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醉月。舞翎閣
關於部落格
主打沉月之鑰伊那;副打吾命騎士同人及動漫

CP:All格 (私心羅格)、伊那、范暉范

妖尾-傑艾同人文 更新

歡迎搭訕 這樣♥
  • 3750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誅神令II.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誅神試煉之信念的回應之時   (大爆料注意,有雷注意)


之後會是什麼模樣 幾乎已經不再重要
唯一確定的是 穿越迷惘的自己
是因為相信 所以什麼樣的未來都能接受



偌大的神殿廣場不如以往人潮如海,此時不僅沒有半名信徒前來祈禱或是尋求幫助,連該在這裡行走的祭司與聖騎士也毫無蹤影。

這裡除了廣場中打鬥的兩人,只剩在一旁,被不明魔法結界隔離的第45代十二聖騎士及爾亞、珊珊。

將鬥氣凝聚在太陽神劍上用力往結界一揮,除了後頭兄弟被劍壓掃出來的焚風給吹的東倒西歪,那道透明結界仍散發著夢幻的光澤,沒有一絲碎裂。

「該死的,為什麼打不破!」一秒連揮數十下,以劍術體能及聰明著稱的第45代太陽騎士-雅洛斯,此時優雅盡失,迷人的笑容也掛不住臉。

「沒用的,太陽。」特德爾黑眸一沉,見到雅洛斯再次聚集鬥氣準備再接再厲時,用著低沉嗓音制止道。

聽到特德爾的聲音,雅洛斯用力一咬牙後才將鬥氣往外散去,接著將太陽神劍收回劍鞘,憤怒的以手捶地。

「該死!」不管被他不如以往優雅氣質模樣給嚇到的兄弟,雅洛斯張著焦急卻又束手無策的藍眼,望著在廣場中央打得不分你我的兩人。

「為什麼先知大人和教皇陛下要打起來?」才剛出完任務回到神殿準備找教皇報告的藍克爾.白雲不解的眨著紫瞳。

他才剛踏入神殿就中了一道束縛魔法,接著下一秒就被傳送到這個結界裡頭,回過神後,才發現除了自己,其他十三人早已被困在裡頭了。

結果雅洛斯等人原先抱著讓藍克爾去向羅蘭求救的希冀,在見到他也被傳送進來後瞬間瓦解。

「教皇的態度突然變得很奇怪。」一如往常刺客般的裝扮,喬瑟用著唯一露在外頭的雙眼望著藍克爾道:「他竟然要我們將信徒全數驅離,原先我們以為是陛下又預知到了什麼危險的事情要請大家撤離,結果……」

「他是要我們讓信徒轉向信仰幻無神殿。」特德爾默契十足的冷冷開口接下去。

「後來我們請先知大人去和陛下溝通,結果談不成就算了,教皇陛下還用魔法將我們全部困進結界裡頭,甚至製造混亂讓信眾、祭司及聖騎士們不得不離開躲避,導致我們救助無門。」蘭席斯.暴風不耐的抓著藍髮,碧綠的雙眼直望著節節敗退的艾崔斯特。

不是打不過,而是不願還手。

「那、那現在該怎麼辦?再這樣下去我們就等著幫先知大人準備棺材了耶!」語畢,羅薩奇.刃金的頭便被奇爾格森.堅石用力一打,接著才意識到自己不小心又習慣說了毒話「對、對不起,其實該準備的是我們自己的…」

