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第四章.中

「格里西亞?!」 錯愕飄高的嗓音在吵雜的民眾間並不突出,但隨後跟來的伊路及粉紅卻聽得很清楚,同時兩人還極為有默契的頓了一下腳步後,才迅速擠進人群中。 利用身形嬌小的優勢,順利擠到羅蘭身旁後,馬上順著他驚詫的目光移至跌坐在地上顯得有些狼狽,卻氣質高雅的人身上,頓時也跟著羅蘭一樣,狠狠的抽了一口氣。 「真的是太陽!」媽呀!光明神的神跡嗎?! 無視兩人的驚呼,圍觀的群眾各個聚精會神,大氣不敢喘一聲的看著接下來的發展。 眼前的情況是兩名身形粗壯的壯漢,兩腳叉開,吹鬍子瞪眼睛的看著眼前的那名剛剛被羅蘭喚為格里西亞的人。 而那名樣似格里西亞的人也是一副氣得跳腳的模樣,只見他先是撫了撫被推了一把而跌坐在地吃痛的臀後,用著那雙似乎會說話的耀眼藍眸,泛著水光狠瞪著眼前的兩名壯漢,似乎想用目光將眼前的兩名壯漢給千刀萬剮似的。 當然,前提是目光真的可以殺人。 現場氣氛凝滯,正當羅蘭不自主想要上前幫忙那位樣貌相似格里西亞的人時,他……喔不!應該說是她,用著咬牙切齒卻溫婉的嗓音,『禮貌』的問候前面兩位粗漢。 「在光明的閃耀下,兩位大哥的心想當是接受光明的洗禮,但為何伸手推人,甚至剛剛還動手打那名無辜的孩子呢?難道是光明的耀眼仍是無法洗滌你們那被黑暗污染的心靈嗎?領會到這件事的西亞,真是感到痛心疾首。」不理會圍觀民眾錯愕以及兩名壯漢不耐的神色,那名自稱西亞的女子用著親切、難過的嗓音關切著。 聽到那名貌似格里西亞的人以女性溫柔婉約的嗓音開口後,羅蘭、伊路以及粉紅的表情霎時只能用呆若木雞的蠢樣來形容了。 還來不及從震驚恢復,她那一長串如同光明語,只差沒在光明後面加個神的字句,再次讓三人陷入僵硬石化狀態。 「媽的,聽不懂這女人在講什麼。」搔了搔被西亞那一長串廢話荼毒的耳朵,其中一名穿著紅領戰士裝,背掛雙刀的男子很不雅的說著。 另外一名雖是穿著戰士裝,但武器卻是大斧的男子只是眉峰聚成一座山,頷著首同意伙伴的話。 見到伙伴同意的模樣,明顯比較急躁,性情易怒的紅領戰士馬上開口大罵:「妳耍我們啊!講那麼一長串的廢話,快點把那該死的小鬼交出來!」 看著周遭似乎沒有人願意伸出援手,只在一旁竊竊低語,西亞好看的秀眉也跟著皺了起來,那皺折的程度幾乎就要夾死一隻蒼蠅了。 輕嘆了一口氣,她佯裝無奈的低下首,在沒人見到的角度裡,勾起一抹算計、狡猾的笑容。 哼!敢讓她在眾人面前出糗,她不讓這兩個傢伙嚐嚐什麼叫惹火她的下場,她西亞.修爾洛倫斯的名字就倒過來唸! 在她以為沒人注意到時,羅蘭早就注意到她那垂首卻暗藏玄機的笑意裡,探出她打算好好教訓這兩個不識相的傢伙了。 先撇開她的身份不談,羅蘭在她手中開始凝聚風屬性時,便已經身形一閃,頃刻間來到那兩名戰士前,在兩名戰士警覺來者不善時,那名紅領的戰士已經被羅蘭一拳揍飛。 名副其實的揍飛,只見身形壯碩噸位理當不輕的紅領戰士竟然輕輕鬆鬆就被揍飛數尺,狼狽的以頭朝下,摔落在一旁因顧看熱鬧,而無人看守的攤位中。 