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9229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誅神令.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騎士守則之人算不如天算 選擇了新的未來的昨日 從今以後也將全部化作回憶 從那名來通報的居民身上探問到發事的地點後,格里西亞和羅蘭等人便朝那人指示的地點拔腿狂奔。 一邊奔跑一邊回想著剛剛居民們解釋著的『維多』一家。 維多一家是這裡最虔誠的光明神信徒,脾氣很衝卻也為人豪爽,在這片土地還是以信仰光明神殿為主時,維多一家可說是這裡屬一屬二的大戶,但也因為幻無的崛起,首當其衝受到波及的便是維多一家。 回想完,格里西亞的表情也跟著變得很古怪。 不知道那家人跟奇怪廝有沒有關係? 人未到聲先到,他們還沒跑到出事地點,就聽到粗劣的嘲諷聲以及毆打聲,相視一眼後便加快腳步,格里西亞等人總算來到了鬧事的地點。 入眼的是一群穿著華麗貴氣的貴族子弟,他們表情鄙晲的踹打著趴在地上,狼狽的以手抱頭的夫婦,尖酸刺耳的笑聲從他們的嘴裡傳出,一旁甚至還有人在拍掌鼓噪,要他們打用力一點。 而在一旁那群鼓噪的人群裡,有一名粉色長髮的女子被人架著,任由她哭喊、求饒,那群人都置之不理。 被過長的流海給覆蓋住的雙眼看不到表情,只能從那淒厲的哭喊聲以及佈滿淚水的臉上,知道此刻她惶恐、不安以及憤怒的情緒。 細看那人的長相後,格里西亞當下大驚,發現格里西亞的表情不對勁的眾人,在將目光移至那被架住的粉髮人兒身上時,也紛紛倒抽了一口氣。 天哪,那是帝摩斯! 眼見被架住的帝摩斯就要被賞一巴掌時,伊路和萊卡的身影在下一刻便已衝至他們的身邊。 拽住那人欲揮巴掌的手,萊卡面色不善的往後一拗,頓時殺豬的叫聲響偏雲霄。 一腳將向前協助伙伴的人踹飛數尺,伊路挑釁似的伸出手指勾了勾,嘴角勾起諷刺的笑意。 在伊路和萊卡解救了帝摩斯後,格里西亞等人也衝至正圍毆著人的貴族子弟身旁。 伸手點了點顯然就是帶頭的痞子男人,喬葛在那人不爽的回過首、口氣不佳的探問時,先是勾起一抹忠厚老實的模樣,在下一秒就揮拳往那人的臉上招呼過去。 當正忙著圍毆著人的小弟們發現自家頭頭被打成豬頭時,馬上氣的吆喝一聲,轉換圍毆的對象,揮拳就要痛毆下去。 但好歹也是有著號稱『史上臉皮最厚、防禦最強』之稱的大地騎士,哪有那麼簡單就被人傷到? 在那群人將拳頭轉移目標,準備揮到自己臉上時,喬葛便已張起了防護罩,好整以暇的看著他們惱怒的模樣。 而稍早被圍毆在地的維多夫妻,則在羅蘭和格里西亞的攙扶下移至到了喬葛的身後,然後由格里西亞施展治癒術替他們療傷。 後知後覺才發現人被救走的小嘍囉們馬上氣急敗壞的想要移至喬葛的身後,卻被一把閃亮亮的劍鞘給擋住了路,定眼一看才發現是伊希嵐。 冷笑的狀似一點也不把眼前這個冰山美人放在眼底,帶頭的小嘍囉瞇著色瞇瞇的雙眼,口氣猥褻的道:「美人兒,先閃一邊啊!刀劍不長眼,要是傷到妳那俏麗的容顏,大爺們會心疼的。」 伸手欲觸伊希嵐那冰冷姣好的容顏,卻在下一秒就被眼前這美人兒給狠踢了胯下! 