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9229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誅神令.第五章.下

在得到西亞……不,現在該稱她為格里西亞了。 在得到格里西亞那燦爛如昔,閃耀動人的微笑後,羅蘭的唇邊也綻放出了一抹滿足的笑意,接著目光犀利的直盯著眼前的不死生物,唇邊換上了冷酷的笑意。 「為你們的所做所為,付出應當的代價吧!」偽裝,褪去。 看著羅蘭褪去了人類的樣貌,慢慢轉變為死亡君主的模樣,那群不死生物明顯疑惑、懼怕了起來,甚至還有一些惶恐的退了不少步。 黑暗屬性瞬間爆發,壓迫著在場的每一隻不死生物,只見那些不死生物在承受不了那澟冽的王者氣勢後,紛紛的匍匐在地、顫抖著殘破不堪的身子。 展開銳爪龍翅,羅蘭揮動著翅膀飛翔到了半空中,接著用那雙空洞的火焰雙眼冷傲、無情的環視著在場的每一隻不死生物,在底下那群不死生物已經克制不住抖動的身體,黑暗的屬性皆被羅蘭給壓制過後,羅蘭才有了動作。 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動作──灰白火紋的手輕輕一劃,橫橫地掃過了自己的脖子。 驚恐的神情表露無疑,不死生物們看過來又看過去,卻遲遲沒有動作,甚至還有幾隻比較大膽的,準備站起身出來反抗。 只是才剛站直了身體,一道黑刃以及光球就在下一瞬間同時抵達。 那隻屍毒人先是被羅蘭那道半月型的黑刃攔腰斬半,接著在還來不及察覺自己已經上下身分離的事實時,就被格里西亞那強烈的聖光球摧毀,連一點灰都不留。 看到同伴死狀慘烈,原先還存有反抗心態的不死生物皆絕望的不再抵抗,舉起尖銳細長的爪子,由頸劃破,接著,化為塵灰。 黑紅色的液體在同一瞬間噴灑而出,羅蘭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 落地後收起龍翼,羅蘭將剛剛釋放出來,用來壓迫撼住不死生物的濃烈黑暗屬性隱匿起來後,才緩步的朝向格里西亞前進。 跨出第一步,身上的火紋逐漸褪去;第二步,無神空洞的火焰雙眼恢復到藍瞳,只是色澤不在溫潤柔和;第三步,死白的膚色緩緩變回健康的小麥色;最後,站定在格里西亞面前,銀黑色的輕鎧甲變回了之前的銀邊黑袍,退色的褐髮也回復到最初的金褐色。 「我收回剛剛那句話,你還是有變的,竟然要它們自刎。」看著走到自己面前,神色看似無異卻又能從那變成深藍色的眸瞳裡看見些許瘋狂的羅蘭,格里西亞的語氣像是看見了新大陸般驚奇。 對於格里西亞明顯的揶揄,羅蘭反射性的皺了皺眉,接著開口:「我只不過不想髒了自己的手。」頓了頓,又道:「我很生氣,格里西亞。」 看著羅蘭在認真不過的神情與口吻,格里西亞環視著躺臥在地,早已沒了氣息的人民,原先堅強聰慧的藍眸閃過一抹哀痛,接著便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又何嘗不是呢? 兩個人的記憶不斷的充斥著在的腦海裡,一個是屬於蘭特──西亞.修爾洛倫斯的,另一個則是屬於太陽騎士──格里西亞.太陽的,雖然複雜卻沒有衝突,和平的共存,直到兩段記憶接收了彼此的存在。 她是西亞.修爾洛倫斯,也是格里西亞.太陽。 而現在,環視著火海、倒塌如同廢墟的建築以及無辜斷送性命的人命,她該做的事是完成西亞.修爾洛倫斯的使命。 雙方都還來不及開口打破沉默,羅蘭的腦海裡便傳來了伊路略顯緊張的聲音,這讓羅蘭非常的驚訝。 要知道,伊路是個只會為了羅蘭而出現情緒波動的人。 伸手阻止格里西亞開口說話,羅蘭專心凝聽伊路的聲音。 怎麼了,伊路?在對格里西亞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再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見到格里西亞了悟的頷首後,羅蘭再用意念回話。 