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8671

    累積人氣

  • 78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誅神令II.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誅神試煉之黎明之初
 
歡笑 哭泣 遺失 尋獲 想必一切都有它的美好
各自的旅途 交會的生命 穿越相同瞬間的夥伴 你們都在
想必是我們綻放的光輝 互相照亮對方
 
 
渾沌的氣流宛如絲線般流盪在空中,明明該是看不見的氣體此時卻明確的出現在眼前,甚至還能見到其被抽取的樣貌。
 
隨著絲線被抽離,羅蘭也覺得身子益發沉重了起來。
 
眼神透出些許迷惘,羅蘭緩緩地抬起右手,眨了眨湛藍雙瞳,失焦的色彩總算回到了原先的光亮。
 
這裡是哪裡?
 
環視著週遭的渾沌黑暗,羅蘭這才發現那一條條絲線的源頭竟是自己。
 
「這是…」低首望著不斷被抽出的黑線,羅蘭只覺得手腳愈來愈重,但又隱約覺得又另一道力量以著極慢的速度流入。
 
他怎麼會在這裡,剛剛不是……
 
雷瑟無神宛如黑洞般的子夜瞳閃過了腦海裡。
 
對了,他被雷瑟用凝聚了聖光的劍砍了!
 
那…現在的他,是死亡了嗎?
 
有些自嘲的微揚嘴角,羅蘭搖搖頭反駁自己「還能感覺到力量被抽取,再怎麼樣都不是死了…更何況我本來就是死的。」
 
羅蘭…
 
細微到幾乎聽不到的聲響,迴盪在這無一絲光芒的地方。
 
「格里西亞?」掙扎站起身,羅蘭不理會力量隨著他的動作而加劇流失,伸出手,想觸摸前方一顆散發著光亮的光點。
 
羅蘭,快醒醒……醒醒!

 
倏然張開緊閉的雙瞳,羅蘭望著滿臉驚慌失措的格里西亞以及滿頭大汗的維瓦爾。
 
見到羅蘭睜開雙眼的下一秒,維瓦爾和格里西亞同時吁出了一大口氣,接著往後一跌,維瓦爾冷汗直流。
 
「你再不醒,恐怕我也要跟著去了。」抹到頰邊的汗水,維瓦爾疲憊一笑。
 
「我…」
 
「你被雷瑟砍中之後就昏了過去,佈滿聖光的攻擊對你來說殺傷力還是太大,更何況攻擊的面積又不小。不過還好有維瓦爾,好歹也是渾沌祭司,凝聚黑暗屬性治療你並不是難事。」確定羅蘭醒來,除了黑暗屬性有些不足之外沒有什麼大礙後,格里西亞才將擔憂收起,改用嚴肅又困惑的神情面向正與雷瑟對峙的伊路。
 
而一旁被說用黑暗屬性治療羅蘭不是難事的維瓦爾,則暗自翻了個白眼。
 
「我昏了多久?」以手撐地坐起,羅蘭觀看著眼前的局勢。
 
雷瑟的樣子很不對勁,不僅面無表情,眼神那種空洞感也不是常人會有的。
 
「不久,才五分鐘而已。」站起身,格里西亞以眼神要喬葛好好抓住目瞪口呆,顯然搞不清楚羅蘭等人為何突然內閧起來的希歐後,才握緊雙拳,對著至砍傷羅蘭就不發一語的雷瑟質問道:「雷瑟,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要突然攻擊羅蘭!」
 
黑洞般的雙瞳仍是毫無波瀾,持劍的手卻在格里西亞語落之後,朝伊路襲去。
 
「雷瑟!」氣結大吼,格里西亞雙瞳微微泛紅。。
 
而在一旁評估完傷勢,又向維瓦爾探得適才昏迷後所有的事後,也面色凝重的望著正和伊路打得不分上下的雷瑟。
 
維瓦爾說,雷瑟砍傷了自己後的下一秒就倏地轉向攻擊格里西亞,若不是伊路動作快衝上前擋住了雷瑟的攻擊,只怕格里西亞的身上也掛了彩。
 
然後在伊路與雷瑟交鋒的這段期間,原先被這景象給驚愣在原地的眾人也恢復了行動力,在格里西亞的命令下,維瓦爾便前來替黑暗屬性不斷流失的自己補足,剩下的人則形成一個包圍網,困住雷瑟。
 
