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71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誅神令.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騎士守則之屠龍準備不可馬虎 從這裡站起來 尋找光芒 全憑感覺找尋自我 直到帷幕放下來為止 「好餓……餓死了,再不吃點甜食以外的東西我一定會餓死的……」 啪噠啪噠的馬蹄聲在叢林間格外清晰的響著,在那持續性又節奏的蹄聲下,似乎隱約聽得到某人有氣無力的呢喃聲。 「……水果?」清冷嗓音的主人在雙瞳浮現出一抹愧疚後,馬上提出建議。 「水果也是甜的!我要熱的、鹹的、辣的或酸的都可以,就是不要再、吃、甜、的!」發洩似的狂吼一聲,忠厚老實的臉在出現一抹猙獰的表情後,便迅速被有氣無力的神色給取代。 似乎在剛剛那聲大吼下,也把剩下的體力給吼完了。 「吃甜點有什麼不好嗎?我昨天吃的很飽啊!」意猶未盡的舔著朱唇,格里西亞笑意盎然的望著有氣無力的喬葛。 翻了的無力個白眼給格里西亞後,喬葛連開口諷刺格里西亞的力氣都沒了。 「妳吃那麼多甜食,小心蛀牙。」雖然沒有喬葛那般神色萎靡,但萊卡的氣色也沒有好到哪裡去,看著他不停摸著平坦的腹部就猜測的出來,他似乎也正餓著肚子。 只不過因為和伊希嵐是同儕,所以不像喬葛那樣可以厚著臉皮當著伊希嵐的面抱怨,只能轉移注意力勉強暫時遺忘飢餓。 「更何況也不是每個人都像妳一樣將甜點當正餐吃。」冷冷的瞥了一眼癱在馬匹上的喬葛、手放在平坦的腹部上的萊卡,以及似乎已經看不見身影的帝摩斯,伊路冷硬的說著。 「一付,你又不用吃食物!」瞪了一眼似乎在為昨晚的事記仇的伊路,格里西亞哼了聲後,便撇過頭不理會那隻愛記仇的不死生物。 又不是要羅蘭脫光光替她償債,伊路那傢伙的臉色做啥臭的像她叫羅蘭做什麼傷天害理般事的冷硬啊! 「對不起……」左看看一臉神色不自在的萊卡及呈現透明狀的帝摩斯,右看看神采飛揚的格里西亞、一臉乾笑的羅蘭以及癱在馬背上的喬葛,伊希嵐小聲的道歉著。 「沒關係啦!伊希嵐。」拍了拍伊希嵐無力垂放下來的肩膀,萊卡不甚在意的續道:「反正忍一忍就好,之前當十二聖騎士的時候也常常餓肚子不是嗎?到下一個城鎮再吃就好了!」 原先呈現半透明狀態的帝摩斯在萊卡說完後,也現出了身影輕輕的頷了下首。 勾起一抹感激的笑容睇著萊卡及帝摩斯後,伊希嵐也恢復到原先平靜的神色,溫和的點點頭。 「如果我印象沒有錯的話,穿越過這片月之森後,就有一個小鎮了!」頑皮的打個哈欠,粉紅抽出一根草莓口味的棒棒糖幸福的舔著。 一聽到穿過這個森林就有個小鎮可以享用熱騰騰的食物,喬葛瞬間挺直了腰桿,精神抖擻的道:「那我們快去吧!」 「我記得……那附近還有個龍窟。」喃喃自語著後,羅蘭也隨即韁繩一甩,讓馬匹緊跟在喬葛等人的馬後奔馳的。 從羅蘭的身前稍稍的回過首,格里西亞挑起一邊秀眉,難掩貪財神色的道:「有龍在裡頭?」 如果有的話……嘿嘿,就讓羅蘭他們殺進裡頭將那龍給屠了,然後滿窟的金銀財寶就是她的了,哈哈哈──! 