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71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自由の樂園 「第九章」 (傑拉爾♥艾爾莎)


----------☆★。內文開始
。☆★----------

 
副標:心中的傷疤,難以抹滅的事實 


看著外面的日落,傑拉爾絲毫沒有心情欣賞,他知道…艾爾莎從剛剛就一直看著

他,那個眼神…是疑惑擔憂的…剛剛的問題,他其實有聽到,只是…他還不知道該不

該說…

從上了列車,傑拉爾對納茲施了幻術魔法後,傑拉爾就一直望著窗外,不發一語。

雖然艾爾莎看似和平常
沒什麼兩樣的和納茲他們打打鬧鬧的談笑,但是傑拉爾知道,艾

爾莎總會在不特定的時候往自己這邊看來…

他不知道還能暪多久,那個他最不願碰觸不願回想的傷疤只怕再暪也暪不了多久了…他害

怕、逃避著。

美好的日子即將結束了…平和的假像也將再事實的曝光後被毀壞…到時…他會怎麼樣呢?


傑拉爾…艾爾莎又將目光移向傑拉爾,他感覺得出來傑拉爾笑容裡的苦澀,只是為什麼他

會出現那種笑容?為什麼在自己以為彼此之間沒有祕密時…她突然無力的發現在自己與他

的面前多了一道透明的牆?

下了列車,抵達了馬格諾利亞後,傑拉爾便一臉疲憊又充滿歉意的望著同伴,嗓音聽不出

是笑還是苦的對著他們說「我有點累…想到處去晃一下,你們先回公會吧!對不起…」語

畢,不等欲言又止的艾爾莎說些什麼,傑拉爾便將艾爾莎的行李交還給她,自己背著行李

走向公會的反方向。

「傑拉爾怎麼了,感覺他精神不太好」納茲注意到傑拉爾的神情不對,詢問的問著艾爾

莎。

「我也不知道…」擔憂的看著那抹有些哀傷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心疼再次湧上心頭「他

應該只是累了吧!」她告訴納茲也告訴著自己。

「我也想先回去沖一下澡」格雷也道「晚點我再去公會,你們先過去吧!」

艾爾莎和納茲點點頭後,茱比亞便也開口喚住了格雷「茱比亞也要順便回女生宿舍去換一

下衣服,茱比亞就跟格雷一起回去,好嗎?」走到格雷身邊,見格雷含笑點著頭望著自

己,茱比亞也回以喜悅的笑容。

「那我先拿租金去給房東好了,不然晚了房東又會舌舌唸了」苦著臉,露西也雙手合十,

歉意的道「就麻煩你們去公會跟米拉和會長報告狀況了!」

「沒問題,妳就趕快回去吧!」不在意的笑著,艾爾莎體貼的道,納茲同意的點了點頭

後,便對哈比道「哈比,你陪露西一起去吧!」

「噯!」張開翅膀,哈比飛向露西便偺同露西一起前去繳交房租。

「剩我們啦!」納茲笑著對艾爾莎說,兩人慢步的前往公會「我一直很好奇,傑拉爾為什

麼會那麼多種魔法」找了個話題,納茲問出自己一直很好奇的事。

「我也不知道」經納茲問起,艾爾莎才驚覺自己對傑拉爾的事知道的少之又少,她只知道

傑拉爾恢復過往的善良、純淨,卻忽略了這些事!

「沒想到他會用烏璐緹雅的魔法呢!唔唔…還有幻術、暗黑魔法、天體魔法…傑拉爾會的

魔法真多呢!」

羨慕的說著,納茲沒注意到艾爾莎的表情變得異常複雜。

直到走到了公會,艾爾莎始終不發一語,她很不安…總覺得聽過納茲剛剛的那些後,她覺

得自己離傑拉爾愈來愈遠了!

