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由の樂園 「第十八章」 (傑拉爾♥艾爾莎)


 副標:前往暗境之地!

眾人錯愕又疑惑的看著突兀冒出的評議會幹部。不只妖尾的眾人,青色天馬以及蛇姬之鱗

的利昂三人,表情都
是極度不以為然的。

「評議會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納茲一如既往的見到評議會的人都沒好臉色、好口

氣的大聲質問著。



評議會派出前來的人就是上次混進天狼島,參加S級考試的-格羅德,本名是多蘭巴爾

特。


多蘭巴爾特沒理會納茲不悅、沒禮貌的口吻(若是其他評議會的人,早就把納茲抓進大牢

裡蹲著),他只是直
盯著傑拉爾,像是在考慮、試著說服自己些什麼的。

不滿自己的話被視為空氣忽略,納茲唬一下奔到多蘭巴爾特的面前,惡聲惡氣地道「當初

你混進我們公會的事,
我還沒找你算帳,你現在竟然還敢登堂入室,跑來我們公會!」掄

起拳頭,一個火紅的魔法陣迅速施展開來,一
團火球瞬間筆直的朝多蘭巴爾特射去。

身為評議會的幹部,雖然真正實力沒有納茲等人強,但是面對納茲不算認真襲來的火球,

多蘭巴爾特單手一揮,
輕而易舉的擋下納茲的火球。

而在一旁的露西則偷偷的問溫蒂「溫蒂,妳剛剛有沒有聽到納茲用成語?是不是我耳朵有

問題?」雖然身為納茲
的女友不應該吐嘈自己的男友,但對於”納茲說成語”這等事,露西

還是覺得很驚奇。


「露西姊沒有聽說,我剛剛也有聽到唷!」頷著首,肯定道,溫蒂也對納茲說成語這件事

感到訝異。「不能怪露
西姊懷疑自己耳朵有問題,剛剛聽到時我也認為我聽錯了呢…」小

小聲的補充道。


耳裡甚好的納茲當然有聽到她們的吐嘈,迅速的轉過頭對著露西和溫蒂道「妳們說這什麼

話?!!!!」被格雷
那個死裸男吐嘈就算了,竟然被自己的親親女友和親如妹妹的兩人

吐嘈,納茲除了火大還有無奈。


「納茲!」艾爾莎阻止納茲將場面搞得更亂。她雖然對評議會來此亦是沒好臉色,但至少

夠理智,她注意到這些
傢伙一出現後,目光就是鎖定著傑拉爾。

被艾爾莎極具女王風範的兩字喝止住,納茲倏地挺直了背,一陣惡寒襲上了聲,慌張的說

聲「對不起」後,”登登
登”的迅速後退了好幾步,直到退到了所謂的”安全區”,也就是

艾爾莎目光不及之處後,才狀似擦著汗,鬆了好大
一口氣。

「評議會的人來此,有什麼事嗎?」確定納茲安分的乖乖站在後面後,艾爾莎才將目光

移向多蘭巴爾特,慍聲的
問著。

「你們剛剛的談話我都聽見了」略微頓了一下後,又才道「我是古蘭.多瑪議長派來,前

來監視各位的一舉一動
的……」不給他說完,妖尾的眾人一聽到被評議會監視,火氣瞬間

飆升,憤怒聲彼起彼落,場面瞬間混亂。


「為什麼要監視我們!?」公會成員A不滿的抗議大叫著。

「太過分了吧!這樣我們根本沒任何穩私了,評議會這個行為也太過分了吧!」公會成員

B小小聲地咕噥道。


「這種行為真的是太不尊重我們了」公會成員C憤怒的吼叫著「難道你們還在懷疑傑拉爾

嗎?」


「太超過了…%&*$!#$@%…」嘰哩呱啦、嘰哩呱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抱怨聲不