「雷瑟,你為什麼要攻擊羅蘭,這不是夥伴之間會做的事情啊!」護在格里西亞面前,感覺到雷瑟在格里西亞的大吼聲下似乎有轉移目標的跡象,伊希嵐二話不說抽出劍以身護在格里西亞的面前。
 
身形用力一震,似乎因伊希嵐的話而觸及某點的雷瑟頓時停下動作,見到雷瑟不再攻擊的伊路也隨即將攻勢收回,但正當羅蘭等人鬆懈下來,慶幸伊希嵐的話生效而準備開口時,銀光一閃,伊路拿劍的右手轉眼間與身分離。
 
快的令人措手不及!
 
「伊路!」強撐身子站起身,羅蘭慌張的望著不斷從伊路斷手中流下的黑暗屬性,不敢置信的大吼。
 
「唔…」冷情卻又困惑的眸看著雷瑟,伊路不解雷瑟怎會做出這些傷害夥伴的事情。
 
十二聖騎士,不是最注重彼此的嗎?
 
「伊路沒事,吾主請別擔心。劍的上頭沒有聖光,再長出來就有了。」話落,一條由黑暗屬性聚成的手便從截斷處生長出來。
 
踱步走向握著劍柄的斷手,伊路取回用劍之後,便繼續持劍對著雷瑟,嚴正以待。
 
「……」如蚊蚋的碎語,從雷瑟的嘴裡傳出。
 
「什麼?」戒備的望著雷瑟,格里西亞強迫自己提起精神。
 
現在的雷瑟,只是被控制而已……並不是…真的有心要傷害自己傷害羅蘭的。
 
抬首,木然的黑瞳對上痛心的藍瞳,雷瑟再次啟口:「只要先傷了你們,就不會被背叛了吧?」
 
「雷瑟,你在說什麼?我們怎麼可能背判……」急切的開口反駁雷瑟的話,伊希嵐的話才說一半,便被一聲不冷也不熱的嗓音截斷。
 
「不會嗎?」開口的,是雙瞳佈滿陰鬱之色的萊卡「你們有事情瞞著我們吧?」
 
「萊卡?!」錯愕回首,格里西亞不解萊卡為何如此說道。
 
「不死生物毀了我們的家園,而你們竟然跟不死生物一起行動,更諷刺的,是我竟然認了不死生物當朋友。」握緊雙拳,艾梅的神色也有些激動。
 
「艾梅…」猶豫的喊著艾梅,羅蘭因那句:竟然認了不死生物當朋友,而感到一股錐心的刺痛。
 
比被雷瑟砍傷時,還痛。
 
「你們到底怎麼了,發瘋至少也要有個限度吧?」口不擇言,喬葛氣得破口大罵「雷瑟的問題還沒解決,你們就一個接一個跟著亂,到底是想要怎樣?」
 
「你們才是要怎樣!」終於像是忍不住般地崩潰大吼,帝摩斯捂著頭,以著從未見過的大吼嗓音哽咽的叫道:「我們到底是為什麼一路這樣走來,為什麼要看見那麼多人死亡,為什麼要受到人的任意欺侮背叛?光明神只是在利用我們而已啊!」
 
一句『光明神只是在利用我們而已』,瞬間像是打了每個人一巴掌一樣,全體愣在原地。
 
被埋藏在心底,最不願意回想起的記憶如洶湧潮水般出現。
 
蘭特人民的淚水與死亡,被遺棄的孤單與寂寞,迫於無奈遠離家園的無依,只因信仰而遭到的不平等對待,朋友的利用傷害與背叛,不死生物的泯滅人性大屠殺以及…熟悉卻再也無法相見的一條條逝去兄弟的性命。
 
以往的殘酷歷歷在目,同樣的心境再次襲來,那喊不出口的痛瞬間像貫穿了身體般讓他們搖搖欲墜,好不容易結了疤的傷口,再次滲出鮮紅的鮮血。
 
無盡的黑暗籠罩住他們,曾經發生的美好在這一刻產生龜裂化為點點碎片,他們再也看不見,如今剩下的,只有傷害、淚水、血鮮以及背叛交織而成的痛苦深淵。
 
頹然坐落在地,格里西亞頓時想起那時在霜林道,她曾懷疑過的事情。
 
如今再也沒人即時喊她,理智也岌岌可危即將斷裂,格里西亞頰邊滑過了一絲清流,望著以拳擊地,也同樣痛苦不堪的羅蘭,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在雷瑟來到自己面前,舉起發著銀光的劍時,閉上了雙眼。
 
這樣的苦痛,他們究竟為何承受?
 