「你們回來了啊?」一進到公會後,馬卡羅夫的問後聲便傳至兩人的耳裡,艾爾莎注意到

除了公會的伙伴外,還有一大堆…好像是…

「評議會的傢伙怎麼會在這裡啊?!」納茲一眼便看出他們是評議會的人,馬上不爽的問

道。呿!他對評議會的傢伙一向沒什麼好感。

「他們是拿個東西給我看的,先不說這個,其他人呢?任務還好吧?」其實馬卡羅夫正真

想問的事,沒給他添什麼麻煩吧?!

「他們都有事,先去忙了」艾爾莎代答道,聽到納茲說他們是評議會的人時,不知道為什

麼心更不安了。

「任務ok的啦!原本那傢伙不打算付酬勞的,因為我們把他的劇團破壞掉了…」納茲話還

沒說完,便被馬卡羅夫的怒吼給打斷。

「破、壞、掉、了!!??」天啊!他又要寫悔過書了嗎?發現評議會的幾位大人也把視

線拉到納茲臉上,馬卡羅夫覺得世界末日要來了!

「對啊!」渾然不覺自己大難臨頭的納茲還笑的一臉得意「不過後來傑拉爾後來把它復原

了,那傢伙就把錢給我們了!」唔…那個魔法叫什麼來者?
 
「傑拉爾?」評議會一聽到敏感的字眼,利眼便從納茲射去「他怎麼復原的?」

「時間的弧線」不喜歡他打探的眼神,艾爾莎簡單的回答。

在聽到答案後,評議會來的人都震驚的愣住,馬卡羅夫也驚訝的說「那是失落魔法,沒錯

吧!」

「是的」評議會的人回答馬卡羅夫的話「之前破壞舊評議會的,就是那個魔法,難道當時

評議會的倒塌也是那傢伙搞得鬼?」其中一名評議會的人忿忿的問著。

「不對,當時使用魔法的是現在被拘役在評議會地牢的烏璐緹雅,當時她是和齊克.雷

因,也就是傑拉爾一同混進來的」另一名看似比較理智的評議會人回答,後問道「傑拉爾

呢?」

「他有些疲憊,到處去晃晃了」一樣簡單的回答,對他們的態度很不以為然。

「這樣啊…原本想看他對這本書有沒有印象的」其中一名較為年長的評議會官員拿著一本

充滿著魔力的書說著「從這本書散發出的邪惡力量,應該是傳說中的"暗之聖經"沒錯。」

「不過還是小心一點好,畢竟我們不知道該這本書的威力到底有多強大」馬卡羅夫說道,

伸了伸手,把艾爾莎和納茲叫到身旁來。

「這就是傳說後的"暗之聖經"嗎?」艾爾莎打量著那本魔力不尋常的書,總覺得隱約有些不對勁的地方。

「肯定是的沒錯!」剛剛一口咬定是傑拉爾使用失落魔法破壞評議會的人肯定的說道。

「打不開哎!」納茲一把拿過那本書用力的想把它打開,無奈書本卻聞風不動,即使納茲

已經青筋暴出耗盡力氣還是打不開。

「沒用的,納茲」馬卡羅夫阻止納茲無謂的浪費力氣,盯著那本書說「上面應該是被某個

魔力強大的人給封印住了」

「我想也是,不然要是有想拿這本書做出些什麼事來,可是不得了」年長的評議會官員將

書又拿回至手中,打量著書本道「如果用魔法對魔法,應該就可以把上面的魔力給摧毀掉

了吧?」

「應該是可以」點點頭,馬卡羅夫認同的道,但隨後又搖搖頭「不過還是別隨便做些什

麼…還是等傑拉爾回來,看他對這本書有沒有記憶吧!」

「我也這麼認為」艾爾莎也同意馬卡羅夫的話,她總覺得這本書有一個很不循常的地方,

卻又看不太出來…

「啍!為什麼要等他回來?萬一他一看,發現這是"暗之聖經"後,便把它搶走拿去做些什

麼勾當怎麼辦?」一直對傑拉爾很有意見的那名評議會官員又道,讓艾爾莎很想一拳揍過

去。

「傑拉爾不會的,他之前是很邪惡、做盡壞事,但現在的他不會這樣做的!」雖然覺得傑

拉爾有事暪著她,但是艾爾莎相信傑拉爾的純淨無垢的雙眼是不會騙人的,她相信他!

