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由の樂園 「第十一章」 (傑拉爾♥艾爾莎)

  副標:龍魔水晶


決定將一部分的秘密坦呈說出來的傑拉爾面向眾人,拉著艾爾莎走到馬卡羅夫的面前。


瞬間,一道紅色魔法陣出現在傑拉爾的右手邊,仔細一看那和艾爾莎變出劍的魔法陣是相

同的。

「空間魔法啊…」卡娜看著傑拉爾將手伸進魔法陣裡,抽出了一本有著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的書。

傑拉爾將手伸出後,魔法陣倏地便消失在眾人的面前,他將書放在吧檯上,要艾爾莎還有

大家來看。

「這本書才是"暗之聖經"」看著大家的表情,傑拉爾緩緩說出事情的經過「我會知道剛剛

評議會議長拿出來的書不是"暗之聖經"的原因就是因為"暗之聖經"在我身上,而能夠發

出那麼強大的魔力,我想應該就是傑爾夫的另外一本"光之聖經"了。」

「你怎麼會有這本書?!」拉格薩斯走向前,看著那本散發著令人膽寒魔力的書,想碰卻

又不敢碰的問著傑拉爾。

「在我恢復記憶不久後,因緣際會的從某個人身上拿到的…至於是從誰那拿到的,我不太

方便說」看著艾爾莎諒解及體貼的笑顏,傑拉爾感激地笑了笑「他將這本書交給了保管,

因為不管是落入暗黑公會還是正規公會,這本書的下場都不會太好,不是被人利用就是被

燒掉或者封印。」撫了撫那本書,傑拉爾又啟口「只有交給我他比較放心,畢竟我不會利

用這本書去做什麼,更不會將這本書燒掉。」淡淡的紫色光圈出現,書本驀地擹開在眾人

的面前「裡頭除了記載一些被列為禁忌魔法使用的方法之外,還記載了許多不為人知的歷

史,以及…封印惡魔的超魔法。」

眾人驚呼,沒想到這本書竟然有這種重要的用途,就在這時,格雷、茱比亞、露西及哈比

也相繼回到公會,他們一進公會的大門,便聽到了傑拉爾最後的幾句話。

「納茲,你們…」露西向前探去,原本要詢問納茲的露西被格雷以眼神示眼打斷,搖了搖

頭,格雷要露西先繼續聽下去。

「除了這些之外,納茲…我還從裡面發現了一件事情…」轉頭看向納茲,傑拉爾的表情充

滿嚴肅「像拉格薩斯以及六魔將軍那些會使用滅龍魔法的人,是因為他們擁有龍魔法的魔

水晶,不是嗎?」

「對!」納茲、拉格薩斯以及馬卡羅夫都頷首,納茲不解地問道「這跟"暗之聖經"有關係

嗎?」

「有…」迅速的翻著"暗之聖經",可見傑拉爾已經將這本書全都讀過了,甚至還非常熟悉

「裡頭有記載著如何將龍的魔法轉移到魔法晶的"馴龍魔法"」臉色凝重,傑拉爾看著妖精

尾巴的眾人後,緩慢地道「我想在我得到這本書之前…絕對有人已經將這本書看完且讀透

了…我還擔心…會有人將內容抄取,發送到世界各地的暗黑公會去…」這,是他最擔心的

事,也是他和傑爾夫首要確認並且解決的事情。

這事是由傑爾夫寫下這本書開始,如果要改變這個魔法世界,不要讓黑魔法繼續危險眾人

首要任務就是得先確定"暗之聖經"曾被誰拿過?是否有備份?

