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8671

    累積人氣

  • 7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誅神令.第四章.上

在粉紅用瞬間移動迅速傳至渾沌神殿外一旁的巷弄裡時,同一時間羅蘭也回過了神,打量起周遭的環境,確定還在基辛格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 既然預言是要他來東北方,他自然是從這裡開始慢慢找起,可不能因為粉紅剛剛施放的瞬間移動,又將他傳送到別處去了。 安下了心後,羅蘭也就有訓責的心了。 「粉紅,妳應該要好好的跟紅詩溝通,不能隨便就走人,這樣除了不禮貌更是不尊重,騎士是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的!」皺著眉,羅蘭嚴肅又認真的訓誡著。 況且,他也還沒思考完帶著紅詩遊走在大陸間的可行性。 聽到那久違的『騎士理論』,粉紅的心可以說是很複雜的。一方面帶點懷念,一方面又帶點無奈,就整體來說無奈是佔大部分。 抬首看向一臉肅穆沉重,活像他們剛剛做了什麼天理難容的事的表情,粉紅的表情頓時只有冏字來形容了。 「羅蘭我問你,如果有個人對你死纏爛打,明知道這個討論絕對會耗上一整天,甚至還擬不出結果時,你還會想要繼續跟她耗嗎?」粉紅像是在教導無知的孩子一般,也回以鄭重的神情。 聽到粉紅這難得認真的口吻,羅蘭也不由自主的將自己設身處地,仔細認真的想著。 不給羅蘭想太多,粉紅趁勢追擊般的繼續說:「還有,明知對方是個會和我不停爭執、吵鬧的人,就算會拖延我們尋人步伐,你還是堅持要帶著她上路嗎?」義正嚴詞,粉紅一副『我的苦心你不懂』的心碎表情。 認真省思著這番話的羅蘭,在看到粉紅那明顯心寒的神情時,也不知道是被粉紅那席話打動,還是被粉紅那心碎的神情給騙倒,只見羅蘭認同她的說法點頭附和,接著充滿著歉意對粉紅道。 「對不起,我錯了。」毫不躲避自己的錯誤,羅蘭坦蕩蕩的面對。 滿意的點點頭,此時的粉紅臉上哪有剛剛那副心碎的表情,只見她微微的撇過首,輕輕的吐著舌,小聲咕噥道:「還好給他蒙混過去了,真是好險。」 不然被那秉持著崇高騎士精神的羅蘭給訓誡的話,只怕她還寧可回過頭和紅詩來一場『騎士間的切磋』來得痛快些! 雖然羅蘭沒注意到,但在一旁沉默不語,看著兩人互動的伊路可是將粉紅的所有行為給收進眼底了。 顏面神經抽搐,伊路看到這情況不免在心中腹誹起來。 唉!吾主那坦蕩面對錯失的精神的確很值得讚賞,但前提也要有真正的錯失來去面對才是啊!吾主竟然傻愣愣的被粉紅大人牽著鼻子走,甚至還一本正經、懺悔的擔下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頓時他真的欲哭無淚、哭笑不得。 況且,粉紅大人根本就是為了自己的玩樂才選擇落跑一途,沒想到吾主還沒來得及對對方曉以大義就被對方唬的道歉認錯,想到這裡伊路又不免再給他腹誹了一下。 少了個格里西亞卻來了個粉紅,伊路只覺得已死去的腦袋頓時傳來陣陣疼痛。 前者至少還會考慮到吾主,後者根本只考量到自己,但是兩個卻都以顛倒事非為主,以拐騙吾主信以為真為輔。他都還來不及擔憂怎麼消毀邪惡魔王遺留下來的驚世駭俗之書,現在竟然還來了個更可怕的陰險巫妖,在一旁鼓催吾主! 擔憂啊!伊路看著走在前方,快樂踏上名為尋人,實為玩樂的巫妖,以及在一旁自我反省的死亡君主,心中有苦說不出。 