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第二十三章

誅神令【第二十三章】騎士守則之不願正視的事實 思念有多少 感受的寂寞就有多少 得到的堅強有多少 脆弱就會有多少 察覺之後 腳步停滯 目標逐漸變得虛幻不實 眾人在踏出門外,還來不及商討接下來要去哪裡尋人時,便被眼前人山人海景象給嚇的傻在原地。 一批隊伍整齊的戰士團各個身形健碩的守在一名神目俊朗的陽光男子旁,他們表情嚴謹、手持大刀大斧,搭配著被太陽長期日灑的黑黝皮膚,讓人有種打從心底寒了起來的感覺。 而被一群戰士簇擁著的陽光男子則有著一頭火豔般的紅色短髮,在陽光的照耀下就彷彿烈火般閃耀著,深邃迷人的俊臉上,配著一雙含笑又熱情的翠綠雙瞳以及毫不做作、落落大方的爽朗笑容,讓人有種想要跟他一起暢快大笑及放下戒心的衝動。 由於被人群給包圍住,所以無從打探他的身形如何,只不過從他那高人一等的碩大身形中,應該也不難猜到這名男子的身手與實力。 打量完畢的格里西亞在沉默了一下後,便率先往那人走去,而其他人在看到格里西亞的動作後,也不由分說的跟在其後頭。 靠近那群戰士後,格里西亞便揚起了一抹悲天憫人的微笑,優雅而不失禮的先向被簇擁著的那名男子微微一笑、點了下頭後,才轉首面對稍早的那幾名冒險者。 「謝謝諸位傾心盡力的幫忙,經過大家無私且真誠的關懷後,雷瑟兄弟已從深淵不見盡頭的黑暗裡從歸光明的懷抱了。」精亮的藍眸在說完感謝詞後,便快速的瞥了一眼那名紅髮男子,眼底流過了一絲精光。 這笑起來爽朗自信的萬能型英俊傢伙,如果她沒猜錯的話,應該就是戰神之子了。 和同樣已經察覺的羅蘭互視一眼之後,格里西亞便在暗地裡點了下頭。 「……?」聽完格里西亞那一長串文謅謅的話,在場無論是一般老百姓還是戰士,甚至連那個很有可能是戰神之子的萬能型英俊男子都傻愣的望著格里西亞。 而一開始最先和羅蘭等人打交道的修,先是不解頭疼的望著格里西亞,再見到站在格里西亞身後,已經將浴血的衣袍換成了一套整齊舒適、行動方便騎士服的雷瑟後,才恍然大悟的領會了格里西亞剛剛所要表達的意思。 「雷瑟,你已經沒事了嗎?」關心急切的目光從頭到腳的望著氣色紅潤的雷瑟,修在見到雷瑟揚起一抹極淡的笑容輕點了下頭後,便開心的續道:「真的是太好了。」 急忙的向格里西亞和羅蘭等人道謝後,修才憶起似乎還沒替雙方介紹,馬上走到兩方人馬的中間,有禮又恭敬的對著那名紅髮男子說:「戰神之子閣下,這幾位就是我剛剛和您提到的勇士們。」語畢,修又轉首對著格里西亞等人道:「各位,這位是戰神殿的最高代言人,是收到了我們的求救信後,快馬加鞭趕來的。」 被稱為戰神之子的男子在聽到修的話後,先是驚訝的望了羅蘭等人,接著才露出一抹毫不扭捏的俊朗笑容,揚笑稱讚道:「沒想到諸位居然如此年輕,身手更是不凡,真是讓瑪爾仕開了個眼界,有空希望能和諸位來場友好的切磋。」 不像羅蘭、雷瑟以及伊希嵐在聽到『切磋』兩字明顯炫亮不少的表情,格里西亞在聽到後,只有一個反應──優雅的翻了個白眼。 「戰神之子才是好風采,一聽有人求救便快馬前來,想必閣下也是位性情中人。」不謙也不卑的對著戰神之子微微一笑,格里西亞的進退態度拿捏的十分適當。 