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第一章

「艾崔斯特!」帶著欣喜、久違的嗓音傳入了每個人的耳裡,也傳入了被聖騎士團團簇擁、保護在中央的兩個人耳底。 微微一愣,那名黑暗精靈,也就是艾崔斯特錯愕又疑惑的看著擋在他們回神殿,身著鐵灰色斗蓬的男子,一時半刻還搞不清楚狀況。 在艾崔斯特還搞不清楚狀況,教皇又沉默不語、表情古怪的來回看著艾崔斯特及那名旅人時,那名副隊長便厲聲開口了。 「無禮,為何擋至在此?汝目的為何?」十二聖騎士副隊長之一很不客氣的厲喝完後,抽出掛在腰上的佩劍,閃亮亮的利刃對著眼前這名不以真面目示人的旅者,打算在對方再做出任何不當、無禮的舉動,便將其拿下。 「呃……」發現自己一時太欣喜,以至忽略了周遭的情況無禮的直接攔下了他們,甚至讓自己變成『有不良企圖』的『危險分子』,旅者頓時懊惱不已。 瞧所有的人都將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那懷疑、打量、犀利的視線讓旅人如荊在背,尷尬又慌張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再一次的開口,喚著那名還在狀況外的黑暗精靈。 「我……艾崔斯特,是我啊!」發現艾崔斯特還是一副呆頭愣惱、不知發生什麼事情的模樣,那名旅者不免又氣又緊張,手足頓時無措了起來。 眼見那名副隊長似乎打算發動攻勢時,那名旅人既慌張又快速的將掩蓋住面容的帽子掀下,露出了一頭微長、柔順的金褐髮,看起來柔和、沉靜卻又認真無比的臉孔上,有著一雙蕩人心弦天藍般璀璨的雙瞳以及緊抿成一直線略微偏白的薄唇。 瞧見這俊雅帶點澟然的模樣讓在場的人又是一愣。 路旁的婦女們沉醉在那醉人般的藍眸以及神秘的氣質上;男士們則咬牙切齒的盯著他那一張令他們恨不得先刺殺再鞭屍的清雅俊臉;而聖騎士、教皇以及艾崔斯特則一臉驚訝、各懷所思的想著。 聖騎士們:哇!金髮藍眼,活脫脫的帥哥一枚,這人根本就像太陽騎士了,完全符合嘛! 教皇:嘖,可惜年紀大了點,不然就讓他去選太陽騎士,包準穩上!瞧他那神秘的氣質、深邃幽遠的藍眸,帶點溫柔卻又疏遠的矛盾俊貌,讓他來神殿或聖殿工作,就不怕還招不到信徒! 艾崔斯特:唔,藍眼、金髮……不,是偏褐色的金髮,這熟悉的臉孔,是在哪見過呢?如果他的薄唇往上上揚幾度,眼底不要充滿著既溫柔又淡然的迷濛神色,換上表面優雅卻飽含算計笑意的話,他會毫不猶豫的以為自己看見尼奧或他的學生! 發現該開口的沒開口,倒是一堆不該開口的人開始無視自己,拼命的高談闊論著,那名旅者真的欲哭無淚,只好直接了當的報上名,一邊感慨暗黑精靈的記憶不如『人』。 「艾崔斯特,我是羅蘭,你不認得我了嗎?」柔和卻略帶點無奈的嗓音再次傳入眾人的耳裡,正當有人失神有人陶醉,而副隊長又沉下臉色時,那名旅者-羅蘭只能祈禱艾崔斯特能認出他了,不然他的身上可能就會被『熱情』的目光燒出個窟窿,甚至被抓進審判所! 「啊!羅蘭,你是羅蘭!」如雷貫耳的兩字敲入耳底,艾崔斯特這才將目光仔細的瞧上了眼前的男子一番,在記憶與過去羅蘭的影像重壘後,他露出了歡天喜地的笑容。 打破了與世隔絕的神情,他快速的拉上了搞不太清楚狀況的教皇,滑溜地鑽出了重重護衛,直奔至羅蘭的面前,快意的笑了起來「你總算來了!」 語氣聽起來雖像是抱怨,但從那飽含笑意的清脆嗓音中可以聽出來,艾崔斯特是滿懷欣喜。 有再見到故人的欣喜,也有鬆了一口氣的欣喜。 「我是來了,可是你卻不認得了。」