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第三章.下

「粉紅,妳真的在這裡。」 微張著口,粉紅又是喜又是詫的神情溢於眼表,詫異的雙瞳在來者的身上來回打轉,確定是記憶中的那個人後,粉紅馬上飛撲而出,雙手環住那個人的腰,撒嬌般的叫嗔著。 「羅蘭,我好想你哦!」嫣紅可愛的臉龐歡樂的磨蹭著羅蘭,粉紅的喜悅已經超出言語能夠形容。 有些驚愕的看著環住自己腰身,一臉興奮雀躍的粉紅,羅蘭的手頓時不知該往哪擺,只能尷尬的點了點頭後就模糊應聲「唔……粉紅……我有事要拜託妳。」 歪著頭,粉紅將環住羅蘭的手鬆開,退了幾步後,用著水汪汪的大眼疑惑不解的看著他。 回過身向伊路拿取一包不大不小的布袋後,羅蘭伸手將東西遞到了粉紅的面前攤開,只見裡頭竟是滿滿的草莓口味棒棒糖以及為數不少的草莓軟糖。 「哇……」垂延三尺的望著羅蘭攤在自己眼前的那包棒棒糖,粉紅以著比剛剛摟住羅蘭還快速的速度飛奔向前,眼看東西近在咫尺,就要觸到的那一刻,羅蘭硬是比她快了一步的將東西高舉過頭,不讓她拿取。 「羅蘭!」 鼓起雙頰,粉紅又氣又惱的跳著身揮著手,就是勾不到那包夢寐以求的袋子,只好叉著腰,哀怨的用著含淚的雙眸睇著羅蘭。 硬是將那種『搶小女孩棒棒糖不是騎士該有的行為』的情緒壓了下來,羅蘭匆匆的將目光從粉紅那哀怨的神情中倉促的移開,就怕自己東西借不到,還損失了大把銀子。 「我想跟妳借生命戒指。」快速的開口要求,羅蘭怕會把持不住自己,將手中的籌碼無條件的奉獻出去。 聽到這項要求的粉紅暫時將棒棒糖的事情拋開一邊,困惑不解的道:「我記得,你那邊應該有兩個才對。」 認真的點了點頭又搖搖頭後,羅蘭才輕聲的開口解釋:「原先我身上是有兩個沒錯,但是我給了爾亞和珊珊了,所以我現在身上沒半個。」 頓了頓,羅蘭掀開了伊路的斗篷後,無奈的補充:「雖然我不需要戒指裝就能偽裝成人了,但是伊路需要。」 爾亞和珊珊,是羅蘭新的召喚物嗎?粉紅在心中暗忖後,同時將目光瞥向了羅蘭低垂的手…… 咻!在羅蘭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粉紅已經瞬間移動到了他的面前,將那包裝滿了棒棒糖的袋子給搶了過來。 怔忡的看著粉紅愉悅的取出一枝棒棒糖開心的舔了起來,又看了自己空蕩蕩的手,先前那包棒棒糖袋子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這讓羅蘭頓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淒涼感受。 格里西亞在手札裡早就告誡過他,粉紅總會趁人不備時將手中的籌碼給搶走,結果他現在又犯了同樣的錯誤! 看著羅蘭垂頭喪氣、自怨自艾的模樣,粉紅有趣的笑出聲來「別擺出一副落水狗的模樣嘛!我又沒說不給你!」羅蘭這孩子,幾百年不見反而變得更有趣了呢! 粉紅在心中竊笑著。 「真的嗎?」從原先低頭喪氣變成盼望的神情,羅蘭滿懷期望的望著粉紅說。 「是啊!」點了點頭,在看到羅蘭期望的神色亦發濃烈後,粉紅頑劣的吐舌一笑「不過我身上沒有啦!想給也給不成了。」聳聳肩,粉紅的口氣好扼腕。 