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71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誅神令.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騎士守則之絕望並非結束 無法掙脫 無法抗拒 面對隨之而來的劇變 只能無力承受 無法傾訴 無法抹滅 對於起初所有的堅持 只能煙消雲散 「光明神殿,被不死軍團襲擊了。」 一句話,猶如寒冰刃獄般襲上了羅蘭,縱然沒有體溫也沒心跳,但在聽到這話的那一瞬間,他還是打從心底的顫抖了起來。 這種感覺,就像置身於冰天雪地中。 覺得與其慢慢說完,讓羅蘭一次又一次的受到傷害,伊路寧可將話一次說完,直接傷一次就好,於是不給羅蘭和雷瑟反應,便繼續道。 「爾亞說,幾天前教皇預知到了光明神新的旨意,要他們小心渾沌神殿,原先教皇是打算和艾崔斯特以及雅洛斯討論再來告訴我們,但是隔天,寒冰騎士在出城辦事的時候卻遭到大批不死生物襲擊,如果不是珊珊感覺到了大量的黑暗氣息而隨後趕到,寡不敵眾的寒冰騎士恐怕會命喪黃泉。」 唰的一下,羅蘭的臉色瞬間蒼白無比,而雷瑟雖然不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但將適才聽到的預言以及這些話綜合起來,大概也能推敲出整件事情,因此他的臉色也是格外凝重。 「雖然成功保住了寒冰騎士的命,但是珊珊也為了要救寒冰騎士而身受重傷,如果不是爾亞和艾崔斯特拼命灌輸黑暗之力,只怕珊珊已經死了。」想到自己的同伴竟然差點死在別群不死生物手中,伊路用來維持人類身形的幻影有一瞬間因為憤怒而消失。 腦袋嗡嗡作響,接受到這一連串訊息的羅蘭倍受打擊的血色盡退。 海奇、珊珊……差點喪命? 光明神殿被……不死生物、襲擊?! 小心渾沌神殿……小心他們……但,他剛剛竟然…… 身軀站不住腳的劇烈搖晃,羅蘭頹然的跌落在地,抖著身,垂散的金褐髮蓋住了他的表情,只能從他不斷收緊的拳頭來知道他正努力的壓抑著即將爆發的情緒。 這次是海奇遭到襲擊,那下次、下下次呢?是不是就換整個光明神殿慘遭血洗了? 難道他真的要等到發生時才來後悔,到無法挽救的時候才來絕望嗎? 指甲用力的掐進肉裡,羅蘭仍是眼神空洞的一無所覺,正當雷瑟看不下去,打算阻止羅蘭自虐時,羅蘭像是終於無法繼續壓抑般,仰天大吼── 「我該相信什麼,我該堅持什麼?我……到底還在奢望什麼?啊!!!!」蘭特人民的血淚歷歷在目,光明神殿的噩耗猶言在耳,他到底還想天真多久?還想欺騙自己多久?! 愚蠢,他真是該死的愚蠢至極! 搖搖晃晃的將身子站直,羅蘭緊握的雙拳緩緩的流淌著暗黑的血液,滴滴落在翠綠的草原,他卻是一無所覺。 湛藍的雙眸不再洋溢著溫和平靜,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自責、懊悔、無力、悲慟等負面情緒,接著在雷瑟和伊路打算開口呼喚羅蘭時,那些負面情緒已瞬間被決心取代,然後在不給那兩人反應的機會,羅蘭隨手一揮,身影便緩緩扭曲進而消失。 還在包廂裡的眾人臉色雖然凝重,但是氣氛早已沒有稍早的僵硬,也許是瑪爾仕沒有再處處針對粉紅,也有可能是粉紅離眾人有一段距離,不再參與話題的關係。 正當格里西亞已從蘭特事件稍稍平復情緒,冷靜下來思考著瑪爾仕說的話有幾分可信程度時,那抹消失在湖畔邊的身影頓時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還來不及張口詢問羅蘭跑去哪裡的格里西亞,就被羅蘭迅速朝粉紅走去的行為給搞得滿頭霧水,接著在示意喬葛等人噤聲後,便有些擔心的望著羅蘭。