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II.第三章

【第三章】誅神試煉之一失足造成千古恨 無論何等障礙 都要和你跨越 將夢想與希望再次擁在懷裡 想必每個人都在渴望 重生 跟在經過自我介紹後,得知姓名為艾梅.瑞朵爾的女子身後,羅蘭思考著適才見面的情形。 就在格里西亞開口問了那句疑似有轉移話題嫌疑的問話後,那名始終含笑望著他們互動的艾梅便友好的向他們解釋。 「因為我的好友在第一次見面時也叫我『綠葉』。」綻放出溫和溫暖的笑容,艾梅繼續說:「後來我問她為什麼這麼叫我,她便解釋是因為我全身都偏綠,又是守護森林的格爾帝恩一族,所以才會這麼叫我。」 聽似合理卻又有些怪異的解釋,羅蘭和格里西亞很有默契的互望了一眼後,便由羅蘭開口:「剛剛謝謝妳出手相救,若沒妳及時出手,我們的伙伴可能就要負傷了。」先是禮貌的對適才的事道謝,見對方莞爾的點頭表示接受謝意後,羅蘭才再度開口:「我們叫妳綠葉的原因是因為妳與我們的一位同伴長的很像,所以才會脫口而出,還請妳不要見外。」 聽到羅蘭的解釋,艾梅先是愣了一下,接著便又重新掛上了笑容,向羅蘭等人邀約:「原來如此,能跟各位伙伴長的很像也是一種緣份,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艾梅.瑞朵爾,是守護森林的格爾帝恩一族,雖然格爾帝恩一族已經在一年前消失了……」 像是憶起什麼悲慟的回憶,艾梅的表情有一下子染上了哀傷與悲憤,但下一刻在發現自己還在跟人說話後,便馬上揚起一抹無措的微笑,輕道:「對不起失態了,我的意思是,大家旅途辛勞,是否要和我與朋友們一起行動?因為我們雖然長待霜林道,但這幾日我的朋友觀測星象後決定要前往月蘭國,所以才想邀大家一起同行作伴。」 和格里西亞以及雷瑟互視一眼,彼此在交流的目光達到共識後,羅蘭便揚起一抹爾雅的笑意,對著艾梅道:「自然好,我們正好也有要前往月蘭國的意思,如果妳和妳的朋友不會感到麻煩,那我們就一起同行吧!路上有彼此照料也比較不容易發生危險。」 揚起笑,頷著首同意,艾梅招呼眾人同自己走。 回想結束,羅蘭一邊望著和伊希嵐相談甚歡的艾梅,一邊思考著艾梅的名字。 艾梅艾梅,再加上她姓裡頭的瑞字與爾字,不就成了艾爾梅瑞嗎?偏首和一旁同樣想到此點的格里西亞挑眉互望著,羅蘭在格里西亞的眼中看見肯定。 悄悄放慢了腳步,羅蘭來到了雷瑟和格里西亞的身邊後,便望著前方的翠綠身影道:「所以,她是艾爾梅瑞.綠葉了?」 沒有猶豫的頷首,格里西亞眼底有掩飾不了的興奮,至於她在興奮什麼,這就不得而知了。 「我很在意她的朋友。」瞅了一眼格里西亞,雷瑟在無言嘆了口氣後,便對著比較正常的羅蘭道:「雖然她朋友的說辭看似自然不過,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 有著同樣感覺的羅蘭輕點著頭,在和雷瑟相視一眼後,便將目光一起移到了格里西亞的身上。 挑眉,詢問。 望著羅蘭和雷瑟凝重的表情,格里西亞的表情沒有他們臉上那般沉重,反而還愉悅的微揚嘴角,道:「見到人不就真相大白了嗎?」 雖然不知道格里西亞葫蘆裡賣什麼藥,但看到她如此自信的模樣,羅蘭便也不再多問什麼,只是繼續聽著艾梅向眾人說著自己族裡的事。 很快的,在艾梅將族裡的趣事說完時,她也在同一時間停下腳步,柔笑的對著眾人道:「就是這裡了,這是我們花了一點時間蓋起的寒舍,希望各位可以不要棄嫌。」 打量著眼前雖不美觀但卻堅固的木屋,羅蘭對著艾梅輕道:「怎麼會呢?我們原先是要露宿荒郊,如今有可以遮風避雨的地方感謝都來不及了,怎會棄嫌。」對上眾人含笑的一致點頭,羅蘭笑笑的望著艾梅。 這話不是虛應而是實在話。原先他們真的打算在比較空曠的地方架帳篷,先不說還得安排守夜的人,一想到那三不五時就落下的豪大雨,眾人的臉上都是不敢恭維的表情。 而其中更是以格里西亞點頭的最用力,想必她對睡帳篷這件事也很感冒。 眼中閃爍著有趣笑意,艾梅在向眾人點了下頭後,便伸手將木門拉開,對著裡頭喊道:「我回來了唷!另外還帶了些朋友回來。」 