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9229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自由の樂園 「第二十三章」 (傑拉爾♥艾爾莎)


副標:守護的光耀

眼睜睜看著傑拉爾在自己的眼前被擄走,艾爾莎身子明顯晃了一下。

太大意了…她怎麼會如此大意?這群人的目的就是傑拉爾啊!她怎麼還犯了怎麼愚蠢的

錯!?

握緊雙拳、咬緊下唇,艾爾莎氣得渾身發抖,她氣擄走傑拉爾的人,更氣自己竟然再一次

放開了傑拉爾,讓他被帶走而毫無辦法!

肩上倏地一緊,回過頭,原來是皺起眉的格雷,以及站在一旁,擔憂的望著自己的茱比

亞。

「艾爾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我知道傑拉爾被帶走讓妳很氣憤,不只是妳,我和茱

比亞亦是」緩緩的開口,格雷緊皺的眉頭還是沒有鬆散「但是在這裡窮擔心、自責也沒有

用,首要之事該是趕快突破這裡,殺進那座城堡,我想傑拉爾應該是被帶到那裡去了!」

「格雷說的沒錯,艾爾莎小姐,傑拉爾的實力妳我有目共睹,相信那些人對傑拉爾應該沒

有任何威脅才是,我們要相信她」茱比亞柔聲的開口,伸出手輕輕的覆蓋住艾爾莎緊握的

拳頭,施點力讓她鬆開拳頭。

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氣,艾爾莎的思緒與理智漸漸回籠,他們說的沒錯,現在最重要的是先

和其他夥伴會和後,再殺進城堡將傑拉爾救出來!

「讓你們擔心了,我沒事了,快走吧!」語畢,艾爾莎狠瞪了角落一眼,那個在把傑拉爾

傳送走後,被艾爾莎等人「伺候」的人。

「嗯!」異口同聲的點點頭,格雷的眉頭在看到艾爾莎又恢復精神後總算又回覆平坦。

「碰!」在艾爾莎等人邁開步伐走了沒幾步後,前方傳來了一聲轟然巨響,接著是稀稀疏

疏的魔法交觸的細碎聲音,隱約似乎還可以聽到人群的哀嚎聲。

彼此相互明瞭的對看一眼,艾爾莎等人有志一同的跋起腳步,快速的奔向聲音的所在之

處。

由原先模糊不清的小黑點逐漸變為明朗,仔細一看是一群黑暗公會的人圍毆著一個人,雖

然人數在於劣勢,但那人依然像游刃有餘一般,左手施放一個魔法,右手凝聚魔法阻擋住

敵手的攻擊,而那人的模樣讓格雷驚喜一喊…

「利昂!」

微微一愣,驚險的閃過敵人掃向自己的魔法,利昂敏銳的往後一躍朝敵人丟了一條冰龍

後,和前來的艾爾莎等人會和。

「差點被你給害死」仍是一副驕傲不可一世的模樣,雖然眼底欣喜,但利昂依舊嘴裡不饒

人的損著自己的同門師弟。

「如果你因為這樣就死了,那你死了也活該,免得丟了烏璐的臉」撇撇嘴,格雷對利昂的

嘲諷已經非常免疫了,不過毒
嘴可是日漸上升「只有你一個人?」這傢伙的運氣也太背了

吧?

