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由の樂園 「第十七章」 (傑拉爾♥艾爾莎)

  副標:為了伙伴而戰-聯盟軍再出!


聽完雷神眾傳來的噩耗,腦袋頓時停止運轉,眾人一時無法恢復過來,青色天馬才剛來求

援而已…怎麼連蛇姬之鱗都…!?

格雷最先恢復過來,他倏地衝到了弗里德的面前,揪著他的衣服低吼著問「人呢?蛇姬之

鱗的人怎麼樣了?」利昂…不會有事吧…?

甩了甩頭,格雷肯定的說服自己。那傢伙的命硬的很,絕對不會那麼簡單就被打倒了!絕

對!!

「這我們就不清楚了」弗里德壓下格雷的手,示意他冷靜一點,然後接著道「聽城鎮裡的

人說,幫會幾乎被全毀了,但聽說人員的傷亡沒有很嚴重」待格雷終於鬆手後,弗里德也

吐了一口大氣。

「青色天馬的人馬,怎麼會在這裡?」艾芭格琳問,剛剛是要趕緊將消息告知公會的各

位,沒有時間追問青色天馬的人為何來這,竟然事情說完了,也就可以問了。

「他們跟蛇姬之鱗一樣」艾爾莎代為回答後,緊蹙著眉沉重道「他們的目的昭然若揭了…

魔法世界勢必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了…」而這也將造成無法言喻的重大傷害!


「什麼目的?」拉格薩斯問,沉著的嗓音讓人有種安神心寧的感覺,剛剛聽到接踵而來的

噩耗所受到的震
駭與錯愕,都奇異被拉格薩斯沉穩、冷靜的嗓音撫平了。

果然有下任會長的風範與領袖之風!傑拉爾暗忖。「他們想要集結所有的黑暗勢力,把所

有的光明正規公
會毀滅,創造一個黑暗鄙睨天下的世界。」

「混帳東西!」納茲怒道「管他們要做什麼,傷害我們的伙伴、傷害我們重要的人那就是

敵人,我是絕對
不會放過他們的!」咬緊牙,納茲周圍出現一團憤怒火焰,是為伙伴、為

他們的家被破壞掉的憤怒。


「他們有這個能力嗎?」畢可斯羅滿是疑問地道,當一開始聽到這個消息時,他們還認為

只是誤傳,最後這
個消息被確認為真時,他還是無法接受。畢竟,蛇姬之鱗和青色天馬,

在這個魔法世界裡,不亞於他們妖精
尾巴啊!

「我們一開始也小看了他們」已經包紮好的響,沉著臉有些陰鬱地道「後來他們使用古魔

法書中記載的-惡魔
召喚時,我們才知道自己錯的離譜」

「最重要的事,我們殺了牠幾遍,牠就復活幾遍…」一夜補充道,一邊享受艾爾莎迷人的

香氣以及溫柔的包紮,
啊~這真是極高的享受啊~~Man!

傑拉爾似乎發現一夜過於陶醉的模樣,先是疑惑的攢起眉,後來在看到一夜"深情"的凝視

著艾爾莎時,傑拉爾終
於明瞭了,但相對的,火氣也上來了。

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面容,傑拉爾輕拉起艾爾莎,後者疑惑的看著傑拉爾,直到傑拉爾接

過艾爾莎原先手上的工
作以及眼裡那麼不懷好意的光芒時,艾爾莎才恍然大悟。

傑拉爾…真是的。好笑又溫柔的搖搖頭。她知道,很清楚的知道,傑拉爾這個舉動叫"吃

醋",是愛她的真實表現,
心裡甜甜的,艾爾莎回過頭與拉格薩斯等人討論,假裝不知道

傑拉爾要做什麼。


嗯啍…反正一夜之前常常驚嚇自己,現在傑拉爾這麼做就當是替自己報仇吧!艾爾莎勾起

淡淡的笑容,她也是個女
人,一個被男人捧在手心裡呵護的幸福女人,有這種虛榮心是很

正常的啦!


先是困惑艾爾莎為什麼讓傑拉爾接手,既而感歎溫柔的香味不在時,恰巧對上傑拉爾似笑

非笑的表情,不知為何,
一陣寒慄爬上身,正當他想開口詢問的時候,傑拉爾便動手了。

「喀啦!」餘音迴繞…一夜痛到叫都叫不出來了,只能張大著嘴,用一副極扭曲、詭異、

忍痛的表情瞅著傑拉爾,
他…他的手啊啊啊!

