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9229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誅神令II.第八章

 【第八章】誅神試煉之短暫的幸福交會
 

與你一同感受共鳴
就算不搜索你的視線 陰霾也會率先放晴
 

回到木屋的維爾瓦等人,一進到屋內就看到伊希嵐穿著水藍色的圍裙在招呼眾人吃飯,手裡還端著散發著誘人果氣的紫藍色晶凍。
 
而除了羅蘭及伊路之外,其他人都落坐在長桌旁,面前皆擺著正散發著濃郁起司香氣,色香味俱全的金黃海鮮焗烤。
 
最先注意到維瓦爾等人歸來的是羅蘭,他正準備翻閱下一本藏書前,眼角餘光就先瞥到了艾維斯高人一等的身高,接著再將書本放回書櫃後,羅蘭便往前迎向維瓦爾等人。
 
「你們回來啦?肚子應該也餓了,要不要先吃些東西,伊希嵐剛準備好。」沒有詢問維瓦爾和艾梅兩人談的如何,羅蘭只是噙著笑,領著他們走向已開始用餐的眾人身旁。
 
不知道是有意還無意,長桌的位置剛好只剩下三個,維瓦爾雖然覺得這是特意的,但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和艾梅等人一樣,含笑的接過伊希嵐遞來的餐具。
 
這個景象,就好像前世時,他們總會利用交流廳做這些正事以外的事。
 
低頭望著不只味道極佳,還外觀驚豔的焗烤,維瓦爾除了讚嘆之外,還多了一抹久違的酸澀感動。
 
她幻想這一天來到多久了呢?
 
撇頭看向雖沒記憶卻也是驚嘆的艾梅兩人,維瓦爾在微微一笑後,才帶著滿腹感動,低頭享用這還熱騰騰的焗烤。
 
流盪著溫馨和諧的氛圍,眾人雖是不語,但又彷彿心靈相通般,在不小心對視到之後,會露出一抹不帶任何思考,只是反射性的單純笑容。
 
純樸,卻也真誠。
 
在大部分的人皆用餐到了一個段落,享用著伊希嵐自製的晶凍時,維瓦爾才輕咳了一聲,向眾人表示自己有話說。
 
待眾人目光皆移到了自己的身上,像是早料到自己有話要說後,維瓦爾才擺出正經的表情,將艾梅、艾維斯鄭重的重新介紹給羅蘭等人認識。
 
只不過,如果她願意把拿在手上,已經被挖了一口的晶凍放下的話,想必會更有說服力。
 
維瓦爾的介紹,不是將過去眾人眼中的艾梅及艾維斯給重新述說一遍,而是認真的將他們所發生的事,現今她所認知的他們,重新介紹給羅蘭等人,然後艾梅兩人在聽到被維瓦爾含糊帶過的地方時,也會笑著補充。
 
雖然沒有記憶的羈絆,但揚起的笑容與言語間的戲弄,卻為他們找回了熟悉的彼此。
 
接著,在艾梅以及艾維斯的介紹到了一段落後,羅蘭等人才開始一個一個向艾梅等人重新介紹。
 
只是同樣的,也免不了一些吐嘈與嗤笑。
 
又再一陣歡笑喧鬧之後,喬葛才伸了個大懶腰,似真似假的道:「好啦!竟然都沒問題了,那麼我們可以準備大通舖睡覺了嗎?雖然繼續揭發某個人不為人知的秘密很有趣,但我更想補眠。」
 
除了被暗指有很多不為人知事情的某人之外,其餘的人在領會喬葛的話皆會心一笑,接著一致頷首後,眾人便開始分工忙碌起來。
 
而協助伊希嵐將餐具收好的維瓦爾這時才注意到,眾人已經梳洗完畢,而且都換上了新的衣裳,想來是為了等她和艾梅兩人一同用餐,羅蘭等人才會先選擇梳洗,待他們回來再一起用餐。
 
說不感動,是騙人的。畢竟,她與他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一同用餐、談天了。
 
走向將棉被搬出,交給伊路去舖置後就又準備再去幫忙的羅蘭,維瓦爾攔住他,輕說道:「其實,你們可以不用等我們的。」
 
詫異的望了眼維瓦爾,在意會到維瓦爾要表達的意思是什麼時,羅蘭才輕搖首,拍著她的肩,道:「別想太多,這是眾人一致決定的,而且一起用餐不是很好嗎?」
 
望著說中她心底渴望的羅蘭,維瓦爾便聳肩一笑,不再迂迴在適才的話題上,轉移話題向羅蘭說道:「我和艾梅他們說清楚了,在知道事情的真相與始末後,他們也表示了自己的意願,願意和我們繼續隨行下去。」
 
