳頭,傑拉爾突然有些同情納茲。「也許我有辦法」想了想後,傑拉爾

突地道。

「真的!?」五人一貓同時開口,不同表情出現在他們的臉上。納茲一臉得救了;

哈比、露西、艾爾莎以及茱比亞則是驚訝的望著傑拉爾;格雷則是感嘆不能再看到

納茲這副蠢樣了。

「嗯嗯」肯定的頷了頷首,傑拉爾跟露西換了個位置,坐到了納茲的旁邊後,將手

指放置到納茲的額頭上,倏地出現了一個紫色的魔法陣。

納茲的雙眼先是從吃驚後,轉變成迷濛,接著再轉變成原先的有神,然後活蹦亂跳

有精神的納茲再度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我好了!!」納茲感謝的拉著傑拉爾的手,不知道該怎麼謝謝他好,一雙眼感動

的淚眼汪汪。

「傑拉爾,你做了什麼?」艾爾莎好奇的看著納茲,不覺得哪裡有改變,為什麼納

茲卻生龍活虎了起來。

「我對他施展了幻術的魔法」傑拉爾簡單的說著「我讓他以為現在的他其實是坐在

某一種生物的身上,你們說他對交通工具沒辦法,那動物載著他總行了吧?」

「是喔!」露西和哈比也都很驚訝,接著露西便好奇的問納茲「那傑拉爾你讓納茲

坐著什麼動物?」

「不知道,那是靠他自己的想像了,我只是對他施展魔法,讓他進入幻覺的世界

裡,至於坐著什麼動物就是他自己想的了」傑拉爾也聳著肩,他不會讀心術,不知

道納茲是想到了什麼才不會暈車。

「吶,納茲,你現在是坐著什麼?」雖然這個問題有點白痴,但是露西還是敵不過

好奇的心,決定問問。

「哈比啊!」納茲理所當然的說著。

「你說什麼??!!!」眾人齊聲道,一同的將目光移向哈比,而哈比也用手指著

自己「為什麼是坐哈比/我?」

「因為哈比是伙伴嘛,坐著牠就不會感到暈眩啦!就像被牠帶著飛翔一樣嘛!」繼

續理所當然的說道,不明白大家的臉為什麼都變得很奇怪。

「哈比那麼小一隻,能載你嗎?」這是格雷最大的疑問,其他人聽到這問題也紛紛

點頭。

「哈比變得好大一隻唷!還用四隻腳在地上在路,不!不對!是飛奔著!好快

唷!」納茲燦笑,覺得能享受這種奔馳的感覺真好!

「哈比/我…變大隻」大家一同好奇的想像,突然不知是誰先噗哧了一聲,接著大家

便接著大笑,只剩哈比苦著臉說著「我不要載著納茲啦!會被壓扁,就像帶著露西

飛,好重啊!」

沒有人理哈比,就連被吐嘈的露西也沒聽到,繼續捧腹大笑。

後來…相安無事的抵達了歐尼巴斯車站…


歐尼巴斯  西爾莎多劇團前

 

一下列車後,傑拉爾便解掉了施展在納茲身上的幻覺,納茲的眼神又轉變了一下

後,才逐漸變得清晰,
只是等他一正常,看到身邊的哈比的時候,便大笑道「哈

比,你變大隻又四隻腳在地上跑的樣子好好笑!」笑了一陣子後又道「突然發現為

什麼你都不用四隻腳走路啊?」

「臭納茲,我可以用兩隻腳走路為什麼要用四隻腳!」哈比氣鼓鼓的說著後又道

「兩隻手是拿來吃魚的!」牠才不用四隻腳走路呢!

