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9229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誅神令.第六章

確定格里西亞將與自己等人前往後,羅蘭等人便退出了她的臥房,讓她準備接下來在旅途上會用上的行囊,而他們在退出後則是前往宮殿大廳去找尼奧。 希望格里西亞的行李不會像前世一樣,出門一趟總是大包小包,滿滿的保養品。皺起俊朗的眉,羅蘭不安地又回過頭睇了一眼房門後才又繼續走著。 看著羅蘭那明顯的困惱,粉紅和伊路互覷了一眼後,選擇沒看見。 別怪他們沒良心,因為他們猜到了羅蘭在想的事,但那事情很顯然的他們也是束手無策。 心照不宣的三人走至大廳後,就見到尼奧意氣風發的指揮著城裡剩下的人們,而他自己則精神抖擻的……站著品茗。 古怪的瞄了一眼尼奧,粉紅再看到大廳的狼狽情況後,便有所領悟的點了點頭。 原來是能坐的地方都毀了,怪不得尼奧這傢伙會站著吩咐,而不是優雅的坐在一旁休憩。 可能是粉紅的鄙視目光太熱切,也可能在羅蘭等人來到之前,尼奧就已經發現,總之,他優雅的回過了頭,揚起了一抹令人頭皮發麻的燦爛笑意後,開口邀請他們往外走。 由尼奧領頭,羅蘭等人在後,穿過了忙錄的人群、走過了殘破的宮殿後,他們來到了唯一一處沒有被不死生物肆虐的地方,一處氣色芬芳,蝴蝶飛舞的綠益花園。 不贅言、不迂迴,尼奧開門見山直接了當的開口詢問:「你們接下來還有要去其它的地方吧?」挑起半邊眉,尼奧雙手環胸,腳步慵懶的隨意站著。 只是看似慵懶隨意的模樣,卻讓羅蘭覺得前方的人像是一頭尊貴優雅的黑豹。 「是的。」同樣也不拖泥帶水,羅蘭直接爽快的答覆。 只是不同於粉紅以及格里西亞還有解釋原因,羅蘭對尼奧選擇了保守。 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後,尼奧也沒有繼續追問,只是轉了個話鋒「西亞那孩子也要跟你們去?」 雖然覺得尼奧的態度以及說話方式都很有問題,但羅蘭卻找不到問題出在哪裡,只能再次認真的點頭答道:「是的。」 看了一眼羅蘭後,尼奧便轉過身抬頭望向蔚藍的天空。神情似乎有些掙扎、無奈以及擔憂,但轉變至後來,尼奧只是輕輕的嘆了一口,接著便揚起了一抹釋懷的笑容。 這段時間,羅蘭三人都默默的不發一語,只是等待著。 「西亞大概收拾好了,去找她吧!」不再多說話,尼奧只是一個人靜靜地仰望著萬里無雲的藍天,就像是洗淨了一切黑暗的藍天。 和粉紅互覷了一眼後,羅蘭便輕道了聲「告辭」,發現尼奧始終沒有回應後,便朝二人投去一眼,接著舉步前往格里西亞的臥房。 才剛踏出綠意盎然的花圍,尚未來到宮殿的大廳,一抹娉婷玉立的白色身影就已經踏著優雅的腳步,快步的走向這裡了。 「羅蘭。」停在羅蘭的面前,格里西亞帶點愉悅的心情對著羅蘭開口:「我都準備好了,去找尼奧老……哥吧!」 沒有回答格里西亞的問題,羅蘭只是瞠大著雙眼,驚恐的看著格里西亞身後的……那一大箱比堅石巨劍還高的行囊。 發現羅蘭驚恐的看著自己身後,格里西亞連回頭都沒有,便勾起了一抹理所當然的微笑,輕快的回答:「在光明神的無私照耀下,整片大地都沐浴在光明神溫暖的懷抱裡,即使是再細微不過的陽光,都會洗滌著西亞的身與心,為了體悟也為了凝聽光明神的溫柔耳語,必備的行前準備是不可獲缺的」幹!