快點帶西亞回來,王宮裡有需要救治的人,包括尼奧。雖然伊路的語氣中的緊張不是很明顯,但羅蘭還是能從伊路那比原先還要上揚些許的聲音來判斷他的情緒。 看來,情況很危急。 「趕快回王宮,那裡還有人需要治癒,尼奧老師……也在那裡。」雖然沒有明講尼奧在那裡做什麼,但是光看羅蘭的神情也就知道,尼奧肯定發生了什麼事。 沉重的點著頭,格里西亞二話不說便跟著羅蘭快步的奔向王宮。沒有慌張、沒有無措,這是屬於格里西亞的理智。 來到損壞倒塌卻仍就可以看得出來原先富麗堂皇模樣的王宮,兩人相視一眼後,便由羅蘭持劍在前,格里西亞則警戒的跟在後頭悄然前進。 斜歪的梁柱,毀壞的雕像,堅硬的大理石地板、牆壁上都刻劃著一道道怵目驚心的劍痕,顯然在這裡明顯有過一場惡鬥。 再往前走,不管是牆上、梁柱甚至是地毯上,都有著暗紅色的乾涸血跡,滿滿的腥臭味和著屍腐味瀰漫在每一個角落裡,就不知道這些是不死生物的,還是居住在這裡的人民的。 繼續往前走,野獸的叫吼、人民的尖叫隨著腳步的愈近,聲音便更加的清晰。 不再猶豫,羅蘭和格里西亞同時起跑,一個鬥氣已經蓄勢待發,一個則是聚集著大量聖光,在眼前的景色豁然開朗後,手中的攻勢毫不遲疑的發動。 在耀眼的光輝閃耀在整間大廳後,所有的生物皆變成睜眼瞎子時,羅蘭憑藉著對黑暗屬性的靈敏度,快速的來回斬殺著裡頭所有的不死生物。 在光芒退去後,原先備戰的人皆被眼前的景象給愣住。 沒有,一隻不死生物都沒有,剛剛還在與它們拼搏的人們不由得愣著看往站在一灘黑血中,威風澟澟的羅蘭。 最先回過神的是同樣持著劍抵抗著魔物的伊路,只見他先是錯愕一下後,接著快速的將劍收回劍鞘裡,恭敬的道「吾主。」 略微點頭,羅蘭的目光看向了伊路的後方。那裡架起了一道黑色的防護牆,在聽到伊路開口的聲音後,那道防護牆便化為一縷黑煙,消失。 原來那道防護牆是粉紅所架起來的,只見她先是明顯的鬆了一口氣後,便朝羅蘭奔去,接著撒嬌似的環住了他的腰,嬌聲道:「好慢唷!人家撐好久了,不管,你一定要請我吃一頓草莓全席!」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如粉紅所言撐了很久,還是只是想要趁機敲詐羅蘭一番,粉紅的模稜兩可的態度讓人很懷疑。 「那個不重要。」看著鼓起臉頰,準備發難的粉紅,羅蘭頭痛的打斷粉紅的話,直接向格里西亞道:「先看看他們的傷勢再說。」 雖然不滿,但粉紅也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於是在嘟起嘴後,卻也不再出聲的讓出一條路給格里西亞過去。 格里西亞走到了剛被粉紅防護牆護在身後的尼奧眾人面前,先是瞧了整間大廳並沒有緊急到需要立即搶救的傷患後,才蹲下身,在尼奧的耳際邊大吼出聲。 「笨蛋!」 原先驚愕的臉孔在聽到格里西亞不顧優雅形象大罵自己笨蛋時沉了下去,尼奧此刻的表情說有點精采就有多精采,只見他一口氣梗在胸膛,不知該吐還是該吞,最後甚至勾起一抹讓人打由心底發顫的笑容,一字一句的慢慢說。 「妳、敢、罵、老、子、笨、蛋?!」這傢伙敢情活得不耐煩了? 被那如輕風拂過卻飽含威脅口氣的話語一驚,格里西亞這時才想到自己剛剛做了什麼愚蠢的事情。 她氣尼奧稍早前不顧一切直衝蘭特的行為,卻忘了眼前的這位不只是她現在的哥哥,還是她前世的老師! 看著那亦發燦爛的笑意,格里西亞腦海中只浮現了一句話:死定了! 砰!!! 「唔……」 熟悉的物體落地以及忍痛的悶哼聲再次響起。 半個時辰後 格里西亞將尼奧的傷治好後,尼奧原先因失血過多的俊逸臉孔總算紅潤了起來,然後兩人便開始施展聖光,治癒著傷勢較嚴重,卻不致命的人們。 而羅蘭、粉紅以及伊路則在一旁替傷勢較不嚴重的居民進行包紮。 雖然粉紅還因此又鬧了下脾氣,但在羅蘭安撫、接受粉紅的勒索後,總算是讓這個活了幾千年,心思卻如同小孩子的巫妖答應幫忙包紮了。 忙了好一下子後,總算讓大伙兒的傷口止血的止血、恢復的恢復、包紮的包紮了,但這也讓所有人累癱了。 