想到艾梅及艾維斯的話,維瓦爾的眼中有藏匿不住的笑意。
 
像是信任又像是早料到般,羅蘭沒有多加追問維瓦爾到底和他們說了什麼,彼此之間又談了些什麼,只是用著全然的相信口吻道:「嗯,我知道了,辛苦妳了。」
 
「其實我也沒有做什麼,不用那麼正經的道謝啦……」抓了抓黑紫色的柔順秀髮,維瓦爾面帶些許尷尬。
 
微微的勾唇一笑後,羅蘭才回首面向已將床墊鋪好,正爭執著床位的眾人……其實也只有萊卡、喬葛和格里西亞在吵而已。
 
和維瓦爾無奈的相視一笑,正當羅蘭準備出面調解時,雷瑟已經用他猶如鐘聲的重低音嗓音,冷冷的以兩字制止了三人的爭吵。
 
「睡覺。」
 
彷彿寒風吹過,被那清冷不大聲給喊住的三人在動作一僵之後,瞬間原位躺下,並且蓋上被子,這讓在一旁觀望著的羅蘭有些哭笑不得。
 
他要花上好一段時間才有辦法控制的場面,雷瑟竟然以兩字就輕鬆解決,真的讓他自嘆弗如又有點自我哀怨。
 
他什麼時候才能做到像雷瑟這樣呢?
 
在這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的鬧劇才正要開始上演時,雷瑟已經輕鬆的調解紛爭,將大小事皆化為無,也為這一整天拉下了休憩的帷幕。
 
 
隔日清晨
 
無夢的夜使眾人睡的特別香甜,在第一道曙光由窗櫺照射進來,灑落上沉睡中的人時,眾人才微顫了下眉睫,接著緩緩地張開了雙眼。
 
從窗外覷見雷瑟等人已坐起身,羅蘭以眼神示意伊路今天的對練到此為止後,便旋身進入屋內,和拿起清潔用品,準備去整理儀容的雷瑟照面。
 
「早,雷瑟。」向雷瑟輕頷了首下,接著在對上後頭也站起身的伊希嵐後,羅蘭便又道:「伊希嵐,早。」
 
「早。」剛睡醒的嗓音沒有平時的嚴肅,雷瑟用極富磁性的嗓音也向羅蘭及伊希嵐道了聲早後,才越過羅蘭進到後面的浴室。
 
點點頭,沒有開口回早只是以點頭算是回應的伊希嵐,姿態優雅的伸了個懶腰,使自己有點精神後,就起身至行李邊,準備等下會用到的食材及梳洗用品。
 
眾人陸續坐了起來,開始整理稍後出發會用到的行囊,連一向喜歡賴床、睡得天昏地暗的格里西亞也在羅蘭一催四請之下,心不甘情不願的慢吞吞爬了起來後,羅蘭這才有餘裕來思考等會要進行的行程。
 
原先來霜林道的主要目的已經達到,那麼接下來應該就直接前往月蘭國了吧?聽維瓦爾的意思,他們接下來的目的地似乎也是月蘭國的戰神殿,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他可以將尋到剩下兩人的寄託放在那裡嗎?
 
維瓦爾除了先天保有記憶之外,似乎還有觀測星象的能力,據她所言,有兩顆遺落的星芒還沒有發出真正的光芒,這個意思是不是指,希歐和奇克斯真的就在那?
 
也許該找一天向伊路問問爾亞那邊的狀況,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有種不祥的預感。
 
似乎是從上次被告知光明神殿慘遭不死生物襲擊後就開始了。
 
有種說不上的不對勁感,卻又說不出哪裡不對勁……就好像,一切似乎在某些人的計算裡,而他們只是照著劇本那樣走。
 
真是不舒服的感覺。羅蘭癟癟嘴,轉首便瞧見雷瑟和格里西亞一臉好奇的觀望著自己。
 
「怎麼了嗎?」摸了摸自己的臉,羅蘭不確定自己臉上到底有沒有沾到東西。
 
「沒有什麼,只是好奇你的表情怎麼那麼多,不像平時的你。」收回好奇的眼神,格里西亞聳聳肩,說出了個讓羅蘭有些在意的回答。
 
「我在思考事情。」雖然覺得問這個問題可能不會得到什麼太正經的回答,但羅蘭還是忍不住問了:「我普通的表情是什麼?」
 
「放空/發呆。」異口同聲,雷瑟和格里西亞說出了就某方面,還挺相似的詞彙。
 
「……」感覺自己眼神有些死的羅蘭不知該說什麼,雷瑟大概是經過篩選才挑了一個比較不傷人的回答,而格里西亞根本就是脫口而出了吧!
 