「哈哈哈,不敢當不敢當!我只是照著自己想要做的事行動罷了。」揮了揮手遣退圍繞在身邊保護自己的戰士群們,戰神之子也就是瑪爾仕姿態猶如黑豹般高雅的從人群裡走出,來到了羅蘭等人的面前。 而這時羅蘭等人才終於看清楚瑪爾仕的身形了。 在身高上,他比羅蘭整整高出了一顆頭,健碩的身軀高大健壯且肌肉緊實,被包覆在衣服底下更讓人有種血脈噴張的感覺,服貼的火紅紋路戰士服更襯托出他完美的肌肉線條! 好比堅石巨劍有一定重量的巨斧被他輕鬆的揹在身後,行走的姿態更是輕巧、彈性,基於上述幾點看來以及從剛剛從容不迫的自信談吐,格里西亞敢肯定這個戰神之子絕對是歷任中屬一屬二的! 「別叫我戰神之子或閣下什麼的,叫我瑪爾仕就好了。」不拘小節的笑出一臉自信,瑪爾仕沒有趾高氣昂的高傲態度,這讓羅蘭等人對此人的好感更高了一點。 更何況他還是個萬能型的帥哥! 「那也叫我西亞就好,另外他是羅蘭、雷瑟、伊希嵐、喬葛……」一位一位的介紹著,格里西亞一邊友好的對著瑪爾仕笑著,一邊使了個眼神給羅蘭。 看懂格里西亞意思的羅蘭馬上會意的點點頭,在格里西亞將所有的人一一唱完名後,才清了清嗓子開口,將瑪爾仕的注意給拉了過來。 「不好意思如此冒昧開口,請問您是否方便和我們私下交流一下?」斟酌用字,羅蘭有些苦惱的想著該如何說服瑪爾仕。 戰神之子都已經親自上門,這種好機會他們說什麼也不可能放過,但重點是他們到底要怎麼將人『請』到一旁去談談呢? 沒像羅蘭以為瑪爾仕會不同意,他在聽完羅蘭的話後,雖然困惑挑眉,但還是快速的朗聲回覆「當然可以,只是要去哪談呢?」 伸手擋住欲開口勸說的護衛,瑪爾仕對隨他前來的戰士群們輕輕的頷了下首後,那群戰士們便紛紛閉上了嘴,再次恭敬的退回到一旁。 完全沒料到瑪爾仕會這麼簡單答應的羅蘭在錯愕的怔愣下了後,才在格里西亞的暗示下回過了神,伸手指向一旁裝潢典雅的頂級茶館,有禮的再次詢問:「到那裡,可好?」 不知道瑪爾仕是太過自信還是太過相信他們,竟然才遲疑了那麼一下就答應了他們的邀約? 雖然對瑪爾仕過於率性的態度感到不解,但羅蘭也沒想太多,因為首要之急就是先告知前者三神殿聯手的這件事。 「沒問題。」對著羅蘭淺笑了下後,瑪爾仕便轉向隨侍在側的戰士們,叮嚀囑咐著:「你們就待在這裡守著,沒有我的命令通通不准擅自行動,我一會兒就會出來了。」 整齊一劃的點點頭,戰神殿的戰士們秉持著對戰神之子最高的崇敬與服從,在恭敬的行了個禮後,便低下首恭送走瑪爾仕。 進到了茶館,羅蘭向侍者要了一間包廂後,便照著侍者給予的指示,領著眾人往樓上走去,接著對照著門牌號碼,伸手打開了最角落、幽僻的包廂。 雖然是最角落的包廂,但裡頭的裝飾可一點也不馬虎,所有的木製傢俱都是由上等檜木製成,並且雕刻成造型獨特卻不怪異的形狀,上方的琉璃水晶燈散發出夢幻的色澤,中央則是放著三顆夜明珠藉此照亮。 樸實卻有著素雅的高貴,不論是茶桌、會議桌,甚至只是一旁不起眼的窗檯皆充滿了設計者的巧思與構想,看得出來這間包廂雖然位處冷僻,卻是最佳的談話地點。 滿意的打量完四周後,瑪爾仕便毫不迂迴的開門見山道:「說吧!諸位有什麼事要和瑪爾仕交流與商量?若是瑪爾仕能力所及之處,定當不會推辭。」爽朗又不做作的直接挑明,雖然是很直白的問句,卻也不會讓人有被冒犯的感覺。 