斷傳出,讓多蘭巴爾特想解
釋也無從插話解釋。

 「安靜!」突地,艾爾莎一聲厲喝,頓時吵雜、不受控制的不平抱怨聲嘎然乍止,連大

氣都不敢喘一下。就連站在
一旁,沉思著的傑拉爾也被艾爾莎嚴厲的口吻給驚嚇到,錯愕

的看著她。


感受到傑拉爾驚愕的目光,艾爾莎有些微窘,不落痕跡的把身上恐怖的厲氣收斂一些,若

無其事的瞇著眼,對著多蘭
巴爾特冷聲道「竟然是監視,你應該就不會說出來了,為什

麼?」


果然是名不虛實的妖精女王,看著那雙彷彿洞悉一切的雙瞳,多蘭巴爾特淡然一哂道「些

許是對你們有些愧疚再加上
我也挺不能接受這個命令的關係吧!」頓了一下,續道「我曾

經潛入你們暗中抓你們的把柄,好讓自己得以升官,結果事情曝光後,溫蒂還有一些人竟

然不怪我,讓我覺得很羞愧;再加上你們和"惡魔心臟"正面對上後,我也不管你們


自己逃命,這件事也一直讓我很愧疚。」

「格羅…不對,是多蘭巴爾特先生,謝謝你…」溫蒂感激的笑著說。

「不需謝我,也不要謝我」對著溫蒂點了點頭,心裡暗自感慨:妖尾竟然還有這麼貼心入

微的人存在…真不簡單。「
議長要我來監視的主要目的,其實就是因為你,傑拉爾」看著

傑拉爾,多蘭巴爾特的目光中,沒有其它多餘的情緒「
議長認為這些事情的發生都太巧合

了,再加上議長極度不信任甚至懷疑你就是主謀,因此才要我前來勘察」不給妖尾


的眾人開口炮轟,多蘭巴爾特快速的續道「我本人是對這些說法很不以為然,我是後期才

加入評議會的,對於之前"齊
克.雷音之事,我所知道的少知又少,幾乎都是聽待在評議

會較久的人說的,因此雖然和評議會的人同仇氣愾,但心
裡還是有點不相信…」看著傑拉

爾清澈坦承的茶眸,多蘭巴爾特道「但上次拉哈爾回來,我和他聊一聊後,知道
了上

次發生的事後,對於那些謠言我開始產生了不確信感;再加上剛剛在外頭偷聽了很久,聽

到了你的誓言、聽到你急於
查清此事的態度,我更加確信,那些謠言只是評議會的元老們

對你不滿而加以渲染的。」


雖然很好奇評議會到底把自己說成了什麼模樣,但是現在人這麼多、情境也不適宜,傑拉

爾只好打消了這個想法。


「不過,基於議長交待任務的關係,我還是得把醜話意思意思交待一下,議長說:"若此

事不是你主謀,但也絕對和你
脫不了關係,你的行為最好謹慎些,別讓我抓到你的把柄

了!"…大致上是這樣。」沉思了一下,多蘭巴爾特又道「沒
有繼續監視下去的必要了,

我會命令他們收回監視」比了個手勢,瞬間更多人出現在他的身上,他略微點了一下人

後,
對著評議會的成員道「監視的打道回府,剩下的跟我前往下一個任務」交待完畢後,

多蘭巴爾特才又回首對著傑拉爾
、艾爾莎以及納茲道「很抱歉造成各位的困擾。納茲,要

算帳的事以後再說吧!我得前往下一個地方執行任務了…」


接著他轉過身,頭也不回的貌似狀不經意的呢喃著「得前往暗境之地啊…這個任務真是麻

煩,不過這也辦法,誰叫那
些傢伙的組織在那呢…」喃喃唸完後,多蘭巴爾特才舉步踏出

大門。


眾人還搞不清楚他為啥最後還要說那一段話時,傑拉爾已經會意到了,露出感激的溫和笑

容,大聲的對著已跨出公會
的多蘭巴爾特道「多蘭巴爾特先生,謝謝你!」聽到了傑拉爾

的話,多蘭巴爾特先是腳步微頓,接著淡淡勾起嘴角,
緩緩舉起垂放的右手, 揮著手向

傑拉爾示意著,隨後便再度舉步離開。


待看不清人影之後,納茲才困惑的對著傑拉爾道「為什麼要謝謝那傢伙啊!?」語氣還隱

含著一絲抱怨。雖然他相信妖尾和傑拉爾沒錯,但是
他就是很不滿被監視!簡單來說就是

他對評議會的人都心存怨念啦!


眾人翻了翻眼,不理會納茲無腦的問題,只有格雷勾起惡作劇的笑容道「果然是腦袋只裝

火的蠢龍」涼涼的諷刺著,格
雷總是不放過任何一個吐嘈納茲的機會,多蘭巴爾特那麼明

顯的暗示,大概也只有這隻笨龍聽不懂了。


「你說什麼啊!混蛋!」納茲一聽,馬上怒火中燒,火大的咆哮回去,接著抓住格雷的衣

襟、掄起拳,準備來一場曠世
紀的大對決。

「格雷說的沒錯,納茲。」正經八百,口氣嚴肅到不能再嚴肅地艾爾莎認真道。就算在愚

鈍,聽到傑拉爾道謝應該就該意會到了才對。

「納茲,我也贊成格雷說的…」雖是親親女友,但卻很少站在納茲那邊的露西,好抱歉的

說道。這也不能怪她啊!誰叫納茲總不能做些得到她認同的事?