緩緩收起聖光,格里西亞如釋負重的鬆下了最後一口氣,揚起優雅安定的笑容對著最後一位傷患道:「好了,沒事了。」 又是感激又是痛哭的道謝著後,那名守衛站起身和自己的家人激動的相擁哭泣著。 沒想到,還能活著。 環視著一幕幕皆是喜極而泣,死裡逃生的感動淚水,羅蘭的唇也上揚了幾度。 還好,有人活著。 「各位,」清了清嗓子,格里西亞站起身子,出了聲吸引眾人的注意後,用著令人如沐春風的嗓音開口,「惡夢已經過去了,再也沒有那些魔物能夠威脅到我們的生命了,現在該是我們擺脫過去,重新展開生活的時候了。」 沒有慷慨激昂的宣示,只有柔和卻令人充滿希冀的語調,卻如同光明語一樣奇異的洗滌了人們懼怕被屠殺的惶恐心靈,以及讓失去親人、伙伴的人在靈魂得到了慰藉。 崇拜、感激的望著格里西亞,在場的人們在第一個人民跪下後,便紛紛跟著跪了下來,虔誠、感激的膜拜著格里西亞。 「西亞公主,謝謝您,謝謝您!」 「若沒有您以及諸位大人,我們……真的,嗚……」 「是您們拯救了我們,不管是靈魂,還是性命!」 「感謝您們為我們付出的一切」 「我們會拋開陰霾重新開始生活的!」 一句一句再真誠不過的話語,伴著人民激動的淚水不斷落下,在他們以為所有一切都結束時,是她帶來了希望,是她以及羅蘭等人為他們開闖了新的可能啊! 微微一笑,還想開口說些什麼話的格里西亞卻突然感覺到一陣暈眩,接著眼前的景象愈來愈模糊,最後,身軀癱軟落地,意識陷入黑暗。 從黑暗中幽幽轉醒,意識尚未回歸的格里西亞依稀模糊的聽到有人呼喚著自己的名字,而且就來自床邊。 「她怎麼會突然昏倒?」甜膩的嗓音充滿疑惑。 「她剛剛施展了很多聖光,大概是已經觸碰到身體的極限,所以才會昏倒。」溫潤的嗓音難掩擔憂,卻還是認真的解釋道。 「依我看來,她差不多該醒了。」頓了頓,那聲爽朗卻帶著不怒而威的語調再次響起「或許,她現在就已經醒了,只是在裝睡。」 「裝睡?!」異口同聲,仔細一聽竟有三個聲音。 眼睫微微的顫動了下,格里西亞猶豫該不該在此時睜眼。 睜了,不就中了尼奧的下懷;但不睜,到時被尼奧抓到恐怕會死的更慘。 就在格里西亞猶豫不決時,在場的每個人已經清楚的看到了她那細微的小動作。 「真的是在裝睡。」充滿揶揄的口氣。 「虧我還那麼擔心她……」像是無奈又像是習以為常的語氣。 「妳還不滾起來嗎?」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唰的一聲,在尼奧那威脅的語調剛落,格里西亞便一氣呵成的完成了睜眼、起身、轉向眾人的三個動作,完全不像是『聖光用罄虛脫』的模樣。 別問她為什麼知道那句威脅是來至尼奧口中,先不說她前世是尼奧的學生,這輩子好歹也和這個大魔王朝夕相處了二十二年,怎麼還可能不清楚話是從誰口中傳出的?! 剩下的那兩人就更不用說了,光聽就覺得欠扁的絕對是粉紅,無奈卻帶有指控意味的口氣也只有羅蘭才做得到了! 「我起來了,我真的起來了!」像是怕太晚說出口就會再次慘遭尼奧的大腳伺候,格里西亞趕緊嚴正聲明。 嗚……她真的只是剛醒過來而已啊! 冷哼了一聲,尼奧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用著意味深長的目光瞧了羅蘭及格里西亞一眼,便丟下一句「醒來就好」後,便轉身離開臥室。 也不知道尼奧是良心發現,還是懶得動手了。 總之,格里西亞慶幸自己逃過一劫。 送走了尼奧,格里西亞先是轉首看了下羅蘭後,又轉首用著靈性的藍眸瞅著粉紅,接著不懷好意的開口:「怎麼?粉紅,你不是丟下羅蘭跑去『躲』起來了嗎?」 身子用力一顫,粉紅瞪大那對可愛的雙瞳,又是驚又是慌的瞪著格里西亞,彷彿眼前的格里西亞是由剛剛那群不死生物變化而成的。 呿!妳才是不死生物好不好!格里西亞在心中腹誹著。 「躲?」狐疑的目光掃向粉紅,羅蘭困惑狐疑著格里西亞這句話的涵義。 糟糕! 粉紅在微微一驚後,迅速的回過神,並且大聲的開口質問格里西亞,大有轉移話題的嫌疑「妳、妳……,妳想起前世的記憶了啊?」 