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II.第六章.下

【第六章.下】誅神試煉之起始的腳步 穿越至今的軌跡 沒有盡頭的蜿蜒道路 我的 還有屬於你的 描繪著如此私密的未來 最後伊路還是被回過神的羅蘭給阻止了。縱然羅蘭的表情也相當尷尬、無措,甚至還疑似出現了不知名的紅雲,但想到對方不是什麼輕鬆就可以對付的雜魚,羅蘭還是阻擋了伊路的抓狂。 討厭那種感覺嗎?他不知道,只覺得很無措跟彆扭而已。 之後,羅蘭讓冥挑了塊看得順眼的空地,便派出自己的其中一批小隊去幫冥蓋宮殿,根據那位風情萬種,美到不似人間之物的冥要求,羅蘭很無奈的又讓珊珊畫了自己這座宮殿的建構草圖,然後才讓自己的手下在冥的指示下施工。 而也因為還在施工中,所以冥和他的三名手下外加一隻巫血狼王便暫住他的宮殿裡,聽說冥原本要求要和羅蘭共處一室,但在伊路又是抓狂又是哀求之下,羅蘭最終還是和冥達成協議,讓他在一早可以闖到自己的房間打擾他,前提是,他們不住在一起。 此刻的羅蘭已不像冥尚未來到之前,只躲在臥室裡或是目光無神的坐在大廳裡,現在的他會帶冥到處參觀,和冥說著那段有如瑰寶般的回憶。 除了伊路那幾名親衛隊隊長之外,他已經很久不主動去談那段回憶了。 也許是冥那不按牌裡出牌的個性讓他哭笑不得,鬆下心防,也可能是冥輕易看出了他的脆弱,總是在他心情低落的時候騷擾他,讓他沒時間感傷,只能到處躲藏,閃避他的『安慰』,所以,難得的,羅蘭找到一個可以訴說心事的人。 在羅蘭闇皇宮殿內的一角,一片偌大的荒蕪草原中,有著兩名一身黑,且身上都散發出濃烈黑暗屬性的人,此時他們像是剛激烈打鬥完畢,身上帶著大大小小的傷。 這裡,便是羅蘭專屬的練劍場。 「你真的很強,能和我打成這樣不容易啊!」伸手往受傷的地方輕輕一抹,瞬間原先還在滲著黑水的傷便不藥而癒。 冥的口中,有著毫不掩飾的自信與驕傲。 輕輕的搖了下首,羅蘭不似冥只要伸手一抹傷口就不見,他還必須凝聚黑暗屬性將自己環繞住後,傷口才會慢慢的癒合起來。 「不,你更強。」口氣沒有落敗的失落,只有滿滿的欽佩,羅蘭對於可以和強者切磋感到相當愉悅。 而且,他甚至感覺得到,他的對手──冥,甚至沒有發揮全部的實力。 眨了眨媚惑的雙色瞳,冥輕輕的笑了起來「呵呵,那是當然囉!若是比你弱,我要怎麼欺負你嘛!」對方前面自大的字句沒有讓羅蘭感到被冒犯,反而在聽到後面那兩句時,平坦的眉微微蹙了起來,甚至還不著痕跡的往後退了數步。 就怕在下一秒,某個雌雄不分的傢伙又撲上來親他。 將羅蘭的動作收進眼底,冥俊美到有些妖豔的面容勾起一抹揶揄的笑意,在看到羅蘭眼底的防備後,冥才悻悻然打消逗弄羅蘭的念頭「你明明是強大的不死生物,為何不用黑暗屬性攻擊而是用劍?」將羅蘭再度斷裂的劍修復好後,冥晃到了羅蘭的身邊將劍遞給他「雖然你的劍術很好,但這樣你很吃虧唷!我是說真的。」 道了聲謝,羅蘭伸手接過了冥遞來的劍,就跟前幾次一樣,只要被冥修復過後,粉紅給的這把劍的黑暗屬性就會更濃烈一些,甚至威力也會往上提升。 還在思考到底為何會這樣的羅蘭,沒注意到冥已悄然無聲來到了自己身邊,正當他轉首,向冥詢問的時候,冥那張俊美無雙的臉龐赫然出現在他面前! 嚇的狠狠倒抽一口氣,羅蘭使出了瞬間挪移往後退了數步,而被羅蘭以一臉『看到鬼』表情給瞅著的冥也沒有絲毫的不悅,反而有趣的微揚薄唇,笑睇著羅蘭。 「怎麼啦,蘭?突然後退了那麼多步,是被我風華絕代的樣貌迷住了嗎?」