被奇怪的聲音吸引而來的眾人投以好奇的目光,傑拉爾泰然自若的站了起來,雲淡風輕的

道「剛剛發現一夜的手似乎
有嚴重的扭折,我把他喬回來了」無害的溫柔目光,傑拉爾的

笑容極善良。眾人頷首會意,絲毫不懷疑傑拉爾的話便
又將話題拉回之前的事。

一夜有些呆滯,他怎不知道自己的手有極嚴重的扭折?!他明明就是受內傷還有多處擦傷

而已啊?!恰巧再度對上傑
拉爾的眼,熟悉的寒意再次襲上,一夜迅速轉首,用沒被傑拉

爾摧殘的手扶住另一手,哀怨的抽抽鼻子,他不記得自
己有惹上傑拉爾啊!!

就在一夜百思不得其解之時,妖尾的大門再次出現幾個人,眾人頓時停下談論,紛紛朝門

口探去。


是他們等待的人-馬卡羅夫回來了!!

眾人接著定眼一看,發現除了馬卡羅夫之外,他身後還跟了其他人。

其中一名身材圓潤,穿著跳芭蕾的貼上衣,以及無時無刻保持著笑意的臉孔,青色天馬的

眾人看清來人之後,紛紛激動
的齊聲大喊「會長!」

沒錯,其中一人就是他們的會長-波布!

跟在馬卡羅夫身上的三人,也讓納茲、格雷等人極為驚喜。那三人便是曾經和他們一同討

伐六魔將軍的同盟軍-蛇姬之
鱗的利昂等人!

「利昂!」激動的走向利昂,格雷用力的捶了利昂一下,隨即把手搭在他的肩膀,有些激

動難平的道「我就知道你一定
沒事!」

「我可沒那麼容易就死了,不過沒像你們那麼頑強倒是真的」看著同門師弟關心自己的激

動神情,利昂心中雖是溫暖,
但是表情卻仍是一臉驕傲,只有從他略微移開的目光可以看

出他的羞窘、不自在。


「鴆拉先生,太好了,你們都沒事」溫蒂也向前關心著曾經幫助她一同守護幻貓之家的眾

人,隨即問道「有受傷嗎?我
可以幫你們治療!」

「放心,我們沒事」雪莉回以親切溫和的笑容,接著看了利昂一眼之後,陶醉的呢喃「一

切都是愛啊~」


三條黑線,露西原先踏出的左腳頓時停在半空中。看來…他們的確都沒事…露西暗自的吐

嘈。


「會長!這是怎麼一回事?」艾爾莎來到馬卡羅夫的面前,疑惑的看著跟隨會長回來的眾

人。看利昂還有雪莉他們身上
多處的擦傷以及微亂的衣服,可以想到他們大概有經歷些

什麼事,不過為什麼他們會跟著會長前來呢?


「你們大概也聽說了吧!許多正規幫會都被消滅的事」待艾爾莎以及眾人頜首後,馬卡羅

夫接續道「當時在看會長會議
的候,評議會就有派人來告知我們這個消息,我們一聽說之

後,便直接回來了!」


當時在開會議時,得知這個消息後,波布便憤怒又焦急的問著他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從評議會那裡得知事情的來龍
去脈後,他們一行人便中斷會議,趕緊回到青色天馬公

會,一看公會幾乎成了廢墟,平實好好脾氣的波布難得大動肝
火,憤怒的對著天空大

喊"要他們付出代價!"。


而馬卡羅夫則稍微安撫了波布的情緒後,便緊接著要趕回妖精尾巴。但在前往馬格諾利雅

時,卻正後碰上傷勢不重、
卻魔力耗盡的利昂三人,得知他們的公會亦被破壞時,要去妖

尾協求幫助後,便協同一起前往妖精尾巴。


「事情就是這麼一回事。」簡略說明,馬卡羅夫臉上凝重,轉頭問著站在艾爾莎身旁的傑

拉爾道「傑拉爾,路上我們
聽到了很多關於你的事,而這些事都是從黑暗公會的人口中傳

述的,這是怎麼一回事?」縱然相信此事絕不是傑拉爾
所為,但是波布以及評議會還有其

他公會的人不一定會相信傑拉爾,也認為這事他必定有牽連其中,因此馬卡羅夫不
得不這

樣問。


畢竟懷疑自己孩子的這種行為,對於馬卡羅夫來說,是比傷了他還要痛苦的事情!

