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騎士守則之有求於人就要認命 別回頭 只要正視前方 過去已然無法復返 就算為了夢想遍體鱗傷 也要讓世界看見重新屹立的鬥志 冷著臉,怒氣沖沖的踏著急躁的步伐,眾人由伊希嵐和萊卡帶頭的一路奔回小鎮裡。 見到格里西亞等人的修還來不及關切開口詢問,伊希嵐便已經先一步的沉下臉色,踩著有力的步伐來到了在一旁談著天,事不關己的凱等人一旁。 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的眾人就被伊希嵐的下一個動作給嚇的瞠大了雙眼。 她伸手用力的甩了那三人一巴掌! 鮮紅的掌印就烙印在他們的臉上,還來不及質問伊希嵐是什麼意思的凱就在下一秒被萊卡一腳踹倒在地。 「你們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說啊!給我解釋清楚!」一邊怒吼,一邊使勁踹著,萊卡的狂怒顯而易見。 而站在一旁,冷著美麗容顏的伊希嵐則一發不語的狠瞪著被自己甩了一把掌,遲遲回不過神的兩人。 「萊卡,你冷靜一點!」接收到格里西亞的眼神後,羅蘭便向前制止住萊卡瘋狂的動作,接著以眼神示意修趕緊將人拉開。 「羅蘭放開我!我今天不把這傢伙給打死,我難消心中這口氣!」奮力的掙扎著,萊卡金色的雙瞳佈滿狠戾之色。 將人給帶離萊卡的腳下後,修這才有餘力問著格里西亞等人。 「發生了什麼事?」望著仍是不停掙扎的萊卡,修將目光移向了同樣臉色凝重的格里西亞身上。 淡淡的瞅了一眼跪臥在地的凱,格里西亞的嗓音不如之前的清脆,此時的她沉著語氣道:「我們將龍給殺了,人也救出來了。」 喜悅先是佈滿了修的雙眼,但在下一秒後卻又被困惑的神色給取代,他不解的問:「人既然救出來了,為何……?」 「人救出來了有什麼用!」握拳憤怒的低吼著,喬葛衝上前將跪倒在地的凱給一把揪了起來,用力的對著他寫滿驚恐的臉大吼:「靈魂少了一部分跟死人有什麼不一樣啊!?」 言訖,眾人這時才注意到被伊路抱著的雷瑟。此刻被伊路抱著的雷瑟雙手無力的垂放在一旁,染滿鮮血的身軀令人怵目心驚,但最令人心寒的是那毫無血色的俊臉以及……沒有起伏的胸口。 「怎……怎、怎麼會?!」無力的跪倒在地,海伊無神的喃喃唸著。 而這時似乎才意識到事態嚴重的凱和另一名棕髮男子互視一眼後,才緊張的解釋:「我們原本只是想整整他,騙他去龍洞救人……誰知道他會那麼蠢,遇到危險還不快跑……我們根本沒、沒有想過會害死他啊!」 一拳痛毆在兩人的臉上,喬葛大聲的吼著:「這傢伙才不是那種會將朋友棄於不顧的人!」 捂著腫起的右頰,那兩名男子垂首不語,而海伊則哭著道:「對不起……都是我,如果我不答應凱和德羅的話……雷瑟也不會變成這樣。」 「什麼意思?」森冷的問著,伊希嵐冷情的面容佈滿了風雨欲來的怒氣。 「我……」顫巍巍的瞥了一眼伊希嵐冷厲的面容後,海伊顫著聲媚媚道來。 海伊和雷瑟都是孤兒,也因為這層關係所以兩人成為了要好的朋友,但海伊生來的個性就是個怕事、軟弱的人,遇到什麼事除了哭之外就什麼都不會了,對於這樣的朋友,重義氣的雷瑟不僅沒有恥笑他,還在他有困難的時候挺身而出。 