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71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吾命】永生 (賀文)

花開花又落,四季猶然飄過,

夢醒夢又空,相思不曾斷過。

 

多少年了?   10年、50年?…亦或是已近百年了?  

時間之於我,沒有任何的意義,

而我也不想去計算,
因為那太難熬、太難以忍受了。

我很害怕…害怕去計算不停流逝的時間,害怕去思考…我和你究竟分隔多久了


你燦爛的金髮、清澈的藍眸以及帶點慧黠的優雅笑容,至今仍存在我的腦海裡--

記憶猶新。


不敢相信此時的你,早已埋葬在殘酷的歲月風沙下,與我天人…鬼永隔,

再也見不到你了嗎?

你…還記得當初
和我約定的事嗎?

我不願去相信你會忘記,也不去思考…你是否以然忘記。



那片段的回憶依稀清晰,有你拉著我的手,用著我沒有的璀璨笑容,撒嬌的拜託我幫你買

甜如蜜的藍苺派、幫你
打咬你的狗以及欺負你的人;也有在十二聖騎士相繼過世後的過

往,你環住我的腰,哭的梨花帶淚,哽咽哭喊道


"我不要離開你,我不想和你分開……現在只剩我和你了,若我也走了,就只剩你孤伶伶

的一人了,我不要!"



回想起來,那時的我還故作著堅強、灑脫回道"我沒事的,我相信輪迴轉世,總有一天你

一定會回來找我的!"


其實當時的我一點把握也沒有,我已經死了,還是個不知何去何從的死人,我這樣的人哪

有資格談論什麼輪迴?


若再相遇,只怕我也只能再一次眼睜睜的看你年華老去,無法也無力改變什麼

--而我…依舊無法擁抱你。



就像終結魔王後,你曾向我傾吐依戀、表達心憐之意時一樣,我無法給你承諾,只能將你

狠狠推開,讓你…又或者
是我,少受一點傷害。但你的堅決與癡心讓我很頭疼,卻也真的

鬆了一口氣

--謝謝你繼續愛我。


這很矛盾,我知道。但我沒有辦法也沒有解答,我也同樣眷戀著你、想守護著你,但…我

更不想汙染你,和我在一
起,不只神魔難容,人們也會因此不再信仰光明,不再信任你。

我不能為了自己的私慾而毀了你,即便我想不顧一切將你納入懷中,折斷你的羽翼,讓你

陪同我墜落無盡的黑暗,


但殘存的理智以及疼你勝過一切的心告訴我…我,不能這麼做。

 
憶起你臨終之前,與你最後相處的情境,心 ,微微的揪了起來。

 
 

「吶…你要活的無憂無慮、快樂自在,讓自己的笑容更加綻放一點唷!」

躺在上,氣息已
有些虛弱的格里西亞,仍是努力保持著笑意看著我。

「格里西亞…」我沉默了下,看著他強撐著的模樣,心…真的好疼。

「你要我走得不安穩嗎?」一如年輕時總是吃定我的模樣,格里西亞威脅道。

「不是…」我苦笑的回答,果然被堵的不知說什麼才好。

「那就給我活的快樂一點,相信我,總有一天我會伙同大家來帶你走的,

但條件是,你必須
 活的快樂一點,活的更自在一點!」

就像每次算計得逞般,格里西亞總會露出這種異發燦
爛的笑容。

「……我答應你」原來他還記得,記得我當時說的話,那些連我都不敢肯定的

話。眼中濕
濕的,我知道…那代表什麼意思,只是…不能是現在。


「羅蘭,我是不是已經不再好看了?不然…你怎麼都不看我了?」

沉靜了好一陣子後,帶著
虛弱的嗓音倏地傳入我的耳裡。

「不,你永遠都很美,是我見過最美的人」一聽到他的話,我馬上回過頭看著

他,並且搖了
搖頭肯定的回答。

不看他的原因只是因為不想讓他見到自己的淚水,和他的美醜絕對無關,
我由

衷的覺得,格里西亞是這世界上最美、最燦爛的存在,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我

才會在
第一次見到他時,就把他的存在烙印在心裡了吧!

