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9229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誅神令.第十四章

「請問,你是在同我說話嗎?」格里西亞勾起一抹風情萬種的優雅燦笑後,行為優美的回過身,用著如天賴般的嗓音問道。 好啊!這傢伙竟然想把她?! 格里西亞和羅蘭在神不知鬼不覺時互覷了一眼後,兩者便紛紛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格里西亞更是直接露出狡黠的笑容。 而從來沒消失的默契讓彼此知道接下來雙方要做的動作,羅蘭很識趣的往旁邊的幾個攤位走去,而格里西亞則帶著溫婉的笑意,覷著面前那名出聲的男子。 在格里西亞面前的是一名有著棕色短髮、褐色眼睛,面容敦厚老實、親和力十足的靦腆男子。 當然了,那是不知情的人會這麼認為,格里西亞和羅蘭可清楚藏在那張善意十足、憨厚的面皮下,是一顆狼心啊! 「是、是、是啊!」帶著靦腆羞窘的笑意,那名男子連聲音都十分忠厚。「我、我覺得、覺得……妳似乎不、不是本本、本地人,所、所以才……,我、我沒有、沒有惡意的!」 最好是! 格里西亞不改柔和笑容,心裡卻非常不以為然,但表面上仍是沒有表現出來,只是佯裝為難、卻又有點心動般地道:「嗯……我的確不是本地人,也很需要有個人替我介紹一下,但是,這樣不會太麻煩你了嗎?」 在一旁的羅蘭默默的看著前方的攤位,實則上是用眼角餘光在偷覷著正在『對峙』的兩人,不免在心裡暗暗佩服著:好會演戲的兩個人! 「不、不會的。」用力的搖著手,那名敦厚男子微澀的道:「能、能幫上……這、這麼漂、漂亮的小姐的、的忙,是、是是我最、最大的榮幸。」接著還附贈一個殺傷力十足的靦腆笑容。 為什麼會這麼說呢?因為在一旁街道上,拉長耳朵在聽對話的年輕女子見到那名男子的笑容後,雙眼紛紛出現了愛心的形狀! 壓下翻白眼及吐嘈的衝動,格里西亞努力的綻放出一抹喜悅兼害羞的笑容後,羞答答且故作矜持地說:「你的嘴真甜呢!」 在聽到格里西亞那明顯嬌羞不以的語調時,羅蘭馬上狠狠的倒抽一口氣,原先拿在手上端看的盤龍花瓶甚至差點失手落地! 手忙腳亂的抱住花瓶後,羅蘭又是驚又是悚的安慰著自己:不怕不怕,格里西亞不會這麼對他的! 「不!我、我、我說的都、都……是事、事實,真、真、真的!」向前跨了一步,那名男子來到格里西亞的面前,口氣誠懇、面容認真的對著格里西亞道:「我、我叫喬葛.漢薩卡,請、請問小、小姐的……芳、芳名是?」 「我叫西亞.修爾洛倫斯,你叫我西亞就好了。」像是個情竇初開的少女,格里西亞也面露嬌羞,卻又不矜持的將手輕輕挽住喬葛的手「那就麻煩你了,喬葛。」 想把我?!那就準備接招吧!死大地! 帶點些微的推阻,喬葛面露羞窘的靦腆道:「我、我不不、不是……很、很習慣和、女、女生接、接觸。」 是喔!那請問你的手現在在做什麼啊? 在喬葛看不見的角落裡,格里西亞偷翻了個白眼給羅蘭看,對於喬葛的做一套說一套顯然非常嗤之以鼻。 因為喬葛竟然在格里西亞嬌羞(?)的挽住他的手後,還順理成章的將手環住她的腰! 抖著肩膀低聲悶笑著,羅蘭突然有些同情格里西亞了。 每次都是這樣,明明想要捉弄別人,卻到最後連自己都整了下去!真是得不償失,但她偏偏又老愛這麼做! 真不知該說她整人意志堅定,還是說她傻的常常忘記後果? 就在喬葛和格里西亞討論著接下來要去哪裡逛時,後者已經偷偷使了好幾個眼色給在一旁看戲看的很開心的羅蘭,要他接著出場了! 