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由の樂園 「第二十二章」 (傑拉爾♥艾爾莎)


副標:菲尼絲的陰暗面
 


在黑暗公會的人馬前仆後繼的殺上來時,傑拉爾也將手中的魔法發了出去,一道耀眼的金

光瞬間爆發開來,將還來不及反應的敵人炸飛了不少。

而艾爾莎也不遑多讓,瞬間換上了天輪之鎧,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奔至敵人之中,俐

落的劍法快速被艾爾莎施展開來,不幸被艾爾莎挑上的人,只能看到一抹緋紅的色彩以及

華麗的劍法後,就倒在地上啍啍哈哈了。

「這…難道是妖精尾巴最強的女人,妖精…妖精女王-艾爾莎嗎?」速退了好幾步,抖著

嘴,小嘍嘍此時真的不知道該是衝上去一戰,還是腳底抹油,先跑再說?

「不…不只呢…」顫巍巍的開口,站在一旁的同伴凝重的開口「旁邊那個藍髮的人…是年

紀輕輕就取得聖十大魔導地位的傑拉爾!他可是不費吹灰之力就將舊評議會給消滅到的傳

奇人物啊!」

剩下的人聽到這名伙伴說的話後,紛紛後退了好幾十步,用著心驚及一抹令人抓不到思緒

的表情看著艾爾莎及傑拉爾。


「你們只注意到前面,卻忘了後面,真不知道我們該慶幸還是該氣同伴太引人注目了!」

一句帶著自信以及笑意的話從
暗黑公會眾人的背後傳出,隨著話語的落下,一陣大冰雹倏

地從海藍般的魔法陣落下。


「哇~~~~」被打的措手不及的黑暗公會眾人紛紛狼狽的四處亂竄,還來不及鬆口氣

時,又是一句帶著輕鬆卻又威脅性
十足的話驀地再次從背後傳出。

「只注意到傑拉爾和艾爾莎,卻忘記茱比亞和格雷,茱比亞真是生氣」語畢,洪水四起

,不知從哪冒出的洶湧潮水瞬間
襲上了黑暗公會的人,這次連哀嚎都來不及發出,所有的

人就被滅頂了。


水潮漸退,黑暗公會的人紛紛躺臥在地上,難受的臉色發白加痛咳不以;而傑拉爾則將包

圍在身邊保護艾爾莎及自己的
防禦魔法解掉,泰然自若的看著狼狽不堪的敵人,另一邊茱

比亞將護住她和格雷的水流去掉,冷眼的望著地上的人。


「說!你們的目的是什麼,要怎麼離開這座迷宮」閃亮亮的利劍抵在其中一人的脖子上,

艾爾莎冷聲的開口質問。


榮幸被艾爾莎「欽點」的男子,連大氣都不敢吸一口,雙眼發直的瞪著抵在脖子上的危險

物品,深怕稍稍不小心,自己
的小命就休矣。

「我…我們只是最下層的成員,聽的都是會長的指示…上頭的事情我們也不清楚啊…」小

心的開口,男子的雙眼還是不
離那把劍「我們只是追隨著菲尼絲大人而已,剩下的事情我

們一無所知啊…」說道後面愈來愈小聲,因為艾爾莎在一聽
到"不清楚"三字時,臉色

便"唰"一聲沉了下去。


而當艾爾莎他們質問著那人時,一旁躺在角落裝昏的異服男子倏地張開了雙眼,並且直盯

著傑拉爾的背影。


「是傑拉爾大人,真是太幸運了!」喃喃唸著,男子緩慢而小心翼翼的從懷中拿出了一枚

徽章「只要將他傳送到菲尼
絲大人那,絕對是大功一件!」暗自竊喜後,男子便低聲的迅

速唸著魔法,待一陣鐵灰色的魔法從徽章中浮現出來時
,他大喊一聲「傑拉爾」,待傑拉

爾一轉首後,那道魔法便以令人措手不及的詭異速度襲上了傑拉爾,在艾爾莎和格
雷等人

來不及反應時,傑拉爾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那鐵灰色的魔法中。


「傑拉爾!!!」眼睜睜的看著傑拉爾從自己眼前被敵人擄走,艾爾莎激動憤怒的大喊出

聲!!