此時他真的很懊惱也很認真的反省著,為什麼自己不找個神來信仰,這樣就可以為吾主也為自己祈禱一下了啊! 現在他信仰光明神不知道行不行? 就在伊路自怨自艾,思緒飄的老遠時,粉紅和羅蘭早就開始討論,決定了接下來前往的目的地了。 「羅蘭,你知道接下來要去哪找人嗎?」從暗袋裡頭摸出了一個草莓軟糖,粉紅喜孜孜的將其丟進嘴裡,快樂的咀嚼著。 唔,好吃好吃!粉紅心滿意足,感激的向渾沌神以及光明神道謝。 感謝前者沒有讓自己跑出神殿,不然就會因此遇不到羅蘭;感謝後者賜予教皇以及雅洛斯的預言,讓自己得以和羅蘭一同冒險(得以吃到久違的草莓點心)。 「唔……不知道,雅洛斯只給我這一段預言而已,所以我想要繼續在基辛格找找,說不定會找到什麼線索。」不如粉紅般玩鬧的心情,羅蘭很認真的說出可行的建議。 就不知道羅蘭在知道粉紅剛剛想的是什麼時,臉上會出現什麼樣的表情。 「粉紅大人知道基辛格王國周圍,還有哪裡有城鎮嗎?」忠心耿耿的伊路不忍看到自家主子傷透腦筋的樣貌,也不由得的動起腦想著可行的辦法。 如果是東北方的話,那還包括了從忘響國至基辛格來一路上的村落與城鎮,甚至超越了基辛格的範圍也包含在內。 仔細想一想,現任太陽騎士給的訊息也太廣泛了吧!難怪當初他會面有難色,說自己的預言相當不準確,原來就是這個原因啊! 「有,很多。」似乎是覺得自己不該在一旁閒著,也或許是戲看夠了,粉紅手撐著顎,苦思著這附近哪幾個地點比較可能。 凡德沃卡……不對,這個城鎮早已在上次幻無的突襲下被滅了。 費里萊薩……不行,上次經過的時候,那裡似乎已經從信仰渾沌變成了信仰幻無了,若現在過去,只怕會引來不必要的紛爭。 搖了搖頭,那個不行,這個也不行,粉紅顯得有點煩躁。這附近的城鎮不是被滅了就是被幻無給吸收,甚至還有些城鎮會在不定時遭受到不死生物的襲擊。 還有哪裡呢?眉頭深鎖,粉紅嘴裡的棒棒糖早已被她啃的支離破碎,她仍渾然不絕,只是一心想著還有哪個城鎮…… 等等,她剛剛都只想到城鎮,卻忽略了村莊啊!雙瞳一亮,粉紅想到了一個可行的地點,而且距離渾沌神殿只需要騎馬半天時間就能抵達,再加上他們都是不死生物根本不需要休息,趁現在趕路到明天午時就差不多抵達了! 「我想到了,溫克修!它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村莊,雖然是村莊但卻是冒險者必經的補給、落腳之處,所以整體的經濟還算繁榮。」 再加上那裡是冒險者常去的地方,因此在信仰上非常廣泛,這樣就不怕幻無的那些傢伙會趁機對他們不利了。 「溫克修……到那裡需要多少時間?」羅蘭嘴上問著,心裡卻想著另一件事情。 溫克修,就是他和伊路遇到的第一個岔口,若不選擇直奔叢林就定會經過的一個村莊。除此之外,那個村莊若是他的記憶沒錯的話,主要是信仰光明神殿的! 突然間,在他確信要前往溫克修時,胸前的那條永恆寧靜竟然發出了淡淡的金光,似乎是在指引著他,又像是在同意他的話似的。 一股溫暖油然而生,羅蘭俊逸的臉龐頓時柔和下了不少,手也不由自主的握自了頸前的項鍊。 這種感覺,就好像格里西亞就在身邊似的,好溫暖…… 「羅蘭/吾主?」一聲帶著困或與不解的嗓音響起,這也讓羅蘭飄離的思緒再次回歸。 只見他回神後就看到粉紅一臉好奇以及伊路一臉擔憂的模樣凝視著他,見狀,羅蘭也只是微勾嘴角,心情愉悅的回道。 「沒事,半天是吧?那我們現在開始趕路吧!」再次喚出了兩匹神色冷俊、氣勢磅礡的駿馬,羅蘭手腳俐落、姿勢瀟灑,動作如同行雲流水般順暢的翻上了其中一匹馬後,對著在一旁,狐疑的望著自己的粉紅說道:「那匹給妳吧!」。 