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8671

    累積人氣

  • 7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誅神令.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騎士守則之信仰與權力 就算呼吸停止 時代還是會變 苦痛的夜晚 終將迎接早晨 夢想不會滅絕 只會在前方繼續蔓延 震耳的馬蹄聲在黃土飛揚的官道上喧囂般的響起,將距離慢慢拉進後,仔細一看會發現在這人煙稀無的地方有五匹神色冷峻的神駒,其中坐在馬背上駕馭著馬匹的人則有男有女。 為什麼說此處是人煙稀無的荒地呢?這就要從幻無的勢力開始擴大的時候說起。 此處稱為『御啼關』,是位處月蘭國與忘響國相交的一處貿易精華地域,也因為往來的人口眾多、交易頻繁,所以也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各神殿最想要『拉攏』的地區了。 在幻無神殿尚未崛起,此處原先是以信奉光明神殿為主,他們的人民深信光明神的仁慈與包容會為他們帶來安樂與祥榮,維持了幾百年的信仰,卻在幻無信仰的崛起後,掀起了一場大改革。 所有的一切都是從這裡開始,在這裡不僅造成了各神殿的緊張、威脅,也引發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信徒暴動。 御啼關只是一個總稱,在其裡面其實還分成了好幾個城鎮,各個都是精華貿易區,因此外界的人便以御啼關統一代稱。 而信徒的暴動就是由這好幾個城鎮所集體引發的。 當時分成了守舊派以及改新派,其中守舊派以堅持信仰原先的光明神殿為主,而改新派便理所當然的以幻無神殿為主。 這場暴動由原先類似口角般慢慢的擴大成人民間的互鬥,最後演變成各城與各城的對立關係。一開始,光明神殿的信徒佔了總體的八成,但隨著暴動開始,死傷開始往上累積時,信仰光明的人逐漸開始流失,而幻無的信眾便與日俱增,漸漸的幻無取代了光明。守舊派的人戰敗,無法守護自己最崇敬的信仰的人不是戰死就是心灰意冷的離開此處,只有少數的人留在此處,守著他們的家園與信仰。 「沒想到你知道的挺多的嘛!」也不知道是在嘲弄還是在稱讚,萊卡吹了聲響亮的口哨,驚奇般的說著。 驕傲的直起騎在馬背上的身子,喬葛顯然將這話當成是恭維。 「不錯嘛,你在這世除了那跟你臉皮一樣厚的防禦有用之外,現在還多了這個用處,想想白雲和暴風現在都不在,你剛好可以勉強的湊著用。」格里西亞語氣慵懶目光斜晲著喬葛,涼涼的說道。 「是啊!總比某人這世除了變成女人多了點可看性外,前世騎馬的技術竟然全部還給光明神了,雖然之前也沒有騎的多好就是了。」憨厚的笑著,喬葛的目光可沒有像表面上那麼善良溫和。 「死喬葛,你想吵架嗎?」啪,理智線再次斷裂,格里西亞的笑容濃厚的有如八月豔陽那麼燦爛。 「好啊!誰怕誰?」忠厚的表情維持不到一分鐘,喬葛露出了十足的鄙視神情。 頭痛的捂著頭,羅蘭無奈的看著口水滿天飛,聽著雙方一句比一句還毒的話,他有種想大叫閉嘴的衝動。只是在他的耐性還來不及破表,伊希嵐清冷的語調已經傳至眾人的耳裡。 「別吵了。」冷冷的說完後,發現格里西亞似乎還有話要講,伊希嵐也只用了一句話便堵住了她的嘴。「再吵妳今天就沒有點心可以吃了。」 乖的像是小貓似的閉上了嘴,格里西亞縮了縮脖子,不敢再和自己的點心過意不去。 她可不想因為和討厭的大地爭執而損失了一次的享用點心的機會。 而至森林出發後,便沒有說上一句話的粉紅卻在這時開口了。 「確定要去御啼關嗎?