雷瑟是這個村莊裡小有名氣的人,除了因為他俊帥的外表外,還有他那一身高超的劍術以及體貼善良的心都為他贏得了不少人的尊重,但同時也引發了許多年歲相近的人眼紅嫉妒。 其中以凱和德羅最為嫉妒雷瑟的能力,若他一天到晚炫耀著自己能力的話,他們還能正大光明的去找他的麻煩,但偏偏雷瑟是個不居功、謙卑的人,所以他們遲遲找不到方法發洩這不滿的情緒,累積到後頭就演變成當今的局面。 他們找上了一向怕事的海伊,要他配合他們暫時躲起來好引雷瑟進龍洞。起先海伊還極力的反對,但一聽到凱等人威脅著自己,說會不時找自己的麻煩後,海伊便懦弱的答應了。 在聽到凱等人竟然將海伊丟進龍洞的雷瑟,馬上找遍了整個城鎮仍是找不到海伊,當下便信了凱等人的話,孤身冒險的進去救自己的好友。 「我真的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對不起,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好害怕……」解釋完一切後,海伊便慚愧自責的低泣了起來。 聽完這話的萊卡更是激動的憤吼著要殺了他們,雖然亦是同樣的氣憤,但羅蘭還是保有理智的抓著萊卡,就怕他下一刻就會在衝動下鑄成大錯。 為這樣的人髒了手,不值得。 伸手拉起跪在一旁的海伊後,格里西亞便揚起手一巴掌打了下去。 氣憤的抖著身,怒極的她顫著嗓音,格里西亞吐氣又呼氣了好幾次,確定自己不會一怒之下將人給劈死後,才嚴厲的開口:「因為害怕自己會被欺負,你就背叛了最信任你的朋友?!」憶起雷瑟在昏厥前那絕望的語氣,格里西亞氣的連指甲掐進了肉裡都沒感覺,只是繼續悲憤的大吼:「你可以懦弱的躲在他身後,可以將麻煩丟給他處理,甚至可以白目的耍耍任性,就是千不該萬不該背棄他啊!」 回想起總是無條件包容著自己任性要求的雷瑟,格里西亞哽咽著。 那傢伙就是太笨,只要別人對他好一點,他就挖心挖肺的無條件對那人好,即使他全心以對的對象……是一個沒用的廢物。 「你沒有資格當雷瑟的朋友,因為你不相信他有能力可以保護你!」緊抓著不停掙扎的萊卡,羅蘭悲哀的搖著頭,難過氣憤的道:「你和他相處了那麼久,難道還不清楚他是怎樣的人嗎?他可以為了伙伴流血流淚,就是不能忍受伙伴受傷流淚!」 在前世,被人民懼怕著的審判長其實有著一顆柔軟的內心,他總是用著嚴厲的面容對待著世人,卻在私底下無私的幫助著那些懼怕他的人們。 而他,身為違反常理存在的不死生物,本該在格里西亞等人從38代十二聖騎的位置退下後就該綁上火刑柱燒死。但是那開口閉口,總堅持要格里西亞在退休後就燒死自己的審判長,卻在他問起時,故作不解的這麼說著。 「審判長,竟然我們已經從十二聖騎的位置退位了,是否該將我綁上火刑柱了?」 「審判長?羅蘭你在說什麼?現在的我是雷瑟,是你的兄弟,並不是什麼審判長,身為兄弟,我怎麼可能把你綁上火刑柱?」 「但是……」 「羅蘭,你是我們的兄弟,不是什麼不死生物。為了維持『適當』的形象,有些言不由衷的話聽聽就好。