瑪爾仕絕對是個完美的上位者。 「閣下竟然這麼說了,那麼我們也就直切重點吧!」似乎鬆了一口氣,羅蘭對於那些場面話實在不拿手,所以瑪爾仕這麼直白的行為讓他由衷感到慶幸「其實我們是光明神殿的人,來此的目的主要是想和您商討三神聯手的事。」 「三神聯手?」翠綠的雙瞳寫滿疑惑,瑪爾仕不解的重複著。 「是的,我們傾聽到光明神仁慈的耳語,希望戰神殿以及渾沌神殿能與光明神殿聯手,共同對抗突然崛起、打破平衡存在的幻無神殿。」擺出誠懇認真的神情,羅蘭想到艾崔斯特以及教皇的期望,心中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他們是對自己報以如此厚望,他絕對不能讓光明神殿的各位失望。 「對抗幻無神殿嗎?」斂下彷彿無時無刻都熠熠生輝的綠瞳,瑪爾仕沉吟了下後才道:「我們的信徒有大部分都轉向了那突然崛起的幻無神殿,雖然干涉信仰並不是戰神的本意,但老實說不只是我,戰神殿的大家對這件事都很在意。」 爽朗的笑了笑後,瑪爾仕便續道:「冠冕堂皇的話大家都會說,雖然大家嘴上說要尊重信眾們的決定,但實則上是很不以為然的,挑白來講,我也是其中一員,表面跟信眾們說『別擔心,去吧!戰神的精神與你同在』,其實內心正在嘶吼說『混蛋,這樣香油錢又更少了啊!』,而且幻無的存在很奇怪,很多傳言也流傳在人民間,對於這樣的事情戰神殿不會置知不理,這個大陸,三神鼎立已夠。」 「所以瑪爾仕不才,還望光明神殿的諸位讓戰神殿一同參與。」收起了爽朗不拘小節的笑容,瑪爾仕以他們不曾見過的認真臉孔說道。 和格里西亞互覷一眼,原以為戰神殿會是最難說服的,畢竟在他們的腦海裡,麥凱給他們的印象可是非常鮮明,所以不能怪他們腦袋有一時無法反應過來。 不過聽到瑪爾仕這番話,還真讓他們感到佩服,能夠直起胸膛,坦蕩蕩的說自己講的是冠冕堂皇的話,以及用著不減風趣的認真口吻說著這些話,真的是沒幾個人做得到。 至少在場就只有格里西亞做得到吧? 「閣下言重了,是光明神殿希望您加入才是。」不似之前都是說著場面上的客套話,這次的話,羅蘭是發自真心的肺腑之言「竟然我們都已有共識,那麼關於教皇陛下以及太陽騎士長的預言……」 「就由我來說明吧!」巧笑倩兮不留痕跡的接下羅蘭的話,格里西亞以只有羅蘭與她知道的眼神互瞅一眼後,便揚起溫和的笑容將之前告知粉紅等的不完整預言說出。 雖然不解格里西亞為何繼續隱瞞,但是知道格里西亞有自己的打算以及清楚知道利與弊,羅蘭便沒有當場詢問以及打斷格里西亞的話。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頷首表示瞭解後,瑪爾仕便又揚起適才收起的笑容,愉快的伸出手,對著羅蘭說:「竟然如此,就請各位多多指教了!」 伸手握住瑪爾仕充滿善意友好的手,羅蘭綻放出一抹爾雅的笑容,友好且認真的說:「也請您多多指教了。」 點點頭,正當眾人笑開,打算商討一下計劃時,瑪爾仕眼角餘光突然瞄到了一直躺在一旁,彷彿事不關己的粉紅,臉色霎時凝重、憤怒了起來。 「妳是渾沌神殿的人,對吧?」嗓音頓時低沉了不少,瑪爾仕一改好相處的模樣,身邊環繞著憤怒的低氣壓。 就像,粉紅是他的天敵一樣。 