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71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誅神令.第八章

隨著清脆好聽的鳥鳴聲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穿過了格里西亞的房門。 在寧靜不到幾秒後,那陣急促的腳步聲已呈現慌亂的情勢,再次至她的房門前傳過。 停下了梳頭保養的動作,格里西亞困惑不解的檢查了自己的服裝儀容後,便拉開了門將頭探了出去,只見伊路在外頭像隻無頭蒼蠅一樣漫無目的的來回走動。 「一付,你在做什麼?」發現那隻無頭蒼蠅在見到自己開門後,先是朝自己露出一抹錯愕的表情,接著竟然就直接無視自己繼續來回走動,格里西亞過分燦爛的笑容再次勾了起來。 「一付,在美好、清晰的早晨下,格里西亞彷彿聽到了光明神溫柔的耳語,在仔細凝聽後,格里西亞明白光明神是要格里西亞將這份美好傳達給身邊的每一個人,不知一付兄弟是否要和格里西亞一同交流光明神的仁慈與包容呢?」死傢伙,她在問問題,竟然敢無視她,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走動的腳步驀然一頓,身子直接一僵,在幾番掙扎後,只見伊路緩緩地扭過頭,冷俊的面容此時有著扭曲的神色,開口僵硬的答道:「我在找吾主。」 羅蘭曾經跟他說過,只要格里西亞對某人開始講起光明語時,就代表那個人要倒大楣了,因此現在他在聽到她的話才會表現的如此失常。 他一點也不想惹到這個絕世大魔王!就算他不怕格里西亞,但是吾主還在她手上(說的羅蘭好像是人質似的),他根本就不敢輕舉妄動! 滿意的聽見伊路的回答後,格里西亞對羅蘭的行蹤也感到了疑惑「羅蘭?我叫他去幫我買藍莓派了啊!怎麼,他還沒回來嗎?」 可能是一覺好眠,她今天起了個大早後,就聽到隔壁的房間傳來了開門以及關門的聲音,接著在離開房門還來不及走遠的腳步聲響起時,她便已經打開房門,一看到是羅蘭後,她便要求他去替自己買藍莓派。 當時的羅蘭就跟伊路一樣,表情驚采萬分,又是錯愕又是不敢置信,看得格里西亞都不悅了起來後,羅蘭才匆匆忙忙的答應,跑去替自己買東西。 「妳叫吾主替妳買藍莓派?!這麼早哪來的藍莓派!」嗓音飄高八度,伊路在聽到格里西亞的話後,差點忘了眼前的人不能惹,一拳就要揍下去。 天啊!吾主!! 「沒有嗎?」不解的歪著頭,格里西亞困惑的問著。 她從沒有那麼早起來過,更何況前世的早餐都是亞戴爾打理,現在則是由僕人送來,她哪會注意到藍莓派什麼時候會有? 不過看到伊路那黑下來的臉,格里西亞也不好意思在反駁什麼了。 「你們在吵什麼啊?」從第三間房門走出,粉紅抱著一個粉紅色的愛心大抱枕,茫然的望著一臉尷尬的格里西亞以及敢怒不敢言的伊路。 「吾主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激動的瞪了一眼罪魁禍首後,伊路對著粉紅道。 如果不是吾主要他待在這裡等著他回來並且注意附近的情況,只怕他現在早已飛奔而出,去尋找失了踨影的羅蘭了! 沒有發現氣氛的詭異流動,粉紅像是不知死活般,理所當然的道:「哦!我剛剛叫那孩子去幫我買草莓點心啦!」 話語剛落,兩道目光便在同一時間射到粉紅的身上,只不過有一道目光是錯愕另一道很顯然的是在幸災樂禍。 「怎、怎麼了嗎?」她有說錯什麼話嗎? 「這、麼、早、哪、裡、買、得、到、甜、點、啊!!」憤怒的臨界值即將破錶,如果不是為了吾主著想,他現在真的想不顧一切將這兩個人轟到外面,就算沒辦法轟到外面,能揍到一拳也好! 吾主啊!伊路對不請您!! 和格里西亞方才一樣呈現了尷尬的笑容,粉紅在吐了吐香舌後,便左顧右盼,逃避這個問題。 而這個僵局,維持到羅蘭的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時瓦解。 「你們怎麼都跑出來了?」挑起半邊眉,羅蘭一手各提一個精緻的包裝盒,茫然困惑的看著這詭譎的氣氛。 