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II.第一章

【第一章】誅神試煉之做好行前的探聽準備 差不多要破曉了 寧靜的世界動了起來 讓我們再次邁開步伐 找出遺失的光芒 自從那天和粉紅爭執,接著不歡而散後,羅蘭等人便坐了下來整整談了五個小時,把接下來該做的、該防備的全部都攤開來說,但由於之前的預言只說了一部分,現今也不好改口,於是格里西亞和羅蘭便有共識先不講明。 在黎明之際,已將羅蘭等人接下來的行程確認好,並且邀約其來戰神殿坐坐後,瑪爾仕便站起身來,向眾人道:「那就這麼說定了,各位途中若有遇到任何問題,請務必讓瑪爾仕知道,瑪爾仕會讓人前往協助。」接到眾人禮貌性的點點頭後,瑪爾仕揚起一抹颯爽的笑容,擺了擺手道:「期待下次見面,吾友。」 紛紛站起身將瑪爾仕送到門口,瑪爾仕說了句「不用再送了」後,就和前來迎接的戰士浩浩蕩蕩的離去了。 伸了個大懶腰,格里西亞望著窗外逐漸露白的天際,心情也跟著輕鬆了起來。 事情,應該會好轉吧? 和格里西亞一同看向窗外的景象,羅蘭也微揚嘴角。 不管之前的心情如何,他的心情總隨著黎明之際來到,太陽漸漸升起而感到輕鬆愉悅,彷彿就像之前那些日子一樣,有繼續走下去的動力。 環視著眾人面露些微的疲憊,羅蘭略微思索了下後,便道:「要不要先休息一下,中午再出發?」 昨天發生的事也夠眾人累了,不只雷瑟的死、復活,還有粉紅的叛變以及商討,這些事情全都集在昨天發生,讓眾人心情緊繃直到剛剛才鬆懈了下來,若要求現在趕路恐怕也趕不出什麼好成效吧! 面面相覷,格里西亞看了看的確有出現倦態的眾人後,便附和羅蘭「也好,大家先去休息一下,羅蘭要出發再來叫我們,好嗎?」 點點頭,羅蘭沒有異議。 目送著眾人離開,羅蘭笑著聽著萊卡和喬葛損格里西亞的話:「到時羅蘭來叫我們妳就別賴床。」揶揄的笑著,萊卡和喬葛的雙眼裡都寫著幸災樂禍。 「閉嘴啦!」狠瞪了一眼萊卡及喬葛,格里西亞發現眾人的眼中竟然都出現同樣揶揄的笑容,便不開心的道:「就這麼看不起我?!」 「是妳之前的記錄太過難看。」拍了拍格里西亞的肩膀,萊卡似真似假的認真點著頭。 幹! 嘴角一抽,格里西亞硬將笑容繼續維持在臉上,要笑不笑的說:「我就不懶床給你們看。」 「妳要懶床也沒有辦法,審判回來了。」不將格里西亞眼中赤祼祼的狠意給放在眼底,喬葛在訕笑了一番後,便丟下一句令眾人會心一笑的話,在格里西亞反應過來前離開了包廂。 而慢半拍才知道喬葛是在損她的格里西亞在怒嗔了下後,便拔腿追在眾人後面。 含笑送走了格里西亞後,羅蘭這時才轉首望向還站在自己旁邊的雷瑟,困惑的道:「雷瑟,你不去休息一下嗎?」他和伊路不需要休息,但雷瑟不可能不需要吧? 搖了搖頭,雷瑟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後,微微彎起薄唇對著羅蘭輕聲道:「在昏迷那段期間睡太久了,我現在一點也不覺得疲憊,倒是要我再躺回去就有些困擾了。」 輕嗯了下聲,羅蘭接著打開房門,回過首笑著向雷瑟邀約:「那麼,要不要和我去街上逛逛,你帶路?」 「自然好。」回以一個淺笑後,雷瑟便跟在羅蘭及伊路的後頭,離開了這間包廂。 到了大街上,因為時間尚為清晨,街上的人仍寥寥無幾,因此羅蘭便和雷瑟先到其中一家人還不算少的早餐店用餐,而伊路則回到了旅館守著,若有什麼突發狀況好聯絡羅蘭。 點了個簡單的早點後,雷瑟便和羅蘭坐到了一處較為偏僻,卻能夠環顧四周的角落。 和羅蘭相繼坐下,雷瑟看著羅蘭拿起桌上的咖啡輕啜了一口,狐疑的和自己對上眼。 「怎麼了嗎?」羅蘭問。 搖搖頭,雷瑟拿起生菜火腿三明治輕咬了下口,吞嚥下去後才道:「沒什麼,只是很好奇你那習慣什麼時候養成的?」 