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騎士守則之悠閒的歡樂時光 就算回頭顧盼 肯定什麼也沒有 聽從心靈真實的聲音 管它什麼束縛繩索 一把扯斷就好 決定聽從喬葛這自稱玩遍這整個城鎮的行家,羅蘭等人來到了一家裝潢復古典雅的溫泉會館,偌大的建築物是由檜木所建構起來,沿路走進時似乎還能聞到那由檜木發出的香味,讓人不自覺的神情放鬆。 鵝黃色的光暈柔和的照耀著,一名名穿著整齊更顯得落落大方的侍女紛紛彎腰問候,接著揚手輕輕往旁一擺,示意眾人們往前行走,也歡迎著他們的到來。 來到大廳,便有數名侍女們向前招待,在有禮的詢問住房數量後,便吩咐剩下在一旁待命的侍女們將羅蘭等人的行李送至他們今晚落住的房間裡。 其中一名看起來似乎是侍女長的女子揚手輕拍了幾下後,馬上又有數名侍女迅速前來,手上還各自拿著一件嶄新的浴袍,指示著羅蘭等人前去一旁的換衣室換上浴袍後,每個人都有一個專屬的侍女為他們調整好衣服的穿著。 在詢問過他們是需要先用餐還是先泡湯後,侍女們便應他們的要求將他們帶到一處種滿翠綠青竹,男女分開的露天溫泉。 再度送上數瓶清酒以及數份乾淨的浴巾後,侍女們確定羅蘭等人已沒有需要什麼後,才恭敬的退了下去。 「不錯吧!」得意的望著從一路走過來就一直目瞪口呆的眾人,喬葛心情大好的說著。 不可否認的一同頷首同意,格里西亞等人讚嘆的觀望著四周美不勝收的詩意風景。 假山流水,翠綠青竹,溫熱適中的泉水散發著朦朧的霧氣,隱隱約約似乎還能看見飄落下來的竹葉在泉水上激起的漣漪。 靜謐的夜晚,配上細小的蟲鳴,繁星點點,在綠意盎然的竹林裡增添了一抹神秘之感。 興奮的和羅蘭等男性告別後,格里西亞便拉著伊希嵐赤著腳走在鵝卵石鋪至而成的步道上,冰涼光滑的感覺在這溫熱的空間顯得特別的舒適。 走到由石頭圍製而成的溫泉,先伸出白皙細長的細足蜻蜓點水般的試了下水溫後,格里西亞和伊希嵐才相視一笑,滑入了溫泉。 熱燙的泉水刺激著白皙肌膚,不會到難受的熱度減緩著身體的疲勞,也消去了一整天的煩悶。 滿足的長嘆了一口氣,格里西亞伸長手將擱至在巨岩上的清酒取了過來,為自己和伊希嵐各添了一杯。 一口仰盡,格里西亞後晃了晃手中的空杯後,笑睇著伊希嵐。 看著格里西亞的動作,伊希嵐只是眉尖微微一挑,在下一秒也二話不說的一口喝盡,然後也學格里西亞輕晃著手中的空杯。 接著,輕脆悅耳的笑聲便環繞在兩人身邊。 「這裡真的挺不錯,沒想到死喬葛會知道這麼棒的地方。」又為自己和伊希嵐酙了一杯酒後,格里西亞的藍瞳迷濛,放鬆的說著。 「可惜,粉紅和伊路不泡。」伸手輕撥著水面,伊希嵐的表情有著前所未有的放鬆,隱約似乎還可以瞧見一絲絲的媚態。 「別管他們了,粉紅那傢伙大概是拉著伊路去買她的『必備用品』。」慵懶的輕晃著手中的酒杯,在說完話時格里西亞才一飲而盡。 點頭表示理解後,伊希嵐也將擱至在托盤上的小酒杯拿起,喝完。 接著搶在格里西亞動手添酒前,伊希嵐已經搶先一步的將飄浮在水面上的托盤移到了自己的面前,動手搶走了清酒,為自己和格里西亞斟酒。 挑眉看著伊希嵐的動作,格里西亞玩味的笑了笑。 激起陣陣的水花,格里西亞起身移至伊希嵐的身邊後才再次坐了下來。 「吶,伊希嵐妳說,為什麼我們都變成女的了啊!」抱怨般的喃喃唸著,格里西亞姿態慵懶的向後靠著岩石。 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明白後,伊希嵐才輕聲的道:「我覺得變成女的也不錯,可以自由自在的做甜點,可以在難過的時候放鬆大哭,也可以偶爾耍個小任性甚至撒撒嬌。」勾起溫婉的笑意,伊希嵐的表情溫柔的像是可以溺出水來。 聽到伊希嵐的話,格里西亞有些訝異的轉首看著伊希嵐微微酡紅的嬌顏,好笑的說:「這不像妳平常會說的話,妳醉了嗎?伊希嵐。」 臉部神經全部放鬆的伊希嵐勾起了一抹絕美的笑靨,伸手撈起了泉面上的竹葉後,才轉首用著冰晶色的美瞳,笑著反問:「我醉了嗎?我想有,但也可能沒有。」 