雖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但那也只是未到傷心處啊!被伊希嵐狠踹了下的小嘍囉馬上痛呼在地,男兒淚就這麼落下來了。 見到這慘絕人寰的駭人畫面,後退了幾步發現似乎撞上什麼的小嘍囉們驚愕的回首一看,就看到了雙眼已呈現黑灰無神狀態,甚至還隱約出現了黑焰的羅蘭,正一臉嚴厲的瞪著他們。 雙腿抖啊抖,小嘍囉們張口欲言卻發不出聲音,只能一邊咿咿啊啊一邊惶恐的搖著頭。 正當他們還努力試著發出求饒的聲音時,從地底冒出的黑暗鎖鏈已經迅速的纏繞在他們的身上,最後還綑緊了他們的嘴。 唔唔唔的亂叫著,他們滿臉驚慌的看著粉紅揚起媚人的笑容,身旁卻散發著濃烈的黑暗屬性,手上甚至還抓著疑似鎖鏈的頭。 眼看三人愈靠愈近,小嘍囉們卻又無處可躲,就要嚇的兩眼一翻昏過去時,這裡的居民便已來到,而同一時間羅蘭和粉紅也收斂了張狂的黑暗屬性,粉紅手上的黑暗鎖鏈則變成一條正常的鎖鏈。 傻眼的望著被制伏的貴族子弟,這裡的居民各個雙眼瞪大,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最先回過神的是前來通知維多一家人快被打死的中年男子,他急急忙忙的跑到已被格里西亞治療好的維多夫婦身邊,關切的問著。 「維多、維多,你們沒事吧?」東摸摸西摸摸,確定他們身上的傷都被治好後,他才鬆了一口氣。 張開原先閉起的雙眼,維多一見到格里西亞先是警戒的沉下臉色,但在看到格里西亞治癒著妻子的動作以及被制伏的貴族子弟時,警戒的神色轉變成不解。 「漢爾森,他們是……?」望著和自己同樣不解的妻子以及擁著在自己醒來的下一刻便飛奔自懷裡的女兒,維多不解的問著好友。 「他們是光明神派來解救我們的使者!」激動的答話,被稱為漢爾森的中年男子激動不已的指著格里西亞等人。 而被指稱『光明神派來解救他們的使者』的格里西亞等人則苦笑以對。 「爸爸、媽媽,您們沒事吧?」抓著維多破爛的衣服,帝摩斯仰著佈滿臉水的面容,語氣哽咽的問著。 「放心,爸爸和媽媽都沒事,妳呢?蒂摩思,有沒有受傷?」伸手疼惜珍寶似的輕拭著寶貝女兒的臉,維多不捨的問著。 搖搖頭,確認父母真的都安然無恙的蒂摩思又回到了以往的安靜。 看著這令人動容的父女情深畫面,格里西亞在以眼神示意粉紅將人抓好後,才平復了下激動的情緒,向前和眾人詢問著事情的發生。 原來在那次的大暴動結束後,戰敗卻又不願離開此地的居民們,就被當地信仰幻無的領導人給趕到了這塊資源貧瘠的土地上,雖然之後那名領導者就沒有再來找他們的麻煩,但他卻對外宣佈來這裡經商的商人或是冒險者,一律不能踏進維多他們所居住的這個區域,違者一律需繳交高額的交保費用,不然就得充當奴役三年。 久而久之,商人、冒險者便與他們斷絕來往,資源本就缺乏的他們更加困苦的活著,原本這樣的情況他們還能咬牙撐住,但這些被羅蘭等人制伏住的貴族子弟卻三番兩次的前來破壞,甚至還調戲蒂摩思! 「真是太過分了!」在聽到蒂摩思被調戲時,喬葛氣憤的大叫著。 看著從一見到轉性後的帝摩斯就不停看著她的喬葛,格里西亞等人在聽到喬葛說這句話的時候,有志一同的翻了個白眼。 