況且真把你燒掉的話,格里西亞還有大家恐怕都會難過上好一陣子,光是這點我就做不到了,再加上你還是我的好兄弟。」 「審、雷瑟……」 「別說了,快走吧!格里西亞大概在找我們了。」 總是將光明神的嚴厲掛在嘴邊的雷瑟,其實對身邊的人一點也不嚴厲,藏在嚴肅的面容下,是一顆溫柔體貼的心。 這樣溫柔善良的雷瑟,他們怎忍心設計下去?! 「真的……很對不起。」被眾人指責的海伊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道著歉,並用祈求原諒的目光看著格里西亞等人。 只是包括羅蘭和格里西亞的所有人,都只是冷漠的覷著他,不發一語。 海伊等人該祈求原諒的不是他們,是被他們深深刺傷的雷瑟。 面對這凝重的氣氛,修和同伴們互視一眼後,便尷尬的開口道:「現在不是悔恨、道歉的時候,當務之急應該是找救回雷瑟的方法。」 收回了森冷的目光,格里西亞輕輕的頷了下首後,便朝修走去輕聲的道:「有地方可以讓我們討論一下嗎?」 點點頭表示有後,修便指向不遠出的一間小屋,對著格里西亞等人解釋:「那裡是雷瑟的家,你們可以去那討論。」 低聲的道了下謝後,格里西亞便轉身和羅蘭互視一眼,輕輕的點了下頭後,羅蘭便鬆開了緊抓住萊卡的手,以眼神示意了伊路等人跟上,便和格里西亞並肩前往雷瑟的小屋。 「我們也可以一起想辦法。」慌張的站起身,海伊在擦乾淚水後,便緊張的開口道。 修等眾人也同意般的點點頭。 看著海伊等人急於想彌補的模樣,不知道為什麼格里西亞只覺得諷刺無比。該珍惜的時候不懂的珍惜,直到失去後才悔恨的想要彌補,這樣的行為有意義嗎? 在她看來,這只會讓受傷的人再受一次傷,根本於事無補。 勾起一抹看不出任何笑意的微笑,格里西亞張口輕道了四個字。 「隨便你們。」 將雷瑟身上的血跡擦拭乾淨,再換上了伊希嵐剛剛遞過來的潔淨衣服穿戴整齊後,羅蘭便抱起雷瑟,將後者安置在柔軟的床上,並替他蓋上了被子。 和伊路相視一眼後,羅蘭便朝客廳走去,加入已經討論有好一陣子的格里西亞等人。 「……少了部分的靈魂,是沒辦法用起死回生的!」一進到大廳,羅蘭便聽到粉紅用著少見的激動語氣,不認同的對著格里西亞這麼說著。 雖然沒聽到前半段的對話,但光是聽到『起死回生』,羅蘭大概就猜得到格里西亞打著什麼主意。 還是一樣亂來啊……無奈的輕輕嘆了下口氣後,羅蘭便坐到一旁的空位上靜靜的聆聽著。 「如果先將審判給殺了,再用起死回生呢?」認真的提出意見,喬葛用著少見的認真臉孔對著眾人說著。 雖然喬葛是如此認真,但還是收到了眾人的白眼。 「你是白痴啊!誰會想動手啊!?」毫不客氣的對喬葛大吼了聲,萊卡用著『我怎麼會有這種白痴伙伴』的表情無奈的搖著頭。 臉重重的一抽,當喬葛準備發難的時候,粉紅無奈的聲音便打斷了喬葛的話「就算殺了審判好了,靈魂少了一部分的存在還是不會改變。」 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癱軟著身體,喬葛有氣無力的用手捂著臉。 「我曾經在書上看過『黃泉之水』可以聚集靈魂,並將已經進入假死的人從鬼門關帶回來……」從羅蘭的身邊飄了出來,帝摩斯小小聲的說著。 