微啟著嘴,西亞有些反應不過來的看著護在自己身前的俊逸男子。 而手中的風元素也因為呆愣之際而隨之散去。 「你要多管閒事嗎?」看著同伴被眼前這名眉宇間散發著冷冽、不凡氣勢的俊雅男子打落在地,瞬間也取出身後的大斧嚴正以待,口氣也跟著森冷不少。 先回過頭望向仍跌坐在地的西亞,伸手將其扶起後,關切地詢問:「沒事吧?」雖然這舉動在伊路及粉紅眼裡看來是多此一舉。 剛剛她還想用風刃攻擊呢! 西亞伸出手握住羅蘭的手站起後,斂下算計人的眼光,恢復到柔和優雅的模樣,便搖了搖頭「謝謝,西亞沒事。」接著優雅的一欠。 察覺到眼前這名女子細微的心思轉動,羅蘭選擇沒有點破,轉過身面對持斧的戰士「欺負女子的行為不是騎……男人該有的行為。」 原本想說騎士,但發現對方是戰士之後,羅蘭不知變通的腦袋難得的做出迅速的反應。 這也讓一旁的伊路差點欣慰的哭了。 「別被她嬌弱的樣子騙了,剛剛在餐廳裡她抬腿踹我一腳的樣子可狠了!」一開始就被羅蘭打飛的紅領戰士,扶著似乎脫臼的右手,氣沖沖的指控。 聽到他那話,頓時圍觀的群眾更是嘰嘰喳喳的討論起來了。只是原先等著眾人評批那名女子的戰士,在聽到眾人是在嘲笑自己被女人踹時,臉上馬上浮出不悅的神色,接著憤聲喝斥。 「閉嘴!」 只見剛才還討論熱烈的民眾們,順間變成了咕噥聲,只是仔細聽的話還是隱約聽得到是在抱怨男人不該欺負女人之類的。 雖然細碎,但對主事者的幾個人卻不是那麼一回事,羅蘭依舊嚴肅沉穩,只是手已經擱在腰間的佩劍上;已經站起身,退至一旁的西亞,雖然面露焦慮,但眼底卻閃著不明顯的惡趣笑意;至於兩名戰士,從他們愈來愈陰沉的臉來看,大概也是一字不漏的收進耳底了。 「小子,廢話就不多說了,把那女人和那孩子交出,免得惹來一身皮肉痛!」也不知道是不是忘記剛剛就是被眼前這名『小子』給打飛,紅領戰士仗著同伴在身邊,惡聲惡氣的威脅著。 聽到這番威脅,羅蘭的眉頭更是聚攏,顯然對於對方那惡意挑釁不是很高興,耐著性子,他得先搞清楚事情的經過。 「這位仁兄,不知道他們是哪裡得罪了你?」 而那兩名戰士顯然一點也不想解釋,只見兩名戰士以眼角餘光互覷了一眼後,便不發一響,直接持武迎頭劈來! 沒有群眾們意料中的驚慌,羅蘭不疾不徐的抽出一把熠熠生輝的寶劍,如黑豹般敏捷的閃過迎頭劈來的大斧後,接著反手一擋,擋住欲從身後偷襲的兩把大刀,看起來就像是身後有長眼睛似的。 面對兩名身材壯碩、力大無窮的戰士,身形在這兩人面前,顯得纖細的羅蘭一點也沒有不安、慌亂,只見他腳步從容,不紊不亂,歪頭閃過迎來的大斧後,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舉劍快、狠、準的攻去。 面對如此凌厲的劍法,持著大斧的冷峻男子顯得弱勢,只見他腳步雜紊,有些慌亂的將大斧擱至身前,擋住那快如雷電的劍術。 劍斧相撞的輕脆聲音陣陣響起,在一旁悠閒觀賞的西亞一邊讚嘆羅蘭的俐落身手,一邊暗笑那兩名戰士狼狽不堪的模樣。 突然,銀光一閃,西亞順勢將目光拉向來源,在驚覺是那名紅領戰士打算趁羅蘭與持斧戰士打的不可開交之際,從後偷襲羅蘭! 