聽聞羅蘭的話,粉紅的身子很明顯的僵了一下後,便快速的抗議、據以力爭了起來:「羅蘭,我是一名嬌滴滴的女子,怎麼可以叫人家獨自騎一匹馬,人家不要啦!」接著無賴似的抱住了羅蘭垂放在馬腹旁的腳。 似乎是感受到粉紅不滿的語氣,那匹被粉紅惡意遺棄的馬也不悅的嘶鳴起來。 「這……」羅蘭在聽了粉紅的話後,反射性的又是沉思了起來。唔……粉紅是女子沒錯,但嬌滴滴……? 似乎看出羅蘭明顯的狐疑,粉紅的耍賴指數更是開到最大,先是怒喝了在一旁嘶鳴不停的神駒後,接著淚眼汪汪的看著羅蘭,似乎想藉眼淚來博取同情。 「讓人家跟你共乘一匹啦!」抽著鼻子,粉紅好可憐的拉著羅蘭的衣袍下擺「你想想,人家不僅是一名嬌滴滴的女子,更是一名外貌可愛的女孩子,騎著這匹偌大的馬,你不覺得怪異嗎?!」水汪汪的大眼閃啊閃,似乎想要博取同情似的。 顏面神經自行抽搐著,伊路忍住翻白眼的慾望。 粉紅大人又再誘騙無知的吾主了! 先瞧了瞧粉紅一身可愛的粉系蘿莉裝,再看了看佇立一旁,神色威武的神駒,果然一股不和諧的感覺油然產生。 「妳不能換個樣貌嗎?」雖然對於女性的樣貌不是很在意,但粉紅這一身奇異的打扮還有不適合在外冒險的年幼外貌,都讓羅蘭眉頭緊蹙。 看到粉紅這副模樣,會讓他不自覺得連想到格里西亞以及教皇陛下。 明明都是上了歲數的人,卻硬是將自己的外貌維持在年輕樣貌,其中更以教皇及粉紅最為超過了,格里西亞至少還保持在30歲,這兩個人卻一個扮成偽正太一個扮成假蘿莉,怎麼看都在欺騙大眾! 「才不要咧!」一聽到羅蘭將主意打到自己身上,粉紅也顧不得繼續裝可憐,馬上換上一張訓誡無知孩子的臉,嚴詞義正的說:「你知道要找到一副滿意的身體要花多少時間嗎?你知道要將一副屍體製成永不腐朽需要花費多少時間和功夫嗎?怎麼可以說換就換!」咄咄逼人,粉紅的話語如機關槍般掃射而出。 被粉紅劈哩啪啦的一長串話給驚到不能開口的羅蘭,只能又是搖頭又是點頭的,算是勉強回應了粉紅的話。 雖然看似亂七八糟的回覆,但粉紅就是知道羅蘭表達的意思。 滿意的看著羅蘭的點頭動作,粉紅知道自己又成功拐……說服了羅蘭了,不再多說什麼,粉紅只是伸出雙手朝向羅蘭,等待著他的動作。 一開始還看不懂粉紅要做什麼,直到早已躍上馬匹,在一旁等候的伊路做了個伸手抱住的動作後,羅蘭才意會了過來。 將自己的身軀調好了適當的位置後,羅蘭微微傾下身,雙臂有力的攬上了粉紅後,接著若無重量般的將粉紅輕放至身前。 別以為光看羅蘭做就覺得很簡單,這個動作除了考驗坐在馬匹上的人本身的平衡感外,同時也要和馬匹有一定的默契存在,不然一不小心就當眾落馬出盡洋相;接著最困難的就是微傾下身將人抱上去的行為了,可別以為光有力氣就可以辦到,除了上述兩點需要夠精湛、純熟外,被抱的人還得放心的交付給坐在馬匹上的人,以有技巧的方式抱起,絲毫不能做任何的掙扎,不然就會一同摔落,接著就成為馬蹄下的亡魂了。 動作一氣呵成,羅蘭的動作如行雲流水般輕鬆、順暢,待確定身前的粉紅已經調好了舒適的姿適,也就是側坐後,羅蘭才將在一旁閒置的駿馬收起,以眼神向一旁已經等候多時的伊路使了個眼色。 在伊路駕馬至自己身側,點了下頭後,羅蘭便將目光移至前方的官道,接著腳踢馬腹,大喝一聲後,首當其衝的駕馬往前馳騁而去,而伊路則在羅蘭的馬前腳跨出一躍後,也跟著驅馬向前奔去,而距離則維持在與羅蘭的馬匹約一步的距離左右,看得出來兩人的默契已經精湛到連駑馬的技術都如此純熟了。 『溫克修』 陣陣響亮、平穩有力的馬蹄聲從遠到近響起,在看似樸素卻人來人往的鄉村中顯的特別突兀,只見各處的小販紛紛停下吆喝、招攬顧客,婦女們停下採買的腳步,冒險者們停下打探情資的行為,有致一同的將目光掃向村莊的門,亦是傳出聲音的來源處。 