既無奈又好笑的勾唇一笑,羅蘭回想起剛剛艾崔斯特那副呆樣,不由得輕搖了頭起來。 「話不能這麼說,不是我認不得你,只是之前你都……」正打算來好好敘敘舊的艾崔斯特突然覺得手臂一緊,往旁一看,發現剛剛還在一旁發愣的教皇此刻拉著自己的衣袖,而後者還努力的對自己擠眉弄眼又朝四周看去。 不知情的人可能還會以為他眼睛抽筋還是在亂拋媚眼,但是和他相處甚久的艾崔斯特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此地不便談話,先進去再說。 暗地裡以眼神示意明白後,艾崔斯特便在瞬間換上了與世隔絕的氣質,不落痕跡地搭上了羅蘭的肩膀,輕聲的開口:「等等再說,我們先進去吧!」 待羅蘭先將視線往一旁呆若木雞的群眾看去,接著幾乎輕微到不行的頷首後,艾崔斯特便招來了剛剛那名副隊長,低聲地道:「倫爾奇,到這裡就好,你們先回去吧!」 雖然疑惑,但知道眼前那名叫羅蘭的神秘之人沒有絲毫惡意甚至與艾崔斯特相識後,秉持著下對上的騎士精神以及基本禮貌,倫爾奇便不再多問。 「是的,先知大人!」掄拳在胸前行了個騎士禮後,倫爾奇便轉過身,以簡捷卻明確的對著眾聖騎士下令後,一行人如來此的時候般,浩浩蕩蕩、井然有序的筆直朝聖殿方向前進。 艾崔斯特悄悄地以眼神招呼了一下要教皇走後,便領著許久不見的羅蘭快步進入了神殿那用堅固的大理石雕鑿而成,華麗而絢爛的鑲金大門。 穿越偌大的門扉後,腳下是踏著質地輕柔、色彩鮮明的火紅柔毯;筆直的行徑上,左右兩側各有著六根巨大梁柱,分別都雕刻著翔龍舞鳳,讓人不只感到氣勢磅礡,還有讚歎設計者的謬思。 而在每一根梁柱的中上方則都鑲著分別代表十二聖騎士色澤的璀璨寶石,似乎不只傳達了十二聖騎士高尚的地位,同時也訴說了其重要性的存在,就如同梁柱一樣,不可或缺。 接著而往上頭一看,神殿的天花板則是由數量稀有,需要經過幾百年的天然洗禮才有幾百顆的五彩石搭建而成,絢麗而燦爛,燦爛而神秘,隨著窗外光芒的折射,那一大片的五色彩石便向神秘星空般,多變的讓人炫目神迷。 不變的金碧輝煌、華麗的歐風建築,羅蘭靜靜地環視著四周的一切,心中不免暗暗感慨了起來──景色依舊,人事全非。 一路上見過了許許多多的光明祭司,羅蘭都是一貫的低著頭,靜靜的跟上腳步而不語,即便路過的祭司甚至是聖騎士皆感到了狐疑,但看到領著他的人是神殿之首以及有著先知美名的艾崔斯特,祭司和聖騎士便很有志一同的恭敬行禮,沉默不多問。 通行無阻的來到了由朱紅色檜木製成的書氣門扉後,艾崔斯特便推開那沉重的木門,先行進到教皇的書房,接著以手示意羅蘭隨便坐之後,艾崔斯特也在羅蘭的對面坐了下來,而教皇則在闔上了書房的門扉後,就坐落在艾崔斯特的一旁。 「從剛剛被打斷那裡開始吧!」思考著如何起頭,艾崔斯特便接著道:「不能說我不認得你,而是我見過你的模樣都是一身合身的黑色緊衣勁裝,略長的髮色如墨,連瞳都是墨黑色的,甚至還用著一片薄翼般的布料捂著臉,誰會料到你現在變成這樣。」語氣到後面還隱約有些抱怨的意味在。 「哦──那是格里西亞給我的裝扮,在任職魔獄的時候穿的。現在這副模樣才是我『在世』的樣子」理解似的點了點頭,羅蘭答道。 在從魔獄騎士長的位子上退位後,他就不再穿那套龍的聖衣了,除了太引人注目,不時有熱切的目光注視著自己讓他很不習慣外,他也想將讓那套衣服好好的收藏下來,畢竟那是極具紀念意義的一套衣服,也是有著最美記憶的收藏。 現在的他若不是以原先在世的模樣示人,就是……以死亡君主的姿態示人,雖然他不太喜歡用那副模樣,但說句實在話,每當有麻煩找上門,他只要變成死亡君主,麻煩也就迎刃而解了。