無視羅蘭瞬間呆若木雞的模樣,粉紅繼續舔著美味的棒棒糖。 在看到羅蘭不知所措的和同樣拿不著主意的伊路互相交換目光時,粉紅又道:「可是我身上沒有,不代表他們也沒有啊!」反手一指,粉紅用只剩下棒子的棒棒糖指向那兩個在一旁看戲的紅詩及施分。 呵呵,羅蘭這孩子真的是有趣多了。 粉紅有趣的看著羅蘭一開始心灰意冷,陷入了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樣,在聽到別人身上有的時候的那種得救了傻笑表情。 「粉紅大人,您就別再捉弄吾主了。」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伊路小小的為自己的主子抱不平。 被耍成這副模樣,吾主竟然還感謝的凝視著對方,真的是讓他想要一頭撞死! 轉了轉圓潤的雙眼,粉紅走到另外兩名巫妖的面前,一發不語的直接伸出手,更欠打的是攤平的手指還理所當然的往上勾了勾,擺明要兩隻巫妖快快將東西奉上來。 用眼角挑釁似的晲著粉紅,紅詩無視那隻粉紅色的手,扭過頭不予理會。 嘖!誰要免費幫妳啊!那明顯的一眼表明了紅詩還在記恨剛剛的仇。 對紅詩扮了個鬼臉,嘟嚷聲「小氣」後,粉紅便將粉紅色的手轉移了目標,精準的停在施分的面前,而那欠扁的手指又再次的勾了勾。 眉頭微擰了下,施分看了一眼一副無賴、土匪的粉紅後,便將若有所思的將目光投向羅蘭。 深邃如同黑洞的眸光鎖定著羅蘭,似沉思似打量,就在羅蘭被瞧的渾身不對勁,想要開口詢問時,那黑洞般的眸已經離開了羅蘭的身上,重新回到了粉紅的手上。 沒有表示任何不滿或無奈,施分很乾脆的伸手進袖子裡的暗袋掏了掏,接著取出了一對黑曜石打造,價值不菲的耳環後,才遞給了粉紅攤平在自己面前的手。 毫不猶豫的收下那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的耳環後,粉紅意思意思的隨性道謝:「施分,謝啦!到時再還你。」接著就將手上的耳環以拋物線的形式,拋給了在一旁還一愣一愣的羅蘭。 就在耳環要砸中自己之際,羅蘭反射性的伸手一抓,將耳環抓至在手中,接著帶點猶豫的嗓音響起「這樣好嗎?這東西……應該不容易取得吧?」 「沒差。」不冷不熱的語氣緩緩響起,施分大無謂的續道:「那只不過是用生前留下來的飾品加工罷了。」 生前飾品?聽到這句話時,羅蘭的表情有一瞬間的迷惑,但接下來又被原來如此的神情給取代。 記得和格里西亞在國境內四處遊蕩……呃,是到處歌頌光明神的美好時,他曾經一面揮著手,一面打發著時間向自己提過,粉紅的那副身軀是中毒身亡,所以呈現粉紅色;紅詩則是身亡前,被鮮血染紅了整個身體;至於施分,生前是位貴婦,死後身上仍散發著芬芳。 想到貴婦兩字,羅蘭更加確信那對耳墜並非俗物,而遲疑的神色也更加明顯了。 看得出來羅蘭似乎還在猶豫掙扎,粉紅翻了翻白眼,搶過了羅蘭手中的耳墜後,直接丟給了一旁默不吭聲,隨侍在側的伊路。 有些慌亂的伸手接過,明白粉紅意思的伊路先是猶豫的看了下羅蘭,正當羅蘭欲開口命令時,粉紅已經搶一步喝斥命令:「戴上!」 內心驚顫了一下,伊路這次不再躊躇,果斷、迅速的將耳環分別戴上了左右耳後,瞬間一道黑色的薄霧便覆蓋住了伊路,不到頃刻之間就又散去了。 