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71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誅神令.第五章.上

在清晨爽朗的山林間,此時有四匹駿馬快速的在翠綠的奔馳著,噠噠的馬蹄聲在初陽未昇、有著稀疏薄霧的森林裡,顯得特別的突兀。 跑在最前頭的是金髮微捲,綁起一小撮馬尾散落著大部分的金絲,有著偉岸身型的尼奧;緊跟在後的有兩匹馬,其中一匹馬上是有著同樣的燦爛金髮,及全世界最優雅、最婉約笑容的西亞;另外,跑在另一側的黑色駿馬,身上則是戴著一身粉紅色蘿莉裝的粉紅,以及黑袍銀邊,嘴邊掛著柔和笑容的羅蘭。 最後墊尾的自然是伊路,他一邊守著前方的三匹馬,一邊注意著周遭的狀況。 只是這看起來浩浩蕩蕩的陣勢,在聽到中間那匹馬的主人話後,氣勢很顯然的灰飛煙滅了。 「唔……屁股好痛哦!」優雅的笑容不復在,溫婉的嗓音雖然依舊動聽,但吐出來的話卻和語調上呈現了強烈的反比。 此時的西亞一邊揉著今早被尼奧毫不憐香惜玉的丟出門外給摔疼的臀部,一邊可憐兮兮,哀怨的抱怨著:「人家也只不過晚起了一點,有必要把人家扔出房外嗎?他不知道這會害我的形象破滅嗎?」害她明明摔的很疼,卻還是得硬裝出一副優雅、沒事的笑意。 天知道她痛到只差沒有哭爹喊娘了! 嘟起紅唇,西亞不敢大聲抱怨,只好小聲的嘟囔。而這小聲的嘟囔則讓騎在一旁的羅蘭及粉紅聽的一清二楚。 一個好笑的搖著頭,一個嘲弄的笑著,同樣都是笑,但心境卻是不一樣。 正當羅蘭想要出聲安慰西亞時,只見前頭的尼奧竟然能在馳騁的馬上,還可以將頭以著從容不迫的速度轉過後,勾起不失優雅的笑容,以眼神『關懷』了西亞一眼。 而就在假藉關懷之意行使實為警告之意時,尼奧後腦杓就像有長眼睛一般,竟然駕馭著馬匹,閃過了一棵寬壯的樹木,途中他甚至沒有回首過! 崇拜的看著尼奧駕馭馬匹的技術,羅蘭好生佩服。 不同於羅蘭的欽佩,西亞在心中嚇的直冒冷汗,惶恐待會自己恐怕會慘遭尼奧的摧殘! 嗚嗚……他的耳力沒事那麼好做什麼啊!? 就這樣,一路上五人抱持著各種不同的心態,穿梭在深幽的林間。 在不知道過了多久後,出發前還未昇起的豔陽,此刻已經高掛在頭頂的正上方,明明該是熾熱、悶燥的天氣,此時卻有一股惡寒襲向了眾人的心窩。 「不太尋常,已經快到蘭特了,卻沒有發現任何的不死生物!」跑在前頭的尼奧,在發現周圍的不對勁後,對著後頭的四人吼道。 羅蘭抬頭仰望高掛上空的豔陽後,再瞧了瞧不遠處,已經看得到城鎮的蘭特,心中頓時一澟,同時也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太陽……沒有散發熱度!」 聽到羅蘭的話後,西亞先是抬首望了眼太陽後,接著往一旁的樹木看去,清脆動聽的嗓音,此時沉重了下來「樹木……也沒有影子。」 「是結界。」不愧是活了上千歲的巫妖,在綜合了所有不對勁的景色後,接著低低的吐出了三個字。 「結界?」聽到粉紅少見的凝重嗓音後,羅蘭困惑的低首看著坐在前頭的粉紅,不甚明白的問著。 點點頭,粉紅難得的嚴肅開口解釋著:「結界有分很多種,拿來消滅魔物、拿來保護東西,更多的是用來守護某一個被封印的區域,還有少部分……是用來封閉一個區塊,而現在,我們顯然是踏入了最後一種結界,看太陽和樹蔭就知道了。」簡單來說,就是這個地方被人給特意與外界區隔了起來。 「這會怎麼樣?」有種不祥的預感侵襲著西亞的心。 聞言,粉紅略帶抱歉,快速的看了西亞一眼後,便將目光移走,不敢繼續直視她。 「告訴我!」雖然努力試著平穩的說出話來,但嗓音裡仍是透露著濃濃的不安。 深吸了一口氣,西亞雖然明知答案不會是自己想聽的,但仍是神色堅定的望著粉紅。 