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71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誅神令.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騎士守則之錯過的期待與嶄新的未來 讓我們去尋找「最終」的模樣 伸出手 迷惘之中 緊握的這雙手就是羈絆與未來 在一片淒黑散發著詭異空氣流動的空間裡,隱約見到有兩抹人影佇立在那,此時一股沉默迷瀰漫在兩人之間。 又過了好一陣子後,其中一名身子呈現透明狀的女子總算受不了如此壓迫的沉靜,開口打破了維持許久的沉默。 「我真的沒想到『他』竟然還留了一手。」泥濃般的溺人嗓音緩緩傳出,細軟的嗓音在這詭譎的空間裡聽起特別突兀,仔細傾聽的話似乎還會察覺到一絲絲的陰狠。 「看來我們都小看了『他』的孩子,先是蘭特再來連御啼關都……,妳的動作該快點了,雖然我認為依他們的能力不足以和我們作對,但是夜長總是夢多。」先是沉吟了下後,輕脆、優雅的男性嗓音便擔憂似的傳出。 「我知道,但是阻擾的傢伙實在太多了,那些人背後的勢力也不容小覷,一不小心的話,我擔心會前功盡棄。」略顯煩躁,女子來回踱步著。 「呵呵,妳放心吧!該佈好的局我已經佈好了,妳的擔心是多餘的。」狠戾的光芒一閃而逝,優雅的嗓音再次柔和的響起。 那名呈現透明型態的女子在聽到這話後有趣的挑了下眉,接著便以著頑皮且愉悅的嗓音道:「我明白了,這種事果然還是你比較拿手。」嬌媚的捂嘴輕笑了好一陣子後,她才續道:「接下來的動作就放心交給我吧!我迫不及待想看他們接下來的表情了,呵呵。」 「別露出馬腳了。」微勾嘴角,男子不甚在意的叮嚀著。 「我知道,但是真要是露出馬腳不是更有趣嗎?」呢喃似輕道後,女子原就呈現透明的身影隨著話落,身子便隨之消散在這闇黑的空間裡。 從冥那拿到黃泉之水的羅蘭在透過冥所創造出來的黑洞傳送後,便回到了雷瑟的小屋裡,沒有追問羅蘭和那名高深莫測的男子是怎麼認識的,格里西亞便先對喬葛、帝摩斯以及伊路投以要他們安心的一眼後,便接過了羅蘭遞過來的黃泉之水,小心翼翼的餵進雷瑟的嘴裡。 待雷瑟無意識的將黃泉之水吞嚥下去後,格里西亞等人便屏氣凝神,緊張的望著悠悠轉醒的雷瑟。 細長濃黑的睫毛先是顫抖了下,雷瑟便在眾人期待又害怕的注視下緩緩的張開雙眼。他先是眼神空洞的和格里西亞擔憂的目光對上,再將目光由左到右緩慢的掃過圍繞在他身邊的每一張臉,最後在對上羅蘭的雙眼時,他空洞無神的雙眼才逐漸開始聚焦。 薄唇輕啟,雷瑟開口欲言,但久未進水的喉道卻乾澀的只能發出幾個簡單的單音。 見到此現象的伊希嵐馬上伸手取來擱至在一旁的水瓶,迅速的倒了一小杯水後,才小心翼翼的送到雷瑟的嘴邊,輕柔的讓他喝下。 空洞的眼神不在,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疑惑,雷瑟雖是皺著眉困惑的望著伊希嵐,卻仍是接收了伊希嵐的好意,張嘴小口小口的將水喝完。 將水喝盡確認嗓子不再乾啞後,雷瑟才將目光掃過眾人,最後定在羅蘭的身上,開口:「羅蘭,為什麼你會在這?」 完全沒料到雷瑟開口的第一句話會是這樣的羅蘭眾人,在聽到雷瑟的問題後瞬間原地僵硬,喬葛更是嚴重結巴的驚恐道:「你、你、你想……想起來、來了?!」 「想起……?」