聽到有辦法可以將雷瑟給救回來,格里西亞和伊希嵐等人紛紛精神一振,格里西亞更是馬上激動的問著帝摩斯:「那個『黃泉之水』在哪?要去哪裡找?!」 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後,帝摩斯輕聲的開口:「那是上古秘寶,書上也沒有提到該去哪找,只有粗略的描寫了下功能及外表而已。」 原先振作的精神再次頹靡了下來,格里西亞煩躁的抓著自己的金髮,在不小心被自己的髮釵給刺到了頭後,她更是氣憤的將髮釵拔了下來,用力的抓著頭。 看著格里西亞那毫不優雅的抓狂行為,粉紅思考了下後,便猶豫的道:「諸神條約尚未簽定,神與魔在大戰的時候,黃泉之水便被冥王-冥修.絕給創造了出來,聽說當初製造的原因是為了拯救自己心愛的女人,只是在大戰結束,諸神條約簽立後,黃泉之水的存在也跟著消失了……」 微微的皺了下眉,羅蘭突然憶起了一位被自己遺忘多時的朋友。 不,正確來說是被自己刻意遺忘的好友。想起那絕魅的面容,羅蘭忍不住的輕顫了下身子。 看著羅蘭那細微反常的動作,伊路也隨之眉頭緊蹙,似乎也想到了不好的回憶。 「那怎麼辦……雷瑟他……」咬著下唇,伊希嵐雙拳緊握,不安出現在她冷豔的臉蛋上。 聽到伊希嵐絕望般的語氣,羅蘭等人也難受的低著首。就在低迷的氣氛圍繞著眾人時,羅蘭突然將頭抬起,急切的詢問著帝摩斯。 「帝摩斯,妳還記得書上記載著黃泉之水是什麼樣子的嗎?我有個朋友收集了許多上古時期的寶物,也許就有黃泉之水!」羅蘭絞盡腦汁的回想著自己待過好一陣子的地方。 如果是『那個人』的話,或許真的會有也說不一定……只是要去找他的話不就會……遲疑的想著,羅蘭糾結的攏起俊眉。 被羅蘭激昂的情緒給稍稍嚇住的帝摩斯在愣了愣後,便一邊回想著書籍內容,一邊轉述著。 聽著帝摩斯的敘述,羅蘭愈來愈肯定自己絕對見過那個東西,雖然有點害怕回去見『那個人』,但現在這個情況也不容他退縮了。 「我知道去哪找黃泉之水了!」肯定的對著眾人點著頭,羅蘭溫和的笑著,但心中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希望他不會藉著這個機會來強迫自己做一些『恐怖』的事情…… 不似羅蘭還做著表面功夫,伊路直接擺出了一張臭臉,似乎猜到了羅蘭打算去哪找黃泉之水了! 該死,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伊路仍想做著最後的掙扎。 「真的嗎?!」唬的一下跳了起來,萊卡衝到羅蘭的面前激動的問著。 沒有猶豫的用力點點頭,羅蘭緊接著道:「事不宜遲,我們馬上動身出發吧!」 「先等一下。」阻止了羅蘭等人的動作,伊路面色凝重的道:「吾主,伊路覺得這麼多人去的話,『那個人』可能會小題大作,而且審判騎士的狀況也不允許做長途的移動,是否將一些人留守下來才好?」 雖然不知道伊路口中的『那個人』到底是何方神聖,但伊路說的話很有道理,依照雷瑟現在的情況現在恐怕不太適合到處移動,只是…… 將目光移向眾人,格里西亞低頭思忖著:該留誰下來好呢? 