因為人會嚇的胡言亂語、到處逃竄,而不死生物則會畏懼的臣服在地,以示稱臣。 「原來如此。」不是很糾結在羅蘭外表上的艾崔斯特輕微頷首後,突地話鋒一轉,看似不以為然般地問道:「你知道近幾年來發生了什麼事嗎?」 原先還盯著教皇,歪著頭思考著:為何教皇還活著?而且還是一副偽正太的模樣的羅蘭,在聽到這個問題時,便馬上將打探的目光從教皇身上移開,轉到出聲的艾崔斯特身上。 「我知道,剛剛聽城外的騎士說了。」異常認真的點著頭,聽到艾崔斯特提到這件事,羅蘭這才想起他們傳訊要他趕回葉芽城不是只是為了敘敘舊而已。 意思是你在這之前都不知道嗎?表情有些冏的艾崔斯特雖然在心中很是無言,但他仍舊面不改色的沉聲說道:「你知道了多少?」 「幻無神殿、三大信仰的困境以及信仰的改變。」略微思考了剛剛在城外和騎士的交談下後,羅蘭又補充道:「還有幻無神殿成為了第一大信仰的原因以及幻無神殿與渾沌神殿的利害關係。」 用著大概就是這樣的表情結尾後,羅蘭有趣的偏首看著在提到了『幻無神殿成為了第一大信仰』這句話時,面容很明顯的扭曲了起來的教皇陛下。 看到那副教皇的那副模樣,羅蘭不免有些好笑的想著:教皇倒是沒變多少嘛!真不知該欣慰還是無奈。 「看來你知道了不少。」艾崔斯特突地感到一陣惡寒,略微偏首一看,發現身旁的人似乎因為被觸到傷痛處而頭冒惡魔角表情猙獰時,用力的咳了幾聲,才總算讓身旁的人重新掛上了高深莫測的表情,快速地藏起了不小心冒出的惡魔角。 「讓我來補充吧!」似乎想掩蓋剛才脫序的行為輕咳了聲,從剛才到現在都尚未啟口的教皇,緩緩地說出另一件對光明神殿衝擊最大,也是聲譽一落千……不,是萬丈的原因! 像是憶起了那段令他焦頭爛額、神殿氣氛低迷的日子,教皇的神色有些憔悴「你應該不知道,自從第43代……還是第44代的十二聖騎士開始,他們的能力明顯的開始變弱了……」看著羅蘭因錯愕瞠大了的雙瞳,教皇無奈的開始敘述著上一代教皇儲存下來給下一代教皇看的記憶。 「我是你認識的那任教皇的學生,在他仙逝後,我便接下了光明神殿教皇的位置,而在就任的第一天,我就開始積極探討著為何十二聖騎士的能力會一代不如一代……」 在他二十八歲那年,他接下來教皇的職位,和聖殿的太陽騎士平起平坐後,便開始了他一生最灰暗、無力的沉重夢魘。 在上一代教皇留下的記憶球裡,清楚的敘述著他一生所面臨的事情,有酸、有甜、有苦、有辣。而其中莫不是以第38代的十二聖騎士之事以及……後任十二聖騎士在後期面臨的傳承問題最多也最為沉重。 大概是從第43代聖騎士開始,上任教皇自己也不是很確定,畢竟在他意識到時已為時太晚。 太陽騎士的聖光、神術明顯的弱下不少,不是跟擁有『史上神術最強的太陽騎士』稱號的格里西亞比,而是跟之前每一代的太陽騎士比,第43代的太陽騎士的聖光明顯遜色不少,恢復力也變慢了許多,還有起死回生在格里西亞之後,便沒有人可以領悟到了,這種種景象都如示警般,讓前任教皇從緊張至懊惱、擔憂,終至束手無策。 不只是太陽騎士,每任的十二聖騎士在聚集聖光這塊能力上都明顯遜色了不少,這讓以聖光、神術聞名全大陸的光明神殿遭受到嚴重打擊,也因為這個原因,在短短的幾十年間便流失了諸多信徒。 而上任的教皇在別世之前,卻仍是找不到原因,只能憂心著光明神殿的未來,和下任教皇相視無語,至終嚥下了最後一口氣,只能將這個困難留給了下任教皇以及艾崔斯特。 「為什麼會這樣?」在這幾年,羅蘭自詡自己在腦力上有大幅的進步,但此時聽到如此令人驚愕的消息,腦袋還是頓時渾沌不已,遲遲無法接受這項訊息。在腦袋勉強努力運作後,羅蘭才乾澀的愣愣開口。 「原先我也不太明白,但後來我隱約察覺到了一些眉目。」