「好了好了!我們到了,要不要先去問問?」從一下車就顯得莫明興奮的艾爾莎,

打斷了巨大哈比的爭論會,拉著傑拉爾先到劇團組裡報到了。

「艾…艾爾莎,別走得那麼急啊!」剛背起自己的行李,還沒替艾爾莎拉她的行李

就被艾爾莎給帶走了,無奈之下只好用魔法變出一道光繩圈住了拉把,再一抽將行

李車給拖了過來,最後任由艾爾莎拖著自己走。

待納茲等人全到劇團裡集合後,劇團團長-拉比安一臉欣慰卻又怕受傷害的瞅著他

們,緩緩的道出這次的任務「真是謝謝你們,其實是這樣的,最近劇團的公演非常

成功,也加演了很多次,團員們也都很團結很努力,只是原先預定要在故鄉的公

演,卻和巴非洛迪雅的公演有衝突,巴非洛迪雅公演的消息和這裡公演的消息都已

經釋出,原想取消巴非洛迪雅的公演…但是那裡都是貴族,也不好意思得罪,最後

只好派遣大部分的人力去表演,現在這裡沒有人手表演,所以想請你們演出…真是

謝謝!」

又在道謝了…納茲、露西、哈比及格雷臉上冒出一片黑雲,不知該說什麼好;而傑

拉爾和茱比亞是第一次接觸到這個人,只覺得他有點奇怪,還沒做什麼就急著道

謝;最後是艾爾莎一臉正經十足把握的允諾著,看得出來非常興奮…。

就這樣,傑拉爾一行人被帶到後台的準備室,拉比安環視了每個人後便將他認為"適

合"的角色劇本各自交給了他們後,便讓男女分別進到更衣室換上適合的衣服。

納茲首先衝了出來,一套酷斯拉的套裝套在他的身上,搭配著一臉躍躍欲試的模

樣,納茲似乎對這個角色非常滿意。

接下來是露西,她穿著一身璀璨的精靈服,展現她傲人的身材,然後一臉陶醉的對

著鏡子裡的自己說道「我果然穿什麼都那麼的適合,唷呵呵!」

隨後跟上來的哈比沒什麼改變,只是在脖子上繫了一個黑色的蝴蝶結便緊接著對納

茲說「露西又故障哩!」摀著嘴,哈比一臉欠扁笑意。

接下來是格雷和茱比亞,兩人身上的穿著一看就知道是一對皇室夫妻,茱比亞害羞

的瞅著格雷,而格雷則是帥氣的說「看來,我跟茱比亞是主角嘛!」說完,不知為

什麼上衣不見了…

「格雷,衣服!」緩慢的從更衣室走出,艾爾莎一頭豔紅的長髮被梳成了高貴的雲

鬢,粉紫色的公主裝搭配艾爾莎曼妙的身材吸引了大家驚異的眼光,連剛剛被艾爾

莎糾正的格雷也忘記了驚嚇,穿好衣服也怔怔地看著她。

「艾爾莎,妳好漂亮唷!」露西和茱比亞異口同聲道,發現此刻的艾爾莎渾身散發

著飄緲的氣質。

「謝謝」微微的臉紅,艾爾莎也低頭瞧了瞧自己「偶爾對自己好一點,其實也不錯

嘛!」

最後,傑拉爾也從更衣室裡走了出來,先是驚豔艾爾莎飄逸曼妙的姿身後才開口道

「艾爾莎,妳真美」真心說著,傑拉爾目不轉睛的看著艾爾莎,總覺得這樣的艾爾

莎美麗的虛幻。

聽到傑拉爾的聲音,艾爾莎回過頭,笑著對傑拉爾說「謝謝你」然後看到傑拉爾的

裝扮後也被他散發出的特質給震住了。

傑拉爾穿著一身天藍色的騎士服,搭配著他與生俱來如同王者的氣勢,讓人不自覺

的被吸引,不自覺的為他折服。

「傑拉爾…你穿這樣,很好看…」目光不自覺的被傑拉爾的俊逸身影抓住,艾爾莎

有些發愣的呢喃著。

「謝謝」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他還是第一次穿這麼特別的衣服,稍微將繫在腰間

的劍移個適當的位置,傑拉爾也望向鏡中的自己。

「好啦好啦!你們都換好衣服了嗎?」拉比安走進演員的休息室,有些緊張的說道

「客人都陸續來了,距離公演還有一小時,你們能把劇本背好嗎?」

「沒問題!」眾人齊聲回答,然後便分別找坐位坐下,埋首背起了劇本。

其中不免傳出一些奇怪的聲音,例如:格雷驚訝的聲音「唉?原來我不是主!」;