只見原先還是不死生物的伊路,此時已經變成了一位劍眉朗目、神俊冷冽的俊美男子,之前那一對漾著黑焰的醒目火目、纏在身上的陳舊繃帶以及繚繞在身旁的充沛黑暗屬性都消失的無影無蹤,連一點點『不是人』的跡象都沒留下來給人探聽。 看著伊路的模樣,粉紅滿意的點著頭。 但接下來,在粉紅轉過頭不小心瞥見了仍就蹙著眉頭,依然有著一副『這不太好』神情的羅蘭時,她又不著痕跡地翻了個白眼,無聲的嘆氣:「施分都不在意了,你就別再優柔寡斷,收下吧!」 看了一眼明顯不耐的粉紅以及沒絲毫不悅神情的施分,羅蘭想了想後便默默的點了下頭,認真的開口:「謝謝!」 看著一臉心滿意足舔著棒棒糖的粉紅、在自己同意接過耳飾後就低首看書的施分,以及從頭到尾似乎都以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在一旁打著呵欠的紅詩,羅蘭有種他們在等自己開口的感覺。 游移不定,不知該怎麼啟口的羅蘭在為難的看了下伊路,發現後者也對自己投向束手無策的目光時,只能不自在的再開口。 「粉紅,妳知道最近……呃,最近有發生什麼大事嗎?」期待似的將目光射向了粉紅,羅蘭在心中期待粉紅能提到他想要說的話,好讓自己得以繼續接下去。 適逢相見,幾句問候不到,他就要求對方兩次,就算他是個死到不能再死的死亡君主也會為此感到窘迫。 聽聞羅蘭說的話,粉紅張著無辜的大眼,帶著可愛的微笑,歪著頭揣著眉思考了下後說:「唔……大事啊?」 見到羅蘭毫不遲疑的認真點著頭,海藍星瞳的期待光芒更甚時,粉紅用力的捶了一下手,接著恍若煞有其事般同羅蘭點了點頭,接著以著嚴肅的口吻、凝重的神情,伸出粉紅色的手指……指向一旁在看熱鬧的紅詩。 「有!羅蘭,她欺負我,幫我打她!」氣憤填膺般,粉紅對著在聽到自己的話後,由原先的期待變成錯愕最後無語的羅蘭,告狀似的大聲叫嚷。 莫名奇妙被指控的紅詩見怪不怪的不予理會,對粉紅投以適可而止的目光後,便默不吭聲,像是打定主意羅蘭不會傷她似的。 倒是一旁的施分在和羅蘭的視線對到後,輕晃著頭表示愛莫能助。 顏面神經自行抽搐著,羅蘭放棄和粉紅進行無意義的溝通。 雖然粉紅剛剛的語調認真、神色肯定,彷彿在她的認知裡這就是所謂的大事般,但羅蘭卻不這麼認為,因為他很清楚知道,粉紅是在玩弄他,想要看他陷入窘迫中。 不要問他為什麼知道!都經過了好幾百年的時間了,他還會搞不清楚粉紅那不時冒出的劣根性,以及這答非所問,明顯就是在坑他的答案嗎?! 算了,都是死人了還在意面子做什麼。在面對三名不知同情為何物的巫妖,羅蘭選擇安慰自己,別再做無意義的掙扎。 「粉紅,妳知道幻無神殿吧?」不再迂迴,羅蘭直接了當的發問。雖然是針對著粉紅發問,但羅蘭的目光還是掃過了在一旁想將自己置身於外的兩名巫妖。 揚著眉,粉紅和另兩名巫妖在交換了目光,似乎達成共識後,也一改嬉鬧的面容,不疾不徐的開口。 「知道。」簡略的兩字,卻讓現場的氣氛硬是冷凝了不少。 雖然心中不免有些疑慮,在意剛剛粉紅和另兩名交換的目光,但羅蘭仍是將這個疑問拋諸腦後,將此行的真正目的說出,也就是教皇以及第45代太陽騎士的預言說出。 在將教皇的預言全數交代完畢後,原先也想將雅洛斯的預言一字不漏道盡時,心中卻起了個突。 