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8671

    累積人氣

  • 7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誅神令.第三章.中

翌日 在旭日東昇時、金黃色的光芒溫暖的照耀了整個大地、整片翠綠森林的同時,也照亮了羅蘭所躺臥的草地。原先假寐著的羅蘭倏地的睜開了雙眼,借力使力的用手撐了下草地後,便俐落的翻身躍起。 拍了拍身上的草屑,羅蘭活動伸展了一下筋骨,在發出喀喀的響音後,便抬首望向天際邊的初陽,嘴角綻放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隨著金色的光輝灑落在自己的身上,他頓時覺得精神恢復、有再繼續走下去的力量。 雖然沒有作夢,但是一邊看著那十二隻娃娃,一邊想著之前的回憶,奇異的,那空虛的冰冷沒有再來騷擾他,讓他將回憶充當夢境,度過了不算長的夜晚。 動手將擺在草地上的草人拍去了上面的細屑後,羅蘭取出之前的布袋,小心翼翼的將一隻隻的稻草人收了進去,才用力拉起束口。 將布袋也收進了旅行袋,輕若無物的背起後,羅蘭一掃昨日陰霾,就著初陽的光輝曬落,輕快的走著。 一邊打量著周遭早晚不同的景色,一邊直走至昨天眺望基辛格的崖邊,他知道盡責的伊路已經守在那裡,等候他的來到了。 果不其然,當羅蘭以慢條斯理、從容不迫的速度走至崖邊時,就見到伊路已經精神抖擻,手牽著他與自己的兩匹神駒,恭敬的在此處等著他。 「伊路,早。」淡淡的笑著,羅蘭伸手將馬給拉了過來後,輕輕地撫著馬兒身上少許的黑色鬃毛,像是知道這是主人寵溺的行為,馬兒也喜悅的磨蹭著羅蘭的頸邊。 悄悄的打量完啣著一抹淡笑、神色無異的羅蘭後,伊路才放心的鬆了口氣,精神抖擻地道:「吾主,您也早!」 昨晚,他有聽到羅蘭的劍劃破空氣的波動,也有看到那不停閃爍的刀光劍影,雖然羅蘭的招式凌厲、招招狠勁,但他仍是感覺得出來,羅蘭的情緒相當不穩定,似乎每一個動作皆飽含著無奈與悲悽,這讓他心急、擔憂的不知如何是好。心急自己不知怎麼安慰羅蘭;擔憂羅蘭會不會因此做出傻事。 雖然不明白昨晚為何在一個時辰後便不再感受到那沉悶的波動,但在看到羅蘭今早精神奕奕,雖然淺淡卻真誠的笑容後,伊路也就不管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要羅蘭恢復就好。 悄悄的再一次鬆了口氣,伊路總算是放下昨晚懸掛在半空中的心了。 似乎看見伊路那藏在子夜黑瞳下的擔憂,羅蘭略帶抱歉的笑了笑後,便道:「別擔心,我們進城吧!」 語畢,羅蘭身邊便爆發出了濃烈的黑暗屬性,將自己黑暗的屬性覆蓋在自己與伊路的馬匹上後,只見原先殘破不堪、東缺一塊、西少一角的兩匹駿馬,須臾間竟然生出了滿身的黑亮鬃毛,原先灰色無神的瞳,也變成了炯炯有神、精亮的棕瞳。 行雲流水般從容翻上馬身,羅蘭看著同樣也身手矯捷翻上馬、穿上暗藍色斗蓬的伊路後,便用著低穩的嗓音開口:「走吧!」 默契的對視一眼,兩匹神駒便不分你我的往一旁陡峭山坡迅速的衝了下去。 駿馬馳騁,冷風呼呼,在商旅者、冒險者行經的官道上,這兩匹一看便知道是上等好馬在此顯得特別引人注目。 就在基辛格大關已近在眼前,羅蘭便迅速的以眼神向伊路示意,心神領會的伊路在快速的點了點頭後,便和羅蘭一樣矯健的翻下馬身,以牽代騎的拉著馬,隨著前來此處經商的商旅以及在大陸上遊走的冒險著們,一同排列著進城的隊伍,等待守衛的經查檢問。 待前面的商人、冒險者皆紛紛進城後,終於輪到了伊路以及羅蘭。 守衛先是被羅蘭瀟灑、神秘的丰采給刺到了眼後,才將目光移向了戴著斗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一看就知道是可疑人物的伊路身上。 