見到此景象,西亞也不顧自己還得維持優雅溫柔的形象,拉開嗓子高叫:「小心後面!」 聽到熟悉卻明顯女性化不少的字眼,羅蘭反射性的抬腳使勁一踹,將前方的持斧戰士一腳踹飛後,敏捷的彎下身閃過後方橫掃過來的雙刀,在對方一驚、來不及反應收刀之下,羅蘭的利劍已經橫掛在對方的脖子上。 但即使羅蘭持劍的手臂穩健,但鋒利的劍氣還是劃破了對方的頸子,流出了一滴滴鮮紅的血珠。 「還要再打嗎?」冷睇著眼前連大氣也不敢喘一下的紅領戰士,羅蘭原先柔和的嗓音此時沉下了不少,不容忽視的王者風範頓時傾洩而出。 不點頭也不搖頭,紅領戰士的目光呈現鬥雞眼,凝睇著頸項的利劍。 接著,稍早前被羅蘭踹飛的持斧男子,黑目中狠光一閃,正欲起身再接再厲攻擊羅蘭時,也不知道是他的殺意太明顯,還是其它因素,只見羅蘭天藍般的閃瞳瞬間暗了下來,接著一股強烈的氣壓以他為中心向外擴散,霎時原本打算偷襲的持斧男子,手一鬆大斧落地,而人則像洩了氣的皮球,頹然跪地,顫抖著身子。 「不……不、不打了。」抖著嗓,經過剛剛那無形的威脅他已經清楚知道,他……不對,是他加上特爾沙,根本不是眼前這名男子的對手! 見兩人都無意再戰,羅蘭將手中的劍反手一轉收回劍鞘,接著伸手一抓,將同樣怔住的紅領戰士也就是特爾沙,推向持斧男子身邊。 互相攙扶著,沒有原先的囂張氣勢及冷酷表情,兩人如同鎩羽而歸的軍人,垂著首不敢直視羅蘭。 「可以將事情說明一下嗎?」雖然打贏了兩人,但羅蘭顯得沒有因此而驕傲,這也讓一旁的女子皆以愛慕的目光凝視著他,嬌羞的討論著;男子則用以崇拜的目光望著他,興奮的討論著。 只是他們不知道,對羅蘭來說,和這兩個戰士打比不上半天練習來的累。 「讓我來說明吧!」在一旁發現決鬥結束的西亞開口,接著便從人群中牽起一個身材嬌小、雙眼充滿戒慎的小男孩緩步走向羅蘭。 在輕聲安撫了下小男孩後,西亞用著悅耳的嗓音,開口解釋一切衝突。 因為近幾年來,幻無介入了三大神殿之中,甚至成為了最大信仰,因此整片大陸頓時陷入了改換信仰的風潮,民眾之間的討論、吹噓也變成了一種習慣。 只是風潮雖盛行,仍是有保守派的信眾堅持信仰著原先的神殿,比較激烈反抗的人甚至開口怒罵那些更換信仰的人,隨著幻無信眾增加,勢力亦發龐大,那群信仰原神殿或是不願接受幻無存在的民眾們,便成為了幻無神殿晲視的對象。 認為他們──不懂神! 媚媚道來促使今日這場戰火的起火點,西亞喘了一口氣後,接著繼續補充:「信仰本來就是憑個人的喜好而定,本來就不允許任何強迫與威脅。」 結果那兩名戰士在餐廳裡享用午餐時,無意間聽到了那名小男孩和其他小朋友的談話,也就是關於幻無神殿的事。 小男孩年紀幼小,難免對自己的信仰有些憧憬,所以在和同伴討論時不免一邊誇讚自己的信仰,一邊不滿的嘀咕著父母換信仰的事。 那衝動的童言童語激怒了紅領戰士,於是那名戰士毫不猶豫的作勢揚拳要毆打小男孩,硬要小男孩收回剛剛那些褻瀆幻無神的話。 想當然爾,小男孩打死也不願意,固執的直視著那名戰士。但可能是真的踩到痛處,氣到失去理智的戰士不顧眼前的那人只是一名孩子,掄拳就要打下去…… 「於是妳就補了一腳?」羅蘭不難猜出眼前這名女子百分之百會做出這個舉動,更何況剛剛那名紅領戰士也說過了。 