以著不似面容稚氣的語調,教皇皺起眉頭輕訴道:「其實不只光明神殿,戰神、渾沌也有同樣的問題,只是他們受到的衝擊不大。」 「三大信仰都有……你的意思是,這事和幻無神殿有關?」總算在糾結的思緒上理出了一點結論,羅蘭快速的發問。 竟然三大信仰都出現了類似這種問題,那突然崛起的幻無顯然嫌疑最大。 「我不敢明言的告訴你,但我相信和他們有關係。」彼此心照不宣,教皇對羅蘭投向了意味深長的一眼後,便靜靜的等候著羅蘭再次開口。 他相信,戰神神殿、渾沌神殿顯然也都察覺了此事的不單純,只是彼此都苦無辦法,即使心照不宣的都將箭頭指向了幻無神殿,但他們也都是同樣的莫可奈何。 看著教皇以及艾崔斯特明顯的將目光停住在自己身上,就算是笨蛋也會瞭解到他們不語下的真正涵意。 「說吧!你們這麼急著找我來,不是只為了跟我講這些事吧?」嘆了一口氣,約莫沉靜了數十秒後,羅蘭才又道:「從剛剛的講述聽來,我並不認為自己能幫上什麼忙。」 他是死亡君主,先不說他代表光明神殿出面可能會對神殿帶來更負面的效果,就自己本身來說,他又不能聚集聖光更不可能使用神術,頂多是召喚不死軍團,然後再幫他們加上暗黑之力,但這有什麼用?要他去剷平幻無神殿嗎? 羅蘭癟著嘴,為自己這種異想天開的想法感到好笑。 互相覷了一眼,艾崔斯特先是對著教皇皺皺眉頭再以眼尾掃向靜坐在對面的羅蘭,而教皇則是擠眉弄眼,弄出一張擺明罷工、要他好自為知,本人無能為力的滑稽童臉。 恨不得掄起袖子,賞教皇幾顆暴栗的艾崔斯特,在無力的翻了翻白眼後,轉過頭面向坐在對面,等著他們解釋的羅蘭開口道。 竟然把這種吃力不討好、當黑臉的工作交給他,艾崔斯特有種寧可回到過去幫尼奧浣衣烹食,也好待在這個白臉黑心的老狐狸身邊! 「不,這件事一定得讓你去才有可能完成。」總覺得自己像是要將無知的有為青年推向火坑般的壞叔叔,艾崔斯特嘆了一口氣後,接續道:「教皇有預知到了一件事情的發生,就讓他跟你說明吧!」 在心中深覺不能讓教皇如此好過的艾崔斯特,暗暗一咬牙,拐個彎,輕輕鬆鬆將皮球踢了過去。 原以為燙手山芋成功的丟到艾崔斯特的身上,卻沒料到對方好歹也是近千歲的黑暗精靈,怎可能那麼好吃定? 被皮球砸的措手不及的教皇像是被拋棄的怨婦般怒瞪了艾崔斯特一眼,見後者又給自己兩顆欠扁的白龍眼後,便氣悶地開口。 「我預知到了一件事,將在不久後會發生的事。」暗自在心中加上一筆後,教皇便一改玩鬧臉色,他緩緩的啟口,雙眼迷濛,有種仙風道骨的樣子,彷彿讓人覺得他在下一刻便成仙的感覺。 「信仰的大地上,人民的心愈來愈分散,神的介入讓世間的平衡開始失調,最後始於毀滅…… 幻無破壞了諸神條約,神的力量開始不受控制,三大信仰必須在這時團結起來,攜手抵制幻無,並且阻止大陸駛向毀滅,讓諸神條約再次簽立。而在最後的勝利曙光的照耀之下,將有一個信仰會歷代永恆傳承下去,成為大陸最大的信仰。」 柔合的風采隱暱了起來,換上了一抹沉靜、凝重的神色,羅蘭靜靜的凝聽完,心是十分複雜的。 諸神條約,這詞早在他孩提時代便已聽過,只是他從沒當過一回事,只將它當成一種傳說,用來加深人們信仰的傳說。但現在卻發生了,發生在自己的眼前,而且不得不承認,這件事情似乎和自己有著密切的關係。 嘆了一口氣,如果他還是活人,對於神還有一種憧憬、嚮往在。但如今他是死人,還是死到不能在死,不死生物中最強大的死亡君主,對於神,他只有碰上了可能就此被毀滅的懊惱。 他還沒見到其他人一面啊…… 嘆了一口氣,羅蘭皺了皺好看的眉頭後,將這些諸神條約以及這些事情連貫起來,又想起了城門騎士的話,接著像是想通了什麼似的,羅蘭難掩訝然的詢問:「所以幻無神殿的最高領導人真的是神了?」 