伊希嵐和萊卡絕對不會想要留下來,他們一定會想要親自見到東西才會安心,羅蘭也不可能,因為必須由羅蘭去和對方交涉,至於她自己的話就更不可能了,她絕對不會安於待在這裡什麼事都不做…… 這麼說來,就只有……將目光移向伊路以及喬葛等人,格里西亞挑眉詢問著。 「我可以留下來無所謂。」聳聳肩,喬葛不甚在意的道。 「我和喬葛一起留下來,他可以架起守護盾在危險的時候保護昏迷的雷瑟,而我可以去牽制住敵人。」幽幽的從一旁飄了出來,帝摩斯幽幽的說完後又消失了。 點點頭,格里西亞將目光移到粉紅和伊路的身上。 「我跟你們一起去!」搖著手中的棒棒糖,粉紅一向不願意錯過有趣的事。 而伊路則看了一眼羅蘭,在見到了羅蘭若有似無的輕搖了下頭後,只能嘆了口氣,百般不願的開口:「我也留下來,我可以和吾主傳念,在這裡有任何狀況時才可以急時通知你們。」話雖然這麼說,但伊路可是一點也不想留下來。 萬一吾主沒辦法應付那傢伙怎麼辦啊!?伊路在心中吶喊著,表面卻仍是無動於衷的鎮定望著格里西亞。 雖然覺得伊路的話似乎說的言不由衷,但格里西亞還是決定忽略掉這奇怪的感覺,對著伊路頷首表示明白後,就將目光移到了羅蘭的身上。 環顧著周圍的伙伴們似乎都已經沒有問題了後,羅蘭便將準備和自己前去的人給招至了身邊,確定人都在身邊站定後,羅蘭才將目光投射到伊路的身上。 恭敬的將手擱至在胸前,伊路輕彎了個身後,便目光炯神的看著羅蘭,口氣嚴謹的道:「伊路誓死遵守吾主之命令,請吾主定當平安歸來!」 勾起一抹『不要擔心』的笑容後,羅蘭便從暗袋裡拿出一顆白色的琉璃珠輕輕的壓碎。 五彩的光芒瞬間圍繞著羅蘭等人,在喬葛等人驚呼了聲下後,一眨眼,羅蘭等人的身影便隨著五彩的光芒消失在原地。 一道絢爛的光芒瞬間出現在荒無人煙的黑暗之地旁,受到驚嚇的鳥兒們紛紛振翅飛離後,除了憑空冒出的五人之外,此處又回歸到最初的寧靜。 待圍繞在身旁的刺目光芒散去後,格里西亞才眨了眨藍瞳,適應著眼前的光亮。 和伊希嵐等人互瞅了一眼,格里西亞便將目光移到了羅蘭的身上,臉上盡寫著好奇。 沒有開口解釋的輕笑了下,羅蘭便舉步往一旁那塊偌大的黑暗之地走去。 但藏在羅蘭笑容底下的不安及無措可沒逃過格里西亞的雙眼,只見格里西亞微皺著秀眉,帶著些許的疑慮後,也跟在羅蘭的身後進入了黑暗之地。 「這塊黑暗之地也未免太大了吧!」一踏入那明顯的交界點,萊卡便感覺到濃烈的暗屬性充斥著周圍,如此強大的黑暗屬性讓萊卡不適的皺著眉頭。 點頭贊同著萊卡的話,格里西亞也道:「這比我上輩子看過的黑暗之地都還要來的大。羅蘭,你要找的人是在這裡嗎?」 輕嗯了聲後,羅蘭便深吸了一口氣繼續往前走。 除了格里西亞之外,就連伊希嵐、萊卡和粉紅都注意到了羅蘭的不對勁,瞧著羅蘭僵硬的動作以及不安的笑容,眾人在互視了一眼後,便悄悄的將武器取出,而格里西亞則警戒的準備凝聚聖光。 就在眾人屏氣凝神之際,一道突兀的嗓音便打破了這個凝重的氣氛。 「羅蘭大人,歡迎回來。」空間在呈現詭譎的扭曲後,一名不死生物就這麼憑空冒了出來。 只見牠先是驚訝的望了一眼格里西亞等人後,便勾起一抹若有所思的笑容,在須臾間幻化成人類的樣子。 