「難說喔…」不把艾爾莎的話聽在耳裡的評議會官員對著較年長的那位評議會委員-古

蘭.多瑪也就是新評議會的議長說道「議長大人,就您決定吧!」

「嗯…」古蘭.多瑪看著手中的書後,也同意剛剛一直在批評傑拉爾的官員的話「傑拉爾

萬一看到這本書就搶過去,這可不妙,還是用魔法打開吧!」語畢,右手出現一道金黃的

魔法陣,在右手要覆上那本書時…

「不可以!」不知道何時回來的傑拉爾突然一看到古蘭.多瑪要對那本書施展雷的魔法

時,嚇得用天體魔法飛奔到議長旁邊,將他手上的魔法陣打掉。

「傑拉爾!?」眾人齊道,但心思卻是心照不宣。

艾爾莎和納茲是驚訝傑拉爾的慌張;評議會的眾人則是不滿施展魔法的過程被打斷。

「為什麼不可以?」看到傑拉爾,從剛剛就對傑拉爾言語諷刺的評議會委員晲著傑拉爾問

道「要不然你說要怎麼辦,根本打不開!」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傑拉爾。」古蘭.多瑪仍將書握在手裡,看得出來他也極不信任傑

拉爾。

咬緊牙,傑拉爾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這本書…

不說…他們如果硬要使用魔法打開這本書,後果絕對不堪設想…但是,說的話…他們一定

會追問自己更多的事情,說與不說…傑拉爾痛苦的陷入抉擇。

「我看他根本就不知道」撇撇嘴,討人厭的評議委員諷刺的道「還是用魔法打開吧!議長

大人!」

「不行!」抓住古蘭.多瑪的手,傑拉爾仰起頭,眼裡盡是堅決以及豁出去的神情「如果

用黑暗魔法以外的魔法攻擊這本書的話,施術者…會受到反噬!」

驚訝、錯愕出現在眾人的臉上,連剛剛好奇在一旁偷聽的妖尾成員也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你怎麼知道?」晲著傑拉爾,又將目光拉向被傑拉爾抓住的手,古蘭.多瑪不悅的抽回

手。

「我…」握緊拳咬著牙,傑拉爾嚐到了嘴裡的腥甜

一直不語的艾爾莎看著傑拉爾掙扎的表情,艾爾莎總覺得剛剛傑拉爾在說那本書的神情一

點也不想失去記憶…還有之前他總是不經意的提到:小時候、夢想、自由…還有之前被自

己忽略的"西"字。

現在想一想,他那個"西"字,極有可能是在說西蒙…如果把這些竄在一起,還有他使用的

魔法以及今天被詢問時臉上那不自然的表情…傑拉爾極有可能已經恢復記憶了!

