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750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誅神令.第十五章

和伊路等人站在一旁的街道上,萊卡的身體不斷被人來人往的人群給擦撞著。 行經身邊的人有很多種,但不外乎都是跟藍莓派有著密切的關係。 有老嫗牽著兒孫看著孫子心滿意足的享用著藍莓派,有親密的愛侶手拿著一塊藍莓派,不分你我的一同享用著,也有一群彷彿在追求伴侶的男子,手各自拿著上百朵藍色玫瑰、百合或精美的首飾,圍繞在那冰晶色的人影身旁,就像是在求婚……慢著! 求婚?! 錯愕的和伊路對看一眼,萊卡不發一語的拔腿奔向那名冰晶色的人影,心中複雜的嘀咕著:見鬼了,那群男人該不會雌雄分不清,誤以為那傢伙是女的所以向他求婚,還是……真的像他所想的那樣?! 當那抹冰晶色、渾身散發著冰冷氣息的身影躍入萊卡的眼底時,他真的想笑又想哭。 靠!寒冰那傢伙真的變成賢妻良母了! 而跟在萊卡後頭前來的伊路在看到那抹冰冷冷豔的身影後,也皺起了眉頭,略帶困惑的轉首問著萊卡「那是……寒冰騎士?我印象中,寒冰騎士應該是……男的吧?」 不會也轉性了吧? 「你的印象沒有錯,寒冰騎士的確是男的,但很顯然……現在的伊希嵐是女的。」看著那面無表情完全不搭理那群示好男子的寒冰,萊卡的臉色變化萬千。 這算什麼?讓格里西亞轉性也就算了,怎麼連伊希嵐都轉性了,難道這有什麼特殊用意,還是純粹屬於光明神的惡趣味? 而就在萊卡和伊路等人默默的觀看著前方被人群簇擁的寒冰時,那被包圍的人兒顯然已經很不耐煩了。 「伊希嵐,妳就像那冰山中的仙子,那麼孤傲、絕美,讓我就算受盡刺骨的風霜折磨,也要得到妳一抹絕艷的笑靨,這樣我就死而無憾了。」拿著上百朵藍色玫瑰的男子,擺出一副『為妳傾心』的痴情表情,深情的凝視著伊希嵐。 可惜,就如同她的外貌一樣,伊希嵐只用著清冷無比的姣好面容淡淡的瞅了一眼那名手持藍玫瑰的男子後,毫無波瀾的雙瞳還顯現出一抹厭煩。 還來不及開口表達自己的厭煩,其他男子一發現被人捷足先登後,紛紛慌亂的將自己帶來的東西獻上,推擠著彼此,爭先恐後的想要靠近伊希嵐。 「伊希嵐,跟著我,我不會虧待妳的!」 「希嵐,我愛妳,嫁給我吧!」 「伊希嵐,嫁給我的話,榮華富貴享不盡,吃的好用的好,怎樣?」 嘰哩呱啦嘰哩呱啦,男子們你一言我一語的示好著,在傾吐出自己的愛意後,還不忘瞪向與自己競爭的男子一眼。 被這雜亂不受控制的場面給亂的心神不寧,伊希嵐蹙起好看的眉頭,拳頭又鬆又放,感覺自己的忍耐已經快到極限了。 冷豔的面容沉了下去,四周的溫度也瞬間下降了好幾度,在伊希嵐還來不及開口驅趕這些煩人的人時,萊卡那尖酸嘲諷的話已經早一步來到了。 「瞧瞧,這什麼情況,一群不要臉的傢伙在光天化日下騷擾良家婦女啊?」當眾人,甚至連伊希嵐的目光都朝向自己時,萊卡才撇了一下嘴,勾起嘲弄的笑容續道:「怎了?你們是全都娶不到老婆,還是有什麼隱疾嗎?如果自家的條件真像你們說的那麼好,幹嘛還怕娶不到老婆,甚至在這裡拿熱臉去貼別人的冷臉?」 