納茲的嘶吼「我燃燒起來了!」;哈比的吐嘈「裡頭沒這句吧!我是旁白呢!」;

露西的自信話語「眾人的目光絕對會投射在我身上」;茱比亞害羞的說道「茱比亞

跟格雷…真的是夫妻,好幸福♥」;艾爾莎僵硬的背著臺詞「我…我…別為了

我…」;以及傑拉爾的喃喃自語「唔唔…夢想啊…」

一小時後…


現場燈光昏暗,哈比清了清嗓,開始敘述著故事的開始…

從前,在克爾頓這個富裕的國家裡,住著一對善待百姓、寬人律己的國皇、皇后,

他們有一個愛女名為「潔西卡」,他們寵愛她,卻又常常限制她的自由、行動…以

及婚姻的對象。

此時,舞台右邊緩慢步出了一名穿著清麗粉色公主群的豔美女子,不過那副裝扮原

該是給人舒服、驚豔的感覺,卻在看到女子僵硬的臉時,台上的人反而不知該驚嘆

還是錯愕。

「我…我…不想,唔嗯…我我…不想…當…不當…一隻…沒有…唔唔…自由…沒自由

的…金絲…雀」好不容易唸完,飾演公主的艾爾莎卻還杵在台上不動。

傑拉爾等人看著站在台上中央的艾爾莎都有些擔心,最驚訝擔憂的莫過於傑拉爾,

他沒看過這麼失常的
艾爾莎。

「艾爾莎…沒問題吧?」傑拉爾的目光還是看著台上美得奪目的艾爾莎,只不過她

的表情不太
搭配她現
在的氣質就是了…

「應該沒問題吧!」格雷調整了一下衣著後,便挺著腰桿,筆直的準備走出去,卻

在欲走出去時
被茱比
亞抓住「格雷…你的衣服又不見了…」啊啊!茱比亞不允許只

屬於自己的美好景象讓眾人看光!


「咿?!哎!」嚇了一跳,格雷趕緊把衣服又套上後,便讓茱比亞的手捥著自己走

上舞台。

「咳!艾…潔西卡,那麼晚了,一個人在這裡做什麼?」格雷飾演國王,雖然威風

是夠威風,但語調上
還是有些不太自然。

「父…父皇…」僵硬的轉過頭,艾爾莎語調生硬的說「我想要自由…想…想自由」卡

卡卡,艾爾莎如同
機器人般不自然。

「潔西卡,妳還不夠自由嗎?這皇宮裡妳都能自由的行走,該是妳的妳都掌握在手

裡了,還有什麼不滿
意的嗎?」茱比亞飾演的皇后是一名凡是聽從丈夫話的妻子,

這角色在茱比亞的詮釋中更顯得突出。因
為她的確是凡事以格雷為重的人嘛!