不知格里西亞在打著什麼鬼主意的羅蘭只是瞅了一眼格里西亞後就開口道。 「我也不清楚,上次來的時候是五十年前的事了,那條龍也不知道還在不在,至少當時我經過的時候還在。」歪著頭回想著,羅蘭略施巧勁的夾了下馬腹,讓馬兒跳起躍過了一塊腐朽的巨木。 「這樣啊──」伸手拉緊了馬兒的鬃毛,格里西亞的臉色有一瞬間僵了僵,在馬匹安穩著地繼續奔馳著後,她的臉色才緩了緩。 等大家填飽了肚子後,再慫恿他們進去看看好了! 咦,你們說什麼?他們不會答應? 哈,那你們就錯了,如果告訴他們是要為民除害的話,羅蘭一定會同意並且替她說服所有人的! 誰?是誰說她卑鄙無恥的?她聽到了唷! 在眾人各懷所思的進入小鎮後,原先打算直衝餐館的一行人才舉步走出沒多久後,就被廣場中央的一群不停爭吵的民眾們給吸引了注意。 帶著莫大的好奇心,格里西亞和羅蘭互瞧了一眼後,便不動聲色的混進人群裡,探聽著他們爭論的原因。 「亂來,你們真的是太亂來了!那裡是龍窟不是什麼可以玩鬧的地方,你們怎麼能夠將那孩子騙去那裡?!」又是搖頭又是憤慨,穿著藍白色緞騎士服的男子痛罵著眼前的三個年輕人。 「是啊!你們這次禍可闖大了,那條龍可有上千歲,不是一般冒險者或是騎士團就可以殲滅的,更何況這裡離葉芽城和月蘭國都有好一段路,前去求救恐怕已經來不及了……唉,你們真的是……」想要唸些什麼卻又像是捨不得唸,一名穿著祭司袍的女子頭疼的捂著頭。 而那被罵的三名年輕人則表情各異,有的像是不以為然的撇著嘴、有的則是被罵的面露不悅,只有一個神色愧歉的低首不語。 在大人們以及似乎是冒險者的眾人指責下,那名面露不悅的二十來歲的男子終於忍不住開口為自己辯解。 「反正那傢伙不是自詡劍法很強?只是屠條龍對他來講該不是件難事啊!」面露嫉妒神色,留著一頭豔紅短髮的男子不知反省的笑著。 「你是沒聽懂我的話吧?!裡頭的那條龍是上千歲,不是幼龍!怎麼可能光靠一己之力就將龍給殺掉了!」終於忍不住的伸手狠敲了下那名豔紅頭髮的男子,騎士很顯然被這名男子毫無悔意的態度給激到了。 用手肘撞了下羅蘭,格里西亞擠眉弄眼著。 挑起一邊俊眉,羅蘭似乎有些理解格里西亞此時在想什麼了。 「海伊,你真是讓我太驚訝了,你怎麼會和凱這些孩子一同胡鬧呢?他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嗎?!」發現那名紅髮男子仍是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樣,騎士將責怪的目光掃向一旁垂著首,唯一露出悔色的男子。 被點名的海伊在咬破下唇,嚐到了嘴裡的腥甜後,才哽咽的道:「對不起……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而另兩名男子在看到伙伴歉然的模樣,則都不以為然的嗤笑了一聲。 看到這情況,脾氣似乎有點火爆的騎士火氣再一次飆升上來,伸手就要再打下去。 在拳砸到那名紅髮男子──凱的頭上時,一旁的盜賊快速的拉住了騎士的手,先是對著同伴搖搖首後,才冷靜的道:「現在在這裡罵也無濟於事,不如快想想辦法要怎麼將人救出來才是。」 聽到這話的居民無一不點頭贊成。 