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第十三章

剛回到旅店的大廳,羅蘭就看到了格里西亞那燦爛眩目的金髮,喃喃的說了句:「這麼快就回來了」後,便和萊卡朝格里西亞等人走去。 一開始還沒有注意到什麼不對,但愈靠近之後,羅蘭也漸漸發現到了一件……非常不對勁的事! 粉紅竟然變成大人了!! 接受到伊路無奈的目光,以及格里西亞攤手撇清關係的模樣,羅蘭和萊卡皆呈現呆若木雞的狀態。 眼前的粉紅已經從原本的蘿莉小女孩化身為有著美豔性感風韻的美人,棕色的大波浪捲髮,醉人的翠綠雙眸,帶點誘惑意味的輕挑朱唇,舉手投足皆充滿了女性的性感魅力,搭配著一套暗紅色的貼身皮衣,宏偉的弧度若隱若現,腳踏著高根的馬靴,除了魅惑性感之外,還結合了一股野性的狂美。 難怪一開始進來的時候,現場鴉雀無聲。 好不容易找回了舌頭,羅蘭瞧著不斷變化姿勢,挑逗般的對著自己拋媚眼的粉紅,好無奈的道:「妳從哪裡找來這副身軀的?」 最好不要是因為看上這副皮囊就把人殺了! 發現挑逗無效,反而是一旁的萊卡呈現恍神的狀態,粉紅嘟著嘴,手就著唇,嬌嗔道:「討厭!人家才不幹這怎事呢!」 翻了個身從桌上下來後,粉紅倏地將美豔的臉湊進羅蘭,接著氣若芳蘭的對著羅蘭細聲呢喃著:「這可是人家最妖豔的收藏品呢!孩子,滿不滿意啊?!」 皺了下眉頭,羅蘭不再對粉紅這副身軀表達什麼意見,只是詢問著伊路「所以你們忙了半天,就是在幫粉紅弄好新的身體?」 對於羅蘭不解風情的選擇無視,粉紅也只是性感的翻了個白眼後,便拉著格里西亞到一旁小聲討論著。 「是的!一開始是在收集藥劑,但接下來因為過程太繁複,所以只好叫格里西亞來幫忙,總算是完成了新的身體。」 對於粉紅剛剛挑逗羅蘭的行為表示很不以為然的伊路,在聽到問題後,還是很盡責的選擇回答。 在羅蘭頷首表示明白後,伊路眼角餘光不小心瞄到了窩在一旁,不知在討論著什麼『大事』的格里西亞和粉紅兩人,頓時覺得有一股惡寒上身。 天!陰險巫妖和邪惡大魔王聚在一起討論著傷天害理的事啊! 而從進來後,就加入石化一員的萊卡,在聽到伊路的回答後才回過了神,小聲的嘀咕著類似:這麼好的女人怎麼會是個死屍的話。 「別玩了,格里西亞、粉紅,先討論明天要去哪裡吧!」隨著伊路的視線發現躲在一旁角落不知道在討論著什麼的兩人,羅蘭緊擰著眉,向前拍了拍兩人的頭,要將她們的注意力喚回。 輕哦了一聲後,粉紅和格里西亞便回到了桌前,不發一語的靜望著羅蘭發言。 而萊卡則在羅蘭向前叫喚她們時,便早已坐在位置上等候了。 「對了,格里西亞,這個給妳。」將適才買下來的蝶淚釵遞給了格里西亞後,羅蘭很滿足的含笑望著綻放出璀璨笑容的格里西亞。 只不過,這笑容為什麼看起來有點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的樣子…… 啊! 「不準拿去賣掉!那是給妳防身用的!」話才剛落,就見帶著燦笑的格里西亞瞬間垮下了臉,還小聲的喃喃抱怨著。 內容大概是:為什麼不能賣,為什麼這是拿來防身?這一看就知道可以賣很多錢的啊! 