眾人不解的望著聽到瑪爾仕慍怒的話而慵懶坐起的粉紅,以及臉色瞬間凝重不少的瑪爾仕,不明白剛剛還好好的,怎麼在下一瞬間就翻起臉來? 「粉紅是渾沌神殿的人沒錯,怎麼了嗎?」羅蘭望了神情似乎也有些不對勁的粉紅一眼後,便轉向了瑪爾仕。 「雖然我同意三神聯手,但我絕不和渾沌神殿的傢伙和平相處!最好的情況就是我們合作就好,別讓渾沌參與!因為我懷疑他們的野心!」不給羅蘭詢問的機會,瑪爾仕握緊雙拳繼續道:「渾沌的傢伙,曾經派闇騎士率領不死軍團剿滅了我們的領土!」 倒抽一口氣,羅蘭不敢置信的瞪向粉紅,完全沒想到會突然接收到這個駭人聽聞的訊息。 「哼,無腦的傢伙。」緩慢的站起身,粉紅勾起一抹鄙視的笑容後,續道:「還以為戰神殿總算出現一個比較有在用腦的傢伙,沒想到還是一個樣。」 「妳這話是什麼意思?」臉色更是陰沉,看來粉紅的這句話成功惹怒了瑪爾仕。 「意思就是你們都是群光有武力卻沒在用腦子的傢伙。那塊領土早已被幻無吸收,被用來做不為人知的事情了。」沒有清楚的解釋那不為人知的事情是什麼,粉紅只是一直以著鄙晲的目光瞅著瑪爾仕。 「和渾沌神作對的傢伙,我們一個也不會輕饒,更何況是在經過種種挑釁後。」冷笑了下後,粉紅更是直接的承認「所以是我們做的你又能如何?」 一口氣梗在喉間,瑪爾仕氣的臉上漲紅,彷彿下一秒血管就會破裂似的。 而羅蘭在聽到粉紅竟然大無謂的以這種忽視人命的語氣說話,當場也皺起眉頭,口氣嚴厲的說:「即使是這樣,他們也只是一般的老百姓啊!」 向羅蘭投以複雜的眼神後,粉紅便揚起一抹譏笑,聳聳肩。 「搞不好近日傳出許多的不死生物襲擊村莊以及泯滅人性的事,就是你們渾沌神殿搞出來的!」青筋突出,瑪爾仕顯然對粉紅那不以為然的態度感到震怒。 聽到這話的格里西亞瞬間一僵,倏地的將不敢置信、錯愕、憎恨等複雜眼神看向粉紅,彷彿憶起了在蘭特自己的無力、可恨的不死生物以及一條條冤死的人命。 而羅蘭在看到格里西亞不對勁的神情後,馬上也想起了那次在蘭特的大屠殺,但是和格里西亞不同,羅蘭仍保有一絲理智,即使他已經不能再肯定,粉紅真的是站在他們這邊的。 現在才愚蠢的想到,他對粉紅一點也不瞭解,不論是幾百年前的魔王大戰亦或是今日的局面,他從來沒有好好的去看清粉紅的內心到底在想什麼。 出自於好玩?任性?抑或是有其它的目的?羅蘭真的分不清楚了。 也許他一直在逃避,逃避粉紅真正的想法,所以也就沒有去深探過,但如今這個問題浮出了水面,打破了他埋藏在內心的盒子衝出,他再也沒辦法不去正視它了。 不管是魔王抑或是三神聯手,他都想知道粉紅心中真正的想法。 「粉紅,雖然之前沒問妳,一直認為妳是預言中,我的『關係匪淺』之女,但如今事情走到這裡,我想妳也早就知道那個人是指格里西亞不是指妳了吧?」對上粉紅從未出現過的冷冽雙眼,羅蘭湛藍的雙眸充滿哀傷「妳是抱著什麼心態加入我們的?」 「當然是為了偷聽以及破壞我們的計劃,渾沌一定是想要獨攬大權,掌控整個大陸!她都能惡毒的讓不死生物去襲擊無辜的村莊,這事可是攸關渾沌,她一定會無所不用其極!」張口欲言,卻被瑪爾仕打斷,粉紅冷戾的雙眼森冷狠瞪了過去。 「不會的,在蘭特時粉紅就幫過我們,不只這樣,一路上粉紅危害我們的事沒做,幫忙的地方卻不是一兩句話就能帶過的!」