光是出去一下子我就變成了蜂蜜色了,更何況是連目的地在哪都不知道,只能漫無目的的行走,我不曬成焦碳我就不是格里西亞! 嘴角不自主的開始抽搐,羅蘭就算沒有辦法很明確的解讀,卻也能夠推敲出格里西亞大概的意思。 他都已經不是太陽騎士了,怎麼還那麼注意自己的顏面形象? 轉動著靈性的雙瞳,粉紅的嘴角也微微的抽搐著。就算她不是十二聖騎士,但是在格里西亞長時間的摧殘下,只怕她能理解的還比羅蘭多。 現場,搞不清楚的大概就只有伊路一個人而已。 「妳……那麼多的行李要怎麼帶?」在心中安慰著自己這就是格里西亞後,羅蘭也比較釋懷一點了。 「簡單。」勾起一抹算計的笑容,格里西亞伸手細白如蔥的纖指指著羅蘭,愉悅的道:「羅蘭,你幫我拿!」呵呵,有羅蘭在真好! 一片烏雲飄到羅蘭的頭上,轟隆轟隆的開始打起雷來,接著下起了傾盆大雨。 「這是妳自己的行李,休想叫吾主替妳拿!」天哪!邪惡大魔王和陰險巫妖齊聚一堂,吾主純真的(貞操)心靈絕對會被污染的! 不行,他要站出來抵制她們,這是身為吾主專屬貼身護衛的職責! 以眼角餘光瞅了一眼伊路,格里西亞似笑非笑的開口道:「一付啊!羅蘭都沒有說什麼了,怎麼你就替他發言了呢?」識相點,滾去一邊玩沙! 惡寒上身,伊路又是氣又是怒卻不敢繼續開口,只因面前的這女人不是別人,是陰險的最佳代言人──格里西亞。 嘆了一口氣,已經很習慣被格里西亞吃死死的羅蘭認命的接手那一大箱的行李,只是對於格里西亞的壞習慣,羅蘭還是有話要說。 「格里西亞,他叫伊路,不是一付。」無奈的開口,羅蘭明白這個指正對於格里西亞來說不具任何效用。 「喔!」不出羅蘭所料,格里西亞果然敷衍般的輕應一聲。 「羅蘭,這給你。」看看因計謀得程而滿臉笑容的格里西亞又看看羅蘭無奈卻滿足的笑意,粉紅聳了聳肩,朝羅蘭丟出了一個紫玉手環。 空出一隻手接住,羅蘭困惑的望著粉紅,疑惑的道:「這是?」 沒有回答羅蘭的問題,粉紅只是拉起他的手將玉環套入後,便抓著他的手朝後面那堆行李輕聲說道:「收入。」 接著羅蘭戴著的手環紫光一閃,瞬間那比堅石巨劍還大箱的行李便消失的無影無蹤,而手環上則出現了一個華麗的紋路。 明白這是粉紅的私人收藏品,羅蘭嘴角微彎,一抹真摯的微笑蕩漾在他唇邊,他輕聲的啟口:「謝謝。」 擺了擺手,粉紅不在意的看了一眼羅蘭滿足的笑容後,便低首繼續吃著自己的棒棒糖。 傻孩子,別這麼容易滿足啊…… 將這一切收入眼底的格里西亞揚起了一抹明瞭的微笑後,便走向前望著羅蘭開口:「你跟尼奧哥說了嗎?」 點點頭,羅蘭伸手指著格里西亞的背後。 困惑的回過首後,只見一抹燦爛的身影背著陽光向著自己,顯些讓格里西亞睜不開眼睛。 而這抹閃亮的身影,在這處除了自己之外,也只有……「老……哥!」發現自己講錯話的格里西亞,險些咬到自己的舌頭。 「老哥?」劍眉微微的上揚些許,尼奧似笑非笑的優雅詢問:「西亞,原來我在妳的心裡已經稱得上老字輩了嗎?」 惡寒侵襲,在場每個人無不被尼奧那令人喪膽的笑意給駭的後退好幾步。 可憐的是,格里西亞知道自己不能退,一退的話絕對會再次被尼奧賞一顆爆粟! 「不,尼奧哥誤會西亞的意思了,其實西亞那是驚呼的語氣,只是一時被尼奧哥的丰采給震懾到了,不小心少了一個天字而已。」