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羅蘭。 沉重又無限的悲傷環繞在他身邊,消不去也化不開。 面如止水的望著來到自己面前,擺明一副有話要質問自己的羅蘭,粉紅在緩緩的站起身,輕撥了下如波浪的大捲髮後,便不發一語的淡望著羅蘭。 就連那次她控制羅蘭殺了格里西亞氣氛都沒有這麼僵冷過,雖然不知道到底羅蘭消失的那段期間發生了什麼事,但粉紅知道自己這次是真的讓這個孩子死心、心寒了。 「粉紅,妳……不死生物去襲擊光明神殿是渾沌神殿做的嗎?」努力試著用平靜的嗓音開口,但羅蘭發現即使如此,自己的嗓音還是不斷的顫抖著。 死去的心,很痛。 而聽到羅蘭問話的眾人,則在明白那段話代表著什麼涵意時紛紛倒抽了一口氣,接著唰一下的將頭轉向粉紅,目光說有多凌厲就有多凌厲。 淡淡的勾起一抹笑容,只是那笑不及眼底,粉紅在緩緩的以看不出情緒的綠眸掃了眾人一圈,略在瑪爾仕身上停了半晌後,便將目光移向站在自己面前,黑暗屬性已經無法克制,流洩出來的羅蘭身上。 「你希望我的回答是什麼?」對上羅蘭哀傷卻帶著祈求的藍眸,粉紅輕聲的又道:「你很清楚的,不是嗎?」 「妳曾經幫助過我們,不管是在蘭特還是救雷瑟的時候。」逃避著那個已經明確到不能再明確的答案,羅蘭知道自己很愚昧,但他就是無法狠下心去相信……相信這幾個月,粉紅的一切行為都是算計好,有居心的。 明明,他可以感覺得到粉紅笑容中的真誠,可以感覺到在尋找伙伴的途中,粉紅的盡心盡力。 那為何在今日,現實卻推翻了他所認知的一切? 複雜的微微一笑,粉紅在欲開口說些什麼時,卻在看到眾人凌厲的眼神以及瑪爾仕憤恨的雙眼後,嘴角拉大,改而綻放出嘲弄的笑容:「到現在還是想替我找藉口嗎?羅蘭。」 心像是被利劍狠狠的劃過,羅蘭知道粉紅的笑容代表什麼。 嘲弄啊……他的天真愚蠢。 「我是巫妖,是渾沌神最誠敬的信仰者,祂的命令便是我所奉行的一切,我的回答僅此而已,剩下的我也沒什麼好說了。」丟下這句話後,粉紅便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妳要去哪?」還來不及思忖什麼,在看到粉紅轉身準備離去的模樣時,羅蘭便慌張的開口。 他,還沒得到粉紅的親口承認。 即使那個事實會很殘酷,會讓他崩潰,但他還是想要知道。 因為,他必須截斷對粉紅最後一絲的期待。 腳步微微一頓,聽到羅蘭的問話後,粉紅沒有轉首,只是用著極為冷淡的嗓音輕聲道:「離開,現在竟然已經撕破臉,我想我也沒有再留著的必要了,況且,我也不打算和這位戰神之子合作。」 感受到羅蘭和格里西亞欲言又止的目光以及瑪爾仕濃烈的敵視,粉紅在冷冷的一笑後便回過頭,將之前沒有對羅蘭說出口的話對著眾人道:「懷疑身邊的每一個人吧!」包括自己。 而瑪爾仕在聽到這句挑撥離間話則再也壓抑不住怒火,在羅蘭發現想要阻止時,他已經直接抽出武器往粉紅砍去:「妳這邪惡的巫妖,不要再用污穢的言語挑撥我們了!」 不將這攻擊看在眼裡的冷冷撇嘴一笑,粉紅在緩緩的舉起右手,打算將攻擊吸收並且反彈回去時,一道黑影驀地從一道憑空冒出的黑洞閃身出現,進而持劍擋在粉紅的身前。 「傲慢無禮的傢伙!」俊冷的嗓音落下後,是武器相擊的聲音。 微微一愣,格里西亞在發現有入侵者後,便迅速警戒起來,並將目光移到了那名不速之客身上,結果不看還好,一看竟然發現是…… 「等陽?!」 隨著格里西亞的驚呼聲落下,眾人才發現擋在粉紅身前,手持利劍的俊美男子,是讓人想先扁死再鞭屍再分屍的沉默之鷹──等陽! 這傢伙也轉世了嗎?! 聽到格里西亞驚呼聲的男子微微偏首看向格里西亞,接著精亮卻無情的黑瞳閃過一抹精光後,他便揚起一抹皮笑肉不笑的笑容,道:「太陽騎士,格里西亞,好久不見了。」 正當格里西亞覺得等陽的態度很奇怪,打算一探究竟時,被護在身後的粉紅已經涼涼的開口:「施分,你怎麼來了?」