「嗯!」點了點頭,利昂又道「在這個鬼迷宮冒出來之後,我就和雪莉還有鴆拉走散了,

又過了一陣子後,這群傢伙就
突然冒出來了,原本是打算扁完他們後,抓一個人問問,不

過你們來了就好,這是怎麼一回事?」

「等等在說吧!」艾爾莎迅速的換上了雷帝之鎧,抄起雷戟,以橫掃千軍之勢,快速的來

回敵人之間,凌厲的眼神搭
配上毫不手軟的揮舞,一顆雷球瞬間轟飛了無數人,不只敵人

膽顫心驚,格雷他們也頻頻後退。

「她…心情似乎不太好?」不太好只是委宛的說法,在他看來她根本就是氣瘋了。利昂暗

忖。

「呃…的確是不大好,剛剛傑拉爾才被敵方擄走而已」如果這樣還能心平氣和的和敵人切

磋,那他真的佩服不以。

「我們不用去幫忙艾爾莎小姐嗎?」茱比亞看著愈站愈後面的格雷以及利昂,有些擔憂的

說道。但那兩人卻有志一同
的搖搖頭,甚至格雷還伸出手再把茱比亞往後拉。

「她那副模樣,除非惡魔出現,不然沒有人是她的對手」利昂看著在敵人群飛舞穿梭的倩

影,背脊有些發涼的說道。

「這個…」有些猶豫的看向已經換上煉獄之鎧的艾爾莎,不費吹灰之力的就把圍上來的一

群人擊飛後再來一個華麗的
迴旋踢將想從後方偷襲的宵小之人毫不留情的踢飛後,茱比亞

也吞了吞口水,顫顫道「嗯,我想的確是…」

趁著艾爾莎在前頭大肆殺敵時,格雷也趁著空檔向利昂說明現在的情況以及這個魔法。

「原來是這樣,所以只要一路殺到底就好了吧?」利昂聽完後,點點頭如是答到。

「對,這邊是一路到底,除了不時冒的黑暗公會人馬及一路上無傷大雅的陷阱外,要突破

這裡該是不難。」格雷道。

「快走吧!」不知何時已經換回一般鎧甲、把敵人都扁到地上啍啍哈哈的艾爾莎,像是剛

逛完廟會一樣輕鬆的對著格雷
他們說。

互看了一眼後,又往艾爾莎的背後倒在地上的人一眼,格雷等人馬上迅速的用力的點了好

幾次頭。

「被逃了幾個,原本是打算讓他們保持意志清醒好來問話,結果反而被他們跳了,趕快把

人抓回來才行。」淡然的口
氣,艾爾莎邊跑邊像說著"今天天氣不錯"的口吻般說著令人膽

寒的話。

「唔…」不知如何回話的格雷,只好勉強回了個單音當做是回答。

 

而在不為人知的小角落裡,那群剛剛「僥倖」逃過艾爾莎追殺的幾個暗黑公會的人,站在

一個發著暗紫色光芒的魔法
陣前,猶豫的手足無措。

「不繼續去跟他們拼了嗎?」甲成員說道,同時還有些懼怕的頻頻往後看。

「又不是瘋了,那個女人像是撒旦一樣,一揮戟就把人都掃飛了,更何況她後來還換了那

套全身黑溜溜的裝扮,力量
更是強大了!」乙成員像是心有餘悸般,臉色還是慘白著。

「對啊!你沒看見嗎?在她的後頭還有三個人像是如入無人之境般的在那談天,真是太可

怕了!」想到一個女人就可
以把剛剛20個上下的人打的鼻青臉腫,更何況還有後面那三

個!!成員丙心驚的想著。

「那…那我們現在?」甲成員又開口,似乎覺得同伴們說的沒錯,跟那女人拼命然後18

年後又是一條好漢,不如現在
先退回防守,畢竟「君子」報仇三年不晚,比較十八,三這

個數字好太多了。

「現回城堡吧!」乙成員開口後,見其他兩位同伴皆點頭同意後,便先行進入了魔法陣,

而其他人也在乙成員的身影
消失後,紛紛的踏進魔法陣裡,只是…他們不知道一踏進後,

他們的人生就全完了,甚至連靈魂都遭到了囚禁。


回到艾爾莎這裡,四人用著比平常還快的速度奔跑著,途中雖遇到了不少敵人,但只要艾

爾莎利眼一瞪就少了一半的
人,格雷和利昂的冰塊一丟人就剩下20%,最後茱比亞一擊

冰刃過去後,20%的人不是躺了就是跑了…

所以他們一行人輕輕鬆鬆的就來到了盡頭,一扇有著黑色礦類雕刻的偌大門扉,待他們穿

過之後,眼前的景色突然寬
大了不少,但四周的景色卻貧瘠而蕭條,幾棵枯老的樹木、長

不出綠草的貧土,宛如死城一般荒涼。在他們用往前幾
步後,一道勁瘦的人影倏地出現在

他們的不遠之處,用著森冷卻又諷刺的表情晲著前來的艾爾莎等人,看見他後,艾
爾莎等

人馬上做出待戰手勢,他們心中的警鈴在此皆發出聲響,這個人,絕對還前面的人是不同

類型的角色!