這傢伙絕對是在氣他的『蒂摩思』被調戲,而不是生氣他們的『帝摩斯』生長的可悲環境! 「面對他們的破壞以及這些舉動,已經吃不飽的我們根本沒能力反擊,只能處處防備著,在他們來到時就躲起來。」漢爾森一手捂著臉,一手氣的緊握成拳,痛擊著泥地。 「只要他們不要一直來破壞……我們沒有貿易也能夠自食其力,活的有尊嚴!只是、只是……」將手搭在漢爾森的肩上,維多原先激昂的語氣說到後面也沒了聲。 因為根本沒有只要! 看著漢爾森、維多一家人以及這裡居民們臉上都出現氣憤卻又無能為力的模樣,羅蘭不發一語的走至被綑綁在一旁的貴族子弟面前。 而格里西亞則跟在羅蘭的身後,好奇不解的看著羅蘭的動作。 一見到剛剛那名眼貌黑焰的男子停駐在他們的面前,帶頭的貴族男子包括小嘍囉們無一不害怕的顫慄著身體。 「羅蘭,你要做什麼?」先是鄙晲嗤笑的看了那群人一眼後,格里西亞才改以好奇的目光及口氣問著羅蘭。 沒有回答格里西亞的話,羅蘭只是用著深邃無比的藍瞳望著那群人,在那群人害怕的目光漸漸變成迷茫、空洞時,魔魅耀眼的藍瞳頓時紫光一閃,羅蘭也隨之開口。 「不準再來打擾這裡的居民,不準再來調戲這裡的女人,不準危害、破壞這裡的人事物,如果有你們以外的人想要來這裡做上述的事情的話,你們必須出面阻止,用盡一切的辦法阻止!」紫光再次一閃,羅蘭微勾唇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明白了,我們誓死遵守!」空洞無神的雙眼慢慢聚焦後,他們中氣十足的大喊。 滿意的點點頭,羅蘭轉過身對上格里西亞等人探究好奇的目光,不發一語的笑著,只對著粉紅道:「放開他們吧,他們不會再來鬧事了!」 勾起有趣的笑容,粉紅雙手一晃,原先拉在手上、綑在他們身上的鎖鏈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沒給格里西亞等人詢問的機會,羅蘭只是跟其中一名貴族子弟說了幾句話後,便跟著他們一同離開了這裡。 錯愕的看著羅蘭的行為,面對居民們不解探問的表情,格里西亞只能尷尬的轉首看向伊路和粉紅。 死羅蘭,也不交待一下再離開,你以為我跟你一樣都是蛔蟲嗎?! 挑眉的看著眾人將狐疑的目光掃射到自己身上,伊路面無表情的停頓了下後才慢吞吞的解釋:「吾主……抓到那些人的把柄。」 對上格里西亞等人『騙肖ㄟ』的表情以及居民們似理解又困惑的表情,伊路只是聳聳肩,不再補充什麼。 換將目光移向粉紅身上,只見後者媚惑一笑,用著甜美的嗓音道:「總之,不用再擔心那些人會來找你們的麻煩了……嗯哼,搞不好你們從此就能繼續跟外界貿易呢!」 瞪大著雙眼表明不信,粉紅也只是輕笑了下,不甚在意的道:「信不信由你們囉!羅蘭那孩子比之前更可靠了呢!呵呵……」也有趣多了。 居民們和漢爾森、維多一家人對視一眼後,也不繼續追問了。雖然不清楚羅蘭到底是不是真的抓到了他們的把柄,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絕不會害這裡的居民的。 沒像維多他們那麼好說服,格里西亞一把拉起伊路將其拖到一旁『逼供』著。 