所以,他平常的表情就是發呆了嗎?
 
嘴角不自覺的微微抽蓄,羅蘭體會到了何謂自打嘴巴。
 
「真難得,你竟然在思考事情,但是你那顆不知變通的腦袋能想出什麼嗎?」表情完全沒有惡意的說出重傷羅蘭的話,格里西亞似乎不覺得這話有什麼不對。
 
嘴角的抽蓄有擴大的趨勢,羅蘭除了目死已經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了。
 
為什麼他覺得格里西亞這句話跟萊卡的毒舌有得拼了呢?是所謂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關係嗎?那以後他可不可以要求萊卡不要再教壞格里西亞了?!
 
和似乎也有同樣想法的雷瑟互視一眼,羅蘭見到雷瑟的眼底除了訝然還有笑意。
 
變了,世界真的變了。
 
甩去那些會讓他無言的想法,羅蘭在嘆了口氣後,才將自己接下來想要前往月蘭國的動機與想法告訴格里西亞和雷瑟。
 
雖然尚未遇到維瓦爾之前就已經決定好要去戰神殿一趟,找瑪爾仕商談接下來的合作事宜,但是面對維瓦爾的星象說,羅蘭覺得自己仍是有必要告知這兩人。
 
不出意料的馬上得到了兩位龍頭的贊成,雖然已轉世,但不只羅蘭,其他人還是會不由自主的依靠格里西亞和雷瑟這兩名思緒清晰、行事謹慎俐落的兩位前上司。
 
看見格里西亞和雷瑟無異議的贊同,羅蘭也跟著頷了下首,接著對著已經梳洗完畢,落坐到長桌旁準備用餐的眾人,說明接下來的去程後,前往月蘭國的行程便這麼定案了。
 
 
離開木屋的羅蘭等人已在霜林道行走了好一陣子,雖然仍是會碰上零星的不死生物,但都被他們輕鬆解決,前進的腳步絲毫沒被打亂。
 
照著記憶裡的道路走,羅蘭憶起了幾十年前不遠處似乎有不少鎮落,就不知道至今是否存在。
 
抑或是,已在不死生物改變習性的虐殺下,埋葬於血染的過去裡。
 
正當羅蘭這麼想,一股說強不強說弱也不弱的黑暗屬性變竄入他的感知裡,對於黑暗屬性有一定敏感程度的他馬上判斷出了方向以及數量,和同樣對不死生物也極為敏感的格里西亞互視一眼,羅蘭開口。
 
「數量大約在510隻之間,雖稱不上棘手,但也不能說是游刃有餘,裡頭有死亡騎士。」
 
「這啥年代啊!死亡騎士不是不死生物的高級品種嗎?怎麼這一趟走下來已經殺了不下十隻了?!」一慣的激烈嘲弄語調,喬葛的臉上寫滿不耐煩。
 
「這有什麼好驚訝?羅蘭就可以……啊…」口無遮攔的準備諷刺喬葛的萊卡,卻在被格里西亞以腳用力一踩之後,發出令人遐想的呻吟,接著在意識到艾梅和艾維斯並不知道羅蘭是死亡君主後,便舌尖一轉,改成:「羅蘭就可以以一擋十了。」
 
翻了個白眼再默默收回施暴的腳,格里西亞若無其事的瞪了萊卡一眼之後,才對著眾人發號施令:「別吵了,人都快要被不死生物殺了,你們還有時間在這裡說發涼話啊?」
 
而這時眾人才發覺,飄浮在空中的銹鐵味,是血腥味。
 
「走了。」不怒而威的兩字落下,雷瑟和羅蘭便率先的朝不死生物所在之處飛奔而去,落後的眾人則在接受格里西亞的聖光護體及神翼術後,也在下一瞬間追上羅蘭及雷瑟兩人。
 
雖然不是濃厚到一聞就知道嚴重失血的氣味,但羅蘭還是微微的皺了下眉頭,對著雷瑟道:「他的生命力在一點一滴減少,但好像因為他有…聖光的關係,所以失血的速度很緩慢,我去解決死亡騎士和其它不死生物,那個人就麻煩你先治療一下了。」
 