被魔法陣帶走的傑拉爾先是強烈的掙扎著,待發現徒勞無功時,所幸便將魔法撤了,淡定

的讓魔法陣傳送他到某處。


即使他心中焦急艾爾莎及同伴,但理智仍是維持清醒的他告訴自己必須先弄清楚自己接下

來會到哪裡?是誰傳送他?


目的又是什麼?正當魔法漸漸散去後,傑拉爾手中也開始集聚魔法,打算先發制人後,再

來將剛剛的問題問個清楚。


依然不清晰的環境對傑拉爾來說已經足夠了,他憑著對魔法的敏銳度倏地擲出手中的魔

法,轟向站在離他五步遠,
有著詭譎屬性魔法的人。

「碰!」一聲轟然巨響後,傑拉爾四周的環境也驀然清晰。警戒的心緒沒有沉澱下來,他

知道剛剛那一擊被對方用
更高強的魔力擋了下來了。

茶褐色的利眸一瞇,傑拉爾身邊倏地壟罩著黑暗肅冷的氛圍,只稍一眼,便會被傑拉爾眼

中的銳利給狠狠冰結。


正當傑拉爾雙手凝聚了一紅一藍的狠勁魔力後,一道溫婉又不失自信的話語在這緊繃的時

刻響起。


「傑拉爾大人,請住手。」柔聲啟口,菲尼絲從臥床上緩身而起後,發現傑拉爾手中的魔

法仍是蓄勢待發後,又補充
「菲尼絲並無傷害傑拉爾大人的意思,請您聽我幾句可好?」

皺起俊雅的眉,傑拉爾撤掉了手上破壞性極大的魔法,但仍是維持著警戒。他沒漏聽了這

名女子的名字"菲尼絲",若
是剛剛沒聽錯那人的話,指使整件事的就是眼前這個女人了。

「我們沒什麼話好談」淡淡的開口,傑拉爾望著自稱菲尼絲的女人,心中暗自評估對方的

實力「為什麼帶我來著?妳
們的目的為何?」

不在乎傑拉爾不冷不熱的態度,菲尼絲柔和一笑,緩聲開口
 
「傑拉爾大人,您的事蹟令菲尼絲以及諸多的人們都佩服不以,您建設的樂園之塔以及毀

滅評議會的創舉都讓我們崇
敬不以。這個世界已經不需要光明了,唯有黑暗才是主宰這世

界的真諦,黑暗不必繼續依靠著光明,委屈的被無知的
人輕視、藐視,讓那已經腐敗不以

的正規公會、自詡為光明正義的人,體會什麼才是真正的魔法深淵吧!」語畢,菲
尼絲將

手擱在胸前,微微彎了下腰,恭敬的開口「傑拉爾大人,請您帶領著菲尼絲以及菲尼絲為

您召集的同好之人,
邁向另一個新時代吧!」

沉默而凝重的氣氛環繞著此時的兩人,傑拉爾原先蹙起的眉頭更是糾結,而菲尼絲則泰然

自若的淡定的凝視著傑拉爾。


「也許妳不知道,妳所指的「豐功偉業」是我在被控制的時候所做出的事情,現在的我一

點也不想做什麼主宰這世界的
 事情,更不想破壞眼前的寧靜。」茶褐色的雙瞳看著菲尼

絲,雖然面無表情,但是那微慍的聲音可以聽出來,傑拉爾很
不能理解她的思考方式。

將擱至在胸前的手放下,菲尼絲的表情也不再柔和的人畜無害,反而是勾起一抹陰寒的笑

意。


「不,縱然被控制,但我知道您心裡還是認同著那樣的行為」不受傑拉爾瞬間上漲的怒氣

嚇阻,菲尼絲仍是繼續說著「
那只是您心中不願被正視的想法罷了,傑拉爾大人,請您毋

須壓抑,我們都明白,這個世界已經不需要光明這種諷刺的
存在了。」

聽到菲尼絲的話,傑拉爾的怒氣瞬間蓬勃,理智岌岌可危,一段不願再被揭開的回憶再次

竄進腦海裡…


那段孩童時光、陰冷的囚禁、痛苦的吶喊、伙伴的哭泣、西蒙的死以及…傷害艾爾莎的

事,全都因為菲尼絲的幾句話再
次將傑拉爾推進萬丈的寒冰裡。

用力的甩了甩頭,傑拉爾將差點消失的理智拉了回來。

不能再想下去…不可以再想下去了,想想艾爾莎,想想妖尾的各位…重重的喘著氣,傑拉

爾在腦海裡不斷的嘶吼著,胸
口窒息般的難受告訴他這裡的不對勁,詭異的黑暗,不尋常

的魔力流動,這裡彷彿有種吞噬心靈的壓迫存在著!