用力的翻了個大白眼,凡特.烈火毫不掩飾自己想揍人的慾望。

「沒辦法連絡前.魔獄騎士長嗎?」揉著痠痛的頸子,泰德.孤月亦是擔憂的道。

「試過了。」輕柔不似男性的溫柔嗓音如同以往惜字如金,海奇輕撫著因受到結界影響而痛苦的將頭枕在自己腳上的珊珊,眼底有著濃濃的擔憂。

「對不起,因為這個結界的關係我們連絡不到吾主。」同樣不舒服的爾亞雖沒像珊珊不適到無法說話,但他也同樣面色慘澹,倚靠著好心的艾依克凡.大地。

原先陽光般的俊顏,此時只剩蒼白。

「不是你們的錯,你不要再說話了,先留住體內的黑暗屬性要緊。」關切的蹲在爾亞身旁,裴葉.綠葉緊張的道。

「只是在這樣下去,先知大人真的會被教皇陛下殺掉。」喬瑟蹙緊了劍眉,睇向了臉色同樣不佳的雅洛斯及特德爾,「真的沒有辦法了嗎?太陽。」

搖了搖頭,稍稍冷靜下來的雅洛斯分析完他們此時的處境後很懊惱地揉著發疼右額。

想得到的都用了,這個結界除了堅固以外還附有聖光,所以連帶也讓身為不死生物的爾亞及珊珊受到了影響,甚至阻絕了他們向外求援的可能性。

很顯然,他們被算計了,而算計他們的人非常瞭解他們的作息與能力,不然藍克爾就不可能才剛回神殿就馬上落入陷阱中。

而那個算計他們的傢伙,目的絕對是瓦解光明神聖,雖然不知道那人到底是怎麼控制教皇陛下,但從教皇一開口就要他們轉往投向幻無這點來看,教皇陛下會被控制定當和幻無脫不了關係。

更棘手的是,若幻無神殿的領導者真如大陸所傳,是神的話,任憑他們在這想破頭也想不出逃脫的辦法。

太大意了!

連以聰明著稱的雅洛斯都搖頭了,平常總將複雜的事丟給雅洛斯和特德爾去煩惱的眾人更不可能解決,彼此互覷一眼後便沉默了下來,現在他們能做的,只剩向光明神祈禱。


「淵,快醒醒,你到底怎麼了!」閃過從地面不斷竄出的冰錐,艾崔斯特一手地獄火全數燒盡,一邊不斷朝教皇喊話。

無奈,對方除了更加凌厲的攻勢外仍是不發一語,用著翠綠的瞳空洞瞅著他。

背後一熾,艾崔斯特又是躲過火球術後才有心神回過首去看剛才灼傷自己的源頭。

原來是他在不知不覺中被逼到了結界前,充滿光屬性的結界散發出來的聖光灼傷了他。

還來不及思考要怎麼走下一步時,一陣強勁的風壓已來到他面前,匆匆回首以魔法製成薄膜護在身邊後,下一秒艾崔斯特便被龍捲風掃向天際。

光速旋轉的風帶有比劍刃還強的殺傷力,儘管他已用魔法護住自己仍是不足。先是小小的擦傷,接著愈來愈大,也愈來愈狠,強勁的風刃像絞爛碎肉一般,在他身上任意肆虐,很快地穿在身上的黑袍已無法蔽體,潺潺鮮血也宛如湧泉般噴灑而出。

雖然不到肢體分離的地步,但身上每一道傷口都又深又長,一時半刻絕對無法復原,更何況面對從小就被喻為魔法天才的現任教皇,他從最初就是毫無勝算。

當然,拼死一搏的話還是可能打贏。

只是他不願意傷害任何人,尤其這個人可以算是他從小看到大的。

「淵,你快點醒來,光明神殿是你和你老師最重要、最具回憶的地方,你捨得拋棄,捨得讓它落入幻無的手中嗎?」捂著胸前最大的傷口,艾崔斯特咳出鮮血,仍是執意向教皇大喊。

那群孩子為了葉芽城四處奔波,他不能讓他們的心血白費…更何況,他早已當這裡是他的家,他的根,說什麼都不能輕言放棄。

那麼多輝煌記憶,一代又一代的傳承,說什麼也不能在他有生之年斷掉!

望著來到自己面前舉起聖光劍的教皇,艾崔斯特微微一咬牙,強撐起搖搖欲墜的身子,堅持直視著教皇。

如果用他的命可以喚回淵的神智,他願意。

光明神,請聆聽那群孩子以及我的祈求,不要讓我們守護的家園以及您重要的子民受到傷害,求求您,回應我們的希望!

