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II.第四章

【第四章】誅神試煉之得來全不費功夫 越是褪不了色 過往越是虛幻 回憶轉瞬閃過 光輝燦爛的日子尚未告終 我們確實共度那些歲月 「哇喔?!」格里西亞看清站在門口的來者時,優雅高呼著。 來者雖同樣驚愕,但在紫羅蘭色的雙瞳底下,還有一抹驚喜,接著也不管旁邊的伙伴還一臉困惑,便對著格里西亞開的道:「真的是你們?」而語氣除了驚喜之外還有激動。 在羅蘭等人還來不及開口回答那名有著一頭紫墨長髮的女子時,站在女子旁邊身材精壯、體格一流的古銅肌膚男子便已早一步喚了身邊的女子。 「維爾蒂娃,妳認識他們?」聽到這沉穩卻有溫和的嗓音,羅蘭這時才注意到旁邊的男子,這一看再次讓他們受到驚嚇。 剛剛因為被名為維爾蒂娃女子的話給吸引了注意力,以至於沒發現旁邊那名男子的樣貌竟然和他們熟知的堅石騎士-艾維斯如出一徹! 微長的深褐髮率性的紥成高馬尾,粗曠野性的劍眉配上精壯高大的身軀更有種荒野的魅力,雖然整體看來具有極高的壓迫感,但一瞧見他掛在嘴邊的溫和笑意,便有股油然而生讓人想親近的可靠安心感。 此時那雙有神的棕瞳不再銳利,而是滿滿的疑惑──望著自己身旁的同伴。 被格里西亞叫哇喔沒有太大反應的維爾蒂娃,反而在聽到自己的名字時面露糾結,甚至還一副雞皮疙瘩的模樣。 看來,某人對自己這世的名字很不滿意。眾人在看清維爾蒂娃那細小的反射動作後,一致在心中肯定著。 「艾維斯……我說過很多次了,別再叫那個名字了,叫我『維瓦爾』就好了。」帶點無奈瞅了眼艾維斯後,維爾蒂娃──也就是維瓦爾.孤月便面向羅蘭等人,「真的是你們,你們……」 還來不及和好不容易見到的好友敘敘舊,被糾正的艾維斯便一臉不苟同的認真望著維瓦爾道:「妳是女孩子,怎麼能叫那麼男性化的名字?維爾蒂娃就是維爾蒂娃,不能改!」 頭疼撫著自己的頭,維瓦爾不知該哭還該笑的睇了眼艾維斯後,便招呼眾人入屋,丟了句話讓艾維斯去暴走:「你真的很固執。」 不理會某位極可能就是堅石騎士的人在後面激動的大吼「我哪裡固執了?說啊!維爾蒂娃,妳給我解釋清楚,這是一種禮貌啊!不准無視我,維爾蒂娃!」,維瓦爾一臉很習慣的揚起無奈笑容,跟在羅蘭等人身邊進屋。 望著羅蘭等人滿腹疑惑要問的模樣,維瓦爾在遲疑的頓了下後,便對著還在抓狂的艾維斯以及一旁正在竊笑的艾梅道:「艾梅、艾維斯,可以麻煩你們幫忙把門外的東西拿去處理一下嗎?晚點進城後可以拿去換錢。」 暴走的狀態霎時終止,艾維斯在皺了下眉接著聳肩後,便和走到自己身邊的艾梅一同離開木屋。 確定兩人已經將門外的『貨物』搬運去處理,維瓦爾才對著周圍環視一圈,露出了個欣慰的微笑:「沒想到你們找到那麼多人啊!」 「哇喔!妳也變女的了啊?!」挨到了維瓦爾身邊,萊卡沒像前世一見到維瓦爾就撲上去勾肩搭背,而是改成在一旁如觀賞珍奇異獸般,好奇又忍笑的打量著維瓦爾。 拋了個白眼給萊卡後,維瓦爾便無奈的將披在外頭的闇黑斗篷脫下:「怎麼連你也那樣叫我啊……」 一開始還搞不清楚維瓦爾在說什麼的萊卡,在看到眾人的目光瞥了一眼格里西亞後,萊卡才想到自己剛剛一開始的話。 「哈,那不是在叫妳啦!那只是驚嘆詞而已,都忘了妳還有這個稱呼。」用力地拍著維瓦爾的肩膀,萊卡一臉笑的不在意。 這次連白眼都懶的翻了,維瓦爾在以眼角餘光瞅了眼萊卡後,便丟了句「聽你在說,你這隻史萊姆。」 不給萊卡發難的機會,羅蘭便搶一步先道:「維瓦爾,妳……有記憶?!」 