原先以格里西亞的祭司力氣是絕不可能拉動伊路的,但若再加上伊希嵐、萊卡以及喬葛可是簡單無比。 無奈的被包圍著,伊路沒好氣的瞪了一眼格里西亞後,才不情不願的說:「吾主剛剛用了『魔梟之眼』。」看著四人眼中的好奇光芒更甚,伊路只好更加不情願的繼續解釋:「魔梟之眼是死亡君主的能力之一,可以用來使人無條件臣服,並且誓死遵守吾主的話。」 像是聽到什麼天大商機般的雙眼閃閃發光,格里西亞勾起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狡詐的像隻狐狸似的說:「有這招的話,還怕錢不夠、沒人肯我的話了嗎?呵呵呵……」 除了格里西亞自己之外,所有的人都後退了好幾步,一臉看到惡魔的表情般瞅著格里西亞。 「吾主不到必要的時刻,不會使用這招的。」在堅定的說完時,伊路突然想到了羅蘭之前為了買甜點才用了一次,頓時有種不確定感。 吾主……應該不會和格里西亞狼狽為奸吧? 不以為然的挑眉,格里西亞好笑的看了伊路一眼,而看到格里西亞這副胸有成足表情的眾人,則用同情的目光看著伊路,要他默哀。 別又這種表情直接宣佈他的死刑!伊路表情嚴重抽搐。 正當伊路還在思考著要怎麼說服格里西亞別去殘害他最尊敬的羅蘭時,羅蘭已經帶著一名穿著正式、繡有某個徽紀圖騰的騎士回來。 「那是幻無的標記。」看到那個鏈鎖十字架的徽紀,粉紅小聲的對著格里西亞等人說道。 「那麼那個人不就是……?」和粉紅對視一眼,格里西亞勾起一抹淡笑。 「你不是夏那傢伙的手下?!」狠瞪著和羅蘭前來的那名紫髮騎士,維多的模樣像是想要撲上前咬他一口似的。 「是的,我是夏領主的右衛,夏領主經過了幻無神的耳語,領悟該公平對待每個與我們不同的信仰,因此令我特此前來宣佈,各位可以和前來御啼關貿易的商人交易,並且我也會張貼公告告知幻無子民這件事,讓幻無子民能夠一起和幻無神敞開心扉,接納眾人,但仍是請你們切記,除了貿易之外,不可踏出這裡一步,更不能插手幻無子民的事,只要你們同意,夏領主以及幻無神都會無私的包容著各位。」表情冷硬的說著,那名騎士雖是不解自己侍奉的主子為何改變了決定,卻仍是僵硬的告知著。 聽完這整整一長串的話,維多等居民皆不敢置信的看著彼此,不敢相信羅蘭抓到的『把柄』竟然如此有力! 不給維多等人回神,那名騎士只是冷覷了一眼眾人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至於格里西亞等人則是早知道羅蘭的能力,所以對此並不覺得驚訝,但他們還是面露訝異,只因剛剛那名騎士的說話方式就像格里西亞在說光明語一樣,只是變得比較白話,措辭上有些不同罷了。 這絕對是抄襲!格里西亞心中突然冒出了這句話。 面對維多等人的感激,羅蘭和格里西亞等人都是一笑置之,不過仔細看的話,會發現他們都將目光投射那抹粉色的身影上。 慘了,帝摩斯對什麼事情或是什麼話最有印象啊?格里西亞一邊揚著悲天憫人的溫婉笑容,一邊在心中汗顏著。 格里西亞快想想辦法,帝摩斯一點也沒有回想起來的跡象啊!羅蘭暗地裡瞥了格里西亞一眼後,也跟著勾起溫和俊雅的笑容。 別再笑了你們!帝摩斯那傢伙躲在人群後面,我們要怎麼讓她恢復記憶啊!雅痞的勾起跩跩的笑容,萊卡一雙金眼不斷的瞄向羅蘭和格里西亞。 