收到了羅蘭困惑的目光,雷瑟拿起自己的黑咖啡喝了一口後便努了努下巴,指著羅蘭擱在一旁,被喝過幾口的咖啡。 「這個啊?」舉起手中的飲品,在雷瑟輕嗯了下後,羅蘭才認真的笑答道:「因為不管到哪裡,只要我沒用餐的話總是會收到一些奇怪的目光,所以想說就點一杯飲品來喝,反正有香味也不會覺得那麼浪費了。」 望著羅蘭閉起雙眼用未褪去的嗅覺細聞著咖啡的香,雷瑟也綻放著一抹淡淡的笑容。 用這樣來想像食物的滋味以及證實自己還活在這個世上嗎? 不過…… 往四周瞧去,雖然羅蘭說是因為他沒有用餐,所以才會有那些『奇怪』的目光,但根據剛剛他細看打探,那些『奇怪』的目光有增無減啊! 照他看來,那些會盯著羅蘭看的,大部分都是女性,而且還是散發著痴迷、崇拜、愛慕目光的女性……看來羅蘭是誤會了。 沒有注意到雷瑟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羅蘭在開口打算待會用餐完後請雷瑟帶他到處逛逛時,有一桌在靜謐空間裡,談話顯得特別大聲的客人的對話吸引了羅蘭的注意。 「最近還是少去走那條『霜林道』比較好,因為我聽幾位同僚說,那條道路最近不死生物頻傳啊!」客人甲看了看身邊的貨物後,嘆了一口氣後又道:「真麻煩,要改道了。」 「不只霜林道啦!」客人乙用著一眼『你落伍了』的表情瞅了同伴一眼後,續道:「只要是比較僻遠的小城鎮最近都一直傳出有不死生物襲擊的消息好不。」 「嗯!」客人丙在附和了同伴的話一聲後,也跟著道:「光明神殿因為有十二聖騎士坐鎮,所以不死生物也不太敢大舉侵犯,不過聽說前幾日殘酷冰塊組的其中一位十二聖騎士才被重創。」 接下同伴的話,客人乙續道:「這我也聽說了,只是戰神殿聽說也不好過,他們派了許多人手去加強駐守,雖然如此聽說傷亡還是慘重。」 「那麼不就只剩幻無和渾沌沒事了?」客人甲趕緊在胸前劃了個祈禱的手勢後,便問道。 「幻無領地的人民確實沒有傳出太大的傷亡,因為幻無的最高領導者是神嘛;另外,渾沌聽說也有派出暗騎士和渾沌祭司鎮守在他們周圍的村落,所以傷亡才沒有很嚴重。」客人丙像是掌握了什麼機密的情報,故意掩著嘴向同伴道,但聲音還是大的讓羅蘭和雷瑟聽得一清二楚。 「咦?!我一直以為不死生物突然不分晝夜的攻擊和渾沌有關係呢!」客人甲在收到自家伙伴的瞪視後,才驚慌的用手捂住嘴。 「小聲點!雖然渾沌的信眾不如以往的多,但是要被聽到的話就完蛋了!」瞪了自家伙伴一眼後,客人丙才續道:「啊……幻無神保佑啊!」 語畢後,那三名客人便將錢放在桌上,向老闆打聲招呼後就起身離開了。 而羅蘭則面不改色輕啜了口咖啡,心思卻飛得老遠的盯著窗外。 望著羅蘭神遊的模樣,雷瑟知道他正在意著剛剛聽到的話題。將最後一口三明治吞下肚後,雷瑟便雙手交疊在前,對著像是正注視著窗外街頭上行人的羅蘭,開口:「要去查查嗎?」 聽到雷瑟低沉卻安穩人心的嗓音,羅蘭這才在愣了下回過神來,望著雷瑟略顯擔憂的黑瞳,羅蘭微彎嘴角,露出了一抹要其安心的笑意後才道:「嗯,我正有此意。」 點點頭,雷瑟招手讓老闆前來當帳後,便和羅蘭並肩離開了早餐店。 望著街道上已經漸漸熱鬧起來,雷瑟在思忖了下後,便領著羅蘭來到了冒險者的公會。 一進去,裡頭幾位認識甚至很熟的冒險團成員在看到雷瑟後,紛紛揚起手中的資料,向前進來的雷瑟等人算是禮貌性的打了下招呼。 也伸出手向幾位熟識的冒險者打了下招呼後,雷瑟才繼續往裡頭走去。 「雷瑟小伙子,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啊?」開口的是全大陸最有名的冒險團團長,他笑睇了經過身邊的雷瑟一眼,在其來不及從視線中消失時,對著其背影喊道。 