打從一開始見面這疑惑便旋繞在眾人的心底,只是鬧劇不斷發生,讓他們遲遲找不到時機發問,現在好不容易事情到了一段落,說什麼也不能再放過這機會。羅蘭在心中有些無奈的想。 「是啊!」態度從容的頷首,維瓦爾勾起一抹帶點滄桑的笑容「三歲的時候就開始有記憶了,只不過都是窸窣的片段,隨著年紀愈大恢復的記憶也愈來愈多,對你們的懷念也愈來愈大……」停頓了下,維瓦爾望著就在眼前的昔日同伴,笑容轉變成了欣慰「不過真的是太好了呢!現在你們就在眼前。」 眾人互視一眼後也是相視一笑,而格里西亞則稍稍斂起笑容後,挑眉望著似乎也發現事情古怪的羅蘭,在微不可見的輕頷了下首,便對著維瓦爾嚴肅的道:「妳的身上,為什麼有黑暗氣息?」 身子頓時微微一僵,維瓦爾有些窘迫的望著在聽到格里西亞的話,下一瞬間就朝自己望來的伙伴,有一瞬間嚅嚅的不知如何開口。 但在緊張不安之後,發現眾人的目光沒有厭惡也沒有任何質問,只是單純的好奇疑問後,維瓦爾便鬆了一口氣,帶點不好意思的道:「這事說來話長,要從我還小的時候開始說起……」 維瓦爾從小就住在基辛格附近的一個繁榮鎮上,日子雖然平凡清幽但也幸福──如果不要有那些不斷出現的記憶話,維瓦爾認為自己的一生大概就會隨著父母的安排,一路在渾沌神殿當祭司當到退休老死。 她的父親是渾沌神殿的闇騎士,和現任的沉默之鷹也是忘年之交,而母親雖然在渾沌神殿沒什麼特殊身份,只是一名小小的廚娘,但和藹親切的態度以及精湛的廚藝卻收服了一票闇騎士的心。 因此,在發現維瓦爾的資質聰穎,甚至對渾沌祭司該學的技能、法術都有很高的天賦後,眾人便一致決定讓小維瓦爾住進渾沌神殿,與渾沌神同在。 那時記憶還很模糊,所以維瓦爾也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妥,於是便接受父母的安排住進了渾沌神殿,認了沉默之鷹以及另一名在渾沌神殿也有很高威望的渾沌祭司為師父。 維瓦爾沒有辜負父母的期望,也沒讓沉默之鷹與那名渾沌祭司顏面著地,她在十八歲的那一年完成了所有的試煉,不論在鞭術造詣或是神術方面上都有極高的成就,並且成為正式的渾沌祭司,甚至還得了個響亮的名號──渾沌神的寵女。 但在二十歲生日的那一天,原先銜接不起來或者斷斷續續的記憶竟然在那晚重新整合出現!當下她便憶起了前世的同伴、光明神殿以及自己的身份──殘酷冰塊組.孤月騎士。 那時她的心情整個就是混亂無比,一邊覺得自己好像背叛了光明神殿,一邊卻又直說服自己,已經轉世了,光明神會仁慈的包容她的決定。 只是最後的她,雖成功說服了自己,卻仍是敵不過想見伙伴的心,於是在想清楚之後,便毅然決然拜別養大自己的父母以及師恩浩蕩的兩位老師,踏上尋找伙伴的旅程。 而一開始以為的阻擋、哭罵以及不諒解都沒有發生,她的父母只是深深的凝視著她,最後在她一個肯定頷首後,便連同祝福讓她離開從小生長的家園,離開她住了十幾年的渾沌神殿,至於沉默之鷹和渾沌祭司也沒多加為難這點倒讓維瓦爾感到錯愕與吃驚。 渾沌祭司不是人人想當就當得上的,因此對他們來說,將維瓦爾當成是他們的寶也不為過,但那兩人竟然連原因也不問,只問了他的意願與認真程度有幾分之後,就很乾脆的讓她離開了。 她的離去造成渾沌神殿以及基辛格一陣混亂,事後她才知道,那件事之所以沒有傳遍整個大陸,完全是因為沉默之鷹與那名渾沌祭司的封口令與鎮壓才成功壓下來的。 而那時她才知道那名渾沌祭司老師的身份──基辛格國王的弟弟。 