死太陽不是很厲害嗎?怎麼不趕快想辦法?頂了下格里西亞,喬葛惡狠狠的瞪了前者一眼後,才對著眾人靦腆的笑著。 剛剛帝摩斯好像有想要找格里西亞說話的樣子,怎麼沒動作了呢?皺著眉頭看了蒂摩思一眼後,伊希嵐冷情的面容也綻放出一抹極淡的笑容。 而伊路和粉紅則互覷了一眼後,極有默契的對眾人聳肩一笑。 不關他們的事! 正當格里西亞等人還在糾結時,蒂摩思便和自己的父母親低聲的不知道在說什麼,在其父母看了格里西亞等人一眼又不捨皺眉的望著自己的獨生女後,才點點頭,鬆開了拉住蒂摩思的手。 得到父母同意的蒂摩思馬上鑽出了人群來到了格里西亞等人的面前。 帶點些許的緊張以及不安,蒂摩思嚅嚅的開口:「請問……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去遊走大陸嗎?」緊張的扭著手指,蒂摩思低著頭,聲音細如蚊納的續道:「我、我不會給你們填麻煩的,真的……」 因為她低著頭,所以格里西亞等人皆看不到蒂摩思的表情,但就算她抬起頭好了,他們還是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從她那嚅嚅不安的語調感覺到她的急切與不安。 眾人不發一語的將目光鎖定在格里西亞的身上,就連身為這次任務主角的羅蘭也同樣的將目光移到格里西亞的身上,這讓格里西亞很無奈的優雅翻了個白眼。 其他人就算了,羅蘭,怎麼連你也將目光丟了過來啊?教皇和艾崔斯特怎麼能放心將這個重責大任交給你呢?看著羅蘭那副『格里西亞就交給妳了』全心信賴的認真模樣,她頓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別連做這種表情都那麼認真! 將精神再次集中在蒂摩思的身上,格里西亞在心中暗忖著:既然暫時沒辦法讓帝摩斯恢復記憶,那直接帶上路也是個不錯的辦法,在路上總會找到方法讓她恢復記憶……吧? 看著蒂摩斯那愈來愈不安的表情,格里西亞揚起了一抹柔和的笑容,用著喜悅的語氣道:「當然可以,只不過妳可以告訴我們妳的名字嗎?」 面對格里西亞那如沐春風的笑容,蒂摩思總算是抬起了頭,雖然仍是看不到表情,但是從她那微揚的嘴角來看,可以知道她此刻雀躍的心情。 「我叫蒂摩思.維多。」 「帝王的帝,摩登的摩,斯文的斯?」雖然覺得這樣問很奇怪,但自己的名字就從格里西亞變成西亞,難保帝摩斯不會變名字。格里西亞在心裡暗忖著。 聽到格里西亞的話,蒂摩思輕輕的搖了下頭,輕聲的道:「蒂固的蒂,摩登的摩,相思的思。」 果然變得比較女性化。 點頭表示明白後,格里西亞便揚起燦爛的笑容,嗓音輕柔的道:「歡迎加入,蒂摩思。」 和蒂摩思的父母以及漢爾森等居民保證會好好照顧蒂摩思,蒂摩思親吻了下父母並相擁後,羅蘭等人便在眾人依依不捨以及祝福之下,離開了御啼關的第一個城鎮。 接續到了御啼關裡的好幾個城鎮後,他們皆發現每個城鎮都有著類似的情況,在商討了下,格里西亞等人決定讓羅蘭前去『拜訪』各城的領主,並且『請求』他們公平以對所有人民。 雖然伊路打死也不願讓羅蘭去做如此『危險』的事,但這是個民主的時代,所有拿不下決定的事情都採少數服從多數的公平決議。