閉起雙眼,雙手握拳,艾崔斯特等著攻擊落下。

但下一秒,金屬相撞,鬥氣的風壓吹亂了他的長髮,熟悉的氣息跟著竄入鼻翼,迫使他,張開雙眼。

那抹閃耀的身影映入眼簾,如同記憶中最初見面那般,耀眼到令他想哭。

「尼奧。」

「你傻啦?活了那麼久還是沒有長進,站得那麼不穩,我看不用他砍你,你自己就先倒地了。」轉首用鼻子對著艾崔斯特哼了哼,尼奧連回首都不用,使勁一揮,憑著天生神力就將那把聖光劍打飛,教皇也被他隨即散發出來的鬥氣震飛數遠。

「如果不是我突然想回這裡看看情況,你難道打算直接放棄嗎?這樣還算是我尼奧.太陽的手下嗎!」伸手拉起果然在下一秒就跌坐在地的艾崔斯特,也不管對方極可能是被自己的鬥氣給吹倒,尼奧自顧自地數落了好幾句。

而艾崔斯特卻連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只是睜著泛淚的雙瞳,聽著那在夢迴之中才能聽見的中氣十足嗓音。

期待以久的見面,明明在夢中有好多話想講,但如今真的見面了,他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因為這個人,不只外貌熟悉,連罵他的語氣都如同記憶般。

彷彿,兩百年前經歷的生離死別不過是一場夢。

「幹嘛都不說話,腦袋被打壞了嗎?」挑起爽朗的俊眉,尼奧將劍插入水泥地後,伸出雙手用力搖晃著艾崔斯特的頭。

所有感動煙消雲散。

「別…好痛,欸!你碰到我的傷口了,尼奧!」伸手打著搖晃自己頭的手,艾崔斯特原先想制止的話語在被尼奧碰到傷口後轉為哀痛聲。

「嘖,真沒用。」用力揉了下艾崔斯特的頭後,尼奧看向散發著夢幻光彩的結界,又是一個詢問:「這東西是啥?」伸手觸碰,冰涼的觸感包圍住自己的手,宛如想將他拉進一般。

伸手將尼奧的手抽離,又是扯到傷口的倒抽一口氣後,艾崔斯特才對尼奧解釋所有事情的始末;而稍早被震飛的教皇也再次站起。

「這東西砍掉就好了啊!」瞥了眼似乎在吟唱高階攻擊魔法的教皇,尼奧將插在地上的劍抽起,擺出帥氣的起手式,也不管身旁的艾崔斯特還有話要說,就直接閉起雙眼認真的蓄積鬥氣,下一秒睜眼,強烈狠勁的鬥氣宛如漩渦般的環繞在劍刃上,一個揮斬,氣勢如虹的鬥氣竟產生了個形體,結合了鬥氣與劍氣的紅色月牙刃,以破軍之勢割開了使眾人束手無策的結界,接著飛向天際。