狠瞪了一眼仍事不關己的冷笑著的凱和另一名棕髮男子後,騎士便面對著自己的同伴道:「光靠我們根本就沒辦法,就算我們是大陸屬一屬二的冒險團也不可能在什麼都沒準備的情況下殺進去,還是先連絡月蘭國的戰神殿或是葉芽城的十二聖騎士?」 搖搖頭,一名穿著紫袍的女魔法師在聽了同伴的話後,皺著眉不贊同的道:「那孩子已經被困在裡頭一天一夜了,再不進去救人,恐怕連屍骸都找不到了。」 「問題是正如修說的一樣,團員們還散落在各個地方,雖然是在附近,但要將人全數召回來也是需要一點時間,更何況還要商討一下策略。」祭司耙了下淡藍色的長髮,搖頭否決了魔法師的話。 看著眼前的人爭吵不休的模樣,格里西亞在瞥了一眼那兩名事不關己的年輕人後不悅的皺起了秀眉。先是伸手抵住額思考了下,不給羅蘭任何反應的機會,格里西亞已經先開口詢問了。 「請問您們說的龍窟是在哪裡呢?」 聽聞這清脆的嗓音,原先擔憂、爭吵的眾人無一不將目光投射了過來,一看到是名穿著高雅,像是祭司袍的衣服繡著燙金紋路的耀眼女子時,眾人皆反射性的緊蹙了下眉頭。 一位柔弱的祭司問這個做什麼? 雖然心底是這麼疑惑著,但是那名名為修的騎士還是有禮的回道:「就在月之森的西北方,小姐您這麼問是要……?」 「不瞞各位,我們曾經有屠龍過的經驗,聽到閣下適才講述的情況似乎非常危急,於是西亞才冒昧的提出這問題,想要盡自己一點微薄之力。」優雅的欠了下身,格里西亞揚起了一抹自信卻又溫婉的笑容,以著悲天憫人的口氣有禮的道。 聽到來者有屠龍過的經驗,修總算是正眼瞧上了他們。 打量著眼前的一男一女,修嚴肅的道:「雖然很感謝您們的心意,但很抱歉的容我這麼無禮的說,你們只有兩個人是不可能打贏一頭上千歲的龍。」 不在意被看輕實力,格里西亞向羅蘭使了個眼色後,羅蘭便轉身走到一旁的小吃攤位,將正吃的不亦樂乎的喬葛等人給帶了過來。 手拿著兩個包子,嘴裡還叼著一個,喬葛在桌上丟了幾個銀幣後便連同伊希嵐等人和羅蘭回到了格里西亞的身邊。 「要做什麼?」將嘴裡的包子咀嚼幾下吞下肚後,喬葛和萊卡互視一眼,將問題丟到羅蘭的身上。 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再指向格里西亞後,羅蘭便沒有再開口。 狐疑的和同樣不解的伊希嵐、帝摩斯互覷了一眼後,喬葛聳了下肩,繼續啃著手上的包子。 「我們不只兩個人,還有這些伙伴。」指著姍姍來遲的伊路、粉紅以及站在身後的伊希嵐等人,格里西亞又是自信一笑。 看著對方似乎還有話要說,格里西亞馬上伸手阻止了對方發言「請讓西亞等人試試,畢竟現下情況緊迫,再拖下去只怕裡頭的人處境會更加危險。」 看著眼前實力不凡的格里西亞等人,修和自己的冒險團伙伴互視了一眼後,便嘆了口氣道:「那就麻煩您們了,我和我的同伴們會先快馬連絡月蘭國及葉芽城派人前來救援,請各位務必當心。」 「謝謝,西亞收到了閣下溫暖仁愛的心意,定當小心行事。」溫和優雅的又是一欠後,格里西亞便向羅蘭等人使了個眼色往外走去。 到了小鎮外頭,喬葛確定附近只剩自己人後,便馬上將眾人心中的疑問問出口:「妳又答應什麼蠢事了?」 優雅的翻了個白眼後,格里西亞便開口對不明就理的眾人解釋:「他們說有人被困在有龍的龍窟裡,情況危急,於是我便提出前往救人。