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第四章.下

一如往常,夜幕來臨時,巡邏的衛兵總在確定城鎮的安寧好後,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等待著接班的同仁,在昏暗的子夜下,沒有絲毫的蟲鳴動靜,這讓那名守衛顯得也些不安,卻也不知為何自己會不安。直到他看到從城外飛奔趕來接替自己的伙伴,一臉驚惶、恐懼時,他才知道這詭譎的氣氛是怎麼一回事了。 「泰沙,快把城門拉上!快!」不顧身後那一大群就快追上自己的腐爛不死生物,伊斯克沒命似的拔腿狂奔,一邊拉開嗓子嘶吼出聲。 見到這情景,那名被喚為泰沙的守衛當下還回不過神來,直到伊斯克那淒烈的嘶吼聲響起時,他才回過神來動手關上城門。 「但是你怎麼辦?」將城門的機關向上推後,在堅硬的石門就要閉合時,泰沙硬是握住了開關,不願就這麼關起。 只因,他的同伴還在城外,而且後頭還有成群的不死生物! 「別管我!」發現城門已經近在眼前,伊斯克咬緊牙關止住腳步,抽出了腰際上的佩劍,頭也不回再次的大吼:「快關上!還有,聯絡國王,告訴他快帶居民撤退!」語畢,持劍的手猛然一揮,一股鬥氣便像風刃般斬殺了前面四、五隻不死生物。 就在他揮劍抵擋著不斷襲來的不死生物時,赫然發現有幾隻不死生物竟然朝城門的方向前進,頓時心中一澟,才剛要喊出口,就被一頭屍腐獸給咬斷了左臂。 「啊!!」鮮血頓時如洪水般噴出,這讓伊斯克狠抽了一口氣,隨即牙關一咬忍住被撕裂的痛楚,右手俐落一揮,將那頭屍腐獸的身體狠劈成兩半,接著深知撐不過下一波攻勢的伊休克,露出了一抹視死如歸的笑容,大喊:「快關上!不要辜負我的性命!」 雙眼流著淚水,這一幕幕景象皆落入泰沙的眼中,雖然他想不顧一切衝出去和同伴一起抵抗,但是他知道伊斯克說的對,能用一條命換回城裡上千條人命是現在他們該做的事情! 淚水不斷落下,泰沙沒有哭出聲來,只是咬破下唇而渾然不覺,再望一眼同伴最後奮戰抵抗不死生物的身影後,泰沙用力一推機關,就像是要宣洩諸多的不甘、痛苦、無奈似的用力,將最後一絲縫細給合了起來。 「啊──」隨著如同猛獸般的嘶吼聲落下,伴隨著的是伙伴慘絕人寰的叫聲。 而這扇門,擋住了不死生物,卻也阻去了……伙伴回家的路。 「這就是整件事的開端。」淡然卻又隱藏著極為壓抑的憤怒,西亞在尼奧講述完整件事後,下了結語。 沉重窒息的氛圍環繞在眾人之間,修爾洛倫斯兄妹兩是明顯的壓抑與不甘,羅蘭則是握緊雙拳雙目冷冽嚴肅,粉紅以及伊路則各自若有所思。 「後來呢?」凝重的開口,羅蘭望著眼前握緊雙拳的兄妹。 在聽到羅蘭沉穩肅穆的口氣後,西亞心中的滔天駭浪怒氣似乎平靜了下來,她緩緩深吸了口氣,吐出後,神色已恢復平靜,握緊的雙拳也鬆了開來。 「當天晚上我們就知道那件事了,因為大部分的人才剛入睡,也因為那聲嘶吼……太慘烈。因此,當晚我、家兄、家父以及幾位大臣們連同泰沙就在王宮裡開起了會議,原先打算一大早就馬上遷移此處,但是當第一批人馬才出發不久,天色竟然就暗了下來……」似乎憶起那天的慘況,西亞的情緒又激動了起來。 「不死生物,就出現了嗎?」接下西亞的話,羅蘭深皺朗眉。 不死生物是在夜晚的時候行動才較為頻繁,雖然在白天也是會行動,但都是出現在陰暗的空間、天氣之下,為何會這樣? 