現在那裡雖然已經平定下來,但是我聽說還是有不少的小型暴動,而且他們似乎也不歡迎信仰幻無之外的信眾們進入。」遠眺著已經近在咫尺的門關,粉紅少見的皺起了眉。 聽到粉紅的話,格里西亞和羅蘭沉默的對望著。 進去,可能會引發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不進去,可能會錯失找尋同伴的機會。 「進去應該沒什麼關係吧?我們只要不要說出我們是信仰光明神就好了,至於那些暴動……視而不見就好了,不是嗎?」萊卡瞥了一眼正為此事懊惱的羅蘭與格里西亞,提出了一個最簡單卻不容易做到的方法。 雖然明白此刻似乎也只有萊卡所提出的方法,但羅蘭在聽到對暴動視而不見的說法時,還是眉頭深蹙了起來。 「也不一定會遇到暴動,我們只要找到人馬上離開就好了。」知道羅蘭在糾結於什麼,格里西亞將萊卡的話稍做修飾了下,讓現下的他們不必抉擇該不該視而不見的問題。 與其在這裡煩惱該不該進去,不如直接行動,兵來將擋,水來就土掩嘛!更何況,搞不好真的如她所言,不會遇到暴動。 當然,這也只是格里西亞的期望。 明白這是最兩全齊美的做法,羅蘭也只能勉強的點點頭,同意他們的說法。 和眾人默契極佳的互視一眼後,羅蘭便一馬當先的往御啼關奔馳而去。 進到了第一個城鎮後,羅蘭便和伊路悄悄的將馬匹再次收了起來,嚴正以待的環視著周遭。 沒有想像中的氣氛低迷,此處的人民們就像先前的幾個繁榮的大城一樣熱絡的交談、貿易著,婦女們使勁的殺價著,冒險者們談笑風聲的朗笑著,攤販們拉開嗓子不停吆喝著。 一切,看似那麼的正常。 悄悄走近羅蘭身邊,格里西亞小聲的說道:「看起來根本就和一般的城鎮沒什麼兩樣,我們剛剛在外面擔憂的行為真是有夠蠢的。」 打量著每個行走的人們的表情,發現皆是輕鬆愜意、泰然自若後,羅蘭也同意格里西亞的話輕輕頷首著。 「總之,還是小心行事為妙。」不知何時摸到羅蘭等人身邊的伊希嵐等人,小聲的開口提醒著。 點點頭,羅蘭和格里西亞表示明白。 「現在是隨處晃晃,還是分頭行事?」打量著整個城鎮,喬葛發現這裡不會比他居住的地方還小。 「一起行動吧!我們還不能確定這裡是不是真如表面上看起來那樣的平和,不要分散行動比較好,這樣彼此也才能互相照應。」格里西亞低頭沉思了一下後,如是說道。 「盡量少跟人接觸吧!」粉紅看著這和平的景象,心中卻沒有思毫的放鬆。 在眾人紛紛輕點了下頭後,羅蘭才走進人群裡。 而格里西亞等人在確定他們的來到沒有特別引人注目後,也走進了人群。 在前進的途中,彼此之間很有默契的皆維持了一定的距離,不會讓人察覺他們是同伙的,卻又能在發生了什麼情況時可以緊急互相協助。 就這樣,在眾人提心吊膽、小心翼翼的觀察著不停來往的人的面孔,找尋著與記憶裡相似的面容時,時間已經一點一滴的流逝。 好不容易繞完了半個城市,格里西亞已經汗流浹背,甚至還無數次的在每個人的身邊,小聲的哀嚎著自己快要變成巧克力……於是羅蘭等人為了不讓格里西亞真的變成黑美人,總算決定找個飲茶的小鋪子待著。 揉著酸疼的細足,格里西亞優雅的喃喃抱怨著:「走了老半天,別說熟面孔沒看到半個,就連長的很像的也沒瞧見半個。」 默默的點頭附和,粉紅也累癱似的斜躺在椅子上。 他們之中,唯一沒有表現出明顯疲累的女性,大概就只有伊希嵐,只不過從她綁起了長髮以及擦拭著汗水的動作,也可以猜出剛剛那長時間的曝曬對她來說也是吃力的緊。 「會不會這裡其實沒有?」用手充當扇子,萊卡一邊扇動著手,一邊翻著白眼說著。 熱死了,別說女人受不了,就連他這個男人也受不了。 看,連喬葛都在坐下後,就馬上將厚重的鎧甲給解了下來,甚至還將內衫的頭兩顆扣子給解了開來。 現在唯一不會感到疲累燥熱的,就只有羅蘭和他的手下伊路了吧! 「還有半邊沒有找。」