「呵…」久違的真切笑容漾在他的臉上。他緩緩地伸出手想觸碰我的側臉,卻

發現連抬手
都有困難,更何況是撫摸我的臉?

在看到他難掩落寞以及淒涼的笑意後,我馬上抓住他虛軟且冰冷的手,然後輕

貼在我的側臉


曾幾何時,總像陽光般耀眼、溫暖的你,已失去溫暖的手溫了?

我痛徹心扉的想著。


如願以償的你總算在碰觸到我的臉上,重新掛回了溫柔的笑容。

這笑容讓我很不安,總覺得你好像放下了什麼事,可以安心的離開似的…

熟悉的刺痛再次襲來。


就算我不是人,不應該有痛楚,但在十二聖騎士一個接著一個離開世界、離我

遠去後,這
感覺似乎就不曾消失過,就好像它理所當然要存在似的。

「羅蘭…吻我,好嗎?」你綻開了一抹我不曾見過的嬌柔笑意,在我吃驚、錯

愕的同時又
 「就當…我們約好…約好的契約吧!」

看著你愈來愈慘白的臉,心痛幾乎要讓我叫出了聲來…

不要,我不要吻你…一旦吻了你…


 就真的離開我了…

但你那略帶著祈求及冀盼的眸光讓我不忍拒絕也不想拒絕,最後我選擇低下

頭,吻了你…


我知道…這是你最後的心願,完成後你就會離我而去…但,我不想絆住你,更

不想你走的
 不安穩,所以…我選擇放手。

薰衣草的芬芳侵入鼻翼,那溫柔的味道包覆著我,就好像…

你,還在我身邊,不會離去。


但那冰冷以及毫無反應的薄唇卻殘忍的提醒著我…即便我吻的再深刻、再不

捨…他,已經
離我遠去。

緩緩抬起頭,那讓我難以忘卻的天藍雙眸,此刻已安然的闔上,薄唇還溫柔的

上揚,只是
 頰邊殘留著不知何時流下的淚痕說明著,你同樣的不捨…

我輕柔、顫抖的以指腹拭去他頰邊欲滴還留的淚水後,頹然捂住臉,放任淚水

流出眼眶…


「吾愛…再見…一定要再見…」

 


死去離開的人不會痛苦,只有被留下來的人才能明白那錐心刺骨般的痛,

即使我不是人,但還是感覺得到那撕裂般的痛…

 

 
為了完成允諾你的事,為了讓你真不到藉口而不來接我,我努力的活了下來,雖然我仍幾

度想請教皇對我處以火刑…


我還能夠撐多久?這種永生的魔咒我還能忍受多久?格里西亞…你…還記得承諾嗎?還記

得有個因為深信你的話,
才不至於崩潰的我嗎?


此刻的我站在後山十二聖騎士的聖陵前,回想著過去、回想著相處的美好時光以及…回想

著你。


我努力的練習著笑容,雖然沒有你那麼美好,但我真的盡力了,真的。就連教皇都說我有

人性多了…


我幫著葉芽城的居民改造家園、幫忙出征討伐不死生物以及守著、見證著十二聖騎士的永

續流傳,我…真的活的很
充實…但,卻遲遲等不到你…是我做的不夠好?還是…

甩甩頭,我不敢再想,也不願去想。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遠到近傳來,我暗自嘆了口氣。憶起之前只要有風吹草動就錯當成你

來接我,但如今我不知道
該慶幸自己已經麻痺沒了反應,還是心傷你讓我奢望太多?

「永生大人!」我回過首,是第41代的十二聖騎士之首,也是我親手教導出來的得意學

生,他的身後還跟著其他的
聖騎士以及教皇大人。

微微蹙起眉,是什麼事情需要這麼大陣仗?

「永生大人,總算找到您了!」審判騎士理該冷酷無情的面容,在見到我之後竟柔和了下

來,這讓我更加困
惑。

永生-是我從魔獄一職退下來後,教皇賜給我的稱號,而也因為這個稱號讓眾人不置於質

疑我的長生不老,更不會
把我當成不死生物放火燒了,雖然諷刺,但我還是很感謝教皇。

「發生了什麼事?」我略顯疑惑的開口,若只是找我,需要這麼多人來嗎?