「請您配合將斗篷拉下,以便讓我們檢查。」以著嚴肅、不容反抗的低沉嗓音,守衛緊盯著眼人的可疑人物。 瞅了下守衛,正當伊路不知該如何是好時,羅蘭從容不迫的嗓音便略帶抱歉的響起。 「真的很對不起。」迷人的藍眸略帶歉然的眨了眨,羅蘭接續道:「內人得了怪疾,面容有些潰爛,除了擔憂會嚇到小兄弟外,聽聞光明神殿祭司的說法,這病似乎會隨著空氣的傳染,因此……」 正當伊路還在為『內人』兩字怔忡時,那名守衛也猶豫了下,有點難為情的說:「可是……」不只美人的要求難以拒絕,俊美的帥哥的要求也讓人難以抵抗啊! 「小兄弟……」待守衛將懊惱的目光移向羅蘭神秘的藍瞳後,羅蘭嘴角便輕輕的揚起,瞳中閃過了一抹魔魅的紫光,邪魅的嗓音更是如蠱惑般地輕輕道:「小兄弟,可以放行嗎?我得帶著內人趕緊去求診了,這病要是遲了可就難醫了。」 傻愣的目光著迷似的凝視著羅蘭,待羅蘭的藍瞳內又是紫光一閃時,守衛才迅速的回神過來,接著又是關切又是抱歉的說:「真是抱歉,您快帶著妻子進城吧!」語畢,便退開擋在城門的身子,讓羅蘭、伊路以及他們的馬匹可以順利進城。 「吾主……?」那個內人,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羅蘭這麼形容自己時,他的臉竟然感到一抹燥熱。 「嗯?」魔魅的神情早就消失,現在的羅蘭又換回了儒雅的笑意,疑惑的瞅著欲開口,卻不知如何開口的伊路「怎麼了嗎,伊路?」 聽到羅蘭的低柔嗓音,伊路的思緒便迅速從『內人』兩字以及自己反常的行為中恢復過來,有些不確定的開口道:「吾主,您剛剛使用了『魔梟之眼』嗎?」 魔梟之眼是死亡君主專門用來蠱惑他人,使人心甘情願、絕對服從、聽令死亡君主命令的招式。只不過這招,他從來沒見過羅蘭使用。 「是啊!」點了點頭,羅蘭不是很在意的說:「我說謊的技術比格里西亞的劍術還差,為了進城,只能使用一些『小手段』了,不然以你現在的模樣我們恐怕沒辦法進城。」 遲疑了下,雖然有些不敬,但伊路仍是決定將心中的疑問說出口:「您不像是會想到用這種方式的人,但是……您剛剛卻用了,而且似乎早料到了……?」 經過這幾百年的相處,羅蘭的個性若他再說不清楚只怕會笑死人。 羅蘭的個性有時迷糊有時聰穎,甚至有時還會很天真,如果不是他們在一旁『教導輔佐』,羅蘭恐怕不只將自己賣了一次。 只是,他這次卻用上了心機,在自己都還想不出方法時,就已經早一步的想出解決的辦法了! 「呵呵。」不在意被伊路暗指糊塗,羅蘭將手伸進黑袍裡的暗袋,拿出了一本厚重、書面華麗、繡有一個太陽徽紀的冊子後,便隨性的反手拋給了伊路。 反正他本來就不諳人世,常常呆頭呆惱的被人拐去做任何事,說糊塗還算委婉,若是格里西亞,只怕他會直接不留面子,指著他的鼻頭大叫:你這個蠢蛋! 也許是擔心他這個蠢蛋至交好友會被人利用、拐去做一些蠢事,格里西亞便利用身體還強健的日子,將一大堆『存活要點』寫下來給他,在他仙逝之前,便將這本寶典連同永恆寧靜一同交給他,要他好好背熟。 伊路狐疑的伸手接住,接著隨手一翻後,龍飛鳳舞的華麗字體便映入眼底…… 《身在亂世-守則第一條》 人在世上,身不由己,為求自保,請人去死。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為求生存,請撒小謊。 《身在亂世-守則第二條》 行善、行俠、行義,自身難保時,管他人去死。 捨身、捨己、捨命,先見利與益,再管他人命。 《身在亂世-守則第三條》 人存於世,必有優缺,多多利用己身優勢,偷拐詐騙樣樣皆來。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管他什麼騎士精神,先殺他個片甲不留。 《身在亂世-守則第四條》 …… …… 明明是如此賞心悅目的字,卻寫著教壞世上棟樑、傷風害俗的話,伊路頓時覺得哭笑不得。 