瞧了一眼伊希嵐那已經放鬆的眉頭,再度恢復到面無表情的神情,萊卡無視那群臉色如同豬肝色的男子們,頓了下繼續說:「你們不丟臉,身為男子的我和他看了都為你們感到羞恥,沒看見那名女子臉色都已經冷到不能再冷了嗎?」指了指身旁的伊路再指了指面無表情的伊希嵐,萊卡誇張的狀似無奈搖首。 而伊路在聽到萊卡的話後,先是皺著眉點了點頭後,再對那群有胖有瘦、有俊有醜的男子們不以為然的嗤笑一聲。 至於被說的如此不堪的男人們,則是先尷尬的看著一如往常面無表情的伊希嵐,接著再敢怒不敢言的狠瞪了萊卡及伊路一眼後,才訕訕然的收回遞出東西的手,解散離開。 「謝謝。」原先滿意的看著那群男人們頹喪的背影,萊卡在聽到這不冷不熱的女性嗓音後,馬上回過了頭,看著不知何時已經走至自己面前的伊希嵐。 不甚在意的勾起一抹笑意,萊卡撇嘴沒說什麼。 見到萊卡這樣,伊希嵐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從提在手上的籃子中,取出一袋藍莓餅乾,遞給了萊卡。 挑起眉,萊卡二話不說就伸手接過了那包藍莓餅乾,動作流暢的像是經常做這些動作似的,落落大方的直接取出一塊丟進嘴裡。 而他,也確實常常做這些事,在前世。 「太甜了。」咀嚼了幾下後,萊卡的表情亦發古怪,微微一皺眉,在勉強將嘴裡的餅乾吞下去後,才將餅乾袋遞還給了伊希嵐,順便給了句評語。 真是怪了,這比伊希嵐之前所做的一般餅乾的甜度都還要來的高,她是哪根筋不對勁了嗎? 聽到萊卡的話後,伊希嵐也沒說什麼,只是伸手默默的接回了那包餅乾袋,若有似無的嘆了口氣,而冰冷的晶瞳甚至微微閃過了一抹失落。 聽到那幾乎細不可聞的輕嘆聲,萊卡狐疑的瞄了一眼伊希嵐後,一個想法便突兀的出現在腦海裡,接著不等大腦反應,他已經開口問了伊希嵐了。 「妳做的餅乾一向都那麼甜嗎?」 聽到這問題的伊希嵐眼睛微微瞪大了些,雖然仍是面無表情,但這些微的變化都告訴了萊卡,伊希嵐情緒的變化。 稍稍收回了驚訝的情緒後,伊希嵐才正視著萊卡解釋道:「沒,這是超級甜。」看了一眼手中的那包藍莓餅乾後,伊希嵐抬起首波瀾不興的冰瞳出現了一絲絲的波動。 那是不知所措。 「進來坐坐,好嗎?」 因為轉世後變成了女性,所以伊希嵐的身高不像前世一樣那麼高,現在的她只能略微抬首,用那冷情的雙瞳詢問似的看著萊卡。 雖然仍是那不冷不熱的態度,但萊卡知道,現在的伊希嵐心情還不錯,可能是因為煩人的傢伙都離開了的關係。 「那就打擾了。」回過頭招呼了一下粉紅和伊路後,萊卡就逕自跟在伊希嵐的後頭,進了那間名為『冰霜小舖』的藍莓專賣店。 雖然是藍莓專賣店,但還是有賣其它口味的點心,只不過絕大部分還是以藍莓為主,就連店內的裝潢也偏向紫藍色調,給人一種不似粉紅色帶給人的甜膩,是有種看似冰冷,卻又帶著甜而不膩的溫柔。 就像伊希嵐.寒冰這個人一樣。 在招呼萊卡等人隨意落坐後,伊希嵐便轉身進了廚房,過了一下子才手持托盤走了出來,將一杯杯溫熱的法式紅茶依序擺放到他們的面前後,才將一大塊藍莓派放到原木桌上分切成好幾塊,接著將托盤隨性的擱至在桌面上,也在一旁落坐。 先試著伸手取了一塊藍莓派放置在面前的小瓷盤,發現伊希嵐沒有任何不悅後,粉紅才大膽的享用了起來。 好吃好吃,果然還是寒冰騎士做的東西最好吃了,只是可惜不是草莓口味。粉紅一邊在心中讚美著,一邊又不免惋惜著。 「為什麼要做那種超級甜的口味?」