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49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誅神令II.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誅神試煉之無法預期的衝擊
 

做你自己 做我自己 大方歌頌這個當下
讓我聽見你的聲音 重疊足跡 交織的命運
 
 
「聽得見吧,不要再做無意義的事了。」
 
「欺騙、背叛如今傷的你們已是遍體鱗傷,這麼做的理由究竟是為了什麼?」
 
「信仰?伙伴?還是那可笑的自負?」
 
「別再欺騙自己了,很惶恐吧?什麼時候會迎來再次的背叛,什麼時候會再次被傷害……」
 
「你知道的吧?他們有事瞞著你。」
 
「承認吧,反抗吧!為了…不再被傷害!」
 
 
擬定好救人的戰略,羅蘭等人便分頭進行準備。
 
雷瑟領著擅於交際的艾梅及艾維斯前往戰神殿找瑪爾仕取得今晚宴會的邀請函;伊希嵐及維瓦爾則張羅眾人的服飾;帝摩斯、萊卡及伊路則不是很明白格里西亞命令的前往月蘭國邊境做一些無傷大雅的機關。
 
至於格里西亞、羅蘭及喬葛在將工作分配完後,便取過伊希嵐替他們準備的服飾,分別進入各自房間換上,準備著稍後即將進行的計劃。
 
然而,正當雷瑟取得邀請函,打算和格里西亞再確定一下待會要進行的行動時,卻在門前看到不該出現的三尊石象後,一改嚴肅有些不解地望著傻怔在門外,兩眼發直瞅著木門發呆起來的喬葛、伊路及若有所思卻臉色泛紅的伊希嵐。
 
皺了下眉,當雷瑟邁開腳步,來到伊希嵐身邊準備開口時,同樣也因聽到門內傳出的對話而愣在原地。
 
雖然不想讓自己的思想往某方面進行,但從門內愈來愈詭異甚至出現叫囔聲的同時,雷瑟的臉色也出現了一抹紅雲,嘴角甚至微微抖搐著。
 
「住、住手,沒辦法的……」喘著氣,哽咽著嗓音,格里西亞難得出現這種類似求饒的話語。
 
「放輕鬆……」不知為何呼吸也有些紊亂的羅蘭,說出引人遐想的話。
 
「太…太緊了啦!不要……」像是忍耐著什麼不人道的痛苦,格里西亞的嗓音略微誘人。
 
「是妳太……終於好了,還好吧?」點點部份由於裡頭稍微的碰撞聲而被消音,待再傳出對話時,已經錯過好一段對話。
 
「嗚……羅蘭你太過分了啦!早知道叫別人了……」隱約帶有哭腔的抱怨聲由格里西亞嘴裡傳出。
 
「是是是,下次妳知道了吧!」明顯的敷衍口氣。
 
「沒有下次,還有羅蘭,怎麼連你也學壞了?」靜默一下子,「等等……你要做什麼,住手!」
 
「都做一半難道不全部做完嗎?格里西亞妳別胡鬧,過來!」不容置喙的口吻,羅蘭難得對格里西亞態度如此強硬。
 
「不要啦…那、那個一定塞不下去,太大了。」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這是為了妳好。」
 
接著,又是一串求饒聲及嬌罵聲。
 
「痛、痛,好難過!笨羅蘭,就跟你說放不進去吧!」
 
「奇怪…」似乎還鍥而不捨的試了幾次,在得到某人更加慘烈的尖叫聲後,羅蘭才悻悻然的道:「好吧,那就這樣了。」
 
「早就跟你說了啊……」
 
「砰!」
 
對話嘎然乍止,格里西亞和羅蘭一臉困惑的望著用力打開門且滿臉通紅的雷瑟等人。
 
他們臉那麼紅做什麼?
 