在羅蘭正欲開口詢問時,那名不死生物……現在變成一名俊雅的男子便擺了個請的動作,語氣恭敬的道:「羅蘭大人,主上已經等候多時,您和您的朋友直接進入即可,卓施已經吩咐裡頭的人不要對您的朋友動手了。」 無力的勾唇一笑,羅蘭在輕聲的道了下謝後,便招呼格里西亞往裡頭走去。 不像一般的黑暗之地除了無盡的不死生物就沒有任何的東西,羅蘭等人來到的這塊黑暗之地就像個宮殿一樣,宏偉的梁柱雕刻著栩栩如生的翔龍,用黑石磨製打造的洞穴上方如黑洞般神祕,四處佈滿著黑色的綢緞,岩壁上還鑲著各式各樣的繽紛寶石,讓格里西亞等人看的目瞪口呆。 一路上也沒少遇不死生物,只見牠們在見到羅蘭後先是愣了半晌,接著便化身成了人型的模樣,恭敬的彎腰問好。 看著這些不死生物詭譎的行逕,格里西亞等人心中的疑慮更深了。 突然,一頭巨大的血狼由裡頭奔出,嚇到格里西亞往後一跳,而萊卡和伊希嵐皆抽出了自己的武器嚴正以待。 伸手阻止萊卡和伊希嵐的動作,羅蘭輕說了聲「沒事的」後,便向那隻血狼招了招手,待那隻血狼朝自己撲來後,羅蘭便開口道:「好久不見了,帕奇。」 低聲的唔咿著,被羅蘭喚為帕奇的血狼像在撒嬌似的磨蹭著羅蘭後,還伸出舌頭示好般的舔著羅蘭。 尷尬的對著格里西亞等人一笑後,羅蘭便伸手摸了摸帕奇的頭,只見帕奇先是享用般的輕晃著首後,便張口咬住了羅蘭的衣襬,輕輕的扯了扯。 安撫的拍了拍過於興奮的帕奇,羅蘭便偕同格里西亞穿過了一扇被雕刻成龍嘴的大門。 一進到裡頭,格里西亞等人最先見到的就是位在佈滿黑緞階梯之上的王位,鑲著五彩碎石的王位在黑暗的空間裡散發著神秘的光采,岩壁間交錯的空隙折射出來的陽光和五彩碎石相互呼應著,隱約著還能看見一道夢幻迷濛的光線波動。 還來不及計算那個王位價值大概多少的格里西亞,就錯愕的看著羅蘭被一道黑色的人影給撞退數步。 和萊卡、伊希嵐以及粉紅傻愣愣的看著眼前的景象,格里西亞突然覺得他們從頭到尾都沒搞清楚狀況。 還以為對方是什麼強大恐怖的人才會讓羅蘭如此忌憚,沒想到羅蘭緊張的原因就只是……怕被對方纏住! 「蘭,我好想你哦──!」充滿磁性的嗓音溫柔親密的喊著羅蘭,那穿著一身黑的男子伸出白皙的雙手,輕輕的環住了羅蘭的頸項,甚至還將臉湊了上去,想要和羅蘭來個親密接觸。 嚇的將手伸直用力推著眼前的男人,羅蘭一臉惶恐的左閃右躲,閃著對方不停湊過來的俊臉。 「冥,別鬧了,我有正事要找你!」哀怨地捂著被偷襲得逞的右頰,羅蘭好想哭。 被喚冥的男子在滿意的偷到一吻後,便揚起一抹媚人心弦的笑容,伸手一揮身影倏地移到了王座之上。 而這時格里西亞等人才得以清楚的打量著這名叫做冥的男子。 他有著一張俊美無壽的完美臉蛋,陰柔的五官讓人分不清他是男的還是女的,若不是適才聽到他叫喚羅蘭的磁性嗓音,格里西亞一定會拿全部的財產打賭眼前的這人是女的! 在那張俊美無壽的面容上,有著一對詭譎魅惑的雙瞳,一紅一紫各有風情,看似溫柔的瞳光卻又如同黑潭般深幽。絕豔的笑容綻放在他略顯偏白的薄唇上,看似激情挑逗卻又似深情溫柔。 而他那一頭如同子夜般黝黑的長髮則長度及地,搭配在他那妖豔慵懶的絕美容顏上,更添加了一抹神秘的柔美感。 「我才沒鬧呢!誰叫你只留了一張紙條給我,上頭甚至只寫了『我走了』三個字,什麼也不交待一下,害我朝思暮想的念著你。」