也伸手取了一塊藍莓派後,萊卡切了一小口送至嘴裡,一邊打量著伊希嵐。 不像前世的伊希嵐是一頭短長的淺藍髮色,轉世後的伊希嵐髮色雖然如同之前一樣是淡淡的冰晶色,但那長度可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眼前的伊希嵐是一頭冰晶色的長髮,長度及腰,和之前的模樣相差甚遠,搭配在她那絕豔清冷的秀麗五官上,更是有種飄逸清冷的風韻。 也難怪剛剛那群男人們會形容她像冰山裡的仙子,因為就連萊卡也這麼覺得! 「其實……我也不知道。」冰瞳再度閃過了一絲無措後,伊希嵐想也不想的就開口解釋道:「在第一次試作藍莓派時,這個想法就出現在腦海裡了,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我一定得做一個這種口味的,不然有個人吃不到會很難過』。」 而在將話說完後,一絲不解的情緒繚繞在她長久以來平靜的心窩裡。 平常的她話不是那麼多的,即便心情再好或是在家人的面前,她都是選擇靜靜的凝聽,偶爾才回上一兩句,但不知道為什麼,碰上眼前這名看似雅痞的率性男子,她有種想要將自己的想法全數傾吐的衝動,這是她這輩子從來沒有過的想法! 聽完伊希嵐的話後,萊卡有趣的微挑嘴角,在心中暗忖:那個『有個人』,應該是指格里西亞吧! 「所以妳才將那包過甜的餅乾拿來給人試吃?又或者是給每個和妳接觸過的人試吃?」轉動著率性的金眸,萊卡毫不拐彎抹角的說著。 輕輕的頷著首,伊希嵐沒有開口說話,只是神情已透露了一切。 她總是抱著一份莫名的期待,在每一日、每一時、每一分、每一秒裡,即使往往在期待後接踵而來的是偌大的失望與難過,她仍是堅持每天做著這樣的點心,只因為心中似乎有個聲音要她不能忘。 一定是個很重要的人。伊希嵐再一次的在心中告訴自己。 快速的瞥了一眼伊希嵐後,萊卡也沉默了下來。 他不知道該怎麼做,即使知道面前這位冷豔的美女就是他過去的同伴,他仍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難道要他說:我是妳前世的伙伴,我知道妳在找的那個人,跟我來吧! 那恐怕會被當成是瘋子吧! 正當萊卡在苦思之餘又取了第三塊藍莓派緩慢的送入口中時,門外用來提醒客人來到的風鈴發出了清脆的聲響,這也打破了圍繞在此的沉寂。 向萊卡等人輕聲道歉了下後,伊希嵐便站起了身,快速的往前頭走去,重新掛回了波瀾不興的冷淡表情去迎接前來的客人們。 而前來的客人也似乎早已習以為常,熱絡的和伊希嵐討論著新研發的甜點,並且和同伴們興奮的討論著要買哪些甜點。 望著伊希嵐在前頭忙碌的身影,萊卡先是微皺了下眉後,才將目光拉向在伊希嵐離開後,就已停下用餐的兩人。 「現在要怎麼做?」不用羅蘭下令也知道要聽從萊卡的話的伊路,用著冷峻的面容望著若有所思的萊卡,認真且簡單明瞭的問著。 問他為什麼不聽從粉紅的命令? 很簡單。第一:他不太信任粉紅;第二:她下達的命令多半不是很認真;第三:做她要求的事情往往會減少30分鐘的壽命,即使他不會因此而死亡,但是會因此而發瘋。 這樣明白了吧,是正常人都不會想去聽的! 