輕脆如黃鶯的笑聲從格里西亞嘴裡傳出,將身子靠在伊希嵐的身上後,格里西亞才笑道:「妳說的有理,當女生好像也不錯,至少不用擔心追不到老婆!」 輕輕的笑著,伊希嵐搖著頭,因為格里西亞的話。 「對了,萊卡那時告訴妳的預言並沒有完整。」淺酌了一口清酒後,格里西亞將預言完整的告訴伊希嵐後,才續道:「因為一些複雜的原因,所以當時的情況並不適合將所有的預言全部告訴妳,當然,萊卡知道的也只是部分。」 用著竹葉輕觸著泉面,伊希嵐輕瞥了一眼格里西亞後,才問:「那妳現在怎麼全說了?」 別跟她說因為她醉了。 「早晚都是要告訴大家的,只是現在還找不到試當的時機告訴萊卡,因為怕讓粉紅聽到。」將身子喬正後,格里西亞改倚著後頭的岩石。 「妳不信任粉紅?」看著染濕的髮,伊希嵐索性將所有的頭髮全數解了下來。 「嗯哼!」沒有解釋原因,格里西亞只是閉著眼睛輕輕的哼了一聲。 點頭表示瞭解後,伊希嵐便不再追問下去,她知道格里西亞絕對是有原因才會有這些舉動,依她的聰慧,不需要自己的擔憂。 也閉起眼睛享受這難得悠閒的靜覓,伊希嵐滿足似的嘴角微揚。 今晚,就好好的放鬆吧! 而另一邊,羅蘭、萊卡和喬葛在泡了不久後,喬葛便轉過首,有趣的微挑嘴角對著羅蘭道:「魔獄,別那麼拘謹,又不是做什麼喪盡天良的事,放輕鬆就好了。」 會這麼說的原因是因為打從他們準備開始泡湯,羅蘭卻還猶豫不決的站在岸上,還是萊卡和喬葛半哄半惑的,才讓羅蘭下水,接著在下水後,羅蘭卻像個正被老師訓誡著,挺直著背,正襟為坐的學生,才讓喬葛說出這麼一句話。 「嗯……我不太習慣。」無時無刻都警戒著的他,實在很難做到放輕鬆。 無言的翻了個白眼,喬葛便不再說服羅蘭,倒是一旁的萊卡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挨到羅蘭的身邊,帶著些許指控意味在的問著羅蘭。 「嘿,羅蘭,那時我在逃跑的時候摔了一大跤,印象沒錯的話,好像是你絆倒我的吧!」手搭著羅蘭的肩膀,萊卡笑瞇瞇的問著。 聽到這問題的羅蘭身形微微一震,接著嚅嚅的開口:「是我絆的沒錯……但是,我可以解釋,那是格里西亞叫我做的。」 笑而不語,萊卡現在的模樣讓羅蘭覺得自己好像看到了黃鼠狼。 「啊!說到這,魔獄啊,你真的壞了我不少好事呢……」跟著挨到了羅蘭的另一邊,喬葛也將手搭在羅蘭的肩膀上。 而這看似友好的動作卻不如表面的那麼一回事,因為羅蘭可以感覺到肩上傳來的壓力…… 苦笑著,羅蘭想逃又不敢逃,只好繼續自力救濟著「那個也不是我願意的,是格里西亞叫我做的……」愈說愈小聲,羅蘭被喬葛充滿笑意的雙眼給盯的頭皮發麻。 「羅蘭,你待在聖殿那麼久了,應該很清楚審判長審人時的規矩吧!」語畢,萊卡使勁的加重手上的力量。 極有默契的,在萊卡說完後,喬葛便接著道:「犯者有罪,共犯者同罪!」 明明是泡在熱燙的泉水裡,羅蘭此時只感到陣陣寒意,冷汗甚至還從額上滑落了下來。 「我可以上訴嗎?」有氣無力的抬首望著兩人,羅蘭從他們的眼底瞧見了『不行』兩個字。 「至少讓我交待一下遺言。」哭笑不得繼續的說,羅蘭知道自己跑不掉了。 微挑了下眉,萊卡和喬葛互覷了一眼後,才由喬葛代為開口的道:「好吧!別說我們不近人情,就讓你說吧!」兩人甚至還一副寬容大量的模樣。 苦笑了下後,羅蘭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仰天望著繁星點點,羅蘭緊繃的身子終於放鬆了下來,憶起了似乎才不久前,那不知孤獨多久了的夜晚,羅蘭感激的閉上了眼再睜開後,才輕聲的開口道:「格里西亞,我會被妳害死。」謝謝你們。 「你的遺言我們收到了,所以準備受死吧!」像是真有這麼一回事的認真點點頭,喬葛向萊卡投去一個眼光後,便由萊卡架住羅蘭,而喬葛拿起一旁的清酒猛灌羅蘭。 先是被萊卡的動作給嚇一跳的羅蘭,在看到喬葛不懷好意的拿著數瓶清酒朝自己過來時,一張俊臉馬上刷的慘白。 「唔!等……咳、咳!別……」慌亂無措的掙扎著,羅蘭此時寧可被眾人圍毆或是繼續接受格里西亞的陷害也好過被灌酒啊! 