因此在一位抵死不從、兩位沒意見的情況下,這項重責大任還是一致通過由羅蘭去做。 允諾眾人的羅蘭便和格里西亞等人相約了一個集合地點後,才告別他們孤身前去找各個城鎮的領主『洽談』一番。花了半天的時間到每個城鎮裡找領主,羅蘭總算在月娘露面的第二個時辰後,回到了相約的地點。 而在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裡,格里西亞等人也度過了個半悠閒的時光。當然,坐立難安的伊路以及不知所措的蒂摩思顯然是被排除在外的。 來到了相約的地點,羅蘭就見到喬葛和萊卡已經將『粉紅色』的帳篷給搭建了起來,而伊希嵐和格里西亞則圍在鍋爐旁邊,升火煮著今晚的晚餐,至於粉紅則在她那堆粉紅系物品裡翻找著可用的用品。 看來,那粉紅色的帳篷就是粉紅從那堆裡雜物裡拿出來的。滿臉黑線的看著那個在夜晚特別顯眼的粉紅色帳篷,羅蘭和喬葛、萊卡的表情一樣『驚』彩。 發現羅蘭平安無事的歸來,伊路馬上激動的無以復加奔至羅蘭身邊,關切的目光由上到下仔細的檢查著,在看到羅蘭身上連一點灰都沒沾上後,伊路這才放下了懸吊半天的心。 拍了拍伊路的肩要他別緊張後,羅蘭便來到了蒂摩思的身邊和煦的笑問著:「怎麼坐在這邊?」 看著羅蘭斯文俊雅的笑容,蒂摩思勾起了一抹羞窘的淡笑,小聲的說:「我不知道要做什麼……」 而聽到羅蘭問話的聲音,格里西亞和伊希嵐這時才注意到羅蘭已經不知不覺的回來了。 在心中嘀咕某人像阿飄一樣走路沒聲音後,格里西亞才詢問著羅蘭事情半的如何。 簡單的將過程帶過,直接交代完美的結果後,包括蒂摩思的所有人都露出了喜悅的微笑,對於這樣的結果再滿意不過了。 拍了拍沾在裙襬上的草屑站起身後,格里西亞對著蒂摩思倩笑著道:「既然事情到了一段落,心中的大石也放了下來,我想我們也該好好的向這位新伙伴自我介紹一下。」 瞧見蒂摩思將目光移至自己的身上後,格里西亞才慢條斯理的道:「由我開始吧!我叫西亞.修爾洛倫斯,妳可以叫我西亞也可以像他們一樣叫我『格里西亞』,另外,我的專長是神術以及治癒術,最愛的食物是藍莓派,通常除了甜點之外很少吃正餐,所以……」就在她打算繼續自我介紹,順便把她祖宗十八代都說出來分享一下時,喬葛便不耐煩的打斷。 「妳夠了吧!妳是打算我們一整晚都聽妳一個人自我介紹就對了?」冷嘲熱諷,喬葛不客氣的翻了個白眼。 「對啊!我看妳也順便把我們一起介紹好了,省的我們被妳的話給荼毒耳朵,接下來還要浪費口水。」挖著自己的耳朵,萊卡瞥了一眼格里西亞後也痞痞的說著。 閉嘴!你們這兩個毒舌的傢伙。姣好的面容扭曲了一下,格里西亞壓下過於燦爛的笑容後,便維持著自己高雅的形象對著喬葛道:「既然如此,我們就請喬葛兄弟『簡短』的自我一下吧!」 回以格里西亞挑釁似的笑容,喬葛輕了輕嗓後開口:「我叫喬葛.漢薩卡,人就像外表妳看到的一樣好相處、可靠,專長是守護盾,當然了,蒂摩思如果有危險的話,我的身後是妳最好的避風港!」 作嘔聲傳來,喬葛狠瞪了一眼格里西亞後,用鼻子哼了哼,不打算與氣肚狹小的女人計較。 冷笑的也回瞪了喬葛一眼後,格里西亞在心中腹誹著:還跟外表一樣咧!別笑掉別人的大牙了! 