怎麼有種伊路在訓戒格里西亞和粉紅的感覺呢? 「羅蘭/吾主!」異口同聲,三人的表情都充滿了喜悅。 「吾主,伊路正在找您,因為您離去的時間已經過了太久了,所以擔憂您是否在外遇到了什麼麻煩的事情。」關懷的眼神在羅蘭身上四處遊走好一下子後,伊路擔憂的心才真正的放了下來。 點點頭表示理解後,羅蘭便將一左一右的精美包裝盒分別交給了格里西亞以及粉紅,在看到她們明顯以著困惑不解的表情將東西接過後,便眉頭緊鎖的說:「妳們要我買的東西,忘了嗎?」虧他還那麼辛辛苦苦的四處詢問。 羅蘭有些懊惱。 「咦?」又是困惑又是驚喜的看著手中的包裝盒,只見兩人隨即興奮的拆開,在拆開見到是自己要的點心後,便歡天喜地的驚呼了起來。 「吾主,這麼早,有店家在賣這兩樣東西嗎?」就他這幾百年所聚集起來的知識,這類東西應該是在中午之後才會開始販賣,不會一大早就開始販售的啊! 「沒有,只有一家店為了應付中午過多的人潮,才會一大早起來開始準備。」看著另兩人因為得到甜點而綻放的欣喜笑容,羅蘭的嘴角也微微的上揚了起來「他們原先沒有打算要賣的,是在請求下又用上魔梟之眼後,才成功買到。」 嘴角一抖一抖,伊路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在進城門時,羅蘭使用魔梟之眼這還說得過去,但如今竟然連買個點心連色相都賠上了,這事若傳了出去,只怕羅蘭的顏面就此蕩然無存了! 他還是沒來得及拯救羅蘭純潔的心靈,免於遭受格里西亞以及粉紅的荼毒啊! 而另外一邊,在拿到食物就顯得忘卻外在一切的兩人,雖然看似專注在食物上,耳朵其實拉的特長,所以羅蘭和伊路所說的要每一句話她們兩個都聽在耳裡,感動在心裡。 而粉紅和格里西亞兩人更是在心中下定決心要好好對待羅蘭這純良的好孩子…… 才怪!! 此時羅蘭等人走在人來人往的熱鬧街道上,其中粉紅以及格里西亞還一邊唆使著伊路替她們拿東西,一邊相中了某一件物品要羅蘭替她們結清,兩人手拉著手,開心的逛著大街,絲毫忘了稍早前,在心中下定的決心了! 而可憐的羅蘭和伊路則在後頭互覷一眼後,相視兩無語的嘆了一口大氣。 然而這和睦的景象並沒有維持多久,原先熱鬧的街道市場被爭吵喧嘩的大叫聲取代,這讓跟在格里西亞及粉紅後面的羅蘭眉頭稍皺,停下走動的步伐仰頭觀望前頭發生了什麼事。 發現羅蘭這一連串不經意的行為,伊路先是反射性的皺眉後,也跟著停下腳步,不過他不是同羅蘭一樣向前觀看,而是轉首望著羅蘭,幽幽的再嘆了一口氣。 吾主什麼時候才會改掉好管閒事的習慣呢? 雖然羅蘭和伊路都注意到這不尋常的騷動,但很顯然有兩名逛到忘我的女子並沒有注意到已朝自己逼進、奔跑的路途甚至揚起塵灰的人馬,自顧自的繼續遊街。 所以,慘劇就在下一刻發生了! 格里西亞一邊吃著羅蘭適才買給她的藍莓餅乾,一邊四處觀望新奇的東西,太過悠哉不夠警覺的下場就是,被前方首當其衝的第一個人給狠撞了一下,那包才吃了兩、三塊的餅乾袋就應聲而落,啪的一聲,裡頭的餅乾不髒也裂。 愣愣地望著躺在地上顯得淒涼的藍莓餅乾,格里西亞的笑容由原先的幸福滿溢變得僵硬最後是揚起陰險致命的危笑。 霍地轉過身子,金色的長髮在半空中揚起了一道燦爛的線弧,再搭配著那異常燦爛讓人寒毛直豎的笑容,讓一旁的粉紅忍不住顫抖了一下,快速地拉開和格里西亞的距離。 「有人要倒大楣哩……」望著散落在地上的藍莓餅乾,粉紅細聲的嘀咕著。 粉紅的話語才剛落下,格里西亞那略顯尖高的咬牙嗓音就傳入了羅蘭的耳裡。 「羅蘭!把那傢伙給我攔下來!」敢害她的藍莓餅乾散落一地,若她格里西亞不把那傢伙整得哭天喊地,她就不叫格里西亞!! 先是納悶格里西亞為何會發如此大的怒,接著在腦袋接受訊息的下一瞬間,羅蘭已經伸出長腳使力一絆,讓那個撞了格里西亞的傢伙狠狠地摔倒在地! 接著正準備向前制伏那人的羅蘭,卻被接下來的情況給嚇到了。 原來在將格里西亞撞開的那人身後,還有一群似乎在追趕他的人,等到那人被羅蘭一腳絆倒狼狽摔在地時,後頭的幾人便飛躍而出,紛紛壓制在那人身上。 「混蛋!你有種在跑啊!?」一名肥胖男子氣喘呼呼的跟在人群的最後頭,見到被壓倒在地爬不起來的身影時,便勾起一抹殘忍、鄙視的笑容,接著他走向前伸出他那充滿肥肉的腳狠狠地踹著地面上的人。 