雖然很不想和格里西亞蹚這趟渾水,但格里西亞都已經犧牲這麼大了,他如果臨陣脫逃,恐怕不是買個特大限量精美藍莓派道歉就能了事了! 帶著視死如歸的感覺,羅蘭整理了下自己的服裝儀容後,回想著格里西亞抄給自己的生存(整人)寶典,以及『那個人』常常對自己做的事後,深吸了一口氣,掛上一抹丰采迎人的笑容,羅蘭俊雅溫和的來到兩人的面前。 「這不是西亞嗎?真巧!」努力不讓自己的表情太過僵硬後,羅蘭笑出一抹令人如沐春風的和煦笑意,再搭配著他那盪人心弦的溫柔藍眸,舉手投足皆散發著自信以及翻然瀟灑。 做的好!羅蘭! 暗地給了個羅蘭『做的好』的燦爛笑容後,格里西亞滿意的以眼角餘光看向周遭的女性,發現所有人的心型目光都從喬葛身上移至羅蘭身上,甚至還露出沉醉迷戀的表情。 滿意的光芒一閃而逝後,格里西亞也跟著綻放出一抹眩目神迷的燦爛笑容,故作驚喜萬分的喊了出來「羅蘭!」 而察覺到摟著自己腰的主人的手似乎呈現僵硬狀態時,格里西亞的笑容更是燦爛無比。 像是覺得身旁的那個人表情不夠精采似的,格里西亞還將自己挽住喬葛的手收回,輕微的掙脫環住自己腰的手後,表情歡愉又欣喜的朝羅蘭奔去。 「羅蘭!原來你也在這裡,真是太好了!這樣你就可以陪人家逛了!」勾起一抹嬌柔滿足的笑容,格里西亞撒嬌般的挽住羅蘭的手,甚至還將頭親密的靠了上去。 而羅蘭則在格里西亞挽住自己後,整個人呈現僵直狀態,雞皮疙瘩掉滿地,笑容更是有些抽搐,所幸周遭的人都被這親密的舉動給閃瞎了眼,所以才沒注意到羅蘭那明顯不知所措的動作。 輕捏了一下羅蘭的腰,格里西亞對著羅蘭綻放出危笑,而眼神更是『熱情』的彷彿在說著:不準給我露出馬腳,否則你就完蛋了! 寒毛直豎,羅蘭硬是壓下那詭異彆扭的感覺,重新掛上喜悅、寵溺的笑容,體貼包容的道:「好啊!妳想要去哪裡呢?」 雖然小時候格里西亞就常像現在這樣親密的挽著自己的手,撒嬌的要求他去幫她買藍莓派,但不知道為何,現在他只感覺到一陣羞窘以及惡寒。 他沒惹過格里西亞,她應該不會拿對付喬葛的那招對付自己吧?羅蘭已經有些不確定了。 徹底無視喬葛的格里西亞便將剛剛喬葛告訴她的有趣地點全部都告訴羅蘭,然後一句告別的話都沒對喬葛說,就直接拉著羅蘭,筆直的往前走去。 而被留在原地的喬葛,面容雖然看似無謂,仍是一副忠厚老實、笑笑的模樣,但眼底那被搶走了帶手獵物的憤怒,可是清清楚楚的出現在他茶褐色的眼裡。 那個金髮男子,他記住了! 感覺到一道不懷好意的灼熱視線緊盯著自己的背,羅蘭顫抖了一下,不著痕跡的搓著自己的手臂,有些不安的對著格里西亞說道。 「這樣做好嗎?」總覺得到時喬葛恢復記憶後,會和自己處得不太開心,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身旁這……笑裡藏刀的女人。 偷偷用感知觀看後頭喬葛類似踩到某種物品的表情,格里西亞很沒有同情心的輕笑出聲,接著用著最為親切的嗓音不以為意的回:「當然好,要逼他恢復記憶這是最快的方法,經過萊卡以及我恢復記憶的過程來看,似乎用我們生前最在意、最熟悉或最重視的話或行為來刺激,是最容易恢復記憶的方法。」 雖然知道格里西亞說的方法沒錯,也知道這是最快、最簡潔的方式,但是……「萬一,大、喬葛在恢復記憶後,來找我算帳怎麼辦?」 想起在他們都還是十二聖騎士時,格里西亞就是因為常常破壞喬葛的『好事』而常常吵翻天,甚至你來我往的互整對方,羅蘭便不由自主的癟嘴。 他一點也不想讓那種事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放心,喬葛不敢動你的!