「請隨我們回神殿,發生神蹟了!」暴風騎士似乎很驚喜又似乎很慌張,神蹟的出現的確

會讓人激動萬分,不過…


「那個神蹟…與我有關?」若真是和我有關,我想到只有一個,光明神的制栽終於要下來

了嗎?


「是的」這次十二聖騎士都沒再開口,反而是隨同他們前來的教皇開口,還露出一抹猜不

透情緒的笑容。


「我明白了…」回過頭,依依不捨的再看了一次格里西亞的碑文,我微嘆了一口氣後,舉

步前往神殿。


 

外頭擠滿了人,看來的確是發生神蹟了,而且還是那種百年…或許是千年難得一見的神

蹟,才會讓民眾以及聖騎士
、祭司們興奮的難以復加。

教皇領在前頭,我跟在他的後頭後發現,原先跟在我後面的十二聖騎士到某個定點後就不

再前進,我繼續跟著教皇
前進,直到那發生神蹟的地方出現在我眼前,也就是代表光明神

的徽紋。


此時那徽紋散發著強烈耀眼的聖光,即便我已經習慣聖光在我身上造成的不適,但無可否

認的,這聖光比那被譽為
"擁有最強聖光"的格里西亞還強,那灼熱感讓我幾乎站不住腳,

痛苦的想要飛離。


而教皇則默默的唸上好大一串的祝福語後,便來到我的身邊和我索取血液。雖然有點不

安,我還是照做了。


當我的血液滴入聖徽的那一刻,大量的白光頓時射向四面八方,強烈的白光讓眾人紛紛驚

呼,瞬間成為明眼盲人,
而我卻能清楚看見神蹟的發生…

淚水滑落臉頰,我發現…照耀在身上的聖光不再痛苦難受,反而有種被人緊緊抱住的溫柔

感覺…

正當我還在激動著
這項神蹟時,眾人的驚呼聲讓我嚇了一大跳,瞬間…我也看見了讓他們

驚呼的原因。


第38代的11位十二聖騎士一字排開,他們的樣貌依舊保持在當年任職於十二聖騎士時的

年輕樣貌,只是不同的是,
他們每個人都露出了溫暖、期待以及激動笑容,而其中就屬格

里西亞笑的最為燦爛、動人。


眾人驚愕的看著被譽為最成功、最被人津津樂道的十二聖騎士,不敢置信被列為神話的人

竟然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而我也同樣驚愕,只不過還帶著欣喜與感動…格里西亞以及各位…真的來接他了…他記得

他們的約定、他的希冀!


「羅蘭,還愣在那做什麼?快點過來啊!」格里西亞伸出白皙的手,優雅神情中藏著眷戀

的笑容,他語氣催促的道。


我緩緩走向他後,伸出微微顫抖的手,抓住他那柔軟、溫暖的手。

淚水,流的更兇了…只因為他的手,帶著我熟悉的溫度。

「光明神要把你接回祂的身邊了」雷瑟微微一笑,也伸出手覆在我和格里西亞交握的手

上,而其他同伴們也紛紛露
出微笑,並將手一個接一個的依序疊了上來。

我環視著對我投以笑容的伙伴們,激動的幾乎不能言語,只能微微哽咽的說:

「我回來了…」回到有我依戀之人以及摯友存在的地方了。


接著聖徽再次閃耀起來,只是這次大家不再被刺的張不開眼,而是柔和的光芒圍繞住眾

人,在眾人的見證下,我們
化為陣陣的光點,消失在眾人面前。


而當時羅蘭以及格里西亞的笑容更是讓眾人難以忘懷,那種似乎經歷了風風雨雨最後終於

苦盡甘來的絕美笑意,綻
放在兩人的臉上…

而這美麗的神蹟則成為後人代代相傳的神話,永垂不朽的流傳下去,就像永生一樣。只是

這"永生"不再是魔咒,而是
讓人幸福的代名詞。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