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第九章

兩男兩女面目凝重,雙眉聚攏,沉重的待在一間寢室裡,思考著稍早發生的事,想著解決的辦法。 「格里西亞,剛剛我和伊路去街道上問過了,那個死……施菲朱不是什麼好人,好賭、好色、貪財,如果讓他接下他父親的封號,恐怕他的作為會更加肆無忌憚。」羅蘭面色凝重的改口,說著剛剛去大街上探聽得來的情報。 如果真是這樣,那除了救出萊卡之外,誓必不能讓那個人接下他父親的棒子。 「我剛剛和粉紅也潛入了那隻豬的宅邸,史萊姆應該是被關進最下層的地牢,如果我沒感知錯誤的話,外頭應該有兩個火屬性特高的戰士守衛。」回想著適才的分開行動,格里西亞也說出可用的情報。 還好有感知,不然在守衛重重的宅邸裡面不驚擾任何人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現在是要直接潛進去將你們的朋友救出來,還是要順便也將死肥豬給拉下來?」粉紅看完左邊又看完右邊後,歪著頭繼續道:「如果直接把人救出來倒是簡單多了,反正救完人我們就直接拍拍屁股離開了事,可是……」 欲言又止,眾人心照不宣的看向此時身邊環繞著豐沛正義感的羅蘭。 羅蘭……你是個死亡君主啊!格里西亞頭痛的想著。 吾主……好管閒事不是一個死亡君主該有的風範啊!伊路欲哭無淚的想著。 唔唔……雖然事情麻煩點,但是應該不錯玩吧?粉紅倒是很無所謂的想著。 而羅蘭,則是擺起一副嚴肅凝重的表情,口氣堅決認真的說:「不能讓施菲朱接下他父親的爵位!」視而不見,不是騎士該有的行為! 他們就知道!三人雙眼一翻,無奈的在心中腹誹著。 雖然覺得感很麻煩,但是早就料到會走到這一步的格里西亞早就想要應對的方法了,先用手指朝羅蘭勾了勾,在他的耳旁嘀咕幾句後,接著羅蘭的表情由原先的疑惑到認同最後變成興奮時,點點頭,羅蘭下一秒衝出房門去做格里西亞交代的事情了。 「妳跟吾主說了什麼?」打量著格里西亞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樣,伊路好擔心羅蘭。 淡笑不語,只不過那蕩漾在藍眸裡的慧黠算計精光卻讓在坐的兩人顏面神經抽搐。 那隻豬……好自為之吧! 『光明神殿』 和珊珊併肩走在前往教皇書房的爾亞,手捧著厚重的公文踩踏著輕快的步伐倏地一滯。 「爾亞,怎麼了?」跟著停下腳步,珊珊以著祖母綠的雙瞳,困惑地瞅著神情呆滯,應該說是空洞的爾亞。 沒有說任何話,爾亞似乎沒聽到珊珊的叫囔聲似的,茶褐色的雙瞳就這麼直勾勾的盯著前方,只不過沒有任何的焦距。 又持續了好一陣子後,待珊珊就要不耐煩,準備抬起腳往爾亞屁股踹去時,爾亞的視焦已在前一秒恢復清晰,在下一秒恢復原先的陽光爽朗笑容後,他便直接邁開步伐,不管神殿的規範直接跑了起來。 而後頭則留下珊珊一個人困惑不解,氣惱的大聲怒叫:「笨蛋爾亞,等等我!」 不理會後頭珊珊的怒嗔,爾亞奔馳的腳步絲毫沒有因為手中抱著厚重的公文而停歇,直直的穿過迴廊,直奔教皇的書房。 砰!爾亞因為沒有手可以敲門加開門,因此直接大腳一抬,將教皇那高貴的書房房門給用力踹開了。 門內的三道人影被那駭人的聲音給嚇的一震,紛紛錯愕的看著抱著公文,直奔辦公桌面前的爾亞。 正當教皇回過神,想要開口發難時,爾亞已經搶先一步將公文一丟,神情認真的對著在場的三人道:「吾主剛剛傳訊回來了,有事要讓爾亞盡快秉告教皇以及先知大人等人。」 聽聞爾亞的話,教皇原先因書房房門被踹開的不悅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反而被帶點急切的喜悅嗓音給取代。 「羅蘭說了什麼?」 「吾主說:『目前情況安好,他們人在前往月蘭國的一個城鎮裡,其中已經找到了一名伙伴。另外有事想請求太陽騎士長協助,派人前往此處將施菲朱的貴族資格審核一番,並將調查結果告知國王陛下,請他做出合理正確的裁決』,差不多就這樣。」