哀怨的一邊眨著美瞳,冥慵懶的用手靠著椅把,將頭輕輕的靠了上去,一邊無辜的望著羅蘭。 頭疼的看著被冥驚人的美貌給傻的格里西亞等人,羅蘭只能無奈的道:「當時我收到了一封緊急的信函,在找不到你的情況下我只好留紙條了。」 不過也還好當時冥不在,不然他絕對走不掉!羅蘭憶起當初的情形,還心有餘悸的感慨著。 勾起一抹性感媚人的誘笑,冥在下一瞬間便瞬移到了羅蘭的面前,在羅蘭還來不及反應時,他已經伸手抓住了羅蘭的右手,將『絕噬』給取了出來。 以眼神示意羅蘭乖乖別開口後,冥便撥攏了下黑瀑般的長髮,在下一瞬間釋放了大量的黑暗屬性。 純粹濃烈的黑暗屬性像是有意識般的朝絕噬流去,原先黑亮的璀璨寶石更是因為冥的灌輸而散發著神秘的光芒,待光芒散去後,冥才將絕噬再次放進羅蘭的右手裡。 「說吧!到底是什麼事會讓我的蘭如此著急呢?」雖然開口詢問了,但是冥的手還是沒有放開羅蘭的右手,只見他將手輕柔的覆蓋住羅蘭的右手,無比溫柔的撫摸著。 雖然尷尬的想要把手抽回,但羅蘭知道現在自己最好聽話一點,免得惹到這喜怒無常的冥,他就等著吃不完兜著走了。 「你有黃泉之水吧?我有朋友需要用到!」也不拐彎抹角,羅蘭在冥的詢問下就順理成章的接了下去。 撫摸著羅蘭的手微微的一頓,冥妖豔的雙瞳驀地閃過了一絲詭譎的光芒。 繼續著適才停頓的動作,冥好笑的仰著首,打趣的問著:「我感覺不到這裡有誰需要用到黃泉之水。」 不給羅蘭開口解釋的機會,冥便將撫摸著羅蘭的手收回,瞬間移動到了粉紅的面前,驚訝的開口:「難不成是這位小巫妖需要嗎?」 後退了數步,粉紅打從心底的懼怕起眼前的這名神秘男子。她不知道為何自己會這樣,只是敏銳的察覺到彼此之間實力的差距以及說不出的壓迫感。 雖然盡量穩住了自己的表情,但那屏住的氣息還是讓冥知道了粉紅的懼怕。 輕柔的揚起一抹極淡的笑容,冥細聲道:「放心,我對傷害弱小的生物沒興趣,只要別碰到我的逆鱗就好了,懂嗎?」 粉紅是弱小的生物?驚疑不定的看著表情僵硬的粉紅以及掛著絕魅笑容的冥,格里西亞打從心底好奇起這名男子。 「冥?」困惑的輕喚了聲,羅蘭不解他為何要突然對粉紅說這些話。 「要我把黃泉之水給你沒問題,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就行了。」對格里西亞和伊希嵐拋了個慵懶的媚眼,冥好心情的走回王位,姿態優美的趴臥下來後,一臉興奮的望著羅蘭。 只要一個條件就好了嗎?羅蘭猶豫不決的皺眉望著冥。 「什麼條件?」險些被那一眼給勾了魂的格里西亞在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後,便戒慎的問著。 「呵呵,別那麼緊張嘛!這條件簡單的很。」以手托著腮,冥拋了個媚眼給羅蘭後便愉悅的道:「親、我、一、下、就、好、囉!」 轟隆!晴天霹靂! 羅蘭等人在聽到冥的條件後,全體一致的僵在原地,不敢置信的瞠大雙眼,瞪著不像在開玩笑的冥。 親、親他一下,他可以不要嗎?!欲哭無淚的望著好整以暇的冥,羅蘭此時在心中天人交戰著。 天啊!這傢伙竟然是個……是個……,喔天,要犧牲羅蘭的貞操嗎?