羅蘭為難的開口說著。雖然感覺不到疲累,但羅蘭還是明白那毒辣的太陽還有剛剛那一長串的道路所帶來的負荷。 如果有找到人,那至少剛剛的辛苦還可以交代過去,但卻連個相似的人影都沒見著,也難怪他們會那麼疲憊了。 一聽到還有半邊,格里西亞馬上擺出一張哀怨的臉孔,甚至賴皮似的癱在桌面上,一副打死也不肯再動的模樣。 看著格里西亞這耍賴的模樣,羅蘭只能皺著眉頭,卻不知道該怎麼說服她才好。 要逼她繼續在這種大熱天找下去,好像真的有點太慘忍了。看了下被豔陽曬的通紅的格里西亞與伊希嵐,羅蘭苦思著兩全其美的辦法。 「晚點,太陽應該就沒有那麼大了。」淡淡的看著外頭刺眼的陽光,伊希嵐將汗濕的頭髮撥離頰邊,提出可行的辦法。 聽到這話的眾人,將目光移至戶外的刺熱陽光後,才同意般的點點頭。 晚點出去總比現在出去好。眾人看著那因為溫度燥熱而扭曲起來的畫面,在心中嘀咕著。 雖然全身上下的黏膩感以及汗味喧囂著要她去清洗一番,但格里西亞仍是跟著眾人點頭,因為現下最重要的事,就是將剩下的人找回來! 搞不好下一個就是雷瑟,這樣她就輕鬆多了。格里西亞一邊喝著冰涼的藍莓茶一邊安慰著自己。 將一杯杯冰涼的飲品喝下肚,又去洗臉台邊用清水將臉頰上濕黏的汗清洗掉後,眾人終於決定離開飲茶店,繼續半邊的搜查。 雖然又再格里西亞以及粉紅身上花了點時間,但在羅蘭努力不懈的囉嗦、萊卡和喬葛的冷嘲熱諷以及伊希嵐的甜點誘拐下,她們總算不情不願的踏出店門。 沒有稍早那麼熾熱,現在還多了點清涼的微風吹拂,格里西亞那活像吃到了不該吃的東西的表情,總算綻放出了一抹舒適的淡淡笑容。 彼此之間一樣維持著適當的距離,不和路人的眼神交觸,卻又在暗地裡偷偷以眼角餘光打量著周邊的人,眾人在陸續穿過好幾條巷弄後,終於來到了剛剛沒有踏入的半邊區域。 詭異不解的打量著裡頭與外界明顯的交界點,在眾人現下所站立的道路上是整齊平坦,且屋舍高雅、整潔。但在拱門裡頭的景象卻和適才的環境差了十萬八千里,道路崎嶇不平,屋舍恍若斷垣殘壁般歪斜倒塌,唯一幾處尚好的,卻在不大的風下,傳出了讓人汗顏的嘎嘎聲響。 和格里西亞等人困惑的互視一下後,羅蘭才和喬葛帶頭,踏著猶豫的腳步往裡頭前進。 一跨越拱門,那股詭譎的感覺更盛,感覺就像是在莫名其妙之下不知不覺的踏入了令一個空間,天知道他們只是跨越了一個拱門! 回首打量著被破壞、塗鴨的灰白拱門,格里西亞看著那些粗俗不雅的咒罵字眼,一絲絲的不悅迴盪在心底,接著回過首,準備向前跟上羅蘭等人的腳步時,卻和他們一樣愣在原地。 和另外一邊的情況、氣氛完全相反,這裡的每個人民臉上都呈現著死寂以及低迷的狀態,不交談、不言語,街道上寥寥無幾的人們在擦肩而過時,消瘦的臉孔都木然的毫無波瀾,就像是再也沒什麼事能夠打動他們似的。 再繼續打量他們的衣著,說是衣服倒不如說是將一塊塊顏色雜亂的破布,縫製成一件可以穿在身上的大破布。 那件勉強被稱作衣服的布料覆蓋在他們瘦骨嶙峋、弱不禁風的身材上,更是顯得蕭條可憐,和剛剛外面的那片繁榮一比,更是諷刺的可笑。 目不忍睹的將視線從他們身上移開,格里西亞為眼前的景象感到憤怒與不解。 看著羅蘭等人同樣僵直的背影,格里西亞知道他們此時的想法和自己一致。 面對羅蘭等人的來到,這裡的居民在見到時,毫無波瀾的眼瞳竟然閃過了一絲慌亂與警戒,接著像是見到瘟疫般紛紛的收回打探的目光,各朝羅蘭他們的反向離去。 看著眼前這令人費解的情形,格里西亞在瞧見了伙伴們的衣裳後得到了解答。 看來是被當成另一邊的人了,只不過他們眼底的慌亂與敵視是怎麼一回事?格里西亞在想通了第一個問題後,又衍生了另一個問題。 「如果不是完全感受不到黑暗的屬性,我還以為來到了死城。」用著只有彼此可以聽到的音量,萊卡環視周遭後下了這個結論。 