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第十一章

「比起被妳的閃電電,我還比較想要給審判長鞭打呢!」 就在這句話尾音剛落,如同格里西亞憶起記憶那天,一陣白色的柔和光芒瞬間從身體迸出,並且環繞著萊卡,只是不同的是,不像格里西亞那天有一道聖光光束落下,萊卡只是被聖光溫暖的包圍著。 在聖光淡了下來的下一刻,萊卡的右手浮現了一個淡金色的刃金徽記,直到聖光散去後,那個刃金徽記才跟著淡了下來,最後消失在萊卡的右手。 錯愕的看著這一幕,都是第一次看到的格里西亞、粉紅及伊路愣怔的看著整件事情發生完後,還遲遲回不過神。 而不是第一次接觸的羅蘭則在徽記消失後,就馬上回過了神,並且嘗試性的輕喚出聲:「刃金?」 勾起一抹雅痞的笑容後,萊卡也驚喜的望著羅蘭,沒有回答羅蘭,只是同樣的再度丟了個疑問句:「魔獄?」 驚喜的念頭被證實後,羅蘭馬上趨身向前,伸手拉起改趴為坐的刃金,不管是語氣還是面容皆充滿笑意的說:「是我!」 伸手握住羅蘭伸向自己的手,萊卡借力使力的站起了身,接著轉動著筋骨,暢快的笑著說:「真的沒想到還能見到你,不過你這副模樣也讓我差點認不出來就是了!」 剛恢復前世記憶,腦袋還有些渾沌的他,有一時半刻無法將眼前的羅蘭與過去記憶裡的魔獄結合,是在看到他那同樣認真的表情後,兩者才結合在一起。 感覺真是不可思議,這輩子的記憶還在腦海裡,卻已經不是那麼深刻了! 「我也是。」羅蘭感動的一笑,伸出拳頭和萊卡互擊,接著擁抱一下後放開。 既羅蘭之後回過神來的格里西亞見到這情景也驚喜的大叫了出來:「史萊姆,你恢復前世的記憶了?」 沒想到踹上幾腳就能踹回記憶,早知道一開始見面時就直接踹下去了,還說那麼多廢話做什麼! 聽到史萊姆三字的萊卡先是反射性的皺眉,接著發現那個嗓音是女子的聲音時,便錯愕的回過頭,指著格里西亞的鼻頭亂叫:「妳妳妳……妳誰啊?」 金髮、藍眼,異常燦爛的笑容,還有那聲欠扁的史萊姆,……結合上述幾點,他認識的人裡面,也只有一個人符合這些特點,但……眼前的這人是個女人啊! 而且還是個傾國傾城,百年難得一見的絕世金髮大美女啊! 喜悅的情緒像是被澆了一桶冰水一樣,格里西亞的表情瞬間凝固在要笑不笑的模樣,嘴角抽動了幾下之後,在萊卡覺得自己可能要大禍臨頭時,格里西亞已經先重拾笑容,開口。 「在光明神仁慈的注視下,相信刃金兄弟該是感受到這份洗滌心靈的溫暖,但讓太陽痛心疾首的是,光明神的仁慈光輝似乎並沒有照耀到太陽身上,難道太陽已經感受不到光明神的包容與仁慈,所以凝聽不到光明神親切的耳語,以及無法繼續散佈仁慈的光芒在每一位兄弟身上了嗎?」你瞎了嗎?還是光明神他老人家沒有恢復你完整的記憶?她就是太陽,太陽就是她,做什麼一副活像見鬼的表情啊!? 試著不著痕跡的吞嚥口水,萊卡扯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一雙手不斷在搓揉著自己的手臂,勾起奉誠的微笑,有些膽怯說著:「太、太陽,我只是太驚訝,妳怎麼變成女的而已。」 這句話不說還好,但一說出口反而踩到了格里西亞的痛處,惱怒的格里西亞不再給萊卡解釋的機會,直接使出一個中級雷電往萊卡身上招呼下去! 轟隆! 望著被雷擊給劈重的萊卡,羅蘭很識相的不去關心他,免得遭到魚池之殃。 又過了一陣子,萊卡還在被電之下全身麻痺,躺在地上動彈不得時,羅蘭感覺到似乎有幾個人朝這裡前來。 和眾人交換個眼色,羅蘭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後,便朝格里西亞點點頭,而後者在輕頷了下首後就唆使著伊路將萊卡再次扛上肩,協同粉紅躲到陰暗的角落裡。 待格里西亞等人隱藏氣息躲好之後,那群人馬也剛好來到了羅蘭的面前。 見到來者的模樣後,羅蘭原先謹慎的表情倏地換上了歡欣的表情,不待來者開口,他就已經先道破來者的身份「特德爾、喬瑟,謝謝你們趕來了。」 兩人先恭敬的行了個標準騎士禮後,才由特德爾.審判代為開口:「前.魔獄騎士長您言重了,特德爾等可以幫上您的忙是榮耀至極。」 點點頭,羅蘭明白他們對自己拘謹的態度無法改變後,便將話題拉至主要找他們前來的原因「事實上我有件事情要麻煩你們……」 就在羅蘭向特德爾等人解釋前因後果時,萊卡也從雷擊的麻痺狀態恢復,偷偷摸摸的走到格里西亞的身後,跟著她一起觀望著那兩個正在和羅蘭談話的人。 