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第七章

離開蘭特有一小段距離後,羅蘭等人的腳步便停滯了下來。 回過首,羅蘭望著沉默不語的格里西亞後,嘆了一口氣,開口:「尼奧老師,恢復記憶了吧?」所以態度才會轉變得這麼奇怪。 「嗯。」點了點頭後,格里西亞又抬起首認真的凝視著羅蘭「羅蘭,我們會找到剩下的人吧?」 雖然不是很清楚格里西亞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但是羅蘭還是正起臉色,認真的回覆她的問題:「我沒辦法向妳保證剩下的人都是十二聖騎士,因為雅洛斯並沒有給我明確的預言,但是我可以向妳保證,只要他們真的轉世了,我一定會帶著妳把大家找回來。」有神的藍瞳帶著認真與承諾,羅蘭的口吻充滿令人安穩人心的溫柔。 原先只是維持在臉上的優雅笑容,在聽到羅蘭這些話後便拉大再拉大,接著和羅蘭的記憶雷同,集結了慧黠、算計、自信的優雅笑容再次出現在她的臉上。 瞧見這笑容後,粉紅和羅蘭都鬆了一口氣,因為剛剛格里西亞的模樣就像是迷了路的小孩,欲言又止、惶然不安,可見要她離開那熟悉的地方是一件需要勇氣抉擇的事。 還好的是,格里西亞燦爛如同豔陽般耀眼的笑容再次泛起,雖然這讓他們有種寒毛直豎的感覺,但至少她不再是那種迷失方向的逞強笑容,這讓他們安心了許多。 振了振精神,格里西亞望向了遙遠無際的地平線後,回過首帶點興奮的心態問著:「接下來要去哪裡?」此時的她,哪有剛才的傷感、無措? 三人的嘴角微微抽搐,其中更以粉紅抽搐的最為嚴重。她剛剛難得的同情心在這一瞬間全都消失殆盡了啦! 看著格里西亞那過於燦爛的雙瞳,羅蘭只覺得剛剛飄走的烏雲再次飄了回來,在汗顏之餘,他也只能回答:「我想去月蘭國。」 轉動了帶有靈性的藍眸,格里西亞若有所悟的道:「要去戰神神殿?因為三大神殿聯手?」 點頭讚許格里西亞的聰穎,羅蘭一想到接下來有她的加入便不由自主的鬆了一口氣,因為跟她靈活的思緒比起來,他的思緒大概還被歸類在化石階段。 「沿路會經過好幾個小鎮吧?伊路覺得可以停下來探聽,搞不好有吾主要找尋的人。」提出一個可行的方案,伊路淡淡的道。 想到他們一路走來,找到的人似乎都在城鎮不然就是在村莊出現,因此沿路的村莊反而成為最值得探索的地點了。 「就這麼辦吧!」接受到羅蘭讚許的目光後,伊路冷酷的面容也難得的悄悄上揚了幾度。 「那就快出發吧!審判他們搞不好就在下一個城鎮裡了!」格里西亞興高采烈的回答,腦中的思緒千回百轉,就不知道她此時在打什麼主意了。 他又沒提到接下來尋找到的人會是十二聖騎士。伊路有些悻悻然的想著。 點頭算是附和格里西亞的話,羅蘭便再次喚出了兩匹駿馬,在身手矯健俐落的翻上馬背後,便指著另外一匹神駒,對著格里西亞道:「格里西亞,那匹給妳騎。」 接著,就在羅蘭彎腰伸手,準備將粉紅也抱上馬背時,原先在一旁聽見這話而冷汗直流的格里西亞,看到羅蘭的動作便馬上大叫出聲:「等等!羅蘭,我跟你共騎。」 開什麼玩笑,她這輩子可沒接受老師的摧殘,騎馬的技術早就差不多忘光了,現在要她自己騎一匹,這跟逼她拿劍沒有什麼不同! 面有難色的看了下粉紅又看了格里西亞一眼後,羅蘭眉間的皺折多到可以夾死一隻蒼蠅了。 發現羅蘭的猶豫,粉紅的臉色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只見她氣唬唬的雙手叉腰,對著格里西亞叫道:「笨太陽,妳是騎士耶!自己騎一隻馬有什麼好困惱的!」 「那是上輩子的事,這輩子我是個手無縛雞之力,不持劍也不拿刀的嬌弱公主!」要比爭取自己的權益,她格里西亞是絕對不會認輸的! 「哈,笑死人!妳嬌弱天底下大概就沒有強健的人了啦!」用眼角餘光晲著格里西亞,粉紅很不以為然的冷哼著。 「那妳呢?