據艾梅的說法,他們格爾帝恩一族一向都是熱情奔放,對各地的旅者一視同仁,只要交談幾句之後便直接納入『朋友』,是個熱愛交朋友的族群。 接受艾梅的招呼進入屋內的眾人,在禮貌性的道謝之後,便魚貫進入了不大卻也不小的客廳。 沒有多餘的裝飾品,就是單純的兩張長木椅和一張木製桌子,而其它地方則擺放著各式糧食以及從猛獸身上狩獵下的戰利品。 「大家隨便坐唷!我另外兩個朋友大概是出去巡邏了,等會應該就會回來了。」從一旁拉了數張小木椅給沒有位置坐的眾人後,艾梅便笑著道:「我去準備茶水和點心。」 「我也來幫忙。」一聽到點心兩個字,伊希嵐便從木椅上站起身,接著在自己的行囊裡摸了摸,取出兩個防水的點心盒後,便和艾梅一同進入後頭的廚房。 而在兩人的身影消失前,隱約還聽得到艾梅用著溫和的語氣說:「那就麻煩妳了。」 慵懶的將整個放輕鬆塞進木椅裡,格里西亞優雅的打了個哈欠,環視了一圈之後才道:「希望我有床可以睡。」最好還能洗個澡加敷個面膜。 挑了半邊眉,羅蘭不認同的道:「讓我們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住已經該偷笑了,格里西亞不可以再去麻煩艾梅。」不用格里西亞說的太多,身為蛔蟲二號的羅蘭馬上聽出了格里西亞話中的涵意。 「閉嘴,蛔蟲。」翻了個白眼,知道羅蘭說的沒錯的格里西亞在無奈的嘀咕一下之後,便無力的道。 聽到蛔蟲兩字,雷瑟和羅蘭便相視一笑,而其他人則低聲的輕笑著。 「我說,現在呢?」坐在小木椅,整個上半身趴在桌子上,喬葛的動作像極了某種生物。 以眼角餘光瞥了眼坐姿不雅觀的喬葛一眼後,格里西亞便換了個更舒適的姿勢──全身放鬆,用背倚靠著雷瑟的肩膀道:「隨遇而安囉!不然你們有什麼辦法能讓草莓恢復記憶的?」 瞥了一眼將自己當靠墊的格里西亞,雷瑟在無奈的嘆了口氣後,便對上了羅蘭想笑又不能笑的忍笑表情。 羅蘭,之前你辛苦了。 聽到格里西亞問題的眾人,在低首沉思了下子後,便開始提出方案。 「挑戰她的極限?」喬葛說出一個很適合他的白目答案。 「讓她拿弓箭射我?」萊卡的毫無意義回答。 「大家自我介紹?」帝摩斯從羅蘭的背後飄了出來,嚇到了一票人。 「送她稻草人?」從驚嚇中回過神的羅蘭,道出自己想了很久的答案。 而聽到這答案的眾人,皆唬一下的將頭轉向了羅蘭。 「這是個不錯的辦法。」抵顎思忖著,格里西亞瞬間坐挺,將問題再次丟向羅蘭:「但你身上有稻草人嗎?」而且還是用來詛咒人用的。 「我有。」一秒肯定。 接著在眾人表情古怪詭異的時候,羅蘭便接過伊路遞來的行李,在裡頭翻出了先前的那十二隻稻草人,倒在桌面上給眾人看。 好奇的伸首望過去,眾人在見到疑似穿著前世服裝的小稻草人之後,紛紛感到背脊一陣發涼,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好回憶。 「羅蘭,你怎麼會有這些稻草人。」面色詭譎的望著羅蘭,格里西亞的口吻有些……不安。 似乎怕前世的角色互換,原先釘稻草人的好人綠葉變成死亡君主羅蘭。 不解眾人為何一秒往自己的反方向遠去,羅蘭歪著頭看了眾人好一陣子之後,才帶著困惑道:「這是前世艾爾梅瑞送我的啊!這些稻草人陪我度過了好一段時間呢……」小心翼翼的碰著桌面上的稻草人,羅蘭笑容裡有著滿足。 原來如此! 眾人在聽到羅蘭的回答後,有志一同的吁了一口氣。 而就在眾人決定拉回話題,準備利用這些稻草人來使艾梅恢復記憶時,準備茶水與點心的伊希嵐和艾梅便手持托盤,從廚房走了出來。 先將放有果汁的托盤擺放在桌上後,艾梅的目光便被桌上那幾隻稻草人給吸引過去。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之下,艾梅伸手抓起了格里西亞的稻草人,在好奇又驚訝的打量一番後,便揚起一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笑容──通常在要頭髮或指甲時會露出的笑容,對著眾人道:「這隻好可愛,可以送我嗎?」 萬萬沒想到發展會是這樣的眾人,先是呈現呆滯狀態好一陣子後才緩緩回過神,目光一致都投向了格里西亞身上。 