而口氣似乎有被打斷『好事』的不滿。 錯愕的再次將視線射向『等陽』身上,格里西亞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名字了。 「哼。」外表是等陽,實則上是施分的不速之客在輕蔑的哼了聲後,便不再多說什麼。 「那個外表……明明是等陽啊!」覺得事情愈來愈複雜的格里西亞在瞅了一眼不是很關心眼前情況的羅蘭後,便嘆了口氣,挑明自己的問題說著。 雖然以眼角晲視了眼格里西亞,但施分還是冷冷的道:「等陽在生前和我們簽過契約,只要我和紅詩答應用魔法永遠維持他和愛麗絲的容貌話,死後他們的屍體便歸我們。」 沒有給格里西亞開口的機會,施分又道:「現在,時機已經成熟了,我必須找一具能夠充份發揮我等力量的身體。」用著等陽俊美的臉孔揚起一抹邪笑,施分在說完這句話後,便丟了一個黑霧魔法,不給眾人阻擾的機會,帶著粉紅離開了此處。 伸出的手僵在半空中,來不及阻止兩人離去的羅蘭在將伸出的手握拳後,便不發一語的轉過身,背對著格里西亞。 而格里西亞則重複輕喃了施分的話好幾次,在悄悄的將話收進心底後,便向前走到羅蘭僵直的背影前,伸手輕觸著羅蘭的背後,溫柔的道:「羅蘭,你還好嗎?」 「……」靜默了半晌後,羅蘭才用著顫抖的嗓音道:「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才踏上這個旅行?」明明答案很明顯,他卻覺得離他好遙遠,好不實。 一開始的堅持,在粉紅的背叛後,變得虛幻不實。 憐惜的一笑,格里西亞將手收回,改以頭輕抵著羅蘭的背,輕道:「你忘了嗎?你忘的話我還記得,你是為了教皇、艾崔斯特的期待託付,為了守護光明神殿的永續流傳以及為了找回剩下的伙伴才踏上旅程,不是嗎?」溫熱卻柔和的吐納,像羽毛般的拂過了羅蘭的背。 沒有說話,羅蘭只是垂下首,算是默認了格里西亞的話。 「也許這路上沒有想像的平穩,但你不是一路熬過來了嗎?為什麼此刻卻又遲疑甚至迷失了呢?如果粉紅的背叛是必然,你在這裡感傷也無濟於事,此時此刻你該想的是你背負的使命,而不是一味的沉浸在悔恨與無助當中。」感覺到羅蘭的背微微的一顫,格里西亞在輕笑了下後,便續道:「若真的想知道為什麼,就該繼續走下去不是嗎?去問粉紅為什麼,去完成教皇等人的期望,去找回我們的兄弟,即使一路坎坷,你的背後與身前,也都還有我們。」 伸手抓住羅蘭放鬆的手握緊,格里西亞望著不知何時圍繞在羅蘭身邊的十二聖騎士們,微微的勾起一抹笑容後,便對著眾人也對著羅蘭道:「這樣,你還迷惑嗎?」 感受著掌心中的溫熱,羅蘭的鼻頭微酸。 十二聖騎士們一個一個離世時也是這樣,在他感到無助、悲傷、絕望的時候,都是這雙白皙溫潤且柔軟的手,帶給他重新振作的希望。 離世時,格里西亞最放心不下的,一直都是自己啊! 就算撇去格里西亞,其他人也是一樣,在即將永恆的長閉雙眼時,帶著擔憂、惦記的雙瞳也都是一瞬也不瞬的望著他,直到光明神的召喚來到。 他一直讓自己的兄弟們感到不放心,而他卻總是讓他們再次操心,明明身邊就有情如兄弟的伙伴,明明他們就近在咫尺,可他卻又忘了。 握緊格里西亞傳來溫暖熱度的手,羅蘭微低下首。 咬緊牙,明明自己應該不會有淚水的羅蘭卻感覺到臉上的濕潤,在深呼吸又吐氣,將心中的激動與感激全部壓抑下來後,才抬首望向身邊的人們。 雖然還有五個兄弟至今下落不明,但羅蘭仍是感覺得到那份羈絆的存在,也憶起就是那份羈絆促使自己一路走下來的。 他怎麼會忘記呢?忘記一直存在自己身邊的友人們,忘記自己一直以來都不是孤單一個人…… 如果三神注定無法聯手,前方必定會有身為敵人的粉紅,那麼他不會再心軟了,因為這樣受傷的會是珍視他亦是他珍視的朋友們,他不會也不願這樣的事情發生。 所以到那時,聽到粉紅的親口承認,他會……。