烏雲飄到羅蘭的頭上開始轟隆轟隆的打起雷來,羅蘭真不知道該慶幸自己猜對了,還是該難過自己不該將這上古寶物交給格里西亞? 搖搖頭,羅蘭伸手取過那枝髮釵試範了一次用法後,才又將東西交給了格里西亞。 而原先不以為然甚至有點興志缺缺的格里西亞,在見到那枝髮釵的神奇功用後,也跟著眼睛一亮,二話不說的接過,並且將如瀑布般的及腰柔順金髮,快速流暢的挽了起來,最後再將蝶淚釵給插了上去,開心的神情表露無疑。 而散落在白皙鵝蛋臉旁的幾絲金髮,更為格里西亞增添了一抹溫婉迷人的韻味。 「沒想到還挺適合妳的。」萊卡的目光有些呆愣,帶點沉迷又帶點欣賞的望著格里西亞。 在前世時,就知道格里西亞是個美男子了,如今真的看到她穿女裝,變成了一名溫婉高雅的淑女,萊卡還是受到了很大的震驚。 這傢伙上輩子當男人就跟她祭司不當,選擇當聖騎士一樣浪費! 「謝謝。」面對萊卡和羅蘭讚賞的眼光,就算是有著前世身為男人的記憶,格里西亞還是不免感到羞怯,而淡淡的紅霞更讓格里西亞看起來有股媚人的風情。 被撞了一下,撇首發現是粉紅後,格里西亞便和她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語中。 「那現在?」一直默默沒出聲的伊路在看到眾人似乎說完話後,才開口詢問。 想了想後,羅蘭道:「再留宿一晚,明天前往下一個城鎮?」接著疑惑的用著詢問的目光掃過眾人。 沒有任何異議的一致頷首同意,羅蘭也滿意的點點首,接著交待:「那就各自回房吧!明天日昇時就出發。」 又是無異議的點頭表示明白後,眾人才站起身來,紛紛的朝向自己的臥房,準備就寢。 而就在進房前,羅蘭的腳步卻倏地一頓,接著迅速的轉過頭,對著準備進入房間的格里西亞高喊:「明天不準再賴床了,格里西亞!」而聲音之大,除了伊路等人之外,也讓所有餐館的人都聽的一清二楚! 噗哧! 隨著羅蘭的話語剛下,幾聲說小不小,說大也不大的偷笑聲便傳入了兩人的耳底。 耳邊微微的燥熱著,格里西亞在嬌瞋的瞪了一眼羅蘭後,才又氣又惱的嬌聲道:「你們不準偷笑!還有羅蘭,人家知道啦!」面子丟光了啦! 接著在眾人的揶揄目光下,格里西亞便羞惱的快速地開門關門,砰的一聲,說明著房內人兒的惱怒。 勾起一抹類似寵溺的笑容後,羅蘭輕晃著首,和同樣帶著笑意的伊路一同進入了房間。 今晚,大家應該都會作個好夢吧? 「呵──」優雅的捂著嘴打著呵欠,格里西亞坐在羅蘭的身前,朦朧的藍瞳說明著她並沒有睡飽,只是迫於昨日應允的事,無奈之下才勉強撐起精神,離開了溫暖的被窩。 看著格里西亞半瞇雙眼的模樣,羅蘭無奈的搖頭微笑,和一旁的萊卡相視一笑。 真是為難她了呢! 想起今天一早,和伊路做完晨訓後,他便先去叫眾人起床才回房梳洗,原先他和伊路來到大廳後,打算沒見到格里西亞就準備再回去叫人時,就已經看到所有人到齊了,而當中也包括著不停點著頭,似乎還在跟周公下棋的格里西亞。 想到當時差點一頭栽進牛奶藍莓玉米片裡的格里西亞,羅蘭的嘴角又硬是上揚了好幾度。 就在羅蘭從稍早的回憶裡回過神時,突然發現前頭的金髮人兒似乎有愈來愈往左邊倒的趨勢,於是羅蘭便稍稍的一使力,再不驚醒格里西亞的狀態下,將她扶正,免得墜馬。 「看到城鎮了!」