而他的腦中也不免開始想像著神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了… 說到底,他最接近神的時候,便是格里西亞當上魔王,其他騎士長假死的那一次,在格里西亞絕望、崩潰的大吼聲下,奇蹟出現了。那時候的沸騰、激昂的情緒,他一輩子也忘不掉! 一顆環繞著耀眼光芒的刺眼光球就這麼從天空降,熾熱的溫度就連他也受不了,更何況當時是魔王的格里西亞呢? 可是憑著一股堅定的毅力、想要救活伙伴強烈的心志,他硬是將那種熾灼的焚燒痛苦咬牙撐住,甚至在事後聽起格里西亞說起那件事時,他的語氣是慶幸、不後悔的。 「那是救伙伴的力量,就算痛苦也不算什麼」格里西亞回眸望著羅蘭一笑。 那笑勝過天上的太陽,比真正的太陽還要耀眼、陽光,讓他不由得對著他那炫爛的笑容,心神蕩漾了起來…… 而他的那句話以及那抹笑容,至今仍存留在他的腦海裡,不曾遺忘過……。 「羅蘭、羅蘭?!」就在耳旁的大吼聲,嚇的還在傷感、回憶的羅蘭寒毛直豎的往旁一看,只見艾崔斯特那張黑臉就近在咫尺,讓羅蘭這個死人硬是嚇的咻了一聲,瞬間站起身,連忙尷尬的喊道:「怎麼突然靠那麼近,怎麼了嗎?」 就算他是死人,也會被嚇到的好不好!心知是自己遊了神、飄了魂,羅蘭硬是壓下這句差點脫口而出的話。 「誰叫你一直魂不守舍的,叫了你半天也不見你回應,所以想說到你耳邊喊,搞不好你就回魂了。」回魂是回魂了,但他那張『看到鬼』的驚嚇表情,也讓艾崔斯特大受打擊,有些不滿的鼓起臉,他悻悻然的坐回原位。 嗚嗚,他好可憐,他又沒醜到不人見人……他只是黑了點而已啊! 「你剛剛要跟我說什麼?」與艾崔斯特的目光短暫接觸,沉靜三秒後,羅蘭轉頭選擇無視艾崔斯特那副自憐自艾的模樣,直接問道。 若要問他這幾百年下來變了哪些地方,那他連想都可以不用想就可以直接回答:他學會了格里西亞的精神,也就是小心謹慎(腹黑)的面對世人,也學會了放下身邊的任何一件事,以及……分辯什麼是謊言。 說起來有點可笑又有點諷刺可悲,他竟然是變成了死亡君主後,才慢慢學會了『當人』,生前的他只會一昧的練劍、練劍再練劍,不諳人情世故,直到死了之後,在好似用不完的時間裡,他才注意到,除了練劍外,自己還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 「你剛剛不是問,幻無神殿的最高領導者是神嗎?」教皇代為詢問,待羅蘭點點頭後,教皇一哂說道:「這個我們一樣不能給你肯定的答案,但就推論來看以及我的預言來看,是的!幻無神殿的最高領導者是神。」就是那混蛋搶了他的信眾!忿忿地在心裡暗忖,教皇表面仍是無動於衷。 對於這個半肯定的答案,羅蘭沒有多做什麼表示,他現在最在意的還是…… 「所以你們要我做什麼?」頓了下,羅蘭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補充一下,免得自己又糊里糊塗的承諾下了什麼難以收拾的事件。「雖然我覺得自己不應該以這副模樣存在在這個世上,就算這樣活著很無趣、很茫然,但我還是不打算做任何自殺的行為。」自殺可不是騎士該有的行為! 想起在格里西亞以及其他兄弟們死後,他茫然的在這片廣大的陸地上四處飄流,隨意的聽任伊路、爾亞以及珊珊的鬼主意(也不知道誰才是主人),盡幹了些要是被格里西亞知道了,定會指著他鼻頭大聲斥罵他蠢的蠢事。 ……想起那些往事,不提也罷! 「……?」教皇和艾崔斯特彼此疑惑的互相瞅了一眼,然後一個挑起眉一個聳著肩,在無語的情境下用著眼語溝通了起來。 