堅定的眼神一閃而逝,羅蘭重新揚起溫和的笑容,望向伙伴擔憂面容的羅蘭有些不好意思「對不起,我又讓你們擔心了。」 「這次就原諒你,下次不要再迷惑了。」煞有其事的用力點點頭,喬葛輕捶了羅蘭一下後,便勾住他的肩膀這麼道。 「是啊是啊!之前格里西亞老是隱瞞我們做會害我們得心臟病的事,你可別有樣學樣啊!」笑著拍了拍羅蘭的肩膀,萊卡笑得一臉雅痞。 狠瞪了萊卡一眼,格里西亞實在很想叫萊卡閉嘴,但看在他是在安慰羅蘭的份上,她就暫時放過他,反正來日方常,要算帳也要看準他毫無防備的時機! 而站在一旁,不打算介入眾人安慰鼓勵羅蘭的伊路則噙著一抹欣慰的笑容,在虔誠的感謝光明神讓羅蘭擁有這群兄弟後,便將目光微微一轉,移到了在一旁若有所思的瑪爾仕身上。 不知道是錯覺還是怎樣,他總覺得瑪爾仕的笑容沒有那麼簡單。 應該是他多慮了吧? 就在羅蘭好不容易重新振作,打算明天一早繼續進行旅程的同時,稍早離去的粉紅與施分並肩的走在充滿黑暗,不被月光照耀的森林裡。 「他們不會原諒妳的。」沒有開口指明是什麼事,在寂靜了一陣子後,施分便突兀的道。 冷冷的揚起一抹笑,粉紅笑意不及眼底的道:「我不需要他們的原諒,也不稀罕。」 「哼,真冷淡呀!」嘲弄的笑了笑後,施分便挑釁的續道:「那羅蘭呢?那孩子妳也無所謂嗎?」 「……」瞪了一眼施分,粉紅第一次覺得施分的笑容異常礙眼。 這時她突然希望來接她的人是紅詩。 在發現被瞪的人不痛不癢後,粉紅便撇首召出一個黑洞,將一隻腳踏進黑洞後,才冷冷的對著施分道:「我,無所謂。」 「果然是我熟識的粉紅,為了目的不擇手段的殘忍無情。」激賞的光芒一閃而逝,施分在收起讓粉紅覺得礙眼的笑容後,便道:「妳要去哪裡?不跟我回去嗎?」望著粉紅踏入黑洞的模樣,施分微挑劍眉。 「不了,我還有事要辦,倒是你和紅詩進行的腳步要快一點,不要露出馬腳了。」語畢,粉紅便擺了擺手,整個身影沒入黑洞裡。 揚起的眉沒有鬆下,反而有更加上揚的趨勢,明知道對方已經聽不到,施分還是對著粉紅剛消失的地方道:「是誰說露出馬腳比較好玩的?」 聳聳肩,施分在環顧了四周,確定沒有人跟蹤後,才跟著召喚出了一個黑洞接著閃身進去。 「粉紅,願渾沌神的無情永遠與妳同在,並讓妳做出正確的判斷。」 細碎的淡語,隨風而逝。 ---上部 完結--- 沒錯,大大們沒看錯,上部真的完結了!(被巴飛) 之前沒有明確的說有分下部和下部是因為翎自己也沒想到會寫那麼多, 但在考慮未來自己可能會手癢印一本下來的情況下, 翎還是決定先暫時切割成上部和下部, 不過分段點並不確定會是這邊,視下半部的內容長度再來分上下集。 至於最後的結果就等全文完結再來說啦!(不負責任的言論?) 目前寫到為止字數共計二十萬字左右,翎真的超吃驚的! 沒想到字數會這麼多,故事會那麼長,更沒想到,會有這麼多大大們支持。 雖然翎的文筆、修辭至今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流暢度也有待加強, 但還是很感激大家一路的支持與鼓勵,若沒有大家,這篇文章不會寫到這裡! 翎真的很開心,開心到完全找不到言語來形容這份心情! 在此特別感謝一路長伴,支持與鼓勵翎的幾位大大: 小雀、金吉、天音、玄火、Ace、凡兒、琉璃、焰…… 以及後期加入,仍風雨無阻(?)的幾位大大: 維、緋祤、小幽、夢、楓、穎月 要感謝的人太多,無法一一列舉,但請相信翎,大家的鼓勵翎都記在心裡! 好,感性時間結束 (被眾人巴飛) 這個分段點大大們可以當做是一個轉折, 因為接下來的標題會由原本的「騎士守則之……」變成「誅神試煉之……」 沒錯沒錯,這個意思就是重點要來了啦! 上部的尾幾章就能看出多方人馬已經開始行動了, 所以接下來下部的劇情就會開始偏向沉重囉!(翎要頭疼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