瞬移到羅蘭的面前,冥對這種你跑我追的遊戲一向樂此不疲。 「並沒有……」有氣無力的小聲喊著,羅蘭突然覺得有些無力。而原先要問的問題在被冥這樣嚇了一大跳之後,悻悻然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看著面露無奈的羅蘭,想到從伊路那打聽到羅蘭在伙伴死去後的生活,冥憐惜的揚起了一抹溫柔的笑容,雖然伊路氣他歸氣他,但其實還是很感謝他。 因為,他讓不再笑的羅蘭重拾了笑容。 伸手捧住羅蘭的臉,不理會羅蘭頓時僵硬的身軀,冥輕輕的呢喃道:「這樣不行啊……如果有一天碰上了我這種對手,你會死的。」而冥的雙色瞳,則閃過了不易察覺的關心。 「冥……」知道冥是在關心自己,雖然心中有些溫暖與感動,但羅蘭還是希望冥能夠把手從他臉上移開。 若被伊路等人看到,只怕他們又要決鬥了…… 「吶,我教你如何運用這股力量好不好?」將無血色的手收了回來,冥興沖沖的開口問道。 只是看似詢問,卻有著不容反駁的意味存在。 原本想搖頭拒絕的羅蘭,在想到冥剛剛那不易察覺的擔憂以及伊路等人的關心後,便一改搖頭,輕輕的頷了下首。 也罷,學起來有備無患吧? 「嗯嗯,那你先告訴我你是什麼不死生物。」拉著羅蘭往一旁的巨岩坐下,冥決定速戰速決,幫羅蘭擬定一個量身打造的訓練計劃。 「死亡君主,死亡騎士的最終型態。」認真的回答著冥,既然答應要學,羅蘭便會秉持著認真上進的精神向冥請教。 「最終型態……嗎?」重複呢喃著羅蘭的話,縱然對羅蘭的話感到有些莞爾,但冥還是沒有解釋什麼,只是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他便低下首,從懷裡取出一本金邊黑底的精裝本,開始在上頭書寫著羅蘭現今的能力所能夠學到的技能。 先是望了半晌冥在冊子上寫的技能,羅蘭在認真的記下幾個後,便將目光移到了冥的臉上。 此時的冥難得沒有再把那抹慵懶中又帶有邪魅的笑容掛在臉上,現在的他神色有點冷漠、高傲,甚至也有點……難以接近。 這模樣,才是他原本的樣貌嗎? 可能是羅蘭的目光太明顯,又或者某人可以一心兩用,正當羅蘭看得出神,冥已停下書寫的動作,重新掛回那抹誘惑人心的笑容,朝著羅蘭大大一笑。 「我好開心喔,蘭你竟然看我看到出神了呢!」將手中書寫完成的冊子塞到羅蘭的懷裡,原先環繞在冥身邊的疏遠氣息像是從來沒出現過般的無影無蹤,而在羅蘭感到有些困窘,準備說些什麼來轉移話題時,冥已倏地伸出食指抵在羅蘭的額間,輕輕唸起羅蘭聽不懂的咒語。 從眉間流入了一股不同於自身的黑暗屬性,這股黑暗屬性讓羅蘭莫名的感到暢快,就好像力量又往上提升一般,也像是在沙漠中如得甘霖般舒暢,總結來說,便是渾身痛快,像是被注入了新的力量一樣。 「冥?」雖然知道冥這麼做並無惡意,但羅蘭還是困惑的開口輕喚。 「看看冊子。」伸出手指了指塞在羅蘭懷裡的冊子,冥原先白皙的面容似乎更為蒼白。 將一切收進眼底的羅蘭先是關心的望了眼冥之後,便低首將懷裡的冊子翻開,一瞬間,那些字便像活了起來一樣,瞬間竄進他的腦海裡,接著整合翻新,在他從怔愕中回過神時,那些寫在上頭的技能竟然已被腦海熟記、接受,甚至他有種感覺,如果現在想要使用,搞不好就能馬上用出來。 「學會了吧?要讓我指導的代價可不低唷!是看在你那麼可愛又深得我心的份上,才替你打開天賦,並且將那本無字天書送給你的喔!」有些疲憊的勾唇一笑,冥輕輕的將首靠在羅蘭的肩上,察覺到後者的僵硬,冥便猶如惡魔般的笑道:「不准動!