而在裡頭的眾人若不是閃得夠快,恐怕也如同這道結界一樣,瞬間被腰斬。

那道攻擊不只劃破了堅韌的結界,甚至在沒被削弱的情況下穿過眾人翱天飛去。

「老子等會再來了解所有事情,先去將那個死老頭打趴。」不理會混雜了哀怨、崇拜、吃驚等眼神集結而成的目光,尼奧將劍扛在肩上,姿態從容的宛如一頭蓄勢待發的黑豹。

「等等,尼奧!」艾崔斯特喊住了那抹金色身影,不是要他小心,而是要他手下留情「那是前一代教皇的學生,你不要把前世堆積的怨念施加在他身上啊!」

「嘖,可惜。」

果然,要說知曉尼奧那霸道的作風,艾崔斯特絕對是為數不多的人之一。


在教皇被尼奧以一拳擊腹宣告擺平後,由艾崔斯特及雅洛斯一搭一唱將所有事情的始末告訴了尼奧。

包括了教皇、雅洛斯的預言,羅蘭的任務以及三神聯手的事情。

「原來如此。」先是頷首表示明白,尼奧緊接著搖頭,道:「真是的,直接殺進幻無神殿不就好了嗎?搞得那麼麻煩做什麼。」

果然是尼奧會有的邏輯與回答。

嘴角微抽,艾崔斯特彷彿聽見了當眾人得知尼奧是第37代太陽騎士時崇拜的心產生碎裂的聲音。

這果真是必經道路。

「話不能這麼說,光明神會下達這樣的旨意一定是還有其它事情要羅蘭他們去完成。」將被裴葉及艾依克凡使用神聖淨化術治療過後的教皇抬置樹下安置後,艾崔斯特認真的對著尼奧如此道。

「等那群孩子回來就知道了。」訕訕然的擺手說道,尼奧顯然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畢竟他一向討厭動腦。

「那個…」走到尼奧的身邊,雅洛斯表情微妙的望著尼奧。

「什麼?」挑眉詢問,尼奧總覺得眼前這孩子長得有點眼熟。

「如果您是第37代太陽騎士,又叫尼奧的話,不就是我的曾曾曾曾曾曾祖父了嗎?」面露糾結,雅洛斯邊說還邊伸出手指算著,就怕自己漏了一個曾字。

「噗──咳、咳!」正在喝水的尼奧一口將準備吞進嘴裡的水全數吐出,接著在劇烈的嗆咳結束後才瞪大藍眸,以著猶如天崩地裂般的怒吼聲向雅洛斯大吼:「你有膽再給老子說一次!!」

「就真的是我的曾曾曾……」不用尼奧出手,喬瑟早一步捂住雅洛斯的嘴,就怕他再說下去,眼前這頭猛獅就要讓雅洛斯永遠說不出話來了。

「你這死小孩,老子看起來有那麼老嗎!?」揮舞著拳頭,如果不是艾崔斯特用負傷的身體死命攔住尼奧的話,雅洛斯恐怕會被尼奧一拳揍飛。

不過他們都忘了,這頭雄獅還有腳。

下一秒,雅洛斯被尼奧一腳踹飛。

爬回來的雅洛斯在接受完好友艾依克凡的治療後,便和尼奧保持著適當的安全距離,小心翼翼解釋自己這麼叫的原因。


雅洛斯的曾曾曾曾曾祖父是尼奧和沒有結婚的女人生下的孩子。沒有結婚的原因,則是因為尼奧再次踏上冒險的旅程,原先打算結束冒險後就回來結婚,卻再也機會沒回來了。

身體一向健朗的尼奧不知何時染上怪疾,在他們意識到時已到了末期,不想讓認識他的人難過的尼奧最後選擇在一處靜僻的小鎮離世,守在他身邊送走他的人,就只有艾崔斯特一個人。