感覺就像是那些不死生物全都有意識一樣。 「沒錯,明明出發時還有陽光,但不到一下子天空就暗了下來,而不死生物就不知從何處不斷出現,人民和衛兵也因此死傷了無數。」懊悔、憤怒以及深深的無力,佈滿了她精緻的小臉。 此時的西亞就不像格里西亞了,因為後者會憤怒、懊悔,卻不會無力,只因後頭還有十一個兄弟。 「後來呢?」 「面對不知何時會出現的不死生物,人們選擇待在最安全的城裡,不願再出城了。」西亞嘆了一口氣,面對不死生物幾次的追逐、虐殺,人民都怕了。 「現在安全,未來也不一定安全,總有一天會山窮水盡。」伊路聽完西亞的話後,不冷不熱的吐出這段話。 雖然殘酷,但……這就是事實。 「我們明白不能坐以待斃,所以前前後後派出了許多人前往各城鎮求援,其中包含了一般民眾、護衛、大臣、親戚以及……父王,但是沒有一個人是成功的。」 像是再次陷入回憶般,西亞藍色的雙瞳開始蓄起水霧,淚卻沒有流下。 在一次又一次的人命不斷喪生後,蘭特的國王也就是西亞兄妹的父王決定親自前往請求救援。 一是不願再看到自己的人民被邪惡的生物斬殺而死於非命,二是明白自己有承擔肩負這件事的義務,因此將實權、王位授予尼奧後,便視死如歸,不容任何人阻擋而踏上旅途。 沒有人知道國王到底是生還是死,只知道幾週過去,依然沒有任何訊息傳來,人民也從一開始的希冀、等待、失望到絕望了。 「那你們又是怎麼出來的?」如果前面的人都沒有成功,那麼這對兄妹又是怎麼突破那些不死生物的?粉紅對此深感不解。 互視了一眼,在尼奧點點頭後,西亞才道:「因為我的關係,不知道為什麼我天生就能夠施放聖光卻不能維持太久,也因此非到緊急時刻,父王以及王兄都不準我用,但那時情況緊急,我們也只能放手一搏。」 回憶起當時的驚險場景,西亞娓娓道來:「我和王兄共乘一匹馬,在穿過城門要進入森林時,天空竟然從晴朗無雲變成烏雲密佈,下一瞬間不死生物就不斷冒出了。」 「我坐在王兄前頭,面向後頭,看著不斷冒出追逐的不死生物,然後聚集聖光開始轟向它們,而王兄則是一手控馬一手擊殺我疏漏的不死生物,雖然驚險,大傷小傷也不少,但是至少我們成功的來到這裡了。」 雖然是口氣平淡的轉述,但羅蘭還是可以從西亞額上冒出的冷汗看出,當時的情況其實很險惡。 「那現在城裡不就只是一般老百姓了!?」粉紅在發現王子和公主都出馬後,隨及驚呼出聲。 城裡現在不就沒有足以擋下不死生物的人? 「還有一些守衛以及大臣在,但我們明白那樣的人手是不夠的,因此我們得盡速趕回去。」雖然沒有開口請求,但是西亞的雙眼此時卻異常認真、誠懇。 她沒權利要求毫不相干的人為了守衛他們的家園而冒險,尤其是在聽完她的講述,明白這件事情的棘手度後,她更是沒有資格。 所以她沒要求也沒開口,只是等待以及賭注。 用蘭特的人民以及他們的性命在賭,賭眼前的這個男子會願意幫忙,願意替他們找尋人力! 羅蘭霍地站起身,在西亞和尼奧都以為對方這動作是拒絕時,正想勾出一抹勉強不在意的笑容時,羅蘭認真的語氣卻如同甘霖般,沐浴了他們惶恐不安的心。 「我明白了,那就走吧!」將繫在腰際上的兩把佩劍調整好位置,順了順坐皺的衣袍後,羅蘭轉向還愣在原地,一臉欣喜卻又不敢置信的兄妹說:「走吧!時間是不等人的。」接著伸出手,拍了拍尚未回神的兩人。 然後在兩人如夢出醒,紛紛整理起自己的行囊後,羅蘭也轉過首看向一旁的粉紅以及伊路。 