「噯!」和露西不一樣,常常站在納茲那邊的哈比這次反常的附和露西的話。哈比從納茲

的頭上飛到露西的頭上,舉起貓掌同意著。

「這麼連你們都…」氣的跳腳,格雷和他有"代溝",意見不和是正常的事,但是怎麼露

西、哈比和艾爾莎都…

「火龍,我不得不說你真的呆到了一個境界…」沃利在一旁實在聽不下去了,對於自己所

祟拜的人竟然那麼呆,沃利只能無奈「你"動腦"回想一下,剛剛那個傢伙最後說的話,他

說"他要去暗境之地,因為那些傢伙在那…"」強調動腦兩字,沃利忠心期待奇蹟能夠出

現。

一手抵著額,納茲貌似真的很努力的想著。……答答答,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眼看納茲表

情愈來愈沉重,傑拉爾、艾爾莎以及沃利等眾人心中的無力感也愈來愈沉,就在露西不忍

心繼續"折磨"納茲,準備把答案說出時,納茲倏地「啊!」了一聲,眾人心中一喜,覺得

納茲終於領悟道了。這屬露西、哈比和沃利最高興了。

「想通了嗎?」艾爾莎做為代表的開口詢問,眾人也充滿期盼的看著納茲,包括青色天

馬、利昂等人。誰知道…納茲竟然說…「不知道!」好無奈的聳聳肩,動腦對他來說真的

太麻煩啦!

昏倒!露西兩眼一翻,差點昏過去;艾爾莎、傑拉爾捂額苦笑,無言;拉格薩斯、格雷及

戈吉爾翻了不知第幾個白眼,早知道那傢伙想不出來!修等人、溫蒂及青色天馬的人,則

看著一臉沮喪,想一頭撞死的哈比、沃利乾笑著。

「你們那啥表情」不滿地道,納茲說「評議會的傢伙要去暗境之境干我們屁事啊?我們的

目的地是查出冒用傑拉爾的名義來幹淨壞事的混帳,又不是…咦?!等等…哦!!!我知

道了!!」歡天喜地。

「嘛…還算有救」艾爾莎勾起欣慰的笑容,彷彿我家有兒出長成般欣慰的笑著,而在一旁

的傑拉爾這次很乾脆的表達心中的無言,翻了翻白眼,不語。

「那傢伙還不算太混帳,把冒用傑拉爾名義的傢伙所在地說出來」先是一臉興奮,接著又

換了一張臉抱怨著「真是的,直接說出來就好了嘛!做啥拐好幾個彎讓人想那麼久!」

「也只有你想那麼久啊…」露西很無力的吐嘈。

假裝沒聽到露西的吐嘈,納茲興奮的舉起手道「出發到暗境之地吧!!」揪起露西,納茲

頭也不回,準備衝出公會。

「等一等!」馬卡羅夫大聲喊道,待納茲緊急煞車,一臉疑惑不解和懊惱的轉過頭看向他

時,他才續道「既然已經知道敵人的所在地了,那我想隊伍要再重新分配了!」

「就讓我們最強小隊去就好了啊!」納茲馬上說道。

「對啊!老爺子,還有什麼問題嗎?」難得和納茲的意見相同,格雷也同樣疑惑。

「笨小子們!!」頭倏地變大對著格雷和納茲吼道後,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縮回原本

