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750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誅神令.第十二章

靜默無語的恭送走了羅蘭後,特德爾.審判便和喬瑟.魔獄相視了一眼,往和羅蘭離去的反方向走去。 低垂的夜幕繁星點點,輕徐的微風帶動著夏意,在悶熱的空氣裡增添了一絲絲的舒爽。盛夏的深夜人們早早入睡,燈火也以然熄滅,只有少許的商家旅店還開著,為墨色的夜再添不一樣的光輝。 此時,伴隨著夏蟬的蟬響,並肩走在一起,同樣身穿黑色系列衣服的冷帥男子,在靜謐的子夜,小聲的討論著公事。 「剛剛不只前.魔獄騎士長在那。」雙眼直視著前方,喬瑟淡然的雙瞳和語氣看不出情緒,也聽不出起伏的說著。 彷彿就像一潭死水一樣,深邃、無底。 「還有二個光屬性的人存在,一個比較強一個稍弱了些,但和我們比起來,他的光屬性又比我們多一些。」同樣的目不斜視,口氣平淡的像是在直述著什麼事一樣,只是特德爾的嗓音偏向清冷,給人一種由身寒到心的感覺。 沉靜在兩人之間又維持了一陣子之後,喬瑟才快速的瞥了一眼特德爾,道:「如果沒感覺錯的話,似乎還有兩個黑暗氣息。」而且很濃烈。 一個應該是前.魔獄騎士長的侍從,但另一個……就不得而知了。 是前.魔獄騎士長要找的人,還是那名被先知大人稱為引導人的……就在喬瑟聰慧的腦子千轉百緒的思考著這個問題時,特德爾清冷的嗓音驀然的打斷了他的思緒。 「前.魔獄騎士長在那。」像是答非所問一樣,特德爾仍是面無表情,口氣淡然。 只是黝黑穩健的黑瞳,卻閃過了一絲精密的光芒。 多年來的默契讓喬瑟明白特德爾的意思,靜靜地頷了下首後,喬瑟就沒有針對那兩個黑暗屬性多加揣摩,而是開口詢問他們這次主要的任務。 「審判長,我們現在要去哪?」 「豬寮。」依舊是冷硬的口氣,卻讓喬瑟也同樣冷淡的表情出現了龜裂的痕跡。 一抹無奈的笑意快速地竄過他的眼底後,喬瑟像是沒聽懂特德爾的話,逕自的繼續解說:「……前.魔獄騎士長給的證據非常充足,我想我們不必再去重新證實一次了,先回去讓凱頓斯去抓人吧!」(凱頓斯,審判的副隊長) 「抓豬。」似乎對某個詞特別執著似的,特德爾冷硬的聲音再次響起。 挑起了半邊眉,喬瑟用著面容壞死的模樣看著特爾德「……這並不好笑,審判長。」 又來了!暗自翻了個白眼,喬瑟的表情仍然毫無波瀾。 「……不好笑嗎?」聽似淡然冷酷的口吻,在喬瑟的耳裡聽來卻有種疑惑、難過的感覺。 「不好笑。」點點頭,喬瑟現在認真的模樣和羅蘭倒是有幾分相似。 「為什麼?」停下走動的腳步,特德爾的冷臉依舊沒有任何表情。 但從他那細微輕蹙的眉頭,以及停頓的腳步,和特德爾相識甚久的喬瑟明白他這個好友兼上司是執意的時要知道答案。 輕嘆了一口氣後,喬瑟抬首望了月娘一眼後,才正眼面對著特德爾。 「因為我不是太陽他們,不會對你的『冷笑話』感到有趣。」用著冷臉說著玩笑話,第45代十二聖騎士都知道他們的審判騎士有這樣的惡趣味。 