不然等雷瑟回來,叫他罩你也行啊!」似乎一點也不擔心自己是出這餿主意的主使者,格里西亞毫不在意的笑說著。 聽完格里西亞的話,羅蘭想了想後也稍微安心了一點。 也是,喬葛應該很清楚這整件事都是格里西亞想出來的,若要報復應該也算不到自己,倒是格里西亞自己應該要小心一點。羅蘭在心中暗忖著,卻沒有把自己的想法告知給她知道。 他相信格里西亞在解決這些事上應該已經很得心應手了,不然套句她剛剛說的話:等雷瑟回來,叫他罩她也行啊! 「不過,這樣就夠了嗎?喬葛似乎沒有想起來的跡象。」只有記仇的跡象。 抬起首用著『你在問廢話』的眼神瞅了羅蘭一眼後,格里西亞便露出太陽式閃亮笑意,對著羅蘭說:「當然不夠!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呢!」 看著格里西亞那已經用太陽式燦爛表情都壓不住的邪惡笑意時,羅蘭已經不知道倒楣的是被算計的喬葛,還是身為主要演員的自己了。 也許,挑戰格里西亞的報復還來得輕鬆點? 最後,羅蘭還是沒有勇氣去挑戰反抗格里西亞,而是乖乖的照著格里西亞的吩咐做事,而伊路在知道他純良的羅蘭被邪惡的格里西亞利用做盡歹事後,可能會哭死。 羅蘭在喬葛很有可能出現誘拐無知少女的地點,都假裝巧合的出現,然後再不經意的以自己最溫柔迷人的丰采(被格里西亞硬逼出來的)來破壞喬葛的好事後,就拍拍屁股快閃走人。 在連續做了一整個上午,已破壞了十幾次喬葛的好事後,時間已經來到了傍晚,而某人的憤怒值眼看就要爆表了…… 已經來不及擺出優雅、歉意的笑容,羅蘭被喬葛那『殺死你』的目光給嚇到全身寒毛豎起,只能腳底抹了油,慌張地跑去一家甜點店裡,和主謀──格里西亞會合。 才剛落坐,羅蘭便緊張兮兮的對著一派悠閒的格里西亞道:「我覺得喬葛已經快要爆發了。」 其實就他看來,如果剛剛他在跑慢一點,喬葛那親切敦厚的假面具可能就要當場裂掉,直接衝過來扁他了。 回想著剛剛第十八次的破壞,羅蘭仍是對那雙懷恨在心的犀利眼神心有餘悸。 優雅的用著銀製湯匙挖起一小口藍莓冰淇淋,滿足的送入嘴裡後,格里西亞接著揚起一抹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伸直湯匙指著羅蘭……的身後,以著輕鬆的口吻道:「是已經爆發了!」 微愣了一下後,羅蘭才愕然緩慢的順著格里西亞指的方向往後回首一看,接著就看到喬葛手環著胸,撇去了忠厚老實的模樣,嘴角勾起怒極反笑的詭譎笑容,雙眼更是狠戾的瞅著自己。 怪不得總覺得有道刺人的視線在掃射著自己。羅蘭顏面神經自行抽搐著。 「我想,我們需要好好談一下。」喬葛.漢薩卡語調輕細的對著格里西亞以及羅蘭說道。 他可以說不要嗎?羅蘭突地有種身處荒野,一團灰塵球從身前晃過的淒涼慘境。 和格里西亞相覷了一眼後,不情不願的羅蘭在幾番掙扎與喬葛愈來愈險惡的表情威脅下,才和格里西亞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跟著喬葛來到城鎮偏僻無比的暗巷裡後,羅蘭的心無預警的冒出了一句話:喬葛該不會是想在這裡痛毆自己吧? 似乎察覺到羅蘭的想法,格里西亞丟給了羅蘭一個好自為之的眼神後,便輕鬆的繼續往前走,而羅蘭……則不再壓抑自己翻白眼的慾望。 隨著在前頭帶路的喬葛停下腳步後轉身,格里西亞和羅蘭也紛紛停下腳步,看著眼前臉色鐵青掛著一抹陰狠笑意的喬葛,羅蘭突地有種想要逃跑的衝動。 喬葛現在的模樣,就像是每次格里西亞打斷他的好事時,總會露出類似這樣的表情啊!