大陸的黎民?世間的和平?光明神殿的安穩?
 
他們連自己都拯救不了,從何談論拯救整片大陸?
 
連自己……都無法救贖啊……
 
「住手!」
 
鐵鏈的磨擦聲響,響偏無聲的森林。
 
「羅蘭、格里西亞,振作一點!」嬌脆的嗓音近在眼前,羅蘭抬首、格里西亞睜眼,看向了聲音的來源──粉紅。
 
不知從何出現的粉紅一手握著鐵鏈阻止了雷瑟的動作,一手凝聚著黑暗屬性以防下一波的攻擊。
 
「粉…紅?」喃喃開口,羅蘭的嘴角流淌著少許的鮮紅。
 
顯然是適才承受過大的壓力而咬破的。
 
「這是幻無的陷阱,雷瑟他們被控制住了,你們千萬不要受到影響!」微撇過頭對著羅蘭及格里西亞喊道後,粉紅才將目光移向朝雷瑟走去的萊卡、帝摩斯、艾梅、艾維斯以及掙脫束縛的希歐。
 
「什麼意思?」以指尖狠戳入手心的肉,羅蘭試圖利用痛覺來抵抗那些不堪的回憶。
 
「我們怎麼可能再信妳,妳忘了妳之前背叛過我們了嗎?粉紅!」同樣利用痛覺恢復些許神智的格里西亞,再看到同樣也是造成他們如此痛苦的主謀之一時,難掩激憤的低吼道。
 
「孩子,這次請妳一定要相信我們。」從樹後走出,使用愛麗絲身軀的紅詩,勾起一抹溫和的笑容,憐惜的望著痛苦不堪的格里西亞。
 
將被制伏住的人──瑪爾仕從陰影處拖出後,紅詩一腳踹在瑪爾仕的身上,一改適才柔和的模樣,沉著臉冷笑道:「一切,都是他的關係!」
 
「表哥/瑪爾仕?」除了雷瑟等人沒有反應之外,從痛苦中稍微平覆情緒的眾人困惑低喊。
 
「怎麼可能是瑪爾仕,他幫助過我們…」倍受大擊的低喃,羅蘭不敢置信的望著在紅詩腳底,不斷掙扎著的瑪爾仕。
 
「我跟你說過了吧,羅蘭。」沒有回首,只是嘆了口氣的粉紅輕輕道:「懷疑身邊的每一個人,就是叫你疑懷瑪爾仕啊!他早被幻無控制住了!」
 
錯愕轉首看向粉紅,心中證實粉紅當時確實是關心自己的羅蘭雖然為此感到些許歡欣,但在憶起當時的情況,他還是無法全然的去信任。
 
「多說無益,直接動手比較快。」加重踩人的力道,紅詩撂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話後,直接對著維瓦爾命令道:「維爾蒂娃,將萊卡拿下。」
 