驚詫的將目光來回看著冥和羅蘭,格里西亞的心也在天人交戰著。 只是一個吻,沒什麼大不了……吧?看著羅蘭紅白交替的俊臉,萊卡也不肯定了。 怎麼辦?不親的話雷瑟就沒救了,但是又不能犧牲羅蘭的幸福……咬著下唇,伊希嵐不知該如何是好。 天哪!羅蘭這孩子私生活什麼時候搞的那麼糟了?雖然冥長的確實傾國傾城,但是他的力量更讓人顧忌啊!傻孩子,我救不了你了。默哀般的看了羅蘭一眼,粉紅好似無奈的搖著首。 看著羅蘭等人變化多端的表情,冥輕聲的笑了起來。在見到眾人將疑惑的目光移到自己的身上後,冥才靈敏的站起身子,往後走去。 在眾人面面相覷,搞不清楚狀況時,冥就已經拿著一瓶裝著透明液體的玻璃瓶以及一顆棗紅色的藥丸,踏著愉悅輕鬆的步伐來到了羅蘭的面前。 「剛剛那是開玩笑的,瞧你緊張的樣子。」笑瞇了媚人的雙眼,冥將持在左手的玻璃瓶輕晃了幾下後,便開口:「這就是黃泉之水,只要你吃下這顆藥丸我就把這瓶黃泉之水送給你。」語畢,便將右手攤開在羅蘭的面前,一顆棗紅色的藥丸便出現在他的手掌中央。 看到羅蘭只猶豫了一秒就要伸手將藥丸給取走,格里西亞馬上驚慌的制止著:「等等,那藥丸是什麼?」 慵懶的瞥了一間格里西亞後,冥便用著磁性的嗓音一字一句的慢慢說:「是、毒、藥、啊!」看到格里西亞等人臉色唰的一下變成慘白,冥惡趣味的大笑了出來:「哈哈……就算是毒藥又如何?蘭是死亡君主,哪會怕這東西啊?蘭,你帶來的朋友真是太有趣了,真不想那麼簡單就放你們走啊……」 聽到冥後頭的話,羅蘭馬上嚇的取走了他手中的藥丸一口吞了下去,接著緊張的道:「我吃了,你得如約將黃泉之水給我!」 輕咕噥了聲後,冥便將黃泉之水遞給了羅蘭,接著撒嬌的道:「蘭,你就留下來陪我嘛!外面的世界待久了,漸漸就會變得無趣,更何況還有一大堆麻煩,和我在一起的話,沒有危險沒有煩惱,多好?」眨了眨翦水秋瞳,冥無骨的雙手再次環上了羅蘭的頸項。 無奈的伸手將冥的手給抓了下來,羅蘭輕嘆了口氣道:「太過安逸的日子不適合我,這點你最清楚了不是嗎,冥?」 垮下了俊美的臉蛋,冥無趣的擺擺手道:「就是太瞭解你這點,才會希望你待在這裡別走嘛!」抬首看著羅蘭澄澈的藍瞳,冥那令人猜不透情緒的雙瞳泛起了一道溫柔的笑意,輕晃了下首,他續道:「算了算了,你和你的朋友走吧!只是有空的話多帶你的朋友來走走就是了。」 「謝謝你,冥。」溫柔的勾唇一笑,羅蘭滿心的感謝著冥。 擺擺手表示自己知道後,冥便召喚了黑暗屬性做出了一個黑洞空間,確定黑洞呈現穩定狀態後,冥便對羅蘭等人道:「回去吧!你的朋友還在等你們呢!啊,順便跟伊路那孩子說一下,要他有空也多多回來玩啊!」 無奈的揚起一抹淺笑後,羅蘭便對著冥點點頭,和格里西亞等人踏進了那個黑洞。 待黑洞以及羅蘭等人的身影消失後,掛在冥嘴邊的溫柔笑意轉變成了陰冷、狠戾的笑意。 對著早已無人的闇黑大廳,冥像是自言自語般的森冷開口:「你們最好別動蘭和他的朋友們,不然……我絕對和你們沒完沒了。」語畢,冥伸手一揮,那絕豔的身影便消失在黑暗裡。 而空無一人的大廳再次回歸到最初的靜謐。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