「傑拉爾…你…記憶恢復了吧…?」雖說是疑問句,但艾爾莎在瞧見剛剛一聽到她的問

話,便顫了一下的傑拉爾,艾爾莎已經可以肯定傑拉爾想起來了。

聽到艾爾莎的問題,每個人都錯愕震驚的轉頭看向傑拉爾,只見傑拉爾低著頭、咬著牙,

全身緊繃像是在抵抗著什麼似的。

最後,當古蘭.多瑪想再問一次時,傑拉爾先抬起頭,眼裡的純淨被悲傷、自我厭惡取

代,嘴角緩慢的流出鮮血,有些自嘲哀淒的說「是啊…想起來了…全想起來了呢…」艾爾

莎啊…真的逃不過妳的眼睛啊…

聽到問題是一回事,得到答案又是另外一回事,眾人再次瞠目結舌,而評議會的人在震驚

後,紛紛往後退去,擔心傑拉爾對他們不利。

只有站在傑拉爾面前,正向前對他的納茲、馬卡羅夫、艾爾莎以及一些妖尾的伙伴看到他

眼中的自我厭惡及痛苦。

「所以…那本書…不能打開…」略帶僵硬的嗓音從傑拉爾嘴巴傳出,回過頭,茶褐色的雙

瞳變得深邃。

「你是什麼時候恢復的?」古蘭.多瑪警覺戒備的問著傑拉爾。太大意了,他們這麼多人

竟然都沒注意到傑拉爾已經恢復記憶了,想到可以有一段時日把這頭陰狠狡詐的狼放在身

邊,古蘭.多瑪便覺得汗顏。

「在評議會的時候就恢復了…」淡淡的說著,傑拉爾的雙眼迷濛的看著遠方「再見到烏璐

緹雅沒多久,記憶就恢復了」看著自己的雙手,這一次將已結瘀的傷口劃開,傷口還是會

流血…會疼…

「為什麼…為什麼不說清楚?!」艾爾莎抖著聲聲,傑拉爾恢復記憶卻不願告訴她…為什

麼?

「我要怎麼跟妳說?或者跟你們說?」眼裡的自我厭惡更加深濃,他自我解嘲的說「要我

像個事不干己的人向被我傷害過的人若無斯事的說嗎?我做不到,那種自欺欺人的事我

做不到」淚水從眼眶流出,一手抵著頭,傑拉爾痛苦

的哀吼著「我殺了西蒙、傷了同伴利用了同伴、傷害了妳還想把妳當作祭品…最後還破壞

了評議會發射了什麼鬼魔導精靈力…這種事情…這種事實…誰會想記來、誰會想承

認!?」碰!的一聲,傑拉爾右拳用力的捶擊桌子,不堪一擊的桌子瞬間倒塌。

艾爾莎走向前,甩了傑拉爾一個巴掌,紅著眼眶對著傑拉爾哭吼著「你就是該承認,去承

擔你過去做的每一件錯事,這樣你才有機會擺脫這個束縛,重新的活著,你懂不懂!傑拉

爾!」

「妳有沒有想過…」捂著被甩了一巴掌的左臉,傑拉爾突然笑了起來,哀傷的笑著「我是

很懦弱的…沒有辦法接受自己…傷害過伙伴、心愛的人的自己啊…我可能會受不了這些記

憶的折磨,再一次被心魔控制住啊!艾爾莎!」說出自己最害怕的事情,傑拉爾看著自己

的雙手,喃喃地道「艾爾莎…我沒有妳堅強啊…一直想著這些事…我會崩潰的…我真的會

崩潰的!」

「傑拉爾…」流著淚,艾爾莎眼中看到的傑拉爾像是個無助的小孩,任由過去自己做的壞

事侵蝕著自己,折磨著自己…無法掙脫。

想到傑拉爾最需要自己的時候自己竟然沒辦法陪著他度過,艾爾莎恨不得將自己殺了!

小時候是這樣,傑拉爾救了自己,他自己卻飽受心靈折磨,最後被烏璐緹雅洗腦;此時的

他關心陪伴著自己,其實內心也不斷流著血、孤單的和過去不堪的記憶奮鬥,她卻依然沒

有發現…她明明…明明說要陪著他的啊…

「艾爾莎…過去的一切我真的很抱歉…對於評議會的各位…妖尾的各位…被我傷害的各

位…我真的都很抱歉,我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彌補你們…如果…如果我死了你們能夠擺脫

憎恨…那麼…」頓了一下,傑拉爾突然溫和的笑著看向艾爾莎「那麼…艾爾莎…趁著我還

沒被心魔操控…殺了我吧!艾爾莎…讓我帶走你們的憎恨、傷痛…你們會活得更好…少了

我這個世界的爛瘡…」對不起…明明是我告訴你要背負自己的痛苦、罪過活下去…掙扎下

去,為這世界做些什麼…但我卻在面對現實時懦弱的逃避選擇死亡…傑爾夫對不起…我辜

負了你的期望,沒辦法陪你走下去了…

活下去,傑拉爾!腦海有個聲音大聲的吼道:你還沒見證真正的自由,沒跟心愛的女人走

到最後,你不會遺憾嗎?

是你答應我、說服我說這個世界還有機會可以改變,你不能那麼不負責任!