「我…我…想要主宰自己的婚…婚…婚姻!」艾爾莎拼命深呼吸,但是情況還是沒有

改善一些。


「妳該不會是想要跟那個早以失去皇位的落魄王子-雅德藍結婚吧?」口氣略險鄙

夷,格雷扮演的角色
是一名看重權勢、力量的國王,雖然善待百姓,但對於門當戶

對這種事有莫名的堅持。


「他配不上妳的,艾爾莎」一如往常的站在格雷這邊說話,茱比亞拿捏的分寸恰恰

好。


「該你了,傑拉爾」露西推了推傑拉爾,現在該傑拉爾上場了,希望他不會跟艾爾

莎是同樣的類型,畢
竟他們的個性、習慣有些地方還真的很相近啊!真讓人無法不

擔心。


「嗯!」緩了緩緊張的感覺,傑拉爾從容不迫的走上舞台,慢條斯理的對著格雷說

「即使我沒有皇位、沒
有勢力,但我有的是能力,我可以給潔西卡的幸福不會少於

你們給的!」振振有詞的說著,傑拉爾氣勢如虹
一登場,台下
的觀眾紛紛都齊聲叫

好。


「小子,誰準你在本王的皇宮裡到出亂竄的!」格雷斜晲著傑拉爾,接著用不屑的

口氣說「如果你有能力
的話,你就去人稱"黑暗之森"的森林將"自由之珠"取來給

我!我就讓潔西卡獲得自由跟你這小子在一起,不
過前提也要是…」冷冷的笑著,

格雷似乎是演出了興趣來「你能活著回來!」


「為了我的夢想、為了艾…潔西卡的自由、為了我們的未來,我一定會活著,活著

創造奇蹟!」傑拉爾肯定
的說著,隨後如同喧誓般地舉起寶劍,台下的觀眾又是一

片叫好。


「傑拉爾挺受歡迎的嘛!」露西摀著嘴笑道,如果傑拉爾跟艾爾莎結婚,艾爾莎可

能要一天到晚驅趕那些蜂
湧而至的花蝴蝶
吧!

「我登場絕對會受到更多的掌聲!」納茲自信的笑著,一身笨重的酷斯拉裝讓他行

動有點不自由。


「不!雅德藍…不…不要…為了我…那裡太危險了!」總算有些恢復的艾爾莎踩著有

些急的步伐往傑拉爾
走出,可能是因為剛剛太緊張,腳有些麻,艾爾莎腳一顛整個

人往前蹼去。


眾人紛紛露出驚訝的表情,露西、哈比及納茲也紛紛倒抽一口氣在心中吶喊「慘

了!艾爾莎要摔倒了!」


千鈞一髮之際,傑拉爾用令人匪夷所思的速度前去接住了即將和地板做親密接觸的

艾爾莎,然後小聲的在艾
爾莎耳旁溫柔呢喃道「我記得劇本沒這一段吧?」

「我…太緊張了,腳麻了」羞著臉,艾爾莎倚在傑拉爾的胸膛上,奇蹟似地消除了

她許多的緊張感。


此時台下又是一陣掌聲,大家都以為那也是劇情設定,他們相擁的畫面更是讓許多

一同來觀賞的情侶羨慕不
以。而在另一頭觀看的拉比安則是一臉感動的喃喃著「真

是太感謝了!」


這時,布廉拉了下來,哈比的聲音又冒了出來…

雅德藍為了與心愛的女人在一起,完成心中的夢想,他堅決的踏上了尋找"自由之

珠"的旅途。此時在黑暗之森
有一頭蠢蠢欲動、準備大開殺戒的大怪物…

走在黑暗之森的雅德藍為這不尋常的氣息感到不安與緊張,他左右觀看突然間一陣

光芒出現…


「好!該我上場了!」露西挺胸,暗喜著等會兒出現的熱烈掌聲。誰知,燈光昏

暗,大家根本看不清楚露西扮
演的精靈長相。

怎麼會…露西的內在在淌血,微微的整頓好沮喪的心情,露西又清脆的嗓音說道

「旅人啊!別再前進了,我是
原先守護這片森林的精靈,自從這裡被如同惡魔的怪

獸佔領後,我就失去守護的力量,如果你執意前進,
前方有你意想不到的危

險,會令你陷入進退不得如同恐怖深淵的泥沼啊!」對自己的表現很滿意的露

西在心中開心的竊笑著。

「無論如何我都得通過,這是為了我和潔西卡,所以我必須得到"自由之珠",讓潔

西卡恢復自由!」不顧露西
的勸阻,傑拉爾毅然而毅的向前邁進。

就在此時,納茲不按牌理出牌,突然從後頭竄出嚇得傑拉爾和露西錯愕的看著他

「吼吼~~~殺了你殺了你!」


納茲興奮的嘶吼後,便往傑拉爾衝了過去,傑拉爾著實的愣在那裡,明明還沒到納

茲出場的地方啊!