這是好事,你們不會抗議吧?」 狐疑的目光由上到下的掃射著,喬葛像是想通了什麼般的勾起一抹詭譎的笑容,開口道:「妳會那麼好心才有鬼,我看妳是為了裡頭的寶物吧?我們的太陽騎士長。」 幹!是有那麼明顯嗎? 勾起一抹燦爛過人的微笑,格里西亞輕聲道:「喬葛兄弟這話說得可重了,格里西亞在光明神仁愛的光明照耀下,出發點絕對是出自於好意,並沒有任何的黑暗參雜其中,格里西亞不明白喬葛兄弟為何口出此言,將光明神賜予的美好給聽成了黑暗的穢語了呢?」 嘴角僵硬的微抽了下,喬葛和羅蘭等人互視了一眼後,丟了個白眼給格里西亞。 鬼才會相信妳的胡言亂語! 「龍窟,在哪?」搖搖首不理會格里西亞那一長串的光明語,伊希嵐將問題給拉了回來。 看著眾人似乎不打算相信自己說詞的模樣,格里西亞僅是挑了下眉後,便不以為意的道:「他們說在月之森裡面,但羅蘭你之前有經過過,所以應該還記得路吧?」 先是回覆了伊希嵐的問題後,格里西亞便將另一個問題丟給了羅蘭。 點點頭,羅蘭先是回想了下後,便肯定的道:「我還記得路。」 滿意的頷著首,格里西亞轉過身正準備發號施令時,伊路困惑的口氣便先一步阻斷了格里西亞。 「要屠龍的話,你們夠嗎?」他可不想替格里西亞收拾殘局,伊路癟著嘴。 「是我們,一付。」再次勾起八月豔陽般的燦笑,格里西亞輕鬆的道:「我們這隊裡頭可是有史上最強的祭司以及和臉皮一樣厚的防護盾在,再加上三名不死生物以及三名劍術出神的十二聖騎在,就算要屠百條龍都不是問題啦!」 妳終於承認自己是祭司了嗎?默默的瞅著格里西亞,羅蘭在心中吐嘈著。 「聽起來妳似乎打算將苦工全部扔給我們去做?」勾起一抹鄙視的微笑,喬葛的表情有多欠扁就有多欠扁。 聳了聳肩,格里西亞也回以欠扁的笑容「沒辦法嘛!我這世是祭、司啊!」沒有太陽騎士的頭銜壓在身上,格里西亞第一次覺得承認自己是祭司是件美好的事情。 聽完格里西亞的話,眾人皆默默的相視一眼,在心中一致的嘀咕:這傢伙怎麼感覺比前世還來得奸詐許多? 在羅蘭的帶領下,眾人終於來到了一個巨大的洞窟入口,看著泥地上還留著明顯的鞋印,格里西亞等人更加確信就是這裡了。 抽出腰際上配帶的劍,濃烈的黑暗屬性瞬間爆發而出,仔細一看的話就會發現此時拿在羅蘭手上的那把劍,正是之前羅蘭口中的傳家寶劍,實則是粉紅給予的黑暗寶劍。 和格里西亞等人互視一眼後,羅蘭便輕頷了下首,和不知何時也抽出劍的伊路先行並肩走進偌大的洞穴裡頭。 手中凝聚著少量的淨化之火,格里西亞和粉紅墊後,小心翼翼的屏著氣息,環顧著四周。 而在羅蘭身後的則是萊卡和伊希嵐,緊跟著的才是喬葛和萊卡。 正當羅蘭一邊謹慎的觀望著前方,一邊不時低頭打量著不太明顯的腳印時,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吼聲便從最深處傳來。 心中同時一澟,羅蘭等人同時起跑。 將速度開到極限,羅蘭和伊路將格里西亞眾人甩在後頭,往前快速的奔馳著。 雖然沒有羅蘭和伊路跑的快,但喬葛、伊希嵐、萊卡和帝摩斯在聽到那聲龍的咆哮後,便有致一同的將目光移至格里西亞身上,當格里西亞在眾人身上以及自己身上加了神翼術後,喬葛等人也將速度開到極限往裡頭衝進。 