是個不容小覷的狠角色!

「到這裡為止了」看著眼前的艾爾莎眾人,那名男子勾起一抹很淡很淡的笑容「真沒想到

在我面前的是人稱妖精女王
的艾爾莎,以及打敗戴利歐拉的格雷,真是我的好運你們的死

期啊…」原先冷淡無情的雙瞳,卻再見到艾爾莎以及格
雷後被噬血的光芒給染紅,舔了舔

唇,男子驀地大笑起來「哈哈,真是太好了!讓我痛痛快快的打一場吧!也許我能
讓你們

留個全屍!」

皺起眉頭,艾爾莎換上了天輪之鎧,伸直右手指向那名男子,有趣的大喊「這句話該是我

們說的!」

雖然搞不清楚自己何時變成"打敗戴利歐拉"的人,但是對於對方的出口挑釁,格雷倒是有

意見的緊「報上名來!」

「讓你們知道是誰殺了你們的人是誰也好」頓了頓,男子譏諷的一笑,渾身散發出了高漲

的黑暗屬性後,高聲道「吾
菲尼絲大人的暗騎士之一-冥翔!」

「原來是他…」茱比亞輕聲的對著艾爾莎、格雷及利昂說道「他就是毀了青色天馬的那個

人,如果正是那個人的話,
那我們要小心應對了,因為記得一夜先生好像說過他會召喚惡

魔」說到後頭,茱比亞不禁也嚴肅的面對著敵人。

「那就有趣了,管他會不會召喚出來,就算召喚出來,我也照殺不誤!」似乎很在意剛剛

冥翔說格雷是殺了戴利歐拉的
人,利昂像是很不屑的撇了撇嘴。

「小心了…」正當艾爾莎想提醒一下眾人時,已經蓄勢待發的冥翔倏地消失在原先站立的

位置,艾爾莎驀地一驚,接著
快速的舉起手中的劍,劃破了向自己襲來的巨大火球。

被切開的大火球瞬間衝擊了艾爾莎兩側的地板,轟然巨響,一旁的地土竟然出現了兩個月

牙型的深坑。

而也已進入戒備的格雷瞬間在手中凝聚魔法後,肩上倏地出現一個巨炮,對著半飄在天空

的冥翔發射「冰雪炮!」碰!
的一聲,冰晶的光芒極速且極具殺傷力的筆指朝冥翔極射而

去。

不以為然的一笑,冥翔原想移動身子輕巧的閃過那個雖強大但卻是直射的攻擊,卻赫然發

現四周不知何時已出現冰牢,
在怔愣之餘他也快速的以魔法相擊。

火與冰瞬間接觸,高熱的水蒸氣讓人看不清楚,但身處於水蒸氣之中的冥翔卻不敢掉以輕

心,他心驚剛剛格雷和那另一
個白頭髮、吊眼的傢伙竟然可以配合的如此天衣無縫,如果

不是自己反應好,被那個大炮擊中也夠他的受了。

當他還心有餘悸的時候,一股不尋常的魔力從右邊迅速的射向他,在他發覺想移開時,那

如利刃般的水流劃破了他的皮
膚,刺痛感傳入神經,冥翔原先不以為然的表情逐漸沉斂了

下來。

霧氣散掉後,冥翔的聲音也隨著傳出「看來我是小看你們了,現在我要開始認真了!」語

畢,艾爾莎等人上方的天空瞬
間被一個巨大的紅色魔法陣覆蓋住,從魔法陣傳出的熱度以

及壓迫感讓艾爾莎他們暗自叫糟時,冥翔便已發動魔法了
「魔煉之獄!」

如同世界末日般,黑色火球像是流星般無情的快速墜毀,每顆火球的大小皆能籠罩一個

人,更何況是持
好幾個?!