「馴…龍…?!」納茲、溫蒂及戈吉爾聽到這敏感的詞,紛紛都面露憤怒、擔憂以及焦慮

的表情。

「我的水晶…是父親給的」皺起眉,拉格薩斯也對"馴魔"這個詞感到反感「不過他應該是

沒接觸到那本書」

「拉格薩斯的龍魔水晶是一位不明人士交給他父親的,我記得好像是因為他父親曾經救過

那個人的樣子」似乎也驚覺事態嚴重,馬卡羅夫對著傑拉爾道「取出龍魔法後,那隻龍會

怎麼?」最好不是他想的那樣。

「肉體毀滅,龍之力與龍之魂永遠被封印在魔水晶裡面,直到魔水晶消逝,龍之魂才得以

從魔水晶裡釋出,回歸到大自然…」充滿歉意的看著納茲等人,雖然這本書不是他寫的,

但這畢竟是與他靈魂有共鳴的傑爾夫所寫的…

「好慘忍…」溫蒂摀著嘴,一想到龍的靈魂竟然要被封印在那個魔水晶裡面,溫蒂便覺得

感同身受般痛苦。

「可惡…」戈吉爾也握緊拳,想到將自己拉拔長大的梅達利卡納,他亦是擔憂又憤怒。

最生氣的想必是納茲…他雙手握拳、咬緊牙關,繃著聲音問「牠們變成龍魔水晶後…沒辦

法復原了嗎?」

頓了一下,傑拉爾不確定的說「"暗之聖經"裡沒有記載,不過我想既然這本書有記載這種

魔法,"光之聖經"想必應該有解除的方法吧…」腦中突然浮現傑爾夫的聲音,傑拉爾先是

一愣後便開始仔細凝聽,聽到後面,傑拉爾的表情也愈發凝重,突然嘆口氣,傑拉爾補充

道「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時間拖的愈久,龍的意識會愈來愈模糊,最後會跟龍魔水晶融合…」

「吶!傑拉爾」將"光之聖經"遞給傑拉爾,馬卡羅夫臉色凝重的說「這本書也交給你保管

了,麻煩你從裡面找找是否有可以解開龍魔水晶的魔法了」

「我明白了」認真的允諾,傑拉爾接過"光之聖經",一股溫暖又莫明熟悉的感覺瞬間包覆

住他,訝異的發現體內的魔力又增進了幾倍,就像剛得到"暗之聖經"一樣!