我們剛剛有提到要他去自殺嗎?教皇像是眼睛抽筋似的,眨出了一連串的文字。 沒有,況且死亡君主也沒那麼容易死吧!噠噠噠,黑暗精靈完全不用擔心眼抽筋,一瞬間便傳送了訊息。 那麼……教皇用著快抽筋的雙眼,努力且正準備再度詢問時,便被羅蘭略帶狐疑、納悶的嗓音給打斷了。 「很抱歉打斷你們的眉目傳情,但是你們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蹙起俊朗的劍眉,羅蘭狐疑的看著教皇快抽筋的雙眼。 原來伊路說的是真的!神殿與聖殿都有著不為人知的『秘辛』啊! 臉頰一抽,嘴角一歪,教皇不顧形象地大叫:「誰跟他在眉目傳情啦!我們在談正事、正事!」 不知道為什麼,他這麼激動的大聲辯駁,反而讓人有種欲蓋彌彰、此地無銀三百兩的錯覺。艾崔斯特以及羅蘭皆淡然無語的想著。 「我們沒有要你去自殺,只是要請你幫忙找人。」不理會形象全無的教皇,艾崔斯特接過問題解釋著:「我們當然不會叫你去剷了幻無神殿,因為那不可能。」 看著羅蘭一副『原來如此,早說嘛』的鬆口氣的表情時,艾崔斯特不禁在心底苦笑:「等等你同我們去見第45代的十二聖騎士,我們會把你要做的事情告訴你。」 皺起眉,原先在聽到自己不用去送死而慶幸不已的羅蘭,在聽到要去見現任的十二聖騎士的時候又猶豫、不安了起來。 他畢竟是不死生物,是違反自然生存定律的存在,對於光明神殿來說,不死生物是個萬惡的存在,他現在去找十二聖騎士,這無疑是自找麻煩,而且還有損光明神殿的行為啊! 搞不好這才是變相的自殺方式,羅蘭在心中咕噥著。 似乎看出了羅蘭的擔憂,教皇拋開了糾結在如何向羅蘭解釋他們沒有在眉目傳情的事情,接著的開口:「你不用擔心太多,剛剛我似乎也沒有跟你說,十二聖騎士因為聖光、神術的威力減弱,導至很多人民不再信仰光明神殿,進而使得了十二聖騎士在傳承上有了極大的問題。」 這也正是此時他最憂心、煩惱的事情啊! 少了十二聖騎士,聖殿還能稱作是聖殿嗎?! 明顯的愣怔了一下,在腦袋迅速的解讀了這項訊息後,羅蘭臉色丕變,不敢置信的開口說:「你的意思是,沒有人願意再來競選十二聖騎士了?!」以前是大家搶著當,現在竟然是拜託別人當,有沒有這麼誇張!? 「……沒錯。」即使百般的不願,教皇還是沉重的點了點頭。他的模樣就像是頭上頂了塊大鉛石,讓他不得不點頭承認。 「所以你不用擔心你的身份會不會曝光,這幾任下來,就屬這任十二聖騎士在接受訊息上以及處變不驚上的適應程度最高了,不然你想想,艾崔斯特還有可能會自由自在的待在神殿行走,甚至受到葉芽城民眾的尊崇嗎?」也不知道是不是值得慶幸。 「況且你不是只有死亡君主這個身份,你還是第38代的魔獄騎士,是光明神麾下的十二聖騎士之一,對於歌頌第38代十二聖騎士的詩歌可多著了呢!」唉,往事總是美好。 「其中第38代魔獄騎士的詩可不比其他人少,聰明點的話,就能從詩歌的敘述中,看出你非人的存在了。」像這任的太陽騎士就挺聰明的,又是一個不幸中的大幸。 聽到這些話,羅蘭顯然又是一愣。真的開始認真懷疑起,是不是因為自己真的太久沒有接觸外界,還是因為世間的變革太快,快到他無法掌握、吸收? 在羅蘭還處於呆愣中,教皇便以著此時不去更待何時的精神,催促地向艾崔斯特揮了揮手,讓他將羅蘭喚醒,待羅蘭原先朦朧的湛藍雙瞳逐漸恢復光采後,教皇便先行的踏出了書房的門口,而艾崔斯特則不讓羅蘭有機會做出任何發言,一把拉起他,緊接著跟在教皇後頭,目標──聖殿。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