的大小,正經地道「當初是想要你們去探查敵方的所在地在哪,沒要你們和他們正面對

打,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和他們遇上後,絕對是要來一場血戰。」

看出傑拉爾想說什麼,馬卡羅夫搖搖頭阻止道「並不是不信任你們的實力,只是人多畢竟

好辦事,我們現在只知道對方人馬都集中在那,但實力仍是未知數,因此…」站到桌上,

馬卡羅夫大聲喊道「妖尾的最強小隊、拉格薩斯、溫蒂、茱比亞還有戈吉爾,我在此命令

你們,盡全力毀了他們的計謀,不要讓他們稱心如意!另外,青色天馬以及蛇姬之鱗的各

位,此事也得麻煩你們了!剩下的人,留守公會以防敵人來偷襲!」交待完畢,馬卡羅夫

舉起右手,比出象徵著他們勇往直前、勇不放棄,時時刻刻連接彼此的手勢!「明早出

發,盡力的鬧吧!孩子們!」

「好!」妖尾眾人也紛紛舉起手勢,青色天馬的人與利昂三人則相覷一笑。

「我燃燒起來了!」納茲雙拳一擊,興奮的大喊

「迫不及待的期盼明天趕快來到了!」格雷和茱比亞相視一笑,握緊彼此的手笑道。

「實在很不想當先鋒隊啊…」露西垂著頭,嘆著氣,雖然每次都這麼說,但還是無法改變

任何事實。被拍了拍肩膀,抬首一看,原來是納茲「放心吧!露西,有我在,還有大家

在,我們絕對可以打飛他們的!」納茲笑得心無芥蒂,在露西淚眼汪汪,感動到哽咽,終

於知道自己愛上納茲哪一點時,納茲才若無其事的燦笑說「妳只要躲好,事情交給我們處

理就好了!」

「……」徹底無語,露西看著綻放著滿臉鼓勵笑意的納茲,不知該哭還是該笑。唉…這就

是她喜歡上的男人啊…總在不不覺的吐嘈著自己。

「噯!露西只要躲在一旁就好了!!」哈比舉起貓掌,嘲笑的看著露西。

「臭哈比!你跟我還不是一樣!」怒髮衝冠,露西掄起粉拳,追著哈比打;而飛在空中的

哈比則繼續笑「我還可以帶納茲到處飛,幫助納茲做戰啊~」

無語的看著打鬧成一團,異常興奮的眾人,拉格薩斯聳聳肩,對著站在一旁的艾爾莎和傑

拉爾道「我們應該是第一次合作吧?不管是艾爾莎還是傑拉爾」酷酷的拉開笑容,在天狼

島之役回到妖尾後,拉格薩斯衝動的脾氣內斂了很多。「好好的大幹一場吧!」

「這是當然的!」艾爾莎笑著點頭,對著拉格薩斯道「都是妖尾的伙伴,有沒有什麼所謂

的配不配合對方什麼的了,就算是第一次合作,憑藉你的實力一定會讓這場戰役更加輕

鬆。」

淡淡的勾唇一笑,拉格薩斯看了一眼艾爾莎後,對著傑拉爾道「不過還是要多多指教了,

傑拉爾。」只要是曾經打敗過自己的人,拉格薩斯都是很佩服的,不管是納茲、戈吉爾或

是傑拉爾。擺擺手,拉格薩斯回過身,回房收捨行李。

「你也是」回以一個溫和笑容,傑拉爾和艾爾莎目送拉格薩斯離去。

而戈吉爾跟溫蒂則呈現兩個極端狀態,戈吉爾想當然爾就是屬於納茲類形,興奮的吃著鐵

製餐具,一邊還咕噥道「這次一定要表現的比那隻火龍好!」;而溫蒂則抱著夏露露,一

臉緊張萬分的說著「我嗎?我可以嗎?」

「放心吧!溫蒂!」夏露露對溫蒂認真的說道「妳的治癒魔法是最重要的,只要信念秉持

著,妳一定做得到」

「謝謝妳,夏露露」開心的慢慢露出笑容,雖然還是很緊張,但是她會加油的!!

而馬卡羅夫則是站在桌上,看著自己視為親生孩子的納茲等人,一臉欣慰的笑意,他相

信,相信這群總是能在危及之時,化險為夷的孩子們。

就算一個人的能力弱小、不夠,但是當有伙伴還有重要的人在一起時,往往都能發揮潛藏

在自己體內的真正力量,那份力量不是用來傷害別人的,而是為了保護對自己來說,最重

要的存在。

看著他們,馬卡羅夫知道這群孩子們一路走來已經領悟到這件事了,而這件事便是他最想

要交給他們的事,也是讓整個公會得以繼續走下去、互相扶持下去的力量,等到這件事過

後,他總算可以放心退休了。

 
「碰!」不知何時又互尬在一起的納茲、格雷,破壞了好幾張桌子;而身為"能夠阻止納

茲、格雷暴走"的保姆-艾爾莎則瞬間換上了煉獄之鎧,以修羅之姿前去"阻止"兩 人,而

擔心艾爾莎會受傷的傑拉爾(真的是多慮了),則是義無反顧的加入亂鬥。

轉眼之間,連帶在一旁看戲的眾人幾乎都被牽扯進去。馬卡羅夫看著眼前場景,黑線佈滿

額頭,嘴抖啊抖,心裡哀淒的想:看來,他離退休還有好一陣子,至少在他教完拉格薩斯

如何寫"悔過書"之前,他是不可能退休得了的…

 

-第十八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