黑眸含著無奈的笑回過頭,雷瑟搖搖頭,道:「不了,亞克羅,我和我的同伴不久後就會離開這裡了。」 被雷瑟稱作亞克羅的紫衣騎士在挑了半邊眉後,便將目光從雷瑟身上移到了羅蘭的身上,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亞克羅笑著續道:「你這位朋友身手也不凡嘛,看看有沒有興趣,我一起收。」接著便是爽朗的大笑著。 無奈的笑著,雷瑟在環視一圈,發現沒有修等人的身影後,才又重新來到了亞克羅的身邊道:「我想羅蘭應該也沒興趣吧!」含笑的和目光無奈的羅蘭互視一笑後,雷瑟才在亞克羅的招呼下坐了下來。 輕謝了聲,也接受了亞克羅善意招呼的羅蘭,在看了看周圍後,便落坐在雷瑟的旁邊。 「小伙子,你在找修那傢伙嗎?他們剛剛已經先離開了。」豪邁的喝了一大口麥酒,亞克羅在暢快的打了個嗝後,開口說道。 「嗯。」點點頭,沒有否認的雷瑟在思忖了下後,低聲問道:「亞克羅,你的冒險團最近有什麼有趣的消息嗎?」 挑起俊朗的濃眉,細看之後才會發現亞克羅的右眼到右耳前有一道像是被猛獸給爪傷的淡疤,而那淡疤在他挑起眉後更有種粗獷的野性與壓迫感。 「小伙子,要打探消息的話就進入我的冒險團,不然我不會輕易說出來的啊!」而他的語氣也從一開始的颯爽轉為媲美審判騎士長在審判時的重低音。 然而雷瑟從來不是什麼膽小懦弱的人,所以在聳了下肩後,便漫不經心的又道:「如果我說我的伙伴殺了月之森裡頭那隻活了千年的龍的話,你也不能賣個面子嗎?」閃爍在黑眸裡的光芒,是胸有成竹。 錯愕的一改從容不迫宛如等待狩獵黑豹的樣子,亞克羅在聽聞這個消息後便坐直了身體,雙眼微瞇的望著雷瑟和羅蘭,道:「此話當真?」 「當然。」 望著雷瑟向自己投過來的目光,雖然不像格里西亞和雷瑟那麼有默契,但幾十年的生活不是假的,所以羅蘭在向雷瑟輕點了下頭後,便從暗袋裡取出了一塊由龍骨做成的護身符。 那塊龍骨是上次殺了那條黑龍後,格里西亞丟給他的,後來請伊路拿去給人加工後,便做成了數條龍骨護符,只是一直忘記拿給眾人。 遞給了迫不及待伸手接過的亞克羅,羅蘭不解亞克羅的態度轉變。 看出了羅蘭的疑惑,雷瑟趁著亞克羅在檢示那塊骨是否真為黑龍的龍骨時,小聲的對著羅蘭道:「你有看到他右臉的疤吧?那就是被黑龍所傷的,亞克羅曾經數次去討伐那條龍,但最後都不了了知,我知道他一直在找人去殺了那條龍,所以我在想這個情報可能可以拿來交換。」 在羅蘭點頭,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後,亞克羅精亮的雙瞳也出現了一抹讚賞及確信。 「真的是那條黑龍的。」只要是有過屠龍的經驗,都能夠輕易的分辨出龍骨上的資訊,也就是所謂龍齡、龍種以及龍力。 而亞克羅雖然在那頭黑龍身上吃了好幾次的虧,但好歹也是在猛龍的攻勢下存活下來的漢子,一看就知道那塊龍骨絕對是被他視為宿敵的黑龍的。 「原本以為你的同伴只是身手不錯而已,現在我要改觀了,你的同伴身手恐怕深藏不漏。」讚賞的目光在羅蘭的身上掃射,亞克羅再次揚起豪邁的笑容,只是這次的笑容多了點欽佩與讚賞。 謙虛的笑了下後,羅蘭在提到了自己的伙伴後,便揚起驕傲的笑容道:「我的同伴真的都不簡單,如果有機會認識的話您就會知道了。」 「好!謙虛不居功,又以自己伙伴為榮,看在你這小子也和我胃口的份上,只要你將這塊護符給我,我就將你們想要的情報告訴你們。」 微微挑眉,雷瑟正打算說些什麼時,便被羅蘭伸手打斷,輕笑著對雷瑟說了聲「沒有關係,還有很多」後,羅蘭才對著亞克羅點點頭,道:「那塊就歸你了。」 滿意的神色難以掩蓋,在毫邁的笑了下後,亞克羅便將護符收進了自己的衣袋裡,接著問:「你們想知道什麼?」 