雖然也為自己加了神翼術,但體力始終是死穴的格里西亞也只能無奈的死命跑著,看不下去的粉紅先是翻了下白眼後,便一把抓住了格里西亞的手,口中唸起了瞬間移動的咒語,往最裡頭傳送而去。 當傳送結束,格里西亞還來不及回過神,緊接著迎接她的便是龍的血盆大口! 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氣,格里西亞只來得及在心中幹了粉紅家的祖宗十八代卻來不及拔腿跑開,只能傻愣愣的看著那佈滿利齒的嘴朝自己襲來。 幹!這就是所謂的天妒紅顏嗎?! 還來不及哀怨完,龍的大頭便被伊路以自身強大的衝勁,連人帶身的將龍頭給撞歪! 嘶吼了一聲,黑龍憤力的一甩,將伊路和龍呈現強大對比的身子給甩了出去。 而格里西亞也再同一時間被急時趕到的羅蘭給一把拉起拋離數尺。 不過……為什麼要用拋的啊啊啊! 還來不及感動自己逃離龍口,就被羅蘭若無重量的反手往後拋去,格里西亞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眼見自己可憐的俏臀就要落地,格里西亞緊閉著雙眼,等著那錐心刺骨的疼痛…… …… 咦?不痛。 緩緩的張開眼,格里西亞在看到喬葛呆愣的俊臉也同樣的怔住了下後,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正被喬葛給抱著。 嬌顏酡紅,格里西亞在輕推了下示意喬葛放下自己後,便不再看喬葛了。 她在害羞什麼啊?! 而在下一秒也回過神的喬葛先是面容閃過了一絲尷尬窘迫後,便小心翼翼的將格里西亞放到地面上。 匆忙不自在的開口道了下謝後,格里西亞便緊張的將視線挪到了早已開打的眾人身上。 羅蘭和伊路的身子猶如鬼魅般的在龍巨大的身體上不斷穿梭,當龍想要攻擊羅蘭時,伊路便矯健的從龍的雙目前晃過,但當龍將注意移向伊路後,羅蘭便將手中的劍狠狠一舉刺入龍如同鎧甲般堅固的身體裡頭。 看著似乎游刃有餘的羅蘭和伊路,格里西亞暫時將心思轉移到龍身後的那名倒臥不起的人影身上。 濃濃的血腥味散發在密閉的空間裡,格里西亞知道那人的生命正不斷的流失著。 使了個眼神給伊希嵐和萊卡後,格里西亞便對羅蘭大喊:「羅蘭,想辦法將龍給拉出來一點,我們要把人救出來!」 動作微頓了下,羅蘭領會的點了下頭後,便和伊路同時從龍的身上躍下,使了個黑刃將龍的注意力轉落到他們的身上。 怒吼了聲,黑龍一見到適才不停偷襲牠的兩名人影就落在自己身前時,想也不想的就挪動著巨大的身體朝羅蘭和伊路襲去。 就在龍稍稍和那名倒臥的男子拉開了些點距離後,伊希嵐和萊卡便在同一時間縱身向前奔去。 警戒的雙手持著匕首,萊卡在伊希嵐蹲下查看那名男子的傷勢後,便背對著伊希嵐,雙眼戒慎的觀察著龍的動靜。 而伊希嵐則在蹲下的第一時間就先施放了個中階的治癒術,在小心翼翼,盡量不觸碰到對方不停淌著鮮血的傷口將其轉身時,身子瞬間呈現了僵直的狀態。 發現伊希嵐的神色有異,帝摩斯在輕喚了聲格里西亞後,便連同喬葛警慎的盯著龍的動作。 在帝摩斯的提醒下,格里西亞也瞧見了伊希嵐那不對勁的行為,先是屏氣凝神的覷了眼注意力仍被羅蘭吸引注的黑龍,格里西亞便小聲的喚著伊希嵐。 