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由の樂園 「第二一章」 (傑拉爾♥艾爾莎)

副標:門盾甲迷陣
 

在妖尾的眾人進入暗境之地的同時, 已經蓄勢待發的夜鷹的羽翼早已虎視耽耽的想來一

場名為「狩獵」的遊戲了,

高聳的堡壘孤傲而威武的矗立在那,許許多多暗黑公會的人不時抬起頭仰望這它,那眼神

仿佛就是在訴說:那是他們的神,領著他們進入新世界的神。

就在場面因得知道妖精尾巴、青色天馬與蛇姬之鱗三大正規公會前來的消息而沸騰著時,

一陣輕而緩慢的腳步聲不知為何清清楚楚的響在喧囂的聲音著,帶著不容忽視的沉穩以及

威嚴。

似乎感受到這腳步代表的意義,喧囂的眾人不約而同的屏氣凝神,仰起頭觀望著,觀望這

位領著他們,召喚他們前來的神-菲尼絲。

緩緩的,一抹姚窕卻又令人不自覺膽去的身影出現在高大堡壘的前臺,那不是別人,正是

這次發起動亂的主謀-菲尼絲。揚起一抹深不可測的笑容,柔聲的開口:

「各位,新世界即將來臨了,這個自詡為正義的時代早已毀敗,現在正式創造新時代的時

刻」揚起一抹不達眼底的笑容,她輕笑道「我們不需要繼續忍受了,讓他們看見黑暗的

美、黑暗的尊貴吧!黑暗不必繼續靠著光明才能耀眼,現在由我菲尼絲為各位指引吧!揮

舞著各位的魔法,用破壞、鮮血開拓一個展新的時代吧!」

語畢,底下的暗黑公會眾人無不激動的舉起雙手吆喝著,似乎也對這世界許多假公濟私的

人忍無可忍,對正規公會一直壓榨他們感到憤怒以及弒殺。

「我們要創造一個真正的黑暗世界」提到黑暗時,菲尼絲魅異的雙瞳出現了狂熱的波動,

似乎對"黑暗"有著很大的嚮往「現在我們掌握的黑暗還不夠尊貴,真正的黑暗是覆蓋光明

的存在」將白皙的雙手往前伸舉,菲尼絲雙手前出現了一個極大的淡紫色魔法陣,她勾起

一抹冷豔的笑容大聲道「禁忌魔法-奇門盾甲迷陣」。

淡紫色的魔法陣倏地擴大,一陣詭異的煙霧迷漫開來壟罩著眾人,正當臺上的眾人不知發

何事時,一陣類似龜裂的聲音從地底下竄出,緊接著在眾人的驚呼以及帶著敬佩的口氣

下,從堡壘延伸出去,一個偌大的迷宮倏地擋在堡壘前面,而原先在堡壘底下現在身處迷

宮的暗黑公會眾人,紛紛有些不安的抬起頭望向高處,也就是菲尼絲站立的地方。

「各位,莫要驚慌」又是沒有笑意的笑容,甚至還帶著一絲陰冷的氣息,菲尼絲緩緩地道

「待那群小老鼠進來後,我要各位盡力擋著他們,若是擋不住也沒關係,盡快的到每一個

暗黑色的陣法裡頭,那個陣法會保護你們的」若眾人看到她眼裡陰冷的殺意,大概就不會

信了她這些冠冕堂皇的話,只可惜距離太遠,他們就算視力在好也看不到。

「我的騎士們-冥翔、滅空、絕獄,會負責守著迷宮的三個出口,他們是絕對突破不了

的!各位,你們的性命就放心的交付到我的手上吧!」勾起絕豔的笑容,只要她手上握

有"暗之聖經",就算來的一個軍隊,也絕對突破不了惡魔不斷重生的地獄!

「菲尼絲大人萬歲、黑暗統一、黑暗尊爵!」迷宮裡的人狂聲的大喊,每個人的雙眼都佈

滿血絲,全身熱血沸騰不以,多年來的不平等、多年來的忍受至今終於可以平反回來了!