碰!碰!碰!!

每被擊毀之處,皆燃燒漫黑的火焰,所以艾爾莎等人所在之處在一瞬間、在這一擊中,已

變成火海!

而艾爾莎雖然在魔法陣一出現時,便迅速換上了炎帝之鎧,早在剛剛交手的時候,她就以

她那鷹準般的觀查力發現到
這個叫冥翔的人似乎是個火性的魔導士,但即使是換上了有著

極高防禦火焰的炎帝之鎧,那個魔法還是讓艾爾莎嚐盡
了苦頭。

「唔…啍!」悶啍了一聲,雖然是硬接下來了,但炎帝之鎧也毀壞了,再加上那似乎永無

止盡燃燒著的火焰,讓艾爾
莎有些難受的後退著。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艾爾莎擔憂的

看著宛若紅蓮煉獄的四周。

似乎知道艾爾莎等人此時的窘境,冥翔很好心的開口提醒著「這火啊,是地獄之火,不將

一切燃燒殆盡是不會消失的」


著滿地的黑火,冥翔笑的冷冽,心忖"大概沒有人能活著躲過這一招了"

該死!每個身陷火海的人腦中不約而同的出現了這兩個字。

「格雷,艾爾莎小姐和利昂應該沒事吧?」用水流包覆著兩人,茱比亞身上的衣服微微破

損,比起格雷上衣已被燒盡,
比亞的小灼傷算是好很多了。

「應該沒事艾爾莎很強不用擔心,利昂那傢伙是打不死的蟑螂更不用擔心」話雖然這麼

說,格雷還是擔心的左顧右盼。


「剛剛真是謝謝妳了,茱比亞」剛剛還以為覆在衣服上的小火不必在意,原想拍熄掉,誰

知道竟然迅速漫延,還好茱比
機伶,快速的用水流滅了,不然可不是燒了衣服了事!

「哪裡,茱比亞能上格雷很高興」微微紅了臉蛋,茱比亞開心的對著格雷燦笑著。

「可是一直待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剛剛那個人也說了,這個火會將所有的一切燃燒殆盡,

我們不能傻傻的待在這裡」看
能站的空間愈來愈小火勢愈來愈大,格雷的眉頭也愈緊

皺。再說這燃燒的味道也著實不好聞,他又不是那條笨火龍!

「茱比亞有個辦法」看著滿天火海,茱比亞想到自己和格雷的魔法屬性後,愈覺得這個辦

法可行「雖然這是地獄之火,
高級火焰,但是用我的水和你的冰,只要魔力拼過它,就

可以把它撲滅了!」看著格雷慢慢拉開的笑弧,茱比亞知道
格雷是贊成這個提議了!

「就這麼辦了吧!」吧字才剛落下,格雷便轉過身面對茱比亞,伸出手和茱比亞纖白的手

交握後,兩位便開始蓄積魔力,
原先朝他們燃燒過去的火焰,漸漸因他們周圍的藍色晶光

亦發燦爛後,也跟著被熄滅。待身旁的空氣已經冷凝、火勢已
撲滅後,兩人相視一笑,

交握的手朝著飄浮在天空的冥翔,齊聲大喊「冰雹雨!!!」

倏地,冰凝的空氣以他們為中心擴散開來,原本因熱氣而煩悶的空氣瞬間清涼了起來,在

看到地上有一小部分的火勢消
時,冥翔就已經發現了不對勁,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更是

讓他措手不及! 在陣陣蕩人心弦的雪花飄落後,是滿天的冰
雹瞬間傾天而下!

即使是以"將所有物品燃燒殆盡"著稱的地獄之火也敵不過格雷和茱比亞傾盡魔力的合體魔

法,只見那原先氣勢磅礡的火
在陣陣冰雹雨下竟然迅速的被蒸發掉,火勢在須臾之間就

被熄滅,而在天空的冥翔更是因為這極速且威力強大的冰雹
給打的狼狽逃開,根本無暇顧

下方已被熄滅的火,更沒有心思顧及早以會和一塊,準備向他發動攻擊的四人!