「伊希嵐,妳怎麼了,快把人帶出來啊!」不敢太大聲的喊叫,格里西亞只能將手放在臉頰的兩側邊,急切小聲的喊著。 似乎沒聽到格里西亞的聲音,此刻伊希嵐只是輕顫著身子,毫無波瀾的冰晶雙瞳此刻被驚慌、不捨以及恐懼給佈滿著。 發現格里西亞似乎在叫著他們,萊卡先是對格里西亞輕頷了下頭後,便略偏過首對著伊希嵐道:「伊希嵐,妳在做什麼,快把人帶出去啊!」 「……」 發現伊希嵐抖動的身體以及蒼白的臉色,萊卡看了一眼黑龍的動靜後,便跟著蹲下了身子。 「伊希嵐?」 「雷……雷瑟……審、審判長……」看著那張再熟悉不過的俊臉,伊希嵐恐懼的冰瞳流下了豆大般的淚水。 聽到那細如蚊納的顫抖嗓音,萊卡也倒抽了一口氣,倏地將目光移至被伊希嵐抱著的身影上。 真的是審判長! 看著已經毫無血色,冰冷的身軀,伊希嵐第一次感覺到被恐懼害怕給掐住脖子是這麼的痛苦。 這是雷瑟的血…… 血……雷瑟的……血?!……望著被染紅的純白羽絨衣裳,伊希嵐終於像是再也受不了的崩潰大吼:「格里西亞,快過來!雷瑟、審判長快不行了!」 而這一喊不僅嚇飛了格里西亞的魂,也吸引了龍的注意力。 在格里西亞回過神,和喬葛、帝摩斯同時起跑奔向伊希嵐所在的地點時,龍那巨大的身影也驀地的轉向了他們! 糟糕!和伊路心中同時一寒,羅蘭二話不說的使出了瞬間移動,移到了龍的巨首上。 不斷的用劍使勁刺著黑龍的頭,怎奈龍像是感覺不到痛處般的不斷朝伊希嵐等人走去。 雖然是用走的,但牠跨出的一步就相當羅蘭等人跑了數十步,若再不想辦法阻止這條龍繼續前進,沒多久牠就會回到伊希嵐他們的身邊的! 而另一邊,已經奔到伊希嵐身邊的格里西亞在看到氣息微薄的雷瑟後,驚慌也瞬間襲上了她的心頭。 「快點唸咒啊,格里西亞!」發現不該發愣的人卻在發愣,喬葛看了一眼氣息愈來愈薄弱的雷瑟,激動的大吼著。 被喬葛的大吼聲給喚回了神,格里西亞急忙的閉起雙眼,口中開始吟唱起那一連串的祝福禱告詞。 而在這期間,喬葛、萊卡、帝摩斯以及伊希嵐都不斷的使用著治癒術。 「終極治癒術!」總算唸完一長串的禱告詞後,格里西亞便瞬間使出了終極紿癒術。 只見原先了無血色的俊臉慢慢的多了點紅潤,接著在眾人緊張的注視下,雷瑟緊閉的雙眼微微抖動了下,在眾人大氣皆不敢細喘一下時,雷瑟才慢慢睜開了雙眼。 然而在格里西亞等人還來不及放下心的下一刻,就見到雷瑟摀著胸口用力的咳出一道血劍,在眾人錯愕、驚詫之下,雷瑟氣若猶絲的說了句話便昏死過去。 「為什麼……要背叛我……」 瞠大著雙眼,格里西亞看著伊希嵐驚慌的查看著雷瑟的氣息,卻在下一秒就見到她落下了淚水。 「怎麼會……雷瑟沒有呼吸了……」抖著嗓音,伊希嵐慌亂的看著格里西亞。 不敢置信的格里西亞正要上前觀看時,就被羅蘭驚恐的大吼聲給阻止了動作。 「快逃,格里西亞!」眼見龍的動作仍是不受影響,羅蘭在見到格里西亞等人竟然還傻傻的呆愣在原地便激動的大喊。 被羅蘭激動的嗓音給拉回神來的眾人,在看到已來至面前的巨龍後,紛紛倒抽一口氣。 眼見已經躲不掉的喬葛便叫眾人趕緊躲到自己的身後,快速的架起了一個大地守護盾。 砰!! 巨大的龍爪由上而下用力的擊向喬葛架起的大地守護盾,正面接受衝擊的喬葛在硬擋下龍的巨爪後,嘴裡一甜,噴出了一口鮮血。 