 
菲尼絲冷然的瞳閃過讚賞及遺憾,她還以為成功的將"黑暗心魔"入侵他的心靈了,沒想到

卻硬是被他用理智破除了。


沒想到…還是得用到那招啊…菲尼絲暗忖著。趁著傑拉爾心靈剛剛受到重擊,目前仍有些

混亂的思緒,菲尼絲迅速的唸
起咒語,待傑拉爾回過神時,已經為時以晚。

「暗噬!」一道黑暗猛獸在菲尼絲語落後,從她身上竄出,在傑拉爾還來不及反應的時

候,便迅速潛入他的胸口,接著
在他周圍出現一層黑色的濃膜,將他狠狠的吞噬其中。

雖然已迅速在自己身上施展光系魔法,但那個黑暗魔法卻更快的潛力體內,痛楚不斷蔓

延,思緒漸漸的模糊…傑拉爾
咬緊牙,硬是不肯屈服。

真頑固啊…菲尼絲不帶笑意的笑著開口「傑拉爾大人,誠實的面對自己吧!您--已經沒

有回頭的理由了!」


「啊啊啊!!!」擊潰心裡的最後一道牆,傑拉爾痛苦的大吼一聲,陷入黑暗。


這裡…是哪裡?毫無焦距的雙瞳無神的瞅著四周,傑拉爾不知道自己為何在這裡,也不想

去思考,只想…這樣就好。


倏地一陣細碎的聲音響起,勾起了傑拉爾的注意,緩慢的,傑拉爾走向聲音的來源。

映入眼底的是一個小女孩,有著一頭緋紅包的秀髮,而那抹豔紅是他這輩子最眷戀也最熟

悉的色彩…「艾爾莎…」


小女孩像是聽到他的聲音似的,迅速的回過頭後,雙瞳綻放出耀眼的光彩,直盯著…他的

身後。


傑拉爾回過身,發現是自己小時候的模樣。小傑拉爾伸出手後,對著小艾爾莎露出一抹玩

味的笑容,傑拉爾才剛覺得
不對勁時,小艾爾莎已經伸出她的手回握住小傑拉爾的手,正

當傑拉爾終於發現小傑拉爾那不達眼底的笑容後,想要
喚出聲已經來不及了…小傑拉爾手

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劍,而那把劍則毫不猶狠、俐落的刺入小艾爾莎的胸口!

「不!!」看著這一幕,傑拉爾憤聲大吼!  而小傑拉爾則看著像斷線木偶般躺在地上的

艾爾莎喃喃的笑著說道「只要
阻擋我的人,都殺!」

還來不及看小艾爾莎傷的多重時,小艾爾莎的身影便逐漸消逝,取代的是一聲夾帶著不

安、痛苦、祈求的聲音,而那
聲音…是他最熟悉的。

「傑拉爾!」彷彿又回到了樂園之塔時,他將艾爾莎當做祭品的時候,只是這次沒有人來

救她了…

站在另一旁的傑拉爾冷眼訕笑的注視艾爾莎被吞噬,不理會艾爾莎的祈求、淚水,直到她

的身影消逝為止…這就是他
之前做過的事。

「不…不要!」嘶吼著衝上前,傑拉爾伸手想抓住艾爾莎,卻在快碰觸到她時,接觸到她

那令人心寒、憎恨他的雙眼!