「還好在看到那些雪花的時候我就知道不對勁了,險些就被你給陰了!」利昂瞪了一眼格

雷,雖然名義上是瞪,但仔細
看會發現利昂眼底有道讚賞及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剛剛在那片火海中,他處得位置最為尷尬,火勢洶湧,逼得他只能用冰盾魔法做成一個正

方體,將自己躲藏在裡面,但
隨著火勢愈燒愈烈,他維持冰盾的魔力也愈來愈大,所幸

在魔力枯竭時,格雷這傢伙就放了這招。

「做的好,格雷、茱比亞!」讚賞的點點頭,因為炎帝之鎧被剛剛那一擊給毀了,倒至她

只能到處躲避火焰,在看到
落下時,她便換上了金鋼之鎧,雖然不像利昂被逼到魔力

將近,但隨著躲藏的空間愈小,她身上的傷也愈多了。

「該給那傢伙一點顏色瞧瞧了」被對方這麼強大的魔法「伺候」,如果不「回報」一下,

那他們就不是妖精尾巴了!

「嗯!」 茱比亞跟格雷點點頭,雖然剛剛那一擊極耗魔力,但他們相信,冥翔那傢伙跟

他們的狀況也差不了多少,那麼
的魔法想必也花了不少魔力。

「換裝!」強光迅閃,艾爾莎瞬間換上了煉獄之鎧,雙腳輕輕一蹬後便輕盈的跳上半空,

接著手中的大劍一揮「碰!」


人的劍氣狠狠的從冥翔劃空而破,正在躲避冰雹雨的冥翔,突然感受到一股彷彿要吞

噬一切的魔力,往旁一看只
見艾爾莎如修羅般揮了一下大劍,接著一道帶著毀滅性的劍氣

就朝他而來!

躲不掉!三個字才剛入腦海裡,那狠勁的劍氣以如排山倒海之勢劃破到他眼前,他只能狼

狽一閃,逃過被劈成一半的
命運,但是他卻逃不過左肩至腰部被那劍氣給狠狠劃破!

鮮血散落開來,原本飄浮在半空的身子如今殘破不堪,只能無力的從天而落,倒地不起。

「呼!」吐了一口氣,艾爾莎換回原本的裝扮,同時佩服著對手。那人在閃躲冰雹雨的同

時,竟然還能注意到自己凌
的攻勢,並且正確的判斷,在倉促之間做出了最正確的判

斷。這人,不簡單!

狼狽的捂著不斷冒血的傷口,冥翔掙扎的站起身來,鮮血在他不斷用力之下,更是如同洪

水般不停從傷口冒出,將他
身深藍色的異服染成了詭異的暗紫色。

不能輸…他不能輸,為了菲尼絲大人,為了讓新時代的來臨,他絕對不能輸!咬緊牙,冥

翔搖搖晃晃的站起了身,憑
著對執念為了的意志力,他硬是咬牙的站直了身體「我不會

輸也不能輸,為了菲尼絲大人,為了我們的夢想,惡魔
啊!聽取我的呼喚,我召喚你,吸

取我的血肉,吞噬我的靈魂,為了我的榮耀,為了毀滅而存在,甦醒吧!!」張開
雙手,

冥翔
腳下以然成為血窪的地瞬間出現了一個詭譎的魔法陣,那黝黑的魔法陣似乎有生命力

般不停吸收著地上的
鮮血,甚至到最後底上的血吸取完後,還漸漸地朝他身上攀伸過去。

「住手,你會死的!」格雷激動的大吼,他的臉色已經慘白的不像話,在讓那個如同史萊

姆的詭異生物繼續從他身上
汲取血的話,他最後一定會變成一灘鮮血的!

「就算我會死,我的一切仍是跟菲尼絲大人同在!為了她,我可以奉獻一切!」已經陷入

瘋狂的冥翔,繼續張狂不顧
一切大喊「我願意捨棄一切,甦醒吧!收捨眼前的敵人,惡

魔-撕裂之夢!」隨著夢字落下,頓時一陣天搖地動,
如同世界末日般的來到,而冥翔也

隨著話語結束時,血光一閃,化為一灘鮮血被那如史萊姆的生物給吞噬殆盡!