「咦?」先是向後瞧了眼紅詩,接著在猶豫了一番後,才抽出鞭子往萊卡身上招呼過去。
 
當然,萊卡可不會那麼簡單就被攻擊,其他的人也不會放任萊卡被攻擊。
 
於是下一秒,不是切磋,也不是玩樂,十二聖騎士分成了兩邊,互相的對峙了起來。
 
「吾主,讓伊路來,您的傷還未完成復原。」恭敬卻又堅定的擋住羅蘭的身前,伊路不待羅蘭回神過來便舉劍和雷瑟的劍相迎而上。
 
「伊路,等……」才一秒就已經出了不下五招,羅蘭愣在原地。
 
「聽你家伊路的,別動,我先幫你療傷。」凝聚起大量黑暗屬性,粉紅來到了羅蘭的身邊,將黑暗屬性傳遞到了羅蘭身上。
 
而羅蘭原先有些疲憊無力的身子,在接收到一波波充沛的黑暗屬性後,漸漸的恢復過來。
 
分神瞥了眼羅蘭,粉紅沒有停止手邊的動作繼續供給黑暗屬性,只是用著僅有他們兩人聽得到的嗓音,帶著歉疚道:「我會跟你解釋的,所有一切。」
 
剛開始格里西亞等人都是採被動接受攻擊的姿態在和對方對打,不主動攻擊只是純粹的防禦,似乎因為要狠下心去攻擊對方而感到不忍心。
 
但被下達攻擊命令的維瓦爾一點也不留情,除了知道萊卡不會因為這點攻擊而受傷之外,對渾沌也抱持著一定信任的維瓦爾毫不猶豫的信了紅詩及粉紅的話。
 
所以,當她的用鐵鏈困住了萊卡的行動後,她便毫不留情的用力揮鞭。
 
快速、狠絕,將萊卡打到直趴在地。
 
「啊!」不理會萊卡的連連叫聲,維瓦爾盡全力的專注在揮舞鞭子上,就怕一個分神就又讓萊卡竄走了。
 
和伊路一同面對雷瑟的格里西亞以眼角餘光瞄了眼萊卡那邊,光聽到那劃破空氣的呼嘯聲就覺得全身沒有一處是不疼的,可見維瓦爾真的是狠下心在打。
 
微微慢下揮鞭的速度,維瓦爾緩緩向前拉近與萊卡的距離,接著來到其面前,發現萊卡已經不再掙扎的趴倒在地後,才微微的開口叫了聲「萊卡。」
 
「啊…好舒服,繼續打啊維瓦爾。」將埋在草裡的頭仰起,萊卡陶醉的一臉期盼望著維瓦爾。
 
一整桶黑線迎頭倒下,維瓦爾嘴角微抽。
 
「雖然很舒服,不過妳為什麼要打我啊?」不解的爬坐了起來,縱使全身痛到令他齜牙裂嘴,萊卡還是雙手撐地站了起來,似乎不將那些刺痛放在眼裡。
 
即使他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甚至皮開肉綻。
 
完全不想看到自己的『傑作』,維瓦爾眼神從萊卡身上飄離,移到了雷瑟等人的身上後,沒好氣的道:「剛剛你被控制了,現在發生什麼事你不會自己看啊!」
 
將頭扭上戰場,萊卡從被控制到清醒的一切過程,便在一聲「耶?」下畫上完美的句點,下一刻,眾人不再猶豫,紛紛和對上的同伴開戰!
 
雖然不是很清楚,但的確有看到一股黑氣從萊卡身上抽離,看來那道黑氣便是使他們不正常的主要原因了。
 
將傷口醫治了大半,萊卡在經過維瓦爾的說明後也和後者一同加入打醒夥伴的行列。而在一旁雖然搞不太清楚狀況,卻知道這麼做能讓雷瑟等人恢復正常的奇克斯,只聳了下肩後,挑上了帝摩斯開打。
 
喬葛對上的是艾梅,即便艾梅堪稱神射手,但在射不到喬葛的情況下,時間拖久了仍對艾梅毫無幫助,因為要比耐力艾梅敵不過喬葛,比彈藥的話,完全是靠聖光神術做出的大地守護盾相較於箭矢更是佔了上風。
 
於是,勝負很快在艾梅箭矢用光,正準備使用聖光箭時被喬葛以一重拳擊倒。
 
滿意的看著黑氣離開艾梅身體,喬葛扶著昏迷的艾梅躺下。
 
另一方面,和希歐比速度的伊希嵐雖然有些吃力,但比起反應度伊希嵐仍毫不遜色,當希歐來到她面前準備攻擊時,她總是能適時的反應揮劍,並且給予反擊。
 
只不過這也只會變成耗時戰,遲遲傷不到對方的兩人只能聚精會神等待對手露出空隙的那一刻。
 
但在下一秒,突如其來的鞭子纏上了希歐的左腿,在收腿不及狠狠摔倒在地時,從微愣中回過神的伊希嵐便迅速向前以劍背打昏希歐,接著才有餘力轉身望向對自己尷尬笑著的維瓦爾。
 
「總之,謝了。」淡淡的笑容,伊希嵐唇嘴微揚。
 
隨著時間愈久,受到控制而後被制伏的同伴也愈來愈多,連最早昏迷的艾梅都在醒來後迷迷糊糊的跟著協助打暈人,接著將因為武器難纏,最終在喬葛、萊卡及伊希嵐的合攻下成功將艾維斯擊暈,眾人這才將焦點移到了雷瑟身上。
 
雷瑟非常難纏這點大家都知道,伊路和格里西亞也同樣知道,但他們卻沒想到被控制的雷瑟也一樣那麼難纏!
 