隨著他們激動的咆哮聲,迷宮的上方漸漸被長刺藤蔓的覆蓋住,上頭還流淌著透明的汁

液,而那汁液散發著令人作嘔的氣味。而原先隱藏在暗處的三道人影也緊接在迷宮將被覆

住之時,躍身進入了迷宮內。

「庫迪瑟」依然看著底下的迷宮,菲尼絲頭也不回的輕喚了一聲。

「菲尼絲大人,您傳喚小的是…?」被喚為庫迪瑟緩緩從陽光照不到的暗處走出,低嗄的

聲音讓人雞皮疙瘩,配上他那詭異的服飾更讓人覺得詭譎。

「準備"黑暗寄身"的陣法吧!」依然沒轉過頭,只是語氣變得較為噬血些「我已經在迷陣

裡放置那個魔法陣了,只要有人一站上去馬上讓他們成為惡魔們重生的糧食吧!」語畢,

原先如同天使般姣好的面容,瞬間佈滿了猙獰險惡的笑意。

那個魔法陣的確會"保護"他們啊!一進入他們的靈魂被消逝了,何來的痛苦、忿恨呢?!

菲尼絲譏笑著。

「是的,老夫明白了!」顫巍巍的恭敬彎下腰福了身,庫迪瑟知道這女子不如外表般的嬌

弱、溫柔,隱藏在她那看似天使的臉孔下,是心如城府般深沉的心機、邪惡的意念。

滿意的頷了頷首後,菲尼絲轉過頭,又是一臉溫和不帶任何心機的婉約笑意「終於能夠見

到他了…傑拉爾,那個猶如冥王般的存在,一直以來聽聞他的事蹟,真的好想好想見到他

啊…」陶醉了那麼一下子後,臉上的笑容漸漸消逝,逐漸被陰鷙的神色給取代「可恨的

是,那群自詡光明的存在啊!硬是將原先耀眼的黑暗給覆蓋在那虛偽的光明下,這樣是不

行的…黑暗如此的美麗、如此璀璨,真可以這樣抹滅它的存在呢?」頓了頓,婉約的臉孔

不再婉約,被一抹瘋狂給取代「不允許,我不允許,傑拉爾大人的黑暗是那麼耀眼,怎能

被覆蓋住呢?哈哈哈…」

緩慢的退了下去,庫迪瑟絲毫不敢驚動正在陷入瘋狂狀態的菲尼絲。他知道菲尼絲對"黑

暗"有種病態的執著,但她特殊的體質卻不容許她碰觸黑暗,一但碰觸黑暗她全身就會出

現類似燒傷的痕跡,不斷的侵蝕她的肉體,也導致她的心態愈來愈扭曲。

不過,這都不關他的事…他跟菲尼絲一樣,都期待著黑暗時代的降臨,她的心態要怎麼扭

曲,隨便她!



另一方面,已經進入暗境之地的眾人,疑惑的看著四處,對著如同廢墟一般的地方感到困

惑。

「沒有半個人啊…」露西困惑的看著四處,問出了眾人同樣的疑惑。

一團灰塵球從露西眼前轉過,當下露西臉上露出了三條黑線。他們會不會來錯地方了?露

西心中暗自吐嘈。

「對啊!」納茲脫離小隊,跑到離團隊最近的小屋,不顧禮儀直接踹門大吼「有沒有在

啊?」回音環繞…

「碰!」艾爾莎、馬卡羅夫和拉格薩斯一人一拳揍在納茲的頭上,對他沒有禮貌的舉止感

到很感冒。

捂著頭,納茲敢怒不敢言,連一向成穩的拉格薩斯都揍了自己,他大概這次是做了蠢事

吧?納茲歪著頭,心中為悄悄為自己解釋著。

「的確是這裡沒有錯」傑拉爾抬起頭,努力的想看清楚藏在那陣濃霧下的後頭,他隱約可

以看見,遠方似乎有一座堡壘矗立在那裡。「而且這裡的魔力流動也很不穩定」伸手觸了

空氣中的氣流,傑拉爾對這詭譎的觸感感到不舒服。

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徘徊著,試圖侵入…低頭看著自己的左胸前。傑拉爾蹙起俊朗的眉。

