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II.第二章

【第二章】誅神試煉之面對危險要淡定,即使在洗澡也一樣 天空漸漸泛出白色 朝露輝映樹葉 我終於看清楚了 飛鳥 微風 還有 你們 在延路砍殺、解決了到處肆虐的不死生物後,羅蘭等人總算來到了最近在冒險者口中,被喻為最難走以及最好不要走的霜林道前。 殘存的腐爛屍骸分不清是屬於旅途經過的人們還是被擊殺的不死生物,瀰漫在此的氣味混雜著雨味、土味以及淡淡的血腥味,沉重的令人作嘔,彷彿在下一秒就會將胃袋裡的東西全部奉獻出來給泥地。 蔭鬱的森林道路吹拂過了一陣又一陣詭異的寒風,加上不時迴盪在耳邊不知何種生物的咆哮聲,使得這條原本地處便利的道路,如今已在現實的渲染下成了稀無人煙又詭譎的地處了。 「這附近給人的氣息真讓人不爽。」晲了眼因為死亡氣息濃烈而枯黃的樹叢灌木,喬葛兩手插在口袋裡,往前快步走去,顯然是不願再多待一秒。 「接下來應該會有更多不死生物,小心行事。」也不是對這有好感的雷瑟在不適地蹙緊眉頭後,沉重且嚴肅的對著眾人道。 頷首表示明白後,眾人便讓羅蘭和雷瑟帶頭,萊卡和伊希嵐殿後的對伍前進。 就在走了有好一陣子,持續警戒觀望著四周的眾人在啪的一聲,水滴滴落在荒涼的草地上後,便有志一同的愣了一下。 正當心裡想著千百種狀況來解釋這突如其來的水滴時,又是數滴水滴墜落,接著在眾人心中似乎明白了什麼,同時哀嚎「不會吧!」後,便抬起頭,望著被烏雲密佈的天空。 連續好幾滴的雨水滴落在格里西亞抬起的臉上,在格里西亞臉上浮出黑線三條,準備對著眾人說些什麼時,一陣傾盆大雨便在眾人措不及防之下嘩啦啦地打落在羅蘭等人的身上。 快的讓人措手不及! 無奈互瞅一眼,羅蘭在雨中環顧四周後,便指著不遠處的一塊突出的巨大岩石,對著一秒變成落湯雞的眾人道:「那邊有可以避雨的地方,要不要先去躲一下?」 雖然已經淋濕了,但是繼續在雨中趕路也趕不出什麼成效出來,於是眾人只思考一秒後,便快步的在大雨中奔跑著。 先到的羅蘭和伊路在將四周的雜草切斷,巡視了一圈,確認這裡暫時沒有危險以及被偷襲的可能後,便對著格里西亞等人揮手。 在眾人紛紛躲到巨石底下後,格里西亞便哀怨的望著自己一身濕黏以及爛泥,接著開口抱怨:「這大雨啥時不來,現在才來!」 伸手用力擰著自己的冰晶長髮,伊希嵐面無表情的和不知何時現身,也同樣狼狽的帝摩斯一同點著頭。 「先擦乾頭髮吧!」拋了條乾淨的長巾給格里西亞後,雷瑟便甩著濕濡的黑髮,拿出另一條長巾擦拭著頭髮。 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他們作對,原先傾盆大雨在他們迅速找到躲藏的地點後,居然驀地變小了。 「我出去砍一些木柴回來升火好了。」望著原先的傾盆大雨漸漸轉小,羅蘭心中雖為此感到無言,但知道抱怨對如今現況毫無改善,所以也沒加入格里西亞的抱怨中,只是對雷瑟說了聲自己的去向,便招呼伊路來至身邊。 在收到雷瑟的頷首後,羅蘭才和伊路走出巨岩底下,步入細雨中。 「真是該死的午後雷陣雨。」顯然還是很在意身上的爛泥,格里西亞忿忿地瞪了眼已經轉為毛毛雨的天空,心中頓時無言了起來。 這雨真的是在耍他們! 同樣無言的望著漸漸停止的細雨,喬葛亦是抱怨道:「這雨是專門來淋我們就是了,怎麼避雨之後雨就停了。」 聳聳肩,表情很不以為然的萊卡在見到羅蘭和伊路回來之後,便向前接過他們手上抱著的粗木。 湊上前看著沒有一塊是乾的粗木,格里西亞微微的皺起了眉頭:「這樣升不起火來吧?」語畢,便對羅蘭投以疑問的眼神。 還來不及回答格里西亞的羅蘭在欲開口解釋時,萊卡便取出自己的匕首,拿著一塊粗木在格里西亞面前晃:「這種大雨要找到乾木根本是不可能,我說格里西亞,妳就算沒有出來冒險過,這點常識也總該有吧?!」 