終歸不是真的狠下心去和雷瑟對打,格里西亞除了時而放些初級魔法干擾雷瑟之外就沒真正攻擊,而面對雷瑟這劍術好手,儘管清晨總和劍痴羅蘭練劍的伊路還是不免感到有些棘手,尤其是在不能將人殺死的限制上。
 
如果是要將人直接殺掉那到容易,直接轉化為不死生物,刀起刀落很快就能送上西天,但在面對手持聖光加持利劍的雷瑟,在不能殺死的情況下,近戰著實對他不利。
 
因此,在格里西亞無心攻擊的狀況下,伊路應戰的有些吃緊,更甚者因適才被斬斷右手,耗費了些力量去恢復的伊路,也不能說是毫無影響。
 
「看來心魔是在雷瑟的身上。」黑暗屬性傳遞結束的粉紅在觀察完局勢後,微皺起眉。
 
「心魔?」調適著體內的黑暗屬性,羅蘭略微偏首,困惑的重複道。
 
「幻無神最擅長的除了神術、召喚不死生物外,還有控制心靈。」眨了眨翠綠雙瞳,粉紅望著遲遲拿不下雷瑟的伊路及格里西亞微微皺眉,嚴肅的道:「心魔又稱心縛魔獸,是一種專門將黑暗面誘發出來,並且加以扭曲擴散的魔獸。」
 
「妳是怎麼看出來的?」不是懷疑,只是單純的擔憂,羅蘭總覺得粉紅話還沒說完。
 
「很簡單,因為所有被控制的人都清醒過來,獨獨只剩尚未制伏的雷瑟,再加上心魔一般都是附在擁有極高自律的人身上效果才會比較強大,所以我才會這麼推論,只不過……」略微停頓,粉紅望著都呈現出疲憊狀況的格里西亞及雷瑟,面露愁容。
 
「嗯?」
 
「心魔不是擊敗就能逼退的,只要心中陰影不散,心魔將會永遠存在。」
 
「這麼說…!」迅速轉向格里西亞等人的所在之處,被伊路以手背擊昏的雷瑟照理來說一時半刻應該醒不了,但他卻在格里西亞靠近察看時驀然清醒了過來。
 
下一刻,黑血飛濺。
 
「羅蘭!」看清以手為自己擋住利劍的人竟是羅蘭後,格里西亞錯愕的大叫。
 
「雷瑟…」沒有理會格里西亞驚慌的叫喊聲,羅蘭今天失去的黑暗屬性真的超過平常會消耗的量,那種急欲進行假寐的疲憊感深深侵襲著他。
 
尤其是傷口還持續滲血的情況下。
 
用著不斷滲血的手抓住雷瑟即將再次揮下的利刃,羅蘭緊抓不放,不管雷瑟如何抽動羅蘭說不放手就是不放手。
 
黑血順著劍身流至雷瑟握劍的手,毫無波瀾的黑瞳因為促及羅蘭溫熱的血而出現了一絲絲的波動。
 
將波動看在眼裡,羅蘭的手更是出了力的緊握,血流淌的速度也更快了。
 
「雷瑟,那時說的話你還記得嗎?」
 

「十二聖騎士永遠不會放棄十二聖騎士。」
「十二聖騎士代代不變,代表著正義與公理也永遠不變。」
「就算世事變遷。」
「總有些事情永遠不會變。」
「太陽騎士與他的騎士永遠不變,身旁也有著永遠不變的十一個兄弟。」
「那麼管他結局是什麼,身旁有著不變的我們,還怕什麼!」
 

「雷瑟,十二聖騎士永遠不會放棄十二聖騎士,那是你講的,你忘了嗎?」呼吸愈來愈粗重,羅蘭感受得到體內的黑暗屬性正一點一滴的流失,想必是那把劍上還殘留著少許聖光,「當初格里西亞變成魔王時你們沒有放棄,吶喊著說要將他捉回來;已拋棄騎士尊嚴的我你們也沒放棄,直說著要我重新歸隊,這樣的我你們都沒放棄了,雷瑟,身為最瞭解我們的你我們怎麼可能會放棄又怎麼可能會背叛?」
 
「醒醒吧,雷瑟!誰也無法切斷我們的羈絆,光明神不行,幻無也不行,我們誰也不會放棄握住任何一人的手!」
 
不行…身體不太能夠使喚了,手腳都好沉重,體內的黑暗屬性也愈來愈少了……
 
再也抓不住劍刃,身體機能反射的下意識躲開那顯然就是讓他衰弱的源頭,縱使他不想放手,不聽使喚的身體還是逼著他往後倒去。
 
雷瑟,快醒醒,不要傷害任何一名伙伴了,在這樣下去,恢復神智的你一定會崩潰的!
 