先是不解的以眼光詢問著喬葛,在雷瑟正準備開口時,他像是察覺到了什麼,難掩驚詫的左看看羅蘭,右瞧瞧喬葛,剛清醒的渾沌思緒這時才清晰了起來。 「這是這麼一回事……大地不是死了嗎?」將身子微微的撐了起來,雷瑟目光訝異的盯著喬葛看。 「你才死了啦!」口無遮攔的脫口回答,在被萊卡用手肘撞了一下後,喬葛才驚覺自己說了什麼不該說的,緊接著尷尬的打哈哈道:「我們都轉世啦!你忘記你今世的事了嗎?」 先是發愣的呆了好一下子後,雷瑟才慢慢的收回了驚愕的情緒,回到了格里西亞等人記憶中,審判長該有的沉穩形象。 「對了,海伊……失蹤、騙局還有龍,我想起來了……。但是,最後我不是被龍給殺了嗎?為什麼……?」困惑的撫著頭,雷瑟怎麼也想不起自己和龍大戰後,敗了下來、失去意識後的記憶。 互看了一眼後,格里西亞便柔聲的開口道:「在你被龍殺了之前我們就即時趕到了。」 再又撫著額想了想,發現似乎真有類似的畫面閃過腦海後,雷瑟便輕嘆了一口,點頭算是明白。 就在事情到了一段落,一切看起來就像平常那樣正常時,雷瑟倏地錯愕的抬起了首,瞠大了雙眼,像是見到了什麼詭異的情況般,震愕的道:「你是羅蘭,他們是萊卡和喬葛……那妳們是誰?!」望著格里西亞、伊希嵐和帝摩斯,雷瑟的表情和前世的冷靜大不相同,此時此刻呈現了僵硬的狀態。 互覷了一眼,格里西亞癟著嘴,似乎對這個問題感到有些感冒,至於伊希嵐及帝摩斯則尷尬的笑了笑,同樣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就在格里西亞等人和雷瑟呈現呆滯、大眼瞪小眼的狀態時,羅蘭便輕笑了聲,含笑的解釋道:「她們就是格里西亞、伊希嵐和帝摩斯啊!你看不出來嗎?」 就算已經大約猜到了是這麼一回事,雷瑟在聽到羅蘭那輕快的語氣後還是僵了下身子,反應遲鈍的沉默了下後,才嘆了口氣。 「看出來是看出來了,只是沒想到真是這麼一回事。」面色古怪的看著眼前昔日的伙伴,如今各個竟都變成了絕世大美女,雷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表達心中的想法,左看看格里西亞右看看伊希嵐和帝摩斯後,雷瑟淡淡的一哂:「妳們這樣很好看,雖然有點奇怪,不過我想我會習慣。」 聽到雷瑟的話,伊希嵐和帝摩斯的臉都猶如晚霞般醉紅,而格里西亞雖然也羞紅著臉,但是還是對雷瑟不同於前世嚴肅的態度感到有趣。 望著如同前世面容俊酷的雷瑟,格里西亞有趣的挑起了半邊的眉,嗓音溫婉又打趣的道:「對於這樣的你,我想我也需要一點時間來習慣,嚴肅的審判長。」 以前的雷瑟笑起來會讓人受到驚嚇,但熟知他的人就可以從他冷峻的面容下體會到他的溫暖;現在的雷瑟笑起來卻讓人打從心底舒坦了起來,讓人有種被安撫的可靠感覺。這種淺淡可靠的笑容就像前世的他埋藏在心裡的柔軟一樣,讓人感覺到他的溫柔與關懷。 搖搖頭,雷瑟望著自己佈滿劍繭的手,輕聲的道:「人總是會改變,更何況在這之前的我並沒有前世的記憶,只是照著心裡的感覺走罷了。」 「所以這麼說來,今世的歷練與擺脫了審判長的職務,讓我們嚴肅的審判長變得溫柔了嗎?」格里西亞揶揄似的輕笑著。 「看來今世的洗練和少了太陽騎士的束縛,也讓我們的太陽騎士長變得更加邪惡了。」無奈的翻了個白眼,雷瑟似乎對格里西亞的調侃感到有些頭疼。 輕笑了幾聲後,格里西亞便望著如同前世一樣,總是拿自己沒有辦法的雷瑟,目光漸漸柔和了下來,而瀰漫在心窩上的恐懼也慢慢的隨之消逝了。 