「你們……」在格里西亞和羅蘭的對話愈來愈不對勁,甚至有愈來愈大引人遐想的趨勢時,雷瑟終於忍不住伸手用力開門,但怎麼也沒料到門後的景象,竟然如此……正常。
 
還好他是用手開門,不是用腳踹門,不然…情況會更尷尬。
 
「在穿衣服?」愣愣的接下雷瑟未說完的話,伊希嵐的姣好面容除了嫣紅外也添加了一抹尷尬。
 
門內的羅蘭一手拿著寶劍一手抓著格里西亞繡有彩蝶的粉色腰帶,似乎正做著將寶劍塞進那條已束得死緊,沒有空隙容納寶劍的舉動。
 
而被羅蘭抓住的格里西亞則穿著一套華麗高雅的粉白蕾絲禮服,金黃色的閃耀秀髮以髮釵固定,微微散落的髮絲為她增添一抹女人味。
 
除了那稍嫌曖昧的動作外,其它地方都很正常,尤其是被誤會在做什麼見不得人事情的兩人,衣服還很完整貼齊時。
 
「不然呢?」挑眉望著眼神頓時飄移起來的眾人,格里西亞緩緩地扯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似乎想到什麼似的,陰惻惻的對著雷瑟道:「雷瑟,可以告訴我,為什麼你的臉那、麼、紅嗎?」
 
被質問的雷瑟氣勢頓弱,不同以往馬上將氣勢壓制回去,這次自知理虧在先的雷瑟在尷尬的抽回開門的手,試著擺出正經的表情後,才有些不自在的將原因說出。
 
「去死啦你們!!!」頓時一道氣勢洶湧、橫掃千軍的咒罵聲傳遍整家旅館。
 
聽著雷瑟解釋完來龍去脈,又等格里西亞不顧優雅的大吼了這麼一句後,尷尬的羅蘭才笑著解釋他們適才在做什麼。
 
原來在伊希嵐將禮服交給他們,讓他們回房換上後,整裝快速的羅蘭迅速換上後便和同樣也換完裝束的喬葛在門外等待格里西亞。
 
然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格里西亞的房門卻遲遲沒有開啟,喬葛和羅蘭在相視一眼,決定由後者詢問時,格里西亞才將門微微開啟一縫,探出頭望著站在門外的兩人。
 
像是下定什麼決心,格里西亞咬緊下唇,不由分說的抓住羅蘭直接往房內拖後,搞不清楚狀況的喬葛就這麼被扔在門外,只能和門板乾瞪眼。
 
而被抓入房間的羅蘭原先還有些怔忡,接著在看到格里西亞只穿著一件絹白長裙,沒有換上那套華麗卻繁複的禮服後,總算瞭解發生什麼事了。
 
她穿不上去。
 
於是接下來的情況就如同雷瑟等人聽到那般,羅蘭在格里西亞套上馬甲後便用力扯緊繩子,而因衣服驟然束緊不能呼吸及難過的格里西亞便開始叫囔。
 
明明裡頭是很正常的景象卻因為說出來的話太令人遐想,思及此的羅蘭也忍不住用力嘆了口氣。
 
「然後好不容易穿上後,我就想既然衣服都穿好了,為了安全起見還是該帶把防身的武器,所以就要格里西亞也把寶劍繫上。」舉起拿在手上的寶劍,羅蘭的口氣既無奈又好笑。
 
「最好有空隙啦!我現在腰圍搞不好連二十五吋都沒有了!你是想害我窒息而死嗎羅蘭!」因為深呼吸罵人,格里西亞覺得自己的腰似乎有更加縮緊的跡象。
 
「誰叫你們的對話那麼令人匪夷所思。」用著不屑的眼神睇了格里西亞一眼之後,喬葛便馬上將目光移走,而藏在褐髮下的耳朵則有泛紅的現象。
 
顯然是被格里西亞這脫俗的驚豔樣貌給迷到了。
 
「是你的腦裡塞滿了淫蟲吧!」用鼻子哼了哼,格里西亞回以不恥的眼神。
 
但她卻沒想到,有這種想法的不只喬葛這麼一個,連身為女子的伊希嵐都誤會了。
 
「終歸一句就是格里西亞妳該減肥了。」突兀的丟出一句讓格里西亞臉色瞬間爆紅的話,羅蘭搖了搖頭後便率先領著伊路離開了格里西亞的房間,打算前往大廳和應該準備好的維瓦爾等人會合。
 