「傑拉爾,怎麼了嗎?」艾爾莎察覺到了傑拉爾不太對勁的神情,靠近了傑拉爾後輕聲的

詢問。

「沒,只是這氣流讓我覺得很不對勁」不理會胸口煩悶的感覺,傑拉爾揚起一抹笑,溫柔

的睇著艾爾莎,要她放心。

「傑拉爾說的沒錯,的確是這裡了」格雷說道,待眾人將疑惑的目光投向他知道,他才伸

長手,指著遠方的山頭,煙霧逐漸散去,雖然還不是很清楚,但是在怎麼不清楚,那麼大

的堡壘還是能看到一點樣子。

「好!」納茲雙拳一擊,腳下倏地出現了一個魔法陣,豈料正準備衝出時卻被馬卡羅夫一

手抓住。

「笨蛋!!!」馬卡羅夫頭再次變大,咆哮的吼著納茲。

而納茲則嚇的捂住耳朵跑到格雷和露西的後面躲起來,小聲的嘀咕「老爺子你不要一直嚇

人,我又沒做什麼…」連衝都還沒衝出去,有必要這麼兇嗎?納茲鼓著嘴,無奈的想著。

「都還沒搞清楚,你就衝進去送死,這還叫沒做什麼嗎?」無奈的搖著頭,馬卡羅夫真的

不知道該怎麼改變納茲這無厘頭的個性。

「Men~~~馬卡羅夫會長說的沒錯,我的香味告訴我,正前方有一座陰晦的城堡,裡頭

傳來了讓人不安的香味。」一夜揮舞著雙手後,接著帥氣的指向幾乎快要清楚可見的城

堡。

「是眼睛告訴你的吧!」對一夜很有敵對意識的傑拉爾淡然的開口道,一向不愛直接吐嘈

的傑拉爾難得把話說的那麼清楚。

悄悄的遠離傑拉爾,這次換一夜躲到響三人的後頭,隨後小小聲的抱怨「不用那麼認真的

吐嘈吧…」害他在小艾爾莎面前都沒面子了。

「瞧那不尋常的氣流,前方似乎有什麼」利昂瞇起眼,很努力的想看清楚城堡的下面,那

團密集的建築。

「過去看看就知道啦!」納茲還是一樣幹勁十足,只不過這次他沒一馬當先的衝了出去,

而是看了看大家的表情在決定接下來的動作。

而露西看了看在她身後探頭探腦的納茲後,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暗忖"還知道要看大家的

反應,這算是有進步了"。

「好像也只有這個辦法了」鴆拉同意納茲的話後道「這附近一點生氣也沒有,恐怕留在這

裡調查也查不出個所以然。」

「嗯!」波布點點頭,轉過首對馬卡羅夫道「你覺得呢?小馬」

「就這麼辦吧!」馬卡羅夫點頭同意,接著回首看了看眾人後道「波布,你還有你公會的

孩子留在這裡吧!不然我們全都衝了進去,需要支援時就求助無門了。」

「這…」波布有些為難地道「讓小馬你們進去我也不太放心,畢竟這也是我的事」

知道波布心裡在意他們的安危,知道他想要和他們一同奮戰的心,馬卡羅夫只能盡力說服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不然這樣好了,一夜就和我們一起去,然後溫蒂還有哈比、夏露

露以及利力跟你們一起留在外頭。」把溫蒂留在外面是最安全的做法,若他們真的發生了

什麼事,受了重傷,也只能靠溫蒂了,況且她也不太適合戰鬥。

「一夜跟去嗎…也好,這樣我放心多了」波布頷首同意,他知道後援的重要性,若全部滅

在裡面就沒意義了。

我說…波布會長你就那麼信任一夜嗎?那傢伙在六魔之役中只幫忙擊破一顆魔法晶啊!因

為不能正面吐嘈青色天馬的會長,露西只好在心中吐嘈。

「好的!」溫蒂用力的點頭,她知道在裡面可能幫不上忙,但是做後援的話,她就可以幫

忙治癒傷患了!

似乎感受到溫蒂的心情,夏露露對著溫蒂投以鼓勵的笑容。

而利力則聳聳肩,他很放心戈吉爾,那傢伙如果沒活著走出來,就不夠格當他主人了!因

此,他選擇留下來,保護溫蒂和夏露露。

「我也要去!」

「哈比也要去!」

異口同聲,納茲和哈比同時說道,兩人…不對,是一人一貓互看一眼後,皆露出會心一

笑。

「老爺子,我和哈比的默契很好,一定要搭著才行」納茲說。

「我可以帶納茲到處飛唷!」張開翅膀,哈比補充道「而且我帶納茲飛,他才不會頭

暈!」這才是重點。

看了看那一貓一人,馬卡羅夫也不多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隨後對波布略微點了一下頭

