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

在一片翠綠的大地,和熙的陽光溫暖的照耀著,暖和不刺眼的光芒,讓人心情驀然一新,就算原先頹靡的感覺,被這暖陽一照,精神整個也就來了,徐徐的微風輕輕拂過,帶動了花草的搖擺,同時也為這尚些溫熱的天氣帶來了一股清新感。 天空與地面相交不見盡頭的遠方,有一名穿著斗篷,背著一個小巧的旅行袋,一看就知道是名旅者的人,卻以著平常人沒有、令人瞠目結舌的速度,快速地朝那人的前方,也就是一座大城前進! 守在城外的騎士一見來者以那種非常人的速度朝城門奔來…也許他只是用走的?不免有些慌亂及手足無措,直到那人已經快要到達城面,眼看就要順勢直闖城內時,那名騎士才在同儕的叫嚷聲下回過了神來。 「這位旅人,請站住!」手擱至在身旁的劍柄上,有些驚慌失措回神過來的騎士馬上恢復盡忠職守的模樣,有禮卻又不失懷疑的請來人停下動作,並且用著打量的眼神看著前方這行動詭異的來者。 原來是個旅人,只是那速度是怎麼一回事?想著剛剛所見到的那非常人般的速度,騎士的面容肅謹。 不露痕跡的打量暗忖著,騎士瞧起了這名旅人的打扮。 雖然看不出樣貌,但瞧那碩長的身型,應該是個『他』沒錯。 他穿著長型鐵灰色的棉製斗蓬,帽緣下壓,瞧不見臉孔,而身軀也因為穿著斗蓬而被隱暱在下,只能從這人身上的特質及纖長卻又不是弱不禁風的身形來看,此人應該是一名有不錯身手的旅人。 「請問你來此處有何貴幹嗎?很抱歉我如此無禮的這麼詢問。」打量完畢後,騎士用著低沉的聲音詢問著。 「沒關係,我是來這裡來拜訪友人的。」那名旅人輕聲且有禮的開口,溫潤的嗓音給人一種奇妙的感覺,是一種聽似溫和有禮卻又有種歷盡滄桑的蕭瑟感。 「是發生什麼事嗎?我一路走來發現國內似乎氣氛緊繃,邊境的月蘭國似乎亦是,能請問是發生了什麼事嗎?」微頓一下,旅人再度開口:「我很久不與外界接觸……呃,我的意思是說,我到處行走,已經很久沒有進入大城打探消息,不知世況。」 尷尬的改口,如果沒有帽子遮掩住的話,那名騎士大概很容易可以看出此人臉上寫著『我在說謊』四大個字。 很可惜,那名旅人似乎知道自己不是所謊的料,所以才披著斗蓬到處行走;而守門的騎士仍因沒瞧見他的表情,自然也不疑有他。 「是的。近來的確發生了一啟大事,是有關大陸信仰而起的……」似乎是問到了重點,也可能是那名騎士想要與人分享心中的想法。總之,他娓媚道來了近幾年,三大信仰的衝突…… 二百多年前,魔王被滅,大陸從暗黑之地中解脫了出來後,人民也開始重建家園,恢復到原先興盛、悠閒的日子,而三大信仰也繼續的拐騙香油錢……呃,招攬信徒、宣揚自家神殿才對。 但在五六年前,這和平的現象被一個新崛起的信仰-幻無神殿給破壞了,這新的信仰迅速的在這片大陸上捲起一陣風潮,聽說他們的最高領導者不是代言人,而是真正的『神』。 在人民眾說紛紜,各種謠言的渲染下,『幻無神殿』成為了這片大陸上第一大的信仰。 光明、戰神、渾沌神殿的信徒、聲望因為幻無而馬上一落千丈,原先信仰各神殿的人們紛紛轉向信仰幻無神殿,而這也讓其它三大信仰的主事者既煩惱又無奈。 最後,三大神殿只能盡其所能,挽留著所剩不多、寥寥無幾的信眾們。 其中影響最大的是光明神殿再來是戰神殿,最不受影響的是渾沌神殿。 「為什麼?」那名旅人錯愕的問,表情微擰顯然無法接受,語氣有著極重的不敢置信。再怎麼看,光明神殿都不應該落到最後一名去才對啊! 想想看,光明神殿的神術、聖光可是首屈一指,歷史更是第一名的悠久,撇開這個不談的話,光明神殿可是還有十二聖騎士,這聞名全大陸的十二個美男子,光是這點就能拐騙招攬不少信眾了啊! 深深的吐了一口氣,那名騎士顯然也對這項事實感到煩悶。 「雖然我是信仰光明神殿的,但我不得不說,幻無的成立對光明神殿真的是一項重大打擊。」看得出那名旅人歪著頭,好奇、疑惑的神態表露無疑的模樣,騎士接著補充道:「幻無神殿也會使用聖光治癒人們的病痛,甚至也會使用神術驅除邪靈、不死生物。」 看著那名旅人因愕然的抬起頭,讓原先壓低的帽緣升上了不少,騎士總算看到了眼前這名旅人的俊雅容貌。 