只是……現在他露出這種表情的對象竟然是自己! 會不會在把所有十二聖騎士找回來後,就是他的忌日了?羅蘭欲哭無淚的想著。 「能請教一下,你為何要三番兩次的前來打斷我誘……幫助人的事情呢?這很不道德的,兄弟。」雖然用字、語調上都很有禮貌,但從那犀利的眼神卻可以看出他不滿的情緒,看得出來喬葛似乎被羅蘭的這些舉動搞得很火大! 聽到喬葛那很顯然轉折的詞,格里西亞則在心中露出一抹不以為然的訕笑,但表面上還是維持著溫婉動人。 而羅蘭在喬葛那聽似輕風飄過的語氣後,膽顫心驚的站地筆直,瞥了一眼在一旁事不關己的格里西亞,有苦說不出。 「其實,我也不是故意的……」這是真的! 但是看喬葛那明顯陰暗下來的臉色,羅蘭就知道他根本一點也不相信。 為了不讓自己被兄弟海扁一頓,羅蘭只能自力救濟的續道:「我只是想讓你想起某些事情而已。」隨後配上一個格外認真且誠懇的模樣。 而在一旁看熱鬧的格里西亞,在看到羅蘭竟然擺出那副認真的模樣在說服喬葛時,差點破功笑了出來。 不行,忍住,她要忍住! 雖然氣極了,但在看到羅蘭那誠懇無比又認真的模樣,喬葛的怒火也暫時的降了下來,被一股不明的疑惑取代。 怪了,他怎麼會覺得眼前這個人是絕對不會說謊的認真乖寶寶?明明他們就不認識啊! 「你要我想起什麼事?」稍稍收斂了陰狠的笑容,喬葛換上一抹令人費解的笑容,似乎帶有點興趣的問著羅蘭。 見到喬葛稍稍收起了那危險的笑容,羅蘭悄然的鬆了口氣,雖然他現在的那個笑容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但至少不是那麼明顯想要揍他就好了。 光明神保佑! 「嗯……」只是該怎麼解釋好呢?羅蘭面有難色的瞅了一眼格里西亞。 而格里西亞在接到羅蘭那抱怨般的怨懟眼神時,也收回了看戲的心情,知道該換自己上場了。 雖然很不爽也很納悶喬葛為什麼不像之前和自己對罵一樣痛罵羅蘭,但格里西亞現下也管不著那些小細節了,因為讓羅蘭來解釋的話,事情恐怕會更複雜。 羅蘭他一定會把什麼預言、前世記憶還有幻無什麼的全部都說出來,然後搞得對方完全聽不懂,甚至以為他在唬濫! 現在是要刺激他想起前世記憶,不是在增加他新的記憶! 發現喬葛的臉色已經漸漸露出不耐,又被心急的羅蘭頂了一下後,格里西亞才慢條斯理的清了清嗓,開口道:「其實是因為看不慣你到處欺騙無知少女,所以才讓羅蘭去宣揚光明神的仁慈。」 光明神?錯愕又狐疑的望著格里西亞,羅蘭不明白這事為何要扯到光明神身上去。 而在看到羅蘭的表情後意識到自己剛剛講了什麼的格里西亞,馬上勾起一抹尷尬的笑容,那笑容彷彿在說:意外,這一切都是意外,太順口了。 「妳不是早上那個……」喬葛在看到格里西亞後,先是困惑的皺了皺眉頭,接著在意識到了什麼事後,氣憤的指著格里西亞的鼻子大叫:「原來你們是一夥的!所以妳早上來勾引我根本就是有預謀!」 幹!你才有預謀! 優雅的翻了個白眼走至羅蘭的身前後,格里西亞勾起似笑非笑的表情,用著依然悅耳的嗓音反駁著,只不過仔細聽的話,似乎可以從中聽出一點咬牙切齒? 「不,你誤會了,太……西亞是在無意中發現你這不為人知的不法行為,才決定和羅蘭一起阻止你那人神共憤的行為。」大地這死傢伙,都轉世了還不改好色本性! 「什麼人神共憤?!妳不要因為愛慕我卻又得不到我,才給我冠上這個莫須有的罪名!」臉不紅氣不喘,喬葛自大的說著。 愛、愛慕他?!嘴角一歪,聽到這話的格里西亞差點沒有丟一塊大冰雹過去。 鬼才會愛上這個老是找她麻煩,動不動就嘲諷她的討厭鬼大地! 「你這話說的可誇張了,我會愛慕你?哈!」