「之所以會不斷受到不死生物的攻擊,這個結界就是最大的原因,它把蘭特這個地方與外界區隔開來,所以不死生物不會受到非得在晚上行動的限制,只要你們的居民一出城,它們就出來擊殺。」神色複雜的看著近在咫尺的城鎮,粉紅第一次覺得要說出事實是這麼困難「你們城鎮的居民,已經被困死在這裡了。」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哽咽了一聲,西亞不敢置信的捂著嘴。 咒罵了一聲,跑在前頭的馬匹更是加快了速度。 「那為什麼,西亞他們可以自由的進出?」嗓音也跟著冷了下來,羅蘭為這個行為感到震怒。 「很簡單,聖光。」深長意遠的一句話,粉紅轉首望著憤怒卻又無技可施的西亞,又道:「找到臨結石毀掉後,才能救剩下居民,不然想逃離這,不可能。」雖然殘忍,但是,這就是事實。 剩下的居民?隨著疑問剛起,尼奧痛徹心扉的嘶吼聲就在同時間響起。 眾人趕緊將目光隨著尼奧的視線看去,只見不遠處,原先看似一如往常和平的城鎮,此時此刻竟然冒著熊熊烈火,紅色的火蛇不斷竄出,而黑煙也像一層濃霧一般,化不開。 建築物倒塌的聲音讓迴盪在眾人的耳際,在下一聲轟然巨響響起時,尼奧已經夾緊馬腹,馳騁而出了。 「尼奧哥!」驚呼了一聲,西亞也想駕馬跟上尼奧時,羅蘭已經早她一步,驅馬擋在她的馬前了。 「讓開!我要去救他們,我們的居民……信任我們的人民還在裡頭啊!」強忍住的淚水終於克制不住宣洩而出,西亞那絕望的嘶吼聲,讓人聽了心也一陣揪疼。 就像能感同身受的體會到她此時的心境,那麼的絕望、痛苦、無助以及憎恨。 「不能讓!」不大聲,卻比起嘶吼還來的堅定,羅蘭的藍眸沉重的望著同樣清澈海藍,卻早已佈滿淚水的瞳,無奈的說:「妳還是那麼喜歡故作堅強,我就在這裡,妳沒看到嗎?」 聞言,西亞的腦海中突地閃過了不少畫面,快的讓她無法掌握、思考,只能覺得這句話、那些回憶,都有著莫名的熟悉感。 看著眼前神色堅定,神情認真、目光澄澈的羅蘭,那股熟悉的感覺更加濃烈了起來,總覺得……自己和他是熟識的。 甩了甩頭,西亞將這個疑問拋諸腦後時,遠方又是一陣轟然巨響,這也讓她憶起了現在的緊繃情勢。 「快讓開!」握緊雙拳,西亞不再猶豫的駕馬奔馳向前。 他要是不讓開,就別怪她手下不留情了! 咬緊牙,疾奔的馬兒眼看就要撞上羅蘭時,仍就沒有減速的跡象,這也讓西亞有氣又急,只能流著淚再一次喊道:「讓開!」 在馬匹就要撞上的那一剎那,西亞閉上了雙眼。 對不起,她無意傷人,但是……人們還在等她,就算自己不能做些什麼…… 就在西亞欲睜開雙眼,直衝城門時,羅蘭的嗓音卻在身後……不,是耳際旁響起! 「伊路、粉紅交給你們了,你們快去找那個臨界石!」頭也不回的大聲吼道,不知何時已經縱身躍到西亞身後的羅蘭,搶走了西亞手上的韁繩後,交待了一聲,直奔已陷入火海的蘭特城內。 錯愕的回首,西亞又是驚又是喜的凝視著羅蘭。 驚的是,他竟然在一瞬間就駕馭著馬閃過了自己疾馳的馬,然後將他自己的馬交給了隨後跟上的伊路後,便在下一瞬間躍身至自己的身後。 喜的是,他還願意跟著自己硬闖,明知道自己的做法很衝動、不明智,他仍是願意陪同她,想到著,原先沸騰憤怒的心,此時安定了下來。 但是這喜悅的心情維持不到片刻,在進城見到滿地瘡痍、屍橫遍野後,原先平息的怒火、不甘,再次熊熊的燃燒了起來。 「不!」 想要翻下馬察看居民的情況,卻在焦急的心理下不甚的跌落了馬,在悶哼了一聲後,忍住到眶的淚水,連治癒傷口的時間都沒,西亞便拔腿奔至其中一名尚有微弱氣息,卻正準備慘遭毒手的民眾旁。 「滾開!」手中凝聚著聖光,在那腐爛的不死生物準備觸碰到那名氣息薄弱的民眾時,西亞的聖光已經搶先一步的發射出去了。 被聖光擊中的不死生物──屍腐獸,連嘶吼出聲的機會都沒有,就化為一陣灰,隨著倒塌建築物的風壓,隨之飄散。 