硬是打開天賦可不簡單,蘭不會那麼狠心這樣對待你的恩人吧?」 果然,一提到恩人兩字,羅蘭便馬上止住了移動的行為,硬是強迫自己留在原地並且讓冥靠在自己的肩上,而早已摸透羅蘭個性的冥則像得了便宜還賣乖的狐狸狡詐一笑,再接再厲的要求:「看在我幫你那麼多忙的份上,明天你就和我出去晃晃吧!」 默默嘆了口氣,羅蘭輕點了下頭,但嘴裡還是忍不住嘀咕著「我記得是你自己想教的吧……我可沒求你幫忙啊……」 靠在羅蘭肩上的冥當然有聽到,只見他吃定羅蘭般的低笑幾聲後,便忽略羅蘭的抱怨低語,選擇默不吭聲。 「冥,你到底是什麼人?」強到不似一般不死生物該有的實力,雖不明顯卻環繞在他身邊的王者霸氣以及知曉各種事情、彷彿洞悉一切的能力,面對這樣似謎一般的冥,羅蘭認真的將困惑問出口。 微微離開羅蘭的肩膀,抬眼,冥笑出一臉困惑「這對你來說很重要嗎?羅蘭。」而冥的眼中,則閃過了一絲絲不易察覺的哀傷。 沒有捕捉到那抹哀傷的羅蘭卻仍感覺得到冥的笑容中藏有苦澀,在輕搖了下首,露出一抹很淡的笑容後,羅蘭才道:「不,不重要,我只要知道你是冥就好了。剛剛那問題就當我沒問吧!」 每個人都有不願回首的過去,他知道所以他不再繼續追問,就如同冥尊重他的隱私一樣。 「蘭,美麗又高傲的死亡君主,總有一天你一定會知道我的身份,一定。」將頭重新靠回羅蘭的肩,冥再次掛回慵懶的笑容,只是這次的笑容還多了點溫柔。 難得的溫柔。 「你很矛盾,冥。」對於那樣的稱呼羅蘭微挑起眉,但還是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又找了個話題說道。 「嗯?你不也是嗎?明明已是不死生物卻保有人類的情操,明明不想忘記卻又選擇封閉,還有……明明可以過得更自由自在的……你卻選擇被過去束縛,執著卻又不安的等待。」將頭移離了羅蘭的肩膀,冥坐直身子,撐住下顎,將自己的感覺一口氣的說出。 還記得剛和羅蘭見面時,那雙帶著絕望卻又強逼自己存活下來的藍瞳,是多麼的哀傷刺眼。也許現在他會在這,有一大部分的關係就是放不下那雙帶著徬徨的藍瞳吧! 驚訝的望著冥,雖然知道冥一向語不驚人死不休,但這麼字字刺入紅心,說中他的心底還是第一次。望著冥的笑容,羅蘭深刻感覺到,眼前這個人是真心在關心他。 微微的一哂,羅蘭不否認的頷首同意冥的觀點後,也對著冥笑道:「是啊!看來……我們都一樣呢!我選擇等待,因為我想再見他們一面,但是時間的洪流卻殘酷的逼我面對現實。」沒有明指他們是誰,羅蘭相信冥知道他在指誰。 「其實我覺得你很幸福,也不必要矛盾。」阻止羅蘭的發言,冥雙眼凝視著遠望,輕聲的開口:「他們會進入輪迴轉生,而你,則擁有永恆的性命可以找尋他們、等候他們,比起連進入轉生機會都沒有的人,可以抱有一絲夢想的你真的很幸福。」 轉首,冥難得露出認真的表情對著羅蘭道:「你不需要迷惘,只是你的思念夠堅決,彼此之間的羈絆夠強烈,我相信總有一天一定會再次碰面,這只是時間上的問題罷了。」頓了頓,冥看著難掩驚訝的羅蘭,輕笑道:「所以,你一定要善待自己,才不會在見面的時候留下遺憾。」 聽著冥這一串話,原先想要反駁的話語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而在格里西亞離世前,他向格里西亞承諾的事也連同冥的這番話重回腦海。 我會等你們的,直到生命的盡頭,所以……請你們一定要回來。 嗯!我答應你,一定會回來。所以羅蘭,你也要答應我,好好活著。 我答應你,格里西亞。 