他們可能覺得特德爾總是冷著臉說著不符合他形象的詞感到詭異有趣,但對他這個從小就和特德爾玩在一起、穿同一條內褲長大的人來說,早就已經見怪不怪,甚至麻痺了。 「你真不有趣。」搖著頭,特德爾的面無表情的臉孔似乎出現了一抹名為無奈的神情。 被指控不有趣的喬瑟只是眉尖一挑,沒有反駁只是陳述事實著道:「不,是因為我太瞭解你了。因為你自己不能笑,所以很認真的想逗人笑,只不過每次都不太成功就是了。」總被別人以為這是他的『冷』言『冷』語。 和特德爾從小就穿同一條內褲長大的他,怎麼會不明白他藏在冷肅的面容底下,是怎麼樣的一顆心呢? 其實特德爾的夢想搞不好是成為冷面笑匠。 「……別說出去,審判騎士的面子是要維持的。」得到了答案的特德爾輕皺的眉頭並沒有鬆開,反而有逐漸加深的跡象,無語的他停頓了些許後,才繼續踏著剛剛停滯的腳步,而特德爾也將目光從喬瑟的身上收回,目不斜視的走向暫住的民宅。 只不過原先冷淡面無表情的模樣,不知道為何滲上了一點無奈。 一種被點破的無奈。 望著走在身邊的好友,清楚知很特德爾那停頓的動作代表什麼意思的喬瑟,嘴角悄悄的上揚了零點幾度。 到了宅邸的門前,喬瑟在伸手轉動門把的前一秒,才回過頭異常認真的對著特德爾道。 「您剛那句話就有笑點了。」特別使用上了尊稱,喬瑟的言語之中暗藏著戲弄的意味。 眼底快速閃過一絲惡劣的笑意,喬瑟不給特德爾反應就直接推門而入,拋下因這句話而眉頭緊蹙的上司兼志交好友。 「……」 這算不算誤交損友? 搖搖頭後,特德爾也緊接著跟在喬瑟的後頭也進了門。 翌日 在昨晚告別了特德爾等人的羅蘭,便回到了稍早前入住的旅店。 而起了個大早的羅蘭(其實根本就沒睡),則在和伊路做完了早晨的對練後,便一起回房將沾上泥塵的衣服給換了下來。 砰砰砰!才將腰帶繫緊便將兩把佩劍掛好後,門外就傳了劇烈的敲門聲,從那震動的門扉來看,就可以知道外頭的人敲的有多大力了。 微皺起眉,羅蘭以眼神阻止正要出聲喝止的伊路後,便走至門邊,伸手握住手把將鎖上的門拉開。 金橙色的俐落短髮映入眼底,那雙有著和髮色相同色彩的雙瞳此刻帶點尷尬的四處飄移,而手更是無措的抓著頭。 「呃……早啊!魔獄。」 「日安,刃金。」點點頭,羅蘭偏頭打量著萊卡尷尬的模樣,疑問的續問:「怎麼了?要進來談談嗎?」 以為萊卡被心中的陰影給折騰著的羅蘭,在將門全拉開後,往後退一步,側身問著萊卡。 急切地搖搖手後,萊卡又是搔著頭過了數秒,才吐了一口氣,帶些抱歉的口吻說:「不用了啦!其實我只是覺得有點不真實而已,所以才想來找你,看看昨天會不會只是自己的一場夢而已。」打著哈哈,萊卡面色發窘。 勾起一抹笑,羅蘭不甚在意的搖著頭,關心的道:「昨晚睡的還好嗎?」 「很不賴,我想大概是我這輩子睡過最安穩的一次吧!」頓了頓,萊卡瞥了一旁的伊路一眼後,才繼續說:「可能就是睡的太好,才會以為是夢境吧!剛剛跑去敲太陽的房門,沒有任何反應,所以才有點慌張。」 現在想來,才發現剛剛的行為有夠蠢的,太陽一向都睡得昏天暗地,非到緊要時刻都還叫不起來呢! 「嗯……你也知道她比較嗜睡了點。」拍著萊卡的肩膀,羅蘭好脾氣的說:「別想太多,好嗎?」 