說出了一個地名,想了想,確認沒有遺漏之後,爾亞才再一次的肯定點點頭。 而姍姍來遲的珊珊則在聽到爾亞的講述後,就默默地將怒氣吞回去,先將公文放置一旁小几後,便退到爾亞的後頭。 「已經找到一個了啊!」聽聞這好消息,教皇和艾崔斯特都激動的相視一笑,接著艾崔斯特更是直接發問「羅蘭有沒有說找到什麼人?」 搖搖頭,爾亞歉然地道:「吾主沒有講,只有說這件事會牽涉到另外一名伙伴,所以必須要將施菲朱的貴族身份給調查一下,栽定他是否有接任老施菲朱的資格。」 雖然有些失落,但是艾崔斯特和教皇還是振了振精神,對著雅洛斯.太陽下令:「馬上讓審判騎士長前往審查,並將調查結果整理好後,由太陽騎士長前去王宮晉見國王,告知他此事。」 揚起一抹優雅溫和的笑容,雅洛斯行了個姿態優美的騎士禮後,便輕聲道:「太陽明白了,現在就去告知審判兄弟這件事情。」 又朝艾崔斯特以及教皇行了個禮後,雅洛斯才對爾亞及珊珊笑了笑,踏著優雅的步伐離開了教皇的書房。 「爾亞,你去告訴羅蘭這件事就交給神殿了吧!讓他專心找人就好了。」教皇使了個眼色要艾崔斯特關上門並設下魔法後,便對爾亞這麼說著。 「是!」點點頭後,爾亞的目光便再度呈現了迷離的狀態,見狀其他人便紛紛開始處理起手邊的工作,直到爾亞再次回過神。 「教皇陛下,爾亞已經告訴吾主了,吾主非常感謝神殿的協助。」轉了轉自信的褐眸,爾亞勾起一抹爽朗的笑容,開心的說:「爾亞剛剛有問吾主找到的人是誰,吾主說……」 看著教皇以及艾崔斯特表露無疑的好奇心,爾亞也不再吊胃口的直接道:「是格里西亞.太陽,而另一個已經找到,卻因為施菲朱的事而入獄的人是萊卡.刃金!」 竟然是他們?! 雙目一瞠,教皇以及艾崔斯特的嘴巴張大到可以塞一顆滷蛋進去,瞧他們瞠目結舌的模樣,爾亞和珊珊非常沒有禮貌的噗哧一聲,愉悅的笑了起來。 依舊是那副傻愣愣的模樣,兩人互覷了一眼,在見到彼此的表情後,也不禁笑了出來。 有什麼事情,比聽到這個消息更讓人愉悅? 而在得到教皇同意並且願意協助後,羅蘭便開啟房門,只見房裡只剩下格里西亞一個人,粉紅和伊路則不見蹤影了。 「事情都辦好了?」不給羅蘭有時間發問,格里西亞無聊的捲著金髮,慵懶的問著。 對於不見的兩人雖然疑惑,但羅蘭還是選擇先回答西亞的問題「好了,教皇答應查辦施菲朱的事情就交給神殿,所以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坐到格里西亞的對面,羅蘭表情認真嚴謹的問著。 「等待囉!我讓粉紅帶著伊路,讓他們去劫獄,而我們則是在接收到粉紅的暗號後,前往死肥豬家收集證據,最後就是等神殿派人來,我們再將證據交給他們啦!」 絲毫不在意剛剛講述的事件當中,就有兩件是為非作歹的事情,格里西亞一派悠閒的拿起一旁的水果甜茶,優雅的喝著。 眉頭微皺,雖然覺得劫獄和偷證據都是很不當的行為,但是想到除此之外沒有其它的辦法後,羅蘭也只能乖乖的閉上嘴。 只不過,好像有哪裡出了點問題……? 啊! 「妳確定他的宅邸會沒有半個人守著嗎?」萬一他們潛入偷取資料,結果反而被逮個正著,這不就糟糕了? 伸出一根手指在羅蘭面前輕晃著,格里西亞露出燦爛無比甚至勝過天上太陽般閃耀的笑容後,以著溫柔、安撫人心的語氣,輕聲的說:「放心,他們絕對會去追粉紅他們的,因為史萊姆被劫走,肥豬一定很生氣,絕對會傾出所有人力去追捕的!」 所以,最危險的工作,就是粉紅一開始搶著要做的有趣工作啦! 不動聲色的搓著冒起雞皮疙瘩的手臂,羅蘭不解明明自己都是死人了,為何還會因為感受到格里西亞的邪惡危笑而嚇的寒毛直豎? 可憐的萊卡與伊路。羅蘭為過去的兄弟及現在的下屬哀悼。 就在格里西亞正打算大喊好無聊時,所謂的暗號也就是桌上的小型粉紅愛心在此時散發出燦爛的粉紅色光芒。這讓格里西亞精神頓時一振,和羅蘭同一時間站起身來,下一秒兩人便先後的奔出房門。 救援行動──開始。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