一個活了幾千年的不死巫妖,又有什麼資格和羅蘭共騎啊?」死巫妖,別以為她不知道粉紅這傢伙根本不、會、騎、馬! 又是打雷又是噴雨,羅蘭和伊路沉默不語的在一旁觀望,在默默的相視一眼之後,一句話浮現在彼此的眼底:女人,真是世界上最麻煩的生物。 抬首望向橙橘色的暮晚,太陽的餘輝漸漸沉淡,再晚一點,恐怕會來不及趕在夜晚來臨之前找到休憩的地方。 深知不能任由這樣放著她們繼續吵下去,羅蘭本來打算開口制止,卻在「你們」這兩字初落下,就被那兩個吵得不分你我、戰火連天的女子異口同聲打斷。 「住口/閉嘴!我們不是騎士,更不需要決鬥!」語畢後,兩個女人又繼續吵了起來。 默默的駕著馬移到伊路的身邊,羅蘭的表情看起來既疑惑又受傷,可憐無辜的用著水色藍眸凝視著伊路,彷彿在問:她們怎麼知道?他說錯了什麼嗎? 尷尬的不知如何安慰羅蘭,伊路只能歉然的搖搖頭,表示他也愛莫能助。 他實在狠不下心去告訴羅蘭,雖然這是事實! 就在羅蘭和伊路以為她們會吵得天荒地老時,只見格里西亞氣定神閒,揚起一抹看似溫柔實則燦爛邪惡的笑容走至嚴正以待、警戒睇著她的粉紅身邊,彎下腰,在粉紅的耳邊輕聲的嘀咕幾句。 只見原先警戒的粉紅頓時臉上浮現了驚慌失措,而格里西亞臉上則掛上了一抹勝利的微笑,這突如其來的轉變讓羅蘭和伊路見了為之乍舌。 「可是,人家真的不會騎馬嘛……」可憐兮兮的嘀咕著,粉紅還想在最後為自己掙取權利,雖然氣焰沒有稍早的狂妄了。 揚起了一抹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格里西亞帶著若有所思的笑容以及眼神飄到了伊路身上,就在後者心中的警鈴才剛響起時,果斷、不容異議的話語已經打破了伊路的希望,也讓粉紅當場石化。 「那就讓伊路和妳共騎了吧!」努力壓下那過於燦爛的笑容,格里西亞試著讓自己看起來別太驕傲,接著對著羅蘭說:「羅蘭,既然粉紅不會騎馬,也只能讓一付和她共騎了,不是嗎?」 認真的思索了格里西亞的話後,羅蘭也嚴肅的點首附和,接著開口下令:「伊路,粉紅就交給你了。」 「是……」 沒有先前每次接受命令的高亢語調,伊路這次顯得意興闌珊、百般不願,可是高傲的自尊心又不允許自己在最敬重的羅蘭面前示弱,因此他也只能咬緊牙,接下這個『重責大任』了。 吾主啊……伊路這犧牲可大了! 依舊沒瞧見伊路那怨懟的目光,羅蘭逕自的伸手攙扶格里西亞上馬,接著在另兩人看得到而羅蘭瞧不見的角度裡,格里西亞對著另兩人揚起一抹計謀成功、你奈我何的勝利笑容。 幹!這女人絕對是邪惡大魔王!伊路和粉紅同時在心中憤慨的喧囂著。 雖然兩人是如此的不情不願,但仍是完成了羅蘭交代的動作。 一個屈服於對羅蘭的死忠,另一個則屈就於小辮子被人捉住的無奈。 就在三人皆以為羅蘭沒有發現剛剛那些插曲時,其實羅蘭早已將剛剛的一幕幕給收進眼底了。 嘴角愉悅的輕快上揚,雖然羅蘭抿嘴試圖擺出嚴肅的表情,可惜他的眼底、嘴角卻都洩漏了他的好心情。 好不容易趕在落日前進城,找到一間尚有空房的旅店,羅蘭等人當下就決定要了三間客房,留宿一晚。 就在粉紅早已沒有稍早的不滿,帶著愉悅的心情走進自己專屬房間後,剩下的三人便停在走廊上,默默的注視著對方,其實正確來說也只有格里西亞默默注視著羅蘭兩人。 「羅蘭,你只要了三間房間。」不是疑問而是肯定的語氣,格里西亞不確定羅蘭在想什麼。 難道,他要像之前在聖殿裡一樣,夜晚不留在房裡,跑到外頭到處去遊晃? 「嗯。」原來是想問這個問題,害他以為格里西亞要問什麼。「妳一間房間,我和伊路一間,我們不需要休息,只是需要一個空間討論事情」。 點頭表示瞭解,格里西亞再瞧了一眼伊路後,便對著羅蘭說:「我也有事要和你談談,就我們。」發現伊路的目光明顯帶著不同意,格里西亞不躲也不藏,正大光明的回視著。 她就是要單獨談,怎樣?! 