以眼神示意萊卡接著自我介紹,格里西亞和無奈的羅蘭互視一眼。 「我叫萊卡,沒有姓氏,因為我是孤兒,專長的話大概就是偷盜和探路,另外我匕首也玩的不錯。」輕率的聳著肩,萊卡簡單的自我介紹著。 你還少說一個,就是你喜歡被打。淡淡的瞅了萊卡一眼,格里西亞在心中補充著。 接收到格里西亞的眼神,伊希嵐輕輕的頷首表示明白後,便輕聲的道:「我叫伊希嵐.芬提爾,是被芬提爾夫婦收留的養女,興趣和專長是烹飪與劍術。」淡然的笑意在提到烹飪時悄然的綻放在伊希嵐唇邊。 將目光移到粉紅和伊路身上,羅蘭挑著眉以眼神詢問著他們。 聳肩表示隨便後,粉紅便開口:「我叫粉紅,喜歡的食物是草莓,專長……是秘密唷!」捂著嘴嬌俏的笑著,粉紅眨著頑皮的綠眸。 將綠眸移至伊路身上,粉紅示意著換他說了。 「我叫伊路,是羅蘭吾主的專屬貼身侍衛,沒有興趣只有職責,伊路的存在就是守護吾主。」冷峻的說完後,伊路便將目光恭敬的移到羅蘭的身上。 勾起隨和的笑容後,羅蘭才開口:「我叫羅蘭,興趣是專研劍術與閱讀騎士守則,專長的話大概就是劍術了。另外,歡迎妳的加入!」 點頭表示清楚後,蒂摩思便緊張的站起身,輕聲道:「我叫蒂摩思,興趣是閱讀和研究心理,專長是雲蹤步……雖然想使的時候都使不太出來。」有些自我慚愧的說著,蒂摩思在他們身上都看到了她沒有的自信。 好羨慕…… 「羨慕什麼?」看著似乎沒發覺將心裡的話說出來的蒂摩思,格里西亞挑著眉狐疑的詢問著。 聽到格里西亞的詢問才驚覺自己竟然將心中的想法給說出來的蒂摩思,有些慌亂無措的低著首,猶豫了一下才仰起頭小聲的解釋著:「……很耀眼……你們都好耀眼,好自信……」 聽完蒂摩思的解釋,格里西亞等人先是困惑的互視一眼後,羅蘭才說:「耀眼?哪裡?」 「你們都散發著耀眼的自信光芒……不像我……好暗,跟我在一起,會被污染。」羨慕的呢喃著,蒂摩思看著羅蘭等人,又自慚形穢了起來。 「污染?拜託,妳別被格里西亞這傢伙污染就好了。」喬葛聽完蒂摩思的話後,馬上訕笑般的撇撇嘴。 蒂摩思還來不及張口說些什麼,格里西亞就已經揚起燦爛的笑容,咬牙切齒的嬌聲道:「是被我污染的嗎?喬葛兄弟,你別說笑了,你才是真正的扮豬吃老虎的偽君子吧?」 「我只是偽君子,還比不上妳這個只會陰死人不償命,遇到危險就推羅蘭、雷瑟出去擋的小人吧?」用著格外忠厚的表情看著格里西亞,喬葛的表情似乎帶點僵硬。 「又不是推你出去,羅蘭都沒說什麼了你插嘴個什麼勁?蒂摩思,我告訴妳,妳真正要小心的人是喬葛這傢伙,他根本就是個變態!」狠瞪了一眼似乎有話要說的羅蘭,格里西亞以眼神要他乖乖閉嘴。 可憐兮兮的將到嘴的話吞了回去,羅蘭只是想講他不介意替格里西亞擋劍的啊! 「什麼變態?我又不是萊卡!」氣唬唬的連忠厚老實的表情都忘了維持,喬葛想也不想的直覺反擊。 而被莫名其妙拖下水的萊卡先是愣了愣後,便氣憤的大叫「你們吵架就吵架,扯到我身上幹嘛啊?!」 「難道不是嗎?你最愛別人拿著鞭抽你不是嗎?」斜晲著萊卡,喬葛一點也不在意將無辜的人士拖下水。 「死喬葛,格里西亞說的變態是指將女人誘騙到房裡的變態,再說,要變態我也沒像格里西亞她在陰人時那麼變態好不好!」萊卡不甘示弱的反嗆回去。 看著眾人變態來變態去,蒂摩思的表情也愈來愈驚惶。 