「關於霜林道,還有最近不死生物猖獗的事。」接過問題,雷瑟思忖了下後,直接將他們最在意的事情說出來。 「哦,這個啊!」抓了抓自己的下巴,亞克羅續道:「最近我們冒險團也收到了不少的委託,都是各處不死生物肆虐的求助案。」 「沒有人知道那群不死生物是為何突然改變習性,甚至主謀的說法也眾說紛紜,有人說是幻無也有人說是渾沌,當然這都沒有任何證據,感覺比較像是敵對的神殿釋出用來打擊對方的消息。」 頓了頓,亞克羅面露猶豫了下後,才道:「這是我和幾位比較好的團員發現的,現在猖獗的這群不死生物不知為何都是集體行動,甚至像有自我意識般,有計謀甚至是有領導者似的,當然這也只是我們自己認為,是不是真的也同樣有待商榷。」 不死生物有意識、集體行動嗎?羅蘭想到了自家的不死軍團好像也是這麼一回事……如果自己不是領導者,手下又絕對聽從自己的命令的話,搞不好他會誤以為是自己的手下在作亂…… 「另外啊!有個比較有趣的消息。」聽到亞克羅的嗓音,原先思緒有些飄遠的羅蘭迅速的回過了神,聽著亞克羅續道:「在前往戰神殿的那條路,也就是霜林道,聽說有三個人專門在獵殺不死生物,甚至在接受村莊的委託完成後不收任何謝禮,只要求委託人給他們一個住所及提供飲食就好,然後在處理完畢就又迅速離開。」 互視一眼,雷瑟在羅蘭的眼中見到了同樣的想法。 那三人,很可能會有他們的伙伴。 「我知道的消息大概就這樣,我想其他人知道的也差不多這樣,只不過我們全大陸最有名的冒險團可不是當假的,我還知道另一個消息,看在你把護符給我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吧!」伸手要羅蘭和雷瑟靠過來一點後,亞克羅才壓低嗓音開口:「聽說那三人裡有兩個是絕世大美女啊!」 嘴角微微抽搐,雷瑟和羅蘭忍住想賞亞克羅一巴掌的衝動。 還以為是什麼重要的機密消息,結果是這種無關痛癢的無聊消息!! 「喂喂,你們兩個什麼表情啊!」望著對面一副不以為然的雷瑟及羅蘭,亞克羅叫道:「這消息很寶貴的,因為裡頭有一個似乎是離開渾沌神殿的渾沌祭司啊!」 滿意地望著雷瑟和羅蘭驚詫的面容,亞克羅續道:「我的好友在渾沌神殿擔任暗騎士,所以我才有辦法打聽到,聽說這件事鬧的基辛格轟轟烈烈呢!因為渾沌祭司不容易擔任,人數稀少,竟然會想離開還真是怪哉。」 喝了口麥酒後,亞克羅才又道:「這件事最後在沉默之鷹下達封口令後才被壓了下來。」 好吧!這的確是個機密的情報,不過老大,你可以一開始就全部說完嗎?為什麼要停在那個讓人想甩你一巴掌的地方? 羅蘭在心中翻了個白眼後,和雷瑟苦笑的眼神對上。 「謝了,亞克羅。」向亞克羅謝了聲後,雷瑟便和羅蘭同時起身,準備離去。 「小伙子們問這個是要做什麼呢?」亞克羅語氣雖是笑著,但卻張著雙犀利的銳眸。 「我們打算去霜林道一趟,所以希望知道有關那邊的消息。」不躲不逃的面對亞克羅的眼神,雷瑟坦蕩蕩的說道。 說實話,他這樣說也不算說謊,只是沒有將目的全部說出來罷了。 望著雷瑟和羅蘭清澈平靜的瞳,亞克羅緩緩的勾起一抹微笑後,高舉著酒杯,道:「那就祝你們一路平安,如果見到那三人,順便幫我看看是不是真如外界傳的!」 知道亞克羅要他們『看看』的是什麼,雷瑟在揚起一抹無奈的笑後,便舉了下自己的佩劍,表示感謝之意。 走出冒險者公會後,羅蘭便抬首望了眼高掛在天上的炙熱豔陽,隨後對著雷瑟道:「時間差不多了,回去吧!」 點點頭後,雷瑟便向前和羅蘭並肩走回旅館。 而到了旅館將眾人從睡夢中喚醒之後,雷瑟和羅蘭便將適才打聽到的消息告訴格里西亞等人,接著在眾人一志同意後,決定前望霜林道一探究竟。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