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9229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誅神令.第十章

兩道身影鬼鬼祟祟的翻過高聳的圍牆,如同靈活的貓兒般無聲落地後,默契十足的……往了相反的方向。 翻了個白眼,其中較為高大的身影無奈的迴轉腳步,換跟在嬌小身影的後頭,雖然很想說些什麼,但知道眼前這個人完全不會聽自己的話他也就懶得開口了。 突然前頭的嬌小身子驀然一停,讓後頭的高大身影險些一頭撞下去,氣得差點破口大罵,然而前頭的身子卻早一步先比了噤聲的手勢了。 一上一下的將頭小心翼翼探出,趁著守衛的人員在交接時顯得毫無防備時,高大的身影已隱匿了自己的氣息,下一刻便瞬間移動到了守衛的身後,舉起手快、狠、準的用手刀將兩人給劈暈。 在兩名守衛落地之前,伊路已經將人給撐住,再一手抓起一個抬至通往地下牢房的路口旁,接過粉紅遞給自己的粉紅色布條與繩子將兩名守衛仔細綑綁好後,便將布條塞到他們的嘴裡。 如果不是吾主說不能殺人,他實在很想直接將人殺了了事,省得這一大堆功夫。伊路一邊做著類似綁匪的動作,一邊在心中抱怨著。 滿意地看著地上被綑成粽子的兩人後,伊路便先行抽出利劍,謹慎的走下樓梯,而粉紅則在兩人身上東摸摸西摸摸,拿走一串鑰匙後,也跟上了伊路的腳步。 腐敗、鮮血的味道撲鼻而來,潮濕的陰暗空間只有微落的火光搖曳著,小心謹慎的兩人在走到出口後,便緊貼著牆,探頭查看外頭的動靜。 鞭打的聲音不絕於耳,咻咻的聲音劃破了空氣打在裡頭被關著的那人身上,卻沒有傳出任何哀嚎求饒,只有淡而虛弱的尖酸嘲諷聲。 「你們……這群狗養的傢伙……替那隻豬、豬……做事,一點也不……覺得、覺得可恥嗎?虧……你們……還自、自詡身為人。」 狠狠的鞭聲再度落下,這次男子總算發出了類似隱忍的悶哼聲,這也讓打的滿頭是汗、疲憊不堪的幾名守衛,滿意的露出殘忍的笑容。 「會痛了吧?再叫大聲一點,老子今晚就放過你,明天再繼續打!」語畢又是好幾鞭揮出。 而一旁的其他守衛則是哈哈大笑。 虛弱的喘著氣,那名男子也就是萊卡,不甘的瞪著眼前這幾個人面獸心的傢伙,咬緊牙,硬是不再讓自己發出悶哼聲。 見狀,一旁的守衛不悅的從伙伴手中接下刑鞭,試揮了幾下後,正準備卯足全勁用力揮下去時,已經被伊路一腳踹飛出去了。 「你們是誰?怎麼闖進來的?」發現伙伴被來者踹上一腳,竟然就飛了出去還口吐白沫,當下驚得守衛們紛紛抽出劍嚴正以待。 而以布巾捂著面容,看不清樣子的伊路則是用著冷酷森寒的目光瞅了一眼被披著斗篷的粉紅放下的萊卡後,神色更加冷峻的睇著他們。 該死,人被打成這樣,吾主一定會很不高興! 「你們不夠格讓我解釋。」語畢,伊路便將劍反手一握,改用刀背面向敵人,接著在下一瞬間便如鬼魅般的打昏了兩個人。 發現來者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後,在場的守衛紛紛握緊手中的劍,開始激烈的和伊路對峙了起來。 