被戳中要害的格里西亞臉色微微一搐,接著惱羞成怒的用高根鞋的細根狠踩了下喬葛的腳後,格里西亞才氣唬唬的離開房間。
 
和伊希嵐尷尬的相視苦笑,接著歉疚望了眼成為代罪羔羊的喬葛後,雷瑟和伊希嵐才相偕離開了案發現場,忽視後頭正在慘叫的喬葛。
 
 
夜晚很快就來臨了,穿著正式禮服的羅蘭等人來到月蘭國的宴客大廳後,由先前打過招呼的瑪爾仕領著他們進去,接著,見到了坐在主位上的二王子──希歐。
 
「按照計劃進行。」小聲的囑咐後,眾人便心神領會的一個頷首,分開行動。
 
其實他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在人群中引起一些小小的騷動,然後讓身為主人的希歐前來關切,接著──伺機擄人。
 
但計畫終究趕不上變化,早料到羅蘭等人不會輕易放棄的希歐已讓許多護衛喬裝於賓客之中,當羅蘭等人成功吸引希歐前往關切,準備擄人時,他們也被制伏住了。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情況吧!
 
被反手抓住的格里西亞神情相當安定,猶如早預料希歐會走這一步棋。
 
而事實上,他們作勢被擄的確是計畫之一。
 
沒錯,作勢。他們是假裝設想一個看似完美實則破綻百出的計畫,讓希歐將他們捉拿入獄。
 
正如出發前擬定好的,身在王宮的希歐城府絕對不比一般人,若要成功救人順便拐到希歐的話,最好的辦法便是雙重作戰。
 
一方面做出符合希歐預想的設定,另一方面同時進行接下來的步驟。
 
被擄的他們絕對會被關進和關奇克斯同樣的地方,這點擬定計畫的格里西亞有絕對的把握。
 
因為,希歐看他們的眼神不再冷酷嘲弄,反而帶了點若有所思。
 
「將他們帶進天牢。」伸手指使護衛,希歐不理會自家兄長不贊成的目光,自顧自地命令皇家戰士。
 
即便能夠輕易掙扎,羅蘭等人仍是不做任何反抗,讓護衛將自己帶離宴會現場。
 
「希歐,他們只是一般平民,並不是什麼皇家權貴,沒有必要關到天牢。」一樣穿著正式禮服的大王子──希維,一臉不苟同的冷望著希歐。
 
「這是我的事情,請『哥哥』不要插手。」特地強調哥哥兩字,希歐翠綠的雙瞳充滿嘲諷。
 
握緊雙拳,希維對一向受人愛載,表現比自己傑出的弟弟不順眼,如今找到能借題發揮的地方,他說什麼也不願輕易放棄。
 
「希歐,要知道你可是月蘭國重要的二王子,他們可是想要捉你罪人,如此滔天大罪怎能如此輕待?」察覺到希歐對剛才造成混亂的人有一絲絲的在意,希維揚起令希歐看了就礙眼的笑,假意關心的道。
 
「我自有分寸,這點小事還不必勞煩哥哥親自插手,倒是你的妻子們似乎極需你的安撫,你確定還要繼續和弟弟爭論『一般平民』的小事嗎?」不帶髒字的罵人,希歐扯出一抹燦爛的笑容,讓希維的愛妻們各個如痴如醉。
 
只不過熟知希歐的人都知道,當他笑得愈燦爛,就代表他的怒火燃燒更旺。
 
現在的希歐,怒火足以燎原。
 
低咒了聲,希維在惡狠狠的瞪了眼希歐後,便轉身離去,前往安撫自己的妻子們了。
 
笑著送走了希維後,希歐遣退了護在身邊的手下,獨自一人往偌大的歐式花園走去。
 
……那群笨蛋,明明知道會被抓,為何還是要來?
 