明知道萊卡真心話就是這麼毒,格里西亞還是覺得自己被刺傷了。 死萊卡,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也伸手拿了一塊粗木後,雷瑟便挑了塊沒有被大雨波及的乾地坐了下來,伸手招呼格里西亞過來,待格里西亞來到自己身邊後,雷瑟才取出佩劍,一邊削著木頭一邊對著格里西亞解釋。 「通常這種大雨來得快去得也快,所以水分通常不容易滲透進木頭裡,就算有的話也不會太多。」對上格里西亞好奇的藍眸,雷瑟在微微一笑後,便將已削掉一部分的木頭移到格里西亞面前,續道:「瞧,只要把外面淋濕的部分削掉裡頭就是乾的了。」 點點頭,表示明白的格里西亞在又觀摩了一下後,便晃到木頭堆旁,打算也拿一塊來削。 就在她跟正在準備升火的羅蘭借劍時,包括羅蘭,數道緊張的嗓音便在同一時間響起,感覺起來就像同一個人發出的。 「不要,格里西亞!妳千萬不要拿劍!」 而格里西亞先是被眾人慌張驚恐的語氣給嚇了好一大跳,接著在明白眾人這麼說的原因後,便氣急敗壞跳著腳道:「你們什麼意思啊!?」 只不過是拿劍把粗木的外皮削掉而已,劍又不會到處亂飛,甚至削掉他們的頭……呃,應該不會…吧? 面對眾人不敢恭維的表情,格里西亞的顏面神經自行抽搐著。 就算這是事實也不要直接打擊她的自尊心啊你們這群混帳!!! 「算了,我去剛剛經過的小湖洗一下澡,反正我在這裡也幫、不、上、忙!」翻著行李從中取出一套換洗衣物後,格里西亞在咬牙切齒的說完後頭幾個字後,便瞪了眾人一眼。 結果好死不死,偏偏又對向喬葛那雙彷彿正說著「妳也知道」的諷刺雙瞳,格里西亞更是氣得想送他一巴掌。 氣唬唬的轉身就走,格里西亞覺得再待下去,她會被喬葛和萊卡給活活氣死。 「格里西亞,我跟妳一起去。」放下手中的升火器,伊希嵐不放心的站起身,對著格里西亞道。 「不用了我自己就行,反正只在附近而已。」知道伊希嵐是不放心自己一個人,格里西亞在投以一個要她放心的笑容後,便擺擺手朝林中走去。 「小心一點。」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雷瑟只在瞄了一眼格里西亞後,便繼續手中的工作。 輕嗯了聲,格里西亞進入林中。 「格里西亞一個人不會有問題吧?」成功將火升起來的羅蘭在將騎士服的外衫脫下後,便協助帝摩斯和喬葛將木架架好,接著轉首問雷瑟。 將上頭的水用力擰掉,羅蘭將眾人遞過來的外衫一件一件掛在柴火邊的木架上。 「應該不會有問題,剛剛那裡我們也有經過,附近沒有殘留任何黑暗氣息,況且格里西亞只是體術弱了些,只要不是近戰基本上沒有問題。」從包袱中又取出一條長巾後,連帶之前給格里西亞擦頭髮的長巾,雷瑟朝伊希嵐和帝摩斯拋去。 伸手抓住,知道這是雷瑟的體貼,伊希嵐和帝摩斯在輕道了聲謝後,便到一旁用長巾裹著身體,然後慢慢的將潮濕的外衫脫下,接著才將衣服掛到木架上去給火烘乾。 只是弱了些嗎?聽到雷瑟回答,知道雷瑟是在替格里西亞留面子的羅蘭也不好意思拆台,只是沉默地點點頭算是回答。 「希望不會有不死生物察覺到人的氣息結果跑過去。」嗤笑了聲後,喬葛便坐在適才又被羅蘭升起的另一堆火旁。 「你少烏鴉嘴。」看了眼因為聽到喬葛的話而深皺眉頭的雷瑟和羅蘭,萊卡用力頂了下喬葛。 撇嘴聳了下肩,喬葛繼續無趣地打量著四周。 而離開羅蘭等人的格里西亞,一邊在嘴上抱怨著眾人的行徑,一邊用著慧黠的雙眸四處張望著,找尋腦海中,適才眾人避雨時匆匆經過的那片小湖。 憑著過人的記憶力,格里西亞很快在一片空曠的土地邊找到了那片小湖,先用火球術將大石烘乾,接著才把換洗衣物平放在上頭。 先將衣物安置好,格里西亞最後才用靈性的藍瞳往四處張望了下,接著使用感知察勘附近是否有任何不死生物或是野獸,確認這個地方暫時沒有任何危險後,格里西亞才滿意地勾唇一笑,將感知收了回來。 