「那兩個在跟魔獄講話的傢伙,衣服裝扮怎麼好像審判和魔獄啊?」重複了兩個魔獄時,萊卡的表情顯得有些彆扭。 他都有些搞不懂自己在講什麼了,太陽不知道聽不聽得懂? 「應該是現任的審判騎士和魔獄騎士。」瞇起藍眸在月光的照耀下打量起那兩人的裝扮,格里西亞不太肯定的說。 「現任?現任是第幾代?」詭異的問著,萊卡總覺得這問題非常的奇怪。 聳肩表示不清楚後,格里西亞趁著這個時間向萊卡解釋著羅蘭接到的任務以及預言,當然在說明預言時她也同樣的只將一部分告訴萊卡而已。 不是不信任,而是她也不知道該如何說明,最重要的是,粉紅還在旁邊。 表情愈聽愈古怪,尤其是在聽到諸神條約、三大神殿需要聯手時,萊卡的表情更是無言。 要三個互相對立的神殿聯手,怎麼想怎麼奇怪。 而且……「教皇,還是我們認識的那個教皇嗎?」如果是的話,他真的會嚇死。 「不是唷!」不等格里西亞回答,原先在一旁看著羅蘭的粉紅不知道什麼時候摸到了格里西亞等人的旁邊,輕搖著頭道:「我聽羅蘭說,那是你們認識的那個教皇的學生,順帶一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兩個應該是第45代的十二聖騎士唷!」 第45代!?格里西亞和萊卡互覷了一眼,突然覺得自己好像瞬間老了不少。 正當格里西亞和萊卡還在為那個代數而感到莫名無言時,羅蘭和特德爾等人已經結束了談話,接著告別了他們後,便往格里西亞等人這裡走來。 「事情應該沒問題了,特德爾的能力很不錯,再加上喬瑟,我想他們會處理得很好。」望著西亞苦惱的模樣,羅蘭困惑的伸手在格里西亞面前擺了擺「妳怎麼了?格里西亞。」 沒有回答羅蘭的問題,格里西亞指著剛剛那幾人離去的方向,問:「那兩個剛剛和你談話的人是誰?」 雖然不明白格里西亞這麼問的目的是什麼,但羅蘭還是很老實的回答:「是第45代的審判騎士和魔獄騎士,教皇派他們來協助我們查辦施菲朱貴族身份的問題。」 不只說明了剛剛那兩人的身份,羅蘭也順帶交待了施菲朱的事情。 真的是第45代! 有氣無力的點點頭,格里西亞表示了解後繼續開口:「你把證據都交給他們了嗎?」 認真的點點頭後,羅蘭解釋:「有那幾本收割欠收的帳本以及作假帳的記錄,再加上妳找出來的那些販售、種植毒品的證據,特德爾說光是這兩點就可以將施菲朱從貴族的一員身分中剔除了。」 狀似同意羅蘭的話後,格里西亞又搖了搖頭「但是這塊領地應該不屬於葉芽城吧?」 言下之意就是:就算有證據,他們管到別人的領地,別人也不見得會領情吧? 「放心,這點教皇似乎已經想到了,他已經讓蘭席斯和這塊地的領主溝通過了,接下來只要上繳證據以及經過查辦後,事情就可以結束了。」 「蘭席斯?」格里西亞挑眉,暗忖:又是一個陌生的名字。 「他是現任的暴風騎士,跟希歐一樣都很擅長交際。」羅蘭解釋著。 「不錯嘛!這任教皇比上一任的教皇好多了嘛!」出手大放、做事俐落、行事穩健,比起上一任教皇真的是好到不行! 在一旁靜靜聽著的萊卡在聽到施菲朱的貴族資格會被奪取後,明顯的鬆了一口氣,接著先前的不甘、怨懟就像是這口氣般,也過去了。 曾經他以為自己被父母拋棄、被神給背棄,但如今十二聖騎士的兩個兄弟就在身邊,未來一定還會繼續增加,到那時,想必他就可以遺忘這些傷痛了吧? 應該可以吧?他可以這麼深信吧? 在格里西亞和羅蘭在討論完畢,決定將這件事放手交給現任的十二聖騎士做之後,便商討著要前往下一定城鎮去尋找剩下的伙伴。 回過頭正準備招呼萊卡跟上的格里西亞在見到萊卡眼神複雜的望著死肥豬的宅邸時,便勾起一抹溫柔的笑容,故意的大聲喊叫。 「史萊姆,你還在發什麼呆?再不跟上就不等你了唷!要準備出發去下一個地方找人了!」揮著手,格里西亞露出燦爛閃耀的笑容戲謔的叫著。 然而明明是刺耳的三個字卻奇異的撫平了心中的不安,再望向格里西亞燦爛如陽的笑容,以及羅蘭好脾氣的淺淡笑容,萊卡也跟著綻放出,這輩子他不曾有過的暢快笑容。 「這不就來了!還有,死太陽,不準妳那樣叫我!」 可以的,現在的他有資格可以這麼深信。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