好好的活下去。 格里西亞雖然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他相信只要是他允諾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但到頭來,最先忘記、不守承諾的,竟然是他這個說要等待他們的人。 感激的望了眼充滿笑意的冥,羅蘭握緊頸前的永恆寧靜,重新許下對格里西亞以及兄弟們的承諾。 不管還要等多久,他絕對不會再徬徨了。他會等,等到這條生命終結為止。 「謝謝你,冥。」再次的發自內心一笑,羅蘭眼底最後一絲徬徨隨著這抹笑容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對未來的期望與希冀。 「不用客氣,倒是你說我矛盾又是怎麼一回事啊?」好笑的擺擺手,雖然冥的姿態雍容,但微紅的臉顯然也因為看到羅蘭那撥雲見日般的陽光笑容而感到有些羞窘。 「因為你似乎也一樣,背負著什麼不願啟口的過去,卻又強迫自己一定要擺出這種笑不達眼底的虛偽笑容,當然我是指和你剛見面的時候。」無視冥驚訝的微張著嘴,羅蘭自顧自地續道:「明明不是那麼熱心的人,也不是真的那麼灑脫,卻拼命的想要安慰說服我,而自己卻還執著於某件事,明明不希望別人看到你的溫柔,卻又渴望有人知道你內心的柔軟之處,所以,我們不是一樣的嗎?只是執著的事物不一樣罷了。」語畢,羅蘭對著冥投以一個柔和的笑容。 看著羅蘭神情柔和的模樣,冥感到內心一陣澎湃。 多久了?有多久沒有人發現他的孤寂,笑容底下的虛偽了? 冥不記得,只知道曾以為在這世上,再也沒有第二個人能看穿他,並且當著他的面指出這些事情了。 「你,是第二個看穿我的人。」溫柔又高興的揚起一抹笑容,冥在羅蘭也回以自己一個笑容後,便開心的飛撲過去,用臉蹭著羅蘭的臉,開心的道:「啊啊──蘭你是我的天使,是我的奇蹟,所以讓我親一個吧!!!」語畢,冥便將臉湊了上去。 被飛撲撞倒的羅蘭原先還錯愕著,在聽到冥那一連串讓他直起雞皮疙瘩的話後,倏地推開冥,張開翅膀往天上逃去:「那是兩碼子的事,還有你不要過來!」對著傻愣了一下,接著也飛離地面的冥大聲喊道,羅蘭在發現對方要追上自己後便有些狼狽的往宮殿外飛離。 而前來找羅蘭的伊路,看到的便是你追我跑的這一幕。 嘴角微微抽搐,伊路對著身影只剩一小點的冥大吼:「混蛋,不准非禮吾主啊!」 逃離宮殿,跑到鎮落的羅蘭先是快速恢復成人類的模樣,以免驚嚇到此處的居民,接著才從巷弄中往外探腦,觀察著四周是否『安全』。 然而,還來不及鬆下一口氣,肩膀便驀然被人一拍,當下羅蘭嚇的猛然回首,就看到冥一副從容不迫,環著胸笑望自己的模樣。 不是吧…… 「跑那麼快做什麼?我又不是什麼洪水猛獸。」雖然冥的語句呈現抱怨狀,但看到他微揚的嘴角便知道此實他的心情好的不得了。 似乎很熱衷於這個你跑我追的遊戲。 「……」無言以對,羅蘭在瞥了一眼笑意盎然的冥後,幽幽的嘆了口氣。 你比洪水猛獸還恐怖啊…… 「竟然來到了鎮上,我們乾脆順便逛逛好了。」不理會羅蘭一臉無奈,冥硬是拉著羅蘭走上街頭,而當他們從巷弄裡走到大街上時,數道驚豔的目光便從四面八方射來。 已很習慣別人看自己的目光,冥沒有一絲彆扭與不悅,相反的還從容不迫的到處觀看攤位,完全不在意周遭的目光帶著什麼涵意。 相對於冥的從容,羅蘭可沒那麼好的定力了,不管是激賞的崇拜目光或是火辣的打量目光,一律都讓他感到如荊在背,彷彿深怕下一秒那些人就會撲上來一樣。 