不著痕跡地將目光飄向了伊路,只見伊路不贊同的輕輕搖了下頭。雖然心中有滿腹的疑惑,但深知伊路不會背叛自己以及相信伊路的謹慎小心,羅蘭還是選擇隱暪了部分,只說出幾句話。 也就是『牽絆同袍,再顯神跡;東北方行,緣分不淺的女子』。 聽完羅蘭將教皇以及第45任太陽騎士的預言告知他們後,三名巫妖又是互看了一眼,再紅詩微不可見的頷首了下後,粉紅才將稍稍偏離的目光,重新拉回至羅蘭的身上。 不動聲色的將三名巫妖的行為收盡眼底,羅蘭和一旁伊路心中的疑慮更深了,同時羅蘭也慶幸自己沒有將雅洛斯的預言全部道出。 總感覺,這件事情愈少人知道愈好,尤其自己似乎還肩負重任的時候。 「孩子,你知道嗎?渾沌神也有將『三大神殿必須聯手』的事告知紅詩。」不理會羅蘭和伊路瞠大的雙眼,粉紅續道:「或許因為紅詩是上任魔王的引路人,所以在魔王離世後,表面上看來現在最高領導者是沉默之鷹,但實則上能夠接收訊息、神跡的卻是紅詩。」 「所以你們剛剛交換目光,是在猶豫是否將這件事告訴我嗎?」恍然大悟的呢喃著,羅蘭為自己的多慮感到好笑,但站在一旁的伊路卻不這麼認為。 總覺得,他們也隱暪了些什麼事。伊路斂下眉,不動聲色的想著。 聽到羅蘭的話,粉紅有些驚詫他的敏銳,眼中有道詭譎的光芒一閃而逝,快的就連一直擰眉、注意著粉紅的伊路都沒注意到。 想不到這孩子變得聰明多了,不再是腦袋水泥做,思考一直線。 粉紅靜觀其變的揚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是啊!畢竟現在各國草木皆兵,什麼訊息都是最寶貴的,當然不可以輕易的就透露給別人知道。」轉動了靈活的雙眸,粉紅狀似不經意,意思所指的道:「就算是最信任的人,也要有一份防備之心,我很高興你懷疑起我。」 懷疑身邊的每一個人吧!只是這句話,粉紅沒有說出口。 似乎覺得懷疑別人不是很好的行為,尤其是懷疑自己的伙伴、朋友更是不當的行為,羅蘭才欲開口解釋,就被被粉紅伸手打斷。 「所以,你來找我是因為那句『東北方,緣分不淺女子』的關係嗎?」眨了眨可愛的美目,粉紅一改方才凝重的氣氛,俏皮的問著。 同樣不給羅蘭回答的機會,嘲諷心態表露無疑的紅詩戲謔的對著羅蘭道:「真替你感到悲哀,竟然跟這噁心的傢伙『緣分不淺』。」說到後頭也不知道她是在同情還是在恥笑了。 對於自己一再被打斷開口機會的羅蘭顯得有些訕訕然,再看到被紅詩的話給激怒,正準備發難的粉紅時,羅蘭只能快速的開口,搶回自己說話的機會,也阻止兩名巫妖無意義的爭吵。 「是的!預言上指的應該就是粉紅,因為我並沒有熟識其他的女子。」鬆了口氣,羅蘭俊臉上寫著無奈,似乎為了粉紅和紅詩無時無刻的爭執感到無奈。 所幸那兩名巫妖在聽到了自己的話總算放棄了爭執。 佯裝沒見著粉紅那得意的模樣,紅詩只是瞥了她一眼後,就將頭快速的扭開了,那模樣似乎是見到不乾淨的東西,連多看一眼都不願意。 被那看似不屑,卻極具好幾層涵意的眸光掃過後,粉紅在轉身面對羅蘭前,嘴角勾起了一抹別有心意的微笑,只是當她正身面對羅蘭時,那抹笑容也擴大成了興奮、燦爛的笑容。 「太好了,羅蘭,走吧!」歡天喜地的拉起搞不清楚狀況、呈現當機形態的羅蘭的手,粉紅一馬當先的就要拉著他走出暗房的門口。 