挑起秀氣的眉,格里西亞看著粉紅明顯想要轉移話題的態度,有趣的笑睇著她,想搞清楚這巫妖葫蘆裡在賣什麼藥,不過她也不急於時,反正來日方長嘛! 「是啊!都想起了呢!」 察覺是一回事,但聽到卻又是一回事,粉紅很明顯的再次愣住了身體。 「為什麼?」聽到伊路出聲後,格里西亞才注意到房裡有第三號人物的存在。 這傢伙,好像叫什麼來者……,一付?還是一路? 雖然很好奇這個問題的答案,但格里西亞還是將稍早前,她和羅蘭在面對不死軍團時的那一道光束簡略帶過。 看得出事情並不像是格里西亞講的如此輕描淡寫,但再看看羅蘭有些消沉的臉色以及格里西亞擺明不想再談的樣子,伊路選擇了不再多問。 「可是,話又說回來,你們怎麼會出現在溫克修?粉紅不說,因為她可能會為了好玩而到處亂跑,但羅蘭……為什麼?」依照她對羅蘭的瞭解,在她……前世的她死後,羅蘭鐵定會消極好一陣子,搞不好還會將自己與世隔絕起來,默默的等待審判日的來到。 要他到處亂跑?那個可能性恐怕比粉紅不再愛好玩樂還低。 相視了一眼後,羅蘭決定將自己收到艾崔斯特的來信到找到粉紅的事情全部交待一遍,其中還解說了教皇以及艾崔斯特拜託他做的事情。 當然預言就如同告訴粉紅的版本一樣,只透露了其中一小部分。 踱步到床沿後坐下,格里西亞垂著首撐著額,看不清的表情讓人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誰也沒先開口,就只是靜靜的等待,等待格里西亞將這項突如其來的訊息吸收。 「幻無,是嗎?」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後,格里西亞才抬起頭,緩緩的呢喃出聲:「我對幻無並不陌生,因為城裡就有許多民眾是信仰衪的,原先在前世的記憶還沒甦醒前我對幻無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但是現在卻多了一股莫名的厭惡,再經過你剛剛提到的事情,綜合看來,這個幻無顯然不是什麼好東西。」非常不以為然的口氣。 他想,他大概知道為什麼光明神會要找格里西亞加入他的原因了。羅蘭看著她那毫不掩飾,直接表露無疑的厭惡,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妳對這件事有什麼看法?」揪著眉,伊路提出問題。 聳聳肩,格里西亞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後,開口:「套一句審判常說的話,在沒有證據前,任何事情都不能輕易下定論,即使我認為這事和幻無有關的可能性八九不離十。」 和教皇的答案一模一樣,羅蘭在心中暗忖著。 「你們想想,一切的事情都是由幻無的崛起才開始發生,不管是神殿的鬥爭、信仰的轉變、不死生物的脫軌行為以及……不斷的滅村行為,這都間接的顯示了一切的不合理。」在提到滅村兩字時,格里西亞的臉色驀地一沉,口吻也變得有些咬牙切齒,這讓一旁的三人有一種預感。 不管幻無是不是神,祂可能都要倒大楣了。 凝重的口氣,羅蘭想起了自己接下來該做的事「格里西亞,妳願不願意和我走一遭,去尋找剩下的人?」 似笑非笑的看著羅蘭,格里西亞用著再溫婉不過的嗓音,柔聲的開口:「請務必讓太陽走上這一遭,太陽想這大概是光明神的旨意,要讓太陽和幻無神宣揚光明的仁慈以及榮耀之美。」開什麼玩笑,她要讓那個幻無嚐嚐惹到她格里西亞的滋味! 聽著這一長串的光明語,羅蘭的心可以說是五味雜陳,說是懷念卻又無言。 「那接下來的方向就好找了啊!想也知道是要找齊剩下的十二聖騎士。」討論出個結果後,粉紅索性也落坐在格里西亞的一旁,取出草莓軟糖開心的咀嚼著。 聽到粉紅的聲音,格里西亞則是略微偏首,微擰了下眉後隨即便鬆開,這細微的動作都沒讓在場的人發現。 她很在意,那個和羅蘭有密切關係的人,真的是粉紅嗎? ---未完 代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