將荼毒雙眼的『驚』世寶典闔上,伊路將書翻至背面,果不其然的看到了同樣用著龍飛鳳舞的字跡,寫下來的四個大字──格里西亞! 也只有那個傢伙才會寫這種驚世駭俗、傷風敗俗的東西來教壞吾主而已!伊路牙癢癢的睇著手中的厚重精裝書,一邊想著直接放火燒了,省得羅蘭愈來愈腹黑,一邊卻又想到這是那傢伙遺留下來的東西,亦是羅蘭最寶貴的東西,若燒了,只怕連自己也會被燒了! 怎麼辦呢? 一邊苦惱的想著,一邊將書還給羅蘭,伊路好擔心羅蘭會被那本書給帶壞,失去了王者該有的風範! 看著羅蘭如視珍瑰的將書又收進了衣袍裡的暗袋裡後,伊路的腦頓時叮了一聲,思緒豁然開朗,他知道該怎麼做了! 「吾主,伊路也寫一本手札給您,您意下如何?」既然沒辦法將那本書給燒了,那麼只好讓他來寫一本真正的寶典讓羅蘭讀閱,以防羅蘭被格里西亞那傢伙繼續教壞! 想到羅蘭也小心翼翼的收藏著自己寫的手札,伊路愈來愈覺得這個想法太棒了。 「咦?哦,可以啊!」怪異卻又不好意思明問的羅蘭,只能不明就理的看著伊路身旁竟然發出了耀眼的光芒,狐疑的在心中想著:不死生物身旁不是該充滿黑暗屬性嗎? 一個搞不太清楚狀況,一個策畫著美好計畫,兩人雖各懷心思,卻仍朝著這次的目標──渾沌神殿前進。 就在羅蘭與伊路走至暗巷,將過於醒目的黑色駿馬收起,沿著錯綜複雜卻隱密的道路要前往渾沌神殿時,在神殿裡的粉紅已經收拾好了行囊,準備踏上『尋找羅蘭』之旅了。 看著粉紅將草莓棒棒糖、草莓軟糖、草莓餅乾等草莓食品塞進了手中的魔法戒指所創造出來的空間後,又繼續將粉紅系的公主裝、蘿莉裝、女僕裝陸續塞進,眼看戒指的容量已經接近臨界值時,在一旁冷眼看著的紅詩才終於開口。 「妳是要去找人,還是要去野餐?」見粉紅毫不理會自己,繼續手中的工作時,紅詩沉下臉色,怒聲道:「做什麼不理我啊!?」不滿的語氣中蘊含著濃郁的殺氣。 只見紅詩紅色的手迅速凝聚起一波強勁的黑色風刃後,便將如弦月般的黑刃朝粉紅擲出。 砰!狠勁的黑刃筆直的劃破空氣,劃破先前粉紅站立此時卻早以不見蹤影的地方後,在黝黑發亮的梁柱上,狠狠的留下了一個半弦月的痕跡。 而當時佇立在那,埋頭收拾著自己心愛必備用品的粉紅,竟在須臾間連同那堆粉紅系物品,瞬間移動到了施分的後面。 看到這情況,想繼續攻擊的紅詩也只好打消了這個念頭,雖然她還是很想毀滅那堆看了就起雞皮疙瘩的粉紅系物品。 她是不怕惹到施分,畢竟施分的能力是他們之中最薄弱的,和他對打雖然不是很輕鬆,但至少遊刃有餘。 但若是她和施分真的打了起來,粉紅那個傢伙也絕對不會只是在一旁冷眼看好戲,鐵定會加入戰局和施分聯手,打個她措手不及。 她和粉紅的實力伯仲之間,但再加上施分的阻擾干擾的話,她就只有打帶跑的份了。 撇撇嘴,她紅詩一向不做沒有把握的事。 看著躲在自己身後,已經收拾好『必備用品』的粉紅,施分不像紅詩講話帶刺、意氣之爭般,他只是就事論事的對著粉紅說:「妳現在跑了,萬一那孩子反而跑來這裡找妳怎麼辦?」 看著粉紅突地傻愣的模樣,施分不著痕跡地翻了個白眼。 就知道粉紅根本沒想到這一點! 而紅詩則是送給了施分兩粒超大顆、新鮮的白龍眼,眼神彷彿在說:誰叫你多管閒事,提醒她幹嘛?! 對於紅詩犀利質問的眼神,施分選擇聳聳肩,沒興趣介入她們之間的戰爭。 「那怎麼辦嘛!」嘟起嘴、賭氣般的坐在黑色絨墊上,粉紅嬌嗔的叫著。 看著粉紅如孩子般的賭氣行為,紅詩再次說起風涼話:「還能怎麼辦?就只能待在這慢、慢、等!」特意強調後面三個字,紅詩顯得特別興災樂禍。 粉紅的痛苦就是她的快樂啦! 「我才不要在這裡跟妳這個討厭鬼共處一室咧!」扮鬼臉、吐紅舌,粉紅做完這些動作後,氣的扭過頭不再看紅詩一眼。 紅詩說的是事實沒錯,但聽在她耳裡就是特別刺耳! 也回了個鬼臉給粉紅的紅詩索性也將頭撇向另一邊,不再搭話。 左看看粉紅,右瞧瞧紅詩,施分事不關己的再一次的聳下了肩後,便好整以暇的拿起了擱在一旁的死靈魔法大全閱讀了起來。 