雖然困惑格里西亞特地支開伊路的行為,但羅蘭還是沒有拒絕格里西亞的要求,轉過身對著伊路吩咐:「我和格里西亞談完後就會回去了,這段時間麻煩你注意一下這附近的動近,若有問題馬上通知我。」他相信格里西亞不會對他不利,看她的模樣大概是有問題想問他罷了。 知道羅蘭心意已決後,伊路也只能認命的頷首領命,隱匿自己的氣息與身影,到附近觀察走動。 送走伊路後,羅蘭便跟著格里西亞一同進入了房間。 帶上門,上鎖後,羅蘭轉身面對著已經坐在桌前,擺明一副有話要談格里西亞。 跟著落坐後,羅蘭先打破了沉默開口問道:「妳要問什麼對吧?格里西亞。」 格里西亞沒有否認,直接爽快的點頭算是回答,對於羅蘭猜到自己在想什麼她已經麻痺了,畢竟知道她在想什麼的蛔蟲可不只羅蘭這一隻。 「預言沒有完整的說完,對吧?」格里西亞直接了當的開口。 羅蘭的表情其實很好猜,在他特別有意隱瞞什麼事情時,總會習慣性的頓了下語氣,雖然沒有像說謊那般明顯,但對她來說,這樣的跡象就夠了。 果然瞞不過格里西亞。羅蘭像是早料到了這回事,所以也沒有什麼驚慌表情。 「其實我有想過要將預言所有的事情都告訴妳,但是因為粉紅在,所以……」 「所以只好將告訴粉紅的話同樣的轉訴給我,避免被粉紅發現,是嗎?」想不到羅蘭的死腦袋也靈活了不少嘛! 點點頭,羅蘭的表情似乎在糾結什麼,接著帶點懺悔的口氣對著格里西亞說:「伊路說粉紅的態度很奇怪,不要將所有的預言都說出,可是,懷疑不是很好的行為。」雖然事後他也發現粉紅的行為真有古怪,但要他懷疑別人的這件事對他來說真的很困難。 原來是一付叮嚀他的啊!悻悻然的推翻了羅蘭開竅的這個結論,格里西亞確信羅蘭能活到現在都多虧了一付在暗地裡協助。 「我跟一付有同樣的感覺,粉紅的態度真的有古怪,防著也好。」想起私底下對粉紅的觀察,格里西亞覺得預言似乎有哪裡不符合。 不動聲色的想著,格里西亞沒有將粉紅的事情說出口。 眉頭微微的擰,羅蘭雖然想說些什麼卻在最後仍是吞回嘴裡,最後只好將教皇以及雅洛斯的預言完整的告訴格里西亞的一遍。 他自認沒有格里西亞聰穎、深思熟慮,所以有個人可以替他分擔這個過於沉重的任務,對羅蘭來說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 尤其這個人還是格里西亞,是他最重要最信賴的朋友。 將羅蘭告訴自己的話咀嚼完畢後,格里西亞陷入了沉思。而羅蘭也靜靜的坐在一旁,不發一語,就怕打擾了她的思緒。 只是這份寧靜,在格里西亞那漸漸頻繁的抬首凝視羅蘭後漸漸顯得有些詭異。被她那愈來愈詭異、愈來愈古怪的目光瞧上了太多次後,羅蘭終於忍不住打破了這個令他尷尬的現狀。 「格里西亞,怎麼了嗎?」為什麼要一直看著他? 搖了搖頭,格里西亞恢復到神色無異,開口:「沒什麼,只是覺得事情真的很不可思議,太多的一切讓我覺得現在我面前發生的事就好像只是南柯一夢,醒了,夢也沒了。」 若無其事的神色更讓羅蘭深覺有異,但卻讓羅蘭不知道該如何詢問,只能安慰自己格里西亞是不會對自己不利的。 她只會算計他,但不會真正的去傷害到他。 「羅蘭。」又沉靜了好一陣子後,格里西亞才又輕聲地開口,只是這回連羅蘭都發覺得到隱藏在淡然的口氣裡,藏著太多的怒氣。 正當羅蘭驚覺這事可能嚴重到連格里西亞這種擅長隱藏情緒的人都免不了破功時,他更是嚴正以待,專注且擔憂的面對著格里西亞。 凝視著羅蘭嚴肅卻難掩擔憂的模樣,格里西亞在試了幾番後,總算將話給說了出來:「羅蘭,為什麼、為什麼我轉世是、個、女、人、呢!?」幹!她要當帥哥啊! 我倒! 在聽到格里西亞的話狼狽摔倒在地的羅蘭,緩慢地從地上爬起來後,恍若見到什麼詭異生物般,詭譎且面有難色的瞅著格里西亞。 「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不要給我擺出這種表情!」羅蘭的表情一看就知道對她這個問題很不以為然,這更讓格里西亞差點氣到吐血。 