身體下墜,接著伴隨著前方驚慌的大吼聲,羅蘭落入了將劍丟開,身體竄出黑氣的雷瑟手中。
 
「羅蘭!!」
 
一瞬間,隨著黑氣離去,數道光輝從天而降,筆直的射入艾梅、艾維斯、希歐以及奇克斯身上。
 
屬於他們的徽紀,重新乍現!
 
「看來,是被擺了一道啊!」之所以無法恢復記憶,就是那道黑氣的關係啊!跌坐在地上的格里西亞愣愣地望著這宛如奇蹟的驚人景象。
 
四道光柱從天而降,溫暖的光芒像光明神仁慈的擁抱般輕柔的包圍住他們,就連一向怕聖光的羅蘭等人也受其包圍,甚至一點痛苦也沒。
 
點點的金白色亮光如螢火蟲般圍繞在他們身邊,彷彿像在告訴他們:做得很好,辛苦了。
 
片刻後,殘存的聖光雖緩緩消退,卻仍閃耀溫暖,心中最深的黑暗也彷彿受到洗滌般,再也一絲不剩。
 
「雖然很想誇獎你將心魔除去,但看到你這副狼狽的模樣我真的說不出口。」走到被雷瑟輕放在地的羅蘭旁,粉紅嘴裡雖罵著,手卻溫柔的揉了揉羅蘭的頭,接著再次將黑暗屬性注入到羅蘭體內。
 
聽到粉紅的話,羅蘭微笑著緩緩睜眼,映入眼簾的是每一位擔憂著的伙伴,稍早的瘋狂、空洞以及絕望早已不存在。
 
跨過了那條宛如深淵的鴻溝,彼此的心,再次緊密的交合,任誰都切不斷。
 
「嘖,真沒意思。」
 
聽聞這道柔軟卻暗藏著狠毒的女音,眾人一致轉頭看向聲音來源--紅詩的腳下。
 
明明是由瑪爾仕的嘴裡說出卻是女子的嗓音,眾人終於想起最早紅詩說的話。
 
「他也被控制了。」發現羅蘭等人的目光移向自己的腳下,紅詩嗤笑了聲,續道:「妳失手了,是要自己滾出來,還是讓人用聖光將妳轟出來呢?」
 
「哼,放肆的螻蟻。」語畢,比適才更加濃烈數倍的黑氣從瑪爾仕身上竄出,接著慢慢的凝聚,最後形成一名身著黑底紅邊祭司袍,面容美豔卻藏不住邪佞狂妄的女子。
 
望著並非本體,只是藉由一部分力量寄宿在瑪爾仕體內的女子,紅詩也勾起嘲諷的笑容,道:「妳忘了剛剛才被我這隻『螻蟻』踩在腳底下嗎?」
 
美豔的容顏一陣扭曲變得更加猙獰,女子不怒反笑的尖銳道:「是啊,所以妳的同伴正被我連本帶利算回來呢!」
 
烏黑的髮飛揚,明明不見她任何動作,她的身後卻驀地出現一個黑洞,黑洞中則傳來數道黑暗屬性與光明屬性較勁的氣流。
 
當黑洞裡的景象逐漸清晰,眾人終於看清楚裡頭是兩名男性在對打的同時,瞧見其中一名遲遲還不了手,只能以黑暗屬性化解對方聖光攻擊的男子後,紅詩和粉紅緊張的異口同聲開口:「施分!」
 
那名被打到無法還手的男子就是使用等陽身軀的施分,此時的他身上到處都是被聖光灼傷的痕跡,在他狼狽的躲開聖光箭時,羅蘭等人才看清坐在主位上,以手撐顎,顯然就是在玩弄施分的那名男子。
 
他的面容,和召出黑洞的那名女子如出一轍!
 