挑起了半邊眉,粉紅快速的將剩下的冰淇淋吃完後,走到羅蘭的身邊,而伊路則是探了探身邊自己的行囊以及羅蘭的旅行袋都沒少東西後,也走到羅蘭的身後,默默的守在一旁。 在尼奧收拾好行李,走至櫃檯結帳時,西亞硬是壓下喜悅,望著早已準備妥當的三人。「你真的確定嗎?不是一兩隻不死生物,是一整群,就像軍團一樣。」 「格里西亞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婆婆媽媽了。」小聲咕噥,粉紅一邊翻白眼,一邊又抽出了一根棒棒糖舔著。 妳還吃?!羅蘭驚疑不定的看著明明才將一整套草莓甜點吃下肚的粉紅,此時竟然又拿出棒棒糖來吃? 她到底是不是巫妖?還是巫妖也會肚子餓?沒有回答西亞的問題,羅蘭反而陷入了令一個問題的泥沼中。 「妳說什麼?」粉紅的咕噥聲太小聲了,讓西亞困惑的轉首問著她。 輕吐了下粉舌,粉紅聳聳肩,搖著頭「沒什麼。」才不會告訴妳咧! 「妳不用擔心,決定好的事情我就不會反悔,所以出發吧!」羅蘭從粉紅的食量困惑回過神後,便開口回答西亞的問題,而心裡也將問題的解答再度歸類為『粉紅是異類』後,便不再苦惱了。 「咦?」發現羅蘭似乎只打算就這樣前往蘭特,西亞以及結完帳的尼奧都難掩不安、吃驚。 「你打算就這樣去嗎?」不是不信任羅蘭的實力,早在剛剛的比試中,她就已經察覺到羅蘭深不可測的實力,這也是她選擇拜託羅蘭的原因之一。 但就算在怎麼強大,也不可以以寡擊眾,更何況對手不是一般人,是成群結隊的不死生物啊! 「嗯,有什麼問題嗎?」似乎覺得沒有什麼不妥,羅蘭跨出大門的腳步,隨著疑惑的嗓音落下也跟著止住。 當然有問題!壓下想要拉開嗓子尖叫的情緒,西亞勾起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再一次的詢問:「不找多一點人嗎?並不是不信任你的實力,而是對手真的太難纏了,況且……你還得分神保護小妹妹。」若是一個人單打獨鬥就夠了,那他們就不用特地冒著危險出來尋求幫助,靠尼奧就夠了啊! 這不是吹牛,尼奧的劍術可以說是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但是在面對不斷襲來,殺了再殺卻不曾減少的不死生物群下,尼奧就算再怎麼強也會有精疲力盡、力不從心的時候啊! 「羅蘭一個人就夠了啦!連伊路都可以不用上。」像是沒有感受到西亞焦慮的心緒,粉紅仍是一副自在愜意的模樣,不以為然的擺擺手。 再說,她也不是什麼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妹妹唷! 認為粉紅只是單純的不知事態嚴重,西亞心急的想要再次開口,卻被羅蘭給打斷了。 「放心。」柔和卻堅定的兩字自羅蘭口中傳出,雖然只是簡單的兩個字,卻奇異的撫平了西亞及尼奧兩人焦慮不安的心。 可能是那兩個字飽含了太多的堅定與自信,也有可能是羅蘭的神情、氣勢太過認真與誠懇,讓他們想再反駁的心悄然的失去蹤影,也有了『搞不好真的可行』的冀望想法。 「我明白了,那就先休憩一下吧!」頓了下沉思後,尼奧才又道:「待明天清晨再出發,到蘭特的時候差不多是在中午的時間,在夜晚來臨之前,也有充足的準備時間。」 頷首同意後,羅蘭看著尼奧招來侍者,要求安排住房,在詢問需要幾間客房時,羅蘭不急不徐的搶在尼奧開口前,先行開口「我們三人一間房間就夠了。」 