對這個村莊來說,大部分的人都是以步行抵達,商旅們則是馬車代步,因為要載販賣、交換或運送的貨物,至於冒險者則另當別論了。 雖然冒險者同樣是以馬匹代步,但是通常有馬匹的冒險者除非是急著補糧抑或是收集情報,不然鮮少會騎馬進到他們的村莊,因為大部分的冒險者會選擇較大的城鎮暫住,一是因為路程不遠,二是因為情報豐富。 所以這愈來愈大的馬蹄聲理所當然的成為了眾人觀注的焦點了。 原先眼力好的人,只能看到一小點的黑影,此時已經大到連老嫗那視力退化的雙眼都能清楚地看見──兩匹神色冷峻的駿馬馳騁而來。 正當村莊的人紛紛走避,擔憂馬匹會直奔而入時,駕馭著馬的人已經技巧性的拉住韁繩,巧勁一使,使原先狂飆直騁的馬兒在瞬間減速了下來。 而這讓人嘆為觀止的一幕也讓眾人更好奇坐在馬上的男子了。 輕鬆的翻下碩壯的駿馬,顯然是帶頭的男子在一連串瀟灑的動作後,伸長手將側坐在馬上的小女孩抱了下來,那動作雍容的就好像抱的那個人沒有重量似的。 在眾人將目光投射在前頭的兩人時,後頭馬兒上的主人早已俐落翻下馬,牽著馬走到正將粉紅放下來的羅蘭旁。 「吾主。」看似只有兩個字卻涵意眾多,伊路以眼角餘光掃向圍觀的民眾。 不動聲色的頷首,羅蘭也拉起馬,環視起周遭了起來。 民風僕實,感覺起來似乎沒有受到這些年神殿的鬥爭給干擾,依然過著樸實又安樂的生活,這點從每個村民的臉上感覺到,一種愜意、安然。 只是才剛這麼想,前方卻傳來了一陣爭吵、喧囂,以及重物摔落的聲音,眼中寒光一逝,在伊路驚覺自家主子要做什麼,想要開口阻止時,羅蘭的身影已經如同鬼魅般穿過訝異的群眾,直奔出事的地點。 「吾主──」先靜觀其變,別惹事上身啊! 沒來得及說完,就看到羅蘭如風一般的身行消失,伊路也只能無奈的快速跟上腳步。 吾主這愛管閒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壞習慣什麼時候才會改掉啊?明明是死亡君主,理當像格里西亞說的一樣,先殺完東邊再去殺西邊,殺個他遍甲不留、血流成河才對啊! 「等一下!」見到伊路已經準備拔腿追向羅蘭時,粉紅喊住了伊路。 帶著困惑的眼神注視了一下粉紅後,伊路又將目光投向人群裡,找尋早已看不見蹤影的羅蘭。 「怎麼了,粉紅大人?吾主已經跑遠了。」雖然心急如焚,但粉紅的身份又讓他不得不顧忌,只能一邊擔憂羅蘭惹禍上身,一邊問著粉紅。 不同於伊路歸『主』似箭,粉紅顯得從容不迫。 她先是取出一根棒棒糖快意的舔起後,在伊路那無聲的眼聲催促下,滿條斯理的伸手指向顯然早已被羅蘭遺忘,丟在原地的馬。 「牽著走。」雖然不用擔心馬兒待在原地會被牽去賣,但是避免偷牽馬的人發現自己偷來的馬莫明憑空消失而嚇的口吐白沫,她覺得有必要通知一下。 明顯的愣怔了一下,伊路才發現被羅蘭遺棄在此的駿馬,快步向前牽起羅蘭的馬,在粉紅的眼神示意下後,才放心的牽起連同羅蘭與自己的馬,點了點頭,拔腿直奔羅蘭的所在處。 聳了聳肩,被丟下的粉紅不慌不忙,踏著雍容自在的腳步,一邊吃著棒棒糖一邊緩步走向出事的地點。 只不過,這情況讓沒有前去湊熱鬧的人紛紛感到詭異與不解。 踏著條理不紊亂卻異常快速的腳步,羅蘭沒有理會路旁眾人錯愕吃驚的模樣,滿腔的正義感現在一心只想趕到出事的地點。 擠進看熱鬧的圍觀群眾裡,羅蘭一邊道歉一邊閃過交頭接耳的人群後,怎麼也沒料到,映入眼簾的竟然會是如此熟悉的景象! 「格里西亞?!」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