「笨蛋施分,快點逃出來啊!」見到施分又被聖光灼傷右臂,粉紅終於按捺不住大吼。
 
「呵呵,他怎麼可能逃得過幻的手心呢?有膽闖進去,就要有把命交出去的覺悟。」回答的不是施分,而是那名陰毒女子,此時的她笑容已呈現極為扭曲的狀態,昭然若揭她看到施分受傷是一件令她多麼快樂的事。
 
「可惡!」手燃地獄火後以火球方式扔向那名坐在王位的人,粉紅知道這絕對傷不到那名男子,只是替施分製造逃跑的機會罷了。
 
但是,在快觸碰的黑洞的那一刻,卻被前方的女子一手撥散。
 
「在我面前使用黑暗屬性攻擊,就跟不死生物面對幻一樣,愚蠢至極。」張狂的大笑著,塗滿嫣紅的唇宛若血盆大口般,厭惡卻又令人畏懼。
 
「那我呢?」
 
正當所有人不知所措,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施分身上的黑暗屬性一點一滴受到侵蝕時,一道溫婉卻帶點冷淡的女性嗓音,從眾人身旁響起。
 
紅詩的雙眼,呈現了一黑一紫的詭譎情況。
 
而那名原先正張狂笑著的女子,在聽聞這不冷不熱的嗓音後笑聲嘎然乍止,接著瞠大雙眼瞪向紅詩。
 
「菲妮堤亞?」
 
冷漠的面容毫無波瀾的瞅了一眼那名女子後,明明是紅詩卻被喚為菲妮堤亞的人緩緩舉起右手,接著一把由黑暗屬性凝聚出來的弓箭出現在她的手上。
 
將弓弦拉開,細微的黑暗屬性分子快速聚集起來,化為一枝散發著黑紫光芒的箭矢後,手一鬆,箭以螺旋的方式夾帶著渾沌的吞噬屬性,形成強烈光波朝坐在王位上的人襲去。
 
這次女子沒再出手去擋,反而帶點驚慌的往裡頭看去;而坐在王位上的男子在感受到箭矢上不單單只有黑暗屬性,還存有神之氣息的同時,也迅速的挪移到一旁,閃開了那道攻擊。
 
轟的一聲巨響,不只由金剛石打造的王位隨之灰飛煙滅,一旁不知用來保護什麼的結界也隨之飄散。
 
搶著那一閃急逝的空隙,施分使出僅剩不多的力量瞬間挪移到了紅詩身旁,接著跌坐在地喘息。
 
而當所有灰燼散去的同時,被結界保護著的東西也出現在眾人眼前。
 
那是被封印水晶困住的雙神。
 
單手又是一揮,數隻像針一樣短小卻破壞力十足的暗針朝水晶棺射去,接著在碰觸的同時和水晶的封印產生劇烈的磨擦,藍紫色的閃電轟然一響,暗針隨即化為虛煙,散去。
 
「雷亞席斯、艾瑞絲,給我醒過來!」
 
像是感應到了一般,也可能是受到適才的攻擊導致封印衰退,被困住水晶棺的雙神倏地張開雙眼,不同於一張開紅、綠雙色眸就馬上發出鬥氣,想要掙脫的嬌小可愛女孩,另一名有著藍與金雙色眸的金髮男子先是用溫潤的神色看了眼羅蘭後,才以唇語對著一旁不斷想要掙脫的女孩說話。
 
微微一愣,女孩不滿的鼓起雙頰,又是提腳踹了下水晶棺後,才氣唬唬的盤腿坐下。
 
「我還在想為何區區一名巫妖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原來是妳,掌管渾沌之神-菲妮堤亞.渾沌。」走近黑洞與外界交連的界限,被女子喚為幻的男子沒有踏出黑洞,只是揚起看似溫和卻充滿城府的笑容,睇著附在紅詩身上的菲妮堤亞。
 
「你失算了,幻無。」沒有攻擊也沒有做出任何反應,菲妮堤亞以一貫的冷漠面對幻無神。
 
「那倒未必,光明和戰還在我的手上。」將女子招來身邊後,明明適才還分開的兩個人瞬間合為一體,俊美且陰柔的臉孔混合了兩人的特質,雙眼也呈現了一紫一金的型態。
 
「況且,我們也不是只有佈這邊的局,光明神殿,大概淪陷了吧!」中性的嗓音從幻無帶笑的嘴中傳出,而眼裡盡是藏不住算計的狠辣,「要救回手下已讓妳耗費太久力量了吧,菲妮堤亞。不然依妳的個性早就悶不吭聲殺過來了。」
 