扯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格里西亞的腦袋順間停擺。 看著眼前的情景,三人的腦海裡有志一同的飄過一句話:不論輪迴了幾世,格里西亞遇到尼奧,就像老鼠見到貓,戰戰兢兢。 又是一抹不知情緒的笑容後,尼奧笑而不語的望著格里西亞,讓被盯著的格里西亞頭皮發麻、如坐針氈般,提心吊膽的哽住一口氣,不敢呼吸。 眼見格里西亞恐怕會死在窒息之下,尼奧總算好心的開口了:「孩子,吸氣。」 像是獲得特赦般,原先因憋氣而漸漸慘白的臉孔在連續吸吐了幾個氣後,總算恢復了回先的紅潤。 「尼奧哥。」確定自己剛被尼奧嚇跑的魂魄都歸來後,格里西亞才又勾起了一抹完美的笑容,開口:「西亞決定要跟著他們去外界走走,經過了這件事之後,西亞明白自己不能永遠待在這裡,必須去外頭見見世面,讓西亞的目光看得更深更遠,這樣才有資格回來繼續陪伴著居民們。」 語氣溫婉目光認真,雖然理由不一樣,但是這也是她的目的,屬於西亞.修爾洛倫斯的心意。 深深的睇了一眼格里西亞後,尼奧爽朗自信的深邃五官柔和了下來,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道:「我們都有身不由己的理由,只要妳確定那是妳的方向,那就下定決心去追尋吧!城裡妳就別操心了。」 是的!他們都背負著不同的理由存活在這個世界上,即使他一點都不放心。 老師……您恢復記憶了嗎?這疑惑梗在喉間問不出口,只能吸氣又吐氣,到口的問題到了嘴邊變成關懷「尼奧哥,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西亞會傳訊息回來的。」 點點頭,尼奧沒有說話,只是用著目光送走了格里西亞及羅蘭等人。 就在準備踏出迴廊時,格里西亞又匆匆的回過了頭,看了尼奧最後一眼。 像是心有靈犀般,尼奧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只是這笑容不再讓人不寒而慄,而是真誠溫暖的笑容。 朝著格里西亞的背影,尼奧大喊:「記得,就算天塌了下來,也還有我頂著!」 聽聞這話的格里西亞,行走的腳步猛然一滯,接著她迅速的回過身,語帶哽咽地伸出手,揮擺喊道:「我知道了,謝謝你尼奧哥!」謝謝你,老師! 拍了拍格里西亞的肩,羅蘭沒有開口,只是將關心的心意藉由這個動作傳達給她知道。 「放心,我沒事。」帶點水霧的藍眸堅定的望著羅蘭後,便舉起適才停頓的腳步,與羅蘭併著肩離開了這個她從小生長的地方,告別了疼愛自己的居民以及亦兄亦師的尼奧。 行走至宮殿最高處的高台,尼奧雙手交疊的倚靠在台邊,遠眺著格里西亞等人離去的背影,那認真的模樣就像是在注視著自己最珍視的人,目不轉睛。 直到那幾人的身影已經超出自己能看見的範圍後,尼奧才直起身子往下走去,盡他應盡的責任。 在尼奧挺拔的身影消失在暗黑的階梯上後,無人靜謐的樓臺隱約聽得見他細碎的呢喃…… 如果妳正在暗夜裡困惑,就由妳的伙伴負責將未來照亮吧! 我會一直祈禱,無論何年何日,這就是現在的我能做的事。 格里西亞 孩子們,相信自己而活,那就是未來。 最後,樓台回到最初的寂靜。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