「不只這樣……幻無的聖光除了剛剛提到的功能外,還能提升被施予者的防禦、攻擊、免疫力等,就像戰神殿的能力一樣。」盯著旅人的清雅飄逸的外貌,騎士一心二用,一邊講述著幻無神殿的種種事蹟,一邊用『恨不得殺了你』的目光盯著眼前那人的容貌,心中咕噥著:長的那麼帥,的確是該把樣子遮住! 聽到騎士後頭的話後,旅人一副恍然大悟的呢喃著。 「所以你才會說最不受影響的是渾沌神殿……因為幻無神殿沒有黑暗的存在?」旅人似乎有些疑惑的看著眼前突然變得心不在焉,帶著有些咬牙切齒及理所當然的直盯著自己看的騎士。 他有哪裡不對勁嗎?還是,被看出……有些不安更多的疑惑,旅人皺起好看的劍眉,極度困惱的想著。 「是啊!」點著頭後,騎士驚覺自己的行為有失禮儀,倏地收回『熱情』的視線。 這可不是騎士該有的行為!騎士在心裡暗忖後,又道:「不過渾沌神殿也不太好過,因為幻無神殿似乎挺討厭渾沌神殿的,再加上幻無神殿的信仰者日以漸增,信仰渾沌神殿也因為這項原因愈來愈少了。」 「原來如此……」旅者低首呢喃著,對於這種現象也是眉頭深鎖。 明白了來龍去脈的旅人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在心中暗忖:看來自己真的與世隔絕太久了,發生了這麼大的事都不知道,也難怪『那個人』會慌慌張張的來信,因為這可是關係到神殿的興望以及……香油錢的問題。 可是話又說回來,這種事找他也沒有用啊!他既不會神術更不會使用聖光,難不成是要將自己逮回去當『廉價勞工』壓榨吧!俊俏有型的臉此時有種扭曲的現象。 愈想愈覺得有可能,旅人有些驚疑不定,汗顏的猶豫著。 現在是要腳底抹了油,裝作沒收到信箋,當作不知道這回事跑了,還是先問問他,看他要自己做了什麼事?搞不好自己真的幫得上忙。 一邊是腹黑的自己要他馬上撒手,將這件事情拋諸在腦後,繼續自己的天涯隨處任我行;一邊是耿直的自己要他先問再說,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協助神殿,即使最後可能會壯士一去兮不復返也無悔。兩方人格互不相讓的拉距著,旅人好是懊惱。 而正當騎士打算在與這名『一見如故』的旅人繼續發表自己的言論之時,一陣陣整齊的步伐聲由遠而近的傳來,這也打斷了旅人的糾結以及正準備開口的騎士。 將目光拉向聲音的來源,來的人是一群穿著光明神殿徽記的聖騎士,他們步履整齊、表情肅穆莊嚴,渾身上下彷彿散發著神聖不可侵犯的光芒似的,讓一旁的婦女、商攤紛紛放下手邊的工作,崇敬似的以眼神膜拜著眼前的那批人。 其實說一旁的黎民們是將目光投注在聖騎士上倒不如說他們的目光是凝視著中間顯然地位崇高、身分不俗的兩人。 其中一名是年約十八歲上下,銀髮綠瞳,穿戴華麗、頭戴高冠、手持不死鳥神杖,的男子…還是男孩?看他那高深莫測的模樣以及脫塵的氣質,只要是信仰光明神殿或是長期居住在葉芽城的人,沒有人不認得這名男孩,也就是他們光明神殿的教皇陛下! 而另一名男子則是髮白如雪、雙瞳鮮紅,穿著一身墨黑色像祭司袍的衣服,他沉靜、淡定的神情讓人有種與世隔絕的特質,雖然那特質極度吸引人,但最引人注目的絕對是他那一身黑!不是指他的衣袍是黑色的(審判就是一身黑,有什麼好驚訝的),而是他露在外頭的膚色竟然是像碳墨般濃黑,不見世事的人可能會說那是曬黑的,但有基本常識的人一看便知道那是黑暗精靈! 正當所有居民以及騎士對這群人露以崇拜、信仰、尊敬等神色時,原先站在城外的旅人一看清楚中央的兩人時,臉上馬上綻出了一抹久違、溫和發自內心的微笑。馬上忘記自己剛剛還有逃跑的念頭,他快步的走過一臉散發著崇拜光芒的守衛騎士、閃過目不轉睛盯著聖騎士看的婦女以及經過原先在巡邏此刻用著尊敬的神情注視著教皇及身旁的黑暗精靈的聖騎士,直奔正緩步走向神殿的人馬。 在眾人皆未回神過來,來不及反應時,那名旅人瘦長的身影已經擋在那群人的面前,而當最前頭,顯然是十二聖騎士之一麾下的副隊長倏地沉下臉色,正準備喝斥的時,那名旅人略帶著欣喜、久違的溫潤嗓音卻在此時傳入了眾人的耳裡。 「艾崔斯特!」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