不同以往可愛的嗓音,帶點媚人的成熟嗓音歡天喜地的響起,看來就算是巫妖,也會對長久坐在馬匹上感到不適及厭煩。 而聽到這話的格里西亞也一改先前的萎靡,馬上精神一振,腰桿直挺,遠眺著不遠處的城門,跟著歡呼了起來。 好笑的看著在場的兩名女性,羅蘭和萊卡、伊路相覷一眼後,便紛紛夾緊馬腹,驅馬向城鎮馳騁而去。 土黃色的塵灰飄揚,廣闊的官道再次回歸稍早的寧靜── 順利進入城門後,羅蘭和伊路先躲到了暗巷裡將馬匹收起,才和格里西亞等人會合。 「這城鎮比之前經過的都還要來的大,要不要分組行動比較快?」觀望了四周後,伊路對著羅蘭提議道。 或許是主要的幹道,這個城鎮不僅是人潮眾多、貿意頻繁,就連冒險者也為數不少。 環視了周遭絡繹不絕的人潮,以及眺望著不見盡頭的城鎮,羅蘭先是蹙了下眉後隨即才鬆開,接著便頷首同意「就這麼辦吧!不過要怎麼分?」 靈活的藍眸不似剛才無精打采的轉動著,格里西亞先是看了一眼伊路和羅蘭後,便將視線固定在羅蘭身上,精確的指示著。 「我和羅蘭一組,一付、史萊姆還有粉紅為另一組。」發現伊路皺緊的眉頭,顯然對這種分發很有意見後,格里西亞也不給伊路發難,直接搶一步解釋:「一付和羅蘭可以用意念溝通,所以一定要分開,而我、羅蘭和史萊姆則是認得出剩下的十二聖騎士,所以理所當然的也要拆開。」 算妳有理。默默的點頭表示清楚後,伊路便不再多話。 而萊卡則是看了一眼伊路和粉紅後,便聳聳肩表示無所謂。 若之前他可能會不願意,但經過這段不算長的時間相處下來,他覺得伊路這人其實還挺可靠、不賴的。 看來羅蘭教導的很好。 環視其他人都沒意見後,粉紅就算有想要跟羅蘭一組的想法也打消掉了,對著羅蘭搖搖頭,粉紅表示自己也沒意見。 確定眾人都表示沒有意見後,羅蘭才道:「那就這麼辦吧!伊路,有事就用意念聯絡,在日落前若還沒有消息便去冒險公會集合,屆時再討論是否要換下一個地方。」看著此處最顯眼的地標,羅蘭如此的指示著。 「是的,吾主!」將手擱至胸前,行了個禮後,伊路便和萊卡等人朝右邊的道路走去。 在伊路等人的身影消失在人海中後,羅蘭才和格里西亞往左邊走去。 「妳有什麼打算嗎?」環視著熱鬧非凡的街道,羅蘭仔細的觀望著每一個經過自己身旁的人。 不像羅蘭那般刻意的尋找,格里西亞的態度倒像在遊大街似的,一邊享受著男人傾戀、愛慕的目光,一邊被女人們那充滿嫉妒之意的眼神掃射。 嘖嘖!這種感覺,還挺不賴的嘛!回頭千嬌百媚的對著街道上的冒險者或商人一笑,格里西亞倩笑的模樣比太陽式的燦爛笑容更具殺傷力! 只見一旁的商人或冒險者各個呈現恍惚神態,雙眼愛慕的盯著格里西亞看,而女人們的犀利眼神則更加銳利、狠戾了。 「順其自然就好,我們不就是那樣遇到史萊姆的嗎?」勾起滿意的燦爛笑容,格里西亞突然覺得變成女人好像也不是什麼壞事了。 似乎也感受到格里西亞那過於愉悅的心情,羅蘭困惑的往四周一看後,馬上就恍然大悟了。 她還真是沒變,仍是享受著被人們簇擁著的目光啊! 和格里西亞相反,若投射在她身上是愛戀痴迷的目光的話,那麼投射在羅蘭身上的就是咬牙切齒,恨不得將羅蘭碎屍萬斷的狠戾目光了。 適才格里西亞只不過和自己小談了下,並露出了一抹太陽式的燦爛笑容,周圍的雄性生物竟然露出一個比一個還兇狠的目光! 