蹙了下眉頭又似想通什麼鬆了眉頭後,尼奧點了點頭,開口要求了三間客房。 在侍者的帶領下,來到各自的房門後,尼奧稍微頭點致意,道了聲「明天見」後,便和西亞先後的開了門進了客房。 確認兩人都進了房門後,粉紅也向羅蘭使了個眼色,在羅蘭打開房門,與伊路先行進入後,粉紅反手一揮,一道黑色的薄霧覆蓋住了房門,接著在薄霧慢慢轉化成透明後,粉紅才踏進了客房,接著關門上鎖。 進入房間後,粉紅看著坐在木桌前的羅蘭與伊路一眼,便蹦蹦跳跳的搶佔了那唯一的一張床,毫不優雅的躺了下來。 「羅蘭,那個女人應該是格里西亞吧!」雖然是疑問句,但是粉紅的臉上卻出現了篤定。 「應該……吧!」相對於粉紅的確信,羅蘭顯得較為保守。 顯然是在糾結於格里西亞變成美女西亞的詭異情況吧! 翻了個白眼,粉紅摟著被子坐起「連尼奧都出現了,名字還一模一樣,說那個西亞不是格里西亞誰會相信?」 撇開尼奧不談,西亞的外貌幾乎和格里西亞一模一樣! 「可是,有些地方不太像。」微擰著好看的眉,羅蘭好無奈的說:「格里西亞無時無刻都是自信的,但在西亞的身上……我看不太到。」 面對那個戰士,她有;但在訴說蘭特的情況時,他只看到了滿滿的無措。 「是沒錯,但是她跟格里西亞的相似處除了外表外,還有表裡不一以及算計人的心機。」想到一開始西亞被戰士推倒在地,表面哀傷、柔弱,卻私底上聚集風刃的女人,怎麼想都能夠格里西亞畫上等號。 這種繁雜的表面功夫,天底下大概也只有格里西亞這種為了陰人而不擇手段,甚至是不惜累慘了自己也要達到目的傢伙了。 你來我往,就在羅蘭和粉紅各就持著自己的論點而爭論不休時,坐在一旁一直靜靜聽著的伊路原先不打算加入話題,卻在發現兩名大人愈扯愈遠,甚至還開始談起回憶時,再也忍不住的開口了。 「吾主……」先是開口喚回其中一個的注意力後,伊路才繼續開口:「屬下也覺得那名叫西亞的女子可能就是格里西亞的轉世。」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就他的觀察,粉紅很有可能是對的。 聽到這話時,粉紅先是愣了一下,接著用著得意自滿的表情,愉悅的瞅著羅蘭;而羅蘭則在看到粉紅的表情後,擰了擰眉,不做什麼表示,只是狐疑、困惑的問著伊路:「怎麼說?」 挺直了身子,伊路恭敬的回答:「除了適才粉紅大人提出的觀點外,伊路還發現了那名叫西亞的女子在一開始所說的話,也就是類似光明語的話,差別只在少了個神字罷了。」 經伊路這麼一提,羅蘭和粉紅便相對的互覷了一眼後,兩人都是一副:對喔!還有這點。 見到自己的想法似乎有助羅蘭想通許多問題,伊路再接再厲的說:「還有,剛才在點餐的時候,她跟格里西亞一樣,都嗜食藍莓,剛剛除了一大堆藍莓甜品外,就沒有其他食物了。」 能像格里西亞一樣嗜藍莓如命,天底下大概找不到第二個了。 「啊!沒錯,格里西亞是個對藍莓有偏執症的人。」認同的頷著首,羅蘭一手抵著額,一邊喃喃自語著:「嗯嗯,對!這麼想來她總總的行為和格里西亞真的是極為相似,說不定真的是他……」 就在羅蘭喃喃自語時,粉紅看似漫不經心的模樣,實則在伊路指出第二點時,便閃過了一絲看不出情緒的神色。 似乎想通了什麼一樣。 「那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她應該是吾主要找的人之一吧?」伊路看了看沉浸在自己思緒裡的羅蘭後,開口提道。 