眼睫微垂,接著從紅詩的身體中脫離,只有飄緲宛如靈魂的型態卻沒有實體的菲妮堤亞淡淡的道:「不用我動手。」
 
然而,她確實如同幻無所說的一樣,無法再動手。
 
不像幻無早已破壞諸神條約,不受諸神條約束縛,雷亞席斯、艾瑞絲及她雖因諸神條約遭到破壞而能夠出手干涉,但卻得附身在人世間的生物上,而且待久了,不僅力量無法完全發揮,被附身的身體及自己的靈魂都會有所損傷。
 
這次插手,已經是被逼到迫不得已了。
 
不過,菲妮堤亞仍沒表現出來。
 
「你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打從紅詩出手後,羅蘭等人的腦袋便瞬間當機,直到剛剛幻無提到光明神殿淪陷後,羅蘭才率先恢復神智。
 
除了紅詩與那名女子不如世間該有的力量讓他們倍感壓力之外,他們那一來一往的對話也讓他們腦中一團混亂。
 
如果不是最終得到了『他們就是神』這個爆炸性解答的話,此刻的他們恐怕還愣在一旁。
 
一次見到他們所知曉的神,不能怪他們反應遲頓。
 
幻無沒有回答羅蘭的問題,只是揚起意味深長的笑容瞅了羅蘭一眼,倒是菲妮堤亞開口回答。
 
「他們制伏了雷亞席斯和艾瑞絲,所以傳遞給你們的消息也多半是錯誤的。」端莊柔美的面容直視著羅蘭,菲妮堤亞嗓音中的冷淡稍微消逝「艾瑞絲一開始就被抓,所以瑪爾仕一開始就受到催眠與控制,那次造成你們爭執的主因,可以說是幻無惹出來的。」
 
這麼說來,粉紅是因為早就知道,所以才選擇不做解釋的嗎?羅蘭眨了眨湛藍雙瞳,突然知道粉紅那時眼中的掙扎是怎麼一回事了。
 
「我不知道雷亞席斯是什麼時候被制伏的,只不過從教皇那邊傳來要你們也小心渾沌神殿後大概就推敲得到雷亞席斯也被困住,因為那不可能是祂的意思。」微微的彎唇一笑,菲妮堤亞轉身面對著幻無道:「打從你破壞諸神條約那一刻起,我們三人就已經再次合手了,要等的,一直都只是這幾名孩子會合。」
 
打破原先與世隔絕的冷漠,菲妮堤亞此時笑得極為單純「艾瑞絲被制伏後我就想到了,總有一天你一定會去找雷亞席斯的麻煩,因為他干涉最多,力量也耗費最快,是最好下手的一個,因此,我讓雷亞席斯也恢復了『那個人』的記憶。」
 
原先胸有成足的笑容從臉上卸下,幻無的臉色瞬間化為陰沉。
 
「你控制了教皇,想讓光明神殿就此解體,甚至打算先殺了那隻黑暗精靈,但我們也不可能坐以待斃。」單純的笑容瞬間收起,冷漠的氣質再次脫出,菲妮堤亞高傲的望著幻無。
 
「果然是以冰雪聰明著稱的渾沌神,看來使暗的是我們輸了,那就光明正大的來御啼關決一勝負吧!」語畢,黑洞消失,幻無的身影也不見蹤影。
 
「光明正大嗎?」冷笑,菲妮堤亞的眼底卻絲毫沒有笑意「紅詩,剩下就交給你們了,告訴所有人,準備開戰。」言訖,菲妮堤亞也化為點點黑光,消失在原地。
 
「是,吾神。」恭敬的彎腰行禮,粉紅三人一致的行了個大禮。
 
望著已然消失無蹤的眾神後,羅蘭才欲言又止的開口:「粉紅…」有好多問題想問,有多話想講,但卻都不知如何接下。
 
柔和一笑,和紅詩相視一眼,得到其認同頷首後,粉紅才取出一件上古寶物--水月鏡,將畫面投射到林間,讓眾人得已看見此時此刻,發生在光明神殿的大混亂。
 
 

---未完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