「傑拉爾…這事就拜託你了!」納茲也向前對傑拉爾道「如果有任何希望或者需要幫忙的

地方,都務必請你通知我們一下!因為…牠們都是…我們的家人啊…!」

「別這樣說…這事我定會處理好!」傑拉爾承諾著後又開口「龍的魔法異常強大,想必這

也是暗黑公會極欲想得到的力量,我會從這方面進行調查…一方面阻止再有龍被變成魔水

晶,一方面找尋可以解開魔法的方法!」將兩本書又收進魔法空間裡,傑拉爾問著納茲

「你有什麼線索嗎?」

搖搖頭,納茲對這事情也不明白,他也是在和拉格薩斯交戰後才得知有"龍魔水晶"這種東

西。

「我在想…會不會是跟幾年前龍都消失的事件有關…」溫蒂想到之前龍們突然離開他們的

事,便覺得事有蹊蹺。

「我也這麼覺得」點頭同意,戈吉爾也道「這件事情很可疑,我總覺得他們之間是有相關

性的。」

「龍消失嗎…我明白了」點點頭,傑拉爾又思索了一下後才道「這件事我會去查查的,不

過當務之急…還是得先尋找熟知"暗之聖經"內容的相關人士,還有察勘是否有被抄取的備

份,這樣不僅可以提防他們再從龍身上奪取魔力,也可以阻止他們想利用"暗之聖經"裡頭

的禁忌魔法做壞事了」

「就這麼辦吧!」馬卡羅夫同意傑拉爾的話,畢竟龍消失也有好一段時間,要查出必須得

花上好一陣子,可是若有人想利用"暗之聖經"做任何有不利於魔法世界的事的話…事情不

堪設想。

「找龍有關的線索就交給我們吧!傑拉爾,恢復龍之魂的方法還有"暗之聖經"的事就麻煩

你多操心了!」納茲看了戈吉爾和溫蒂一眼,得到了兩人首肯後,納茲才對傑拉爾道。

「我也會幫著傑拉爾的」站到傑拉爾的身邊,艾爾莎握住傑拉爾的手,對著傑拉爾溫和鼓

勵的笑道「這次,我們要同進退!」

回握緊艾爾莎的手,傑拉爾對艾爾莎回以感動以及眷戀的一笑,對著幫裡的眾人說「請大

家多多指教了!」

熱烈的回應,眾人毫無芥蒂的回應著傑拉爾,對於傑拉爾恢復記憶的事他們沒太多疙瘩,

卡拉笑著說「傑拉爾,你是我們妖精尾巴的一員,不管你曾經做了什麼,是否失去記憶與

否,這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

全體妖尾舉起手,比著象徵勇往直前的手勢齊聲道「未來!」

和艾爾莎相視一笑,傑拉爾眼角泛光,感動的呢喃道「謝謝大家…真的…非常謝謝…」這

就是家的感覺吧…

艾爾莎一直都待在這裡,難怪給人那麼溫暖的感覺…

而露西、格雷以及茱比亞一開始先是疑惑傑拉爾的轉變,但是聽到這裡,他們便明白傑拉

爾已經恢復記憶了!

「原來,他想起來了啊!」茱比亞喃喃地道,怪不得有時傑拉爾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失去記

憶。

「不管他有沒有想起來,他都是我們的伙伴」格雷看著被眾人圍住的傑拉爾,看著他笑的

真誠、開懷,格雷也就放心了,最重要的是…他是艾爾莎最重要、最珍愛的人啊!

「沒錯沒錯」點點頭,露西朝納茲跑去,要詢問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好奇死了~!