用力的點點頭,萊卡也對著羅蘭勾起了一抹安心的笑容後,隨即佯裝想到什麼似的,像羅蘭告別奔回自己的臥房了。 望著萊卡有些倉皇離去的背影,羅蘭勾起一抹很淡很淡的笑容後,才伸手將房門帶上,和裡頭的伊路相視一笑。 「你去叫粉紅吧!我去叫格里西亞起來。」確認自己的東西都帶好,羅蘭走向床邊拿起自己的旅行袋後,便要開門離開房間前去叫格里西亞起床。 但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羅蘭踏出房門的腳步在微微一頓後,他回過頭對伊路吩咐:「你叫完人後,也去通知刃金一下,先下樓用餐,我……把格里西亞挖起來再下去。」也許早餐和午餐能順便吃了也說不定? 想起之前幫雷瑟去叫格里西亞起床的最高紀錄,羅蘭不得不想到最糟糕的地步。 明白羅蘭在想什麼的伊路在輕輕的嘆了口氣後,便用力的頷首接令。 看到伊路領命並點頭後,羅蘭這才放心的走出房間。 在羅蘭離去不久,伊路也離開了房間。只是在前往粉紅房門的路上,伊路又轉身望了下格里西亞的房間,再一次若有似無的輕嘆了聲後,才轉身去叫粉紅等人下樓用餐。 希望吾主能在早餐供應結束前,將那傢伙挖起來……或許,他等等該先去廚房要人幫忙留下一份,免得那傢伙沒早餐吃? 聳聳肩,伊路在敲了敲粉紅的房門後,就直接開門進入了。 半個時辰後 萊卡、粉紅以及伊路坐在角落最不起眼的餐桌前,一邊享用著面前的營養早餐,一邊觀察著不斷走動、前來用餐的冒險者或居民們。 只是相較於粉紅及伊路的淡定,萊卡顯得有些彆扭的吃著早餐。 這是什麼情況?他竟然和兩名不死生物同坐在餐桌前享用著早餐?! 天啊!魔獄,你是跑去哪裡叫太陽了? 就算知道這兩名不死生物不會對自己不利,但是萊卡還是覺得綁手綁腳,吃得不甚快意。 「羅蘭好慢。」在吞下最後一口草莓鬆餅後,粉紅環視著四周,出口抱怨。 點點頭,萊卡無聲的應和。 看了一下牆上的鐘後,伊路清冷的表情還是沒有什麼變,淡淡的直述著:「不,才過半小時而已,吾主最高的紀錄是三小時都耗在那。」 輕啜了一口咖啡,伊路表現的很不以為然。 兩、兩小時?!一口牛奶差點就這麼噴出去,如果不是發現坐在對面的是伊路這個他完全不熟識的人,他搞不好會毫不猶豫噴出去。 「咳……咳、咳、咳!」只不過硬壓下來的結果就是嗆咳不已,萊卡感到有些欲哭無淚。 就在一邊嗆咳,一邊將自己這個窘境歸到都是格里西亞害的時候,突然背上傳來有力的拍打,在氣順了不少後,萊卡才抬首感激的向對面的伊路道謝。 「謝謝,我好多了。」真尷尬啊!他剛剛竟然還覺得自己得提防一下這人。接過伊路遞過來的清水,萊卡不禁感到有些感動與懷念。 感動在這輩子,自己還能得到『人』的關切,甚至遇到過往的伙伴;懷念伊路這不冷不熱,卻體貼的態度,就像寒冰一樣。 輕輕點了下頭,伊路的表情仍是維持在一號表情。 相較於剛剛有些拘謹的氣氛,萊卡在收到伊路善意的行為後,整個人總算比較放鬆,對面前的食物也有了興致。 就在萊卡向伊路詢問羅蘭在這幾百年的時間過得如何,而伊路也因聽到了自己有興趣的話題而顯得侃侃而談時,為了叫格里西亞而搞得灰頭土臉的羅蘭也拉著不情不願的格里西亞下來了。 