知道會長的為難,傑拉爾便毫不隱暪的直言道「這件事,我能夠發誓絕對不是我做的。」

神色肯定,眼眸透露出的光
芒是堅定與自信「但這件事情我想的確和我八九不離十」阻止

艾爾莎開口,傑拉爾以眼神示意她放心「依據現在的情
報來看,是有人想要藉由我的名義

來結聚什麼,畢竟之前我的存在在黑暗魔法世界中是具有巨大的影響,推祟我、支
持我的

人大有人在,我想這可能是他們之中,其中一名極有野心的人的陰謀。」頓了頓,傑拉爾

略微思索後又道「另
外聚集這些黑暗魔導士的原因,目前看來可以得知的是,他們想要摧

毀所有的正規幫派,必且集結黑暗,創造一個黑
暗尊爵的世界。」

馬卡羅夫和波布聽完後,臉色都亦發沉重。從傑拉爾堅定且清澈的雙眼中,波布已全然相

信此事絕對不是傑拉爾所為
,但也同為傑拉爾剛剛分析的事情感到憤怒與擔憂。

「還有一件事」艾爾莎開口,待馬卡羅夫和波布將剛剛的消息消化完後,她才道「剛剛一

夜說,破壞青色天馬公會的…
是傑爾夫的惡魔」看著馬卡羅夫以及波布錯愕的面容,艾爾

莎沉重道「就連破壞"帕卡多尼"的,也是傑爾夫的惡魔」


「怎麼會這樣?那傢伙…不是已經死了嗎?!」不敢置信地道,馬卡羅夫額上佈滿了汗

水,開始意識到了事情的棘手度
了。

「如果沒錯的話,把蛇姬之鱗破壞的,也是那傢伙的惡魔」在一口靜靜聽著的利昂,直到

聽到"傑爾夫的惡魔"這敏感的
字眼時,才開口道。

又是詫異的驚呼,一陣黑色的氣壓頓時壟罩著眾人,敵人的強大…似乎遠超過他們的想

像…


「難道傑爾夫沒有死嗎?」波布說道。

欲言又止,傑拉爾想替傑爾夫辯解,卻又不知從何說起…這事,真的和傑爾夫沒關係啊!

「不可能,那傢伙我確定打敗了!」納茲大吼道,隨即握緊雙拳說「我親手將他葬在天狼

樹底下,他怎麼可能沒死!」


「要解除惡魔不一定要傑爾夫本人才可以做到」傑拉爾開口。

「這我們是知道,但是…創造惡魔的傑爾夫已經死去,那群惡魔不會跟著消散嗎?還有,

為什麼那些人可以知道封印惡
魔的所在地?」馬卡羅夫凝重的道,傑爾夫創造的惡魔極為

強大,要打倒一隻已經很不容易了,萬一所有封印都解開…


「暗…暗之聖經上…有記載」傑拉爾沉重的說出唯一的可能性,現在幾乎可以確定,他們

的敵人手上,絕對有暗之聖
經!

「意思是對方手上真的有暗之聖經的複本?!」艾爾莎異訝的道。之前和傑拉爾有調查過

暗之聖經的事情,卻始終沒
進展,沒想到,真的有複本流通在外!?

「這是唯一的可能性」馬卡羅夫也同意道「看來…這次的戰場,可能會波及整個魔法世

界,甚至是一般人的世界!」


這樣一來…不僅會連累不會使用魔法的一般老百姓,他們魔導士的死傷…更是嚴重!

「不管他們要做什麼,傷害我們的伙伴,毀了他們的公會的傢伙,我一個也不會放過!」

納茲火大的說道,接著對馬
卡羅夫道「老爺子,快下令吧!我們不能一直這樣處於被打的

狀態,現在是我們反擊回去的時候了!」


「沒錯沒錯!!」不只妖尾的人憤聲大喊,青色天馬的人亦是氣憤難平。

「事情沒有想像的那麼容易」慍聲喝止,馬卡羅夫不是不生氣,只是他考慮的更多,現在

他們連對方的真正實力在哪
都不清楚,直接和他們硬碰硬是極為不利的事情啊!