只不過這個答案,連同自己為何在意那群人一樣…無解。
 
而被帶到專門關有身份地位──天牢的羅蘭等人,絲毫不知道他們的計畫差點被希維搞到泡湯。
 
不過現實是他們如願以償的被帶到關有奇克斯的牢房,甚至還同一間後,稍早發生的插曲也沒必要知曉了。
 
有些無言加眼神呆滯地望著所謂的『牢房』,羅蘭從來都不知道原來住牢房比住家裡還來得舒適!
 
我說這根本就是給什麼貴族住的高級套房吧!
 
巨大的水晶吊燈,豔紅色的迎賓禮毯,潔白莊重的堅固牆壁,齊全到令人咋舌的傢俱及衛浴設備,如果不是那群守衛一離開就把門牢牢上鎖,他們真的會以為希歐是假藉捉拿他們,實則上是想要和他們好好談談!
 
默默的打開房門又關上,羅蘭已經找不到形容詞來形容這過於頂級的臥房了。
 
「哇,你們一群人都是貴族嗎?不然怎麼都被抓到天牢裡了?」聽到聲響步出房門的紅髮男子──奇克斯,一臉好奇的望著羅蘭等人。
 
而瞧他神清氣爽,衣著舒適,完全沒有犯人的模樣後,羅蘭更是無言。
 
除了被限制自由外,住在這或許也是極高的享受吧?
 
「算是吧!」說謊臉不紅氣不喘,格里西亞似乎也因為奇克斯過得挺好而感到意外。
 
他們急著來救人的原因,就是怕他被虐待致死啊!
 
看來,一切可能都得歸功於某個面冷心熱的好人。
 
「你們又是犯了什麼罪?」伸手招呼眾人坐下,奇克斯完全沒有因為對方不熟而有所顧忌,態度自然的好像彼此早以認識。
 
或許就是因為這個個性才讓他的家人與王室對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也不算什麼罪吧!」聳聳肩,既然奇克斯先發出善意,覺得事情有助發展的格里西亞便不多說什麼,態度也很自然的和奇克斯談起天「我們只不過有事想和希歐王子談談而已。」
 
「哦,原來。」點點頭卻又想到事情古怪,奇克斯微微皺眉「不過這樣就把你們抓進來也太不合乎常理了吧!」
 
再一次聳肩,格里西亞態度隨性的道:「或許是我們身為光明神殿的使者,讓他們有所顧忌吧!」
 
微微一愣,奇克斯驚呼:「啊!那不就是因為我的關係了嗎?」
 
「這話怎麼說?」發現能從奇克斯那裡得到一些線索後,羅蘭便接過問句,順勢問了下去。
 
「因為我很崇拜光明神殿啊!」娓娓將事情完整的敘述一次,包括當天禁衛軍前來家裡捉人的事、希歐進退兩難的場面,奇克斯一字一句慢慢的道出。
 
「我知道希歐的為難,他和我其實私交不錯,但是他在王室裡面並不受寵,若是幫我說話,只怕又會被他哥哥借題發揮。」不似打從一照面就一路樂天到底的模樣,奇克斯此時神情微微黯淡,似乎想到希歐的自責。
 
「能讓我住在天牢應該是他盡力爭取來的了吧!」聳肩一笑,奇克斯的個性如同前世一樣,直爽、不拘小節,凡事皆往正面想。
 
想到是一回事,證實卻又是另外一回事,希歐果然還保有一顆單純善良的心,為此格里西亞等人感到欣慰。
 
「既然如此,你想不想當面向他道謝?甚至為自己洗涮罪名?」勾起計算什麼的笑容,格里西亞的笑容好耀眼。
 
「當然想啊!」認真的頷了下首後,奇克斯才發現不對勁「咦?你們怎麼知道我是被誣陷的。」
 
「因為我們認識你,不過這事等我們逃出去之後再說吧!」言之有意的笑了笑,格里西亞不做正面的回應。
 
「喔!」顯然是覺得格里西亞沒必要害自己也感覺不到惡意,奇克斯很乾脆的應聲,尤其對方還自稱是光明神殿的使者時。
 
只不過在一旁的羅蘭可不這麼認為了。
 
我說這麼簡單就相信一個陌生人真的好嗎?雖然他們的確認識但是畢竟現在沒有記憶啊!
 