原先相談甚歡的兩人在看到從樓梯上走下來的身影後,便紛紛露出了一抹開心的笑容,而粉紅則是瞥了一眼牆上的時鐘,默默的在心中嘀咕:才一個半小時,沒有打破紀錄。 「吾主,伊路有請廚房留了一份餐點下來了。」伸手傳來了服務生的注意,吩咐幾句後,伊路便對著羅蘭道。 「謝謝你,伊路。」滿意的點點頭,相繼和格里西亞落坐後,羅蘭便接過服務生送上的餐點,擺放在格里西亞的面前。 而格里西亞一看到藍莓鬆餅以及色香濃郁的熱牛奶後,原先昏昏欲睡的頹靡面容,瞬間化為神采奕奕,不用羅蘭招呼,便拿起叉子快樂的享用起來了。 也拿起擺放在另一旁的咖啡蘇格蘭紅茶輕啜了幾口後,羅蘭看著眾人似乎皆用餐完畢後,便詢問:「接下來要去哪?」 一聽到這個問題,粉紅便馬上舉起手,搶先發言:「伊路借我一下,我有事要處理!」 而到聽粉紅的話,伊路原先因化成人類而有血色的肌膚,瞬間變成慘白無血色。 看了看粉紅那帶點奸詐興奮的笑容,以及伊路那天將亡我的表情,羅蘭疑惑不解的問:「借伊路?要做什麼?」不會是要去做什麼喪盡天良的事情吧? 「這是秘密,孩子。」伸出手指在羅蘭的面前輕晃了幾下後,粉紅跳下椅子一把抓住伊路的手,不給他多說什麼,直接將人帶走。 然後在伊路放棄掙扎,任由粉紅拉著走時,像是想到了什麼,粉紅回過頭對著羅蘭等人說:「放心,不是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只是一些女人家的事情啦!你們去街上逛逛,傍晚我們大概就回來了。」 女人家?! 三人狐疑的相覷了一眼後,有志一同的在彼此的眼底看見:粉紅有什麼女人家的事嗎?就算有,帶伊路去……? 露出苦笑,羅蘭雖然不懂粉紅的行為,但他相信有伊路在粉紅的身邊,她大概不敢亂來。 大概……吧? 「那我們呢?去街上逛逛,搞不好又撞到了另一個史萊姆?」格里西亞滿足優雅的打了個飽嗝後,便轉動著慧黠的藍眼,詢問般的看著兩人。 又是史萊姆! 額上出現了個十字路口,史萊……不,是萊卡不滿的對著格里西亞叫囂:「太陽!別再叫我史萊姆了!萊卡、刃金隨妳叫,就是不要叫那個!」 什麼史萊姆,他才不是那隻像果凍一樣,軟趴趴的詭異生物呢! 完全不理會萊卡無意義的叫囂,格里西亞優雅的喝著牛奶,說:「說到太陽,我覺得我們還是別用彼此的代號叫對方好了。」 羅蘭和萊卡互看了一眼後,異口同聲的不解困惑道:「為什麼?」 挑了下眉,格里西亞似笑非笑的看著兩人,在羅蘭和萊卡皆有種悚然的感覺時,她才繼續開口:「我們已經不是十二聖騎士了,還用代號叫來叫去,不知情的人搞不好以為我們是瘋子。」 深感有理的認同點著頭,羅蘭也接受了這個提議。 而萊卡則是先瞇起燦金的雙眼後,又猛然睜開,像是想到了什麼般的大叫:「不叫代號,那不就得叫我的名字了?」 點點頭,格里西亞的笑容好燦爛。 「靠!我不要,妳一定是故意的!」之前叫代號是偶爾才會聽到『史萊姆』,萬一現在改叫名字的話,那他不是要天天聽到那三個字了嗎? 天!地獄啊! 先是狀似驚訝的瞠大雙眼,接著帶著歉意的笑著說:「真抱歉,我倒是沒想到呢!