她可是對這個問題在意的很!如果不是隊伍裡面有粉紅和伊路,她早就在恢復記憶的下一刻就問出來了! 她是要娶美嬌娘,不是要讓自己變成大美女! 聽到格里西亞明顯咬牙切齒的嗓音,羅蘭嚇的馬上正襟危坐,深怕下一瞬間對面的女人就撲上來咬他了。 咬屍體可是會中毒的!為了格里西亞的性命著想,羅蘭可是很認真的思考起了這個問題。 只是想著想著,卻讓羅蘭又想到了另一個問題,而這個問題對羅蘭來說顯然比『為什麼格里西亞會變成女人』這個問題來得重要多了。 一旦確定了事情的重要性並堅決要完成後,羅蘭也就不怕格里西亞那殺人的目光了。 「格里西亞,我剛剛想到雅洛斯最後的預言裡有提到的女子,那個女子……是指粉紅還是妳?」無視格里西亞剛剛的問題,羅蘭很堅定的望著格里西亞。 而格里西亞的表情也從一開始的惱怒、警告到無奈,最後也只能嘆了口氣回答羅蘭的問題。 誰叫她一向最不拿手應付生氣的審判以及過於認真的羅蘭。 「在一開始聽到這則預言時,我就已經想過了。單就結論來看,應該是粉紅沒錯,因為她的確和你緣分不淺,但總體來說的話,下一個若是再找到十二聖騎士之一,那搞不好就是在指我,因為我牽繫著審判他們總比粉紅牽繫著他們還來說得通吧?」而這也能間接說明,為什麼她變成女人了! 聽著格里西亞有條理程序的分析,羅蘭只覺得死去的腦傳來了陣陣的疼痛了。 她的話沒有還是沒有替剛剛的問題做解答啊!只有讓事情更為複雜了。 不似羅蘭那般糾結,格里西亞倒是很看得開「反正,不論是粉紅還是我,牽繫著眾人的絕對是我們之一,所以能確定的是,命運的齒輪早就已經開始轉動了,就不必在糾結於這個問題上了。」撥開散落在眼前的幾絲金髮,接著將頭髮輕輕的往後一甩,格里西亞的動作充滿了女性的嬌柔美感。 點頭算是同意格里西亞的話後,羅蘭看著她的動作眉頭又是一蹙。 在外人眼中格里西亞剛才的動作算是非常柔美優雅的,但在羅蘭看來,他只覺得有種詭異的感覺,那是一種看似違和卻又理所當然的矛盾感覺。 他似乎……可以理解光明神為什麼要讓格里西亞轉性了。 一股笑意突然由腹中湧起,忍了幾下還是不小心牽動了嘴角,俊逸的臉越來越扭曲,嘴角更是克制不住的上揚,明明就已經見到格里西亞那燦爛過分的危險笑容,羅蘭還是止不住,最後只能說聲抱歉後,清朗的笑聲便從羅蘭的嘴裡溢出。 「哈哈哈──」輕快的朗笑聲從羅蘭嘴裡傳出。 已經有多久沒這麼暢快地笑了,他不記得,只知道,跟在格里西亞身邊,自己總是能夠得到滿足與快樂,一切就好像她賜予給他的。 不懷好意、令人膽寒的心思已經連陽光似的燦爛笑容都壓不住了,在那優雅的面具出現龜裂,而羅蘭的笑聲沒有停歇甚至大有愈來愈誇張的趨勢後,格里西亞再也顧不得優雅的形象,怒地拍桌站起,手中聚起強大的風屬性,下一秒一個小型的龍捲風便將羅蘭給掃了出去! 砰的一聲,小型的龍捲風就這麼帶著羅蘭撞出了窗櫺,然後就著微風,羅蘭的聲音依稀還是傳入了房內…… 「哈……對……不、對不……起,哈哈──」 明明本意是要道歉,卻讓聽得人更為火大,只見格里西亞氣唬唬的走到窗邊,又是凝聚起風屬性,只是這次是好幾道風刃向外飛出就是了。 再過了一下子後,雜紊慌亂的腳步聲和憤怒關切的語氣便在不遠處響起:「吾主,您還好嗎?您怎麼飛了出來,是格里西亞那傢伙做了什麼嗎?伊路這就替您報仇去!」 「別!是我的問題,千萬別去找格里西亞!」在羅蘭帶點驚慌卻又充滿笑意的嗓音響起後,格里西亞才離開窗前來到床邊,褪去了外衣爬上了床。 至於伊路有沒有來找格里西亞報仇這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躺在床上的金髮人兒在靜謐的夜晚裡,似乎作了什麼好夢似的,愉悅、欣慰的滿足笑容一整晚都綻放在她的唇邊。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