天地像是要被撕裂開來般,烏雲密佈、天地晃蕩,接著一個龐然大物突地現身在艾爾莎的

面前,而那龐然巨物便是惡魔
裂之夢!

「我的天…」看著眼前如同巨塔般存在的惡魔,艾爾莎等人的心瞬間涼了半截。如墨的身

體、跟龍麟般堅硬的外身、燃
紅眼以及…強大足以吞噬一切的魔力。

「還真的出現惡魔了…」利昂第一次有種想咬掉舌頭的感覺,雖然曾經有想要打敗戴利歐

拉,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隻
 給他的壓迫感遠比戴利歐拉給他的壓迫感還重!

「逃不掉,只能硬拼了!」握緊手中的劍,艾爾莎換上了天輪之鎧,面對著前方的惡魔。

縱然心中的不安強烈的鼓動著
是…她也一樣不能輸!為了守護後方的伙伴,為了平安

的回到公會,為了救回傑拉爾…她,也有不能輸的理由!

「天輪三位之劍!」劍光一閃朝惡魔擊去,數聲轟然巨響後,惡魔憤怒的嘶吼聲隨之傳

來。還在確認是否有傷到惡魔
的艾莎倏然一驚,接著被惡魔的巨掌給掃飛幾尺!

「啊!!!」

「艾爾莎!」格雷焦急的往艾爾莎被擊飛的地方看去,卻突然覺得上方一暗,同樣的巨掌

再次朝他襲來!「鏘!!」


利昂格雷撲倒後,迅速的施展魔法,召出大片的冰牆,總算在即時之刻,讓格雷免於跟

艾爾莎同樣的慘境。

「專心一點!」怒斥一聲,利昂虛弱的單膝跪地,但仍是咬緊牙撐住可以抵擋攻擊的冰

牆。只可惜隨著惡魔像是玩性
大起,不停的踩踏著逐漸淡薄的冰牆後,利昂維持的也更

加辛苦了。

魔力…要耗盡了!慘白著臉,利昂不甘心的想著。

似乎看出利昂魔力已盡,格雷和茱比亞互看一眼後,茱比亞便快速的跑離冰牆護住的範

圍,朝惡魔丟了好幾個巨型水
刃,惡魔的注意力被轉移後,格雷便扶起呈現半昏厥的利

昂,快速的朝和茱比亞反方面奔去。

「啊!!!!」正當格雷將利昂安置在地時,茱比亞的尖叫聲倏地傳入他的耳底,趕快的

將目光拉至茱比亞那邊,只
見茱亞被惡魔那如熔岩的黑焰大球給擊飛數尺,殘破的身體

無力的躺落在地。

「茱比亞!」該死!格雷一邊快速的朝茱比亞奔去,一邊迅速的唸著咒語「Ice Make大

槌兵!」待惡魔被攻擊中後,
格雷奔至茱比亞的身邊,迅速的抱起她往一旁撲去,才

免於被惡魔一腳踏死的命運。

可惡!格雷忿聲的低咒。利昂魔力已經耗盡,茱比亞傷勢又重,艾爾莎被剛剛那一擊擊

重恐怕也是身受重傷…雖然自
己的力也所剩不多,但是…眼下能夠保護大家的就只有他

了!


深呼吸一口氣,格雷冷靜的看著已經發現自己的惡魔,只見那惡魔如同想玩弄他般,緩慢

的朝他走來,格雷不禁冷嗤
一聲看來他被瞧扁了呢!