「只是格里西亞,」確定和奇克斯達到共識後,雷瑟才出聲吸引格里西亞的注意力「我們要怎麼逃出去?」
 
當初格里西亞只告訴他們計畫是要被捉拿入獄後就沒再多說什麼,如今看這個地方守衛森嚴,又被下了魔法禁制,要逃出去只怕不是簡單的事情。
 
「對啊,天牢可不是一般的地牢哦!」接下雷瑟的話,奇克斯道出天牢之所以被稱為天牢的原因「它建制在月蘭宮殿的最高層,除了門被下以魔法鎖住之外,此處也被下達魔法禁制,因此要逃離這裡只能憑藉武力,更甚者從這裡通到外頭就只有一條道路,而那條道路則有數百名戰士輪流站崗,要逃出去沒那麼容易。」
 
光是魔法禁制就已經讓人頭疼了,外面還有以體能著稱的戰士守著,怎麼想都會覺得越獄比登天還難。
 
沒有說話,格里西亞只是和將目光移到自己身上的羅蘭對視一眼,接著在斂眉沉思了半晌後,才輕頷了下首,不知同意了羅蘭什麼。
 
好奇地望著兩人的互動,雷瑟的黝黑雙瞳有一瞬間失神了起來,接著沒被眾人察覺便又回到最初澄澈的模樣。
 
站到其中一面牆前,羅蘭附耳聆聽外面的聲響,在連續做了這個動作好幾次後,他終於待在其中一面牆前做起暖身動作。
 
「羅蘭,你要做什麼?」不解的發聲,喬葛一臉糾結。
 
格里西亞和羅蘭是以為他們今世都是蛔蟲轉世嗎?連雷瑟都一臉不解的望著羅蘭,是要他們怎麼解讀啊!
 
「噓,等會你就知道了。」揚起狐狸般的慧黠笑容,格里西亞笑瞇了雙眼。
 
正當喬葛翻了個白眼,打算再度開口時,做完暖身的羅蘭已有了動作──赤手空拳擊向了堅硬的牆壁。
 
僅僅一拳,那堅硬無比厚度不知幾尺的牆瞬間以被擊中的地方由外產生蜘蛛網般的龜裂!
 
瞠目結舌,不只奇克斯看傻了眼,就連知道羅蘭是死亡君主的喬葛等人也跟著愣在原地,只有格里西亞如同看戲般,態度雍容的對著眾人解釋。
 
「有魔法禁制又如何?你們忘了這裡有一個、哦不,是兩個不需靠魔法就強到離譜的『人』了嗎?只有一條路又如何?再開一條出來不就好了。」話雖是這麼說,但想到當羅蘭將這想法以眼神告訴她的時候,格里西亞還是忍不住感動。
 
羅蘭這化石腦袋終於知道開竅該怎麼寫了嗎?
 