望著粉紅想說什麼卻又吞回去的神情,羅蘭雖然有些心寒粉紅不願對他說明,但粉紅這一路上雖稱不上盡心盡力,卻也用心的行為是深深的刻劃在他的腦海與心裡。 他相信粉紅這一路的行為不是裝的,也不願懷疑,粉紅的接近是別有心機。 「那也只是因為要收買你們的心,讓你們不再對她抱有懷疑的心態罷了!」怒火似乎也燒斷了瑪爾仕的理智,只見他不以為然的看了羅蘭一眼後,便又繼續瞪著粉紅。 我不信任粉紅。 這時格里西亞的話與剛剛她的行為結合在一起,敲入了羅蘭的腦裡。 是嗎?是這樣嗎?格里西亞不信任粉紅的原因就是因為覺得她別有心機所以才這麼做?自己想的真的太單純了嗎?粉紅……是有目的而來的? 甩了甩頭,心中的不安疑惑雖然像泡泡般不斷冒出,但羅蘭還是對著眾人說:「我相信粉紅,當務之急是要想辦法阻止野心已經顯露的幻無併吞整個大陸,所以三神聯手是必然,粉紅不能離開。」 語畢,羅蘭便旋身走出房間,那倉促的腳步以及有些悽涼的背影,讓將這一切看在眼底的雷瑟,從羅蘭的身上感覺到一股無法言喻的孤獨感。 屬於羅蘭的堅韌,卻滄桑無助的孤獨感。 在羅蘭的身上,雷瑟看到了同樣被海伊重傷的自己,這時的羅蘭絕對不適合一個人獨處。 站起身,雷瑟向氣氛有些凝重的眾人說了句「我去看看羅蘭」後,便也跟在後頭離開了包廂。 在跨出包廂的下一秒,雷瑟便被守在門外的伊路攔了下來,望著伊路擔憂卻又不知所措的黑瞳,雷瑟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交給我吧!」 深深凝睇著雷瑟比自己還深邃卻堅定的子夜黑瞳,伊路在將手收回後,便恭敬的彎下身,行了個除了對羅蘭之外,沒再對其他人行過的禮。 「拜託您了,審判騎士。」 點點頭,雷瑟在拍了拍伊路的肩膀後,便拔腿往外奔去。 繞著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城鎮一圈後,雷瑟依舊沒有找到羅蘭,在蹙著眉擔憂羅蘭會跑到哪去時,驀然想起一處每當自己心情不好或是有疑惑悶在心裡,總會去的地方後,便豁然開朗的往城鎮外跑去。 當雷瑟穿過月之森,來到一處可以仰望星晨以及觀望穿心湖畔的大片草原時,便見到湖畔邊,坐著一名背影寂寥的孤單身影。 無聲的來到了那人的身邊,雷瑟知道對方有察覺到自己的到來,卻選擇不發一語的行為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靜靜的坐了下來,和他一同望著平靜無波盪的湖面。 過了許久,靜謐的草原就只有樹葉被風吹動所發出的響音,就在雷瑟認為羅蘭什麼都不想說,正打算開口時,羅蘭有些苦澀的聲音便緩緩的響起。 「雷瑟……我是不是真的太天真了,竟然到現在都還在相信著她……」將頭埋入膝間,羅蘭的嗓音充滿痛苦與嘲笑。 嘲笑自己的天真與不願面對現實的懦弱。 靜靜的不發一語,雷瑟知道現在他能做的,就是傾聽。 「我不像你和格里西亞有著聰明的腦袋以及分辨真實與謊言的能力,只能憑著自己的心去相信一個人或一件事,結果到頭來卻深深的傷害了許多人,我的無知,害死了許多無辜的人……」 聽到羅蘭的這番話,原先打定主意要讓羅蘭將心中所有的苦悶都道盡的雷瑟還是忍不住的開口了。 