原先是要理直氣壯的點頭承認,但頭還來不及點下去,就感覺到背後有一陣惡寒,在顫了下身後,西亞馬上改為搖頭,怯怯地道:「是我補的沒錯,我……只是看不慣嘛!又不是故意的。」好哀怨的口氣。 聽到這話,羅蘭的眉間一挑,覺得眼前的女子似乎在跟別人解釋的樣子。 「她說的是事實?」轉頭問著站在一旁的兩位戰士,雖然他是幫了西亞,但也只不過是看不慣他們以大欺小的行為,並不是信了西亞的說詞。 見狀,西亞也僅是挑眉顯得不在意。 猶豫了一下後,似乎憶起剛剛那恐怖的氣壓,紅領戰士──特爾沙,在抖了一下後便不敢隱暪的點頭承認「沒錯……是我衝動了。」囂張氣焰全消,特爾沙懊悔自己的衝動。 瞧得出來特爾沙以及另一名至今為曾開口的男子皆露出明顯的悔意,羅蘭只是嘆了一口氣。 「信仰是每個人的權利,神沒有權利干涉,人更不可能。」盯著垂首認錯的兩人,羅蘭的語氣轉為認真嚴肅。「你們可以改變信仰,但不能強迫別人接受新的信仰,再說……在新的信仰出現之前,你們不也虔誠的信奉著戰神嗎?何須如此刁難?」話說到後頭,語氣也軟了下來。 聽到羅蘭提到他們之前的信仰,兩名戰士頓時覺得眼眶一熱,似乎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著了什麼魔,竟然忘記了戰士的精神,忘了身為戰神麾下一份子的驕傲。 「對不起!」不同於剛才都是一個人在發聲,這次連那名持斧戰士也開口致歉。 點點頭,羅蘭的表情放柔,伸手拍了拍兩人的肩膀。 有什麼事,並體悟到自己的錯誤並加以改正還來得珍貴呢? 兩名戰士身子微轉,朝那名小男孩以及西亞又是彎身一欠,接著在互相攙扶下,走向圍觀群眾讓開的一條道路,離開了吵鬧的市集。 「大哥哥,對不起!我也知道錯了。」突然羅蘭覺得黑袍下擺一緊,低頭一看才發現是剛才那名眼神戒慎的小男孩,此時的他眼神不再戒備,只是昂著首,以著軟軟的稚嫰嗓音道歉著。 摸了摸小男孩的棕髮,羅蘭扯動唇角,一抹淡淡的笑容形成。 突地,小男孩轉動了水汪汪的大眼,興奮的看著羅蘭偏褐色的金髮,以及閃耀的藍瞳「大哥哥,你好像太陽騎士唷!」驚呼一聲,小男孩開心自己的發現。 「嗯?」詫異小男孩的童言童語,雖然明知是自己的外貌讓人產生誤解,但羅蘭嘴邊的弧度仍是上揚了幾度。 畢竟,成為太陽騎士曾經是他畢生的夢想。 「是啊是啊!」一旁的西亞繞著羅蘭走了一圈後,露出了一抹媲美陽光的燦爛笑容。「正義感十足,悲憫天人的態度,嗯!果真很像。」雖然穿的是黑綢絲緞製成的長袍。 怔愣地望著西亞那如同格里西亞閃死人不償命的陽光笑容。此時羅蘭恍若真的見到格里西亞用著這副令人如沐春風的笑容,要求他幫忙跑腿買藍梅派。 沒來由的,眼眶突然一熱。 見到對方直盯著自己的臉看,西亞頓時羞窘了起來,嬌嗔道:「我臉上沾了什麼東西嗎?」縱然被帥哥直盯著讓她小鹿亂撞,心喜不已,但西亞還記得不遠處有一道殺人的目光仔細盯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對不起!」發現自己不禮貌的行為,羅蘭頓時臉上一熱,趕緊道歉。 