已經管不了什麼氣不氣質、優不優雅了,格里西亞在聽到喬葛那自戀的說法時,理智就已和她絕緣了。 而站在一旁,顯然已經被人當作路人甲的羅蘭,在發現格里西亞的理智似乎斷線後,馬上倒退了好幾步,退到暴風圈外。 唔,已經幾百年沒聽到他們這樣吵了,就讓他們痛快的吵一下吧!羅蘭看著顯然已被挑起怒氣的格里西亞及喬葛,在心中暗忖著。 也不知道一開始喬葛真正要算帳的人究竟是誰? 「妳這什麼意思?」沉下臉色,怒極反笑,喬葛被格里西亞那明顯嘲諷的口氣給激怒了。 想他出生至今,還沒有哪個女人不買他的帳! 「意思就是,愛你我不如去愛神!」口無遮攔的直接嗆了回去,格里西亞表情毫不掩飾的露出了鄙晲的神情。 而聽到這話的羅蘭則表情糾結的看著格里西亞,認真的思考著:愛神?上輩子她不是為了這個而悶悶不樂,鬱鬱寡歡嗎? 「去妳的!妳不要因為女人緣比我差就老是找我麻煩,我知道妳很羨慕我!」想也不想,喬葛就直接開口反諷回去,但下一秒,他卻徹底的愣住了。 一幕幕回憶隨著他的話落下接著充斥著他的腦海裡,聖殿、大地騎士、最要好的朋友、十二聖騎士……回憶如梭,喬葛有些痛苦的捂著頭。 這些是……! 「我羨慕你?哈,別笑死人了!」混蛋大地,別把陳年往事提出來! 然而,在回嗆完這句話後,格里西亞才遲鈍的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她這輩子是女人又不是男人,要女人緣做什麼,難道……?! 和錯愕的羅蘭極有共識的互瞅一眼後,格里西亞邊後退,邊準備開口出聲喚喬葛時,喬葛已經先揚起嘲弄、鄙視的笑容,抬起頭,對著格里西亞道:「真是孽緣呀,太陽!」 隨著那聲嘲諷、咬牙切齒的話語落下時,強烈的聖光頓時從喬葛身上爆出,接著大地騎士的紋徽就這麼出現在他的額際上。 而羅蘭,在發現從喬葛身上爆發出的強烈屬性竟然是聖光後,馬上使出瞬間移動快速靈巧的移至一旁四層樓高的旅館屋頂上。 若被那個掃到可不是鬧著玩的!望著那雖遜色於格里西亞卻仍是濃烈的聖光,羅蘭心有餘悸、驚疑不定的想著。 至於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給駭住的格里西亞,則在回過神後才發現聖光已經消失,而且喬葛就這麼站在自己面前,還似笑非笑的睇著自己。 「你……」 還來不及說完就發現喬葛那淡點忠厚的俊臉突地靠近自己,就在格里西亞思考著是要一拳打下去,還是出聲表達不滿時,喬葛就已稍稍拉開了和她的距離,抬首望著先前為了躲避聖光,瞬移至屋頂上的羅蘭。 收回看向屋頂的目光後,喬葛才緩慢的轉過頭,對著格里西亞露出一抹怒極反笑的冷笑,一字一句牙癢癢的說著。 「太陽,妳是怎樣?就算如此羨慕嫉妒我,也不必推魔獄出來從中作梗一直破壞我的好事吧?怎麼,原來我們偉大的太陽騎士長是那麼善妒的人啊?」 腦袋微微一頓,格里西亞沒有被喬葛那譏諷的語言給激的反諷回去,而是和輕盈的從屋頂躍下來的羅蘭,一同狐疑的上下打量著喬葛。 「大地……你想起來了?」格里西亞出聲問道。 毫不留情面的翻了個白眼,喬葛露出一臉『妳這是什麼白痴問題』的表情後,才回:「不然呢?偉大的太陽騎士長?」 「看來是想起來了。」面無表情的面對著喬葛的諷刺言語,格里西亞緩慢的轉過首,對著羅蘭道:「我就說吧!這方法快多了。」 不發一語的點點頭,羅蘭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喬葛,好久不見了。」也不知是神經太大條還是不將剛剛的事當作一回事,羅蘭很認真的對著喬葛說著。 