「會長說的沒錯」傑拉爾也道「先不說我們連他們的所在地在哪都不知道,更重要的事,

那種惡魔的封印,他們到底
破除了幾個?有幾隻惡魔?實力水平又在哪裡?這些若不查清

楚,冒然行動對我們絕對是極為不利的!」語畢,傑爾
夫的聲音徒地出現在他的腦海裡。

"三隻,我所創造的惡魔只剩下三隻了。而那三隻的封印他們已經全部都解開了。"一股油

然而生的自責吞噬著傑爾夫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也不想去知道…他現在只想

協助傑拉爾,幫助他實現他亦是自己的夢想。


殊不知那感覺是出自於他想彌補以及對這世界僅存的愧疚之心。

"剩三隻嗎…但實力就像我在帕卡多尼打的那隻一樣吧!莫名其妙的強大還有起死回生"

拉爾也在心裡回以傑爾夫。

"很有可能…"傑爾夫道。


思緒驀然被納茲不甘心的咆哮打斷,納茲怒聲大喊「即使是這樣,我也不怕!不論他們躲

在天涯還是海角,我都會把他
們揪出來,並且揍扁他們!」策略什麼的根本不重要,他的

心與伙伴的心是連結著的,彼此的憤怒、不平都可以化為彼
此的力量,只要相信伙伴、相

信自己,勇敢的踏出腳步,他相信、絕對的相信,奇蹟絕對會發生的!


「對!」眾人齊聲大喊,艾爾夫曼也大吼「就算會死,我們也要守護伙伴到最後一刻、盡

自己全部的心力,這才是真正
的男子漢!」

「從認識你到現在,你這句話最重聽,艾爾夫曼」艾芭格琳微微的紅了臉,不知道為什

麼,他覺得現在的艾爾夫曼真的
是個男子漢!

「我們也同意納茲的話」一夜看了響三人也紛紛點頭後才道。公會被毀,他們不會坐以待

斃,一昧的被對方追打著,這
樣不符合他們耀眼的驕傲啊~~Man!!!

「我們也這麼覺得」互相覷了一眼,堅定的露出自信、同進退的笑容後,利昂代為發言。


「波布,你說呢?」馬卡羅夫知道這事不能輕率行事,但他的心也在喧囂著,喧囂著要反

擊、要保護他的孩子們。憑藉
著最後一絲理智,馬卡羅夫把決定權交給波布。

「雖然知道冷靜還有策略的重要性,但這個時候我真的無法冷靜下來去考慮那些事情」常

掛在波布臉上的笑意再度消失
,帶著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口氣道「我相信大家的實力,

也堅信這份力量會支持著我們,即使成果不如意,但我仍想賭
這一次!」

眾人皆頷首,只要彼此的信念支撐著,就算是跌倒了、被擊敗了,還是可以再站起來的!

「那麼就這麼決定了!」馬卡羅夫舉起手杖,旋即對著傑拉爾、艾爾莎、納茲、露西、格

雷、茱比亞以及哈比道「傑拉
爾,就由你們"最強小隊"打頭陣吧!先查出他們的基地,我

們在一舉反攻回去!」


點了點頭,傑拉爾回道「此事就交給我們吧!我們絕對會利用最短時間,查出他們的所在

地,讓他們付出最慘重的代
價」茶褐色的眸色深了深,就像幽潭一般深不可測。

不只為了自己,也為了支持他、保護他、信值他的公會家人,就算賠上性命,他也要將那

群可惡的廝給徹底毀滅掉!


「我們跟你們一同去!」利昂開口出聲道,他們也要為自己的公會報仇!雖然他們實力可

能不像納茲、傑拉爾及格雷般那
樣強大,但是心意是一樣的,只要持有這份信念,他們也

可以很強大!


「我們也是」一夜亦開口,隨後響接著道「就像之前一樣吧!上次我們聯手對付六魔將

軍,這次在一起創造勝力吧!」


「這可是要玩命的唷!」艾爾莎揚起笑意,隨即伸出手面向他們「要是不怕,就一起來

吧!」


「利昂大人,我們被小看了呢!」雪莉眨了眨眼,望向神情堅若、自信的利昂;而利昂則

回首對雪莉笑了笑後,回道「
就這麼點小事,我們怎麼會怕呢?!」接著肯定的伸出手,

覆蓋在艾爾莎白皙的手上面。


「Man~~只要有飄逸的香味跟伴,全身的痛處就會隨之消逝的啦!」深情的注視艾爾

莎,看得艾爾莎起了一陣雞皮疙
瘩,但深情的注目沒多久,就被一箭充滿森冷的笑意的暗

箭給打斷了。


僵硬的慢慢轉向傑拉爾,那不達眼裡的笑意又再一次讓一夜渾身顫憟。他終於知道他剛剛

為何會被傑拉爾硬是灌上"扭
到手"的名義了!

 

就在眾人紛紛贊同、熱血沸騰之際,一直躲在暗處的評議會等人驀地現身…

 
-第十七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