「神經別那麼緊繃,放輕鬆。」拍了拍羅蘭的肩膀,冥這句話說的一點誠意也沒有,因為他的目光始終停在一家古董店的商品上。 暗自翻了個白眼,羅蘭在知道向冥求助等於沒求助之後,便打算自力救濟,選擇和他一起轉移目光。 「你喜歡古董?」這已經是第三家古董店了,店家老闆在說了句「隨便看」後便不管他們,放任他們隨意觀看了。 看不出來冥這種靜不下來的人也會喜歡收藏古董? 「嗯?」輕應了一聲,冥在伸手又拿起了一把刀鞘後,才滿意的點點首,轉頭面對羅蘭「在你們的眼裡這是古董沒錯,但在我眼裡,它們可是上古寶物,是稀世珍品啊!」 「上古寶物?」疑惑的喃喃反問,羅蘭接過冥拿在手上的刀鞘,不解這和一般的古董有什麼不一樣。 不都是舊舊的,有一定年份在,然後雕鑿華麗材質稀有嗎? 確定老闆沒有注意他們兩個之後,冥才壓低嗓音道:「所謂的上古寶物就是神的遺留物,在諸神條約尚未簽訂時,不管是小神或大神通通會以人類姿態來到人世間,並且創造或打造這些上古寶物,但最後在條約簽訂完成後,他們便被迫離開人世,而東西則被他們遺落在人間。」 覺得用講倒不如實際操作給羅蘭看,只見冥在那刀鞘上東摸西摸,找到一個暗洞後,便緩緩的將稀少的黑暗屬性注入,頓時刀鞘與黑暗屬性相互呼應,上頭出現了一道繁雜的咒文。 「有些上古寶物是需要特定能力才能發動,而有些則不需要,像這把刀鞘應該是渾沌那類的神創造出來的,用來召喚魔獸等高階不死生物。」將黑暗屬性抽了回來,冥伸手招呼老闆,將東西買了下來,接著帶著羅蘭離開店面。 「你買這個要做什麼?」雖然價錢不貴但也不便宜,羅蘭不解冥為何要花這筆錢買眾神的遺留物? 「當然是怕這些東西被有心人士買走啦!」對上羅蘭驚訝的眼,冥輕笑道:「雖然我說有些上古寶物需要特定能力才能發動,但有更多只要有眼光,便能發現它其中奧妙之處的東西,像是蝶淚釵、聚寶盆、肅色櫻果等,而且我也發現識貨的人真的不少,所以為免被拿去亂用,我還是自己收藏起來好了。」語畢,冥便將刀鞘收進自己的衣袍裡。 「所以你給我的那本無字天書也是?」不然一般的書哪有這麼神奇的功效! 「沒錯,看來蘭也有洞察上古寶物的能力,看在咱們相識一場,我就教你如何辨認吧!」興致勃勃的再次抓起羅蘭的手往下一間攤販走去,羅蘭雖然很想說:不必麻煩了。但看到冥那麼熱心的模樣,他也不好意思潑他冷水。 反正,挺有趣的不是嗎? 於是一整個下午羅蘭便和冥從東邊逛到西邊,逛不夠還乾脆使用最近剛學會的黑洞挪移術傳送到下個鎮落去,而羅蘭也對這類東西產生了莫大的興趣,尤其在抓到訣竅後,他甚至可以比冥還要快速找到所謂的上古寶物。 接著在逛完最後一家古董店,頭往天空一望的時候,滿天的星斗不知何時已出現在黑幕之中了。 「晚上了啊!時間過得真快。」將手中的東西塞進羅蘭提著的袋子裡,冥也跟著往天空一看,接著,輕呼。 「嗯啊。」在格里西亞他們離世之後,羅蘭已經很久沒有如此感嘆了,因為對他來說,早上與晚上似乎都沒有差別,一樣的安靜,一樣的孤寂。 「再去最後一個地方吧!」將羅蘭手上的袋子取過,冥走到了幽僻的巷子喚出一個黑洞後,便將那一袋東西直接往黑洞裡頭扔去。 接著在聽到黑洞裡傳來某人熟悉的驚呼及叫罵聲後,冥才滿意的將黑洞關上,不讓對面的人有機會跑來找他算帳。 「去哪?」雖然話是這麼問,但羅蘭還是乖乖的跟在冥的身後,和他走進了鎮落外的森林裡。 而冥也沒有回答羅蘭,只見他朝天空吹了個無聲的哨音,幾分鐘之後,一頭巨大的巫血狼王便在天空中出現,接著在看見他們之後,便朝他們踏火而來。 