圍觀的群眾見到似乎沒熱鬧可看後,皆紛紛的打道回府,擺攤的繼續招攬客人,採購的繼續和老闆討價還價。 而現場有幾名女子在悄悄的打量起站在羅蘭一旁的西亞後,帶著自知不如人的嘆息,也轉身離去。 看了看羅蘭又看了看西亞,小男孩似乎發覺自己的存在有礙發展,因此向西亞以及羅蘭道謝後,便揮了揮小手,跑回一旁的餐廳裡了。 默然無語的氣氛圍繞在羅蘭及西亞身上,粉紅自認被忽略的夠久了,不管伊路那死腦筋,直接走向羅蘭旁,出聲打斷那尷尬的沉默。 「羅蘭,要不要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我『累』了。」先是用無辜的雙瞳瞅了瞅西亞和羅蘭後,接著眸光快速掃了一下西亞,見羅蘭點了點頭後,粉紅便拉著站在一旁的伊路,安分的等著羅蘭的動作。 知道粉紅是要自己打探這名女子的來歷,但羅蘭卻猶豫著不知該如何開口,畢竟他只知道這女子叫西亞,其它一概不知道。 連西亞那兩個字也只是他經由剛剛她自稱得知的! 就有限的情報來看,只能知道她是一個除了性別及身高之外,跟格里西亞相似度近百分之九十八的女子。 就在羅蘭不知如何開口之際,西亞那溫和的藍眸瞬間閃過了一抹不明的光芒,接著便優雅的開口:「謝謝你剛剛幫了我,我叫西亞.修爾洛倫斯,叫我西亞就好,為了表示謝意,請別拒絕西亞的好意,定當讓西亞請一頓餐食。」 看似毫無破綻完美的邀約,不知為何聽在羅蘭等人的耳裡,身子竄起了一股惡寒。 連他都要設計啊!無奈的在心中暗忖後,羅蘭仍是面不改色的落落大方接受,輕聲應答。 絕對是鴻門宴!三人各自腹誹的想著。 進入了餐館後,西亞先禮貌的問了三人要吃什麼後,才伸手招來服務生用著優雅的嗓音點著餐。 聽著前頭明顯是自己與伊路的紅茶與咖啡後,接著便是一連串的草莓、藍莓甜點,讓伊路聽得眉頭緊蹙,羅蘭若有所思。 伊想皺眉是因為粉紅毫無節制的點了所有的草莓甜點,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是被請的那一方。 羅蘭若有所思的原因則是因為聽到了那一連串的藍莓點心,再加上西亞的樣貌及性格,疑惑就像泡泡一樣不停冒出。 無視於服務生錯愕的眼光,西亞泰然自若的問著羅蘭及伊路「兩位這樣就夠了嗎?」 有志一同的點點頭,他們不需飲食不需休息,因為他們是不死生物。當然,粉紅是個例外中的例外。 點點頭,西亞對服務生輕說了句麻煩後,就看似不經意的開口詢問:「你們應該不是這附近的人吧?」 沒有猶豫的頷首,羅蘭認為這沒有什麼好隱暪的「不是,我們不是本地人。」 「也許這樣問很冒昧,能請教你們來此處是為了?」問完之後,似乎覺得這樣問不妥,又補充「我沒有惡意,只是好奇而已。」 這次羅蘭沒有發言,不是不願說明,而是不知該怎麼解釋。 正當西亞眸中精光一閃,揚起柔和的笑容,打算開口化解這份尷尬時,坐在一旁的粉紅卻開口了。 「也沒什麼,就到處冒冒險,增加見識。」張著一雙看似無辜的大眼,粉紅笑的毫無心機。 和婉的點頭表示明白後,西亞有技巧的順水推舟問了下去「可是小妹妹,妳年紀看起來不大吧?這樣四處冒險好嗎?」 