台下的看倌紛紛驚叫,因為納茲飾演的怪獸正朝著傑拉爾蹼去!

「鏘!」一道粉紅色身影不知何時也從後台出現,手上還拿著一把劍擋住了納茲怪

獸的巨爪「小心點雅德藍」


出場的正是剛剛話都說不全,結結巴巴的公主-潔西卡。

此時台下又是一陣驚呼,沒想到柔弱的公主竟然有一身好武藝!!

而被保護的傑拉爾頓時覺得哭笑不得,有這麼一場戲嗎…他怎麼都不記得了…「潔

西卡,妳怎麼會出現…小
心!!」話還沒問全,納茲的巨尾又掃了過來,驚呼一

聲,傑拉爾單手一抄將艾爾莎攬在懷裡,快速躲過了
納茲的攻擊。而還來不及退場

的露西則被巨尾掃過的風給擊飛「啊啊啊!」露西就這樣飛著出場了,心中的
小小

聲音還在哀泣著…我的光榮、華麗的退場啊!


「哦哦哦!還沒完呢!」酷斯拉-納茲似乎玩出興致,隨後從暗袋裡拿出一顆圓石

狀的水晶對著傑拉爾道「想
要"自由之珠"就打敗我吧!」

「現在只能硬上了!」被傑拉爾抱著的艾爾莎一手勾著傑拉爾的脖子,一手揮舞著

長劍,意氣風發的對納茲
喊道「來吧!怪物,和我們一決勝負,把"自由之珠"交出

來吧!」而抱著艾爾莎的傑拉爾也是一臉哀淒,怎麼
劇情全變了啊?!

「要上了!」納茲將酷斯拉的嘴巴打開,鼓氣嘴對著傑拉爾和艾爾莎發出攻擊「怪

物的咆哮!」瞬間一道極具
爆破性的火焰朝兩人射去,傑拉爾連忙將艾爾莎放下,

手快速在面前劃出一個巨大的魔法陣「抵禦魔法.光之
遁」火焰與光之遁接觸後,

周圍散發出極高的熱度朝四周襲去。


「轟!」的一聲,建築物發出了微微的龜裂聲,舞台上也出現了一個大洞,台下的

人更是驚慌失措的尖叫著,
而在後台的格雷和茱比亞也跟著衝了出來對納茲怪物道

「不準你這無腦笨怪物傷害我的女兒!」格雷兩手交疊
一道藍色魔法陣出現在他手

上後便朝納茲攻去「Ice Make 大槌兵!」


「碰!」外圍的建築物正式宣佈倒塌,台下的觀眾各個嘴張成o字型,連跑都忘了

跑了。


「死變態冰塊垂眼男,竟敢偷襲我?」納茲被格雷的攻擊擊中後,腳底下的木板也

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攻擊,
瞬間裂開,讓納茲摔了下去,納茲忿忿地對著格雷吼完

後,又道「看我的,怪物的翼展!」


而在一旁不甘寂寞的艾爾莎也瞬間換上了天輪之鎧,對著納茲說道「來吧!納茲,

天輪撩亂之劍!」倏地出現
了數把利間朝納茲射了過去,而茱比亞也施展了水流波

動準備抵擋納茲的攻擊,瞬間許多魔法交織在一起,先
是往內壓縮後,以令人異想

不到的速度往外爆裂!