「羅蘭,你不無知,你只是善良。」望著羅蘭倏地抬頭的頭,想要反駁的模樣,雷瑟不給羅蘭機會,繼續說:「或許你真的沒有我和格里西亞聰明,做什麼事情也沒有我們果斷俐落,但是要比設想每一件事與人,無庸置疑,你可能比我們都還要來得用心,但也正是因為用心太多,你才會卡死在胡同裡。」 凝視著羅蘭複雜且脆弱的藍瞳,雷瑟勾起了一抹極淡的笑容,對著羅蘭道:「不要迷惘,你只要相信自己就好了,只要那份心意夠堅決,絕對可以傳達到每個人的心裡,你毋須因為自己是個不死生物,就把自己給貶低了。」 伸手按住羅蘭的肩膀,雷瑟子夜般的黑瞳對上羅蘭有些迷惘,卻又似明白什麼的藍瞳後,揚起了一抹只有少許的人才有幸見到的,帶有鼓勵支持的溫和笑意。 「在我們的眼裡,你是人,是我們十一個人的兄弟,這是恆古不變的。」 感受著藉由肩上傳來的溫暖體溫,羅蘭眼著的迷惘漸漸消失,望著雷瑟少見的笑容,羅蘭突然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好迷惘的,只要堅信著自己的信念,就算被傷害也好,總比什麼都不做還要來的好了。 「謝謝你雷瑟,我想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我會繼續相信粉紅,我相信這段日子的點點滴滴。」望著雷瑟,羅蘭語氣堅定的說著。 點點頭,正當雷瑟站起身,伸手打算拉起羅蘭時,一陣旋風突地的憑空出現。 手倏地擱在劍柄上,雷瑟嚴厲的瞪著突然冒出的人,就在他要開口斥喝時,看清來者的羅蘭迅速的阻止了雷瑟。 「等等,雷瑟。」阻止雷瑟後,羅蘭便對著那突如其來冒出的人影──伊路道:「怎麼回事,伊路?」 「吾主……」擔憂的望著羅蘭已經平靜下來,不再徬徨的面容,伊路內心的掙扎更甚,不知道自己究竟該不該將剛剛得知的某件事告訴羅蘭。 吾主好不容易在審判騎士的安慰下重新站了起來,雖然不知道談話的內容,但是從吾主那堅定的神情來看,就知道吾主打算繼續相信粉紅,但是…… 「伊路?」望著伊路不明顯的掙扎表情,羅蘭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尋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許暪我!」 被羅蘭沉聲斥喝了下後,伊路便咬緊牙,將爾亞剛剛傳念,要他轉告的訊息說出。 「光明神殿,被不死軍團襲擊了。」 ---未完 待續--- 愈來愈逼近重點啦! (只是前半段的重點,後半段還有大重點) 寫到後頭對翎來說也愈來愈沉重了,因為最討厭的就是沉重的氣氛了! 粉紅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請讓我們期待下回。 (被巴飛) 下一章完結後,有一個重大訊息要宣佈啦!(真的比以往都來得重要唷!) 那麼,感謝大家的支持,下次見囉~~ 小格:真奇怪,她這次話真少。 羅蘭:可能是文太凝重寫到心情鬱悶吧!是說我也好鬱悶啊… (飄走) 小格:呃…算了 (聳肩)。雷瑟,幫我買藍莓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