不安的和格里西亞拉開一點距離,羅蘭覺得自己再被這『熱情』的目光給掃射下去的話,身上可能會多出好幾個窟窿來! 也許和粉紅一組性命比較有保障點?不過話又說回來,粉紅現在這副模樣,就萊卡的形容也是非常『誘人犯罪』啊! 先是不解的看著羅蘭這詭異的行為,接著便像想通了什麼似的露出了一抹揶揄的微笑。 而格里西亞這愉悅的心情,卻只維持不到五秒鐘,就被一聲忠厚老實、結結巴巴的靦腆聲音給阻擾了。 「前前、前面的美麗小、小姐,請、請問……妳、妳是第、第一……次來、來到這、這城鎮嗎?我、我可以、帶妳、帶妳到、到處逛逛喔!」 在聽到這敦厚結巴的語氣時,羅蘭和格里西亞的步伐同一時間的停頓了下來,接著在錯愕之後便雙雙揚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然後格里西亞便帶著優雅卻暗藏算計的笑容,姿態優美的回過身,揚起一抹傾國傾城的笑容,佯裝不解的問道。 「請問,你是在同我說話嗎?」 還真的隨便逛逛,順其自然就給她遇到了! 而另一邊,假藉尋人之由,行玩樂之意的粉紅,則愉悅的走在前頭,一邊輕快的哼著歌,一邊用著那雙明媚誘人的綠眸,好奇般的四處張望。 走在後頭,也不是很認真在找人的兩人,則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接下來要找尋的地方,一邊漫無目的跟在粉紅後頭四處遊走。 「羅蘭那傢伙,在我們都死光之後,應該沒有想不開吧?」想起羅蘭那看似溫柔儒雅卻又像受盡滄桑的恬淡笑容,萊卡不禁好奇起在他們都死去之後,羅蘭的生活到底如何。 他只知道羅蘭在大陸上遊走了好一陣子,卻不知道他們剛去世時,羅蘭在那段初期,究竟是如何度過的。 看著粉紅不時朝周圍的人拋去媚眼,伊路的眉頭有著些為的皺痕,接著聽到萊卡的問題後,便像是陷入回憶般,緩緩的訴說著。 「吾主那時並不快樂,你們全離世後,吾主消極了好一陣子,在離開葉芽城不久後,吾主曾經有想要再回去,當時我們還以為吾主是想要回去替你們掃墓,誰知道吾主他竟然說……」 我想去找教皇把我燒了,這種孤寂,太難受了…… 當時,他、爾亞和珊珊真的都嚇壞了,珊珊甚至哭了起來,求著羅蘭不要想不開。 而爾亞則是急壞了,他又氣又急,直接撲到羅蘭的身上揮拳痛打著他,一邊吼著要他清醒點,一邊卻又激動的哽咽著。 只有伊路在驚懼惶恐後,便恢復了沉著冷靜。 他先是拉開了一邊流著淚一邊痛打著毫不抵抗羅蘭的爾亞,再安撫好爾亞和珊珊崩潰的情緒後,才攙扶起羅蘭,和他心灰意冷、消沉毫無求生意志的黑瞳對上。 然後再說了幾句話後,便留下羅蘭一人,和爾亞及珊珊離開了羅蘭的奢華臥房。 而隔日,羅蘭就沒有再提出要回葉芽城找教皇之類的話了,只是常常一個人坐在由黑曜石磨製而成鑲有各式各樣璀璨寶石的王座上,孤寂、不發一語的眺望著遠方,日出日落,日復一日。 後來,多虧了羅蘭與『那個人』的相遇,在他的幫助下,才讓羅蘭拾回笑容,重新振作起來,有了等待的毅力。 聽到羅蘭曾經想要自殺,萊卡的表情也是震驚無比,甚至帶著激動的情緒繼續追問著伊路。 「你說了什麼,然後呢?然後發生了什麼事?」