「不…不是這樣的,我不想這樣對她,不是!!」崩潰的跪在地上,傑拉爾仰天大吼,漫

天的黑氣像是在呼應傑拉爾的
絕望般竄入他的體內,支撐不住痛苦的身體加上心靈上的折

磨,傑拉爾搖晃了一下便頹然的倒落在地。

「這,就是你所期願的,你真正想做的事…」不知從何處傳來,幽幽的聲音迴繞在傑拉爾

的耳邊,像是慫恿般又像指控
般,不斷的重覆著。

「不,我沒有…」小聲的呢喃著,傑拉爾的意志已經快支撐不住,一幕幕被他埋在最深處

的記憶不斷浮現,被扭曲被更
改,讓傑拉爾痛苦不以。

「不,你想的」那聲音像是不饒過他似的,再度慘忍的響了起來「你憎恨著光明,因為光

明在你最需要的時候,沒有像你伸出援手,你怨懟伙伴,怨他們一點也不瞭解你的想法」

「……」痛苦的撫住頭,傑拉爾想起還是孩子時就被擄至樂園之塔,被那群無德的傢伙凌

虐、利用,當他最脆弱時…卻沒人來幫他。

「是的,沒人幫你,你就只能靠自己了,對吧?」這次的聲音不再像是指控、慫恿,而像

是誘導,誘導著傑拉爾踏進
最後一層陷阱,誘導他將光明捨棄「光明,已經不再需要存在

了,對吧?你已經沒有回頭的選擇了!」

正當傑拉爾無神空洞的雙眼漸漸被怨恨取代,張口欲回答時,一個聲音比他快且比他還兇

狠的先行吼了出來!

「不對!!」隨著這兩個字的落下,一股巨大卻又溫暖的魔法從傑拉爾左心房閃耀而出,

瞬間將原先黑暗的四周用光
明照耀,連那令傑拉爾痛苦的嗓音也因這道光芒而被驅除開

來。

閃耀的光芒刺痛了傑拉爾的雙眼,但卻暖了他的心,但光芒逐漸消褪了後,傑拉爾緩緩的

張開雙眼,發現四周不再
是一片黑暗,而是青綠色的草原,微風徐徐、豔陽高照,青草的

芬芳傳入鼻翼之間。在一棵巨大似乎有了不少年紀
依然茂盛的大樹旁,有一個黑髮黑眼

的男子靜靜地佇立在樹下,直到傑拉爾緩緩走近後,他才抬眼直視傑拉爾。

「傑…爾夫?」雖然是疑問句,但那靈魂契合的感覺卻肯定的告訴自己,這是寄宿在自己

體內的傑爾夫。

從樹蔭下走出,傑爾夫悄然的嘆了一口氣後,道「你差點就被那個叫菲尼絲的女人洗腦

了」翻了翻白眼,都已經被烏
璐緹雅洗過一次,這次如果不是自己出手的話,只怕傑拉爾

又再一次的被洗腦了。這傢伙,真是學不會!