不過,你不覺得我說的很有道理嗎?」無視萊卡那極速搖擺的頭,格里西亞綻放著耀眼的笑容看著羅蘭。 而那充滿歉意的笑容,在萊卡看來根本就是欠扁的緊!她分明就是故意的! 沒察覺格里西亞和萊卡的暗潮洶湧,羅蘭很認真的思考了下後,便正經八百的對著萊卡說:「格里西亞說的沒錯,若我們繼續用代號稱對方的話,不只讓人誤會,也會給聖殿帶來麻煩。」 面對羅蘭認真嚴肅的說服,萊卡除了顏面神經不停抽搐外,也只能勉強的點頭同意,雖然他仍在心中不滿的大吼著:那是因為格里西亞那傢伙沒有給你取綽號,不然你絕對不會那樣說的! 狠瞪了一眼小人得志的格里西亞,萊卡只能屈服在她的惡勢力之下。 嗚嗚……審判長,救命啊! 又聊了好一陣子後,羅蘭突然收到了伊路傳來的意念,說粉紅要找格里西亞去幫忙,雖然很好奇粉紅說的『女人家的事』到底是什麼,但羅蘭終究沒有問出口,只是將伊路的話轉述給格里西亞知道,讓她去街上跟兩人會合。 送走了格里西亞後,剩下的兩人便相視了一眼,在下一瞬間也紛紛站起身來走至門口,準備去街上晃晃,看看會不會真的就如格里西亞所說的──再撞到另一隻史萊姆! 到了街頭的兩人漫無目的的走著,對話也有一搭沒有搭的率性聊著。 「魔、羅蘭,啊──,好怪啊!」原先想叫魔獄,後來想到格里西亞的話而改口的萊卡,像是抓狂一樣,不顧形象的大叫。 「習慣就好。」在拍了拍萊卡的肩膀以示安慰後,羅蘭將背在後頭的旅行袋取到前面翻找著,接著取出一把製工精細、如鬼斧神工般雕刻華麗,讓人捨不得使用的匕首,遞給萊卡續道:「對了,萊卡,這還你。」 瞧了一眼羅蘭遞給自己的東西後,萊卡的臉頓時一掃先前不悅,先是小心翼翼的接過來,珍惜般的輕撫了下後,又塞回了羅蘭的手中。 「不,既然我已經送給你,就是送給你了!」眨了眨金色的雙瞳,萊卡用著肯定的口氣說著。 「但是……」還是覺得有些不妥,羅蘭開口欲言,卻先被萊卡給截斷了。「格里西亞也不會收回她的永恆寧靜,相信我,這些東西留在你身上就好,只要你好好珍惜著它們。」 在認真不過的語氣,萊卡的表情誠懇且肯定。 望了萊卡半晌後,羅蘭才輕吐了一口氣,點點頭,總算是將東西再次小心翼翼的收進袋子裡,也回以肯定堅決的口氣「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好好珍惜這些它們的!」 再次露出雅痞般的笑容,萊卡用力的捶了一下羅蘭的肩膀,快意的說:「這點我毫不懷疑!」 從他剛剛接過來看,那把匕首就如同他記憶裡的一樣,還是那麼璀璨光亮,完好無缺。 可見羅蘭有好好的珍愛著他們每個人贈予給他的東西。 像是要將分別已久的時光補回來,羅蘭和萊卡的臉上都綻放著愉悅的笑容,高興的談天著。 雖然萊卡沒有提太多關於他的事情,只是簡略的帶過,但聽著羅蘭在他們相繼去世後所發生的每一件大小趣事,兩人還是開心的笑了出來。 「如果沒有那三名手下,我看你八成早就玩完了!」毫不留情的吐嘈著羅蘭,萊卡在聽到羅蘭竟然傻傻聽信了一幫披著羊皮的盜賊的話,差點就被他們抓去進行拍賣給人買去當奴隸的事件後,差點沒大笑出聲。 