瞥了一眼萊卡,喬葛也深有同感的點點頭。 「現在呢?」看著那擺明就是不歡迎他們的敵視目光,伊路緊蹙著眉。 不再掩飾他們就是一夥的行為,格里西亞將眾人招來身邊後,語調也不似先前輕鬆般的道:「他們雖然不歡迎我們,但也沒有實際的行動,我們先到處走走,看看情況再說。」 點點頭,伊希嵐看著居住在此的人民各個瘦骨嶙峋的模樣,冰晶色的瞳浮現出一抹心痛,道:「堅持自己的信仰,就是落得這樣的下場嗎?他們做錯了什麼……」 聽到伊希嵐不解以及難受的嗓音,格里西亞深感同意的頷著首。 同一個地方卻有著兩種截然不同的居住環境,明明都是人卻只因不同信仰而遭到這種對待,就算幻無的最高領導者真的是神又如何?無法讓人民幸福、健康的信仰,甚至仇視其他人們的信仰,這種信仰根本不會帶來安逸只會帶來無限的淚水、傷害以及痛苦! 這樣的對待比暴動更來得殘酷。 快速的走在街道上,路眼的景象隨著腳步的移動,更是比初來時所見到的還更為淒涼。貧瘠種不出穀物的農地、枯萎枝幹瘦小,長不出果實的老木以及數個放置在類似廣場中央的大鐵盆,裡頭裝著微黃的水,上頭甚至漂著不明的物體,這總總跡象都告訴著羅蘭等人,這邊的人們生活是如此困苦。 再也管不了什麼小心行事、別和任何人接觸的警告,伊希嵐在看到一名小女孩因為飢餓多時,瘦小的身體就這麼摔倒在地時,終於忍不住的向前將小女孩攙起。 錯愕的看著伊希嵐的行為,格里西亞將目光移至羅蘭的身上。 她還以為第一個受不了衝出去幫忙的會是羅蘭,沒想到是伊希嵐! 接觸到伊路翻了個白眼卻明顯贊同自己想法的目光,格里西亞在嘆了一口氣後,便和眾人互視一眼,各自向前幫忙這裡的居民。 被攙起的小女孩一見到伊希嵐潔白舒適的羽絨衣裳,驚慌的淚水馬上打轉在她受驚的眼裡。 心像是被什麼狠狠的刺了一下,伊希嵐表情放柔的開口安撫著後,便從行囊裡取出一個精緻的盒子,從裡頭拿出了一個藍莓三明治遞給小女孩。 想拿又不敢拿的小心翼翼瞅著伊希嵐,小女孩在見到藍莓三明治時,眼中被一抹深深的渴望給填滿著。 鼓勵的撕下一小口湊近小女孩的嘴邊,伊希嵐點點頭,溫和的笑著。 終究只是一個五歲上下的孩子,在多天未進食以及看到伊希嵐唇邊的笑容,小女孩終於張開小口將那一小塊的三明治吃了下去。 滿足的神情表露無疑,小女孩在歡喜的看了伊希嵐一眼後,便接過藍莓三明治,小心翼翼的一口一口細細品嚐著。 見到這情況的幾名小孩也紛紛露出了渴望的目光,但腳步卻又躊躇不前的不敢前進,見狀伊希嵐便從包包裡取出一塊天藍色的布巾擺放在地後,將盒子擱至上去打開後,便伸手招呼著身邊的小孩子。 看到小女孩吃的津津有味的模樣,小孩們也終於鼓起勇氣朝伊希嵐走去。 在伊希嵐將食物發送給小孩子時,格里西亞和喬葛已經向前為幾個身上帶傷的小孩子們療傷。 淡淡的鵝黃色光芒覆蓋在孩子們大大小小的傷口上,原先害怕會被打的小孩們在發現身上的傷口竟然都消失後,便開心的用著童言童語道謝著,然後奔至一旁的殘破屋舍,將幾名同樣帶著大小傷的大人們給拉出來。 不像孩子們那麼快就放鬆戒心,大人們先是眼神防備的看著圍繞在伊希嵐身邊,開心的吃著藍莓三明治的小孩們,再將目光移至格里西亞以及喬葛替小孩子療傷的身影後,警戒的目光漸漸變成了困惑不解。 然而就算還有防備與戒心,也都在下一秒那倒塌的房舍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完全讓大人們措手不及,居住多年的破舊小屋竟然就在眼前塌了下來,眼看還有孩子在裡頭,大人們也不管防備什麼的了,慌張的就要衝進正在倒塌的房子裡。 下一秒,兩道黑色的人影在房子發出倒塌的聲響時就已經飛奔而入,在腐朽的梁柱終於承受不住重量倒塌下來時,其中一名金褐髮的藍眼男子鬥氣一發,瞬間將準備壓垮在身上的梁柱給轟成木屑,而另一名冷峻男子則將裡頭的那兩名小孩子緊緊護在懷中。 