「洗腦…?」想起剛剛的幻覺,傑拉爾的胸口還是有種難以擺脫的悶窒感,現在的他,已

經不知道剛剛那個是幻覺,
還是那的確是他心裡最真實卻殘酷的渴望…「是洗腦嗎?也

許…她說的是事實」傑拉爾自暴自棄的說著。

「事實?什麼才是事實?」傑爾夫淡定的臉上出現了一抹高深的笑容「人的觀點不一樣,

事實就有好幾個,事實
這東西說穿了只是被眾人承認的事罷了,重要的是你覺得什麼才是

事實?傾聽你心靈的聲音吧!別被外界聲音給汙染了。」

「我…」張口欲言,傑拉爾想說"剛剛發生的事情就是事實,傷害了艾爾莎是事實,殺了

西蒙更是事實",但在看到了傑
爾夫那擺明就是不想聽他說"廢話"的眼神後,傑拉爾只好

將話吞回嘴邊,靜靜的冥想著。

溫暖的陽光灑落在傑拉爾的身上,青草的芬芳寧靜且安祥,漸漸地,傑拉爾原先浮躁、不

安的心漸漸的沉澱了下來,而
回憶也一幕幕的再次上演於眼前。

"傑拉爾,解放你自己吧!"那是納茲在樂園之塔擊敗自己時,對他說出的話,也讓他從烏

璐緹雅的洗腦中甦醒過來。

"艾爾莎,妳變得堅強了"他在艾爾莎將自己當作鎮壓魔導精靈力,他將艾爾莎救出自己進

入時,他對艾爾莎說的話。

"不論過去你做了什麼,在我眼前,是最初的你"六魔將軍時,他得知過去的所作所為痛苦

不以時,艾爾莎對他說的話。

"傑拉爾是我們的同伴,你們別想帶走他!傑拉爾,過來!"在他即將被評議會的人帶走,

納茲不計前嫌,呼喊他的話。

"我想把你當成最初我認識的你,好嗎?"艾爾莎在他心情低落,仍是深陷於殺了西蒙的愧

疚中,對他說的一席話。

"不論你過去做了什麼,現在的你有悔改的心、彌補的勇氣,那就夠了,只要你一直記得

你的承諾,你就是妖尾的一員
,我馬卡羅夫的孩子!"加入工會不久後,有一晚他在陽臺

上沉思、迷惑時,馬卡羅夫會長對他說的話。

"恨會束縛你心中的自由,這是你說的,傑拉爾"在和修他們談開之後,艾爾莎對著仍有些

芥蒂的他說道。

"只要我們的心還羈伴著,我們的身影都會長存都彼此心中,直到永遠!"修、米莉安娜及

沃利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的安慰著自己。

"傑拉爾,我從來沒有怨恨過你…"在西蒙的墓旁,西蒙溫和的嗓音撫平了他內心的自責。

……好多人、好多話,都是鼓勵自己、關懷自己,用著溫柔的話語,肢體上的言語,表達

著對自己的信任以及支持…

他,怎麼會忘了呢?

「這是你內心最珍藏、真實的回憶」傑爾夫靜靜的看著傑拉爾兩頰流滿了淚水,沒有開口

安慰亦沒有多加責怪,只是開
口敘述起這個地方「這裡是你的內心我寄宿的心房,很溫暖

舒服,就像最初的你,沒有受到汙染沒有那些不堪的回憶」

「這裡是…我的心?」傑拉爾聽到這句話後,錯愕的看著傑爾夫。

「是的,你的心,我雖然沒見過其他人的內心,但我能肯定,很少人的內心可以像你這般

清澈」頷了首後,他續道「其
實你自己也很清楚,沒有人怪你,一切都是你自己在鑽牛角

尖,是你自己束縛了自己,只是不想承認罷了。」

憶起剛剛那些話語以及陪伴在自己身邊的每一個人,傑拉爾的心定了,終於不再盲目了!

他們如此的相信他,善待他,
他怎能繼續這樣沉淪下去?辜負他們的用心良苦?

他--不會再迷失自己了!他要完成對傑爾夫的承諾,保護真心在乎他的人!

看著傑拉爾不在只是有著守護同伴堅定,還有肯定自己的自信光采,傑爾夫淡淡的笑開

了,他都忘了,自己多久沒笑的
那麼開心了呢…

「去吧!你的伙伴還在等你;現在,在等你了結;未來、新時代,在等你開創!」

四周的景色逐漸消褪,傑拉爾趕緊在傑爾夫的身影消失前,對著他說「謝謝你,傑爾

夫!」而傑爾夫則在聽到他的道謝
後,微窘後別過了臉…

外頭正當菲尼絲以為傑拉爾已是她尊崇的傑拉爾時,一道七彩耀眼的光芒散去了圍繞在傑

拉爾身邊的黑氣,而傑拉爾也
緩緩的站起身,堅定且自信的看向菲尼絲後,開口道「妳失

敗了,菲尼絲。」

「怎…怎麼會?!」明明已勢在必得了,為何他能掙開"暗噬"?!那是暗黑聖經裡頭記

載,吞噬心靈的強力黑魔法啊!

「多虧了妳的魔法,讓我認清了許多事,也讓我更加珍惜現在得來不易的伙伴及時光,但

是感謝歸感謝,我們的立
場還是不會改變,黑暗不能獨占於世光明亦是,它們是互相呼應

的存在,光明因為黑暗而耀眼,黑暗因為光明而尊貴!」

傑拉爾直視著菲尼絲,雙手舉起一黑一白的魔法後,瞬間擊向了菲尼絲「混沌.絕地再

造!」

「看來…談判是破滅了呢…」惋惜的說著,但那狠毒的雙眼卻在此刻顯露無比,她張狂的

說「那就由我來帶領吧!」語
畢,一道驚雷在她手中凝聚,隨著魔力的高漲,驚雷的範圍

愈大後,菲尼絲才將魔法射向傑拉爾「天怒雷濤!」

兩個強大魔法接觸,爆裂--黑暗之役,正式開打。

 
 
-第二十二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