這女人,果然跟格里西亞一樣不簡單。面容不改天真無邪樣,粉紅在心中暗忖著。 「別小看我,我魔法很強的唷!」直起腰桿,粉紅驕傲的說。 而同時有幾桌因為注意到耀眼的羅蘭及西亞,而聚精會神觀察著他們一舉一動的冒險者,無不因為聽見這話而搖頭嗤笑著。 小孩子嘛,童言無忌。 不理會那明顯嗤之以鼻的笑聲,粉紅聳聳肩,她心情正好,不打算和那些不長眼的人一般見識。 見到粉紅不在意,羅蘭和伊路明顯的鬆了一口氣。 他們真怕這要風是風,要雨得雨的任性公主,會因為不滿這些嘲諷而大打出手。 誰會知道這個身高不到150公分,身穿粉紅系緞帶蓬蓬袖、蕾絲短裙的蘿莉妹妹,其實是個活了兩千近三千年的不死巫妖呢?! 待食物送上來,見粉紅迫不及待伸手將自己那一大份的草莓系列點心搶過來埋頭吃起後,羅蘭才真正放心。 有食物,尤其是她最愛的草莓的話,粉紅的注意力就不會放在剛剛那些事上了。 目瞪口呆的看著粉紅活像幾百年沒吃到東西似的狼吞虎嚥,西亞轉動僵硬的脖子,扯出一抹僵硬的微笑「她……餓很久了嗎?」 「嗯,幾百年沒吃了。」認真的點了點頭後,在桌下的腳就被伊路一踢,慢了半拍才赫然自己竟把事實說出,剎時尷尬的神情浮上俊逸的臉,羅蘭顯得有些慌張。 原先想要開口解釋的羅蘭還未開口就又被伊路踢了一下,困惑的目光射到伊路臉上後,見伊路先是搖搖頭,又將目光移向西亞後,羅蘭便明瞭了。 西亞並沒有當真,她只是認為那是誇大後的說法罷了。 沒見到兩人的眉來眼去,西亞看了看粉紅面前一堆的草莓點心,又看了看羅蘭及伊路面前各一杯的茶飲,略些疑惑的說。 「你們不是幾天沒吃了嗎?這樣夠嗎?要不再叫些?」無視不遠處有一聲狠狠抽氣的聲音,西亞伸手就要叫服務生過來。 同一時間,羅蘭也快速的伸出手按下了西亞的手「不用了,這樣就夠了。」然後在說完時,發現西亞皺眉盯著自己的手時,略顯一驚的將手抽回,低低地道:「對不起。」 搖頭表示不以為意,西亞皺眉不是因為手被男生握住,而是……那不明顯的黑暗屬性。 抬起頭悄悄打量著眼前的三個人後,西亞在心中暗忖:怪了,他們並沒有任何黑暗生物的特質,為何剛剛會感受到一股黑暗氣息? 難道是自己多疑了? 將西亞的動作收進眼底,別看粉紅只是一昧的埋頭苦吃,她可以這裡頭最謹慎的人。 眼前的草莓點心已被掃蕩一空,只剩下一碗草莓聖代,此時粉紅小口小口,細細品嚐著,就怕吃太快又要等上好幾百年了。 挖起一口冰淇淋滿足的送進嘴裡,在品嚐許久才不捨吞嚥後,粉紅歪著頭問:「西亞姊姊,妳看起來也不像當地人,來這裡做什麼呢?」 如果是大人的話,這類的話可能會被當成是無禮的詢問,但以孩子來說的話,就只能歸類於好奇心驅駛了。 果真,西亞沒有任何不悅,直接瞭當的說明:「我不是當地人,是不遠處『蘭特』的人民,來這裡則是為了……」 正當西亞遲疑著,不知該誠實說出,還是曚混過去時,一聲爽朗的聲音代替了她的回答。 「我們是來召集人馬,回去抵抗不死生物的!」 不只是字句聽得讓人震驚,就連長相也讓羅蘭當場如五雷轟頂般當場石化。 「尼奧!?」未經大腦就直接脫口而出,就連活了幾千年的粉紅都難掩淡定的尖叫出聲。 這是怎麼一回事?! 