「好。」聽到羅蘭語氣微頓的地方也同樣眉頭一蹙,但接著在考量到目前情勢後,雷瑟便將對方為何會有聖光的問題暫時擱置一邊,以眼前的要事為主。
 
專業的分工在來到定點後迅速展開,羅蘭以一個華麗的迴旋踢猛力將黑武士踢離數尺,再也爬不起來之後,便銀光一閃抽出黑暗寶劍,一個閃身,就是三隻骷髏頭身首異處。
 
因為被襲擊的人意識尚仍清楚,所以羅蘭不打算轉化為死亡君主的姿態,甚至也覺得對付這幾隻小嘍囉不需如此大費周章。
 
見到羅蘭又是游刃有餘的解決一隻屍腐獸後,雷瑟這才放心拔劍將正和負傷男子打得不分軒輊的黑武士一擊必命。
 
像是失了靈魂的鎧甲瞬間落地,雷瑟將劍收回鞘中,正準備關切眼前的人時,抬首,便見著了對方錯愕的神情以及熟悉的臉孔。
 
「珍萼?!」
 
又是一愣,負傷男子──珍萼先是錯愕讓自己陷入死胡同的對手竟然須臾間就被秒殺,接著又因為雷瑟喚出自己的名字而感到愕然。
 
「你……」想開始問些什麼的珍萼在發現有一隻火焰骷髏因為打不過羅蘭而跑來偷襲雷瑟時,瞬間將劍擲出,直接命中火焰骷髏的要害。
 
而發現有漏網之魚的羅蘭在解決死亡騎士,準備道歉時,卻在見到珍萼不像男子該有的面容後,發出了奇怪的驚呼聲。
 
「耶!?」
 
隨後趕到的格里西亞等人,見到的景象就是雷瑟和羅蘭與那名樣貌相似珍萼的男子大眼瞪小眼的滑稽畫面。
 
同樣因為珍萼的樣貌而一時傻怔,但格里西亞還是沒忽略對方正潺潺流血的傷口,快步向前,丟了個中階治癒術穩定傷口,格里西亞才在吟唱過後施展了高級治癒術。
 
雖然在意為何身為第39代的審判騎士也轉世了,但現下似乎不是問這問題的好時機,知道這點的格里西亞便將精神專注於治癒工作上。
 
鵝黃色的光芒包覆住珍萼的全身,只見他先是驚訝的望著自己的傷口,接著向是下定什麼決心似的,馬上不管三七二十一,開口就是請求。
 
「拜託你們,幫幫我們!」
 
沒有給他們理解事情始末的機會,珍萼又是一個令人措手不及的動作──直接拉住雷瑟的手往更深處跑去。
 
「喂──」起初被珍萼抓住,反射性想要掙脫的雷瑟,在見到珍萼眼中的焦慮以及恐慌後,便一改掙脫的動作,順著他的腳步往前跑去。
 
而見到這景象的格里西亞,則和羅蘭對視一眼,在翻了個不知為何而翻的白眼後,格里西亞和羅蘭等人才認命的拔腿追在珍萼的後頭。
 
「這個性還真是一模一樣,如果他不是那個珍萼我下輩子就繼續當女人!」跟在珍萼後頭跑是一回事,抱怨某人的行為又是另外一回事,格里西亞對於珍萼一來就把雷瑟拖著跑的行為感到嗤之以鼻。
 
面露糾結的快速瞥了眼格里西亞,雖然羅蘭贊同格里西亞前面的那句話,但卻又對她拿自己性別做賭注而感到有些不解與無言。
 
她不是很在意自己這輩子是女人的事嗎?萬一光明神不小心沒聽清楚前面那句,直接讓她下輩子又是女性該怎麼辦?
 
不似羅蘭還有時間在那裡天馬行空,格里西亞在說完那句讓羅蘭發噱的話就沒有再說話了。
 
不是因為無話可說,或是突然頓悟自己那樣的賭注很有風險,而是和停在鎮落前,難得面露呆滯的雷瑟一同傻在原地。
 
誰來給她解釋這是什麼情況?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