「我也這麼覺得。」想起雅洛斯在行前說的話後,羅蘭也這麼深信著了,同時希望期待也在心中悄悄地萌了芽「先把蘭特那邊的事情處理完後,再來想想要怎麼做吧!」 雅洛斯說他要找的同袍人選,就存在他心中,也就是說接下來就是找齊十二聖騎士了嗎? 是這樣嗎?他可以這麼想嗎?光明神……會不會覺得他太貪心了呢? 「說到蘭特,我怎麼覺得那群不死生物很不對勁。」聽到要先將蘭特的事情處理完,粉紅也從漫不經心的模樣回復到嚴肅的模樣「這會不會跟幻無有什麼關係?」 一隻不死生物襲擊人類這算普遍正常,一群不死生物攻擊城鎮可以歸類為意外,但是當一群不死生物成群結隊甚至是有技巧的襲擊城鎮、殺戮時,這就一點都不正常了。 尤其是在這個敏感的時候。 「跟幻無有關?」呆愣了一下後,羅蘭便沉下臉色,嚴肅的開口:「有可能。像忘響國一樣,附近並沒有黑暗之地,但是居民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不死生物襲擊,這種種現象不是巧合,是有人刻意指使的。」只是,幻無神殿有那個能力唆使不死生物替祂做事嗎? 還是……另有其人? 在羅蘭的話語落下後,氣氛頓時凝結沉重了起來,似乎在場的人都察覺到了,有一樁陰謀正在展開。 「……是不是人指使的這個暫時先不談,但是蘭特的事情已經迫在眉前,吾主是不是該想想有什麼可行的辦法?」以著人類的姿態,伊路冷冽的眉頭皺了起來,這個動作也讓他更添加了一抹人味。 似乎也覺得剛剛的話題太過凝重,自認自己的腦袋沒有在場的人靈光後,羅蘭也只能將疑問擱回心裡,認真的點著頭。 「有!」肯定的回答。 在兩人將好奇打探的目光掃向自己身上後,羅蘭又以著認真無比的態度解釋他的辦法。 「全殺了。」簡潔有力。 我倒! 粉紅和伊路的身子一歪,一個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另一個則差點從床上掉下來,在雙雙調整好坐姿,確定自己不會再因為什麼驚人之語而摔倒時,才有志一同的將目光射向那個表情再認真不過的人身上。 他們當然知道是要全殺啦!但事情哪會那麼簡單? 「吾主,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斟酌用字,伊路盡量不去刺傷羅蘭的自尊心。 雖然伊路是如此的用心,但很顯然,粉紅可沒那麼客氣及顧忌了。 「孩子,你傻啦?你要怎麼全殺?別忘了,蘭特還有活人在,你如果以一擋百的話,那些人會怎麼想?」用眼尾晲著羅蘭,粉紅很不客氣的說。 會怎麼想?不就是感激自己殺光了不死生物嗎?羅蘭的困惑清楚地寫在臉上。 「……」兩眼瞪著羅蘭,粉紅似乎也很困惑的想著,自己之前怎會覺得羅蘭好像變聰明了? 見到羅蘭的表情上的疑惑更加濃烈後,粉紅終於翻了個白眼,選擇投降。 「他們不會感激你,只會覺得你不是人,竟然一個人就殺光了全部的不死生物!」 恍然大悟後,緊接著困惑後的是深濃的困惱,羅蘭只能將求救的目光掃向伊路與粉紅的身上。 嘆了口氣,伊路在不忍羅蘭苦惱後,便轉動了靈活的思緒,提出了解決的方案「或許可以叫粉紅大人和西亞連同蘭特的居民先行到外頭避難,然後假裝吾主其實已經請求他人的協助,前來幫忙?」 是個好主意,粉紅雖在心中附和,但是……「為什麼我要去避難,我也要去!」開什麼玩笑,有好玩的怎麼能夠少了她一個? 要她避難?