「讓你見識小看我以及傷害我同伴的威力吧!」語畢,他雙手在胸前交叉,一陣冰旋風驀

然間圍繞在他身邊,陣陣的
寒風壓也讓惡魔明顯的忌憚了起來。知道怕了吧?冷冷的笑

著暗忖後,格雷戀戀不捨的看向到臥在一旁的茱比亞,
嘆了口氣,對不起,茱比亞…「絕

對冰… 啪! 」

格雷愣愣的看向一旁,只見艾爾莎身上的金鋼之鎧已破爛不堪,身上大小傷口多處,但那

眼神明顯還是神采奕奕,甚
至還著憤怒的火焰!「艾爾莎…」小小聲的叫了聲後,看著

艾爾莎指責的目光,格雷將頭撇向一旁怒喊「難不成要
我眼睜睜看著他們被殺嗎?利昂魔

力用罄、茱比亞傷勢重魔力也所甚無幾,而妳剛剛也遭到重擊…這種情況下…」 

「還是不能犧牲同伴!」低首怒吼,艾爾莎憤怒的抓緊格雷吼道「你以為用你的命換取我

們苟延殘喘的活下去,我們
會感你嗎?你知不知道被留下的人要背負多重的痛苦!」

已經讓人犧牲一次性命守護她了,她不要再有任何伙伴從眼前消逝了!

「可是…妳的傷…」被艾爾莎用力一瞪,格雷閉了嘴,隨即無奈的了然一笑。這麼不想給

他保護,那就一同奮戰吧!

雖然對格雷這樣說到,但看著眼前傷勢不重的惡魔,艾爾莎仍是不知如何是好。傑拉爾…

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


爾莎緊手中的緊,心裡不由自主的想到那個也是義無反顧,總是擋在她身前的藍色身

影…總是能在最後將劣勢轉為
勢啊…

"艾爾莎,為了守護我的伙伴,我會變得更強大,犧牲性命也甘之如飴的全力以赴!"倏

地,傑拉爾在開戰前說過的這句
話敲了艾爾莎的耳底,意會到這句話、想到那個男人,

艾爾莎的心定了,勇氣以及力量更是源源不決的湧現出來!

是了,哪怕一死,都要拼盡全力,因為後頭有珍惜的人、伙伴!灰心的想法不會扭轉情

勢,只有樂觀、不放棄的意志,
才會自己帶來勝利的甘甜!傑拉爾…即使你不在我身

邊,我還是能感受到你的存在,你那股令我安心的力量!

魔力如泉水般不停湧現,那耀眼的光芒讓惡魔也忌憚的退避三舍,而待在艾爾莎旁邊的格

雷則是因為艾爾莎身上不斷
流露出的溫暖魔力而感覺到魔力大增,會心的一笑,格雷在

艾爾莎雙腳一蹬,飛奔朝惡魔前去的同時,也跟著唸起
了咒語。

以迅雷之姿朝惡魔快飛而去的艾爾莎,先是換上雷帝之鎧給了惡魔一記強大的雷擊,再來

換上明星之鎧,連續發射了
不下十的光束,接著在離十步的距離後再換上了妖精之鎧,

以一記強而有力的紅十字斬朝惡魔擊去,最後來至惡魔
面前,一躍而起,將鎧甲全數脫

去,手持著妖刀紅櫻後,將所有的魔力傾注在這一擊之上!!

而遠方格雷手上的弓早已蓄勢待發,等艾爾莎將妖刀紅櫻狠狠的擊上惡魔後,格雷也將手

上的冰矢發射出去「超結凍
結冰箭」

被打的還無招架之力的惡魔先是被艾爾莎的全力一擊給劃成兩半,還來不及意會到自己已

經死了的事實時,又被格雷
的冰箭穿透要害而去,接著「碰!」的一聲巨響,惡魔瞬間

化成數塊,接著灰飛煙滅…

碰!發射完冰箭的格雷魔力用罄,直接虛軟的撲倒在地,無力站起;而艾爾莎則將妖刀插

入在地,單膝下跪粗喘著氣
,總算…是打贏了。

雖然已經魔力見底,身體難受的緊,但是成功擊退,保護同伴的兩人,卻是欣慰的展露笑

容…


而在城堡內,和傑拉爾對峙的菲尼絲在感應到惡魔以及冥翔皆死時,臉上的表情更是陰沉

了不少……

-第二十三章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