緩步來到湖邊,格里西亞伸出白皙的手先輕撥了下湖面,冰涼的刺激由手面傳達至體內,雖然溫度有些冰冷,但在盛夏中仍是可以接受,再加上適才大雨造成的空氣沉悶,這冰沁的屬性正好可以驅散那種濕黏。 將金邊白緞的精緻外袍脫了下來,再將白色長靴脫下,格里西亞內著雪白絹裙在湖邊蹲下身後,便拿出絲帕吸了點水,接著在身上仔細擦拭著。 別問她為什麼不下水,先不說水溫很底,下去再上來搞不好就感冒,再加上這地方可不是什麼能夠久待的地方,所以就算這樣清洗很費功夫,她還是沒打算下水。 好不容易將露出在外的冰玉肌膚擦拭乾淨,格里西亞又是滿足的微微一嘆後,便站起身,緩步走入不深的湖邊。 彎下身清洗著玉足,冰沁涼爽的感覺讓格里西亞愉悅到綻放出像太陽騎士般的燦笑,只是笑容不像前者充滿算計,此時的笑容只是單純而愉悅。 將裙襬微微往上拉了一點,格里西亞在湖邊踢著水又玩了好一陣子之後,才將剛脫下的外袍拿至湖中清洗著。 上半部大致算乾淨,只有幾處因大雨打落在樹上,接著噴灑在肩上的汙點,用清水搓揉幾下後,衣袍便又恢復到原先的潔白;但相對於上半部,下半部可就讓格里西亞頭疼了。 泥汙染滿了袍子下襬,東黃一塊西黑一塊,上頭還有一點碎枝不說,那上頭甚至還有凝固的泥塊,讓一向愛清潔的格里西亞眉頭緊擰。 將布料放至水中用力搓揉,打算先將泥塊清洗掉的格里西亞在將衣袍從水中拉起打量後,可悲的發現一件讓她哭笑不得的事。 泥塊洗掉是洗掉了,但是泥汙卻有加大的趨勢,更甚者原先上面細小的碎枝在被洗掉前,還不忘在精緻卻不耐折磨的衣袍上留下了無法抹滅的痕跡。 頭上打雷加黑線,格里西亞雙瞳緊盯著擺明比之前未清洗還慘的衣袍,突然有種說不出的無力感。 早知道就交給伊希嵐他們去弄了,搞到這樣她實在不想再穿回身上去。雖然這件做工精緻、材質頂級的衣袍價值不菲,再買一件可能會讓她心痛到死,但…… 看著皺褶、汙泥滿佈,底部甚至疑似因為樹枝劃破而毀損的下襬,格里西亞默默的將外袍擰乾,接著收進袋子裡,打算重新買一件了。 正當格里西亞放棄那件外袍,改來清洗長靴時,一陣明顯的腐爛氣味霎時飄入鼻翼,而草叢貫木間更是直接傳出東西經過的摩擦聲響。 倏地停下清洗的動作,格里西亞頓時覺得背脊一陣發涼,沒時間回過頭觀看到底是什麼東西的格里西亞,在匆忙從湖中走至岸邊,連忙套上長靴準備拿取擱在一旁的外袍時,在她碰觸到衣服的下一秒,數頭巨大的腐爛不死生物──喪屍豹,便從草叢中迅速竄出。 狠狠的倒抽一口氣,看那碩大的體型格里西亞就知道光是一隻就有點棘手了,更何況還是三、四隻?!再加上那可是高階級的魔獸,處理起來更是廢時加困難啊! 沒時間慢慢穿的格里西亞在將外袍隨便披在身上後,那三、四頭喪屍豹也同一時間有了動作──裂開噁心的血盆大口、伸出尖銳的利齒朝格里西亞撲來! 驚恐而倉促施展了神翼術後才狼狽躲開攻擊的格里西亞,在發現那幾隻喪屍豹眼中血光更甚時,馬上二話不說,腳底抹了油,逃啊! 不要問她為什麼不用聖光或魔法攻擊! 如果距離稍遠她一定會這麼做,但重點是那幾頭已經殺到面前了,就算她魔法不需要吟唱,但就怕在攻擊的那瞬間,小命也跟著嗚呼了!至於為何不用大地守護盾,那是因為魔獸太多,就算她聖光很多、很強、不用錢,撐在那裡也總會有山窮水盡的一天啊! 她格里西亞可是沒有百分之兩百的勝算就不會輕舉妄動,更何況眼下這個情景她搞不好連百分之八十的勝算都沒有! 所以,當然是逃了啊! 一邊單手使了個聖光球往那群魔獸扔去,一邊加緊腳步往羅蘭等人的營區奔去,格里西亞哀戚的發現,那聖光球竟然連阻擾牠們的機會都沒有,就被牠們俐落躲開了,看來不死生物有意識不是只有羅蘭家出產的。 發現自己竟然還有餘力胡思亂想,格里西亞馬上甩了甩頭,在迅速往後一看,發現那幾隻喪屍豹已快要撲上自己後,倒抽了一口氣,格里西亞總算決定將面子丟到一邊,拉開嗓子,尖叫。 