救……救命啊! 接著激烈的水花聲便迴盪在這片竹林裡,隱約中似乎還可以聽到某人掙扎求救的唔呼聲、玩的不亦樂乎的低笑聲以及……重物沉入水裡的嘩啦聲。 「咦?這樣就醉死了。」 寂靜的夜裡,傳來了這麼一聲帶著無趣的咕噥聲。 隔日 頭痛欲裂的撫著頭,羅蘭呻吟著翻下了床後,踱步到窗前伸手推開了木製的窗櫺,燦爛的豔陽訴說著此時早已離清晨有好一段距離,看著那熾熱的陽光,羅蘭無奈的嘆了口氣。 如果是這種熟睡,那他還寧可永遠不要睡覺! 搖晃著身體走至桌邊,羅蘭先是看到了一張紙條,在見到上方有著伊路那方正不阿的字體,恭敬的寫著他們的去處後,羅蘭才注意到一旁的醒酒茶。 二話不說的拿起飲盡後,羅蘭便取出擱至在櫃上的行李離開了房間。 步出了溫泉會館後,羅蘭照著手中伊路所留下來的紙條指示,離開了熱鬧非凡的城,走至十幾分鐘後,來到了城外的一片森林,也看到正在對練的伊路和喬葛。 雖然說是對練,但羅蘭更覺得那兩個人像在打架。 先注意到羅蘭來到的是伊希嵐,她先是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後,才來到他的身邊關切的用著眼神詢問著他。 「謝謝,我好多了。」溫和的對著伊希嵐笑了笑後,羅蘭和伊希嵐並肩來到格里西亞等人歇息的大樹下。 也注意到羅蘭來到的格里西亞先是勾起一抹揶揄的笑容,在接收到羅蘭的超大白龍眼後,才吐吐舌收回笑容。 「羅蘭,你總算睡醒了啊!」和萊卡在一旁玩牌的粉紅,在聽到樹枝被踏斷的聲音後,也注意到羅蘭的來到。 「睡的可好啊?他們這報仇真是報的不錯,是吧?」丟了一張牌後,粉紅用著風情萬種的綠眸好笑的睇著羅蘭。 哭笑不得的不知道該說什麼般的搖搖頭後,羅蘭便喊了下在一旁切磋的正火熱的伊路。 聽聞羅蘭的嗓音,伊路揮劍的動作微頓,接著便在下一秒收回了鋒利的劍,身形如同流水般靈敏的往後躍去,恭敬的向羅蘭道早後,便站在他的身後。 而喬葛在伊路停下攻勢後,也收回了大地之盾,趁著眾人不注意時,偷鬆了一口氣。 就算他的防禦再強,被那只遜於尼奧、羅蘭、審判的劍術給不停砍著也是會累的好不好! 甩著微抖的雙手,喬葛無奈的撇撇嘴。 「有空,我也想和你切磋一下。」在羅蘭尚未來到之前,伊希嵐都目不轉睛的看著伊路和喬葛的對練,雖然喬葛只是防守,但光是看到伊路那華麗凌厲的劍法,就讓她躍躍欲試著。 看著伊希嵐眼中散發著好鬥的光采,伊路也有些心動了。先是轉首以眼神詢問著羅蘭的意思,在得到羅蘭的同意後,伊路也就馬上給予伊希嵐回覆。 「好,伊路隨時奉陪。」冷峻的臉部線條,因為愉悅也微微的柔和了下來。 看著伊希嵐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行李,以及身上並沒有任何的佩劍,羅蘭索性將腰際上的兩把佩劍之一給解下,在出聲示警一下後,才拋給了伊希嵐。 伸手俐落的接住,伊希嵐先是驚喜的看了羅蘭一眼後,便低首將劍給抽了出來。 看著鋒利的劍身以及製工精美、舒適好握的劍柄,伊希嵐又對羅蘭感激的笑了笑後,有些激動的開口:「可以嗎?真的要給我?」 點點頭,羅蘭揚起一抹淡雅真摯的笑容,開口:「嗯!給妳。」 投以歡欣的笑容後,伊希嵐便試揮了幾下後,在原地使出了寒冰劍法。 轉身、迴劈,下腰旋轉擺劍,冰晶色的柔髮隨著身體的擺動在空中舞動著,伊希嵐的動作就像前世般的流暢,只不過使出來的劍法多了一股柔美也為她增添了一抹英氣。 啪啪啪!萊卡、喬葛、伊路以及羅蘭在伊希嵐使完一套寒冰劍法後,便拍著手。其中萊卡更是直接開口稱讚:「沒想到妳變成女人還能使得那麼帥氣。」 也不知道這是褒還是貶,伊希嵐索性笑而不語。 而在一旁完全不會使劍的兩名女子,則在伊希嵐停下動作後,異口同聲的道:「現在可以出發出下一個城鎮了吧?」 聽著那類似抱怨的口氣,被抱怨的對象紛紛露出了一抹笑容,只不過代表的意思有很多種就是了。 「走吧,出發了!」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