此時,那名爽朗耀眼,跟西亞同樣有著一頭足以閃瞎人的金髮以及醉人藍眸的男子,狐疑又不失優雅的勾唇一笑。 「小妹妹,妳認得我啊?」尼奧.修爾洛倫斯挑眉的望著粉紅。 已經不能用詫異來形容,此時的羅蘭心中五味雜陳。如果西亞的樣貌相似格里西亞,那麼他可以當作是巧合,但如今第37代太陽騎士都出現,甚至連名字都一模一樣時,就算他想說服自己也無從說服起了。 雖然喜悅,卻也失落。 懊悔著自己一時口誤,粉紅只能搔著頭,目光飄移。 活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面對尼奧的問題,羅蘭和粉紅都顯得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解釋,反而是一旁的伊路在驚嚇後迅速的回過神志,口條清晰的說:「您是『蘭特』的王子殿下吧?」真是多虧了行前爾亞交給自己的筆記。 兩道驚愕的目光先是掃過伊路後,接著落定在尼奧的身上,一開始是驚訝伊路竟然知道對方的身份,接著是錯愕對方的來歷。 王子?!是那個住在皇宮裡,有女僕侍候、有美食佳餚享用的那個王子嗎?粉紅的腦袋渾沌,思緒全亂。 尼奧是王子,那……那那、那西亞不就是……公主了嗎?!晴天霹靂,這比知道當選太陽騎士的不是自己而是格里西亞時,還令他來得錯愕。 似乎很訝異從對方口中聽到自己的身分,尼奧將目光移向了坐在一旁,從進餐館以來似乎只在點餐時開過口的伊路身上。 「真驚訝,沒想到你會知道。」接收到來自四面八方射來的疑惑目光後,尼奧不甚在意的回答「我們的王室已經沒落了!王子的身分現在也沒多少人知道了。」 雖然口氣聽起來不在意,但就坐在尼奧面前的羅蘭等人,卻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藍眸裡一閃而過的憤怒。 說不在意是騙人的吧?雖然很在意沒落的原因,羅蘭也知道這問題不適合問出。 「尼奧哥,你怎麼……」跑出來了? 同樣被尼奧突然冒出給嚇呆的西亞,還未回過神就又聽到伊路道出家兄的名諱,頓時又陷入了震驚中。 直到剛剛尼奧解釋完王子的身分後,西亞才得以恢復正常。 無語卻飽含深意的回看了西亞一眼後,只見被瞅了一眼的西亞頓時心虛的垂下頭,眼神明顯的不敢直視尼奧,顯然猜到自家兄長冒出來的原因了。 還不就是因為點餐錢花太多,以及問題拖了老半天卻沒半點成果的關係! 不安的搓搓手臂,西亞擔心等等會被尼奧請另一頓粗飽。 只希望尼奧可以因為自己找到了幫手而手下留情,看在同一條血脈上顧一下手足之情,不要揍她。雖然機會極為渺小,但西亞還是不免希冀一下。 既伊路後羅蘭也從震懼中回復,先將錯愕的心情安撫下來,回到最初的沉穩冷靜後,才輕了下嗓子,將眾人的注意力重新放回剛剛提到的事情上。 「不好意思,能請教一下你剛剛提到的召集人馬是怎麼一回事嗎?」記得他一出現時,好像說到了抵抗不死生物? 不死生物橫行,不只光明神殿受到影響,似乎連這裡也受到波及,這難道又跟幻無神殿有關係嗎? 只是,教皇他們不是說幻無會用聖光與神術,這麼一來不是挺矛盾的嗎? 難道還有什麼人跟幻無一同聯手介入? 