微微皺起俊眉,萊卡的表情說有多糾結就有多糾結,他一向不是那麼擅長去思考的人,因為多半在遇到問題的時候,都有雷瑟以及格里西亞會去動腦思考,根不不用他去消耗腦細胞。 不過現在只能靠他自己了,因為格里西亞此時不在身邊,而他最崇拜的審判長又不知道在何處,想到這他又不免給他悲從中來了。 嗚嗚……審判長,萊卡好想您啊! 「刃金騎士?」發現面前的人似乎是憶起什麼而出了神,伊路只好出個聲將人給喚了回來。 先是被那不冷不熱的語調給拉回了神,但在聽到那四個字時又反射性的皺了下眉頭,接著沒有先回答先前的問題,反而是對著伊路認真的道。 「叫我萊卡就好了,現在我們已經不是十二聖騎士,就別再用那個名字稱呼了。」解釋完後,像是想到了什麼,萊卡又喃喃自語的唸著:「其實不要叫史萊姆就好,就算要叫金刃、卡萊都無所謂……」 聽聞那近似抱怨的呢喃,伊路淡然疏遠的黑瞳閃過了一絲笑意,但表面上仍是無動於衷的道:「伊路明白了。」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做。」懊惱的抓著原先就散亂有行此時更加散亂的金髮,萊卡笑出一臉尷尬。 沒有多說什麼的點點頭後,伊路將詢問似的目光改投射於粉紅身上,只不過他仍是沒有開口出聲。 接收到伊路那明顯探問的眼神,粉紅改了個隨性嬌媚的坐姿後,雙手撐著顎,媚人的雙眼俏皮的眨了眨,才慢條斯理的開口。 「依照我聰明的腦袋來判斷的話,找格里西亞是最快的選擇了。」 毫不掩飾的翻了個白眼後,萊卡用著『找格里西亞就好,那還問妳幹嘛』的鄙視眼神,像是遇見白痴般的瞅著粉紅。 回以『你才是白痴』的眼神給萊卡後,粉紅才慵懶的將交疊的細長雙腿換了邊,語氣亦是慵懶的道:「我的意思是,帶她去見太陽,然後讓她試吃寒冰的餅乾後,真相就會大白了。」而她的語氣說有多嘲弄就有多嘲弄。 原來如此!無視粉紅那嘲弄的語氣加眼神,萊卡明白的點點頭。 「是因為刺激嗎?」聽完粉紅的解釋後,伊路也詢問著。 丟了個『沒錯』的眼神給伊路後,粉紅才續道:「想想,刃金和太陽都是經過某些特定的刺激才想起來,想當然爾,對寒冰來說這方法應該也同樣有效,更何況她都明確的說出她惦記著什麼了。」 點頭表示明白後,伊路便沒有再繼續發問,倒是一旁的萊卡又丟了個疑問出來。 「既然如此,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將伊希嵐拐去見格里西亞?」她不見得會乖乖的跟著他們走吧! 而這問題似乎也問倒了粉紅,只見她愣了好半晌後,才道:「直接打昏帶走?」 在一旁的伊路原先聽到萊卡的問題先是忍著不翻白眼,但在聽到粉紅那比羅蘭在做蠢事還愚蠢的回答時,伊路再一次很不禮貌的翻了個大白眼。 這就是所謂的聰明與白痴只有一線之隔的意思嗎? 那麼吾主或許有天會變成天才……伊路很失禮的這麼想著。 「我可以傳念詢問吾主現在人在何處,請吾主帶著格里西亞前來即可。」在心中懺悔自己剛剛吐嘈羅蘭的失禮行為後,伊路才開口提醒兩人自己的能力。 恍然大悟的互瞅一眼後,萊卡便代為發表的開口道:「那就麻煩你通知羅蘭一下了。」 點點頭表示明白,正當伊路將自己與外界的連結暫時中斷,準備聯絡羅蘭時,外頭的動靜以及熟悉的嗓音便先一步的傳入了眾人的耳裡。 「稀巴爛,我好想妳唷──!」 