在西亞落馬後,也緊接著下馬的羅蘭,抽出了繫在腰際上的劍,冷凝著臉,揮舞著手上的劍,飄逸卻凌厲的姿態遊走在不死生物群之間。 此刻,羅蘭湛藍的星眸,已經變成了濃郁的黑色,憤怒的紅光閃爍在如同子夜的瞳孔裡。 而西亞則是在擊敗了那隻屍腐獸後,便趕緊的向前治療那名民眾。 凝聚著聖光,西亞將白皙的雙手覆上那名已被鮮血染紅的民眾身上,一邊流著淚,一邊施展著中階治癒術。 待那名居民氣息平穩不再紊亂後,西亞才伸手快速的抹去了讓自己視線朦朧的淚水,強忍著悲傷,堅強的起身走向下一位居民。 這一幕羅蘭都看在眼裡,除了更加狠勁的斬殺著不死生物,停止跳動的心也為此疼痛不已。 為了那故作堅強的背影而感到心疼。 在一名極需治癒的人民面前蹲下後,微顫著手,西亞知道自己必須趕快施展治癒術才能拯救眼前的這條人命,怎奈,對早已氣喘呼呼,聖光即將用罄的西亞來說,就連個初階的治癒術都顯得困難。 還來不及施展完初階治癒術好來穩定眼前這人的傷勢,那人便已經早一步的選擇逃離痛楚,斷了氣息。 一顆顆如同水鑽般的淚珠,無聲的滴落在早已被無數人民鮮血給染紅的手上,用力的握緊雙拳,甚至咬破了下唇都不知道,西亞只能自責自己、苛責自己,為自己的沒用感到唾棄。 突然前方一暗,原來是隻巨大的血狼遮住了火光。 面對在自己面前張著血盆大口的血狼,西亞就算想要殺了牠,替這裡一條條無辜的人命報仇也都做不到了,因為此時的她聖光早已用罄,心灰意冷的她無力拯救眼前的生命,只能看著他們哀嚎至死,現在甚至是連為他們報仇的能力都沒有,她……到底有什麼用? 看著朝自己撲來的血狼,西亞疲憊的閉上了眼,在心中默唸著:對不起…… 「吼!」沒有預料中的痛楚,西亞困惑的張開雙眼,只見羅蘭挺拔的身影此時擋在自己的眼前,以著萬夫莫敵的氣勢揮動手中的劍,將那匹巨大血狼給活生生切成了兩半,污黑的血,噴灑在羅蘭的身上,也濺到了西亞錯愕的臉上。 「妳在做什麼?」低沉的嗓音雖然聽不出情緒,卻不如以往的輕柔,此時有種風雨欲來的寧靜。 羅蘭緊繃的身軀在火光之下,影子拉得特長,無形中形成了一股壓迫感。 「我……什麼都沒辦法做,沒有力量……沒有保護他們的力量,只能像個沒用的祭司,替他們治癒……現在,卻連治癒的能力都沒有了,我……到底有什麼用?」 絕望的呢喃著,西亞木然的望著羅蘭,此刻的她恨著殺了居民的不死生物,但更痛恨著無能為力的自己! 望著西亞空洞無神的雙眼,聽著她那近似絕望的語氣,羅蘭原先看到西亞打算求死時的憤怒也早被澆熄了。 更何況,他從來沒有真正生過格里西亞的氣。 原先想要斥責的語氣一轉,羅蘭從口袋中抽出了手帕,溫柔的替西亞擦拭著臉上的血漬以及淚水「妳在說什麼?沒有妳的話受傷的人怎麼辦?是誰用著最溫暖的笑容面對著眾人,說著鼓勵的話?是妳!西亞.修爾洛倫斯!」 面對羅蘭的溫柔,西亞像是再也承受不了痛楚般,終於崩潰的憤聲大吼:「我就只會治人,卻沒辦法救人,只能像個祭司,任由他們在我眼前被斬殺而束手無措、無能為力!」 壓抑的哭聲,也隨著這段怒吼落下,總算找到了宣洩的出口,痛哭出來。 無奈的看著被鮮血以及淚水染紅、染濕的手帕,羅蘭只能抓起衣袍的下擺,用力一扯撕下一塊後,繼續擦著如斷裂珍珠項鍊般不斷落下的淚水。 正當羅蘭不知該如何止住西亞的淚水時,一句話迅速閃過腦海。 看著為自己的能力感到束手無措而痛苦的西亞,這句話就好像說了好幾百次一樣,不經大腦反應,便脫口而出:「當祭司也很好啊!這樣就可以替我療傷了。」 接著,胸前的永恆寧靜,突地閃耀出最璀璨的藍光。 在羅蘭還來不及為此反應時,更讓他驚愕的事情還在後頭! 一道刺眼卻又溫暖的光芒如同光矢一般,穿破了上空層層化不開的黑雲後,就這麼直接射在西亞的身上。 正當羅蘭反應過來,想伸手抓住西亞將其拉離那道光芒的範圍時,一股灼熱刺痛在他伸手碰觸到光芒的下一瞬間,傳入了他的身體以及感知裡。 