其實剛剛那一連串的揶揄調侃都只是格里西亞為了撫平心中懼意的行為,因為她很害怕,害怕雷瑟就這麼死掉,或是黃泉之水沒辦法救回雷瑟,更恐懼他會忘了有『格里西亞』這人的存在。 但是現在,看到雷瑟還能像之前一樣對自己的無理取鬧以及任性給予包容般的苦笑,格里西亞的心總算是定了。 雷瑟,不管你之前遇到了什麼不愉快、傷心的事情,現在都可以將一切痛苦的記憶封閉在心中最深處的角落了,因為有我們在,我們不會再讓你憶起那些苦痛的回憶,我們會為你創造新的、寶貴的、值得收藏著的回憶。 看著萊卡激動撲到雷瑟身上的行為,伊希嵐溫柔專注的喜悅眼神,喬葛欠扁卻又充滿關懷的語氣以及帝摩斯和羅蘭互視一眼後,露出的包容、滿足笑容,格里西亞在心中輕輕的發願著。 眾人又為雷瑟的歸來以及無事和睦、暢快的聊了一下後,格里西亞才想到了一件不對勁的事。 「為什麼雷瑟會突然恢復記憶?」和羅蘭相視一眼,見羅蘭也對自己投以不知所措的一眼後,格里西亞便將目光移到了雷瑟身上。「雷瑟,你之前都沒有前世的記憶吧?」 搖了搖頭,雷瑟接過了伊希嵐遞過來的水,輕輕的喝了一口後,才皺著劍眉開口說:「之前完全沒有,但很奇怪,在我張開眼睛看到羅蘭後,記憶不知怎麼的就突然回來了。」所以他一開始才會有那些脫序的行為,甚至還將前世的記憶和今世的記憶混淆。 「會不會和黃泉之水有關係?」慵懶的聲音傳來,粉紅媚人的躺臥在一旁的涼椅上,在雷瑟甦醒過來和格里西亞等人敘舊時,她便像個閒人般,悠哉的躺在那兒。 先是對粉紅出現在此的原因感到不解,在聽到『黃泉之水』後,雷瑟更是攏起了俊眉,直接開口問道:「黃泉之水是什麼?」 眾人沉默的互視了一眼,最後在格里西亞若有似無的輕搖了頭後,才由她代為開口道:「那是一種上古寶物。」轉動著慧黠的藍眸,格里西亞有技巧的轉移話題的續道:「也許真的是因為黃泉之水的關係,總之雷瑟恢復記憶就好,這樣我們就不用再想辦法讓他恢復記憶了。」 她不想讓雷瑟知道他曾經死過一次,因為這會讓他憶起之前那段不愉快的記憶,甚至依雷瑟的個性,他搞不好還會覺得虧欠他們太多,因為他們為了他而煩憂、擔心。 雷瑟雖然覺得格里西亞等人的態度有些不對勁,但他還是被格里西亞最後的那句話給吸引了注意,困惑的又問:「為什麼要讓我恢復記憶,還有為什麼你們也有記憶?」 瞥了羅蘭一眼,格里西亞優雅的走至桌几旁拿起了一杯冰水後,便涼涼的看著羅蘭去向雷瑟解釋。 知道了為什麼要恢復記憶的前因後果,以及教皇給予的任務後,雷瑟便明瞭的輕頷了下首,在雷瑟正打算詢問接下來要做什麼時,小屋的門便被砰的一聲給打開。 錯愕的回過首,眾人在見到來者後,頓時了然的點了點頭。 來者,正是雷瑟今世的好友──海伊。 望著不知所措,又喜又懼望著自己的好友,雷瑟只是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心中閃過了一絲刺痛,速度快的讓雷瑟來不及去感受到。 躊躇不前,不知該怎麼開口的海伊先是看了看臉色早已不再憤怒的格里西亞等人,又看了看已經安然無恙,神色平靜的雷瑟後,才試著呼吸吐出,鼓起勇氣的對著雷瑟嚅嚅的開口。 「雷瑟……你還好嗎?」目光又是關切又是不安的睇著雷瑟,海伊只敢站在門口,像是個做錯事的小孩,小聲的詢問著。 望著一同長大的好友,雷瑟就算難過對方的欺騙與背叛,還是無法真正的開口去責備,只能將那道已經結疤的傷口潛藏在心底,假裝自己已經不在意。 「已經沒事了。」輕晃著首,雷瑟勾起了一抹很淡很淡的笑容,而這抹笑容看在格里西亞等人的眼裡,卻不是如同表面般那麼一回事。 