目瞪口呆的被那強大的劍氣給吹亂頭髮,大人們錯愕的紛紛止住了腳,愣愣的看著安然無恙的四人。 「做得好,羅蘭!」將治療到一半的小孩交給了萊卡,格里西亞快速來到伊路的身邊,將兩名小孩拉至身邊關心的打量著。 確定沒有什麼大傷,只有些微的擦傷後,格里西亞便丟了兩個初階治癒術,就交給了粉紅去安撫。 看著眼前兩個小蘿蔔頭要哭不哭的害怕樣子,粉紅也是一臉無措,只好在身上摸了摸,抽出了兩根草莓棒棒糖後,摸了摸他們的頭後就交給了他們。 從呆若木雞中回過神,大人們面面互覷後,接著才由一個人鼓起勇氣,代表開口詢問著格里西亞等人:「您們……為什麼要幫我們?」不再防備,口氣轉化成了恭敬與不解。 看著他們不在防備的雙眼,格里西亞淡淡的一哂,反問:「為什麼不幫你們?」 疑惑的目光再次交錯在大人們之間,最後他們恍然大悟的像是終於想通了什麼似的,由那人再次代表的問:「您們不是御啼關的人吧?」 點頭表示承認,格里西亞繼續手中的治癒。 「您們還是快走吧!被外面那些傢伙發現您們幫助我們的話,您們會有大麻煩的。」恭敬的語氣多了關心,那名代為發表的人觀望了四周後,急切的道。 「怕他們不成啊?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他們想阻止我得先看他們有沒有那個能力!」手中不停歇的施展著聖光,喬葛冷冷的撇著嘴。 管他們會惹上什麼麻煩,現在的他只對這件事情很不爽! 他們十二聖騎士沒在怕的啦! 阻止那名居民開口說話,格里西亞誠懇的道:「在光明神的包容與仁慈的耳語下,格里西亞領會到了光明神的痛心與不捨,即使未來的路途佈滿荊棘、行走的道路充滿坎坷,光明神的慈愛還是無私的散播並且照耀著前進的道路,絕不會願意見到祂疼愛的子民們深陷惶恐無助,因此為了讓所有的子民都體悟到光明神的仁慈與包容,格里西亞絕不會退怯與放棄拯救任何一條生靈。」 不知何時羅蘭等人都站到了格里西亞的身邊,隨著格里西亞那一長串的話落下,耀眼的陽光灑落在他們的身上,搭配著他們臉上肅穆的神情,讓長年信奉光明神的居民們彷彿見到了光明神降世。 其中又以站在中央的格里西亞最為相像,那悲天憫人的笑容、耀眼的金髮以及溫潤的藍眼,見到這景象的人民們激動的不能自己,紛紛在下一秒雙膝跪地,虔誠的望著他們。 這下換成格里西亞等人呆若木雞的望著眼前跪了一地的居民,各個表情說有多呆就有多呆。 最先回過神的是格里西亞,她趕忙向前攙扶起其中一名體態瘦弱的老婦,緊張的道:「我不是光明神,你們別跪我們啊!」就連她還在當聖殿之首──太陽騎士時都沒有受過這麼大的禮數啊! 在格里西亞慌忙的語氣落下,回過神的眾人也紛紛點頭稱是,急忙向前將眾人扶起。 「不管您們是不是光明神,從您們身上我們都感受到了光明神的溫暖與慈愛!」被格里西亞攙扶起的老婦激動的抓著格里西亞的手,受到歲月摧殘的老臉充滿著感動的淚水。 而其他人民則一致的激動點首同意。 早知道就別說光明語了!看到這情況,格里西亞頓時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還來不及解釋或說些什麼時,一陣慌亂的腳步聲便在此時響起。 聽到那雜亂慌忙的腳步聲,眾人皆困惑的回首往後一看後,發現是一名正值壯年的男子慌慌張張的跑來,正當有人上前關切的安撫詢問時,那名男子也不管自己還上氣不接下氣,就慌忙的大喊:「維、維多他們那一家人快、快……被打、打死了啊!」 一聽這話,格里西亞就馬上向來人詢問地點,急切的趕往過去。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