「喬葛!?」望著喬葛嘴邊殘餘的鮮血,格里西亞趕緊站起身替喬葛施放了個中階治癒術。 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後,喬葛咬著牙,冷汗從額際上流淌了下來,深知自己只能再扛下一擊了。 該死,這頭蠢龍的力氣也太大了吧! 看得出來喬葛只是在苦撐,待在龍頭上的羅蘭眼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便低喝了聲,將手中的劍插入黑龍的左眼裡。 痛苦的嘶吼了聲,黑龍痛苦的甩著頭、擺動著巨尾,偌大的空間因為牠的掙扎開始巨烈搖晃起來。 趁著巨龍在原地痛苦掙扎之際,粉紅和伊路便使出了瞬間移動將格里西亞等人給瞬移了出來。 「哇哦!這不是審判嗎?!」看著已經停止呼吸的雷瑟,粉紅也是驚訝的狠抽了一口氣。 「怎、怎麼辦?雷瑟沒有呼吸了!」伊希嵐拉著格里西亞的手,佈滿淚痕及血跡的冷豔面容此刻只剩慌張。 「不該這樣的……我剛剛用了終極治癒術,應該可以護住他的心脈啊!為什麼……」難得也慌了手腳的格里西亞只能繼續施展著高階治癒術,毫無頭緒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聞言,粉紅蹲下了身將手先放至雷瑟的胸口,接著在微擰了下眉後,便將手改移到了雷瑟的額際,輕輕的唸著咒語。 雖然不解粉紅的動作,但格里西亞知道這時只能相信粉紅了。 「不妙,他的靈魂似乎因為受到了強大的衝擊而少了一部分。」收回了手,粉紅面露凝色。 聽到粉紅的解釋,格里西亞差點沒有昏過去。 靈魂少了一部分,那還能活嗎?! 正當格里西亞緊張的準備開口詢問時,一道身影便疾速的從格里西亞等人面前掠過,砰的一聲撞上了岩壁。 「羅蘭!」發現那道被擊飛的身影是羅蘭,格里西亞連忙使出了好幾個風刃朝正打算繼續攻擊的黑龍。 風刃襲上了黑龍後,只見黑龍不痛不癢的甩著頭,便向格里西亞等人咆哮了一聲。 在龍轉移目標朝格里西亞奔來時,數道比一般黑暗鎖鏈還粗大的鎖鏈迅速的綑綁住了巨龍。 錯愕的回過首,只見粉紅身上爆發出了濃烈的黑暗屬性,面容肅穆的伸長著右手。 微微握緊張開的手掌,粉紅媚人的嬌顏流下了一滴滴的汗水。隨著粉紅手掌的收緊,綑綁在巨龍身上的鎖鏈也驀地的跟著收緊。 痛苦的嘶吼著,被綑住的龍只能不停的對著粉紅乾咆著。 巨石落地的聲音響起,衣服殘破、跪坐在地的羅蘭用力的甩了甩頭後,便將壓住左手的巨石以右手輕輕一揮擊飛。 純粹深厚的黑暗屬性慢慢的凝棸在羅蘭的身旁,只見他的雙眼被黑焰取代,流淌下來的黑焰在身上刻劃著詭譎的紋路,接著背部一曲,三對巨大的龍翼便出現在羅蘭的背後。 發出非人般的嘶吼,羅蘭雙手凝聚起強烈懾人的黑暗屬性,接著在下一瞬間一個巨大的人骨巨牢便從地底下竄出,困住了巨龍的行動。 巨牢上的人骨像是有意識般的不停空洞嘶吼、扭曲著,令人不寒而慄的叫喊聲充斥在整個洞穴裡。 「人間煉獄,沒想到羅蘭會用這招。」原先緊繃的控制著黑暗鎖鏈的粉紅,在看到那佈滿一張張人臉的巨牢後,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羅蘭,你沒事吧?」