但是伊路好歹也是號稱劍痴──羅蘭的專屬護衛,更甚者在每早都還會和羅蘭切磋的人,劍術就算不及羅蘭,也能和羅蘭互打好一陣子了。因此,就算那四、五名守衛卯足全力跟眼前的敵人互敵,也只有漸漸被逼退的份。 眼看已經好多兄弟都被眼前這個人給打昏後,其中一名守衛想都不想,馬上衝去按下警報鍵的按鈕。 頓時,刺耳的聲音傳遍了整座宅邸! 「該死!」粉紅用黑暗鎖鏈將剩下幾名守衛綑綁住後,便回頭對著伊路叫道:「伊路,你帶著刃金,我們要準備衝出去了!」 點點頭,伊路的身影閃動了一下移至萊卡的身邊後,在後者還想說些什麼甚至開口抗議時,已經被伊路一把扛上肩,也不管萊卡重傷在身,伊路將人抗起後便直接跟在粉紅的身後跑出牢房。 「唔!」被鞭打時沒有叫出聲,卻讓伊路扛著走時發出類似哀叫的聲音,萊卡覺得自己不只全身痠痛,骨頭快散了之外,甚至覺得扛著自己的人再不將自己放下去,自己很有可能就這麼嗚呼哀哉了! 但很顯然,對於外人一向沒什麼耐性加同情心的伊路,就算知道被自己扛在肩上的人非常不舒服,他也不打算做什麼改變。 「骨牢!」比格里西亞還要多層,甚至在厚度上都還要來得厚上幾倍的骨牢在粉紅手中發出。在成功困住第一批前來救助的守衛後,粉紅馬上拔腿往外狂奔。 想當然爾,跟在後頭的伊路也緊追在後,一手扛著萊卡,一手持著刀背,誰來擋他就把誰敲昏。 「人型骨刺!」面對不斷包圍上來的守衛,粉紅原先不耐的表情更加鬱悶,只見她嘟著嘴,連中階的死靈法術都使了出來了。 從地底下竄出的人型骨刺讓前來擋人的守衛紛紛止住腳步,舉步艱難的揮動手中的刀劍,將不斷冒出的刺給斬除掉。 成功將敵人困住的粉紅並沒有因此而喜悅,只見她原先的表情更加哀怨鬱悶,甚至有點惱羞成怒的大吼:「該死的格里西亞,妳耍我!」 她還以為自己的任務就只是將人給帶出來就好了,誰知道竟然成了眾人追捕的對象,再加上她剛剛隱約感覺到有一個光屬性以及一個暗屬性的人縱身潛入後方的宅邸,她更確信自己被格里西亞耍了! 那傢伙絕對一開始就料到對方會觸碰到警鈴引來大批人馬,所以才會在她選擇救人的這個任務時,那麼乾脆的答應,原來就是因為這個工作最吃力不討好,甚至還成了他們潛入宅邸的最佳誘餌! 一邊躲著守衛射來的暗箭,一邊揮著刀背擊暈前來擋阻的守衛,伊路再一次翻了個大白眼給粉紅。 格里西亞是什麼人?會把有趣輕鬆的工作交給別人才有鬼!她絕對是已經算計好每一步後,才會挑選最簡單、輕鬆的工作來做,怎麼可能那麼好心雙手奉上?! 一看就知道是陰謀! 正當伊路和粉紅將宅邸的所有人馬帶出去遊街時,格里西亞和羅蘭便已經潛入肥豬窩,東摸摸西看看的翻找起有利的資料。 小心翼翼的翻動著每樣物品,再將東西毫無分差的放回原位,格里西亞持續的做著這些動作。 而羅蘭倒是很隨意的四處觀看,走進華麗輝煌一看就知道是死肥豬的臥房後,便率性的拿起桌上的幾本帳本隨性的翻閱起來了,而這一看也讓羅蘭瞠大了雙眼。 就在羅蘭發現到了什麼之後,格里西亞也從大廳晃進了臥房,趴在披有毛毯的地板上,伸手進床底下撈了撈。 