「羅蘭、雷瑟,救命啊!!」一手抓著外袍,一邊再為自己施展了聖光護體,格里西亞已經做好可能會被咬上一兩口的心理準備。 而在不遠處,聽到格里西亞難得驚慌尖叫的羅蘭和雷瑟,臉色同時一沈,默契地互視對方一眼,接著拿起佩劍,火速趕往發出尖叫的地方! 至於萊卡、喬葛、伊希嵐和帝摩斯則在將火熄滅之後,也快速穿戴整齊,抄起武器緊跟在羅蘭等人的身後。 發現耀眼的金色身影就在前面不遠處,羅蘭和雷瑟更是加緊腳步往前衝去,而格里西亞在見到羅蘭和雷瑟宛若救星的身影時,也更加賣力的往他們跑去。 但是幸運之神似乎沒有眷顧到格里西亞。 眼看那幾頭魔獸就要撲向格里西亞,這時格里西亞還好死不死被突起的石頭給優雅絆了一下,雖然沒有跌倒,但那幾頭魔獸的血盆大口也近在咫尺了。 就在羅蘭、雷瑟以及格里西亞自己都認為會被咬一口時,數支破空而過的箭矢在令人驚詫下,須臾間擦過了錯愕的格里西亞身邊後,便狠勁地直射入後頭那群喪屍豹的要害中。 痛苦的在原地掙扎了起來,喪屍獸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嘶吼聲,在格里西亞還來不及意識到自己小命保住時,便被羅蘭一把拉住,往自己和雷瑟的身上藏去。 和雷瑟相覷了一眼,正當兩人舉起劍,準備打算給那幾隻喪屍豹一個痛快時,又是一陣箭雨從天而降,直接將還在做最後掙扎的幾頭喪屍豹射成一灘碎肉。 而附加在上面的聖光則在下一秒將所有喪屍豹的碎屍給淨化掉了。 愣愣地望著眼前畫面,包括隨後趕來的伊希嵐等人都露出不解卻又似乎明白發生了什麼事的表情望著滿地箭矢,正當格里西亞打算高喊,詢問出手相助的人可否現身讓他們道謝時,一聲輕柔卻帶著濃濃關切的嗓音便傳入了眾人耳中。 「沒事吧?」 從林木中走出的是一名翠綠頭髮、綁著辮子的妙齡女子,她穿著有著奇特花紋的民族服飾,衣服上還吊了數個小巧精美的銀鈴,手中拿著一把與衣服同樣款式的精巧銀製弓箭,而背後則背滿了一整桶的箭矢,此刻她滿臉擔憂,嘴角卻仍習慣性溫柔微揚的望著格里西亞等人。 看清楚來者的面容,羅蘭等人在錯愕了下後,便異口同聲的大喊。 「綠葉?!」 向前走去的腳步微微一頓,外貌跟第38代綠葉騎士──艾爾梅瑞一模一樣,只差在比較柔美的女子在傻怔了一下之後,才揚起了一抹柔笑,輕聲道:「怎麼你們也叫我綠葉呢?」 還來不及開口詢問眼前這名貌似綠葉的女子這話是什麼意思的眾人,便被喬葛揶揄的口氣給拉走注意力。 「這算不算妨礙風化?」 微微一愣,在格里西亞來不及開口時,羅蘭便紅著臉,嚅嚅的尷尬開口:「格里西亞…妳、妳的衣服……」說到後頭,羅蘭的聲音根本如同蚊吶。 聽到羅蘭的話,格里西亞反射性的往下一看,接著在發現自己胸前的春光若隱若現時便發出了高分貝的淒厲尖叫:「變態,不准看!」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賞了喬葛和萊卡一巴掌,然後背過眾人,格里西亞快速將春光藏回衣袍之下。但細看的話,就會發現格里西亞小巧的耳染上了嫣紅。 而喬葛和萊卡在被摑了一巴掌愣了半晌後,便不滿的嘀咕:「羅蘭和雷瑟也看到了,怎麼不打他們啊?」 至於被指控有看到的羅蘭和雷瑟呢?他們則目光飄移、東張西望,打算來個裝聾作啞外加眼盲。 只不過紅透的臉龐卻洩漏了其實不是什麼事都沒發生。 羞窘惱怒地瞪了一眼還在嘀咕的喬葛和萊卡,格里西亞在確定將自己包得密不透風後,才轉首面向從剛剛就一臉有趣,望著他們互動的女子。 「好了,可以請教妳剛剛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嗎?」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