「沒錯,我們要召集人馬回去抵抗不死生物保護住在那邊的居民。」思緒被尼奧的話打斷,羅蘭的注意力顯然被吸引了過去。 回去抵抗不死生物,哪裡有不死生物?疑惑才剛冒出頭還來不及開花結果,羅蘭就想到答案了。 回去,他們是從蘭特來的,所以……「蘭特有不死生物?」那附近有黑暗之地嗎? 乍聽到這項意外的訊息,粉紅擱下了銀匙,面色凝重的望著尼奧,伊路也將精神專注於尼奧接下來的話語。 「是。」可能是覺得站著會吸引一群不必要的目光,尼奧姿態優雅的落坐在西亞的旁邊,接著將手疊放在桌上,收起陽光燦爛的笑容後,換上了一抹嚴肅沉重的模樣。 「蘭特,說是地名,其實也是代表我們王室的名稱,不像基辛格、忘響國那樣是個真正的國家且擁有自己的王室,我們的存在其實就像統制者一樣,在當地有一定的勢力、影響,又因為地處於三國交界屬於無管轄區域,因此就被當地居民推舉為治理當地的王室,但是說穿了,承認我們這個王室地位的也只有我們當地人,三大國有沒有聽過都很難說,所以剛剛聽到你這麼說才會那麼驚訝。」 淡淡解釋被稱為王室的由來,沒有驕傲也沒有無奈,就只是很平凡的在講述一件事情而已。 拿起了西亞擱至在一旁的藍莓汁喝了一口潤喉,尼奧瞬間蹙起眉頭,艱難的將口中的果汁吞了下去後,才擺出一抹從容的表情繼續說明,只是那微擰的眉頭洩漏了他的不成功。 「當地的人們自給自足,生活愜意,也和臨近的幾個小國、城鎮相處和睦,貿易也相對的頻繁,就這樣安穩和樂的度過了好幾百年,直到我們父親那一代……」 蘭特的居民沒有特定的信仰,就如同他們剛才所說的,人民保有選擇信仰的權利,因此身為王室也是統治者的他們並沒有任何的限制強迫,但若問王室的信仰是什麼的話,毫無疑問的,是光明神殿。 修爾洛倫斯從領導者到僕役都是光明神殿虔誠的信眾,原因如今不可考,但有傳聞說是因為修爾洛倫斯的血脈裡,有位曾經是光明神殿的聖騎士,或許也就是這樣,修爾洛倫斯的每位族人都是最虔誠的光明信徒。 聽到這裡,羅蘭突然覺得,教皇如果聽見了,肯定會感動的痛哭流涕,然後令人前往蘭特好好『交流』一下。 發現自己的心思又飄遠後,羅蘭趕緊拉回注意力,而尼奧也正巧講到了重點。 「……,但是在我父親上任即將年滿退休時,幻無卻在此時崛起了。原本這對我們是沒有什麼影響的,因為我們並沒有限制人民絕對要信仰光明神殿,所以大陸上神殿的爭戰對我們來說理該沒有影響,至少在不死生物來襲時,我們是這樣認為的。」 但後來,隨著一位居民、五位居民、十位居民到最後已經數不清的居民,皆是在出城貿易時被不死生物斬殺時,他們已經不能把這種事情當作是巧合了。 一來是因為他們這附近根本就沒有黑暗之地,二來是因為他們的活動範圍不大,根本不可能跑去有黑暗之地存在的地方,所以很顯然……這是惡意的擊殺。 於是他們便警告居民別出城貿易,禁止冒險者前來暫居,以防再有民眾因為外出或被冒險者拖累而死於非命。 前幾個月果然沒再傳出人員傷亡,原以為再過一陣子就可以繼續開放時,一場腥風血雨已經逼近。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