「坐帕奇去吧!飛了一整天我想你也累了。」拍了拍名為帕奇的巫血狼王,冥伸手招呼羅蘭後,便雍容不迫的翻身上狼,穩穩的坐在那一頭嘴裡還在噴著黑火的狼王身上。 只猶豫了半秒,羅蘭便被冥一把拉住扯上去,無奈之餘羅蘭也只好借力使力跟著翻上狼背了。 「雖然現在是晚上,但帕奇這模樣委實太顯眼了點。」看到帕奇因聽到自己的名字而轉頭,羅蘭不知該做什麼回應,只好摸了摸帕奇的頭。 而帕奇竟然還舒服的發出低鳴聲。 「說的也是。」點首認同羅蘭的話後,冥便拍了拍帕奇的身體,命令道:「帕奇,變回狼的樣子。」 低嗚了一聲,帕奇用力的搖首,似乎很滿意自己現在的英姿,一點也不打算變回一般狼的樣子。 「帕──奇──」好樣的,竟然敢無視他的命令,是因為有羅蘭在以為他不敢對牠怎麼樣嗎?! 望著冥陰惻的模樣,羅蘭有些尷尬的微揚嘴角,接著輕拍了下帕奇的頭後,也跟著拜託道:「帕奇,拜託變回一般的模樣吧!這樣才不會驚擾到其他人。」 說也奇怪,對冥的命令不屑於顧的帕奇,在聽到羅蘭輕聲的請求後竟然二話不說直接光芒一閃,變回一頭有著雪白長毛,頭上有個詭譎紫色印紋的巨大雪狼。 「謝謝你,帕奇。」感激一笑,羅蘭又伸手摸了摸帕奇的頭。 而帕奇不再冒著黑焰的紅瞳,則寫滿了撒嬌與喜悅。 「你這隻見色忘主的笨狼,竟然因為蘭比我還溫柔就決定倒戈了是嗎?!」用力扯著帕奇的嘴,冥邪魅的笑容和格里西亞太陽式笑容此時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掙扎嗚咽著,帕奇可憐兮兮的回首望著羅蘭,眼角邊隱約還掛著一泡淚水,似乎是希望善良的羅蘭可以解救正在被惡魔虐待的牠。 輕笑了聲,羅蘭有趣的望著這一狼一人的互動,接著在發現帕奇的眼神愈來愈可憐,冥也扯的愈來愈用力後,羅蘭才收起看戲的心,將冥安撫下來,成功解救了被扯嘴的帕奇。 「回去再找你算帳。」用力的拍了下帕奇的頭後,冥才讓帕奇往森林外跑去。 又是抗議的嗚咽了聲後,帕奇才用力的甩了甩首,疾騁地往目的地飛奔而去。而在穿越了樹海,來到了一處稀無人煙的斷崖邊後,冥才又開口命令道:「飛過去。」 輕輕點首,帕奇在腳上重新燃起火焰後,便奮力一躍往天空躍去,而原先在地上奔馳的牠,此刻已改在天空中飛行慢步,接著在瞥見對面那一大塊突出來的偌大草原後,才一改慢步,快速的在天空奔跑了起來。 待目的地一到,帕奇便四腳踏落草地,接著將腳上的火焰收起,乖乖的趴下身子,讓背上的兩個人可以輕鬆下來。 「真是,平常也沒見你那麼好心。」將帕奇的毛用力揉亂後,冥便不管後頭帕奇傳來的抗議低鳴,直接往漫地茵綠走去。 將帕奇的毛撫平整齊,接受其討好的蹭了蹭後,羅蘭才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跟在冥的後頭走去。 這片草原的地理位置非常奇特,它是對岸與彼岸之間的斷崖殘壁中突出的一塊空地,似乎是受到長年以來的風沙洗練加上板塊移動才呈現如今奇特的樣貌。 沒有多餘的生物,除了偶爾翱翔經過的雄鷹外,此處靜謐的沉寂。 風在斷崖邊來回徘徊流蕩,形成一道疾烈的強風,刮起了滿地的花草外也刮起了冥與羅蘭的髮。 仰首,滿天的星斗彷彿近在眼前,除了身邊傳來了生物的氣息外,這裡宛若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幽靜卻也安寧。 風的呼嘯聲在耳邊繚繞,羅蘭在仰首眺望了眼星晨後,便索性往後一躺,舒適的以草為床,以雙手為枕,與大自然結為一體。 