看著轉換成死亡君主型態的羅蘭,格里西亞先是不舒服的看了下那個巨牢後,才轉首關切的問著羅蘭。 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後,羅蘭便蹙著眉看著被自己困住的黑龍,臉上沒有一絲的輕鬆。 「吾主,您的劍還在那頭畜生的眼睛上。」望著羅蘭空無一物的右手,伊路擰著眉頭。 就算用人間煉獄摧毀了那頭廝的意識,將其變成了不死生物,但光靠這樣還是不夠,羅蘭沒有武器還是沒辦法殺了牠。 眼見黑龍掙扎的動作愈來愈大,粉紅支撐的愈來愈辛苦,羅蘭皺了下眉後便伸出右手,一塊散發著純粹的黑暗屬性的寶石便從他的手背浮現出來。 反手一抓,那塊寶石瞬間變成了一把紫曜長槍。 錯愕的看著羅蘭一連串流暢的動作後,格里西亞等人將目光驚訝轉移到那把長槍上。 如果不是情況不允許,雷瑟的狀態非常不妙,喬葛真的很想讚嘆出聲。 「等等我讓粉紅將黑暗鎖鏈解掉後,我就會用『絕噬』砍掉牠的頭,格里西亞就麻煩你們用聖光把牠淨化掉了。」俐落的試甩了手上的長槍幾番後,羅蘭便轉頭對著格里西亞等人說著。 在伊希嵐將雷瑟輕輕的放到地面上站起身後,格里西亞便對著羅蘭頷著首。 「吾主,那廝已經轉變成不死生物,現在您可以暫時命令牠了。」看著那個人骨巨牢漸漸散去,伊路便恭敬的對著羅蘭道。 在羅蘭點點頭後,伊路便揹起雷瑟快速的往外頭跑去。 確定伊路已經跑的夠遠後,羅蘭才以眼神示意了下粉紅,在粉紅解除了鎖鏈的下一秒,羅蘭便發出空洞的嘶吼,暫時喝止住了黑龍的動作。 趁著黑龍動作停頓的那一剎那,羅蘭便扇動著龍翼往黑龍飛去,將黑暗屬性聚集到手中的槍接著使勁一揮,一道弦月形狀的黑洞便出現在黑龍的脖子上,在下一瞬間,那個黑洞便吞噬了被劃破的脖子,噁心的黑血在黑洞消失後,便噴濺而出,而羅蘭的身影也向外瞬移了好幾步。 以眼神示意格里西亞就是現在後,格里西亞等人便凝聚了大量聖光朝那搖搖晃晃,只剩身體的巨龍轟去。 砰!潔白純淨的聖光碰上了純惡濃烈的黑暗屬性在接觸的下一秒引發了一個大爆炸,令人作嘔的氣味襲來,眾人紛紛緊捂著鼻子,就怕自己在下一秒就被這惡臭給臭昏在地。 又用聖光清除了這陣難聞的惡臭後,格里西亞才有餘力的觀望著四周,在適才黑龍佇立的地方此刻只留下了巨大的龍骨以及羅蘭那把黑暗寶劍,那恐怖的黑龍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確認危機解除的格里西亞向前將龍骨給敲碎成數塊後,便挑了幾塊較完整的丟給了喬葛,接著才走進深處收刮著滿地的金銀珠寶。 粉紅傻眼的看著格里西亞的動作好一陣子後,便默默的移開了視線,走向前將羅蘭的劍抽起往外走去。 確定收刮差不多的格里西亞在滿意的點了下頭後,才跟隨著眾人轉身離開了這個險惡的地方……哦不,現在這個地方一點也不險惡了。 走到外頭的眾人沉默的互視著彼此後,有志一同的將目光移向被伊路抱著的雷瑟,凝重的氣氛圍繞著格里西亞等人。 龍屠完了,人也救出來,但是問題卻也接著出現了。 少了部分的靈魂,要怎麼辦?!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