心急、顫抖的嗓音從萊卡的嘴裡傳出,很難想像一個見過大風大浪,甚至被人施以暴刑的萊卡,竟然會發出這種類似不安的嗓音。 明知道羅蘭絕對沒事,不然現在就不可能看到他那帶著包容的笑容,但萊卡還是心急如焚,想要知道他的兄弟、他的伙伴究竟受了多少的苦! 看著萊卡那為羅蘭心急、憂心的模樣,伊路冷硬的嘴角微微的上揚了些許。 還好,吾主沒有珍惜錯人。 「我對吾主說:『如果您現在去尋死了,那麼您的兄弟知道了會怎麼想?捨不得將您燒死的格里西亞會怎麼想?您要那群在離世前,卻仍擔憂著您、放不下心的十二聖騎士們怎麼想?』,然後隔日吾主便沒有再提到那些尋死的話,只是常常望著葉芽城的方向,一待就是一整天。」 懸掛在半空中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萊卡深吐了一口氣後,才面露感激的對著伊路說:「謝謝你講出我們心裡的話,不然我們那個蠢兄弟可能就這樣死了。」 原來,不只轉世後的他們不好過,被獨留下來,受盡永恆不變歲月折磨的羅蘭,其實才是那個忍受著最多煎熬,最多孤寂的人。 沒有歸屬、沒有依靠,時間不會留動、未來不會來到,只能瞻望著不斷擦身而過的人藉以證實著時間的存在,然後等待下一個會向自己伸出手並展露笑容的人。 被遺留下來的,才是最痛苦人。 「其實我們都很自私,對吧?」 不願見到最親愛的兄弟或是最敬愛的人就這麼死去,便任性的用羈絆強勢的將人留了下來,明知道對他不公平,明知道那種孤寂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受,他們還是自私地做了。 「是的,我們都很自私。」沒有否認,陪伴著羅蘭撐過來的伊路最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敬愛,對羅蘭來說是多麼殘忍的事情。 羅蘭就是太重承諾、太重感情,才會溫柔的接受一切,然後痛苦的擔下一切。 所以在看到羅蘭感激自己的時候,他才會這麼慌張、無措。 因為是他不願失去最敬愛、尊崇的人,才自私的利用了羅蘭的溫柔,強逼他痛苦的留在世上,獨自品嚐著寂寞。 其實真正該感激的一直都是他們啊! 抹去頰邊的淚水,萊卡故作惡狠狠的道:「我一定要把所有的兄弟找回來,告訴他們羅蘭這傢伙竟然打算趁我們不在的時候偷偷尋死,不把生命的美好傳達給那傢伙,我就是史萊姆!」 聽到這類似會危害到羅蘭的話,伊路奇特的沒有做出什麼反應,更甚者還頷首表是贊同。 若羅蘭在這,恐怕會驚詫的說不出話來吧! 就在萊卡和伊路從剛剛低迷的情緒中重新振作時,粉紅便已經一馬當先的衝了過來停在兩人的面前,誘人心神的綠瞳充滿著欣喜以及興奮,舉起手來,那是一袋…… 藍莓派! 和粉紅對看了一眼,解讀那藏在欣喜以及興奮後頭的訊息後,萊卡雅痞的笑容重新掛回唇角,揚起暢快的笑容,拔腿狂奔朝粉紅剛剛奔來的方向──一間藍莓派專賣店! 在見到被一群不分男女老少給簇擁著的冰晶色人影時,萊卡的笑容已經直逼太陽式的燦爛笑容了。 賓果,找到了!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