見到這情況,一開始將人絆倒的羅蘭不由得眉頭一皺,想要向前出聲制止,卻在下一刻,那個被壓制在地的男子已經搶先一步的破口大罵。 「媽的!你們這群人渣,我搶你們的東西是在替天行道,你們不感謝的跪地瞌首、謝主榮恩就算了,還敢把我壓在地上,這世上還有什麼比這個更諷刺了?只懂得欺善怕惡,阿諛奉承的廢渣,為什麼不去死一死還比較快活,省得活在這世上傷世人的眼睛以及丟你們父母的臉!」明明是被人壓倒在地,但那名男子似乎一點也不恐慌,反而氣怒的口不擇言、破口大罵! 被那名男子一說後,那位穿得金光閃閃、俗不可耐,具有不符合身高的巨大噸位男子,一張大餅肥肉臉一陣青一陣白,不斷交錯好不精采。 「你、你、你這畜生!偷了我家的寶物還敢在這裡出口狂言,你知不知道我可是這處最有權力、勢力的貴族──施菲朱的下任接班人啊?!」伸出戴滿珠寶的肥指,指著被他家僕人拉起制伏住的男子,那位自稱施菲朱的中年男子氣得渾身發抖。 死肥豬?羅蘭和格里西亞有致一同的看了彼此一眼後,便將視線拉回了對峙場面。 發現自己被眾人架起無法掙脫後,那名男子索性也不再掙扎,直接朝那名施菲朱吐了一口口水,接著揚起一抹狂妄不羈的冷笑,譏諷地開口:「你家的寶物?那全部都是人民的血汗錢換來的!你只不過是隻穿著衣服的死肥豬,還以為自己真的是個人了啊?告訴你!你連當隻豬都不夠格,說你是豬還汙辱了豬,至少牠還能夠被人煮來吃,你啊!光是看就讓人作噁!」 嘩!一長串的毒舌言語,讓格里西亞好奇的移動了位置,想仔細瞧一瞧這男人到底長得什麼樣子,說毒話的實力跟不特意講毒話的刃金有得比了呢! 只是這一照面,卻讓格里西亞有如五雷轟頂般,當場愣在原地。 被男子批評、鄙晲的諷刺了一番後,施菲朱一口氣哽在喉間,氣得他臉色脹紅,模樣就像是在下一瞬間就會血管爆裂而死! 尤其在聽到四周圍觀的民眾皆小心的點頭附和後,那張豬臉更是由紅轉黑。 「帶走!給我帶走!我不把你扁得連你爸媽都認不得,我就不配稱施菲朱!」氣唬唬地轉過身,戴滿金銀珠寶的肥手用力一甩後,就率先邁開步伐憤怒的先行離去了。 而那名被制伏住的男子在被家僕扯動帶離時,則勾起一抹嘲諷的冷笑,不甚在乎的輕吐了一句讓格里西亞再次當場怔住的話。 「爸媽?哼!孤兒哪來的爸媽,連神都可以不在乎我了,死一死又有什麼差?」 望著那人離去的背影,格里西亞的表情呈現天將亡她的慘白表情,這讓自始自終都沒瞧見那人模樣的羅蘭,關切的在她一旁擔憂的低語。 「格里西亞,妳怎麼了?」臉色怎麼那麼慘白,活像做錯事兼撞見尼奧老師一樣。 待圍觀的人群散去後,格里西亞才一把抓起羅蘭的手,將他拖至一旁的暗巷裡,而她的表情始終都是天將亡我也的一號表情。 依格里西亞那祭司體質是絕對拉不動羅蘭的,所以在發現格里西亞有意將他拉至別處時,羅蘭便索性的跟著她走,只是見到她還是維持在那個慘絕人寰的表情時,羅蘭的眉頭更是嚴重聚攏了起來。 「格里西亞,妳還好嗎?」 「不好……」幽幽地口吻活像阿飄出沒,只差周圍沒有冒出鬼火來湊熱鬧了。 跟著後頭進來的粉紅及伊路,一見到格里西亞這副模樣,粉紅便打趣的開口:「怎麼?難不成剛剛被抓走的那人妳認識啊?」 不會讓她猜中了吧? 身子猛然一震,接著格里西亞轉動僵硬的脖子面對羅蘭,顫著聲線開口:「對……羅蘭,剛剛那個人,是我……叫你絆倒的那個人嗎?」 雖然不明白格里西亞那祈求的目光是代表什麼涵意,但羅蘭還是很認真的點點頭,小心翼翼的回答:「對,妳叫我攔住的人就是他。」 轟隆!格里西亞的頭頂突然打起響雷。 「羅蘭,我們死定了。」格里西亞的臉色頓時出現絕望的表情。 這讓羅蘭看了也不由得懸著一顆心,眉頭跟著緊蹙了起來。 「那人……是誰?」 「是……史、史萊姆……」老天,她竟然害自己的兄弟被人抓去入獄了!! 也跟著身子一顫,羅蘭慢了好幾秒後,才顫巍巍地道:「萊卡.刃金?」剛剛絆倒的人,是十二聖騎士的兄弟?! 待格里西亞僵硬的緩慢點了下頭後,石化的身影也多加了一尊。 現在該怎麼辦? 這下子完蛋了!!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