「有了!」一個刻紋精細的觸感藉由手掌傳達到格里西亞腦海裡,確認抓到握把後,便一股作氣的將東西拉出,而羅蘭這時也就幾本帳本給瀏覽完畢。 盤腿坐在柔毯上,格里西亞將箱子拉出後,便小心翼翼的將箱子打看,而裡頭除了滿滿的珠寶外,還有…… 拿著幾本帳冊的羅蘭見到格里西亞拉出箱子的內容物後,便和她相視一笑,將箱子以及帳冊統統給帶了出去。 而房間,再次回到了空無一物的寧靜。 將東西偷渡出來後,格里西亞和羅蘭便在靜謐的夜晚下狂奔,來到和粉紅等人事先約好的集合地點。 在地點映入眼廉後,粉紅和伊路的身影果然已經早他們一步出現在那裡了。 看來,他們成功的擺脫了那群人馬。 「吾主,您回來了。」接過羅蘭手上的帳冊以及寶箱後,伊路恭敬地彎腰喊道。 而在一旁,明顯還在為剛剛的事記仇的粉紅可沒那麼好脾氣了。 「死太陽,妳竟然安排了一個一點都不有趣,還累到吃力不討好的工作給我!」鼓起雙頰,粉紅不悅的揮動著雙手,像是要藉此表示她的氣憤。 以眼角斜晲了粉紅一眼,格里西亞毫不躲避粉紅的指控,涼涼的說:「我可沒有說這工作簡單又有趣,是妳搶著說要的。」 哼!她格里西亞什麼都吃,就是不吃虧! 粉紅氣得黑暗屬性都飄洩了出來,卻明格里白西亞說的是實話,只能任由怒氣焚燒著自己。 氣氣氣,氣死她了啦! 不理會兩人的鬥嘴,羅蘭朝伊路輕輕頷首後,便走到被伊路擱至在樹下,渾身大小傷的萊卡面前,見到傷口不斷沁出鮮血,甚至有化膿的跡象,羅蘭皺起眉帶點不悅的嗓音輕斥了聲格里西亞及粉紅後,便道:「格里西亞、粉紅,別吵了!先來看看刃金!」 人都已經因為缺血過多陷入昏迷了,她們還有心情在旁邊吵架!羅蘭頭痛欲裂的想著。 微微一驚,格里西亞這時才想到有一名極需治療的伙伴,站定萊卡面前後,格里西亞又是一聲驚呼:「天啊!史萊姆怎麼被打的那麼慘?!」 這根本就是寒冰和刃金的綜合體,稀巴爛的史萊姆啊! 瞥了一眼格里西亞後,伊路便緩緩的將剛剛前去牢房的所見所聞都轉告於她。 聽聞伊路的解釋後,格里西亞的優雅笑容再次掛起,明明是初夏的夜晚卻讓在場的人都感覺到一股惡寒上身,粉紅更是直接躲到羅蘭後面,小聲的跟羅蘭打小報告。 「羅蘭羅蘭,你不覺得太陽轉世之後愈來愈常露出這種笑容了嗎?」這種大禍臨頭的笑容,可不會讓人如沐春風啊! 朝後頭退了好幾步後,認同的點了點頭,羅蘭也不得不承認這一回事。 是因為變成女人再加上沒有太陽騎士這個頭銜,所以本性才會毫不猶豫的展現出來嗎? 不理會粉紅那小聲的指控,格里西亞在丟了個中階治癒術到萊卡身上,穩定了他的氣脈後,便開始吟唱著終極治癒術。 在聖潔、溫暖的光芒覆蓋住萊卡後,原先萊卡痛苦緊閉的雙眼慢慢的放鬆下來,接著在眾滿目睽睽之下,他緩緩地張了開眼。 「你們……為什麼救我?」傷勢雖然被格里西亞治癒好了,但萊卡的身體仍是有些虛弱,聲音依舊細小破碎。 只不過,他的目光卻炯炯有神警戒的望著羅蘭等人。 「因為……」羅蘭原先想直接告訴萊卡原因,卻被格里西亞一手擋住,而後者直接擺出巧笑倩兮的模樣,不理會羅蘭的茫然,故作疑問的開口:「為什麼不能救你?」 