「活下去,傑拉爾!」艾爾莎衝到了傑拉爾面前,又打了他一巴掌後拉住他的衣服狠狠地

道「我說過了,我會陪著你的,沒有發現你內心的掙扎是我不對,但是…但是你還有我

啊!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難道你還是不相信我,不相信我有能力可以保護你,可以陪你走

過嗎?」用力的搖了搖他,艾爾莎帶著哭音地道「傑拉爾…我不怪你啊…是我沒能保護

你…陪伴你啊!一直以來都是你保護我、替我著想,這次讓我幫你、陪你好不好?我不會

再放開你的手了!」鬆開抓住傑拉爾領子的手,艾爾莎撲進傑拉爾的心口上哭了出來。

「艾爾莎…」猶豫的伸了伸手想抱住艾爾莎…卻在即將擁住時產生了怯意,再準備將手縮

回時,艾爾莎卻先抓住他
的手環住了她的腰。輕輕的收緊,傑拉爾的心漸漸平靜了下來,

艾爾莎的存在,總是讓他感到溫暖平靜…

「妳沒有錯…是我自己願意做那些事的…不管是保護妳還是把事情隱瞞,都是我自己的決

定…」

「那麼就活下去!」納茲的聲音突地插了進來,不管米拉和會長不贊同的表情,納茲執意

要說「艾爾莎也說要陪著你了,你會自責,難道就沒想過艾爾莎其實也會自責嗎?沒有陪

你度過那些最灰暗的日子,沒有在你最需要幫助時拉你一把,你難道不知道艾爾莎很自責

很後悔嗎?」咬牙切齒,納茲狠狠地道「艾爾莎哭了,還哭得那麼哀傷,你難道沒發現

嗎?不只你痛苦,艾爾莎也很痛苦,你選擇死亡,是要逼艾爾莎自責難過到死嗎?」

「我…」低下頭,傑拉爾憶起艾爾莎剛剛自責的表情,自責的表情中還參雜著她無法為自

己做些什麼,放著自己一個獨自品嚐痛苦。

真傻啊!他和艾爾莎都是…不怪別人卻一直責怪著自己,即使有些錯根本不在自己卻還是

全攬了過來…用力的擁住艾
爾莎,傑拉爾哽咽道「妳會陪著我…那萬一我又被心魔控制住

了呢?萬一…我又傷了妳或大家呢?」


從傑拉爾的懷裡抬起頭,艾爾莎紅著眼卻堅決如同起誓般地道「那我就再把你拉出來,如

果沒辦法把你從深淵裡解救
出來,那我就陪你一同墜入萬劫不復的地獄,即使你不斷的傷

害我我也不怕,大家…我會保護著的!」


深呼吸了好幾口氣,傑拉爾笑中帶淚,心中的陰影逐漸消散,不知道為什麼,聽到艾爾莎

會陪著自己時,心中便充滿
了繼續向前走的勇氣…「妳真的不怪我嗎…畢竟這雙手曾傷了

妳…」


搖著頭,艾爾莎哭著又笑著道「我不怪你,西蒙、休他們也不會怪你,妖尾的各位更不可

能怪你的!」回過頭,只見
馬卡羅夫點點頭,納茲笑著比ya,米拉拿著手帕擦拭著眼眶

也欣慰的點著頭。


「各位…謝謝…真的很謝謝!」除了謝謝,傑拉爾想不到更適合的話語。他在心裡也默默

地謝著剛剛也鼓勵著自己的傑
爾夫…

抹掉淚水,傑拉爾溫柔眷戀的凝視著艾爾莎,而艾爾莎也回以他一個嬌羞溫和的笑容,兩

人相視而笑,傑拉爾更加確
信自己未來的道路了。

他會繼續活著,帶著這份不堪的記憶活過每一天,彌補著所有人,帶著傑爾夫改變世界,

總有一天他相信背負在身上的
過錯會一點一滴的減輕,直到消逝,然後…依戀的看著艾爾

莎,他會給艾爾莎一個美好的家…不再讓她哭泣…


那時他的心靈便是真正的自由了…

-第九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