雷瑟你別笑,看到你這副模樣,我們寧可你冷著一張臉也好過露出這比哭還難看的逞強笑容。眾人在看到雷瑟的笑容後,不約而同的在心中為雷瑟感到不捨。 似乎沒有看到雷瑟藏在笑容底下的心酸,海伊在見到雷瑟的笑容後馬上鬆了一口氣,接著快步的走到雷瑟面前,低著頭道歉。 「對不起雷瑟,我不應該因為害怕就這麼做,他們說的沒錯……我真的不夠資格當你的朋友……我應該更信任你的……」握緊拳,海伊將視線快速的掃向格里西亞等人後,就又迅速的垂下了首。 似乎非常害怕他們。 輕嘆了口氣,雷瑟伸出手拍了拍海伊的肩膀,輕聲的道:「沒關係,反正我也沒死,你就別再自責,一切都已經過去,就讓他結束吧!」 最好沒死!克制自己想要衝過去扁海伊一頓的衝動,萊卡的臉色沉到不能再沉。 「那……我們還是朋友嗎?」偷覷了一眼萊卡後,海伊抬首盼望般的望著雷瑟。 正當雷瑟開口準備回答海伊時,看出來雷瑟似乎打算就這麼簡單原諒海伊的格里西亞,馬上用著優雅且抱歉的嗓音打斷了雷瑟的話。 「很抱歉,雷瑟接下來必須跟我們走了,無論你們是不是朋友。」只不過這聽似歉然優雅的嗓音聽在羅蘭等人的耳裡卻不是那麼一回事,他們可以從中感覺到格里西亞的嘲弄與諷刺。 在失去的時候不懂的珍惜,甚至還厚著臉皮祈求著被傷害的人的原諒,難道他看不出來,雷瑟只是在故作堅強嗎?如果連這樣他都看不出來,又怎麼有臉與資格說自己想和雷瑟繼續當朋友?! 錯愕的將目光移向格里西亞,海伊不安的道:「為什麼?你們……要去哪裡?」 「你應該明白自己是最沒資格要求雷瑟留下來及過問的人,再者……經過這次的事,我們也不會放心讓雷瑟繼續留在這裡。」沒有將話說的很白,卻同樣犀利的伊希嵐,難得的對外人說出一長串的話。 只不過若是這種話,他們想對方應該會寧可伊希嵐不要說話。眾人在看了一眼臉色蒼白的海伊後,很沒同情心的在心中嗤笑著。 將目光慌張的移到了雷瑟的身上,深知伊希嵐的話是事實的海伊沒辦法開口反駁,只能用不安的目光詢問著雷瑟。 雖然不能理解伊希嵐話中有話的涵意是什麼,雷瑟在接收到了海伊慌張無措的目光後,還是選擇沉默的嘆了口氣,頷首「我得跟他們走。」 也許是心寒了吧!雷瑟在海伊的眼裡發現他希望自己留下的目的只是為了保護自己而已後,便不再多說什麼的下床,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後,就和格里西亞等人往外走。 就在前腳即將跨出門檻時,雷瑟的腳步略微停頓,轉過首對著海伊。 「我走了,房子就留給你吧!也許我會再回來,也許不會了,總之你要多保重。」不說再見只要對方保重,雷瑟轉過了首,跟上了格里西亞等人,示意他們出發後,便不留戀的離開了小屋。 這樣也許比較好,至少他可以告訴自己不要繼續沉浸在被背叛的痛苦裡,可以從被背叛的陰影裡走出,和格里西亞他們開創新的未來,即使……心中還是會為適才在朋友眼裡見到的事實感到心痛。 他打從心底將對放當成朋友,對方卻只是打從心底的利用著他…… 感受到肩上傳來的輕拍,雷瑟抬起了首對上了羅蘭擔憂的神色後,便輕輕的說:「我不會說我不在意那件事,但是我會試著去遺忘,因為你們就在身邊,會帶給我新的記憶與未來。」嘴角微微的往上揚,雷瑟笑出了從前都沒見過的俊帥笑容,那笑容有放下也有期待,更多的是對未來的憧憬。 點點頭,羅蘭望著雷瑟前所未有的笑容後,也綻放出了一抹安心的笑容,開口道出早該講的話。 「雷瑟,歡迎你回來。」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