稍早前 喬葛跑在前頭,而格里西亞和羅蘭緊跟在後的一同在大街上奔跑著,一路上他們皆沒被周遭的人事給吸引,只是一心的朝著共同的方向奔跑著。 閃過了幾個在鬧事的小混混後,羅蘭才眉頭一皺就馬上被格里西亞撞了一下,無奈之餘,羅蘭只好繼續跟上他們的腳步。 雖然心中很想去勸誡一下那群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但是眼看格里西亞和喬葛都沒打算出手,甚至直接無視的從旁邊走過,羅蘭也只好打消這個念頭。 只是一般的小爭執罷了。羅蘭在心中安慰著自己。 「喬葛,你是在什麼狀況下遇到伊希嵐的?」為了不讓自己再將注意力集中在剛剛的混混打群架,羅蘭選擇提出問題好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聽到羅蘭困惑的聲音後,喬葛放慢了腳步,和羅蘭等人並肩跑著後才開口解釋:「寒冰那傢伙開了一家點心店,而我的『朋友』想吃藍莓聖代,所以我才知道。」 那個朋友……是女的吧!羅蘭和格里西亞同時在心裡補充著。 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喬葛的嘴角呈現欠扁的弧度,接著以眼角瞥了一眼格里西亞後,口氣難掩笑意的道:「跟你們說一件很好笑的事,寒冰那傢伙也轉性了。」 聽聞這話的格里西亞很優雅的踉蹌了一下,險些摔個狗吃屎。在勉強站穩腳步、安撫心中受驚的情緒後,才心有餘悸的想著:還好還沒,沒摔倒,若被老師看到了只怕又要回去接受『如何優雅摔跤』的訓練了。 「你的意思是伊希嵐也變成女的了?!」快速的瞥了一眼格里西亞剛剛那明顯就要跌倒的動作後,羅蘭選擇不多發表言論,反問著喬葛。 剛剛她的動作雖然優雅,但仍是沒有前世那麼完美,還是不要說出來刺傷她的自尊心好了。羅蘭在心中這麼想著。 「是啊!」喬葛想也沒想的直接點頭。 迷人的水藍雙眸不懷好意的轉動著,格里西亞露出太陽式的璀璨微笑,以著悅耳的嗓音問著喬葛:「你……該不會曾經想要追稀巴爛吧?」而這口氣說有多欠打就有多欠打,想必格里西亞還在記仇某人剛剛那一眼。 這次換咱們的大地騎士不優雅的踉蹌了一下,在勉強穩住中心後,才轉首狠瞪了一眼害他差點摔跤的罪魁禍首,欲蓋彌彰的心虛大吼:「我、我才、才沒有要追、追她呢!」 聽著這完美的大地式結巴語氣,格里西亞很優雅的翻了個白眼,嘴角微挑擺明不信。 微微靠近羅蘭,格里西亞用著無比燦爛的笑容對著羅蘭說:「看來某人曾經在稀巴爛身上吃過閉門羹。」語氣飽含著諸多的幸災樂禍,而聲量更是『小聲』的連喬葛都完整的聽見了。 眉間微擰了下後,羅蘭也點點頭。 而聽見格里西亞那欠扁的話,喬葛只能以火辣的眼神怒瞪著格里西亞,卻不能出言反駁。 誰叫她說的的確是事實! 又持續的跑了一段路後,一家佈置溫馨的小鋪總算是映入了眼底,而甜而不膩的甜點香味則不斷的侵入鼻翼,讓人口水潺潺,就連羅蘭這個死人在聞到這帶點微焦的甜膩芬芳後也露出了些微羨慕的表情。 當喬葛停下了腳步和格里西亞等人紛紛站定後,喬葛才伸手指向站在店面前頭,正在招呼著客人的冰晶色人影,對著羅蘭等人道:「就是她!」 順著喬葛的手指順勢將目光移了過去,在看到那冷情的冰瞳在提到甜點時而閃過興奮的光采的人兒時,格里西亞和羅蘭皆露出了歡欣的笑容。 