等艾崔斯特將尼奧下葬後才帶著其衣物回到光明神殿,這時眾人才知曉他們的同僚、兄弟、老師及愛人已經走了。

而來不及見到生父的那名孩子,只被告知父親是偉大的第37代太陽騎士,他的名是由母親所取,自然而然也從母性,畢竟,尼奧的姓氏除了他本人之外,無人知曉。

這件事,則一代傳一代,成為雅洛斯一家的秘辛。


「原來是這樣……」走到雅洛斯的面前,仔細端詳著雅洛斯的面容,尼奧眼中的傷感一閃而逝後,再次揚起的是釋懷的笑容「怪不得長的那麼帥,原來是藏有我優良的基因。」

嘴角抽搐,艾崔斯特知道眾人心中的想法和自己一樣。

白擔心了。

「所以你參加太陽騎士選拔也是因為這個?」把玩著太陽神劍,尼奧見到這許久不見的太陽神劍有股說不出的親切感。

「一部份是為了更加瞭解您,另一部份是因為想知道這是怎麼樣的環境。」結果早知道要開口閉口都是光明神他就不會這麼自討苦吃了。

不過他萬萬沒想到,要說那拗口的光明語不是第1代就開始,而是眼前這位聽說是他曾曾曾曾曾曾祖父的人害的。

「走吧!」伸手招了招雅洛斯,尼奧像走自家廚房一樣熟悉的進入神殿後,回過頭對著雅洛斯道:「多告訴我一些你們那家族的事情吧!」

頷首跟上,雅洛斯除了一邊回答著尼奧的問題外,還苦惱著另一個問題。

曾曾曾曾曾曾祖父的學生要叫什麼?




在見到尼奧成功制伏教皇後,羅蘭等人便結束了觀看,所以也就沒見到後頭的相見歡,因此在真正見面的時候,恐怕會再驚嚇一次。

不過,那是之後的事了。

「那麼現在我來說明渾沌神傳達給我們的事情吧!」輕聲開口,粉紅娓娓道來所有的計畫與安排。

教皇並非真的會預言,這一切都只是光明神突破諸神條約,強行託夢的結果,所以當光明神被困住後,教皇得到的預言便不再正確。

羅蘭會先去找粉紅這點早被渾沌神料到,為了找尋一個完美的契機,早已將任務託付給紅詩等人的渾沌神便要求紅詩等人在碰上一名提到三神聯手的人後,必 須給予協助並暗中調查幻無的目的與藏匿戰神的地方。

在見到羅蘭之前,粉紅他們都不知道原來渾沌指的人就是羅蘭。所以當羅蘭提到幻無並且又說出三神聯手後,他們才會有那時候的反應。

接下來的一切就是由光明神安排的,在羅蘭和教皇接觸的第一時間,永恆的寧靜便被光明神賦予他保留下來準備要給格里西亞等人的記憶與力量,所以當羅蘭碰上格里西亞並且說出足以打動格里西亞心靈的話語時,光明神下達的封印便會解開。

原以為一路會這麼順遂下去的光明及渾沌完全沒料到幻無已察覺到了他們的計畫,竟然安排瑪爾仕和羅蘭等人接觸,甚至從中挑撥。

沒有得到允許的粉紅無法將渾沌神給予的任務說出口,自然也無法回答解釋羅蘭所問的問題,質問到最後,被迫離開羅蘭等人的粉紅因放不下心便選擇和紅詩等人分開,躲藏在不被感知察覺的空間裡,默默守護著羅蘭等人。

接著,察覺光明也被幻無擒住的渾沌只能誘導羅蘭等人踏上霜林道與她挑選的人──維瓦爾碰頭。

原先他們三神都各有挑選一名保有記憶的人,光明神選羅蘭;渾沌神選擇維瓦爾;戰神則挑選希歐,只不過戰神一開始就被束縛,希歐的記憶也就無法釋放。

這也順帶解釋了,為何維瓦爾的離去沒有受到阻擋,甚至可以稱得上樂見其成。

至於所謂的誘導,就是透過控制幾名路人,使他們到處宣傳霜林道不死生物橫行之事,因為渾沌神知道,此刻羅蘭等人在不確定的情況下,只要聽到不死生物的消息絕對會去蹚渾水。而那群不死生物,並非渾沌所派。

那個村莊聚集了光明神的子民這點渾沌神並不知情,讓他們受到如此打擊更不是她所樂見的事,一切都是為了打擊羅蘭等人心靈,並且製造陰暗趁虛而入的幻無神所為。

最後,在施分找到了幻無神藏匿光明神及戰神的地方後,判定時機已成熟的紅詩便前去捉拿幻無神附身的主要主體,而粉紅則伺機判斷救人的時機。

「我們製造的不死生物一直都是用來對付幻無製造出來的不死生物,其實羅蘭你只要細心一點的話,會發現散發出來的氣息和一般的不死生物不一樣,畢竟那群不死生物,是神所製。」眨著綠眸,粉紅無奈的聳肩「可惜我太高估你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