是聖光!羅蘭驚惶的收回手。 而原先圍繞在附近,徘徊著或是朝他們靠近著的不死生物,皆隨著那道神聖的光束落下,停止了動作,甚至還有痛苦的抱著頭或是在地上翻滾。 愣愣的看著周遭的不死生物,羅蘭困惑的低首察看著自己。除了剛剛因為想要碰觸西亞而燒焦的手外,羅蘭絲毫感受不到任何痛苦,連一點不適都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還來不及細想,西亞那明顯受到驚嚇的叫聲便傳入了他的耳底。 聞聲快速的將注意力拉回西亞身上,只見西亞驚訝的凝視著從光柱上慢慢降下來的光點,由於光芒太過刺眼耀眼,讓羅蘭看不清楚那個光點到底是什麼東西,有沒有可能危害到西亞。 接著,在羅蘭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時,那顆光點竟然就直直的射入了西亞白皙光滑的額頭! 隨著光點沒入西亞額際的那一刻,羅蘭總算適應了刺眼的光耀,定眼一看竟然是──太陽騎士的紋徽! 西亞瞠大著雙眼,迷人的海藍雙眸由原先的慌恐、驚愕、失焦到最後出現一抹奇特的光芒,那是屬於格里西亞的睿智! 在西亞的額被那太陽騎士紋徽的光點給穿透後,那道從天而降,劃破烏雲的光束也化為陣陣光點消失不見,只剩下西亞身邊被一層薄薄的白光給包覆著。 「西亞?」擔憂的喚著,見到那徽紋沒入西亞的額際後,羅蘭以為會傳來痛苦的尖叫聲,但……沒有,沒有掙扎、沒有痛苦更沒有哀嚎,什麼都沒有。 西亞只是維持著仰首的動作,在羅蘭的叫聲下身子微微的顫了一下,接著濃長的睫毛也輕微的扇了扇。 看到這些細微的動作,正當羅蘭想要再輕喚出口時,西亞的雙眼已經悄然的闔了起來,然後溫柔、細膩的嗓音猶豫的響起。 「羅蘭。」閉起的雙眼仍就沒張開,仰首的動作也是維持不變,唯一改變的,就只有原先無力垂放下來的雙手,此時,握緊。 沒有出聲,羅蘭只是將身子往前靠了過去,伸出剛剛被聖光灼傷的手,關懷似的輕拍著西亞的肩。 伸手輕握住羅蘭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後,西亞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接著原先閉上的雙眼在西亞轉首面向羅蘭時也再度張了開來。 那雙藍瞳,沒有先前的絕望,沒有失神無助,此時只有滿滿的自信以及勢在必得的光芒。 藉由羅蘭的攙扶,西亞緩緩的站了起來,然後在下一刻,原先因為那道光束而停止動作甚至哀嚎的不死生物也動了起來。 前仆後繼的朝他們襲來! 一手握緊手中的劍,一手如同保護般的往後擋去,羅蘭的表情沉重、嚴肅,在準備施展鬥氣時,西亞的一句話讓羅蘭從凝重肅穆,瞬間變成錯愕呆滯。 「羅蘭,讓它們體悟什麼是光明神的仁慈與嚴厲,以彰顯榮耀光明之美!」轉動著因聽到這話而僵硬的脖子,羅蘭的雙眼此時已經瞪大到不能再大了。 他……聽到了什麼? 「別發呆了,怎麼過了幾百年你看起來還是沒有什麼長進啊?」伸手推了推羅蘭的額頭後,西亞順手聚集了一顆聖光球,隨手拋往已經在三步之遠的不死生物身上。 痛苦的嘶吼聲響起,不只一隻不死生物慘遭西亞的毒手,周圍不少的不死生物也因為那顆比先前西亞聚集還來得大上許多的聖光球而受到波及。 看著那媲美甚至勝過教皇的聖光、看似溫柔優雅卻暗藏算計的笑容,以及沉迷醉人卻帶點慧黠的眸光,這些再熟悉不過的神情,讓羅蘭只能深呼吸再深呼吸,接著像是安撫好激動的情緒後,用著低啞、喜悅等包含了許多情緒複雜的嗓音,說著久違的話。 「希望你也能早日體會光明神的嚴厲,格里西亞。」 ---未完 代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