「是啊,真的好久不見了,沒想到我們才剛見面,你們就送了我這麼大的『驚喜』!」雖然是對著羅蘭說,但後頭那幾句喬葛的目光很明顯的移到了格里西亞身上,很顯然是在針對她說的。 像是沒有聽懂字句裡頭的涵義,格里西亞揚起了一抹媲美陽光般燦爛的笑意,用著喜悅的語氣說:「是啊!不知道這禮物大地兄弟喜不喜歡呢?」 笑、笑、笑,和諧的氣氛卻維持不到下一秒,兩人就瞬間大眼瞪小眼的怒瞪著彼此,火藥味頓時濃烈了起來。 「死太陽,妳這次真的太過分了,竟然要魔獄來破壞我的好事,甚至還裝成女人想來誘拐我?!」害他一整天都因為錯失了這個好女人而心神不寧,沒想到竟然是格里西亞裝的! 「裝成女人?幹!你以為我願意啊!我這輩子是女人,是貨真價實的女人!」像是被戳到了痛處一般,格里西亞的嗓音頓時飄高了八度那麼多。 而原先和格里西亞針鋒相對的喬葛在聽到這項訊息時,先是愣了愣,在消化完這句話正真的涵意後,表情由原先的驚愕到古怪,最後變成了幸災樂禍的笑容,下一刻,不知收斂為何物的嘲弄笑聲便響遍了這條巷弄。 「哈哈哈──妳、妳變成女人正適合,太適合了!」笑死他了! 然而,所謂的樂極生悲大概就是這樣,正當喬葛笑的毫不節制,羅蘭又想將之前自己的慘痛經驗拿出來給喬葛參考一下時,一道閃電便已經從天而降了! 轟隆!!! 就在喬葛被電癱在地,而格里西亞只丟了個初級治癒術給他,便放由他自生自滅後,羅蘭才在他眼前蹲下,將所有的一切毫不隱暪的告訴他,包括全部的預言以及格里西亞這麼做的目的。 在聽到羅蘭將預言的全部內容也告知了喬葛後,格里西亞先是皺眉了下,接著便釋懷的放鬆了下來。 反正,等全部的人都找到,預言的內容還是會全部告訴他們的,先講後講其實也都沒差。格里西亞這麼想著。 「怎麼到了這輩子我還要替光明神做事啊?」抱怨歸抱怨,喬葛還是很認真的在思考著目前的局勢「所以現在要找齊所有人?用這個白目的方式?」 「呃……,方式是固定的,但內容就有些不一樣了,要針對每個人在前世中印象最深刻或列在意的話或行為去做,才有用。」帶著歉然的笑容,羅蘭尷尬的說著。 幸好,喬葛似乎對自己破壞他的好事沒有很生氣。 「沒錯,事實也證明我選擇的方法是正確的。」站在一旁,低頭晲視著喬葛的格里西亞用鼻子哼了哼。 翻了個超級大白眼給格里西亞,喬葛撇撇嘴嗤之以鼻的笑了聲後,便不再說些什麼。 就在羅蘭左看看格里西亞,右瞧瞧喬葛後,正打算開口時,喬葛像是想到了什麼,唬一下的站起身來,一點也不像剛剛慘遭格里西亞電擊一樣,動作靈敏的跟什麼一樣。 將喬葛這一連串動作收入眼底,格里西亞暗自翻了個白眼並在心中諷刺著:他的防禦能力果然就像他的臉皮一樣,厚到打不穿! 不知道格里西亞在心中腹誹他的喬葛帶著些許緊張又興奮的心情,對著羅蘭和格里西亞說道:「我想起來了,我在這城裡見過寒冰那傢伙!」 聽聞這驚人的消息,適才各懷所思的兩人馬上驚喜的將頭一志扭向了喬葛,口氣略顯著急、愉悅的異口同聲道:「真的?在哪?快帶我們去!」 太棒了!把寒冰找回來的話,就代表她有無限的藍莓派可以吃了!格里西亞陷入美好的憧憬幻想。 如果再加上寒冰的話,就四個人了!教皇和艾崔斯特要是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羅蘭為這一路尋人的順遂旅途感到滿意。 面對兩人的要求,喬葛不發一語的點點頭,接著便向他們投去一眼示意他們跟上後,跑在前頭的奔出巷弄了。 而格里西亞和羅蘭則相覷了一眼之後,也緊追在喬葛的身後。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