對於這些,維瓦爾雖然疑惑,不明白他們為何要為自己做那麼多,但內心還是盈滿著感激與謝意。 也許,這些事有一天會明瞭。 簡單的敘述完後,維瓦爾便有些好笑的望著表情吃驚且難以置信的前世伙伴們。 「原來妳就是亞克羅說的那名渾沌祭司。」從令人錯愕的訊息中先行回過神的羅蘭馬上丟出這麼一句話。 至於他會那麼快接受訊息,都得感謝這兩百多年的歷練與見識了。 「見鬼了,那妳現在是渾沌祭司還是孤月騎士啊!?」喬葛難以置信的囔囔,他是有想過同伴們會不會在另外三個神殿裡面擔任什麼不起眼的角色,但就是沒想過有人會成為渾沌祭司,甚至還得了那個什麼鬼名號啊! 「我是維瓦爾也是維爾蒂娃。」紫曜般的溫潤雙瞳望著糾結的喬葛,維瓦爾輕輕道:「渾沌神殿對我有恩,我不會對他們置之不理,但相對的,光明神殿也在我心中有著不可被取代的地位,而且,大家也在那。」沒有明指大家是誰,但眾人瞭然以及欣慰的笑容卻顯然已明白。 轉性的維瓦爾多了股說不出的成熟嫵媚感,舉手投足雖然不像太陽騎士那麼優雅,但卻有種獨特的自信驕傲,那抹驕傲不像孤月騎士那種晲視會讓人感到不快,相反的還會讓人不自覺崇拜及迷戀。 望著轉變甚大的維瓦爾,眾人雖然吃驚但也慢慢接受,甚至某些人已經開始打算要怎麼利用維瓦爾的『天生優勢』了。 而不知道自己儼然已成為被算計對象的維瓦爾則是開心的望著接受自己的眾人,雖然一開始就肯定大家不會在這裡多說什麼,但實際看見、聽見,還是讓維瓦爾心中盪漾著滿滿的感動。 尤其是在見到彼此雙瞳中,是熟悉的神情。 「你們也是本身就有記憶嗎?」將重逢之後的心悅激動稍稍平覆,維瓦爾對著羅蘭這麼問著。 搖搖頭,羅蘭在思忖了下後,便將這一路上碰上眾人的經過以及恢復記憶的方法過程精簡的敘述一遍,而後頭才加入的帝摩斯及雷瑟則在聽到喬葛和伊希嵐恢復記憶的方法後,皆用著同情的眼神注視著羅蘭。 而羅蘭則選擇直接忽視過去。 「你們一路還真是多采多姿。」待羅蘭講述完畢他們這段時間的旅程後,維瓦爾也綻放出揶揄的笑容睇著羅蘭,然後在接受到羅蘭哀怨卻又不能解釋什麼的啞巴吃黃蓮模樣後,便笑笑的解釋她和艾梅等人遇到的情況。 艾梅最初和羅蘭等人相遇的時候,便已經大約介紹過她的身份,至於她和維瓦爾相遇,則是在格爾帝恩被不死生物屠殺滅族,受到族人掩護逃亡的路途中,被正在進行冒險的維瓦爾所救。 知道艾梅發生了什麼事後,已經發現艾梅很可能就是前世伙伴的維瓦爾便詢問她加入自己的意願,接著得到首肯後兩人便組隊繼續到各地遊走冒險。 途中她們路過了許許多多被殘殺、殲滅的村子,村落滿目荒涼讓她們不忍卒睹,成人與嬰孩蒼白的屍首、焚毀倒塌的屋舍,以及滿滿充斥著鼻翼的濃濃血腥味,都一再告訴她們這裡遭到了泯滅天良的殺害,但諷刺的是,這村落慘遭不死生物血洗,不遠處,在幾年前由信仰光明神殿轉為幻無神殿的鎮落卻平安無事,甚至連傷患的訊息都沒有傳出。 當下兩人便憤怒、痛心的難以復加,雖然沒有證據明指那些不死生物和幻無有直接關係,但看到這不在少數的景象,兩人還是在心中懷疑起幻無的存在以及不死生物的習性改變。 後來她們詢問了鎮上的人民,問他們為什麼沒有遭到不死生物的攻擊時,便得到了──因為幻無的最高領導者是神這樣的答案。問過了好幾十位的人民,答案不外乎都是這類,於是她們知道問不出所以然,便離開了那個城鎮,接著四處幫助遭到不死生物襲擊的鄉鎮。 在要進入霜林道之前,她們打聽到了守護紫靈石的祭堂也慘遭襲擊,雖然她們和幾名途中碰上的冒險者快馬加鞭前往救援,但抵達的時候,陣陣的火龍、黑煙都像在告訴她們:遲了。 