為什麼不是羅蘭?因為事關重大啊! 那些稻草人雖是艾爾梅瑞離世前送給羅蘭的『離別禮物』,如果是其他人來問這個問題,的確是該由羅蘭來回答,但如今問的那個人正是當初製作這些稻草人的主人,而她手中拿的還是某人的詛咒稻草人,在怎麼樣都應該問那位『當事人』才對! 因為那個主人,正是前世會用釘稻草人來渲洩不滿情緒的艾爾梅瑞啊! 掛在唇邊的優雅笑容倏地一僵,格里西亞望著艾梅手中那隻像極了自己的稻草人,有一瞬間起了想要搶回來的衝動。 草梅,妳為什麼誰不拿偏偏要拿我的啊?!到底妳上輩子對我積怨多深啊! 狠戾的眼神瞪向羅蘭,格里西亞的危險目光寫滿著:那是你拿出來的,給我想辦法!就算要給,也要給你自己的! 惡寒上身,羅蘭哀戚的發現,唯一能救自己的雷瑟竟然也對他投以好自為之,我無能為力的抱歉眼神。 「呃……艾梅,妳對稻草人有興趣啊?」不問還好,一問就發現艾梅眼中突地併出興奮的光芒,在羅蘭想要自我挽救的時候,艾梅已經搶一步先道。 「對啊!我也會做這類的稻草人唷!」含笑的目光對上羅蘭,艾梅愉悅的心情全寫在臉上「可是之前都做不出滿意的,如今看到這隻不知道為什麼有種親切的感覺,所以,可以送我嗎?」 草莓!!為什麼妳要對我的稻草人有親切感啊!!!格里西亞在內心嘶吼著。 而眾人則了然的望了眼格里西亞與艾梅。 看來,某人在前世做的『豐功偉業』讓艾梅這位好人即使轉世仍是『念念不忘』。 熱切期待的視線以及刺人火熱的視線皆焚燒著羅蘭,羅蘭左望望格里西亞右看看艾梅,心中也在角力拉拔著。 就在艾梅的期待光芒更甚,格里西亞的殺人目光濃烈時,羅蘭終於下定了決心,對著艾梅道:「那隻就送妳吧!」 「羅蘭!!」尖叫。 相對於格里西亞一副『你死定了』的修羅模樣,艾梅在聽到羅蘭的回答後是心花朵朵開,笑容更是直逼太陽式燦笑。 瞪了羅蘭一眼,擺明等等再算帳的格里西亞在看到羅蘭可憐兮兮的後退幾步後,便將目光移到了艾梅的臉上,而她太陽式的笑容則有逐漸崩解的趨向。 「艾梅,這隻也不錯啊!妳要不要考慮換這隻?妳手、上那隻舊、了、點。」用力抓起羅蘭的詛咒稻草人,格里西亞強調再強調,用意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之。 望了格里西亞抓在手上的羅蘭稻草人一眼,再望了眼自己拿在手上的格里西亞稻草人,艾梅在沉默思考了下後,便感激的對著表情僵硬卻硬要掛著微笑的格里西亞笑道:「謝謝,不過我還是拿這隻好了,從你們那邊拿東西已經很不好意思了,再拿新的會過意不去,而且……我也比較喜歡這隻。」 不!不用過意不去!快點把手中那隻稻草人給我放了!格里西亞一面驚恐地在心中倒抽一口氣,一面也在心中瘋狂地吶喊著。 眼看自己的祈求似乎沒有被光明神聽去,艾梅似乎真的打定主意要那隻稻草人,格里西亞再也顧不得優雅,直接把羅蘭拖到角落,兩手揪住著他的衣領用力搖晃了起來。 「羅蘭!你是故意的對不對,你絕對是故意的!」沒給羅蘭解釋的機會,力氣突然爆升的格里西亞無視眾人訝異的目光,伸手用力搖晃著呈現暈頭轉向的羅蘭。 「不、不是啊……」眼冒金星,羅蘭即使嚇的想要打昏格里西亞,但一想到後果會更加嚴重,他便努力讓自己清醒點「我是想…竟然艾梅這麼喜歡那隻,搞不好就、就可以恢復記憶啊……別、別搖了…」說到恢復記憶還貼心的壓低了聲音,但就不知道是沒力了還是真的有想到要壓低聲音就是了。 「吾主!」在一旁護主心切的伊路慌張的在格里西亞與羅蘭間徘徊著,一邊猶豫要不要持劍砍了格里西亞的手,一邊卻又擔心被格里西亞事後報復。 不,不要摧殘吾主,要搖的話搖我就好了!伊路面露糾結,有苦難言的不知如何是好。 「閉嘴一付!」嚇阻了一旁前來解救羅蘭的伊路,正當格里西亞準備再接再厲,繼續搖晃羅蘭這個罪魁禍首時,原先緊閉的木門驀地在下一瞬間打開。 一道嬌脆的嗓音傳入了眾人耳裡。 「太陽?魔獄!?」 除了被喊到的兩人微微一愣,倏地轉向門外,其他人也全體一致的轉首望向門外,接著又是全體一致的愣在原地。 「哇喔?!」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