這就是所謂的被人賣掉還要替人算錢的意思嗎? 「老實說,我也這麼覺得。」雖然覺得顏面無光,但看到萊卡笑意盎然的模樣後,羅蘭也露出了一抹淺淡的欣慰笑容。 他沒辦法刪去這幾個伙伴們過去痛苦的回憶,但他可以為他們的未來創造歡樂的記憶,過去是他們替自己著想,現在,輪到他來為珍惜他的伙伴盡自己最大的心力了。 羅蘭望著不停用著充滿興致的眼神,觀看著每一攤位的萊卡,悄悄的在心中這麼想著。 原先只是打算隨意觀望,打算陪著萊卡打發時間的羅蘭,在經過一攤販賣古董的攤位時,突地被上頭的兩樣東西給吸引了注意力,舉步來到攤位前,羅蘭凝視著那兩樣東西。 雖然困惑羅蘭反常的行為,但萊卡還是默不吭聲的來到羅蘭的身邊,隨著他的視線,探頭盯到攤上的其中一樣物品上。 那是一枝巧奪天工、鑲有五色碎石的髮釵,在頂端還鑲了一顆被切割成蝴蝶形狀的琉璃翡翠石,在耀眼的日光下,那顆琉璃翡翠石和五色碎石相互呼應著,形成了一道讓人離不開視線的美景。 而不同於一般髮釵細長,那枝髮釵明顯的寬了不少,甚至也大了一些,除非頭髮夠長,不然用上了這隻髮釵可能會破壞了整體的美感。 「這是……」看著那隻精美細緻的髮釵,萊卡反射性的微微皺了下眉頭。 依他多年偷竊的經驗,這東西應該是真品,但是……這東西會出現在這裡又著實詭異,讓他不免懷疑這東西只是被模仿的唯妙唯肖的贗品! 因為這東西並不是一般俗物,更非凡人可以得到的物品,它是── 「上古寶物──蝶淚釵。」在猶豫了下後,羅蘭便向老闆詢問了價錢。 五金幣!?萊卡在聽到那個價錢之後,表情瞬間扭曲了起來,差點沒有破口大罵。 若是真品,不可能賣那麼低的價錢,但若是仿冒品這價錢就真的高得太離譜!而這東西竟然介於這不算太高又不是很低的價格之間,可見絕對是個贗品。 原先想拉著羅蘭離開這不肖商人的攤位時,誰知道竟然見到羅蘭已經掏錢將東西給買了下來,而且還買了另一個東西!? 氣得差點沒吐血,萊卡伸手用力搖晃著羅蘭,大吼:「你瘋啦!這東西不會是真品,你看!那老頭還笑那麼欠扁,一看就知道釣了條像你這麼蠢的笨魚上勾啊!」發現被自己強烈搖晃後的羅蘭呈現暈眩狀態,萊卡也來不及感到抱歉,直接衝著老闆大叫。 「不買啦!把錢還來,東西還你!」帶著一副兇神惡煞的表情,萊卡揪住老闆的領子,開口大吼著。 而古董攤位的老闆縱然被萊卡這狂傲的態度給嚇到了一下,但好歹也是見識過大風大浪,若因這點小事就退縮,讓他怎麼還敢繼續走這好騙錢的行業?! 「貨既售出,概不退還!」強壓下心驚的情緒,古董老闆擺出一副奸商的嘴臉。 不是省油的燈,萊卡的心中閃過了這句話。 而在一旁從萊卡的劇烈搖晃暈眩中恢復神志的羅蘭,一發現這火爆的場面,馬上故不得自己頭還有點昏,硬是介入兩人之間,就怕下一個瞬間萊卡就翻桌了。 「別,萊卡!」使力的將萊卡揪住老問領子的手給拉下,羅蘭先是充滿歉意的對老闆道了個歉後,便強硬的拉著還在不停叫囂的萊卡,快步的走向一旁的暗弄裡。 先好聲好氣的安撫著暴怒的萊卡後,羅蘭才拿出那枝被稱為上古寶物的釵,輕聲的說:「那老闆以為這是模仿的贗品,但其實這是真品。」 