原來……原來他們那麼恐怖,竟然將人拐去房間後,再讓人鞭打他們,最後還將人陰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好……好、好恐稀,原來她一點也污穢…… 就在格里西亞三人吵得不可開交之際,一陣光芒便以蒂摩斯為中心直射下來! 發現空氣那詭異的流動以及熟悉的不適感,羅蘭在聖光破雲射下來的那一瞬間,便已經一把抓住伊路和粉紅,瞬移再瞬移的移到數尺之外。 「好險……」差點就來不及跑了。 望著如同格里西亞恢復記憶的景象,羅蘭心有餘悸看著照耀在數尺之外都還能清楚看見的光芒。 而仍在爭吵不休的格里西亞等人連同在原地來不及反應的伊希嵐,在瞬間都變成睜眼瞎子,只能一邊捂著被聖光閃瞎的雙眼,一邊抱怨般的哀嚎著。 待刺眼的聖光終於退去,白雲騎士的徽紀出現在蒂摩思的額際上後,格里西亞才從睜眼瞎子的窘境中恢復。 最先恢復過來的是早已有經驗的格里西亞,她先是緊張的環視著四周,接著拉開嗓子叫喊著羅蘭三人,在等了一會兒聽到羅蘭安然無恙的聲音後,才放下擔憂的心。 還好,羅蘭逃跑的速度似乎愈來愈快了。 確定所有人皆平安無事後,格里西亞才帶著些許的莫名奇妙,輕聲的喚著蒂摩思。 他們剛剛有說什麼還是做什麼事情刺激她嗎?怎麼突然就恢復記憶了? 從數尺外瞬移回來,羅蘭也同樣不解。 「太陽。」蒂摩思緩緩的將身體轉向格里西亞,輕聲的說著。 「妳的記憶回來了嗎?我是說白雲騎士的記憶。」格里西亞再問。 點點頭,蒂摩思勾起一抹很淡很淡的笑容,道:「想起來了,妳是格里西亞.太陽,是十二聖騎士之首,我的上司。」 雖然欣喜蒂摩思恢復了前世的記憶,但是格里西亞和喬葛、萊卡不解的互視一眼後,還是決定問道:「我們剛剛有說什麼關鍵的字眼讓妳想起來了嗎?」 微微的頓了一下,蒂摩思輕輕的搖著頭,開口:「我也不知道,就突然想起來了。」雖然大概明白格里西亞所謂的關鍵字眼是指什麼,蒂摩思還是聰明的選擇不予回答。 知道探不出個所以然的格里西亞只是聳聳肩表示無所謂後,便問了另一個她比較在意的問題:「我要叫妳蒂摩思,還是帝摩思?不然帝帝也行?」 又是微微一僵,只是這次僵的時間有點久,久到大家都知道蒂摩思顯然對這個問題很困惱,又等了一下子後,蒂摩思的聲音才幽幽響起:「叫我前世的名字吧!」 挑眉了下後,格里西亞還是點頭答應,雖然她比較想要叫帝帝。 突然,一道類似東西燒焦的味道傳來,在格里西亞等人的腦袋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伊希嵐僵硬的語調已經先一步為眾人解釋了。 「呃……我們的晚餐……燒焦了……」看著已變成焦碳的食物,伊希嵐淡然的表情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懊惱與歉意。 「沒關係吧……也許還能吃?」眾人用著期待般的語氣問著。 「不,全焦了……」用湯匙試著攪拌了下後,伊希嵐直接宣佈死刑。 「……」 幹!他們的晚餐啊! 光明神,把他們的晚餐還來啊啊啊啊啊啊!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