「吶,這裡很美吧?帕奇不知怎麼找的,我剛來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帕奇就帶我來這裡休息,而我也待在這裡好一段時間後才又到處行走。」右腳微曲,雙手後撐,冥也跟著羅蘭眺望星空。 「嗯,這裡是個好地方。」側首對著冥一笑,羅蘭在接到對方也回以自己一個慵懶的笑容後,便又將目光移回夜幕。 「下次,帶你的朋友來吧!」強風再次襲來,冥一頭及地的長髮被風頑皮的刮起,點點的月光灑落在他的長髮,在他身後也形成了一道黑色的星河。 望著冥向自己詢問過來的挑眉眼神,羅蘭揚起了一抹堅定的笑容,望著天邊閃耀著的十一顆星,輕聲的應答:「好,屆時你也一起來,我介紹你給他們認識。」 「嗯哼,他們一定跟你一樣有趣。」慵懶的低應了聲,冥從手背喚出一顆充滿暗屬性的寶石後,反手抓住扔向羅蘭「喏,給你!」 反射性的伸手抓住,羅蘭不解的望了眼冥後,才將手中抓的寶石就著夜光打量了起來。 純粹的黑暗屬性微微的滲透寶石傳了出來,在寶石裡頭彷彿還有另外一個世界般,光采不斷的變動、轉換,唯一不變的,是同樣的炫目神迷。這流洩出來的黑暗氣息,就像冥本身一樣,強大、濃烈。 「這是『絕噬』,是把可以轉化兩種型態的武器,而且不是我自誇,絕噬沒有砍不斷的東西,它絕對可以稱為黑暗兵器的王者。」驕傲的雙手環胸,冥高傲的望著驚訝的羅蘭。 「這麼稀有的東西你還給我,我不能收。」坐起身,微微的再次驚呼了聲後,羅蘭便將訝然收起,換上嚴肅的神情,將東西遞還給冥。 擺了擺手,冥不在意的道:「有什麼好不能收的,我不常使用武器和別人打,放在我身上也是浪費,頂多我需要的時候你再還我就好了,更何況你似乎還是不喜歡使用自身的能力,所以給你剛剛好。」沒有打算伸手接過,冥朝羅蘭聳了下肩後,換他往草地上一躺。 找不到反駁的話,羅蘭在沉默了下後便輕聲的道了聲謝,然後學冥一樣,將寶石收入自己的手背之中。 確定絕噬已隱沒羅蘭的體內,與其產生共鳴後,冥才又坐起身來,勾起打趣又充滿算計的笑容道:「那是我的一部分,你要好好珍惜唷!」 一秒錯愕轉首,羅蘭的雙眼硬是瞪的比平常還要大上兩公分,驚愕神色顯而易見。 正當羅蘭連忙想要取出據說是某人身體一部分的絕噬時,冥已經一改正經模樣,惡作劇成功的哈哈大笑打滾在地了。 「哈哈,騙、騙你的啦!蘭你怎麼那麼好騙啊?!真的是好可愛啊!」笑到眼角泛出淚光,雙手還因笑的太過激烈而環住發疼的肚子,可見冥是真的笑到無法自拔。 而成為被冥戲弄對向的羅蘭則嘴角用力的抽搐著,突然不知道該賞冥一巴掌還是扁自己一拳,竟然就這麼單『蠢』的被人耍的團團轉! 他剛剛是真的被冥嚇到了啊! 「冥!!」沉下臉不滿的低吼著,羅蘭臉上疑似有青筋在跳動。 「別、別生氣嘛,開玩笑,無、無傷大雅啊!」將眼邊的淚水抹掉,冥開心的和羅蘭在這片草地上繞起圈子來。 似乎一點也沒有因為角色互換而感到無奈。 怒罵聲夾帶著嘻笑聲隨著強風呼嘯迎向天際,雖然羅蘭嘴上罵著,但眼底,卻閃爍著喜悅的光采。 望著被追殺的主人與正追殺著主人的好人,帕奇張大嘴打了個哈欠,又懶懶的趴了回去,閉上眼將耳垂下,睡覺去也。 然後此時在宮殿裡,等著羅蘭回來的伊路則一臉宛如被拋棄的怨婦般,盯著不知從哪冒出的一袋古董,散發著森冷的氣息讓眾不死生物不敢靠近一步。 真是美好的相遇,是吧?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