紫靈石為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寶物,據說只要施以神力的話,紫靈石便會和其相互呼應,到達了所為的不滅真身。如今有著不明能力的紫靈石被偷,守護的祭堂也被毀,眾人不禁開始感到害怕,似乎一場波及全大陸的陰謀已經悄悄展開。 但不幸中的大幸是,雖然紫靈石下落不明,但祭堂的死傷並不嚴重,而同樣為守護紫靈石一員的艾維斯在知道維瓦爾她們冒險的目的後,便也不由分說的告別了師父加入了她們。 後來,便是羅蘭他們得知的情報,有三名身手不凡的人到處狙殺不死生物,幫助被襲擊的村落抵禦。 「怎麼感覺維瓦爾做的事跟羅蘭挺像的,都在撿人。」聽完維瓦爾講述,現場有幾分詭異的凝重,而喬葛因對這種氣氛感到不耐,所以試著用揶撳的口氣,開口打破圍繞在眾人之間的沉默。 隨著喬葛的語氣落下,原先沉重的氛圍也像是霧一樣漸漸的散去,眾人也重新拾回該有的表情,將適才的沉重撇到角落去納涼。 「還真的挺像的。」萊卡聳聳肩,附和喬葛的話。 對喬葛和萊卡的話表示不予置評的羅蘭在笑了笑之後,便提起信仰幻無的城鎮沒被襲擊的事:「維瓦爾,妳說不死生物沒有襲擊幻無的城鎮,那信仰渾沌的呢?」 不似眾人明白羅蘭這麼問的原因,有志一同選擇緘默,維瓦爾雖然困惑在意羅蘭等人臉上的沉重,但也知道自己現下不該多問,於是思忖了下後回答:「當時附近只有信仰幻無和光明的,所以渾沌有沒有被襲擊我不知道,但之後我們在各地行走的時候,也有幫助過信仰渾沌的村落,比起幻無完全不需要救助,渾沌雖少但還是有。」 聽完維瓦爾的話,羅蘭只是輕輕地頷了下首,眉頭緊擰,思緒飄的老遠。 望了眼羅蘭眉頭深鎖不語的模樣,知道羅蘭想到粉紅的格里西亞只是微微嘆了一口氣後,便轉移話題道:「哇喔,妳沒有試著要讓他們恢復記憶嗎?」 聽到格里西亞的叫法,維瓦爾雖然臉重重一抽,但也知道有糾正等於沒糾正,還是選擇乖乖的回答格里西亞:「有,一開始碰上艾梅的時候我就帶她去買做稻草人的材料,迷上是迷上了,但完全沒有想起來的跡象;然後艾維斯你們也有看到,我一天到晚都在找機會說他固執,但他氣歸氣也依舊沒有想起來的跡象。」 眾人在聽到艾梅會重拾『本業』的原因竟然是因為維瓦爾的關係,頓時數道帶有不同情緒的目光便朝她射去。 埋怨、怒瞪還在理解的範圍,但那默哀和祈禱的視線是怎麼一回事啊? 維瓦爾雖然想開口詢問,但在看到竟然連審判長都對自己投以保重的視線後,維瓦爾突然覺得自己不是那麼想要知道了。 就在維瓦爾打算轉移話題,試著緩和這詭譎的氣氛時,一道白目的嗓音便打破了她的希望。 「對了魔獄,桌上的稻草人是不是少了一隻啊?」喬葛瞥了眼桌上的稻草人,在細數之下後發現,格里西亞的稻草人似乎下落不明。 身形用力一震,原本還在感傷的羅蘭瞬間想到自己才剛脫離格里西亞的魔手,在僵硬地轉首看向格里西亞,發現某人果然又揚起了『危』笑之後,便迅速開始思考逃跑的路線以及藉口。 說時遲那時快,在羅蘭不靈光的腦袋想到辦法,而維瓦爾嗅到了不尋常的氣味也準備找藉口落跑時,前者已被格里西亞的喝斥聲給嚇的閉緊嘴,後者則被格里西亞用黑暗鎖鏈綁住了腳。 於是,稍早的情況在現。 哦不,這次被搖的人換成了渾沌祭司維瓦爾。 至於羅蘭,則在旁邊為伙伴以及自己默哀,順便有些沒道德的希望格里西亞在搖完維瓦爾就沒有力氣了。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