後,才發號施令道「走吧!孩子們,準備大幹一場了!」

「好!!!」


正當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走上山後,菲尼絲早以從水晶球裡得知他們的前來。

微微的勾起唇,她倚著舖有白狐毛毯的躺椅喃喃地道「小老鼠就該關進籠子裡,別到處跑

來跑去啊…」


眾人上山後,還來不及為那浩大的建築感到錯愕與驚嚇時,傑拉爾就發現了地上的不對

勁,朝伙伴們大吼「是陷阱!」

待眾人反應過來後已經來不及了,一道灰色的巨大魔法陣從地方連結到天空,劃破雲層,

剛剛還不見蹤影的迷宮瞬間出現,將眾人硬是分開。

「該死,這什麼鬼啊!?」納茲抓住邊叫邊亂竄的露西,邊躲邊閃,不斷出現的牆壁讓他

顧不得其他同伴,只能逃竄。

好幾道牆後的是茱比亞和格雷,他們背抵著背,抬頭看著逐漸被荊棘掩蓋住的天空,面容

凝重的握緊對方的手。

「是幻覺嗎?」茱比亞略微轉首,疑惑對著格雷道,似乎不太能理解這麼大的迷宮怎麼能

瞬間蓋好、冒出。

「不,不是。」凝聚了一道冰結晶,格雷用力的投擲牆壁,只見破裂了一塊的牆竟然瞬間

的恢復了過來。

「這…這到底是…」看見牆壁快速的由破壞到密合,茱比亞皺起眉,似乎覺得不太妙…

「是迷宮」遠遠的,兩個身影從遠處走來,這也讓茱比亞和格雷瞬間擺好戰鬥姿勢,準備

對方一出手就反擊與抵擋。

但是,當看清楚那一藍一紅的身影時,茱比亞和格雷便收回了魔力,悄悄鬆了一口氣,笑

道「還以為是敵人呢!」

聽到格雷的話,艾爾莎挑了挑眉,打趣的道「竟然認不出我的聲音,格雷,你是有了愛人

就忘了朋友嗎?」

而在一旁的茱比亞在聽到艾爾莎的話後,臉蛋瞬間佈滿潮紅,羞窘的不知該看哪好;而格

雷則是抓抓頭,尷尬的笑著道「可能是被這突然冒出來的建築給嚇到,一時情緒緊繃,認

不出妳的聲音啦!」

「是這樣嗎?」不太相信的挑著眉,艾爾莎顯然不相信。

見艾爾莎依然不相信,格雷只好轉開話題,對著傑拉爾說「傑拉爾,你們剛剛說這是迷

宮?」

「嗯!」點了點頭,傑拉爾摸了摸和一般牆壁沒什麼兩樣的牆後,緩聲而凝重的道「這只

是一般的牆壁,但是正如你剛剛看到的一樣,它恢復的速度快的難以想像,這種術我只

在"暗之聖經"裡看過…」

「是怎樣的魔法?」聽到"暗之聖經",艾爾莎也微微的皺起眉頭,其實看這模樣,大概也

知道對方是想要拆散他們,逐一擊敗…

「是一種陣法,跟文字的術式又不太一樣,是一種類似將幻覺呈現在眼前的魔法,這種魔

法叫"奇門盾甲迷陣"」傑拉爾凝重的解說著「這可不妙,對方又這魔法很明顯是要拆散我

們,然後將我們逐一擊倒,如果這在裡碰上惡魔的話…只怕剩下的人會有危險」

 
另一邊…

「這"奇門盾甲迷陣"想必是敵人要將我們拆散才施展的,真沒想到除了書上,我竟然能真

正的看到」馬卡羅夫對著和自己困在同一處的拉格薩斯、鳩拉道。

「沒有辦法突破嗎?」眉間幾乎可以夾死一朝蒼蠅,拉格薩斯抬頭看向早已被荊棘掩蓋住

的天空「萬一敵人放出三隻惡魔,大家就有危險了」詭異的植物,拉格薩斯暗忖。

「我曾經聽說過,"奇門盾甲迷陣"是喚出一個巨大的迷陣,其中分成三條道路,分別擊破

後就可以突破了。」鳩拉撫著下顎,回想著自己在古書上閱得的記載。

「意思是,我們的人馬也被分成三路了?」拉格薩斯不再盯著令人毛骨悚然的荊棘,皺眉

說「那我們還是快走吧!也許可以在路上遇到其他人。」

「嗯!」馬卡羅夫和鳩拉同時點頭,接著便毅然決然的走進迷陣裡了。



而稍早被分隔的納茲則和露西、哈比疑惑的在裡頭繞來繞去了,納茲一邊沿路破壞牆壁,

一邊火大的看著它們快速的恢復,而露西則撫著額,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這迷宮的。