戒慎的看著格里西亞那溫和無害的模樣,萊卡卻一點也沒有放鬆下來的感覺,甚至有種被老虎盯上的驚顫感覺,他敏銳的直覺告訴他,眼前的這個女人絕對不好惹! 「因為沒必要,更何況,妳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會那麼好心的人。」雖然知道是眼前這個女人治好他的,但萊卡還是一點也不拐彎抹角,直接了當的說出他的想法。 反正,橫豎一刀都是死。 狠狠地倒抽一口氣,羅蘭原先退後的腳步是因為為了躲避聖光,現在後退的腳步才是名副其實,因為害怕掃到颱風尾而後退的腳步。 不著痕跡的掃了羅蘭一眼,格里西亞只是哼了哼聲,繼續笑容可掬的望著萊卡,只不過這次摻了點陰寒的感覺。 「你怎麼可以這麼確定,這或許只是個誤會。」 狐疑的目光由上往下,萊卡欠扁的搖著頭,接著伸手一指,指向站在一旁的羅蘭三人,痞痞地說:「說是妳救了我,我倒是比較願意相信是那三個人救我的!」 幹! 精緻的完美臉蛋猛然一搐,格里西亞的優雅笑容逐漸走向過於燦爛的趨勢。 自認為天不怕地不怕的萊卡,在見到格里西亞這過分燦爛的笑容,也不由自主的發顫了起來,就像是動物對危險的事物總有過人的察覺性。 「我只是說出事實,忠言逆耳……」覺得自己還是該愛惜生命一點,萊卡盡自己最大的努力,適著委婉的說出自己的想法,怎奈……愈描愈黑。 啪的一聲,掛著格里西亞臉上的燦爛笑容倏地沉了下去,在羅蘭驚嘆川劇變臉都沒這麼快時,彷彿修羅現世的格里西亞已經抬起她的腳,開始狠踹還是傷患一員的萊卡! 「忠言逆耳你的頭,事實你的頭!」她踹她踹,她用力踹! 「格里西亞……」原先想勸阻的羅蘭在接收到格里西亞的狠瞪後,馬上識趣的閉上嘴,同情的看著被她狠踹在地的萊卡。 然而就在格里西亞將怒氣宣洩完,正準備好心的丟個初階治癒術給萊卡時,卻見到他一臉無謂,甚至還帶點享受的表情時,原先熄滅的怒火再次熊熊的燃燒起來。 幹!她都忘記萊卡這傢伙有被虐的傾向了! 「羅蘭,你來踹!」發現自己的祭司體質在踹人上根本不痛不癢,於是對著站在一旁的羅蘭揮揮手,要他來替自己報仇。 被點名的羅蘭微微一愣,倏地意識到格里西亞要自己做什麼後,劇烈的搖頭否決! 而被踹倒在地,原先帶點享受感覺的萊卡在聽到這句話時,一句話就這麼脫口而出:「妳這卑鄙無恥的傢伙!」 接著,一幕幕回憶就像走馬燈一樣,快速的從眼前放送、掠過! 沒注意到萊卡不對勁的格里西亞反而怒極反笑的露出一抹危笑。 前世當太陽騎士也被這句話罵了不下五次,現在轉世身為女人後,還是免不了被人罵卑鄙無恥,但奇怪的是,今日的她一點都不覺得刺耳,反而有種『這是恭維』的錯覺。 就在手中聚集起雷電,準備送給萊卡嚐嚐時,他在下一刻便先說出了一句讓羅蘭和格里西亞驚呆的話。 「比起被妳的閃電電,我還比較想要給審判長鞭打呢!」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