「碰!!!」在舞台上的人紛紛被震飛,包括在一旁觀看的拉比安也一邊說著謝

謝,一邊往外飛去。


待煙霧散去後,納茲等人緩緩從地上爬起,而剛剛在欣賞戲劇的觀眾們也早移駕到

了大街上,看不出情緒的等
著後緒發展。

「好痛…」露西眼眉金星的從地上爬起,往旁一看發現哈比也倒在一旁便過去搖了

搖他「哈比,你還好吧?」


「噯…」哈比也從地上掙扎站起,揉著手道「納茲他們呢?」

「吶!在那裡」指著一旁已經紛紛站他的等人,納茲一身酷斯拉裝扮早以破爛不

堪,應該說每個人的戲服早以
都破爛不堪了…

「哇哈哈,你們打不贏我的,"自由之珠"我是不會交給你們的」持續入戲的納茲炫

耀般的再次秀出那顆水晶珠
,只見那顆水晶珠先是從周遭開始出現裂痕,接下來整

顆水晶「鏗!」的一聲,便碎在納茲的手裡。


現場一片死寂…納茲也不知所措的看在水晶的碎塊,而格雷、茱比亞則長大了嘴,

錯愕的看著水晶;艾爾莎
則是一把搶回碎掉的水晶,走到格雷面前「我們搶到了,

所以我自由了!」理直氣壯
而傑拉爾則是看到水晶碎掉後便向丟了魂般蹲在角落,

一臉失魂落魄樣「啊…夢想、自由什麼的,果然都不
存在啊!」喃喃自由喃喃自

由,周圍還散發出陰鬱的氣息


「呃…傑拉爾故障了…」哈比對著露西說道,露西則是同意的點點頭;另一邊格雷

則看著艾爾莎手中碎裂的
水晶,思考著要怎麼接下去,誰知艾爾莎威脅的眼神卻先

殺了過來「你不承認嗎,嗯?」咻咻咻,把把利劍
從艾爾莎眼裡射出,射得格雷和

茱比亞體無完膚。


「不不!竟然…竟然你們找到了,本王當然會實現諾言」不承認都不行啊!而艾爾

莎則在得到滿意的答案後
走向在一旁失魂落魄的傑拉爾「吶!傑拉爾!你聽到了

吧!我們自由了,我們的夢想可以實現了!」蹲了下
來,此時的艾爾莎不知是在演

戲,還是另有所指的對著傑拉爾說道。


傑拉爾先是一驚,然後緩緩的將頭轉向笑得一臉燦爛的艾爾莎,隨後傑拉爾也漸漸

的拉開笑弧,緩緩地道「
是啊!我聽到了…自由,妳得到了自由了」接著傑拉爾一

把擁住了艾爾莎「謝謝妳…艾爾莎…謝謝妳!」


溫柔的笑著,艾爾莎沒有問傑拉爾在謝什麼,只是任由他擁著。

先是一個人拍手,接著彼起彼落的掌聲接踵而來,有人揶揄道「演得不錯啊!雖然

剛剛打鬥的畫面挺嚇人
的」還有人意猶未盡道「演得真是太好了,還有沒有續集

啊?!」


不斷的讚美接至而來,納茲等人開心的咧著嘴,傑拉爾和艾爾莎則是相擁著,彷彿

進入了兩人世界,就在
氣氛一片融洽時,西爾莎多劇團團長-拉比安突然又變臉道

「喂喂喂!你們你們!」指了指納茲等人後,
又指了指傑拉爾他們,待他們把注意

力放到自己身上後,他才清清嗓音,以一副晚娘臉孔說:


「我不會給你們報酬的!」頤指頤使,拉比安用鼻孔瞧人。

「為什麼啊!?」眾人齊呼,那他們剛剛那麼辛苦的演出是為了什麼啊?!

「我的房租啊啊啊啊!」露西在一旁哀叫,轉了一圈倒在納茲懷裡「納茲…」可憐

兮兮,露西泛著淚光

--未完 代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