回復神志的羅蘭馬上煞住了被拖著走的腳步,可別小看粉紅小小一隻,力氣似乎不大,羅蘭為了要阻止粉紅繼續拖曳自己前進的行為可是用了不少力氣! 「粉紅等等!要走去哪?」看著粉紅色的臉孔鼓了起來,羅蘭只能無力的說出問題。 慘了,他怎麼會覺得跟格里西亞相處,似乎比粉紅這個總讓他摸不著頭緒的人在一起好多了呢?!望著黑色柔毯上那明顯的拖曳痕跡,羅蘭頓時有氣無力了起來,忽然懷念起打狗、買藍莓派以及還債的日子了。 「當然是繼續去尋找你的伙伴啦!」似乎對羅蘭疑惑的神情很有意見,粉紅鼓起雙頰道:「既然我都加入了你,那接下來不就是去找剩下的人了嗎?」才剛想羅蘭這孩子不枉這幾百年的歲月,總算有所長進,現有又給她舊態復萌! 在咀嚼過粉紅這段話的意思後,羅蘭才恍然大悟「所以妳答應要陪我去找人了?!」說不開心是騙人的,雖然有伊路陪著自己,但他還是時常感到孤單,現在有粉紅的加入,想必日子會有趣的多。 對羅蘭投以就是這麼回事的目光後,粉紅再次牽起羅蘭的手,而羅蘭這次也沒有抵抗,乖乖的任由粉紅牽著自己的手往前走,但才剛跨出的腳步都還沒邁出去時,就又被一個欠打的聲音給打斷了。 「喂喂喂!妳就這樣走了?」 「不然咧?!」連頭也沒回,粉紅聲音中的不耐,就算是再駑鈍的人都聽得出來。 好不容易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擺脫這兩個傢伙到處去玩了,紅詩這欠扁的傢伙卻好似不甘見她好,硬是阻撓她離去的腳步! 「那我們呢?」粉紅這傢伙,只顧自己去享樂,也不想想還有兩位『同儕』得守在這不見天日、荒涼無趣的鬼地方,說走就走! 天知道離下一任魔王誕世還有多久的時間啊?! 雖然很想回誰理妳,但粉紅知道這句話只會點燃戰火,延誤自己去呼吸外頭新鮮的空氣、徜徉在耀眼的陽光下以及……享用外界美好的草莓點心,因此只好耐下性子,好聲好氣的溝通。 「妳想怎麼樣?」廢話快說,別耽誤我! 無視粉紅那看似溫和實則不悅的語氣,紅詩反而轉首望向了在一旁不發一語的施分,只見對方意興闌珊,似乎對於出去這事沒什麼興趣。 看來只能靠自己和粉紅盧了! 「我也要去!」不拐彎抹角,紅詩直接切入目的。 羅蘭才剛蹙起眉,還沒來得及開口時,粉紅就已經先叫了起來。 「妳跟來做什麼?」少來礙事了啦! 不理會粉紅那雙可愛的雙瞳此時漾滿著殺人的狠意,紅詩理所當然的回應:「待在神殿很無聊!」 眉頭深鎖,羅蘭認真的考慮著多帶著一隻巫妖上路的可行性。 發現羅蘭似乎在考慮要帶紅詩上路,粉紅頓時慌了起來。 先不說自己會和紅詩一路吵到底,萬一她想要慫恿羅蘭買點心給自己享用的話,那個女人絕對會不安於分,硬是也要來一份! 愈想臉愈黑,只見粉紅那粉紅色的面容此時竟然佈上了一層黑氣,讓原先就詭譎的臉此時再添猙獰。 不再給羅蘭思考,也不再跟紅詩打太極拳,粉紅乾脆的唸起咒語,在羅蘭還未反應過來,紅詩臉色大變,來不及阻止時,倏地啟動了瞬間傳送的魔法陣,也順道將站在一旁,顯然料到這事此早會發生的伊路,連同羅蘭與自己一同傳送走。 眼見來不及阻止,紅詩只能氣急敗壞的朝那已淡去的身影,大聲的斥罵著:「死粉紅,最好就別回來,不然我就讓妳後悔丟下我!」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