門都沒有! 硬是壓下翻白眼的衝動,伊路知道眼前這個小女孩絕對不亞於格里西亞的狡詐,是個能不沾惹就盡量別去沾惹的人,否則一不小心,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因為在西亞的認知裡,您是『小女孩』,所以理所當然也是列入需要保護的人之一。」耐著性子說明,伊路不停在心中反覆提醒自己。 嘟起嘴,粉紅第一次覺得這副身軀的不便。 看來,真的得重新找一副適合行走在大陸的身體了。不懷好意的以眼角掃過伊路,粉紅的模樣看起來就像巫婆一樣。 雞皮疙瘩掉滿地,雖然不明白粉紅剛剛那一眼代表了什麼意思,但伊路可以確定自己看見了粉紅眼底的那道不懷好意的光芒。 吾主,救命啊! 可惜,羅蘭沒注意到兩人無聲的互動,更沒注意到自家屬下可憐的求救目光,依舊很認真的在思考著剛剛伊路提出的方法的可能性。 「就照伊路說的辦吧!粉紅,到時麻煩妳了。」轉過頭對著粉紅嚴肅的拜託著,卻在見到伊路與粉紅詭異的舉止後,認真的臉孔變成了疑惑。 收回了不懷好意的思緒後,粉紅聳聳肩「好唄!」 接著她便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舒服的躺了下來,拉起棉被蓋住了身體,只露出了一顆頭在外面,而雙眼也安詳的閉了起來。 只不過,那愉悅的笑意卻洩露了剛剛似乎真的發生了什麼事。 從粉紅身上看不出所以然,羅蘭只好將目光拉向伊路的身上,只見伊路一副事情已成定局,無法再改變什麼視死如歸的模樣後,見狀羅蘭也只能識趣的不再追問。 最後,羅蘭看了看窗櫺外的明月,聳了聳肩後,便彎身雙手交疊的擱至在桌上將頭給趴了下去,進行假寐了。 隔日清晨 聽到門外有禮的敲門聲後,房裡的三人紛紛在一瞬間動了起來。 躺在床上的粉紅迅速的掀開了被子,調皮的跳了下床後便動手整理著微皺的蘿莉裝;羅蘭則在敲門聲響起的第一下後,便已將頭抬起,接著起身走到擱至在一旁的行李櫃上,拿取三人的行囊;最後,伊路在確定另外兩人都已經做好準備,才慢條斯理的拉開房門,不卑不亢的向門外的人道早。 「你們……都準備好了?」原先只是打算來叫人起床的尼奧,在見到房內的景象後,顏面神經不由自主的一抽,所有的優雅在這一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三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後,尼奧這時除了尷尬之外,還多了點咬牙切齒:「不好意思,你們先下樓用餐吧!不必等我們了,我得去叫舍妹起床。」接著像是想要掩蓋剛剛自己的失態,尼奧有禮又優雅的勾起一抹燦笑。 門關上的那一刻,粉紅凝視著剛剛尼奧離去的身影,用著有點幸災樂禍的語氣說:「有人要倒大楣囉!」 又是一個不約而同的頷首,羅蘭和伊路相視一眼後,很有良心的在心中為某人默哀三秒鐘。 什麼,三秒鐘太少? 不,比起某巫妖的行為,這三秒鐘是天大的仁慈了。 在一陣詭譎凝重的安靜後…… 「西亞.修爾洛倫斯!妳、給、我、起、床!!!」 隨著雷霆萬鈞的語調落下,緊接在後的是一個物體被丟出門外落地的砰然巨響以及想叫又不敢叫的悶哼聲。 看來,被丟出來的是個人。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