望著羅蘭以著常人所不及的高速擊毀著牆壁,眾人只能下意識的跟著點頭。
 
最後使勁用力一踹,數塊堅硬大石瞬間往外飛去,接著墜落地面發出巨大聲響,被羅蘭以拳擊碎的牆面也出現了一個大洞。
 
而羅蘭的手,則完好如初,絲毫看不出他是以這肉身去打毀這面牆的。
 
「好了,逃吧!」爾雅一笑,羅蘭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下一秒,警鈴大作。
 
「等等,這裡那麼高,跳出去會摔成稀巴爛吧!」完全沒注意到伊希嵐投射過來的弒人眼光,喬葛將探向外面的頭下一秒縮回,氣急敗壞的道。
 
「這很簡單,魔法禁制是以空間做為設置,如今有一面牆被毀,魔法禁制也就不存在了。」將禮服脫掉,只穿了件白色絹裙的格里西亞微微一笑,接著凝聚風屬性讓幾個人飛了起來。
 
「伊路,剩下的人麻煩你用黑洞魔法傳至地面上。」考慮到格里西亞不能一次帶所有人飛離,羅蘭便對著伊路下令「全部傳送後就按照接下來的計畫到邊境集合,伊路,你變身吸引守衛的注意力,順便叫幾隻手下出來幫忙,待所有的人都逃離追捕的距離後,你在設法詐死。」
 
「伊路明白了,」恭敬的彎腰,伊路下一秒揮手造出一個巨大黑洞,同時在眾人看不見的地方也連接出了另一個黑洞「請。」擺手邀請入內,伊路在見到萊卡進入之後便取下用來偽裝人類的戒指。
 
濃烈的黑暗屬性瞬間爆發開來。
 
不理會再度一愣的艾梅、艾維斯及奇克斯,變化成不死生物的伊路在和羅蘭打了聲招呼後,便張開薄翼往外飛去,接著使出低階的黑屬性魔法吸引趕來查看情況的守衛們。
 
而羅蘭在確定所有守衛的注意都被伊路吸引走後,才對著剩下的人道:「快走。」語畢,往洞外一躍。
 
還來不及驚呼的艾梅在從錯愕中回過神,打算動身查看時,羅蘭已轉化為死亡君主的身影便從眼前呼嘯而去。
 
「走吧!」推了推還在發愣的三人,維瓦爾感到有些無奈。
 
唉,等等要解釋的事情可多了,沒事用那麼『華麗』的方式越獄做什麼?偷偷摸摸不好嗎!
 
 
接收到格里西亞精神傳話的伊路確定他們跑得夠遠之後,便將手下瞬間收了回來,然後假裝被戰士們的攻擊擊中接著煙消雲散。
 
其實在攻擊來到的那一剎那,他已經使用瞬間移動挪移到了格里西亞等人身邊,那群戰士擊滅的,只是他的殘影。
 
「現在呢?」邊跑邊詢問,雷瑟看向跑在身邊的格里西亞。
 
「等羅蘭把希歐那傢伙給我抓過來!」陰森一笑,格里西亞的笑容好比極地般陰冷。
 
看來,某人還在記仇被叫『死呀』的事。
 
欲言又止,艾梅看到伊路回到他們身邊時,有一瞬間眼神變得極度陰霾,但在甩了甩頭,又被維瓦爾輕拍了下後,艾梅便收起了這份心思。
 
到達事先讓伊路等人做好安排的邊境,不出意料的看到已轉回人形的羅蘭好整以暇地抓住還在劇烈掙扎的希歐。
 
掙扎的動作在看到格里西亞等人安然無恙出現在自己面前時驟然停止,希歐愣愣的對著格里西亞等人道:「你們到底是……」
 
希歐想到一得知天牢被不死生物襲擊,而感到焦慮甚至準備動身查看的自己,就覺得無比可笑,因為下一秒他根本連行動的機會都沒有,就被突然冒出的不死生物,也就是羅蘭給抓到此處了。
 
真沒時到,他們竟然還留有這一手。
 
將人交給了喬葛去抓,羅蘭來到了格里西亞的身邊,正當他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銀光一閃,羅蘭驀然被後方的人偷襲得逞!
 
因聖光而起的灼燒感瞬間瀰漫刺痛全身,羅蘭不敢置信地往後一看,眼神毫無光彩,宛如黑洞的雷瑟手持附有聖光的利劍,由後貫穿了他的胸膛。
 
……雷瑟,為什麼?!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