不給任何人反應,格里西亞的思緒早在聞到那些甜美的香味就被蠱惑,完全沒想到這麼做的後果是什麼,就這樣直接拔腿朝那抹人影飛撲而去,甚至還拉開嗓門,不知死活的大喊:「稀巴爛,我好想妳唷──!」 完全來不及阻止格里西亞的羅蘭,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格里西亞朝伊希嵐飛撲而去,而喬葛甚至是一臉等著看好戲的冷笑表情。 有好戲看了。 聽聞這清脆動人的嗓音,伊希嵐的眉頭先是輕微的蹙了下,接著轉首看著朝自己飛奔而來的燦金身影時,表情更是明顯的露出了驚愕。 原先和伊希嵐交談著的客人們在看到了那如同火車頭直奔而來的美麗倩影時,皆嚇的慌慌走避,深怕下一秒就被撞飛。 而可憐的伊希嵐身為格里西亞的主要目標更是連閃都沒地方閃,只能慘遭那重力加速度的衝擊。 啪!原先拿在伊希嵐手上的精美蛋糕盒因為這個撞擊而應聲落地,不只包裝精緻的盒子散了開來,連裡頭的美味藍莓蛋糕也無法幸免的散了出來,放置在上面的清甜水果更是掉落在佈滿塵沙的地上,整體看來就像剛剛格里西亞喊出來的一樣……稀巴爛。 一秒、兩秒、三秒……,現場凝重沉靜的跟什麼一樣,格里西亞只能帶著又慌又尷尬的笑容小心翼翼的不斷往後退去,一邊打量著此時垂著首看不到表情的伊希嵐。 可以肯定的是,現在的伊希嵐心情鐵定非、常、不、好!因為周遭的溫度硬是下降了好幾十度! 「……」細如蚊吶的聲音從伊希嵐的嘴裡傳出,低首的動作仍是維持著,只是溫度又下降了好幾度。 聽不清楚伊希嵐在說什麼的格里西亞一邊糾結著自己該不該開口詢問,一邊困惑的停下後退的腳步,正當她還在躊躇時,伊希嵐已經緩慢的抬起頭了。 冷豔的面容佈滿風雨欲來的怒氣,冷情的雙瞳更是如同追魂鎖一樣緊緊的睇著格里西亞,緩緩舉起垂放在身側的手,伊希嵐的手開始凝聚起強大的冰屬性。 被那駭人的冰冷氣勢給震懾住,格里西亞只能欲哭無淚的將可憐兮兮的目光投射在不知何時候退了好幾步的羅蘭身上,希望他可以來拯救即將命喪黃泉的她。 可惜的是,羅蘭只是歉然的用著迷人的藍瞳無奈的瞅著她,無能為力的搖搖頭。 已經惹了太多兄弟了,他可不想連伊希嵐都惹上。 周遭的人全數退了好幾尺遠,只留下罪有應得的格里西亞面對宛如修羅現世的伊希嵐。 隨著冰屬性愈來愈強大,甚至已經形成一個超巨大的冰錐時,伊希嵐舉起的手也出現了一枚徽記,屬於寒冰騎士的徽記! 先是面無表情的看著出現在伊希嵐手上的徽記後,再抬首望向已定位在自己同上的巨大冰錐,格里西亞此時一點也不覺得開心,只有種『我命休矣』的覺悟感。 下一秒,巨大冰錐,落下。 「哇──!!!」 某人慘絕人寰的慘叫聲響徹雲霄。 看著眼前這活像世界末日來到的場景,喬葛很沒同情心的放聲大笑,接著轉過首看著一臉『我救不了格里西亞』的羅蘭,他更是快意的大笑道:「其實,我覺得這個方法挺不錯的,哈哈!」 無奈的嘆了口氣,羅蘭只能在心中祈求,希望格里西亞這世就和前世一樣,是隻打不死的蟑螂。 而被這巨大的躁動給引出來的萊卡等人,則錯愕的看著發狂的伊希嵐,以及在一旁愛莫能助的羅蘭後,無言的觀望著彼此,疑惑出現在他們的眼底。 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