狐疑明顯不信的挑了下眉後,萊卡暫時先壓下怒氣,提出他多年行走的觀點「不是他以為,就連我也這麼覺得,這是上古寶物,不是被王室給收藏起來,就是早已經過歲月的流失而毀壞,但是這枝保存的太過於好了,感覺根本就是仿冒出來的。」 偷竊了這麼多年,什麼樣的寶物他沒見過?除非是經過特別處理收藏起來,不然哪一個不是因為歲月摧殘而散失原先的光彩? 搖搖頭,羅蘭也很堅持著自己的看法,不過他也沒有反駁,只是示意萊卡靠近一點後,便摸索著那隻釵,隨著摸到了一顆可以按壓的紅色貓眼石後,羅蘭便露出了肯定的笑容,接著壓住寶石,用力一甩,那隻髮釵的尾端竟然瞬間拉長,鋒利的銀光閃耀,一把細劍就這麼出現在羅蘭的手上。 錯愕的看著羅蘭這一連串的動作,先是不解再來震驚,最後在見到那把細劍時,萊卡的表情已經只能用呆若木雞來形容了。 「真正的蝶淚釵,其實是一把上好的利器,看似華美的外表,其實帶著致命的危險。」喃喃的一邊說著,一邊揮動手中的劍,玄鐵色的鋒利劍身隱隱約約還散發著一股寒氣。 「是魔法兵器。」感受到那把細劍上傳來的魔法波動,萊卡也從震驚中回過了神,接著看著羅蘭將細劍收回原先髮釵的模樣,萊卡露出一抹狡詐、幸災樂禍的笑容,嘲弄的說:「那個老頭想坑別人卻反到損失了一大筆錢,活該!」 無奈的笑著搖搖首,羅蘭將髮釵收好後,又將一個看似平凡的盒子遞給了萊卡「這給你。」 困惑的接過後,仔細一看,萊卡錯愕又驚喜的轉過首,面對著充滿笑意的羅蘭,又驚又喜的說:「這是、是……」 點點頭,羅蘭道:「傳說能夠聚財的盒子,只不過是不是真的就不一定了。」 「不管是不是真的,這東西價值依舊不斐。」帶點激動的口氣,萊卡不敢置信的對著羅蘭道:「真的要送給我?」 「真的!」肯定的點點頭,羅蘭望著萊卡那充滿喜悅、驚喜的模樣,嘴角也跟著上揚了好幾度。 「謝謝!我會好好珍惜的!」緊抱在胸前,萊卡愉悅的神情表露無疑,接著像是想通了什麼一樣,扭過頭問著羅蘭「那髮釵,你要送給格里西亞吧?」 沒有否認的點點頭,羅蘭開口解釋:「你們送了我那麼珍貴的東西,所以這是禮尚往來。」 「就跟你說不用了嘛!」嘴裡雖然說不用,但萊卡還是死命的抱著那個盒子,就怕下一瞬間就消失了「你送她那個,該不會是要給她自保吧?」 哈哈,那東西的確是最適合格里西亞的了! 「嗯……其實是因為她的頭髮太長了……」眼神飄移,羅蘭的表情很不自在。 看著羅蘭那擺明說謊的模樣,萊卡毫不客氣的放聲大笑「兄弟,我明白的,你就當我沒問了吧!」 怪不得格里西亞曾說羅蘭說謊的技術就跟她的劍術一樣爛,原來是真的! 面容微窘,羅蘭不好意思的乾笑著。 又過了半晌,發現同伴的笑聲終於稍歇了之後,羅蘭才抬首望向橙黃色的日落天色,接著看著因大笑而面目通紅的萊卡,淡笑著開口:「回去吧!」 「嗯!」點點頭,萊卡止住了笑意後,便拔腿追向羅蘭,並著肩,一同朝著夕陽的方向前進。 在這一刻,我們還能夠並肩行走, 這份奇蹟,將會化作我們的勇氣,一起繼續走下去; 這份羈絆,將會為我們的未來結緣,一起繼續成長。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