「咚咚咚!」腳步聲響起。 三人不為所動,維持著同樣姿勢。 「咚咚咚!」急烈的腳步聲由遠而近,不斷響起。 三人的表情明顯疑惑了起來,紛紛豎起了耳朵,凝聽外面的動靜。 「咚咚咚!」劇烈的腳步聲愈來愈近,似乎已經在暗廳外時,粉紅最先耐不住性子,霍地站起了身子,像是自言自語般,聲音卻又大聲到讓在場的兩人都能清楚聽到的聲音說道:「是怎麼一回事?渾沌神殿要被攻陷了不成?」 揪起眉頭,紅詩同樣的也將視線移向暗廳的門口,用著冷硬的口吻回答:「不無可能,是幻無神殿那邊有什麼動靜嗎?」言訖,紅詩和粉紅同時釋放了些許的殺氣。 想到幻無神殿,三隻巫妖的神色明顯的森寒冷冽了不少,最近幻無神殿只要一有個風吹草動,整個基辛格王國就會變得草木皆兵,眾人戰戰兢兢的。 擱下了手中的書,施分站起了身子,踱步到門前伸手拉開門把後,揚聲戒慎地問著:「發生了什麼事?」而冷峻無波瀾的俊臉則微微澟著。 像是無頭蒼蠅跑來跑去的闇騎士在聽到這聲低喝後,表情明顯的鬆了下來,接著他回過身,恭敬的屈膝跪地,俯首畢恭畢敬的答道:「施分大人,外頭有一名男子持著粉紅大人的飾品前來求見。」 話語初落,那名闇騎士便將一枚刻有龍形的徽紀拿出,雙手恭敬謹慎的伸直奉上。 聞言趨身向前查看的粉紅,在見到那枚徽紀後,訝異的驚呼:「這不是龍的聖衣嗎?」迅雷般的拿走闇騎士手中的徽紀端看著,粉紅難掩錯愕。 「他人在哪裡?」又瞧上了好一眼後,粉紅倏地將目光瞥向仍跪在一旁,等候下一個指令的闇騎士說道。 「正在神殿的大門外。」抬首恭敬的回答了粉紅的問題後,闇騎士又將首給低了下去。 「帶他進來,我要見他。」俯思了下後,粉紅便快速的下達指示。 遵從的低應了聲後,領著命令的闇騎士便快速的站起身,如風一般的身子捲出了門外。 施分轉首看著在一旁托腮沉思的粉紅,和紅詩對視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皆看到了不明就理的情緒後,便很有默契的將目光移向了粉紅。 「妳知道是誰?」施分大惑不解的問著。 「大概吧!」回過神的粉紅聳聳肩,丟給了施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他為什麼有妳的東西?」瞅著粉紅,紅詩狐疑的接著問。 「誰知呢!」她給東西是看心情給的,有人拿著她的東西來找她說奇怪不奇怪,說正常,也不是很正常。 一般會有她贈予東西或是向她借取東西的人,都是知道她巫妖的身份,會來找她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再者,這個龍的聖衣她也只給過了兩個人,一個是已長眠的格里西亞,另一個則是她的後選人──羅蘭。 格里西亞的現在應該是留置在光明神殿裡,如果來的人是拿著格里西亞的龍的聖衣前來求見的話,應該是和光明神殿脫不了關係。 另外一個是羅蘭,只不過那孩子音訊全無,會是他的機率顯然比光明神殿的人來的小上許多,雖然她強烈的希望是後者。 都過那麼久了,羅蘭那孩子都沒找上門來,不會有那麼巧,在她想清楚後他就來找她了吧?! 「叩叩!」敲門聲有禮的響起,也打斷了粉紅的猜測,在和另兩名巫妖對視一眼之後,由粉紅開口道。 「進來吧!」 「打擾了。」隨著溫文有禮的響音清澈響起,只見二名身形強健碩長的男子推門而入。 走在前頭的男子在一頭偏褐色的略長柔髮下,有著澄澈蔚藍星眸的俊美面容,此刻他面露許多不見的雀躍神情,而後者則將身形面貌都隱匿在斗篷之下,讓人無從打探。 俊雅男子偏首吩咐了後者一聲,待後者回身將門帶上後,才喜形於色的對著粉色說道:「粉紅,妳真的在這裡。」語氣盡是充滿慶幸與鬆了口氣。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