「納茲,你看,上面好噁心唷!」哈比原先張著翅膀在半空中飛,但在看見荊棘流淌著詭

異的汁液後,所幸收起翅膀,在地上走著。

抬起頭,納茲一看見那植物馬上就露出作嘔的表情,拉著露西說「真的好噁,那個絕對不

能吃!」

一般人都不會想到那種東西是能吃的…露西臉上掛著一滴汗,無言的想著,隨後也抬起頭

研究起那個植物。

突然,臨光一現,露西終於想起是在哪看過這術法了!但下一秒她便驚嚇的失聲大叫「哈

比,不可以碰!!」

被露西慘絕人寰的叫聲一喊,哈比嚇到收起翅膀,掉到地上 「哎…露西妳別亂叫,好嚇

人的!」捂著臀部,哈比抱怨著。

「那個植物叫"絕羅",是一種慢性毒植物」不理會哈比的哀叫,露西嚴肅的說「摸到那種

植物的話,它的毒素會從毛細孔滲入,侵蝕到血液裡,讓魔力消失殆盡,然後使得生命漸

漸枯竭」

吞了吞口水,哈比和納茲互覷了一眼,前者一臉還好沒有碰到只是摔爛屁屁的尷尬笑容,

後者則是一副下次還是不要太好奇的懺悔表情。

看了看兩人一眼,露西無奈的笑著,隨即便開始解說現在的情境是怎麼一回事…

「所以我們現在得先找到那個出口,打敗守在出口的傢伙後,就可以找到老爺子和傑拉爾

他們了?」納茲一臉沉思,似乎想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萬一迷路了怎麼辦?」貌似真

的很凝重的問出來了。 

「應該…不會吧!」露西也尷尬的笑著,隨後便樂觀的說「反正一定走的出去!」走不出

去的話…到時在說吧…

「沒問題的,納茲可以聞味道啊!看看有沒有人在這附近,有的話就好找多了!」哈比樂

觀的提出建議,一副"有納茲萬事ok"的模樣。

「可是…」難受的捂著鼻子,納茲一臉慘綠的說「我只聞得到一種腐爛的味道啊!」抬起

頭,納茲狠瞪了一眼上頭的噁心植物。

「哦…對耶」哈比也抬起頭,亦是一副憎恨的模樣。只是兩個人討厭的理由截然不同,一

個是味道太臭,另一個是不能飛翔。

突地,地面上再次出現魔法陣,這次出現的不是巨大的魔法陣,而是…黑暗公會的人!


「總算出現了嗎?」手上倏地出現兩把劍,艾爾莎的雙眼危險的瞇起。

「上了,艾爾莎、格雷、茱比亞」傑拉爾的右手也出現一道炫亮的金色光芒,語畢,四人

便同時衝出。



而馬卡羅夫那…

「還以為會一路讓我們走到底呢!」拉格薩斯渾身發電,晲著阻擋在面前的暗黑公會嘍

嘍。

「這樣才多了一點樂趣啊!你說是吧,馬卡羅夫會長。」鳩拉扭頭看向一臉淡定的馬卡羅

夫,笑問。

「是啊!不過別忘記留一個下來,別全部都嚇跑了,我們還要問些問題呢!」說著,一道

雷電便迅速的朝暗黑公會的人襲去。

 
納茲等人……

「太棒了!有人的話就好辦了!」納茲二話不說,一個爆衝過去,瞬間就擊敗了好幾個

人。

「納茲!要留一個人,別讓他暈過去了,這樣才能讓他們帶路」露西拿起掛著腰上的鞭

子,用力的甩了幾下,頗有SM女王的架勢。

「露西只有對小嘍嘍時,才會這麼有魄力」捂著嘴,哈比忍不住又給她吐嘈了一下。




當三方人馬開始和敵方對峙,有四個人正獨自的面對為數眾多的敵人,無奈的仰天大喊

「這是怎麼一回事?其他人呢!?」


 
對戰的時刻…終於來臨。


-第二一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