而傑拉爾看了艾爾莎一眼之後,溫言的詢問道「艾爾莎…我…可以去看看西蒙嗎?」他想

當面跟西蒙道歉,他最早的伙伴啊…

點點頭,牽起傑拉爾的手,艾爾莎溫柔的笑著「當然可以啊!你是西蒙的朋友亦是他的伙

伴,你去看他,理所當然」知會了會長一聲,牽著他的手,艾爾莎帶著傑拉爾前往在妖尾

公會後山的一處綠野遍地、寧靜安詳的地方,那裡便是埋葬妖尾伙伴的聖土。

「其實你一來到公會我就想帶你去了…只是那時我還不知道你恢復記憶,帶你過去…怕增

加你的壓力。」艾爾莎輕輕道著。

「嗯…對不起…也謝謝妳…」對不起他一開始沒有坦白,也謝謝她溫柔的設想。

「說這什麼傻話」不在意的笑了笑,艾爾莎拉著他到了一處較寧靜、離公會成員墓有一段

距離的地方停住。

「到了…」停在一處草地釉綠的墳前,清爽的周遭可以看得出來常常有人來打掃及參拜,

艾爾莎先行跪了下來,緬懷的說著「在樂園之塔事件結束後,我又回到那裡,請茱比亞幫

忙…總算在傍晚前找到了西蒙,於是我便把他帶了回來埋在這裡了…」

傑拉爾也跟著跪了下來,手輕輕的撫上墳墓,抖著聲哽咽道「西蒙…西蒙…對不起,真的

很對不起」他殺了西蒙啊…而且當時他的態度…絲毫沒有歉疚,嘲笑著西蒙啊…「我那時

真的太愚蠢了…怎麼會被蒙蔽了雙眼,傷害
修、米莉安娜、沃利、艾爾莎還有…殺了

你…」回不到過去了…小時候相處的身影、愉悅的笑容、同甘共苦的歷
程都歷歷在目,傑

拉爾眼邊流下了慚悔的淚水。


伸手輕拍傑拉爾的背,對於西蒙的死,艾爾莎已經很能釋懷了,對於西蒙的死她也有責

任,因為他是為了保護自
己而喪命的「傑拉爾,事情都過去了,既然還不到過去,那就該

把握當下、珍惜還存在的人」眼眶也紅了,艾爾
莎回憶著當時情緒也很低落的自己,帶著

淚水哽咽道「我也曾經很痛苦,當初西蒙如果不是為了保護我,他也不
會死」阻止傑拉爾

的發言,艾爾莎笑中帶淚的說「但是修告訴了我一席話,我才想起西蒙的溫柔…現在,我

也要
把修的那席話告訴你」

西蒙一直是個很溫柔的人,他保護了最重要的人,他不會後悔,還會很開心,開心為最重

要的人做了些什麼事,
即使是犧牲生命,他想必也是甘之如飴。還有…雖然他被傑拉爾殺

了,但我想西蒙也沒恨過傑拉爾,畢竟小時候
如果沒有傑拉爾的起身反抗,我們現在也不

可能站在這裡,傑拉爾自己也更不可能受到瑟雷夫的控制…


「傑拉爾,這席話你聽進去了嗎?」抱住傑拉爾,艾爾莎感覺得到傑拉爾顫抖的身體,於

是抱得更緊。「西蒙不
會怪你!因為沒有你,我們不會在邪教的催殘下活下來,你也不會

因為這樣就受到控制,追根究柢…你都是為了
我們啊」

「嗯…我…其實什麼也沒做,只是做我該做的事…」被擁在有著熟悉氣息的懷抱裡,傑拉

爾回想小時候的他們,
雖然日子過得很苦、每天都被邪教那群廝虐待,但是只要伙伴們在

一起,就是那麼快樂、那麼滿足…


「你認為沒什麼的事,卻幫助我們甚大,傑拉爾,大家真的很感謝你唷…」感受到懷裡的

身軀已經平靜下來,艾
爾莎露出幸福的笑靨,說道「小時候做什麼都是你帶頭,你還記得

嗎?」


點點頭,傑拉爾不好意思的離開艾爾莎的懷抱,笑著看著西蒙的墳,回憶地道「當時我總

是想到一堆怪怪的主意
,不是偷偷將落石扎到那些看守我們的傢伙,就是帶著你們到處亂

跑…當時…好快樂啊!」


「我還記得沃利常常在路旁看到小花,就摘了一朵給米莉安娜,那時你還有修、西蒙也有

樣學樣的拔起了花…」

傑拉爾接續道「沃利那時就很喜歡米莉安娜了,現在亦是啊!」頓了頓,傑拉爾想起西蒙

當時好像和自己一樣,都
很喜歡艾爾莎呢…。

記得當時,自己先將一束花送給艾爾莎,艾爾莎又露出害羞及喜悅的笑容時,西蒙在一旁

的臉就是很不是滋味,手
中的花束也猶豫該不該給,但在看到修若無其事把花給米莉安娜

還有艾爾莎時,他才鼓起勇氣把花給艾爾莎,那時
他的表情很滿足也很快樂,西蒙當時的

笑容…有著羞澀以及愛慕。


靜靜地,兩人只是依偎著,沒有說話。

看著艾爾莎靠在自己的肩上閉著眼假寐,神情是那麼自在、滿足,溫柔的笑容也悄悄綻放

在他的嘴邊。


西蒙,謝謝你,也很對不起你…你和我一樣都愛著艾爾莎吧?現在你不在了,你想守護艾

爾莎的那份心意就讓我替
你完成吧!我會用我的生命去守護著她、愛護著她,不會讓她受

到一絲一毫的傷害,所以…你放心吧! 


一陣急風吹過,伴隨著風一道若有似乎的聲音傳入了傑拉爾的腦海裡。

傑拉爾,我從來沒有怪過你更沒恨過你…,我很羨慕你也很嫉妒你,因為你得到了艾爾莎

的愛。現在的我已經沒辦法
守候在艾爾莎以及大家的身邊了,傑拉爾…不只艾爾莎,修他

們就交給你了啊…我祝福你和艾爾莎可以一直幸福下去
,現在…我可以放心的走了…。

傑拉爾一驚,在墳的旁邊隱約可以看到西蒙笑望著自己,隨著腦海裡的聲音漸漸消失,西

蒙的身影也漸漸淡薄,在他
的身影消失時,那掛在嘴邊祝福的笑意卻深深的烙印在傑拉爾

的腦海裡了…


西蒙…謝謝你…笑中帶淚,傑拉爾仰望著天空。

湛藍的天,身旁可人兒的支持、妖尾伙伴給予的溫暖、西蒙以及以前同伴的諒解都讓傑拉

爾心窩倍感溫暖,笑的弧度
擴大,閉起眼,感覺…心靈的自由就有身邊啊…

 
-第十一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